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雖然現在穿越小說滿大街,但是真的去體驗也沒有這麼簡單吧?

顧芸嫺發著呆,看著眼前的玻璃櫃。

我穿越了,穿越到之前看的色文裡……小等一下(sió tán tsi̍t-ê)*1!

我一個大美人看色文?


(圖​/shakker AI)

腦海內出現了一個聲音,『色文?不要這麼低俗,本系統是描寫情色文學的官能小說。』

顧芸嫺聽到聲音驚訝到深吸一口氣,然後又慢慢平靜。

對!系統,她都穿越了,有個系統在腦內講話有什麼稀奇。

不,等一下,這根本太稀奇了!

腦海自稱系統的聲音,似乎能聽到她在想的東西,『本系統確實很稀奇,而你這個穿越者就是我的宿主,我們已經綁定,接下來,我將為你介紹本系統……』

經過一系列的系統自我介紹跟講解後,顧芸嫺才了解一些基本知識。

像是穿越文是一種小說文體,講述主人公因為某種原因穿越到其他世界,最後用自己知識跟經歷,配合系統的輔助,展開各種故事跟劇情。

而她就是那個穿越到網路小說的倒楣角色,系統說她穿越到這本情色文學的官能小說中,已經是故事的配角之一。

根據系統的介紹,穿越的內容非常多樣,有穿進小說、古代、現代、平行世界、男變女、女變男各種都有,甚至還有整個教室、島嶼都一起穿越的內容,總之非常創意多樣。

顧芸嫺想到系統的介紹產生疑問,『所以我要配合你這個系統去執行劇情囉?』

『是的。』系統的聲音傳來,『身為系統,有任務時會通知你,你也可以對我提問,我有義務輔導宿主適應世界。』

聽完這個自稱『系統』的介紹後,顧芸嫺知道系統有幫助穿越者的義務,這感覺很像在玩遊戲時,自己正要渡過的新手時期。

但對方提供的資訊很有限,通常是原身已經有經驗,幫助她回憶跟提醒,但是什麼積分兌換、抽獎、改變命運等等,那些功能一個都沒有。

什麼異度空間、修復魔法、靈根、命脈更是不可能,就是一個普通女生。

如果說有什麼特別,就是有那麼一點點鈔能力,鈔票的鈔。

穿越後的她生在一個滿富裕的家庭,也是跟自己穿越前少數不一樣的事情。

剛穿越時系統就告訴她,她原來這具身體名字叫顧芸間,跟她的本名顧芸嫺只差一個字。

顧芸間是顧家二小姐,顧家是本市數一數二的有錢人,家業涵蓋這種百貨、娛樂場所跟投資,有錢的程度就是只要看到商店上有某個LOGO,那麼她在該店的消費可以無上限。

所以她的生活是不用擔心生計的,但有錢人家的問題也都有,這個家還有她大哥顧瑋帆跟妹妹顧芸蕪。

根據系統的前情提要,顧家的三兄妹雖然表面和氣但商業上一直暗中較勁,三人各自掌握家中的特定產業,內鬥得非常嚴重。

而顧芸嫺一穿過來就得知,唯一支持自己的顧家奶奶已經離世了,她被顧爹當成聯姻禮物,藉由聯姻的方式把她送到宋家。

宋家的家底自然也不差,但是宋家的家主是個五十歲的好色男人,看上她的姿色跟自己爸爸做了交易,如果不是奶奶過世,她這禮拜就應該嫁過去了。

「妳現在嫁人了,那三間公寓跟一間分公司都是妳的。」爸爸直接說。

這些財產已經夠普通人過得很舒服一輩子了,但在顧家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而已。

但顧芸嫺還是接受了,因為顧家真的太刺激了。

回想辦奶奶葬禮的期間,她在系統的提示已經倒掉四碗下毒的飯、閃過各種跌下樓梯、陽台的『意外』,甚至差點簽下各種奇怪的合約,為了自己的小命,她拿嫁妝就果斷同意嫁入宋家。

