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出生的、血的顏色,有時候生命延續時,是疼痛的。

那種痛來自於撕扯,血肉間的撕扯,親情間的撕扯。

她拿著身分證給眼前的同事:「麻煩了。」

人事部的文員點頭,接過證件後看著名[email protected]&XiKdPy^@jJc)xz1%SHTQ-J)q%yF$vE3cZzAB#wrvz_字「羅芙?怎麼不是羅斯?」她笑說,ROSE是以前滿常見的英文字,只是眼前的女子並沒有玫瑰帶刺般的濃豔。

或許她更像百合或者蘭花,周身有一股閑靜的氣質。

羅芙陪笑的聳肩:「不知道,就是這樣。」

人事部的文員點頭,兩人交談間她已經打好資料,「好了,咦!你是轉正職啊?」

「嗯。」羅芙點頭。

「好年輕耶,恭喜!」文員笑說,大學學歷滿街跑的時代,還有人只有高職,也是滿稀有的。

羅芙收好身分證、印章,她讀高職時,就已經在這間公司當工讀生,現在畢業後又轉為正職。

她提起包包走進公司,一頭紮起的長髮,淡妝、制服、粗跟鞋,淡雅的香水味,加上她嘴上溫婉的笑容,或許沒有lb=iYZl%hxY*6-QQ((u%M5AEz_(Ps#^Uj%a-y+9vow5F7f8468人會把她當成那個傳說裡面的之一。

「聽說了嗎?經理又換了…這個。」同事壓低聲音說著那個傳說。

經理有著性伴侶,夜夜笙歌云云。

羅芙不想聽那些,可是礙於該死的職場淺規則,必須合群,所以她只能默默聽著同事加油=sGde_U_-heeZJ!ucJdj8y^gP3v9C^Tjw%UBpXUEA+lYH6u%l0添醋的敘述,期待這人趕快講完,她還有一堆工作要消化。

碰!

茶水間的門打開,故事的女主角,也就他們這間公司的經理踏了進來,她身上的牌子寫著虞群芳三個字。

「公司請你們來八卦的?休息時間已經結束了吧?」她冷聲說。

嗆辣的問句,還有強烈的威壓,像是古裝劇中的武則天,她也確實是這間公司等級最高的存在。

幾個同事馬上啞巴一樣,除了一句「虞經理。」什麼都不敢說就溜了。

羅芙原本想要跟著走,卻被點名:「羅小姐,你過來,昨天我的急件呢?」

「快做好了。」羅芙低聲說。

「做好親自交過來。」群芳走到她背後說。

看著羅芙,她就會想到夜晚,那頭甩動的YsRDGpK5tA^[email protected]!qL&6nG&PPCk&6$kuH(422&NQ1TuQMiLK長髮被規矩的盤起來,還有那柔媚的身姿,以及那隱藏著的本性,都藏在白日文明優雅的外貌之後。

對於那些人的傳說,虞群芳並不生氣,因為這個傳說xtdtNiQ09cXx4sHOzkP2NEn0sAbV34b71^$uNr7E5=p&c9qjt^有部分的事實,而且,她有能力負擔這樣的關係,那有何不可?

她抿了抿唇又命令羅芙:「還有彥均也把他叫過來。」彥均是公司的業務,人長得帥也能言善道。

「是。」羅芙低頭,她盤起的髮有幾絲落在頰邊,讓她規矩的模樣又有一絲柔弱的洩漏。

下午西曬的陽光打在她的脖頸,白皙的皮膚浮著一層金塵,尤其是她耳上有些微紅。

「你耳朵又紅了。」群芳走到她旁邊,藉著盛水的動作,蹭著羅芙的手,兩人肩膀若有似無的碰jEtB6g8u9_Hm1s4xJ_DS1-!pvG8s$vBTPbJZL7NWp^5oZxnVPf觸,彼此靠近時,兩種香水又交織成另一種香氣。

T牌香水微微的辛辣,然後是細膩的鈴蘭,最後帶著些許的蜜甜,或許比起制式的服裝,這款香水更能表現群芳的本性,羅芙有幾分分心的想,她感覺自己也像是香氣一kDgpZ36w7zMZ+hS(dQBeyu^[email protected]!+樣,被群芳這個人沁染。

「不過我更喜歡你『私底下』的紅色。」群芳微笑暗示的說。

兩人各自離開了辦公室,羅芙拿著杯子的手,裝了四分滿的水,一方面是她怕自己興奮的手抖,另一方面,這水就像她在PuF-c^X(VC73*)=l0B2lRf&h86y_bxWnq#RXK_0Xe_4ANGvL$z群芳心裡的位置,有一些但不夠滿。

