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百合小說《煙花風月》2-4〈為錢而戰卻受傷〉:她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呢?

唐嫣仍然努力讓自己生活正常,每天就是鍛鍊和打遊戲,靜靜等待格鬥場通知她去比賽。 自從跟溫綾婉有過露水情緣後,她對所有的砲友都失去興致,誰也不想約。 唐嫣又去了那間夜店好幾次,想再遇到綾婉,卻一次也沒遇到過,其實也不知道遇到能說些什麼,我好想妳?我想幹妳?我喜歡妳? 又或者其實無話可說…… 事實上,溫綾婉也再去過那夜店數次,只是這兩人或許是無緣,...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03:「我只是擔心,妳是因為五年前那件事……」

周昕璇聽到黃計連林啟艾的亮橘髮色也可以拿出來說嘴,一時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圖/freepik) 「昕璇,怎麼了?」楊宜樺注意到周昕璇的反應。 「沒…沒事。」周昕璇沒料到自己會如此脫序,趕忙閉上嘴。 「總之,是我帶過最爛的新進人員!我帶她帶得很痛苦!」黃計烙下重話。 「嗯,我明白了。」楊宜樺沉吟了一下,低頭望向從方才一直未離開他手的紙張。 「...

(18+)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11:「對⋯⋯我的確是只想跟妳做愛。」

她的兩團柔軟壓在我胸上,我感到與她交纏的舌也越來越饑渴。她的右手不知何時已從我頭枕下抽出,並伸入我衣內解著內衣扣。我受不了她兩團柔軟的誘惑,雙手情不自禁放在她胸上,卻有些矜持地不知如何撫握。她似乎感受到我的索求,抬起上身,在我面前主動地脫去她的白色背心。原來她裡面沒有穿——我不及驚喜與細看,她已將我的雙手直接覆在她胸上,隨後又壓上來,親吻我的頸部...

百合小說《煙花風月》2-3〈悲哀的人生〉:一段畸形的金錢性愛關係

唐嫣送走表姊後,連打線上遊戲的興致都沒了,用電腦播放鋼琴曲,開了瓶啤酒來喝。 「我到底活著要幹嘛呢?」唐嫣看著桌上著酒瓶喃喃自語,身為格鬥家,她很少喝酒,菸也有控制著量。 她不自覺回憶起自己從小到大的一切…… 還沒什麼記憶的時候,唐嫣跟爺爺住在一間老舊平房,爺爺的家裡有個衣架,掛著一套軍裝,牆上還有很多勳章,爺爺總會跟她說很多打仗時的故事,...

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10:原來,跟女人接吻就是這種感覺啊!

兩個人在一起後,才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這個道理妳懂我懂大家都懂,但是那時的我剛完成心中的美夢──兩個長髮飄逸的女人,共用一個衣櫥、分享彼此的衣物、彩妝、指甲油及香水等——天啊,這是多麼佈滿彩虹泡泡的場景!一思及此,一向冷靜自持的我,也忍不住全身輕飄飄地猶如漫步在雲端上。 「喂,拿水給我喝,我好渴!」她命令的聲音倏地傳來,我瞬間從雲端掉落到人間,...

(18+)百合小說《煙花風月》2-2〈愛中也帶著恨〉:「對妳……我沒辦法溫柔。」

另一邊的唐嫣,那夜自旅館離開後,回到自己承租的套房,看著簡陋的房間,她勾起自嘲的笑,打贏一場比賽就能有十到二十萬,她卻還是只能住在這種地方……綾婉那種高收入的白領階級,真不是她能高攀的。 依據她在社會上打滾的經歷,綾婉散發的氣質,就是高學歷、高收入,家庭背景也不錯的單純女人,是普世標準的好老婆對象。 同時,也是她這輩子不該癡心妄想的對象。...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02:她是中華製糖百年來出了最大紕漏的新人!

周昕璇的辦公室與黃計辦公室的距離,以時速三十公里的速度換算,大約車程是四至五分鐘不等;這個距離的意思是,除非兩週一次的課內總報告及其他更高級的會議外,周昕璇基本上是不會見到林啟艾的。但很奇怪地,她卻常常聽見關於林啟艾的事情,頻率高到她差點以為她跟林啟艾是在同個團隊。而傳入她耳裡所謂林啟艾的事情,常常都是做錯事情、搞砸實驗、打出爛報告之類的負面評價...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01:她腦中一直是她的模樣揮之不去!

周昕璇站在楊宜樺的辦公室裡,腦中卻一直是方才林啟艾的樣子。 今天是中華製糖2010年的新人報到日,她今早因為一些緣故,不得已只能搭火車上班。沒想到她居然會在火車上遇見今年的新人——林啟艾。 (圖/freepik) 「坐啊,璇,不要站著。」楊宜樺招呼著。 周昕璇此時才回過神,聽話地坐在他對面。 「好了,璇,妳有想要她們之中誰在妳底下工作嗎?」...

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9: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我?

即便我努力使自己冷靜,心跳卻仍然砰咚砰咚急跳。我的確對她有好感。但是我們見面才不到五次、認識才不到兩週。這樣就說愛?不會太快嗎? 我認知的愛情,不是應該要經過長時間的相處,慢慢由友情進展到愛情嗎?她對我真的是愛嗎?我想起她豐富的情史,開始擔心起來。我該不會只是她豐富情史中的其中一人吧?但是話又說回來,我不也才見過幾次面就喜歡對方了? 啊!好煩!...

百合小說《煙花風月》2-1〈努力辦公的日常〉:她就是無法停止那份思念!

綾婉在辦公室裡,看著桌上成疊的文件,腦裡總會不經意的閃過唐嫣的臉。 (圖/bing AI) 看著自己緩慢的進度,她嘆了口氣,回台灣到底對不對呢? 去年她以第一名畢業於哈佛大學企管系,當時有大公司拋出橄欖枝,邀請她成為儲備高層幹部,也有新公司邀請她一起打天下。 當時她想著自己不缺錢,而且能力擺在那邊,不急著去工作。 於是,她決定先去旅行,...

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5:她怎麼會親了自己的上司?她瘋了嗎?

「去洗澡好了…。」林啟艾決定沖個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圖/freepik) 當她淋浴出來時,周昕璇除了變換了姿勢外,依然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 她吞了吞口水,一思及要與自己的長官同床而眠一晚,她臉紅了。 該死,明明沖澡過後腦袋好不容易清醒點的…。下一秒,心中卻出現另一股奇特的凜然正義感。 「奇怪…我又不是同性戀,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啊...

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8:這種簡訊意圖使人想太多啊!

洗完澡後,帶著有點期待、又害怕的心情打開手機,打開又發現她新傳來的簡訊。我趕緊打開來看。 「洗完澡後頭髮還是妳的香味…,看來枕頭會香一陣子囉。」這…,這種簡訊…,意圖使人想太多啊!還是又是我想太多?我嘗試著打簡訊回覆。 (圖/freepik) 「呵呵,是喔,那看來枕頭要快點拿去洗喔。」不行…,這種簡訊好乾、好白痴,重寫重寫。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