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結束喪禮後除了喪服,顧芸嫺走過去拉起宋曦妍,「從現在起,妳要努力往前走。」

宋曦妍點頭,「好的,顧姨,我會盡全力。」

半年的時間過去了,許多事情似乎塵埃落定,不只是宋曦妍繼承遺產,還有林貞霓對顧芸嫺的提告。

顧芸嫺在法院的判決下拿到了宋曦妍的監護權跟其他文件。

林貞霓知道這個結果時氣到跳腳,她直到上&-Q5lE0nVa6W&#bg1OoEVLYLH@pohNy6XzWPRUl$55SI9A-xw^了法院才知道,自己原本有機會拿到宋洺的財產的,但是顧芸嫺能提出完善的照顧證明還有家暴的證據,這導致法院直接將宋曦妍判給顧芸嫺。

林貞霓想拿到宋洺財產的可能性被顧芸嫺狠狠掐滅了。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顧芸嫺看著宋曦妍0h_UpLqezzjDS$i!pQpo@Qg^Meft3UxyM!L-W3LlxE#xm@gd#(,語氣閒聊但又帶著引導,「爭取的時候想清楚,妳面前的人是誰,想要看到什麼,妳又可以做什麼。」

這半年來,顧芸嫺對林家人多有忍讓,她像是獵豹在低伏、觀察,然後在獵物慌神的空檔竄出,然後用一擊必殺的方式結束這些事情=G4LqVHKv*$%)blYBSnY_zhUeZwv&Ht5@WASf4&GC5132XWZ-=

「好的,顧姨。」宋曦妍認同地看著顧芸嫺。

經過半年時間,宋Dz3X7i)OKq@Clpe)scaw0OKS5q&Nh0-=Ke+DQ-OH&H_jdU%)R!曦妍從怯弱改為安靜,上了高中後她的成績突飛猛進,因為可以瘋狂的沉浸在學習中,不再有做不完的家務跟辱罵,她的聰明好像終於能夠發揮了。

現在的宋曦妍不停學習知識、學習態度,更重要的是,學著當顧芸嫺這樣的人。

她想要成為從容溫柔但又有魄力的人,就跟顧芸嫺一樣。

她曾聽過阿姨們在廚房的討論,或許顧芸嫺是想WVhT#EUCrWt2LTtG!mN&DuE^LOV)hY#-27S$ayt620b1iN1SMD假借管理之名,然後轉移宋家的家產,但她不介意的,只要可以在顧芸嫺身邊,就算把全部家產送給她又怎樣?

反正本來就不是我的,宋曦妍冷冷地想。

宋洺雖然是她的生父,但(T47NyP5dEDgOTIX=ZnlMWX7H^#9dZozH^S!BhS3qRriCVyjXP生前一天爸爸的責任都沒有盡到,母親也不曾來探望過自己,阿嬤跟舅舅現在大概開心的花著顧芸嫺給的錢吧?

她的身邊誰都沒有,只有顧芸嫺。

她知道顧芸嫺並沒有真的將她當成女兒,更多的是一種朋友間的Wy+=9TAPSU#FrPMVK94#iM%u$1OidB%e#$4BX9XIV0%_hf=wy@尊重,她需要跟自己談話時會問有沒有時間,但也會盡量擠出時間來陪宋曦妍吃飯。

宋曦妍平時要上課,還有補習,顧芸嫺很捨得花錢,但更擔G$MWl8=VgTh65DKbl_DCj7uxjIB-HvJZwAx9ubql%$Zbt4Xv7I心她承受不了,所以只簡單安排一個樂器跟外語,其他是瑜珈、健身的課程,她甚至還會跟自己一起上課。

有專人輔導課業,加上可以專心學習,宋曦妍的冰雪聰明馬上反應在課業上。

只花了一學期的時間,她已經從班上墊底跑到前十的成績。

她終於懂了,那些有錢同學的底氣從哪來,不論掉了多少成績或者作業,只要他們想,追上來就是比別人快。

當她拚盡全力用成績打敗第一名時,她感受到一種快意,連老師都站在她這邊,同學會自動靠過來,她不想講W**)AAZ*sd2#pJfhzP0(zV_*O+GqLbfvjVZ^Frrnyih4Y1pV&k話被稱讚是沉靜,她驕傲被說是有自信。

REfIO=6^j0UYEBPax_SSOW!!9Mm91pEr-CjMPYCJ6jNl!7olz9這跟半年前太不同了,如果是半年前醜陋的自己,她如果太安靜會被說懦弱可欺,她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傲視別人的東西,自然連自信都沒有。

她把這個想法寫在課本上,然後隨著課程翻篇。


(圖​/shakker AI)

但班上的人總有人看自己不爽,就是原本欺負自己的那群人,那群人以一個叫王星星的女生為首,她原本要讀貴族學院的,7ljr6IXkP4sJ%4FmHnWNpA$(m)HudT8_ovT(0s)Q_7A9K_#xL=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跑來普通高中來就讀。