她小心的走回位置,眼角餘光確認著同事的人數,幸好都在,她鬆了一口氣。

她坐在位置上打開檔案,她與虞經理的事情,是她的秘密,她不僅是經理的入幕之賓,更是個拉子。

喜歡女人,這個社會很普遍的觀點,再加)Z2p6-rB*[email protected]##KIQ2R_HNzonA%8p7*U#[email protected]$j#H_nMUPAp上一個她也是女人的條件後,就像是用了Photoshop的負片效果,黑與白都顛倒過來,原本被大家鼓勵的行為,也變成避之不及。

因為她是一個同性戀。

而且喜歡著虞經理,她的主管。

也是她的主人。

晚上9點整

連大樓管理員都懶洋洋地縮在警衛室,只在她經過時打了招呼。

管理員搖頭,看著被抱著那一大疊文件,不用說,那女孩子大概會過夜了。

他看著女孩開門,走進那間富麗堂皇的公寓。

新聞上一例一休的新聞播送,這年頭加班加到這樣沒人性的主管常見,但還會乖乖被勒索的員工反而少見。

公寓的門打開,一廳三室的房間內,並沒有虞群芳頤指氣使的指揮,反而是幾聲嬌嫩的呻吟,從房門洩漏出來。

羅芙走到房間內,熟練的放下文件,自然的脫下外套…還有衣服。

被放下的長髮還有文件擋住的脖子露了出來,一個項圈戴在她的脖子上。

她脫下衣服後,除裸露的身體還有幾條繩子,靈蛇似的纏滿在她的身上。

說是約定也罷或者遊n!R5W_J+^M%**%4fGP12r)[email protected]&0(or*AkZtIMuN2tl0UzWG戲、規則,什麼都可以,總之他們的關係確實匪淺,或許現代人用社交軟體活得太透明,但現實又太複雜了,所以需要釋放獸性並用秘密束縛。

她推開門後,床上是虞群芳oy%KHKJ_1BTkOry*t(d+sFd_hm*oxe35E6=Jz$xxm%lF_lgCJv穿著情趣衣服,張大著腿迎接著,而那個業務彥均臉上戴著面罩,下身正貼著群芳的身體衝刺。

她走進去,轉身關上門,掛好門鎖。

此時這個房間,只有三隻追求慾望的野獸。

她微笑走到床邊,香薰r3_aIjaIP73W-xDafFx#m5fyXLG_Ph&0kCg7%[email protected]蠟燭混著房事的味道,她看著床上的主人,不同於早上,她散了頭髮,而虞群芳反而把頭髮紮起來。

她笑著上前,跟彥均點頭後,她走到主人旁邊的床邊,她牽著主人的一手,無聲的告知自己過來了。

彥均還在衝刺,而她就低頭含吮主人那硬起的乳尖,先用舌尖挑逗,偶爾用嘴吸吮,呵氣的溫熱,還有口水QocfTM=YO1zGR3H!28lii^2S#t*gt6UHA-tpN1%1vZt2_a=mYS的冰冷刺激著主人的人身體。

等到彥均衝刺到停止的命令後,就換她接受主人的玩弄,紅色的蠟滴在身上,先是刺痛,然後是冷掉後的緊-d^C5cdQNhoB^(5T3Lp4u-_^wEkXsaBau7PsrNyBFlOp_cE8TX繃,有時候她動作大一點,蠟塊就剝落下來。

這讓她感覺像是某種野獸,剝落了舊的鱗片,慢慢蛻變著。

她喜歡紅色,那是一種溫暖卻又刺痛的,可能是身分證上如血管細小的花紋,也可能是滴落在身上帶來Tfd4wCYD8LeSXDyIb63DhDJqdYPpbt(il)jYbgo36wX#(J^LTh疼痛跟刺激的熱蠟,也可能是性器的顏色。

「你的安全詞呢?」群芳的聲音傳來。

她下意識地回應「採桑。」

安全詞,是一個保護的機制,一但過程中覺得無法忍受,她可以喊這個詞,主人就會馬上停下對她做的事情。

主人喜歡在前戲時確認,她聽著彥均說出自己的安全詞,安全詞不能用不要、好痛等常見的詞,聽說外國滿多人喜歡用水hl7kdgmY^(7vZ-o9BDWa7xVAEiCL)RVqgnA($lRJrXq!)&!xKl果當安全詞,但她喜歡詩詞裡隱藏的意境,所以用了採桑一詞。

羣芳過後西湖好,狼籍殘紅。

狼藉殘紅,不就是她的狀況嗎?

