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從鬆軟的床上醒來,宋曦妍感覺床軟得讓她非常不自在,直到看到顧芸嫺的睡顏,她又驚訝了一下才回神。


(圖​/shakker AI)

昨天她還在阿嬤家,睡的是硬木板的床,但今天她已經住在宋宅。

昨天舅舅想要傷害她時,是顧芸嫺救了fhdZ23Edb8schjvdpH1jV(Ild%zRT5^Ld147nTru3N%J$vqE0o自己,她的大腦好像此時才開始運轉,她漸漸能想起昨天顧芸嫺的跟阿嬤吵架的內容。

「妳憑什麼要帶走我孫女?」阿嬤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尖銳。

「我是宋洺的妻子,來接宋曦妍小姐回去,她爸爸死了,身為女兒總要回去奔喪。」顧芸嫺的聲音冷靜卻堅定。

「妳說是就是嗎?」阿嬤很不高興,宋曦妍心臟緊縮起來。

「我們調查過,林貞霓在十幾年前有跟宋洺交往,之後生下宋曦妍,一直養在您這。」顧芸嫺的聲音平鋪直述,「所以我們會帶她去醫院檢驗,一但確認血緣後,她就是宋家的%l8EEc)vSCG(nPfbh+Y2Ku5roG71HBHE9%LCC5K-4Z#DUTyg#0繼承人。」

「我告訴妳……」阿嬤還想說什麼。

「這些錢就算是謝謝你們照顧我女兒,醫院有結果會通知妳&gpKL02V!X-SgLvp$U*rbgYGdmn$lk6)cSA^kk$QN5Te$NOxD6的。」顧芸嫺把錢丟出去,趁著林鄭萊南跟林石楊去撿錢的空檔上車離開。

宋曦妍看著看著顧芸嫺的睡臉,她想利用自己做什麼呢?

卸妝後的她反而看起來年輕一點,稱呼她阿姨真的是把她叫老了,顧芸嫺到底幾歲啊?

如果還年輕,是不是想要拿走宋家的資產,就像電視劇演得家族倫理劇,掌控自己這個私生女來奪權之類?

還有根據昨天管家的描述,自己的爸爸好像是個五十歲的中年人,但是眼前的顧芸嫺看起來沒有大自己多少。

宋曦妍想到這裡,感覺對男性的厭惡又更深了,她寧願猜測顧1JOl*)=CkEW+j5zESmc^G1z0UtLiR%-6d!wTToGQjz3MS(RO+d芸嫺的各種目的,也不想去面對那些跟性有關的事物。

顧芸ZaY&(Dhn5gT$4^y8*q)ER@McFklNM*LX*s3C!*54=#KqfysQ)S嫺的臉很乾淨、皮膚白皙,睡覺時沒有那種運籌帷幄的凌厲感覺,才發現她也是個美麗的女人,就像正在盛放的玫瑰。

宋曦妍看著顧芸嫺的睡顏打量,卻不小心與她張開的眼睛對視,那一刻她整個人僵硬又手足無措。

顧芸嫺是被一道視線『看』醒的,感覺到視線的她慌張地張開眼,卻看到了宋曦妍。

她其實很漂亮,儘管頭髮枯黃身形偏瘦,但女主角的顏值擺在那邊,連長期虐待都讓她看起來白淨脆弱,只是那雙眼睛緊緊SKqUypM%gDH4^3av$RAgjQc1+j$*pxJ3khGn)Quv^zRSa2U6X1盯著自己,三分迷惑七分戒備。

沒事的,顧芸嫺在內心告訴自己,GRJrd-m_fqSo!j1+ZKj7nDgoQV%wPS9x(DMDHAhb%l6q2)PPBN雖然沒養娃過,但是有鈔能力,看到宋曦妍遇到的事情,她內心告訴自己,一定要盡力照顧好她。

宋曦妍也在觀察顧芸嫺,看到她眼睛閃過一絲慌亂後,大腦9dwsiZlj(2yJ5cotM6!F6^e-#zrhXnmw+PKUpsMh$*To+zB3S@像是想起自己的存在,擔心又緊張地看向自己,然後又鬆了一口氣。