王星星從開學起原本是班上的第一名,但宋曦妍在名次上漸漸追上她。

「不要以為一次第一名,就能得意,我告訴妳,宋曦妍妳終究是sFUy1r1pgpy!JBMwhzmbAfRj-xb6bxp-NgRCF3vuLpeFQKN4@*假的千金,永遠別想飛上枝頭當鳳凰。」王星星警告宋曦妍。

對方藉著人多想要把她踹進垃圾堆,但宋曦妍敏捷的閃過身,任由對方跌進垃圾堆中。

王星星摔進垃圾堆的畫面,被人拍成影片上傳到網路上,這讓王星星更加怨恨宋曦妍。

宋曦妍只是冷眼看著她,接下王星星的排擠手段,她對付這些傷害顯得49xu@Z$Xg3B=ltYnmV6n6d86rR_AI0^u@O^99PBK3$kFY3A$G^游刃有餘,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背後有個很強大的靠山,顧芸嫺會保護她的。

甚至連王星星誣賴她偷考卷作弊,她也直接用在三位老師環繞下監考,拿到的分數直接讓王星星閉嘴了。

她甚至覺得還有點好玩起來,想看看王星星還有什麼招,直到宋曦妍跟著顧芸嫺去參加一個宴會。

那天她比較晚回去宋宅,顧芸嫺先出門去會場,宋曦妍等到司機回頭帶她到會場後,馬上開始找顧芸嫺的身影。

然後她在飲料區的附近聽到熟悉的聲音。

「姑姑!宋家那個討厭鬼都欺負我,妳一定要幫我報仇。」王星星的聲音很好認。

但讓宋曦妍驚訝的是後面人的聲音,「那妳們有什麼仇?」清冷的女聲,是她在宋宅每天會聽到的聲音。

顧芸嫺拿著香檳,看著遠處的節目,王星星是她遠到不行的旁支親戚,所以喊她『姑姑』,她也只好顧著場meNz&Ap@5@OS9WScq_bD&dtJHlSJ7D+2+FgcS*_QkwqDbK41PX面而沒有撕破臉。

在等宋曦妍的空檔,聽著王星星的各種抹黑,當作一種消遣時間的娛樂。

「她欺負我,考第X3m@C+eN8wbAlkoIxiD3dUkELdKY-Y5v^+AjgXzK-=Zkth&5oa一名還嘲諷我,她還說我是廢物,說我是假千金,她到處炫耀姑姑買給她的東西。」王星星的抱怨內容,是將自己做的事情甩給宋曦妍。

顧芸嫺抿了口香檳,嘴角彎著帶著一絲興味附和,「如果是真的,那滿糟的。」

宋曦妍身體僵硬,她以為顧芸嫺相信了王星星,她覺得很受傷。

「對呀!姑姑妳看,她都打我打成這樣!」王星星似乎在扯自己的衣服,衣料磨擦的聲音傳來。

想到顧芸嫺在看王星星的身體,宋曦妍聽不下去了,她走到兩人面前,隨手拿起桌上一杯香檳往王星星身上潑。

但一個身影卻擋住了王星星,顧芸嫺被潑了一7=Z-XcGL330#@QhDKCcw899aO1h+xPLsIph37&wEYB=8!-Y9oz身,她看起來很狼狽,但是看著宋曦妍的眼神沒有生氣,只是有些困擾跟疑問:「曦妍,妳來了?」

宋曦妍卻更生氣了,她看到在顧芸嫺背後的王星星,她對自己扮了一個鬼臉。

一股怒火從心底燒了起來,宋曦妍想要拽出wkS7TkggDhIb3hKKDf8mFI6R4jDgER@SguZKl7i@Jl=dZ6lZ_a王星星爆打一頓,但顧芸嫺的存在又讓她不敢動作,她不想讓顧芸嫺覺得自己沒有禮貌教養,但又非常氣王星星的抹黑。

最後宋曦妍氣得摔下玻璃杯,然後轉身穿過人群離開會場,她把顧芸嫺丟在會場中,直到一個偏僻無人的地方,她才停下腳步jgRF2WY@Rk9EKa@Q7+UeFSyM8kJxohla(P$^&2$7PTJluJ&)VZ沮喪起來。

她在顧芸嫺眼中的行為,一定很莫名其妙吧?

宋曦妍想到自己離開前,顧芸嫺的錯愕表情。

當時她內心在瘋狂怒吼,為什麼妳要保護王星星!

為什麼要站在王星星面前?

我才是被霸凌的受害者,我才是!

王星星就是想要搶走我的東西,她在學校到處針對我!

