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辦公室。

寬敞白色系的房間,木紋桌面跟日光燈,白瓷杯內的咖啡,一切都是這樣平凡的辦公場所。

「……降低貿易摩擦帶來的衝擊……」

一名穿著白色襯衫的女子,她手拿著報紙唸給坐在辦公桌前的女子聽。

但她臉色有些不對,身體微彎似乎正在忍耐不適。

「繼續。」低沉的女聲是從對面傳來。

跟有些狼狽身體微彎的女子不同,低沉聲音的主人好整以暇的優雅。

像她身上白色素面的bd+90WcS6)[email protected]wp*3#eibD*Ypkn!AGb90p0+RO*sjA翻摺西裝外套,看似平凡的外觀下衣服面料卻很舒適,價格是輕奢的品牌,身上柔軟花香調的女香,紫藤、牡丹與桂花在透窗的陽光下,交織成一絲馥郁淡香。

似有若無的香氣卻縈繞了整個空間,女人控制著辦公室內的一切,包括眼前這個替她唸報紙的小職員。

她慵懶的撐著下巴,看著對方的臉,小巧的瓜子臉,眉眼帶著一絲脆弱,嘴唇抿著著似乎很緊張,眼PdLiDJj=3imq*ZQsP*X##%aPlBaDYq^(qt7J^v(%4pIE%4I)^L神看著自己水汪汪的,裡面有幾分求饒跟尊敬。

求饒的女生穿著白色的襯衫,胸前的職員證寫著名字,林雁荷。

雁荷聽到經理的命令,她吞了口口水才繼續唸:「……也證實延攬前商務部企業聯絡辦公室主任擔任副總裁,負責與)3+_DCM1RKs4EF+ZRyD#iSOQ+T((fbm^t#kRA1=^_H*@N4Ff*C溝通遊說……說、說……」

奇特的嗡鳴聲從兩人中間傳來,而雁荷的臉色也越發隱忍,似乎極力忍耐著什麼。

她看了眼桌上的名牌,上面寫著經理葉凡霜,她默默告訴自己,不可以違抗tgz^xDkvbGt2g^-fp4n7JA2eQwbKTjxXXQ_Rcxn#YamiUU3Qgd經理,她忍住身體翻湧的感覺,盡量將公事機械式的完成交代,希望可以趕快結束這段羞恥的完動。

但對葉凡霜而言,一且的折磨才剛開始。

「說什麼?」葉凡霜眉眼抬起,看著眼前的林雁荷。

「沒……沒有。」

「妳連個報紙都唸不好嗎?」她冰冷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林雁荷的臉馬上露出害怕的模樣。

「不!我唸……」L9HlFzNszfq!(am&kEe)5&B813YJswQi%e_)M-fZKeu8uzyGu0林雁荷強撐著身體,眼睛看著手上的報紙,每個字她都懂,可是一開口,身體某處傳來的快感就讓她語不成調。

「委任……接掌事務部門副總裁要職……嗚!」她的聲音傳來顫抖,但還是勉強自己在葉經理的目光下唸誦。

「科……副、副總經理暨法務……長……表示……表示……」

眼前美艷的葉凡霜看著她,從IV!15kN)rv=At7#DhY2NM1v2U4E0TnrCZ#qzPBrMtRf%DIR)yo容不迫的模樣,就如同她商場女魔頭的稱號,只是她的手卻握著手機,漫不經心的滑動著。

手機黑色的螢幕,在手指觸碰時顯示光點,隨著她的手指上挑,那光點也如流星劃過。

被影響的不只是手機,還有林雁荷念誦的聲音又抖2&sc314(XmgvByqS-F3Uwj^JYm$PZPDd1)TuW(2kDLh%xL#[email protected]了下,「將……將為、為提供建議……」她眼神帶著求饒,看著眼前的葉經理。