宋曦妍把她所有的神態都收到心底,她主動打了招呼:「顧姨,早安。」

「早。」顧芸嫺點個頭,講完早安後就去廁所洗漱。

等她從廁所出來,那個柔軟迷糊的女人變成精緻目標明確的麗人。

8SNwZ!=!-T+h3H^(QBUh+hiimL93&GhI4FK0QG$&AV$Dfk^fJt我也是剛嫁入這個家,就請多指教了。」顧芸嫺坦然地說,她先下樓用餐,等宋曦妍洗漱好下來,兩人吃完早餐後她要帶宋曦妍去醫院。

宋曦妍看著她輕聲說:「好的。」

吃早餐時,宋曦妍才了解顧芸嫺只比她早到這個華麗的房子一天,所以那些荒唐的房間裝潢顧芸嫺並不知道。

她們用完餐後由司機送去兩人去醫院,管家則代替顧芸嫺去警局紀錄,經過抽血後結果確認了。

宋曦妍真的是宋洺的女兒。

「宋洺一輩子都在花叢,但只有妳一個女兒+KBu(8ExE8c4FJyIkBF)n41a^LgB8LsH60)C#&VrEClB4!0jzq。」顧芸嫺抱著一種看奇聞的心情,她內心裡面感嘆,宋種馬大概太早開葷,然後酒色毒品又吃傷身體,導致精蟲不活躍。

「我爸沒有其他小孩嗎?」宋曦妍有些驚訝,來醫院的路上,她才知道自己生父的生活有多麼多采多姿。

甚至他住院的原因,居然是酒色過度導致中風,然後又併發急症去世了。

宋曦妍也是在車上才知道,顧芸嫺才大她六歲,跳級取得大學畢業就接掌)qLKK(P4iz)r3mo^CSAk8(w8e-FxCgj*#Yrxw!+tUz^RewzMWo家業,難怪她看起來一點都不老,但因為輩分的關係她卻要稱呼顧芸嫺顧姨。

她看著顧芸嫺閱讀報告的身影,今天w2rLJI!Z@ifo)r)ThftSayohO03azt)$36!NUn9^-%m8$7uv0#穿著白領套裝,窈窕的體態跟美麗的臉,大概就是自己爸爸會娶這個後母的原因,但她疑惑的是顧芸嫺為什麼同意嫁,難道真的是為了宋家家產?

「怎麼看著我?」顧芸嫺感覺到宋曦妍的視線,抬頭看著她問。

「顧姨,妳為什麼要嫁給我爸?」宋曦妍忍不住問。

顧芸嫺臉皮跳了下,她總不能說自己是相信系統,所以知道宋洺會死吧?

「顧家很複雜,家裡要我嫁,所以就在這了。sFSTg9@l#&wPy54*3f%AQfWndukK=8$xJtYd1T0LYuC@^LNpd+」顧芸嫺簡單地解釋聯姻的部分,她看著宋曦妍好奇的小臉,況且還有白送的女兒,總比在顧家兄妹互鬥得好。

宋曦妍點頭表示了解,她抱著顧芸嫺的手臂問:「顧姨,那我們等等要去哪?」

「可能要先回去守靈,然後下午要去公司。」顧芸嫺停頓了下說:「說到守靈,妳媽媽我連絡不到她。」

林貞霓的行蹤飄忽不定,聽宋曦妍對自己媽媽的描述,林貞霓回林家頻率可能一年不到一次。

宋曦妍不開心地別過臉說:「她不會出現的。」那個女人大概醉死在酒吧,被人撿屍了吧?

顧芸嫺知道,沒有一個孩子會不在意父母,她溫和卻堅定表明:「目前是沒有,但如果妳的生母出現,我會給她一筆錢,但是我不會給她任何股份,這點希望妳記得。」她怕宋曦妍會過X^QecihW3@UsS1RFc)#t%A%hB6ZXs#hB054_Mxh$thaGx%%8_O度聖母,要她無止盡讓林家吸血。

從見面第一眼她0-PI3tIR+=EtK$2)j0Zj4tJ4iLKK!W0e7YSa7AHdy^9kIxXWCS就在觀察宋曦妍,畢竟小說裡面的女主角,不是白蓮花就是聖母,她雖然答應系統照顧女主角,但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她也要調整不同的對應方式。

畢竟女主有主角光環,而自己這種小配角肯定是給女主送助攻跟墊背,太危險了!