憤怒跟委屈支配了她,顧芸嫺不解的表情更讓她崩潰,她不知道自己氣什麼,只是當王星星做出鬼臉嘲諷時,她甚至都有殺了王星l*FX@--!Q-Bh$dc*irOt9bVWHW=i@msrGxGo(zH3eZeT)66Eg$星的心。

此時的宋曦妍像受傷的野獸,非常需要一個隱密的地方舔舐傷口。

「妳不是應該保護我的嗎?」她躲在暗處自言自語,為什麼大人們都會丟下自己。

宋曦妍抱著腿蜷縮在花園裡,內心悲傷又委屈。

「明明說要保護我的啊!」宋曦妍難過地低吼,為什麼顧芸嫺不站在自己身邊。

偏偏是站在王星星身邊,王星星憑什麼得到顧芸嫺的庇護?

她是自己的手下敗將而已。

明明她這麼努力想要表現給顧芸嫺看,但她卻在保護王星星。

宋曦妍哭得很傷心,這附近沒有什麼人,因此她放任自己淚流滿面。

這半年的時間,宋曦妍在顧芸嫺的照顧下,頭髮不再有營養不良的枯黃y)5Yo2Ni68MO#52SN^D3REn=8_JnJWqMV@SHqz+R*Ct)mS_*fH,皮膚在保養品下變得更加白嫩,加上禮服的襯托,還有那張美麗的臉,看起來像是降落在凡間的天使迷路。

宋曦妍的五官精緻,遺傳了宋家的好基因跟母親的美貌,就算顧芸嫺也算是一個美女了,但美女跟絕世容顏還是hJduk33Gr%gGxp=Dgu=G0QsjD-Np5uFeopz#g(yc$Zxi=_ph2z有些差距。

因此即使她哭得一把鼻涕,但在一些男人眼中,那就是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一隻拿個香檳的人影靠過來,他紳士地牽起宋曦妍。

顧芸嫺被潑了一身,有點困擾衣服變成這樣,但更擔心的是宋曦妍。

她回想一下宋曦妍剛才的位置,加上王星星誇張地尖叫,宋曦妍大概以為自己聽信了王星星的話吧?

宋曦妍委屈又滿眼淚光的看向自己時,內心閃過一陣心疼的感覺,尤其她知道宋曦妍有多努力改變自己。

半年過去了,宋曦妍身上的自卑跟警戒雖然緩慢地消退,卻沒有完全消失,十幾年灰暗的人生不是那8%G2x7gvaXn_s+mHwHu-*c2S(s1dHpF5^GjTPcFoJ%*IXav_-5麼簡單可以改變,顧芸嫺能感受到她急欲證明自己的急切。

顧芸嫺在分析宋曦妍的傷心時,耳邊傳來王星星的聲音,她還在誇大宋曦妍在學校的行為。

「……她就是這樣暴力,每次都打壓我,甚至還霸凌我,把我推去垃圾堆!」王星星的抱怨沒有停過。

顧芸嫺卻開始不耐煩了,她陰冷*&Qr#nftPW+UxYqEY1!bIjS((V+YqS+m$Z4TCwAMjXUBg)aJjG地看了王星星一眼才對她說:「星星,你們班上是有監視器的,我也會找班導關心,更別說我也有手機,我知道發生什麼事。」

王星星聽到她的話後愣住,她看著自己的姑姑抖著唇問:「所以bCHcj2Pwqy*BI02J()+(txgWjD+hgPY5n6DxR&g*2Ijz6qUG1i妳都知道?妳知道還在那邊聽,妳在看我笑話嗎?妳把我當笑話嗎?」

顧芸嫺看著她,「是妳先當一個笑話,我才能看妳的笑話,況且我剛剛就說過了……」她看著王星星重複wVRw#dGp2=MYhk%G5EU-ZwUHQYzyk-AwvH6Dy12&iXWr96G2qK講出剛剛說過的話。

「如果妳說的那些是真的,那滿糟的。」這句話真正想傳達的意思是,她知道王星星說的不是真的。

王星星終於安靜了,她恐懼地看著顧芸嫺,「妳就這麼喜歡她嗎?那我呢?我算8aq56muc4Z50vmqTbbhjONivH2jf^Lg%-)$0wqOCFK@B101npd什麼?」她說完突然意識到什麼,尤其隨著顧芸嫺的冷漠不回應,她已經知道自己疑問的答案。

沉默的時間有點常,周圍漸漸有人注意這邊,王星星慌亂地離開會場。

顧芸嫺看到王星星離開後,她在心裡嘆息抱怨,所以叛逆期的小孩就是這麼麻煩,她真的比較想要軟萌的小女兒。

但既然接手宋曦妍的命運,自己就應該負責到底。

顧芸嫺在心裡調適好情緒,她掃視人群卻沒有發現宋曦妍的身影,那個彆扭的小女生剛剛是真j-bltij1HyBWZTH7EX%+S9zh+I5^LD6EbYO!fh+DNq3%7cDBPb的很傷心,但會場就這麼大她會跑去哪裡?