美麗的女人總是任性的,葉凡霜的美不但任性更帶著傲氣,如同銳利的刀劍,刮切著林雁荷盈滿求饒的意志。

葉凡霜黑暗暴戾的一面只讓林雁荷看到。

林雁荷是她已經選好了發洩的對象,一個不能拒絕她『任性』的人。

「建議什麼?」她看著林雁荷眼神透著狠意,「拖拖拉拉浪費我時間,是妳的目的嗎?」

林雁荷害怕的繼續開口唸,「……並[email protected]_-t=C5UF^3s+LUj$4*J41OMPUj2*EAd=61jKsu+A在指引……指引……指……與發展全球美容業業務……嗚!等……重要議題上,為我們發聲。」聲音艱難的唸完一個段落。

葉凡霜卻不滿她的唸誦速度,她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輕挑。

嗡|

隨著葉凡霜的動作,那嗡鳴聲突然加大。

林雁荷夾緊雙腿,她眼露哀求卻只能低頭加快唸誦報紙,「據了解……在科組織上隸屬於子公司,並kiDT^Bs1q%lC0zhY(U!zoymWX_iskEsvYURKU#)45-XWVJz=Dc向法務長宿文堂報告,聯發科延攬他,主要是想借重其經驗……」

嗡|

此時,距離林雁荷走進這個辦公室已經二十分鐘了,她臉色潮紅、眼神露出哀求,「經理……」

葉凡霜勾手讓她過來,手上的銀戒閃著光。

明知道過去會受更羞辱的對待,但現在她沒有拒絕的意志,只能聽從葉凡霜的命令走過去。

林雁荷走到葉凡霜面前,她想放下報紙卻被她用眼神制止,「繼續唸,我有叫妳停嗎?」

林雁荷只好吞了吞口水,繼續用著顫抖的聲音唸。

在她唸報紙時,葉凡霜伸手到她的胸前,將她襯衫的釦子一顆一顆的解開。

「不……經理,求妳……」

「妳答應過的。」葉凡霜理直氣壯的說。

林雁荷痛苦的閉眼,對,這是她答應這個女魔頭的。

只是承受著這樣的羞辱,她的經理一邊讓她唸著報紙,一邊脫下她的襯衫。

襯衫掀起讓胸口微涼,她艱難的開口唸著,但卻能感WOvi6h%lu8V&Na*UlsjFf(wgc(DNmBv=eRhlU%qidG)[email protected]$7覺到葉凡霜的欺近,她的呼吸吹在自己的身上,讓她起了雞皮疙瘩。

嗡|

她的裙子被拉起,腿間的震動聲更加明顯,羞恥感讓她喘息,「經理……求你……」

葉凡霜卻探手摸入她的胸罩,打開她的背vGTDiDF9*[email protected]&KQgbTUDyJBsQ1Q$xFoSlCPw!p=j#^@$#扣,失去束縛的胸挺了起來,她手指輕勾鋼圈,像是打開一道美食的包裝。

雪白的胸上的乳尖挺立,葉凡霜俯身將那點紅暈用口舌品嚐,微溫的肌膚散出熱跟香氣,那是只有6n6rw4F)0z^I73cRDRypxt_8KII(i7G=(N1zkE87z$Y(nbLZ_#緊貼她身體時才能嗅聞到的氣味。

林雁+pacsEbDAR%0lGS(W*L=l*2O=QA^oTD%E$$dvRV%0kzXanZx6=荷感到陣陣快感而讓她扯緊報紙,胸前的快感讓她,「啊!」了一聲,身體不自覺的想要後退,卻被葉經理扣住腰。

嗡|

因為身體向後,連帶腿間也傳出了聲響。

葉凡霜卻一點都不在乎那震動聲,她一手抱著林雁荷,另一手也不客氣的深入她的nZMymBZ7a!j^J4F9Eis3gh*X^(m9=X(xV=Cku*TtyVBMHa^Hnf裙底,隔著絲襪跟內褲,卻依舊可以摸到指尖的濕暖的觸感。

