Back to top

「對了,我之前躲在祠堂,妳怎麼找到我的?」景筳筠問。

「嗯……就是推想的。」花幻甄說,她手上動作著,替景筳筠按摩。

景筳筠卻還是看著她,堅持要知道。

花幻甄只好解釋,「就是想,妳被娘親打了,肯定心裏不舒坦,總要找個誰聊天,如果活人沒有人讓妳放心,就只能找死人了,因此,我去祠堂,看到妳哥哥牌位,上面有個指甲印,肯定是妳對牌位的名字不滿而刮到的,那妳肯定在附近。」

景筳筠楞楞看著她,「妳這樣聰敏,為什麼在花府混的這樣差?」

花幻甄嘟嘴說:「我能推理合邏輯的事情,可花環彩為什麼要討厭我,我哪知道?意義不明的惡意,叫我怎麼推理?」 

景筳筠看著她,心裏苦笑。

她大概沒有發現吧?

就是這樣直爽的個性,她才顯得這樣乾淨,而人都會下意識的選擇乾淨的人,花環彩只是警覺性比較高的人,知道自己比不過花幻甄的乾淨,所以才急欲剪除。

因為那些心機的女子,在幻甄面前,都差太多了。

但景筳筠卻不想告訴幻甄,就讓她迷惑好了,她也喜歡幻甄的這份乾淨,如果有天這份乾淨也成偽裝,她才會難過不已。

兩人在床上,景筳筠躺在花幻甄的膝上,讓她替自己揉額。

「去哪裡學這些的?」景筳筠問,幻甄真的很適合當個賢妻良母,撇開一開始急切的證明跟豪放,在互相信任後,她的溫柔可以輕易俘虜任何男人。

或許男女通吃,景筳筠想,自己也對她產生了好感,甚至如果自己是男的,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幻甄搶來。

等等!

景筳筠在心裡對自己怒吼,我在想什麼啊?瘋魔了嗎?

只是沒有交過朋友,所搞錯了吧?


(圖/pexels)

景筳筠勸自己,我……我怎麼可以對幻甄,有這種想要親近感覺?

這應該不是……男女之情吧?

景筳筠突然發現,她居然用擇偶的眼光去看幻甄,心裡想法帶出了情緒,她忍不住的皺眉,在心裡譴責自己。

「不舒服嗎?」幻甄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沒有……」景筳筠轉頭把臉埋在幻甄的肩上,偷偷的聞著她頸肩的香氣,心裡有點羞怯但又有些開心的甜,這裡是只屬於自己的。

她沒有看過幻甄真的跟誰急過眼,但她有種魅力,任何願意信服她的人,都能受到她的照顧。 

可欣就是很好的例子,她沒看過幻甄跟可欣大小聲過,可可欣從沒在幻甄面前放肆,甚至只要幻甄橫過眼,可欣就乖乖的收斂了。

「哪是,是妳現在寵著我,所以府裡有誰敢對我大小聲?」幻甄好笑,揉了揉她的額,景筳筠大概小時候也很少被周氏抱吧?

也對,聽說他們兄妹同歲,同樣需要照顧的兩個孩子,周氏的個性自然選擇男孩。

所以,景筳筠才會這樣渴求女性的懷抱。 

她不覺得景筳筠會對她有什麼強迫,儘管她有武力可以迫使自己,但是她不認為景筳筠會做,現在的她只是在找尋孩童時期,缺少的那份母姊寵愛。

表面上,景筳筠大她幾歲,但幻甄知道,景筳筠心裏還有個小孩子,才剛剛長大,不再壓抑自己要像哥哥,還在摸索自己是誰?

重新建構對自己的認知。

花幻甄看著她的臉,「其實妳很美呢。」她笑說:「皮膚彈性,身形健美,而且五官很深,如果妳化妝起來,應該也是可以迷倒一票人。」

景筳筠睜眼,看著她低頭看著自己,兩人臉貼的很近,幻甄迷惑的表情有種純真的誘惑,讓人想要將她染上情慾。

伸手按住她的脖子,親吻幻甄的唇,品嘗她滋味。

這樣的念頭閃過腦海,卻讓景筳筠突然起身衝了出去,直到書房,她把自己關在黑暗中的房間中,才稍微冷靜了下來。

我到底怎麼了? 

怎麼可以對幻甄有這樣的想法!

景筳筠質問自己。

許久,月上中天,她才回房,看到了在房中趴著的幻甄,她把幻甄抱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卻不經意的看到她領口間的渾圓線條。

她一愣,吞了吞口水,才轉身,熄滅了燭火上床睡。

她看著月光灑在幻甄熟睡的輪廓,在安全的黑暗中,她才承認了自己的情感。

她對幻甄,有著情慾的想法。

不可以,那是嫂嫂啊!

景筳筠握緊拳,那不是她可以碰觸的人。

尤其,如果幻甄知道自己的想法,一定會覺得她噁心的!

她不要幻甄討厭自己!想到這裡,景筳筠感覺心裏一陣緊縮,卻恍然……

我怎麼會喜歡上幻甄了?

什麼時候起,我忘記了,自己是在代替哥哥,她問自己。

早早的,景筳筠直接去了軍營,花幻甄聽著可欣報告,她點頭,等到可欣退出去,她才默默看著帳本,心神卻有些飄。

「姑娘、姑娘……」可欣的聲音傳來,花幻甄才回神,「怎麼了?」 

「表少爺過來找您。」可欣說。 

花梵杰?

花幻甄不懂,「他來幹嘛?」

「之前姑娘不是要花夫人給名單,表公子送名單過來的。」可欣說。 

「那叫他放下就好啊!」花幻甄說。

「可……表公子說什麼都非要見姑娘一面。」可欣為難的說。 

花幻甄挑眉,現在申時,簡單來說就是下午三點多,他挑這個時間來?