原本她還想等宋曦妍冷靜下來再解釋,但腦海突然傳來系統的聲音。

『任務通知,明天早上五點,避免女主角在飯店浴缸自殺。』

系統的聲音在腦海響起時,顧芸嫺慌了。

通常會導致女主角自殺的事情,只有糟糕的性事,畢竟這是一本官能小說。

她在內心對著系統吼,『在哪裡?』

系統平靜地給她一個附近酒店的房號。

顧芸嫺不顧自己的狼狽跟主辦人的挽留,她衝出會場朝著酒店走。

『宿主不用緊張,事件早上五點才會出現。』系統不解的聲音傳來。

顧芸嫺翻了一個白眼,『請問這個事件出現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知道嗎?』

『知道啊,女主角將會被綁住手無法逃離,體會到被支配的快感。』系統的聲音理所當然把小說上的文字講出來。

顧芸嫺很想拿跟棍子把系統插穿,好讓他知道一下『被支配』的快樂,但她現在更急的是找到宋曦妍。

來到酒店大廳,她走過來報了房號。

「小姐,非顧客我們不能….」前台人員想要阻攔。

顧芸嫺瞪著她,「我懷疑我女兒被人綁架,他用你們的房間作監禁,我已經報警了,你0In@+o5wWQMx5GHRfJswiXRGmQc+_2_-l9whuWY3QCaZ3dtR45最好讓警察來證明你們不是共犯。」

她的言詞很肯定,而且講完人就直衝電梯,為了穩住她,前台人員只好拿著最高權限的鑰卡追上去。

相比於顧芸嫺的焦慮緊張,宋曦妍則躺在飯店房間的床上。

自從喝了那個男人的酒,她就感覺自己的意識是迷糊的,大概是被下藥了吧?

她內心也曾閃過一點掙扎,但是更大的悲傷壟罩她。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要妳,妳身邊的所有人都會拋棄妳。

她的雙手被人束縛,被推到床上,男人的氣息壓到身上,她想要抵抗卻軟弱無力。

媽媽離開她,爸爸到死根本不記得她,阿嬤……

她曾經以為,老人家就是嘴壞心軟,但她想到了國中畢業那一天。

國中畢業典禮那天,沒有任何一個人參加,似乎沒人在乎她完成一個學程,當她沮喪地回到家裡。

然後舅舅出現了,突然問她畢業的事情,聽起來像是在關心自己。

那份關心來得太突然了,但是她太想要被關心了,所以她輕信了舅舅的話,陪他去房間拿東西,她忘cBsPBE0#=Li)iW!Tox@@3N=-tpJvmN#not$x8*iHg9B-YTD2IY記了那個時間應該是舅舅顧雞排店的時間。

更古怪的是阿嬤,原本她都認為自己這個賠錢貨會偷東西,所以阿嬤總是整天在家,但當舅舅把她帶去房間時,阿嬤居然拿著菜盆去門口,說門外的光x9+A6JtcKJh&hdSeVIO1N-zC@-Foa10Q9pT=xlRaxIv480#kHN線更好可以省電燈的電費。

直到舅舅把她按到床上說著那些淫穢的話語,她看著已經上鎖的門,才意識到某種危險的信號。

直到她在顧芸嫺的照顧下過了幾個月,她才突然意識到阿嬤的行為代表什麼意思。

阿嬤是故意的。

她去門口摘菜,其實是為了幫舅舅把風。

那種在心上被狠狠插上一刀的痛苦在她身上蔓延。

阿嬤根本就知道舅舅要做什麼!

這份心痛讓她的身體動彈不得,她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如果我真的這麼糟,為什麼我要出現在這個世界。

她想要抵抗但舅舅的力氣很大,甚至掐住她的脖子,然後手在她身上遊走脫下她的衣物。

「像妳這種小賤貨,肯定經常讓男人幹吧?」男人淫穢話語跟舅舅一樣。

這次沒有被掐住脖子,但是她的手被綁了起來。

我真的是小賤貨嗎?

我應該是嗎?

宋曦妍絕望的想,或許我註定就是吧?

不然誰還會來救我?

顧姨不可能來的,我潑了她一身酒,這麼不乖的我,有什麼值得她拯救?