「就不用回門了,妳去了宋家就專心做別人媳婦。」

當爸爸說出這麼傳統的言論時,顧芸嫺知道爸爸不是愛惜她,而是要她不能分走奶奶的遺產,但其實奶奶生前已經把大部分的產業交給顧芸間。

聽到她的婚訊,大哥跟妹妹也帶著虛偽的笑,說著違心的恭喜祝福。

顧芸嫺去宋家之前,她先去了一趟戶政把自己的名字改了。

原本的顧家二小姐叫顧芸間,如今改叫做顧芸嫺。

爸爸跟哥哥沒意見,只當成她在鬧脾氣,妹妹也趁機堵住她冷嘲熱諷一番。

顧芸蕪冷漠的說:「姊姊改的名字也太好笑了,不過想想也對,嫁個老男人果然悠閒又輕鬆。」

「我沒叫顧鮭魚就很善良了。」顧芸嫺吹了吹美甲,她的婚事訂下後,就是這個家潑出去的「水」了,沒有了競爭家業的資格,她的生活平穩很多。

當然她敢應下這個婚事,也是系統告訴她,宋家家主沒多少日子,所以她才點頭嫁人。

今天公祭後把奶奶的遺體送去火化,她也順路從顧家出發要搬去宋家,在休息站簡單的喝個下午茶,帶著隨身的行李繼續趕路。

根據系統的告知,宋家家主昨天突然被宋到醫院,所以她放好行李帶著管家去醫院,結果這一去就悲劇了。

她自認那天穿得很正常,名牌套裝設計但是全身都包住,只有手掌露出,裙子過膝,但看到自己新老公的第一眼,就覺得一道貪婪的目光掃過自己。

那道目光放肆的在自己腿跟臉打轉,然後來到她的胸口。

儘管已經把領口扣到喉嚨,但顧芸嫺的身型還是不錯,身上的衣服設計很貼身,加上因為趕過來太熱脫下外套,當她走到床邊時新老公興奮的心情,讓旁邊控制心律的儀器發出節奏偏快的聲音。

當顧芸嫺彎腰靠近病床上的男人,告訴他自己已經搬進宋家安頓下來,算是跟新老公報到。

男人不能講話卻拼命點頭,臉上帶著淫邪的目光跟笑容。

但隨著他笑意在臉上停留越久,旁邊傳來尖銳的儀器聲響起。

顧芸嫺看到旁邊儀器上顯示的心律線條,就算她不懂醫學,但那個急促的聲響聽起來肯定不對勁,因此她走到床邊按下緊急鈴,因為彎腰的關係,她的胸貼到男人手邊。

她看到男人表情興奮的扭動身體,然後他的臉色越來越不對勁。

十幾秒後,顧芸嫺站在病房角落看著護士衝進來,她的新老公被衝進來的醫生跟護理師推出去。

她知道系統說過姓宋的沒多少日子,但沒想到他直接進入生命倒數。

兩個小時後,她成功在這個世界拿下一血。

簽完死亡證明,顧芸嫺坐在家屬的椅子上眼神沉思,內心卻慌亂地問:『系統,這世界我是千金小姐對吧?你沒有其他什麼標籤吧?我不是某動漫裡的死神體質吧?』

明天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拿到黑寡婦的成就,但她更怕的是自己滅掉整個世界啊!

有一瞬間她希望太平間湧現喪屍潮,這樣她拿下一血的行為就可以很正常吧?

來個人幫忙轉換小說標籤吧?