自己的小命自己顧,不過幸好到目前為止,宋曦妍都不算給她難題,顧芸嫺默默在內心對她的好感提高一點。

宋曦妍同意顧芸嫺的做法,甚至沒有任何牴觸情緒地說:「別給太多。」她太了解自己的媽媽跟阿嬤,不是她有多善解人意,而是這兩人6MMuVK(j4LW#hr%sBei*_-uZaCmyM=av9ERk(o$)x3H0mzMBV!有什麼話都直接當著自己說。

拖油瓶、白眼郎、浪費糧食,甚至是害她夢碎的賤貨,這些話從小聽到大,她實在很難對這兩人有親情的顧念。

看到宋曦妍眼神閃過的狠戾,顧芸uGRuGuKR1p10WyexMoaGhtQjsD%kSQGpPHbJA!BWu^N(RsN0Pw嫺知道她過得並不好,她在照顧宋曦妍的心態上不是一個母親,所以看到宋曦妍的表情反而有點慶幸。

至少宋曦妍不是個柔弱的性子,如果好好培養她到成年,自己也可以放下宋家吧?

顧芸嫺自己從來不信聖母那套,她認為善良應該留給值得的人,而林家人並不值得。

「能用錢解決的都是簡單的。」她拿著醫生開的證明書聯絡律師。

宋曦妍覺得很神奇,昨天還在人生最絕望的時候,今天她卻準備接收了宋洺的遺產。

顧芸嫺並沒有打算隱瞞她宋家有哪1!%T97Q5F3bQq0eNND932Uw$j6p7PrCFHPk9_cnbX&_QW8V!oS些產業,一條一條讓她過目後,告訴她成年就可以接管這些產業,甚至帶著她認識那些公司的高層。

當然這些產業目前都是顧芸嫺代管。

「其實這些妳處理就好吧?」宋曦妍覺得眼前的人好厲害,似乎什麼事情都無法耽誤她太久。

「不要,管這些很累的,況且我又不姓宋?」顧芸嫺語氣中帶著一種無賴的調皮。

宋曦妍無語,一般人可以接收這麼多產業早就開始攬權了,但顧芸嫺卻讓她一個小女生過來了解。

顧芸嫺公開讓其他人知道宋曦妍的存在後,又帶她去買了一些衣服、手機。

回到宋宅,她請的各種家教、老師都到了,替宋曦妍作各種測驗,從作業到心理測驗。

家教老師交出自己的評估,「夫人,宋小姐作業的進度有些落後,但邏輯不錯、國ZN9I+=k38IGE64v#qXSkON^zpCoYnw^kFgckg_iFL-#elS-xch文需要加強,其他科目也要抓緊。」

「那轉學是不是程度差很多?」顧芸嫺問。

「是的,跟本市學校比起來,轉去XX高中課程壓力會很大,可能必須住校。」市內的貴族學校對學科MC*--!e-Q8BdJZsF=uL5FCQ3H574!+pCD8i!*zK4LTn@mXERsP的要求很高。

顧芸嫺看著宋曦妍問:「妳想轉學嗎?高中可能是一次重新開始的機會。」

宋曦妍有點害怕地說:「我……不太想離開。」(XH@$u-*=UPrw$6jyY6sH*TYDKrkyFM12m2vw!-g6OccL%%96v她剛剛聽到家教提到如果去另一所高中,她好像就必須住校,也等於離開顧姨。

此時的宋曦妍非常依戀顧芸嫺,內心也對高中生涯有些恐懼。

顧芸嫺想了想,「那先留在原本的高中吧。」宋曦妍原本的國中可以直升高中,她也不強求什麼驚人的好成績,先把這個孩子安頓下來再Hms35#x5JiOTKUbFv1%ctfsPVlZvoBcJU1bz#)GK4t_PeNqluP說。

安排好宋曦妍,兩人終於可以喘一口氣吃飯。

宋曦妍扒了一口午餐,她從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不但飯中沒有任何雜物,肉品還非常軟嫩可口。

然後一雙筷子夾著青菜放入她的碗裡,還有關心的話語傳來。

「要均衡飲食。」顧芸嫺順手夾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中,然後看到宋曦妍看著碗眼眶發紅。

「……你還好嗎?」顧芸嫺嚇到了,只是要她吃青菜,不至於挑食就哭吧?