過去的半年,真的美好的跟幻影一樣,那是她人生最安穩的半年,不用驚慌的比阿嬤早起去做飯,不用堤防男人赤裸掃w0(c9F5fPcBf#MZcpvM-)sXZQkspvfd8LaY)I((OSDmdo90yOM視的眼神,同學們不敢貶低她。

她可以在房間睡到C0P5y6q643Bh#Se$7%LVPW+LyOR4%)&l=(%DIFl(HIBdkro#)6飽,有自己的手機,顧姨會買她喜歡吃的小甜品,但又盯著她吃各種青菜,她可以泡在滴了高級精油的浴缸,房間永遠整潔清爽,那種從沒有感受過得安穩。

男人在她身上亂揉亂抓,她覺得自己好像一塊腐肉,被眼前的野獸扒食。

她想到顧芸嫺的那張臉,她一直看Per_VM7RFzEbX7_&QKmbTIErZ7BbAuhv(xM#a@KmN(X(fD*zU%著這張臉,她總是慵懶又淡漠的表情,偶爾冒出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她不像大人會命令自己,連安慰跟要求都小心翼翼。

其實顧姨不用這樣的,但她用溫柔對待自己,所以更讓人離不開,依戀徘徊在她身邊,直到看到王星星輕易奪走她的位置7reTdeen&G$bnGZ(r08d=wW(iBvp#3SOs$n&4LJCL))^aAyM%3

顧芸嫺是唯一個敢踹開舅舅的人,對下屬說話冷靜幹練,掐住那些高層的命門,讓那些男人憤恨又不敢造次。

就像她聽到同學追星時說的,又強又美又颯的姐姐誰都愛。

但姐姐怎麼可能會喜歡自己呢?

我有什麼資格呢?

顧芸嫺不知道她對自己有多重要,她是宋曦妍生命裡唯一的光。

但想到王星星站在顧芸嫺身後,她感覺自己的光照向別人。

連唯一都失去了,我也太悽慘了吧!

宋曦妍笑了,她的笑容帶著絕美,更讓男人心動,男人親吻著她的脖子,然後扯開她的禮服。

無禮的敲門聲突然響起,「先生,妳的外送!」服務生的聲音在門口。

「滾,沒看到牌子嗎?」男人怒吼。

「先生,您的外送請確認。」服務生的聲音卻很堅定。

「滾。」

門口依舊傳來敲門聲,服務生的聲音繼續說:「先生,我無法替您拒絕,請您出來拒絕一下。」

男人不高興地起身,他剛把門開一條縫,一隻手就揪住了他的衣領往門口拖,然後對方隔著門鍊拿出電擊槍。

男人試圖用門夾住那隻手,那隻手卻更快的把自己扯向門口,門板HamiPCH3WBeD@&#(=E3pr)JskWG(ffY9PFIt$k^uYxi@Ux=O25夾到了男人的臉,看著藍色的電弧在眼前,男人只好妥協的開門。

門剛打開,讓那個瘋女人就跑進來直衝向床邊,男人趁著她沒注意的空檔離開。

「宋曦妍!」顧芸嫺衝到床邊看到衣衫不整的宋曦妍,她的眼睛裝著眼淚,看到自己來時卻愣住了。

「顧……顧姨?」宋曦妍想坐起來,但手卻被綁在床頭。

她沒想過顧芸嫺有辦法找過來,居然還能找到自己,直到她的眼神掃過身體,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衣衫不整。

她覺得好羞恥,為什麼總是自己最糟糕的樣子被看到?

顧芸嫺皺著眉走上前,這次她忘記帶外套,直接替宋曦妍拉上衣服,解開綁住手的領帶。

宋曦妍被解開手後就抱緊顧芸嫺,「顧姨!我沒有勾引他,我是太難過……」

然後那些男人就趁虛而入,說著安慰把一個小女生騙去開飯店。

顧芸嫺想到這,臉色變得陰沉可怕,她真的很討厭小說的世界觀,男性視角下N8(BHBHCq4ctTv0-o7xQ%yW12lC1aYRAgl=7_fW%B5AN=jp$W-的官能小說充滿各種淫慾,她卻深深厭惡這裡面的概念。

劇情想用不停出現的性事,對宋曦妍進行PUA,讓她習慣並接受上床這件事。

顧芸嫺卻覺得,討厭的事情做一百次只會麻木,不會變喜歡好嗎?

況且這種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然後封印女人對性的接受,然後再來想辦法宣揚自己有權利攻破f1nEm(1GE4H&_bxGOWct!Ru9MZSH=8p7uT841=Ld6E5sN9wwh_這種封印,把性當成一種標記跟宣示,做出如同畜生一樣的下流行為。

她真的覺得做出性侵行為的人有病。

因為愛?

愛哩去死一死啦!

不要污辱愛這個字。

宋曦妍確實是漂亮的,漂亮到連她這個女人都會動心,但是她不懂為什麼那些男性,不讓^%@bkYQ%hf(MvzjhUuv*o_714Cz0*5$$PmCOEttXwEAG!v5^$8這樣的花季少女好好綻放,而是要雨打霜逼的強迫,搞得別人殘破痛苦然後說這樣很美。

這不是美,AiG_zBSlql2F))obz3*IMqLPkgh^XEP4c1x*!sxO^NqXk1!!vM只是在呈現你有多少權威跟暴力,講白了這不是少女的美,這是自己力量的宣示,透過摧殘一個弱者來展示。

那些畜生讀書十幾年,關於愛跟性卻依舊只靠本能,到底有什麼毛病啦!