雖然系統有聽到她的想法,可惜來的人卻是警察,「顧芸嫺小姐,能請妳再說明一下病房發生的事嗎?」

顧芸嫺看著旁邊臉色慘白的管家,她簡單的描述自己從顧家到宋家、醫院、病房的經過,然後跟新老公對話沒多久,他就開始不舒服,自己發現後就按下緊急鈴,之後一直站在病房角落的過程。

顧芸嫺指著天花板,「你們可以調閱監視器吧?」宋洺好歹也是宋家的家主,高級病房的配置不是吃素的。

「有的,我們會派人比對。」警察看著眼前的少婦,其實她說未婚都有人信,聽說今年才二十幾,結果來醫院探病變成發生意外,她還提到剛辦完自己奶奶的喪禮,一天連送走兩個至親,她表現出很疲憊的模樣。

經過警察確認顧芸嫺沒有殺夫的嫌疑,不說她自身的資產都比宋家家主多,在送來醫院前,宋洺就已經因為服用壯陽藥物而小中風了。

宋洺不是什麼好男人,經過醫生的解釋,顧芸嫺才了解他有長期酒色過度的毛病,肥胖、油膩、禿頭,而且玩得很大,送醫前他已經參加了好幾場性愛馬拉松,壯陽藥加上酒甚至還有毒品。

而顧芸嫺的出現,讓他腦海的淫邪想法刺激早已酒色過度的身體,最後宋洺也真正的爆了血管並離世。

顧芸嫺心情很複雜,她剛穿越過來沒多久,就已經剋死丈夫。

聽說玩遊戲、開車的人都有新手運,但她的新手運好像發揮在奇怪的地方。

不過系統在金錢方面對她很大方,經過系統的告知,自己除了奶奶留給她的錢,還有嫁妝甚至現在可能還有宋洺的遺產,只是她拿錢拿到的有點怕。

她跟宋洺的結婚證件,在奶奶出殯前已經由管家辦好了,宋洺還表現出憐香惜玉的大度,讓她把奶奶的喪禮辦完再回宋宅。

當然宋洺的打算是讓顧芸嫺拿了她奶奶的遺產,到時候他享用眼前的顧芸嫺跟她得到的遺產,這樣一石二鳥可以拿更多錢,可惜宋洺的意外比計畫更快到達。

顧芸嫺跟管家離開醫院,她給了管家一筆錢後讓他先回宋宅布置,她自己跟司機找了一個餐廳吃飯休息。

趁著休息的時間,她跟系統在內心聊天,『系統,那我現在沒事了吧?』

顧芸嫺喝了一口咖啡,想著自己還有什麼人要剋……咳!更正,還有什麼事要做?

『有,明天的任務,要去救妳女兒。』系統貼心提示。

「噗!女兒?」顧芸嫺放下喝到一半的咖啡,然後拿衛生紙擦拭,一邊嗆咳一邊在心裡卻對系統發出疑問。

『網路上的遊戲開局送大獎,你們搞穿越的開局送女兒?』顧芸嫺想到之前看到的遊戲廣告,『這麼好?無痛生產?可以設定外觀嗎?』

她腦海已經浮現一個可愛小奶娃的樣子,雖然她穿越前也想生一個,但是她當時事業忙碌,仔細評估自己的時間跟耐心後,她還是選擇了不生孩子那條路。

但穿越到這個奇怪的世界,居然可以養個貼心小棉襖,然後跟自己一起生活好像不錯呢?

顧芸嫺還在想像新隊友的加入,系統卻無情地打斷她的想像。

『宿主別想太美,妳女兒跟妳沒有血緣關係,她是妳老公的私生女,而且從小養在女方的阿嬤家,今天國中畢業。』

顧芸嫺在心裡抱怨,『所以最可愛的時候已經過了嗎?國中耶!那不是叛逆期嗎?你們這樣體驗很差耶!』

想到軟綿綿的小女生沒有了,她看到路邊拿著書包三句不離髒話的少年們,心情馬上一落千丈,這年紀的孩子是最難搞的時候,因為自己就是這樣子!

國中她打架、熬夜、翹課都幹過,甚至把頭髮剪了,上課發出各種天馬行空的言論,當時什麼事情她都敢嘗試,抽菸、刺青,活得很任性,覺得世界不懂自己。

當然也是大人眼中的問題兒童,她自己都不想遇到國中的自己。

系統不在乎地說:『我是官能小說系統,宿主的想法不重要。』。

顧芸嫺不解的反駁,『不是啊!那養在阿嬤家的小孩幹嘛要我救,不會因為我要去接她,就導致阿嬤……?』她有點怕自己的剋人體質,萬一自己再把一個無辜的老人家送走,警察會不會把她當成連環殺人魔?