是看準了景筳筠不在家?

「叫五個粗壯的僕婦來陪我去見客。」花幻甄說。

花梵杰看著景府,氣派壯闊的廳堂,確實是潑天的富貴,如果今天的事情能成,他說不定也能拿下這個景府!

想到這,他的心就熱了起來,一旁門打開,他用自認最俊逸瀟灑的模樣轉身,溫柔低沉的聲音喊:「表妹!」

然後他睜眼,入目的不是花幻甄嬌嫩的小臉,而是一張蠟黃昏沉的老臉。 

他愣住,更可怕的是,那張蠟黃的臉還滲入一抹紅暈。 

這讓花梵杰無比驚悚。

而這時,他才注意到在五個樸婦後面,經過襯托,花幻甄更嬌小的身影,她正一臉厭惡的看著自己。

「表哥,吳婆婆已有兒子,萬望表哥自重。」花幻甄說。 

花梵杰陪笑,「幻甄,妳幾個月沒有回府了,姨母也想妳了。」 

「表哥,夫君……你也知道,夫君恨我敗了面子,而且被推下樓的事情,也沒聽花府有個交代,因此夫君不許我出門,我也沒辦法。」花幻甄無奈的說。

「這……二表妹也已經反省了,甄姐兒就原諒她吧?」花梵杰笑說。

花幻甄看著花梵杰,然後笑了,「好啊!讓我推她下去,我就原諒她。」

花梵杰愣住,沒有想到花幻甄敢這樣說,他忍不住批評,「甄姐兒,做人要以德報怨,妳這樣有失女子德行啊!」

「表哥,你過界了。」花幻甄冷冷地說,她轉頭,「來人,把表哥『請』出去。」

「甄姐兒!」花梵杰沒有想到,經過幾個月的花幻甄,會變得這樣潑辣,看到兩旁的樸婦要上前,他心裏一急,身形上前就要教訓花幻甄。 

花幻甄看到花梵杰的身影罩住自己,她瞪著花梵杰,看到他揚起手要打自己,想躲,卻已經躲不了了! 

但花梵杰的巴掌卻沒能如願的落下。 

因為他的手被一把扇子打開了。

遠處一個穿黛色衣袍的男子,銳不可當的走進來,赫然就是景王。

景筳筠走上前,把幻甄拉到身後,看著花梵杰說:「花府派來的人,就是這樣欺負景某的妻子?」

「是甄姐兒太小心眼!我身為表哥才……」花梵杰原本還理直氣壯,但是在景筳筠殺氣騰騰的注視下,他才想到,眼前的人可是景王啊!

橫掃千軍,擁有景王稱號的勛貴,因此他態度軟了下來,「……我就想勸勸她。」

「那不介意本王也這樣勸一下花公子吧?」景筳筠陰沉的說:「畢竟幻甄是本王的妻子,似乎輪不到你一個遠房表哥管這件事?」

剛剛她回來沒看到幻甄,心裏已經不高興,聽到幻甄去見客,她來到廳堂,就看到花梵杰居然敢對幻甄動手。

一旁,幻甄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自己處理,但景筳筠只是側身摟著她的腰,卻沒有同意。

一時間,花梵杰跟景筳筠兩個人互瞪著。

「既然表哥是來送名單的,那請問名單呢?」花幻甄問。

這時,花梵杰才回過神,他掏出一份名單。

一旁的可欣接過,要遞給花幻甄,卻被景筳筠接過,然後放到燭火上燒了,「不需要,筳筠不需要這種東西。」

我不需要什麼相親的名單,只要……

她看著一旁的幻甄,但幻甄要看自己時,筳筠卻馬上抬頭看著花梵杰,只有手緊摟著幻甄將她留在身旁。

「夫君!」花幻甄拉著她,用眼神提醒著!妳現在是景筳鈞!

景筳筠這才冷靜了些,「舍妹筠兒的婚事,我自有人選,不勞花公子費心。」

花梵杰卻不滿,「甄姐兒,這跟當初說的不一樣!」

但景筳筠卻直接摟著花幻甄要走。

「花、幻、甄!」花梵杰不死心地喊。

花幻甄停下看著他說:「當初我被從鐘樓推下去,也不一樣啊!」她冷笑說完,轉頭跟著景筳筠離開了。

花梵杰一愣,看著花幻甄在景筳筠的護送下離開,剛剛她嬌豔嗆辣的模樣,卻讓人心裡有些異樣波瀾!

這一切都被景筳筠收進眼底。 

景筳筠不快的摟著幻甄回到房內,散了下人,景筳筠才說:「以後不要跟那種人見面了。」

花換甄嘆息的點頭,「原本我是想藉著這層關係,找個能照顧妳的人。」

「花府又能提出什麼好名單?」景筳筠不快的說,尤其幻甄一副要把她推走的模樣,她就很不開心。

「用刪去法囉,既然他們提出來的都是糟的,那沒提到的就是好的啊。」花幻甄說。

但景筳筠卻把她拉到身前,盯著她,看著這張臉,那雙乾淨的眼睛,還有她因為驚愕微張的唇。

景筳筠心裏卻有著複雜的滋味,她看著幻甄說:「妳就這樣想把我嫁掉嗎?」她的眼神詢問著,妳想推開我嗎?妳是不是察覺了什麼?

花幻甄誠實的說:「不是的,我只是希望有人來照顧妳。」

我只是希望,有人能照顧妳。

幻甄垂下眼,在心裡說,代替我。

作者:馥閒庭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08:跟花幻甄在一起,讓她很舒服。》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07:景筳筠難道真的沒有喜歡的人?》

看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章節》紅之章:此時這個房間,只有三隻追求慾望的野獸。》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