宋曦妍當然不是挑食,而是她第一次有人這樣理所當然地關心自己。

宋曦妍從小被母親丟給阿嬤,阿嬤不會餵她更不會管她,任由她吃到滿桌飯粒,阿嬤也只是盯著舅舅有沒有吃飽,沒人在乎她吃什麼,即使她吃的是有味道加熱過mOybP@*4C%+VYLecnyvLxFW@*G^hMX2Z_PjPm2V**P7(l+EVOX三次的飯菜。

生母如果回來就是要錢,也不在乎她是否吃飽,更別說吃得營養這種事情。

每次看電視劇中,母親關心孩子的場面,她也曾經期望過,但或許是天生沒有人當靠山,她總是被欺f!w#kB1knyjyMi=osgJk3ZW27W+UQjr&C*CyueRXP+*dzUU0PX負排擠,也沒有朋友跟她一起。

直到顧芸嫺出現,她帶著觀察跟關心,盡量溫和地照顧自己,在她身上宋曦妍才感覺到那種心裡發暖的感受。

顧芸嫺態度小心地開口:「那個……曦妍,還是要吃點青菜,不可以挑食喔!」她不會被自己逼哭了吧!

宋曦妍急著想解釋,結果反而嗆到,顧芸嫺一邊拍她的背,一邊把水拿過來,「好好好,不吃就算了,別急吼。」她WR5YmBP@B)+OrwYxhR@d@p+S#1IY%wk%hhloSwWfe9KYxyC)1_不想背上虐童的罪名啊!

宋曦妍卻抓住顧芸嫺的手,「咳!顧姨,妳可、可以一直在我身邊嗎?」她堅持地看著顧芸嫺。

宋曦妍是個美人胚子,小小的臉上掛著渴求,那種泫然欲泣的脆弱跟小小的堅持,可以讓任何人GVlnW9hFLc2ClQK2XqfSD)Ei*###+%hXrS(WEu_iNOoL-O-ni9動容,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大概也沒有人會拒絕。

顧芸嫺看著她渴望的樣子,卻誤會她害怕的是被性侵的恐懼,她拍拍眼前女孩的頭頂,「沒事,以後沒有人會欺負妳,)y3zJy@(eDBzZsHmg7kdMeRKR(g^i=1tXjH=qfAc#$07IVfVyi誰敢亂來妳就往胯下踹。」然後顧芸嫺又打電話讓人給她安排防身術課程。

她們似乎不在討論同一件事上,不過女生天生的社交敏感,兩人還是產生依靠彼此的信任。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但無所謂吧!

宋曦妍覺0O+jf_7hwYG9gp!!SOYtlR+K=Aaw_zlBIcP!v9P3JYn!ckUspg得顧芸嫺是那種電波系女子,但又覺得有人在乎很開心,有一個人如此用心關心著自己,她埋在顧芸嫺的頸邊,輕輕地喊了聲:「顧姨,謝謝妳。」

顧芸嫺對於被叫阿姨沒有什麼牴觸,她看著心理師傳給自己的建議,盡量理解宋曦妍。

或許宋曦妍對自己母親還是有所渴望,所以要把媽媽的位置留給林貞霓,所以顧芸嫺並沒有要求宋曦妍要喊自己後媽G*4!5%TpKYk4qe4Kqpk&a+5QS+KF4*hO-+@C^8iYfsgCns5gQf

時間過得很快,宋曦妍到宋宅的一周過去了。

穿著一席白色小洋裝,宋曦妍按照顧芸嫺的要求綁個低馬尾,然後顧芸嫺親自替她穿上黑色喪服。

「一周的時間有點ank7%^eFp*PDohMLpM8feoMY)Mk(&uR4f)gD!was&Nrp67e@8Y短,但今天也該讓妳見識一下了。」顧芸嫺一邊整理她的孝誌,一邊對她說:「去廁所要把這個脫下來。」

「顧姨,要見識什麼?」宋曦妍不解地看著她。

顧芸嫺捧著她的臉看了一下才說,「妳家裡大概會來人。」她觀察著宋曦妍的表情。

宋曦妍臉上閃過一絲茫然,「他們來幹嘛?」阿嬤拿了顧芸嫺給的錢不是嗎?