顧芸嫺更討厭的是,不論自己怎麼防堵,那些爛俗的劇情還是會在宋曦妍的失控下出現。

而宋曦妍的失控來自於對自己的自卑,但這種自卑不是一朝一夕能治好,她還在耐心地栽培跟等待,但那些王八蛋卻想直接挖開她的苦心,掏走她努力照顧到稍微好P4IU-NUIugj2PPZPAWLG-IzDV8+l@&WC6KC_vY&izL69fVu^CT一點的孩子。

宋曦妍沉默Alb_anpok3rS$Wt)s8C39se!_@(G!q+22oH1Mg*llYG_y7X%(*的任由她抱著,手臂還抱著顧芸嫺,但她其實很僵硬,因為顧芸嫺的臉色很不好,她在生氣而且是毫不掩飾那種。

想到可能是氣自己這麼麻煩,宋曦妍心裡馬上驚慌起來,她甚至哭了出來,「顧姨,妳4Pq1ZI!hp-CQGcwJ!0mexva66B$qk3scwln!&b5=jchkL1SJ$F不要拋棄我,我會更努力讀書。」

顧芸嫺站在王星星面前的樣子,還是讓宋曦妍痛哭出聲。

她的行為很失控,除了內心的情緒,還有就是男人給她的飲料裡加了料,她現在是一種無法自控的狀態。

顧芸H@Vl5r4K(+y0H^IT=$IUPgey@SvMp00wLObOm*LQtJGo_(M_hl嫺想到剛剛看到床頭時,那一攤白色的藥粉,她皺著眉安慰地拍了拍宋曦妍的背,上了車還是讓宋曦妍坐在自己身上,手摟緊懷裡的人,讓她安定下來縮在自己身上。

上車後她的車窗搖下來,看著送自己上車的經理還有經理背後的服務生,剛剛就是這位攔著她想拖延時間。

經理收到她的眼神,馬上會意的把那個員工開除。

回到宋宅,宋曦妍還是賴在她懷裡,撒嬌蠻橫地哭訴。

wH&z*3idW$NNF1-c*TpW3pqOq8=B)CWwwd0*@*%dE5gOArT15-「妳不可以不要我,我只剩下妳,答應我啦!明明是王星星……」她還在各種抱怨,表面上她是宋家千金,實際上她卻覺得沒了顧芸嫺,她就是漂泊無依的浮萍。

沒有任何人想要,背後就是無邊際的黑暗。

司機把車停到門口,然後打開車門要替顧芸嫺扶宋曦妍下車,顧芸嫺搖頭拒絕司機,自己抱著宋曦妍下車。

幸好之前營養不良,外加這孩子並不愛吃,而且抱著的時候又乖乖配合,不然她應該是抱不動的。

她想把宋曦妍放到床上,但對方卻不肯放手。

宋曦妍緊緊攀著顧芸嫺的脖子,顧姨太安靜了,她感覺很害怕。

顧芸嫺深深HF&tO8b6!Ud3&L9ZRSBhwc6blpzJoO#NUijC@XB4ich&D2-&TH地嘆了口氣,「曦妍,我腰有點酸。」宋曦妍才鬆手,她乖乖地在床上坐好,但還是眼巴巴地看著顧芸嫺。

顧芸嫺在內心嘆息,終究還是個渴愛的孩子,她習慣拿一般成人的標準來衡量宋曦妍,這對她很不公平。

這半年,她已經盡力做到最好了。

「有些事情我們明天說,妳身體狀態不好,先好好=4$!!VIr9Gpvs7e@D70X@G&Oafmc(bImgSiNwC6_0Gr@Ku%hxw休息好嗎?」她摸著宋曦妍的額,然後拿衛生紙替她把臉擦乾淨,尤其是眼角的淚痕。

「顧姨,妳會不要我嗎?」宋曦妍害怕的問。

「不會的,妳是我女兒。」顧芸嫺坦然地說。

宋曦妍這才安靜下來,她躺到枕頭上,然後感覺暈眩又疲憊,藥效湧了上來她就這樣帶著淚睡著了。

顧芸嫺嘆了一口氣,她摸著宋曦妍的額頭,內心卻在跟系統吵架。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讓一個女生不斷遇到性侵強暴,好玩嗎?不覺得你很變態嗎?』

『宿主為何如此憤怒?這是女主的劇情呀!』系統無辜的電子音響起。

『這不是劇7p&qU%t!ah@I*E5W)f)NNYth50fm8rSflpNK#0b*e$fMdG&6uT情,這是生命!曦妍明天早上發現自己被強暴,她才會萬念俱灰的自殺,這麼簡單的因果關係,你真的不懂嗎?』

『為什麼?』系統疑惑的聲音傳來,『靠著那些性關係她不是獲得很多金錢嗎?』她拿錢買東西的時候是快意的。

『如果可以用更有尊嚴的方式拿到那些錢,她絕對不想用那種方式拿到。』

『不對啊!她的台詞裡都是願意啊!想變成男人的狗或者很爽的台詞啊!這不是人類在表達舒服喜歡的意思嗎?』

顧芸嫺感覺自己腦血管快爆了,為什麼別人帶娃系統都在幫忙,她卻像是組到一個豬隊友?