系統解釋,『阿嬤救不了她的,因為她明天會因為今晚的事在學校跳樓。』

『今晚?什麼事情?』顧芸嫺此時還沒意識到嚴重性,悠哉拿起一塊餅乾咬一口,果然是一餐上千的下午茶,精緻的美味真的太享受了。

系統平靜的回答:『她舅舅今晚會行動,是本作的第一章內容,標籤為強暴。』

顧芸嫺愣住,『你在說什麼?』

『她舅舅會偷偷開門進她房間,然後……』系統顯示了上千字的資訊從顧芸嫺的腦海閃過,不愧是色文,喔!不對,是官能小說,那些臉紅心跳的器官描述,還有那些男人有多爽的內心描述在眼前閃過。

至於她白送女兒的身心感受,在這個官能小說系統的介紹下,她知道女體只是作者眼中的一個受體,一個未開發的性玩具罷了。

看到那種描述讓顧芸嫺噁心,『停!給我關掉。』她罵了一聲後拿起錢包結帳。

內心恨不得弄死那不尊重女人的色文作者,媽的!她想洗眼睛。

『那個作者已經被車撞死了。』系統平靜的說,就是因為作者死了,他才需要找人來補足劇情。

『便宜他了。』顧芸嫺冷冷地說,至少也該把地獄十八道酷刑做完後挫骨揚灰。

系統發現自己居然抖了下,感覺現在的宿主也太生氣了吧?

