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4:「如果可以成全如凡,那很好的。」

如凡快馬在官道走著,直到一個小茶店,她才停下休息。 「之後我該怎麼辦?」自己迷惑的問著申屠雲 「別慌,所有買賣都會留下紀錄,你到牙婆那查看看,賭徒的家人,只有幾個流向,你一個一個查過總會找到的。」申屠雲的聲音說。 以娘跟姐姐的烈性,是不肯賣與窯子的,雖然如凡知道,哥哥趙如虞並不在乎。 申屠雲卻安撫她說:「賭場要的並不是有去無回的收益,...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3:「可嘗過我身體的,只有你。」

(圖/123RF) 「等等開場時,也是侍衛換班,你就偷偷進去,照地圖去,你只有一刻鐘。」申屠雲貼著如凡說。 此時她們在一個走廊的附近,藉著晚上的陰影,說著悄悄話。 如凡點頭:「雲,謝謝你。」 申屠雲苦笑:「不用急著謝我,被抓到我們兩人都死定了。」 「我不會讓你死的。」如凡拉著她的手按了按。 申屠雲感覺手上的力道,她微笑:「聽起來真舒服,快去吧...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2:「教我做讓妳舒服的事情。」

當申屠雪接到消息,闖進雲院,她推開申屠雲的房間門,卻沒有看到想像中的夜行衣。 反而是申屠雲正在替趙如凡梳頭,她一手握著趙如凡的頭髮,一手拿著梳子。 而趙如凡則是坐在椅子上,任由申屠雲站在她的身側。 申屠雲漫不經心地問:「大姐,你找我有事嗎?」。 「妹妹,你對一個婢女會不會太上心了?」申屠雪不快的說,沒有抓到申屠雲的把柄,她恨恨地看著自己的四妹。...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1:她吻著如凡,一點點地輾壓她的唇

(圖/123RF) 她們並沒有時間多說什麼,剛回到雲院,大夫人就派人來說要參加那些宴會,並指定申屠雲要參加。 這就讓趙如凡更加迷惑,如果這樣多的宴會都要申屠雲參加,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刻扣她的用度跟衣飾。 富可敵國的申屠家四小姐,活得只比農家女好一點,這是什麼理由? 更讓她咋舌的是,在申屠家,要用什麼,都要透過賭博。 她親眼看著申屠雲為了晚餐,...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0:數不清第幾次,她想親吻申屠雲

(圖/123RF) 「我不叫雪瑤,我叫趙如凡。」趙如凡說。 申屠雲看著她:「然後?」 看著申屠雲了然的模樣,雪瑤在心裡打了一個勾,她果然早就知道了。 趙如凡苦笑,她都能知道自己賣了籌碼的價錢,又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 「那一行人裡面,有一個人是我的大哥,趙如虞。」她看著申屠雲眼神請求:「能請你放了他嗎?」 申屠雲對她勾勾手,讓她過來。...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9:她有些遲疑的說:「我想告訴你一些事。」

晚上,彩香上樓找申屠雲:「小姐,那群人來了。」跟雪瑤買籌碼的人,他們的到來也代表那假籌碼已經完成了。 距離了半年呢! 申屠雲微笑「是嗎?」她走出房間,看著樓下那群人輕聲的說:「倒是…久候多時了。」 彩香看著她建議;「要不,奴婢把他們轟出去?」 「不用,派人盯著別讓他們傷了客人,正好…藉這件事情宣傳。」申屠雲微笑說。 申屠雲從樓梯走下去,...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8:「為什麼要讓我看兩個女子交媾的畫面?」

一個之前才看過自己裸體,親過自己,動不動就戲耍自己,讓她幾乎要耽溺,說自己是她玩物的女人。 現在她卻問自己,想嫁嗎? 趙如凡卻有種煩躁感。 她甩頭,「我送您回去吧!不要亂晃,你這身子骨,不讓彩香盯著,還敢跑出來?」 「雪瑤。」申屠雲笑著看她,心情很好的問:「你在關心我?還是…吃醋?」 雪瑤做了一件不可饒恕的事情,她木然的把桌上的茶倒到申屠雲裙上,...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7:「你只是我的玩物……」

申屠雲看著樓下熙攘的人群,那筆直的街道上,滿滿的人,除了永盛、妓院還有許多商鋪,熱鬧繁華的背後,是利字的上升或減少。 「…很多人對賭場深痛惡覺,甚至語出鄙夷。」申屠雲說,她看著樓下的人。 「賭場本來就不好…」雪瑤想說什麼,卻被申屠雲打斷。 「來!」申屠雲卻對她伸手。 看著那雪白的手,她忍不住的申手握住,觸手溫潤柔嫩的肌膚,讓她有些異樣,...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6:她仰頭,用自己的唇貼著雪瑤。

膽戰心驚的滋味並不好受,雪瑤也就是趙如凡心想。 但是為了娘跟姐姐,她無數次從夢中驚醒,想著自己就要拉住她們的手,她們卻消失了。 賣身給永盛的名單,她已經買通帳房先生看過,沒有母親李金花跟姐姐趙如全的名字,恐怕用的化名。 她不能再等了,拿著那兩千貫錢,被發現也沒關係,她只想找到自己的家人。 但是當她要找申屠雲時,卻聽到她已經回本家的消息。...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5:那兩個女子,雙唇就隔著這塊玉緊貼

雪瑤拿著牛皮水袋,輕晃,裡面傳來嘩啦的聲響。 真是低調矜貴的申屠家,居然連冰塊也有,她暗暗咋舌,上好的傷藥、美食,講實在,富貴有腐蝕人心的魅力。 過了幾天,申屠雲回去申屠家了,離開前一點都沒有提到她。 也是,她只是個小人物,有什麼好提的? 雪瑤無奈地想,看著白玉上的紅色胭脂,想到那天晚上,眼角餘光的一眼。 (圖/123RF) 那兩個女子,...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4:聽說,申屠雲有追求過一名妓女

早上,申屠雲讓雪瑤進來。 她把那張賣身契往桌上放「這張是你的賣身契,你能在我面前說話,只是因為你賣身到永盛賭場,不是我偏愛你,更不可能對你有什麼感情。」 「我知道。」雪瑤點頭。 「那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提要求?」申屠雪問。 「我…」雪瑤想說什麼,卻發現她確實沒有資格,她並沒有任何長處,除了有練武,好像真的沒有什麼用。 「如果你想要從我這裡得到資訊...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03:她感覺嘴上有一陣溫熱,她被人親了!

申屠雲房間的門開了。 雪瑤的身影衝了出去,頰邊是潸然的淚。 靠在門口的彩香抱著手臂走了進去,看到申屠雲又坐那個軟禢上。 「花了多久的時間?」申屠雲問。 「半炷香。」彩香說,這點時間,申屠雲「又」氣哭了一位姑娘。 「差不多。」申屠雲伸了一個懶腰說,很滿意自己帶來的氣勢。 外面已經夜深了,到了申屠雲該睡的時間。 彩香走過去替她卸下裝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