對外,她要照顧宋曦妍、宋氏還有自己的產業,對內,在還有個智障系統拿各種問題氣自己。

當媽果然是縮短壽命的事情。

顧芸嫺強迫自己冷靜地說:『不是,那不是真得舒服,她只是在順應男人的要求,因為她可能被傷害,她的本能想要把傷害降到最低,所以才聽話的,因為zyRzA-A(R4H((M0Es-nP$fTQJpQ7F6L#(9(8a!&R5jqX77Vp@3受傷跟死亡,任何動物都寧願受傷來換取不要死亡。』

系統沉默了,宋曦妍睡著了,顧芸嫺嘆氣了。

晚上的就寢時間,顧芸嫺維持著手搭著宋曦妍的vBrkl14@OnLW=gAU7nvOF-O#=2U1+RE$hP&IeW4qo^YoVZ43M+姿勢,因為這孩子經常會哭叫起來,最後乾脆把她抱到自己懷裡,她抱著宋曦妍輕拍安撫。

宋曦妍迷糊地說了幾句,然後在顧芸嫺的拍撫下又睡著了。

看著這張小臉輕透的肌膚如白瓷,但紅腫的眼皮卻毀掉這份靜謐美麗,讓人有種白玉有瑕的感慨。

顧芸嫺BpAUERYa7SCJkmpPeacin^E+s!_v9tdvZL%8w4Xqg)pN(F@t&8必須誠實地說,她真的完全不了解宋曦妍,她當然看過宋曦妍的生平調查,這個女孩的人生可以用孤苦無依這四個字形容。

家庭經濟非常貧窮,生母幾乎沒有回家過,主要照顧者的阿嬤重男輕女,甚至舅舅還打算性侵傷害。

但這就是她墮落的原因嗎?

這個疑問讓顧芸嫺發現了自己的傲慢。

她在房間內省自己,不論上一世還是這一世,她幾乎沒有絕望過,就算自己創2JcKhkGA0CjdpfLr65yT#iYLq@FNW5*JHOOVRC4UY&b)P*miiX業最窮的時候,她還是可以自己買便宜的東西吃,更何況那時她有個努力的夢想,所以儘管也曾因為戶頭數字少而焦慮,但她不曾像宋曦妍近乎決裂地想放棄自己。

她反思自己還有自信的原因,一是她知道自己會窮一陣子卻不會窮一輩子,二是她對p#49(JFOnOy$eExTraa3hYT-ybTb-+uML!kU-x8aVd0s0Ahcaf自己的身體、人生都還有些掌控感。

這種感覺支撐著她,從穿越到這個世界,從奶iZMkf0Kyb^tWDn&C4UPWa54kPxsR!O2f5eN$h&#SzCTq$=#Kr#奶離開、宋洺死亡、接管宋家,儘管她知道自己要面對很多問題,但她也知道問題總有解法。

她可以苦惱卻不用害怕,但宋曦妍跟自己一樣條件嗎?

宋曦妍跟自己不同。

她的人生晦暗無光,連陽光都沒有照過的人,怎麼會相信光明?

相處的這半年,她總是站在成人的角度,假設宋曦妍是個能理解體會的人。

宋曦妍再怎麼冰雪聰明,終究是個沒有享受過愛的孩子,她的行為多半是察言觀色的假設,她做事時l-^lzy&0hknWe39kOIkQCM(LGD@osZ*ScJxz*vqp=QPEX3wovp沒有底氣這種東西,不曾從內心信任自己做出的決定。

況且這個3U&w310MNn4Lr&(@Uw^NQh7jM)RTv0bci!NgtkgT0mE39L=ZO#小女生已經從虎口逃生兩次了,那種差點被性侵的恐懼,顧芸嫺也曾經經歷過,她自己都想把這種經驗丟到記憶深處掩埋,更何況這個小女生,恐怕都還緩不過來吧?

但她還是努力想要表現出一個千金的模樣,儘管只是畫皮的方式,但矯正她也是自己這個繼母該做的吧?

她用手機輸入一些訊息,只是手離開宋曦妍一下,她馬上不滿地往她身上蹭。

顧芸嫺手摟緊一點,又拍拍著宋曦妍的背,感覺她安定下來才繼續用手機。

宋曦妍從沒感受過這種感覺,她安心地往身邊溫熱的身體磨蹭,然後她突然清醒?