搭車的時候顧芸嫺整理思緒,經過一周時間的相處,她也漸漸摸出系統的特性。

因為是官能小說系統,所以強姦、強暴、性侵等內容是他的主軸,發生這些事件系統完全不會阻止,他阻止的是女主角結束生命導致無法繼續劇情。

顧芸嫺曾經很疑惑甚至憤怒,但經過一段時間溝通後,她才發現系統終究不是人。

這個系統不懂人性,只在乎故事能不能繼續,至於角色間的想法,他可以感知卻無法理解。

系統可以量化角色的情緒,能感知到角色很難過,甚至可能有自殺結束生命的行為,系統卻不理解角色為何會如此難過。

了解到系統無法理解那些因果後,顧芸嫺嘗試叫系統把她女兒的資料給自己,系統也配合的把資料送進她的腦海。

顧芸嫺穿越過來時,系統就通知自己是個配角,所以她以為白送的女兒也是,直到她拿到資料後看到的第一行字。

宋曦妍,女主角,宋洺的私生女,宋洺死後跟顧芸嫺居住。

資料給得很詳盡,裡面有年齡、地址、背景等等,甚至連她的房間位置都很清楚,但就是沒有個性、想法甚至目標,但有詳細的身材、容顏等內容。

顧芸嫺跳過身體的資料,直接看到親戚的部分,宋曦妍的生母林貞霓是個玩咖,生下她就是為了跟宋洺要錢。

但是願意幫宋洺生孩子的女人太多了,宋曦妍又不是男孫,這個孩子也塞不回去,只能丟到林貞霓的母親家中,之後林貞霓又繼續去外面跟不同的男人約會。

而這個阿嬤叫林鄭萊南,冠夫姓的她是個重男輕女的人,平常只照顧兒子林石楊,也就是宋曦妍的舅舅。

照顧宋曦妍是因為女兒生的,所以她才養著外孫女並藉此跟林貞霓要錢,但她非常瞧不起宋曦妍,經常對她打罵還拿難聽話諷刺她。

這種心靈虐待的暴力不斷發生直到宋曦妍十五歲,今是她國中的畢業典禮,她的身體開始發育後就被舅舅盯上,今天發生的經歷是她在官能小說的第一篇文章。

顧芸嫺去便利商店買了幾個紅包袋又領錢,然後來到資料上宋曦妍家的地址。

剛下車就看到老婦人在院子摘菜,下午的太陽照在屋簷的瓦片刺目又炎熱,但那個老婦人不站在屋簷內,而是站在院子靠近門口的位置,曬著太陽摘菜摘到滿額頭的汗。

顧芸嫺呼吸時聞到附近的油煙氣,巷口有個炸雞攤,資料上寫著那是舅舅的生意,只是現在那個攤位沒有任何人,她走上前客氣地問:「請問是林家嗎?我是宋家的,我找宋曦妍。」

系統的聲音帶著驚慌在腦海說:『妳現在來幹嘛?妳會打斷劇情耶!』

『我就是新劇情啦!』顧芸嫺在內心怒嗆系統,而她表面上的笑容滲著冷意。

老婦人看到自己那一刻,她的眼神馬上戒備起來,但隨後她又緊張地看向自己身後的房間。

「妳是誰?要做什麼?」老婦人下意識地想擋住顧芸嫺。

顧芸嫺看老婦人往屋內看,她內心覺得不妙,加快腳步直接踏入房子,「是這邊嗎?宋曦妍、宋曦妍!妳在哪?」她邊喊邊走進去。

「妳要幹嘛?妳是誰!」老婦人動作沒有顧芸嫺敏捷,因此她攔不到顧芸嫺,最後只能慌亂的大罵,「我要叫警察了!」

「好啊!報警。」顧芸嫺閃過老婦人走進房子,她發現宋曦妍的房間門開著,裡面沒有任何人影,反而是隔壁林石楊的房間門關上了。

顧芸嫺直接踹開房間門,昏暗的室內中,面對著她的是一個剛脫下褲子的屁股。

顧芸嫺也不客氣的把腳踹過去,讓對方用屁股知道自己的鞋碼是幾號。

然後操起旁邊的酒瓶,狠狠地砸過去後,把男人的身體推開後,她看到了床上的女孩,她的姿勢仰躺著卻沒有動靜,連剛剛自己進門的聲響都沒有反應。

不會又死了吧?

顧芸嫺在內心罵自己,呸、呸、呸,別亂想!

她走到髒污的床邊,看到女孩髒汙的制服被扯開,明顯不符合身型的內衣已經破了,被掀起的制服裙子跟脫了一半的內褲,還有面如死灰的女孩。

她的眼神是不甘又無力的,她含著眼淚看向天花板,似乎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

清純、柔弱、破碎,幾個字詞從心中閃過,但顧芸嫺卻眉頭一皺,她真的很討厭發生這種事情。

她脫下自己的外套蓋住女孩的身體,快速地扶起她後把外套的釦子扣起,顧芸嫺看到跟上來的老婦人跟後面的司機,司機舉著手機拍攝,但也緊張看著顧芸嫺。

顧芸嫺給他一個我能處理的眼神。

「妳是誰?妳要幹嘛?妳幹嘛打我兒子!」老婦人只關心旁邊破口大罵的男人。

顧芸嫺板著臉說:「我剛剛已經報警了,強姦未遂是刑法。」

「妳什麼意思,明明是妳這個小賤人勾引我兒子!」老婦人更緊張地叫罵,看到顧芸嫺護住宋曦妍,她伸手要去抓卻被顧芸嫺用手拍掉。

「妳說的小賤人是妳孫女!」顧芸嫺生氣地說:「妳做為長輩還包庇犯罪的行為。」

老婦人氣得大罵,但顧芸嫺會怕她?

不可能的,對方罵一句她頂十句,抱著最好可以把對方氣到送醫的態度,她護著那個女孩,隔開那兩人後離開房間,把女孩塞到車上。

而宋曦妍則感覺很茫然,她被舅舅拖進房間時,她知道這一天終於來臨了,絕望像是斷裂的深谷,讓她墜入其中痛苦不堪,但她也無力阻止。

五天沒刷牙的口臭,在她身上聞嗅如野獸的呼吸,骯髒噁心的感受,都預示著她可悲的命運,但突然間這一切都消失了。

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明麗的女子,是我的幻覺嗎?