羅芙恍惚的想,之後他們又繼續順從著主人的命令,也被主人照顧著。

主人,就是主人,水有千百種形狀,主人也有千百種。

她不懂那些圈子、術語,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

在疼痛跟快感的間隙間,她恍惚的想起當初。

一年前,她還是在原來的位置,只是並不知道主人黑夜的一面。

那時她因為學校的課業太重,不小心在加班時睡在馬桶上,等到警衛關燈時,她才慌亂的起來。

斷電後的公司好黑,她走到辦公室時,同事都離開了。

她也趕快收拾東西,直到經過經理室。

她親眼看到,那個凌厲的虞經理跟業務的彥君一起。

一開始她有幾分驚訝,畢竟彥均雖然沒有女友,可是虞經理已經結婚,但是後來她又釋然了。

講白了就是性欲,用男性的眼光看,就是器官進去了。

還有就是她蹲的有點腿麻,剛剛走路時還能拉扯肌肉,結果現在她卻因為腳麻,只能呆站在原地,膝蓋小腿像是上百隻螞蟻爬過fSU%6V%VHDv(%Hh=UflZ*g)=UVJorpHnodGT$-aVrDi19eOmU5一樣,她怕現在太用力動,就會驚動那兩人。

她並不想失去現在這份工作。

最後,她就看著虞經理命令彥均,不知什麼時候起,她感覺到身體有些反應,大腿也有點夾緊。

等腿不麻了,她反而有點興奮,她不是聖女,也是有欲望的人,更何況有人在她眼前展現了這樣的風景。

內心掙扎了一下,她背起包包快速且悄聲的離開。

但這只是第一次,後來她又撞見了幾次,隨著撞見的次數增加,她內心的麻痺也越高,慾望像是即將脫軌的火車,發tOBCSQYvcqTWx4uLl*l+jLLCOca09-4tqq(ApR3Fa)kx4S8L$K出刺耳影響她的摩擦聲。

最後她還是忍不住了,當辦公室的兩人貪歡時,她轉身靠在牆上,看著黑暗的辦公室,耳邊傳來的呻吟,她忍不住的用手摸自己的身體$T_PwM!fphfy3)TBR)V^ZFuZ9YdYofbpCPXT+7Lqdatmpg3*Fi

「嗯!…那邊!對…」

平時訓人的虞經理,卻發出這樣嬌軟的聲音,她摀著嘴,卻覺得有些意動,按壓自己腿間的手指也慢慢變快。

「快到了…嗯!嗯啊!」

辦公室內,兩人的聲音清楚的說著兩人在做什麼事情。

她忍不住的閉眼,感覺腿間的快感,她想像著是不是虞經理也正經受這樣的快感。

「說起來也差不多了吧?」彥均低聲的問,得到命令後,他退出虞群芳的身體,性慾被滿足他的理智也回來。

「確實差不多了。」虞群芳喘了一會,才起身,汗濕的身體,還有內衣遮擋,她任由彥均拿衛生紙擦拭自己的腿間,夾著體液腫[email protected]^oYo%elmZJ_JnUxnT$LRuK8ywIVjF*)Pqf%y脹的陰唇。

她閉著眼,享受那種快感躥過腦海的酥麻,還有那完事後的餘韻讓她知道,自己的性慾已經被滿足了。

MIHYWN4HEHv(@-t_1nKp6ciu=N15CZ7L6qkb^AgOK5c0U4!fh2會,她喘勻了氣,才慢慢起身,跟彥均交換了眼神後,她姿態婀娜的走到辦公室門口,搭在門口往下看,看著那個坐在門口地上的人。

「看來這邊有一隻遺漏的小貓咪呢!」她用被吻過的紅唇微笑的說。

當虞經理的聲音在羅芙耳邊響起,她驚慌的抬頭「經理?」

「小貓咪,要加入我們嗎?」虞經理微笑的走到羅芙面前。

她只穿著內衣還有高跟鞋,性感豐腴的女性身形,讓羅芙吞了吞口水,她愛女人的人身體,就算經理NMi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Sjsf64Zp4oZs有了年紀,但那鬆軟的觸感她也想要觸摸,或許對她而言,只要是女人就好。

而虞經理也給她的加入,放了一個不可抗力的因素。

因為虞經理走到她的正對面,從盆栽中拿出一台精巧的視訊,她笑得像yQoB9DVR)BUKdAFdND%&_xig#H&r9MSdM&80ss%)en35jLEO=8是惡魔,並在羅芙的耳邊低語「如果你敢說出去,你知道的…」拍攝下來的影片,跟她的權限足以讓羅芙消失在公司。

羅芙深吸一口氣,不只因為那份恐嚇,還有她…其實很想要有溫暖的體溫陪伴。

「加入?」但她還是有幾分警醒跟遲疑。

這會不會是個陷阱,踏入之後,她會不會上社會版,甚至是裸照被流出之類?