「想要了?」葉凡霜低聲肯定的說。

林雁荷軟弱的嗯了一聲,卻不肯跟葉凡霜求饒,她的意志還想掙扎。

葉凡霜卻沒打算放過她,「繼續唸。」她抬頭看著林雁荷水潤的眼睛,「妳繼續,我才會繼續。」

林雁荷只好拿著報紙,艱難的拼湊字句,「……經濟議題往往緊密相關……相關……啊!嗯……」

胸前-ZkM$&Yc242QwAa-JqQzuFX7*cYPxJAbzHKl(zL$&+lDzE5oxx被吮吸的快感讓她顫抖,夾緊的雙腿間還有葉凡霜的手,壞心的按住她腿間的跳蛋,跳蛋狠狠的震盪了陰蒂,導致她有瞬間的失神。

葉凡霜樂於觀賞林雁荷這樣失神的片刻。

主宰的快意與對這人的慾望,她手指玩弄著林雁荷的乳尖,將那肉豆揉捏搓弄,再伸舌舔吮,引的她顫抖求饒。

林雁荷知道葉凡霜是個說到做到的女人,只能#@&$j8jZ&_%*A4oT0qco8yssYYmdT8SA_Q*iIAtK*J%EjW(En2艱難的繼續唸下去,只求她能趕快放過自己,「尤其……尤其……現、現在市場環境正遭遇貿易戰……啊!」

嘶|

一陣衣料摩擦聲後,林雁荷感到腿跟腰有些涼跟癢,葉凡霜的手鑽進了她的腿間,穿過裙子、褲襪、內褲,按住她腿間震盪的跳蛋開關,在她被快感衝擊過後,關掉了那折磨u*&ZzVdArdVH6$c9S-$Xej9BW9hApqEOnwQo6uE)$h%4&^!B^A她的震動。

「好濕呢!」葉凡霜看著拿出來的情趣用品,上面沾著透明的水液,情慾充滿整個辦公室,她隨手拿衛生紙包起放進旁邊的抽屜,等事情結束後她會清理乾淨,不過現在……她要先&HVeMA-_7$yv+ki-^V_ntcdy7x-hjLsMU%nzsTokCh&RCUtWcy調教自己的員工。

好不容易逃開了震動的快感,林雁荷對上葉凡霜的眼神,卻只覺得更危險,她低頭看著報紙快速唸:「廠商夾在兩大國之中,許多產業相關政策%ijLwKUxP3_s-T-2l6-_6XkTS7hFPS+-wFLTFpsIX5vvM-j(Oy都會顯得格外敏感……嗚、嗚!」

她被葉凡霜勾著下巴吻了,她的舌毫不客氣的鑽入口中,纏著自己的舌,讓她幾乎無力抵抗,甚至葉凡霜都已經吻完了,她卻還是有些失神在這個控制意味濃厚的吻中OxaKoV%k0*jDiHWLUZ!ddXC%VHzkb$Nm3SCxA1ophMlTsbBnj$

「……還是不夠堅定啊!」葉凡霜說,她將林雁荷拉到自己的辦公桌前,看著那白軟的胸伸手。

「不……我……經理……」林雁荷想要求饒,可是她知道葉凡霜的脾氣,只能艱難的繼續唸報紙。

「……在市場上的競爭對手主要是……」

因為顧著唸報紙上的訊息,等到她發現腿間一涼,她的絲襪被剪開,內褲也被拉掉時,葉凡霜的手已經摸上gYH1H^_liFBPs+_zK%-QcH40vRaK$=-U_tC7zE%u6Bwr^VI+^&她的身體。