宋曦妍以為自己終於瘋了,因為她總是幻想有一天會有&#eZaQ_m3bKC1uMR+iQQ1Pgr00pHOxF-MXJDq0fS@GMdKf^Uwb個人來拯救自己,直到身體感受到一陣暖香覆蓋,女人走出她的視線,然後把她整個人抱起來,替她把衣服拉好,她呆滯地靠在女人身上。

她的身上好香,被擁抱的感覺太美好了,這大概是我最美的想像吧?

阿嬤一如往常地對她叫罵,如果是附近鄰居,早就怕的丟下她離開了,但是女人卻絲毫不怕#o5Prk%2@qt-9GL8SdbLi!9=cf!i0YTGRr!mpYMESPN6DS9uU9跟阿嬤對罵,甚至出手阻止阿嬤對她伸手。

她的聲音清脆又帶著冷,有著一種奇特的節奏,但她聽不清她們說什麼。

女人抱緊她,用+fWyrW=5VwuQo&-%DYiu!Oc+T8o8EuEv9or7zVye3pYVxr&TVn一種保護者的姿態把自己帶到一台黑色轎車中,把她塞進車子的後座後,她隔著車窗聽到阿嬤的叫罵,還有女人的說話聲,甚至還有遠處的警笛聲。

我有個爸爸?

誰是宋洺?

要上學?

搬家?

她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反正大人們似乎談好了,警察對那個女人很尊重的樣子,確認她願意跟那個女人走後警察就離開了。