「嗯,就是當我的小貓。」虞經理掐著她的下巴,強迫這個小女生看著自己。

在虞經理的眼中,羅芙並沒有太多驚慌,她看著虞經理細聲問:「那…你會碰我嗎?」如果能被眼前的人碰觸…

她願意的。

虞群芳挑眉,她以前就注意著羅芙,原本以為她炙熱的眼神,是在看彥均,沒想到=4bJVYgiBVy5q$a6B)G75(QRTfeYiEib2)()zM!A8p$pF1ZzVo她看的是自己,她…居然是個拉拉?

她以為蕾絲邊,是那種剪著短髮,打扮像是男生的模樣。

眼前的小女孩還很年輕,只是眼中卻有不輸她的濃欲,那是一種直覺,覺得她會答應,因為看到她就像L2peFs%h5_1mOeS7joY%[email protected]$Ux&WKWyjUXaCkx(_pQ4Q8vh是看到同類一樣。

而羅芙的條件並不會造成她的困擾,因此她並不介意自己的獵豔名單,多了一個女孩的名字「會。」

「好…加入。」羅芙細聲地說。

「歡迎你加入!」群芳微笑的說。

就像是進入一種祕密結社,彼此有一個規則,但也有一些附帶的淺規則。

彥均是主人的狗,而她是貓,但其實他們只是欲望的俘虜,連虞群芳也是。

他們像是吸血鬼,在夜晚狂歡但白日卻又蒼白靜默。

這樣的關係好或不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論。

而羅芙只是不否認性欲帶來的快感,但每次主人讓彥均對她做調教時,她不[email protected]_*[email protected]%lok)J3oqtLpli6iVCtp是這樣喜歡歡瑜中有男子的存在,這件事讓她有幾分不舒服。

但在經理下一次的邀請時,她又無可控制的走進主人的房間。

或許這是她最接近女體的機會,所以她也沉默的維持這個團體。

只是偶爾有點寂寞,偶爾。

直到彥均結婚,她微笑的祝福,愉悅是因為她以為經理會是她的,但事實證明,她在經理眼中,只是她的寵物。

至於道德?

彥均的老婆?

那些與她有什麼相關嗎?

她又有什麼義務要告知誰?

她不在乎那些同事知道後怎麼想,她只知道,主人對她的邀請,是可以拒絕的,主人不會強迫他們,而他們也彼此會意,這一@3$jcbT-wKEqvK9&p2ymaKzk4&Zac*u9xnC35Oz(mW2lmXg*zG切就只是滿足性慾而已。

她有些分神,看著眼前躺在床上的男女,解開繩子,身上滴的蠟也剝落下來,像是歡愉曾在她身QYKwLv(s#([email protected]+&Xns3K0=)UYP2N)上停留,然後又離開。

她坐[email protected]=v%0sdePp9Z21zEe+qpGinmp38在床邊的地板上,用手摸進腿間,撥開自己的陰唇,熟練的用中指進入自己,她看著群芳疲累的睡臉,用手對身體自慰起來。


(圖/pexels)

她想要的就是這樣被手指侵入,她喜歡群芳進入自己時,那股冷靜的感覺,她喜歡哀求主人,然後被滿足。

可是…不夠…

她感覺手指扣弄時,那濕潤的性器被刺激著,總是只有一下,然後主人就離開了,因為主人比起她更喜歡彥均,因此她P5U0u$1PcKESZ-num$#93C%cK^UnY-9ZHTyfT_h#9b=S1&H$&6只能舔弄主人的身體。

但是不夠啊!

「嗚…嗯!」她一手摀住自己的嘴,另一手抽送手指,最後到達到一點快感後,手指就停下來。

她看著手上的水,起身去浴室洗漱,而她關上浴室門時,沒有注意到,房間的另一邊也傳來關門聲。

作者:馥閒庭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看更多18禁小說文章

看馥閒庭作品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