顧芸嫺少有的沒回答而是反問:「可能想看妳過得如何吧?」eBB4GvNS8ryboe0UlCvTPNqEvGIVJatz%&*pxmqn$4=zK3i1I%她一邊穿上工作人員替她穿的喪服,一邊觀察宋曦妍的反應。

宋曦妍不用想太久,從媽媽對自己說過的話反應過來,「應該是來要錢?甚至……要Te0wXzxf=oZo%U=PGS(J6-puYlv7VZ&$)Zdix%$Hv@d22)1R=2宋氏?」她看到顧芸嫺彎了下嘴角。

顧芸嫺原本就很好看的臉,帶上那抹笑更添狡猾跟有趣,「對,有些東西該拿出來了。」她在導引宋曦妍思考。

宋曦妍有些緊張,「那我要做什麼?」

「站在我身邊就好,這次我先教妳。」顧芸嫺交代。

宋曦妍點頭,「好的,都聽顧姨的。」

果然,當公祭儀式剛開始沒多久,阿嬤帶著媽媽還有舅舅出現了。

「阿妍啊!」阿嬤像是發現獵物的獵人對著自己一指。

林貞霓像條獵犬撲向宋曦妍,「曦妍,媽媽好想妳啊!$6nKfP8+W^r)x4!EX9q%gY$Jr^kF&&&b=plRH7M)vM7P-Qx3C@」她一身精緻的妝容衣著跟來參加喪禮的人們在服裝上有著極大的反差。

宋曦妍聽到媽媽的聲音,身體卻縮到顧芸嫺身後,她害怕地抓緊顧芸嫺的袖子,「顧姨?」她下意識地NdLw!N-)4cyIvR(AJ*cESHv$ZeJ_BK*=EwjbzB5JW3I3*$7^0y依附可以保護自己的人,那個人就是顧芸嫺。

「沒事。」顧芸嫺低聲安撫她,!QDcu5V*+0eo*Ar6GBuy2X^TMfFHdTHhG7GPELNLtePS=WVFfZ然後露出一種輕鬆的姿態她拿起麥克風問:「您是林貞霓小姐吧?我女兒曦妍的生母。」

林貞霓發現無法碰到自己女兒,她瞪著顧芸嫺挺起胸瞪著她問:「妳是誰?宋洺新來的狐狸精吧?」

在喪禮吵誰是狐狸精有意義嗎?

貢獻精子的男人都躺棺材了。

顧芸嫺腦海閃過可笑的感覺,表面平靜的繼續說:「我是顧芸嫺,宋洺的配偶欄寫的是我Ir6mY0a#Styd&0rVrKGnfqx3!JO-mv__&^+Xb)_lfCcM#zT&qs的名字。」用麥克風講話確實輕鬆,比起林貞霓用吼的說話,她的模樣更從容冷靜。

「廢話少說,既然曦妍是宋家的孩子,那我們照顧她這麼久,宋家也該表示一些感恩吧?」阿嬤說。

「就是,我辛苦懷胎……」林貞霓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那從生下來到現在十幾歲,她吃什麼喝什麼妳知道嗎?」顧芸嫺冷聲問林貞霓。

原本她是想用錢7pc94P%X5oCKYX_f=%IMc@-)-yQ^sI&wrDEYE0$5FONk6a!1e-打發林家人的,但是驗DNA的那天又順便幫宋曦妍做了全身檢查,顧芸嫺想到自己收到報告時,生氣又心疼的心情。

宋曦妍的手跟腳都有被抽打的傷痕,而且醫生告訴她這個孩子有長期的營養不良,這導致她的胃不好,心理更是被陰影輾壓到角落,國中的體育成績倒數因為體力弱,作業本拿回來更是沾滿醬油、污漬,還有她的衣服,管家拿回來時,上面滿是YbkmHHIE2DZD&aJOz7WuJGpI!GR$c#BR9AafG3WUI&KG&huH_j的髒污跟霉味。

更重要的是,那些不符合身形的衣服跟太小件的內衣,穿別人家衣服長大就算了,連內衣罩杯都亂穿一通。

看到一個女孩子連正確的內衣尺寸都沒辦法好好穿,她不懂這個生母怎麼比自己這個後母還要狠心。

確定宋曦妍被惡待的那一刻起,顧芸嫺就不想要給林家人錢了,他們好意思跟她談『照顧』二字?