之後她看到女人拿出一包紅包,抽出裡面的錢弄成扇形,然後丟到院子裡。

鈔票讓風吹過,紙鈔像是落葉在庭院裡翻捲,讓阿嬤跟舅舅彎腰追逐,甚至撞到牆跟對方的頭,一切如此荒謬。

車門打開了,像是她又連接上現實世界,外面燥熱的空氣跟車內的冷氣形成對比。

宋曦妍身體驚跳一下,她看著女人上車跟自己坐在一起,她甚至伸手拍一拍自己的頭,「不怕,我們走,離開這個鬼地方。」

宋曦妍偏頭看著眼前的景色不斷後退,車子就這樣開離她生活十幾年的地方。

她呆滯地看著阿嬤家,然後緩緩地笑了。

是呀!鬼地方。

一滴淚卻滑過臉頰,可她在這個鬼地方生活了十幾年,現在卻不知道未來會遇到什麼。

直到看不到那個陰暗的老房子,宋曦妍靠在女人身上,她覺得好累,就算這個女人要把自己賣掉也沒關係,她只想要借一點體溫就好。

眼淚開始不停流了出來,她以為自己的心已經冷硬了,卻沒想到傷心只是被冰封,現在有人給予一點溫暖,就讓她破冰似的淚流滿面。

女人拿了衛生紙替她擦臉,聲音溫柔中帶著一點僵硬,「衣服整理一下,還有幾十分鐘的路程,妳難過就哭沒關係。」

女人摟著自己的手縮了回去,宋曦妍有點不捨,看到對方尷尬的用另一手撐在車窗邊看著車外,第一次感覺到有人這樣小心的照顧著自己的情緒跟體面。

手上捏著衛生紙,眼眶又重新蓄滿了淚,她卻不知道自己在為什麼事情哭泣。

當轎車開到宋宅時,宋曦妍才勉強收住情緒。

透過車窗看到眼前華麗過分的房子,還有女人一身俐落的裝扮,她下車後回頭看著自己等她下車。

宋曦妍安靜地下了車,跟在女人身後進了這個豪華的房子。

管家跟司機交換眼神,他們都是穿著體面的中年男人,他們等在旁邊等著女人吩咐。

兩人在沙發坐下後,女人才開口自我介紹,「我叫顧芸嫺,是妳的後母,妳可以叫我……後媽或者顧阿姨。」嫺姨太像鹹魚了,還是顧阿姨比較好聽。

然後她的第二句話更勁爆,「曦妍,妳爸……就是宋洺,他死了。」

顧芸嫺簡單交代了一些事情,並且讓她認識管家跟司機,他們是一對父子,劉叔跟劉大哥,廚師是劉媽,還有兩個負責家務的阿姨。

「曦妍,妳還好嗎?」

宋曦妍緊繃地點頭,但身體卻往顧芸嫺身邊靠近,她下意識依戀著顧芸嫺,這個將她帶來宋宅的女人。

顧芸嫺看她的模樣嘆口氣,「明天我可能會先去警局一趟,妳有什麼需要盡量跟劉管家講,不要怕,妳是宋家的合法繼承人,更是我女兒,沒有人可以傷害妳,知道嗎?」

宋曦妍點頭,她開口時帶著哭過後聲音嘶啞,「好凹……」她覺得自己好丟臉,連簡單的對話都做不到。

顧芸嫺卻不在乎,她偏頭想了想說:「明天會安排妳去醫院身體檢查,然後還有一些事情要交接,所以妳今天好好洗個澡休息。」等確定宋曦妍是宋洺的女兒後,她就有宋家財產的繼承權。

宋曦妍看到她要起身,她緊張地抱住顧芸嫺,「姐姐,妳會離開嗎?」她一會才想到自己的稱謂不對,她又低低喊了聲,「顧姨。」她不喜歡後媽這個稱呼。

媽媽不要自己,所以把自己丟給阿嬤,阿嬤雖然是媽媽的母親,其實她也不想要自己,所以每天對她又打又罵,母愛對她而言是遙不可及的東西。

更何況顧芸嫺看起來並沒有大自己多少。

「我們暫時會住在一起,之後……之後的事情等妳成年後再說。」顧芸嫺看著她怯懦的樣子嘆息,伸手揉揉這個小女生的頭髮。

雖然是第一眼見面,必須說女主角的容顏真的很美,現在雖然還未長開,柔弱的小臉凝著淚,但已經有種清透易碎的稚弱美麗。


(圖​/shakker AI)

想到剛剛的事情,她肯定嚇壞了,不過自己進去時看到男人剛脫下褲子,所以應該是還沒得逞,但是被親近之人傷害的傷口是肯定地留下了。

她對管家吩咐,「找人過來給她看一下,衣服、課本、制服還有轉學的申請,她的課表我明天要看到,要拿什麼東西讓司機陪她去,還有讓她去洗一洗好好休息,這幾天非必要不用勉強她,除了書房其他想住哪間都可以。」

宋曦妍看著眼前的顧芸嫺,她這麼從容溫和,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已經安排好她的生活起居,然後催著她去洗澡,讓她把門鎖好,還交代管家讓她休息個夠。

宋曦妍走上樓,轉頭發現顧芸嫺目送自己,直到自己上樓後才聽到她跟後面來的禮儀社員工說話。

顧芸嫺跟禮儀社談好宋洺喪禮的價錢後,她坐在沙發整理要通知的親友名單,宋洺的家人只有在國外的宋母跟已經住到療養院的宋父,儘管她通知了他們,但能回來的只有宋母而且歸期不定,只說信任顧芸嫺讓她全權處理喪事。

她又找了管家跟司機,確認他們跟其他人的工作合約,他們都希望繼續留在宋宅服務,顧芸嫺跟他們重新簽訂了合約,把雇主改成自己,又調整了生活習慣跟模式,算是暫時把人都握在自己手中。

剛躺在沙發想休息,然後手機又傳來公司助理的詢問。

想到樓上的孩子還有公司,她認命地拿起手機。

我是穿書依舊要上班的苦命社畜。

註 1:小等一下(sió tán tsi̍t-ê):等一下、稍等。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