誰在我旁邊?

她睜開眼就看到顧芸嫺的側臉,柔美的臉龐靠著床頭,眼睛閉yLe695de+Bw8Tu&7XDC@f%H7TcNKAc(mOFkbmE^SJS1MGT^aa+著的她少了銳氣,一種溫婉的感覺就浮現出來,而且她摟著自己,身體的香氣透過體溫傳過來。


(圖​/shakker AI)

儘管有淡淡的酒氣,但混著脂粉的香氣也讓人有點沉迷,更d2wrZip7+ZZXC09cJgond$kKCGa-))LKgWTrf*(uH--r5XP&QX讓宋曦妍著迷的是這個懷抱太暖了,暖到她還想要一直抱下去。

顧芸嫺原本閉眼休息,她感覺到懷裡的人動了,習慣性的用手把宋曦妍摟緊一點。

宋曦妍感覺到她的力道後,昨晚的記憶也跟著這個擁抱回籠。

尤其是她意識到顧芸嫺看過自己的身體,甚至她犯的蠢事。

宋曦妍的臉色轉為慘白,急!想埋了自己怎麼辦?

她的身體僵硬驚醒了顧芸嫺,她吸了一口氣後睜開眼,還沒有馬上清醒,但眼神掃過來時還是讓人僵了一下。

只是顧芸嫺的眼神轉為柔和,「醒了?」

清冷的女聲還是讓宋曦妍渾身發麻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小聲說:「顧姨?」

顧芸嫺又摟緊宋曦妍一下,然後拍拍她的後背示意她下床,「醒了就先下去吧!我腿麻了。」

宋曦妍快速地跳下床,然後看到顧芸嫺姿態僵硬的把自己的腿拉起來放到地上。

她身上的衣服還帶著明顯的污漬,看到那些污漬宋曦妍尷尬地解釋:「顧姨,對不起,我昨天……」太忌妒了。

顧芸嫺想了一下說:「昨天,我出來擋住王星星,不是要保護她,是想保護妳。」

宋曦妍不解地重複,「保護我?」

「做為一個宋家的千金,如此不禮貌的事情,是會引起其他人的反感,如果妳想補救,就需要獲得別人的原諒。」

宋曦妍還是不太懂。

「所以妳潑到的人是我,我可以選擇原諒妳,但如果是王星星,她原諒妳的可能性更低。」顧芸嫺繼續說:「而且我知道她說的是假的,妳在學校的生活我有在注意的,那些都%=wNDpW7EmIhdiu!j*W58#7_-nMr^0@dkmGQJwesvGf6&0vslx是王星星做的然後賴在妳身上。」

實際她很滿意宋曦妍面對霸凌的反應,或許是長@ebiS4hR8$^I)hMC!Th*&^pmAzOwL7jnEaLKRXObgE1Z^1hJ%h期的家庭孤立,她遇見事情很少在第一時間對自己求救,只是處理方式需要改進,自己嘗試隱瞞或者忍下來並不會讓事情結束。

但她喜歡宋曦妍不會恃寵而驕,也還在觀察這個小女生的能耐跟個性。

「顧姨,妳都知道了?」宋曦妍驚慌地說。

「知道啊。」顧芸嫺悠閒地轉動自己的腳,腳麻的狀況慢慢緩和。

宋曦妍知道顧芸嫺無意,但她坐在床上,身穿禮服然後腿上是若隱若現的黑色絲襪,她伸出那雙修長的腿,轉動腳踝時帶著一qQKwf@eDwzbNSAZ7Jqc0*BO-LMWV2)BOd7x)sMrfPu29HTvmkB種似有若無的勾引。

姐姐踩我,想被姐姐的黑絲……

宋曦妍吞了口水,強迫自己把那些糟糕想法壓進心底。

「顧姨妳知道學校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宋曦妍用提問來轉移內心的思想。

「我剛剛講了。」顧芸嫺歪頭想了下,h4VxvWFSsk$%Joxhqx5Rrc96F1C1)Z3P7dy=ohLyIL&tt9RD5x「昨天我也沒有機會講,所以現在告訴妳。」她轉動腳踝,然後腳輕輕地放在地板上,痠麻的感受慢慢消失。

宋曦妍臉紅了,只是不知道是因為學校的事情還是顧芸嫺的腳,「顧4C5ND(CQdR67OGGR4lJa+T8snUeb2SstEeZdq0PE-Ol35mI@tt姨,對不起,我不該做這種沒禮貌的事情。」她知道顧芸嫺喜歡明理的人,而且只要她好好道歉,顧芸嫺不會跟她計較。

顧芸嫺拍拍她的頭,「我原諒妳,不過妳欠我一件衣服喔!」她站起身,「下午一起去買。」

宋曦妍急切地點頭,「沒問題。」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