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6:她半嗔半怨的要她填滿自己

(圖/123RF) 等到麝月睡了,她才起身,看看行程,還好沒有得罪太多人,她在網路發了文,對於沒有出席下午的活動道歉。 回覆了經紀人的訊息,她忍不住的查起了麝月到底做過什麼,為什麼那個女警會這樣說。 麝月滿足的躺在床上,閉眼享受著那種性愛後的滿足,她很少會這樣任性的丟下行程不管,可是夢夢的事情她發現自己無法原諒,如果說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自己,...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5:她怎麼可能會對這個年輕女孩悸動?!

此時辦公室忽然響起敲門聲。 「請進。」周昕璇冷道,眼睛依然盯著她的下屬——林啟艾。 「周博,抱歉打擾了!」她的助理——張哲探了頭。 「有什麼事?」 「呃…」或許感受到不尋常的氣氛,張哲愣了一下,但隨即識相地假裝沒事般說道:「課長要我通知您,明天上午十點整,請到他的辦公室開會,說是要討論跟金屬中心的合作事宜。」 「我明白了。」周昕璇微微點了頭。...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5:她沉淪的幾乎要溺死在這柔情下

(圖/123RF) 夢夢坐在休息區,她終於卸下了古代的裝扮,回到現代的感覺真好! 她感嘆,剛剛那種古代悲戀的傷感讓她無比的痛苦,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但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透過那種隱約暗示的東西,一張紙、一塊玉,來思念對方,連名字都不敢喊,真的太壓抑了。 她發現自己很慶幸活在現代,喜歡可以這樣明確的說出來。 她看著麝月,...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4:那她做了這麼多,又算什麼?

「妳也知道課長討厭賴博,妳還偏偏去重啟這個實驗,我是知道課長很喜歡妳啦。」黃計說著「課長很喜歡妳」時,刻意對周昕璇詭異地笑了一下,接著繼續道:「但事情不是這樣做的。林啟艾都已經確認試用期結束就要走人,妳就讓她在妳辦公室打打雜、倒垃圾、給妳遞茶水,何必還要因為這樣跑去招惹賴博?現在還讓林啟艾當主持人?」黃計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嘴,「年輕人啊…,...

百合小說如意令14:一個注定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圖/123RF) 「補戲?」夢夢問。 「嗯,要補一場結婚的戲。」經紀人說:「《梧桐影》賣得很好,所以要拍外傳。」 「我看看……月姐的時間。」夢夢摀著話筒,低頭對那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問:「月姐,《梧桐影》的補戲,下個月有空妳去嗎?」 麝月躺的正開心,聽了夢夢的話,她懶洋洋的點頭,「嗯……」 她撐起身,看著夢夢跟人講電話的模樣。 「有!可以……」...

百合小說如意令13:這樣她也等於擁有了麝月的一部份

目送麝月離開後,元英才停下動作,跟麝月相處久了,她好像也會演戲了,她看著留在桌上的劇本,元英拿起那本劇本端詳。 她看著封面上的『白月』微笑起來,那是麝月古裝的樣子,她摸著書皮。 其實,她喜歡麝月。 喜歡麝月的時間,是從國中開始吧! 當開始意識到愛情時,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投射的對象,而她投射的人,就是麝月。 那是一種很幽微的喜歡,挽著她的手相處,...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3:林啟艾做什麼事,到底關黃計什麼事?

隔天,周昕璇上午七點就到辦公室,開始奮戰起「味覺細胞分離計畫」的小型計畫書撰打。 (圖/visualhunt) 這個計畫的預算僅僅新台幣十萬元,試驗期間僅定為半年。比起所內其他動輒少則六十萬元、多則高於一百萬元的計畫案,這個計畫案可謂是袖珍版的計畫。 這個計畫書寫來可謂信手拈來。這個計畫五年前就被賴卓群提出,彼時為賴卓群部屬、...

百合小說如意令12:她伸出手拉住那個幾乎要溺死的自己

回到自己的房間,夢夢有些怔忪。 除了跟月姐做了這件事情,更多的是這個胎記的問題。 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胎記,是蝴蝶的模樣但是卻有些醜,原本她不太在意,畢竟這個胎記從小就有,而且其實也不太影響外觀。 可是現在,她卻迷惘起來,自己真的是夢蝶嗎? 可是除了跟月姐在胎記相對的時候,她會有些熱流,但是其他是沒有感覺的。 她甚至也不太記得夢境的內容,這樣對嗎?...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2:她在他的臂膀中醒來?!

「啟艾,還好嗎?」 「有啊…好多了,謝謝周博。」 「舉手之勞罷了,只是把一雙手借給妳牽著。」 「真是抱歉。」 「又道歉!妳回家都在幹嘛?」 「呃…就洗澡、吃飯、看電視、睡覺……」 「噢。」 「周博妳呢?」 「就跟妳說別再叫我周博。」 「@@那請問昕璇…回家都在做什麼?」 「跟妳一樣啊,洗澡、吃飯、看電視、睡覺。噢,對了,還有計畫怎麼害人。」 「...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1:她帶著赤裸的慾望看著自己

(圖/123RF) 把夢夢帶回去,麝月脫下了偽裝,她拉著夢夢,到了自己房間。 「夢夢……」麝月在她耳邊喊。 「月姐?」夢夢迷糊著,雖然神經有些放鬆,但是腦子有一點清醒,她看著周圍,自己怎麼會睡在麝月的房間? 看著夢夢準備起身回房的模樣,麝月好笑的牽著這隻小醉貓,把她帶到床上讓她坐著。 「夢夢,妳喜歡我嗎?」麝月問。 「喜歡啊!最愛月姐了!」...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1:她不懂自己怎會一直想觸碰林啟艾

木頭是看不到自己的手嗎…?周昕璇內心狂跳,一股恐懼浮現上心頭。真的休息一下就會好嗎?她忍不住想起那一晚,在醫院冰涼的病房裡、母親躺著的病褟裡,那瑟縮的肢體及那越來越看不清的瞳孔…… 林啟艾似是十分痛苦,只能向她點點頭,同時雙手緊緊捏著她的手捏得發疼。但她根本不在意那種疼。她只想要仔細看著林啟艾的面部,如果有一點不對勁,她一定、一定、...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0:其實傻愣愣的林啟艾真的滿可愛的

周昕璇很明白她不能待在賴卓群身邊太久,所以在引見林啟艾給賴卓群、並大致討論味覺細胞分離的實驗分配後,她便不顧林啟艾與賴卓群錯愕的表情,又回到中華製糖。因為她實在對楊宜樺不動聲色的猜忌太了然於心。尤其今早跟楊宜樺表明她欲重啟「味覺提昇計畫」時,楊宜樺那充滿防備的猜忌與質疑,到現在依然使她心跳加速——還好她當時穩住陣腳,不然一切就功虧一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