「經理……我們去房間好不好……這裡……」她軟聲哭求著。

葉凡霜卻對她的稱呼不滿,「叫主人。」她手上的動作卻一點不慢,手指熟練的探入林雁荷的腿間。

「主人!求妳……咿!」林雁荷剛感覺下體被手指輕觸,還沒緩過一口氣,那指尖就熟練的進入她的身體。

有流出體外的水液潤滑,葉凡霜輕鬆的將中指(A8$1(HvH-H*RvP+#KJ5)#[email protected]#q4cKGmuiGe送入林雁荷的腿間,她居高臨下看著林雁荷求饒的模樣,她喜歡被這個人哀求。

林雁荷感到體內的快感節節升高,她一手拉著葉凡霜,一手抓住她旁邊的文件紙,腿間的快感傳來。

葉凡霜如同狩獵中的雌獸,指尖挑動的位置跟手腕的動作配合,輕鬆的將身下的獵物逼到情慾的角落。

「承認吧!這是妳最愛的不是嗎?」葉凡霜壞笑的動作,手指從身下的女人間掏出更多代表慾望的水液。

隱約的水聲從自己的腿間傳來,還有她手指頂觸的感覺,林雁荷只覺得無法抵抗,此時她就是主人調教好的奴隸。

只能順應慾望在主人面前,羞NQCrkjY=&&XPHs%tbd74MWnKJHSU^PdfC6EQzBX%bxpPdnS8jf恥的露出自己,用自己最羞恥的模樣帶給主人娛樂,葉凡霜是她的主人,她不能違抗主人的任何命令。

「我……」林雁荷還想掙扎。

「那就不要囉!」葉凡霜說,她停手看著眼前已經對她露出身體的林雁荷,這個女人根本就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不!我要……」林雁荷終於拋棄內心最後的掙扎,她眼神看著葉凡霜,「求妳……主人。」

葉凡霜卻故意裝作不懂,「求我什麼?」

林雁荷知道自己早就沒有尊嚴,她強逼著自己說:「求主人上我……求妳……」

葉凡霜欺近她,「怎麼上妳?」她手指輕輕動了下,「這樣?」

葉凡霜一動手指,林雁荷就感到一陣快感衝進小腹,她敏感的抖了下,胸前的乳尖晃蕩,此時她已經放棄抵抗,在這個女魔頭面前,她早就rM4wFK!THT=Xt_sGwn$mlF7J9EPt6ggEa1!r(e^^pGgu9PWb$+什麼堅持都沒有了。

「插進去……」她知道自己不這樣說的話,葉凡霜是不OGLP9if#m57Oz0&OLSg$fjjbC9nsWRQ^WkQ0P-+SDy&gV4ZS5c會放過她的,她深吸一口氣,「求主人把手插進去,弄壞我……」

葉凡霜漂亮的嘴唇勾起,她得到自己想要的,微笑的欺近林雁荷,「當然,你是我的……愛寵嘛!」她一邊親吻林雁荷,一邊手繼續進入的動作,手的動作還算是溫柔,pPjBTiT+HZwM-m_azkaf(WGaEJ^Sxrw^53!ye#M!Pvgeq!ii!=找到了她體內的G點,剪短且磨圓的指甲讓指腹可以戳弄,卻又不會傷到她。

畢竟是自己的玩物,她不喜歡弄壞她,只喜歡享受那種情慾的複雜。

林雁荷看著她I#_re-B6D%5=kQhId9W(SAJXV!r0XBO+l&-w$LWeF8ZwTBw^iT,那黑暗深沉的眼睛映著自己裸露的身體,她雙腿大開的求著一個女人上她,墮落的快感卻屏蔽了她的道德。

她開口的是一聲聲淫浪的聲音,跟著葉凡霜進出自己的節奏,她們像是兩條蛇彼此纏繞,又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圖/pexels)