「林小姐,妳口口聲聲說照顧2RoD2M=fKB@#(MIEhYSDTla5*CTbS)b^03oERxkHytOJ!2OHJk曦妍,妳知道曦妍國中幾年級嗎?妳知道她最近一科國文考幾分嗎?妳知道她下課怎麼回家嗎?」顧芸嫺每句質問都針對林貞霓。

林貞霓尷尬了一下說:「國二啊!我知道。」

宋曦妍看著林貞霓失望地說:「我都國中畢業了!」她哭了出來,「阿嬤還要我去工廠賺錢養舅舅。」

人群中傳來討論的聲音,「天啊!這家人怎麼這麼狠心啊!」

「都什麼時候了,女兒連高中都讀不起還好意思穿名牌?」

林貞霓鬧了笑話後臉色不善,她想上前教訓宋曦妍,「我讓妳這個小賤貨亂說!」

但是顧芸嫺就擋在她面前,「林小姐,我帶曦妍去檢查,她身上有多jube6K$wzxoRvQLLvhIv+(hB!BZkR6ljw=i*V7TyfzYdK@MYuZ少傷痕都有醫院的證明,妳既然出現了,正好,虐待兒童的部份我們好好去警局解釋清楚。」

顧芸嫺伸手扯著林貞霓,喊了司機就要往警局去。

林貞霓害怕地甩開顧芸嫺,「我不要ujLXx4IYTQcng75VryTXeLk4%pU(%G+xnWuo_E1gqWoU&&^c1P去警局,我不可以去警局,我、我……」她像是被下了咒,不肯再靠近宋曦妍。

林阿嬤問顧芸嫺:「那我照顧她這幾十年怎麼算?」

「照顧到體重過輕、全身傷痕?妳這一周每天五萬、十萬的跟我要,我看在曦妍面子上給了錢,妳還來這邊鬧,那我們倒是好好講一下,妳放任兒子強姦未遂的事情吧?」顧芸嫺p@oScro+et&(Lvh-x&5q9#E==hU0R_X-)gdnJ*bQ$B1!eZhJ+9看了眼旁邊的工作人員。

林阿嬤還想辯解,「妳亂講,我兒子最乖,哪可能……」

顧芸嫺對著影音組點頭,今天是宋洺的公祭,喪禮還有個大螢幕循環撥放遺照,既然林家人貪得無厭,tvy0Sj+^+3WcGK77@h(n7slLFk18W-z=hC8s$IE4kMHgrV%kQl她也不需要客氣了。

螢幕上的男人屁股很清楚的展現出來,包含他的暴行,影片沒有拍fSSZRORm7dQt8ZjaOHe&KuERERFCfsnhp*8%yKf1rJM_u5=2wM到宋曦妍,只拍到顧芸嫺如何阻止林石楊,而林阿嬤即便想要擋住眾人的視線,但是五人寬的大螢幕根本一覽無遺。

這是接宋曦妍那天,司機錄下來的影片。

「妳憑什麼播出來。」林阿嬤還不高興地問。

「憑我親手錄下妳兒子犯罪的過程,這證明妳兒子是個敗類,林鄭萊南,妳沒教好自rlsXq4q9oAWub0%9avtNbur@vXx(DGVifqiDsKe_Fd6J5aLITk己孩子。」顧芸嫺吩咐,「警衛,把他們送出去!」

警衛走進會場架起林貞霓跟林鄭萊南。

「不,你們不可以這樣!曦妍是我跟宋洺的孩子,這些家產我也有份!」林貞霓尖叫。

顧芸嫺皺眉拿起麥克風低聲說:「林小姐,宋氏的案子是妳談成的?還是獲利是妳帶來的?什麼叫妳也有份?」

「我幫妳養大孩子,本來就該拿一份錢,連妳的位置都是我的!」林貞霓不高興的說,在她的想像jC_BJV2VhxCC*@ANAK_Qd)G8QJ@Fwd1fseem4f9mGq-i+uQQAv中,自己應該母憑子貴站在顧芸嫺的位置。

「呵!說得好像曦妍不是妳親生的一樣,母親本來就有照bpYU8szAyMEUM*mdkid!IeH3W-GqA*zCPC8f#e)Yl^PbHuu_v&顧孩子到成年的義務,況且……」顧芸嫺看著林阿嬤故作困擾:「我前後給妳將近五十萬了,怎麼妳女兒都不知道嗎?」