當這場火辣的女同床戲結束時,林雁荷坐在床邊扣上襯衫。

「妳要去哪?」葉凡霜躺在床上抓住她的衣襬。

林雁荷露出黑暗的笑,轉頭時看著床上的女人,她拿起被子替她蓋好,並在她耳邊低聲。

「去妳心裡啊!」她親了葉經理的耳後喊了一聲:「我親愛的姐姐。」

她跟葉凡霜不僅是一對戀人,更是姐妹關係。

葉凡霜被這親密的舉動弄得失神,也被她的稱呼搞得一頭霧水,等她從雁荷j0KO#z&S!Jd)[email protected]+mXeW!_Ub0Sr+FBIcF的甜蜜舉動回神後,她想開口,林雁荷卻已經離開了。

牆壁上的時鐘顯示十一點四十五分。

林雁荷踏出大樓,看著手錶十一點五十分。

再過十分鐘就很適合吃午餐,但她的餐桌對面,卻沒有任何人可以一起進食。

她坐上路邊停著的車,駛離這棟讓她記憶深刻的辦公大樓。

當車上的電子鐘顯示十一點五十五分。

轟!

辦公大樓傳來爆炸聲。

但林雁荷並不知道大樓已經爆炸,她此時正表情複雜的坐在車上,看著窗景回憶兩人之間的糾纏。

她們曾是一對姐妹,雖然自己是非親身的繼妹,但她很敬愛葉姐姐,可惜葉姐姐某天開始不接受她,不但把她趕出葉家,甚至fe7PlR^kZhr)Mv^ND+!*uiNKt5l_(Jgx^f6k1^S8%HaZSAu(GJ她在公司也受到她的欺負。

林雁荷並不是繼父的親生女兒,她的生父另有其人,後來生父死後,繼父娶J_gj2*[email protected]=U+J3Ilr-AR&UU($Y6kIbgVAh)ynGepsSS9*Kix了她的媽媽吳秋蓉,她才跟著進入葉家,跟葉家的大小姐葉凡霜以姐妹的身分生活。

車子開到另一間公司,她下車來到辦公室交出存有公司機密的隨身碟。

「簽了這份合約,妳媽的債務就一筆勾銷了。」說話的是她認識的人。

「你們不會用那些資料傷害姐姐吧?」林雁荷緊張的問。

雖然葉凡霜這樣對她,但她還是放不下這個姐姐。

「當然,我們只是要周轉而已。」對方保證,但他知道葉凡霜已經被炸死了。

旁邊有人順手打開了新聞。

林雁荷點頭簽下了合約,對方喜笑顏開的恭喜她,然後拿走了合約,開始交代了一堆事情。

「等等!不是說好資料給你,我可以繼續上班嗎?那我明天要在哪上班?」林雁荷問。

「明天?……明天你就不用來了。」對方冷笑,他們看著林雁荷,「妳已經沒用了,警衛。」

一旁健壯的警衛走過來。

「等等!你們……」林雁荷還想掙扎。

「簽了合約,惡魔的公司就是我們的!」對方笑說,然後示意警衛將林雁荷掃地出門。

這時有人調大了新聞音量,「……在不幸路口的不幸大樓,發生爆炸聲響,詳細情況還在調查……」

林雁荷瞪大眼看新聞重複念出播報的內容,「爆炸?」

對方看到她驚訝的模樣,刻意「好心」的微笑提醒。

「妳看,是妳害死了葉凡霜喔!」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場殺人案件的審理,面臨三個嫌疑人的羅生門自白。檢察官劉以潔說人是她殺的,模特兒孟曄卻坦承真正殺人的是他,而被殺的杜小鳳頻死之際仍堅定表示,是她自己將刀刺向心臟……電影《愛・殺》描述同志更生人杜小鳳(陽靚 飾),愛上當年為她保釋卻又回頭起訴她的檢察官劉以潔(翁嘉薇 飾),同時受到是男兒身卻擁有女兒心的模特兒丈夫孟燁(徐宇霆 飾)所迷惑,因而陷入在一段窒息般的三人行關係中。被情慾所支配的三人,將展開一連串為愛不顧一切的佔有,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偽裝,到底慾望是有罪的嗎?身體和心,又是誰比較誠實呢?《愛.殺》線上看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