林貞霓瞪著林阿嬤,「媽?」

「哪有這麼多,才四十萬而已!」林阿嬤看著林貞霓強調,「那是要留給妳哥用的!」林石楊需要這筆錢。

林貞霓瞪著林阿嬤,「妳什麼都給哥哥,我到底算什麼!」

顧芸嫺不想管她們狗咬狗的吵架,她示意警衛把林家人送走。

林貞霓臨走前突然像是變了個人,她一臉溫柔地看著宋曦妍,「曦妍別怕,媽媽會來保護妳的。」然後她就被警衛送走$c1Ri^aQY9y$y$^s($t(E(9a1Zz2_^LY@kr30=&CdDFT5Ax06@了。

宋曦妍看著林貞霓離開前的背影,她躲在顧芸嫺背後,表情卻是滿臉的不信任,她早已學會不要相信媽媽的承F3v^V12sfh)EI68TJ1n=VwCQnrD7(ffaRonpCe!EMkrPIDVQru諾了。

看著這群『家人』離開,感覺內心某些腐敗的東西也徹底崩毀了。

宋曦妍眼神陰暗地看著地上,媽媽即便到了這裡,沒有一句話是問自己好不好,只想透過她拿到更多好處而已。

沒人愛的宋曦妍,妳活得好可悲啊!

在這場喪禮上,宋曦妍突然落淚大哭,後面的儀式她都是哭著完成。

顧芸嫺沒有阻止她哭,除了必要的儀式幫忙宋曦妍答禮,其他時候她都冷眼旁觀。

這場宛如鬧劇般的喪禮結束後,顧芸嫺jYy14=rgjL%taghi6temZ!B#9GPj$%JB9JLO6C*fye%wXq6W7Z讓宋曦妍去屋子裡休息,她卻搖頭拒絕,滿臉的眼淚但卻倔強的跟著顧芸嫺。

顧芸嫺身為未亡人卻不難過,因為對宋洺沒有任何感情,辦這個喪禮只是義務,直到公祭結束,她看著喪禮中央kr8=)ZM$gG6XdDF5BoOozK&oM&IpXRV9h=RWDu6e9R2ybOgWe$宋洺的遺照,她在心裡默默說了句。


(圖​/shakker AI)

至少還有人為你在喪禮舉淚哀泣。

她穿越過來,恐怕也沒人會為自己哀傷吧?

畢竟自己穿書前的人生,早就因為一些原因跟家中斷絕關係,也沒有什麼朋友會找自己。

宋曦妍窩在沙發上發呆,說對家人沒有期望是不可能的,終究是在阿嬤家長大,生活物質匱乏她其實理解也不介意j01VFDJ^tZYAPMqZZp4rBYXtyzmT+)t(e18b9uTQNY2%f78)Hv,但她真的沒有感受到親情的愛。

我的存在到底算什麼?

顧芸嫺的話直接撕開某種東西,她感受到阿嬤跟媽媽除了透過自己挖錢,沒有任何的情感。

我不是妳的孩子嗎?

意識到不被愛的疼痛讓她痛苦,讓她又為自己狠狠地哭了一場。

管家不安地看向客廳,「太太,小姐哭成這樣……」才國中的孩子淚眼婆娑看起i!48O$G+shsBw7&_Nh*XENN7ORF@y@s7A1LYvETN#8n+h&eBqd來很可憐,但太太又是冷漠的樣子。

顧芸嫺沒打算安慰,「讓她哭吧!反正喪禮本來就需要眼淚。」況且知道了母親跟vycul9U!IuwC2#*+oQ@#3)XCYlWW%9sHRHJKyhjL_q(SeOTl5#阿嬤不愛自己,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儘管本能會對哭聲產生煩躁跟焦慮,但她還是選擇允許一個孩子釋放悲傷。

今天林家人的出現在顧芸嫺的計畫之中,她當然可以派人把林家人擋在外面,但是她不想當溫室,更不希望宋曦妍是被保護的玫瑰,不想她因為虛假的親情產生動搖kprinESW#*53s2KF3aXJl^3K7c885VD(qP2l5!E!yHUGd8oBF=

痛,才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卻沒得到。

luUvCFwF&DZwuhBe6JYmogv-29Kj1rv*(hys#TAwPU#D-JnG2M另外,就是她想驗證一些東西,看來她的安排很好,林家人出現時,並沒有看到曦妍的舅舅林石楊,他應該正在忙某些事情。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