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百合小說如意令7:她為自己心裡的猜測心疼不已

夢夢發現許維不再來糾纏自己了,這讓她鬆一口氣,或許,他也知道自己過份了吧? 畢竟差點傷害了麝月,夢夢看著在沙發上敷臉的麝月,她在心裡嘆息,幸好,月姐沒事。 「蝶!」麝月喊,一會才發現自己又喊錯,她改口,「夢夢。」 「月姐?」夢夢回應。 「那天被潑硫酸,我有去備案。」麝月說,時間到!她把面膜拿下來,弄乾臉上的保養品。 夢夢愧疚的低頭,麝月已經整理好...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8: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周昕璇不免想起前天那場臨時會議。整場會議,黃計與楊宜樺念茲在茲的,就是「試用期結束就讓林啟艾走人」這件事。 這又是為什麼? 「周博,妳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這件事當初鬧得沸沸揚揚,不還給啟艾一個公道嗎?」許依如忿忿不平。 「依如,謝謝妳,這張讓我先保管,好嗎?」周昕璇問道。 「當然可以啊,周博打算怎麼處理呢...

百合小說如意令6:既然愛,怎麼捨得讓她害怕跟畏懼?

(圖/123RF) 少有的,麝月把那幅如夢令買了下來。 夢夢看著麝月,有些擔心,月姐最近怎麼了? 似乎有些變化,但她又說不出來。 「月姐,妳的便當我放這,妳先吃,等等還有通告喔。」夢夢說。 麝月嗯了一聲,等到夢夢離開她才走過去,打開夢夢的便當吃。 夢夢真的很為自己著想,為了自己的身材跟健康,煮的食物雖然是水煮,但是各種營養都不缺,蛋豆魚肉,...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7: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出院不久後,楊宜樺便破例讓當時年資僅五年、年僅卅三歲的周昕璇升等為高級研究員,成為中華製糖最年輕的高級研究員;同時,因為化驗課原本表定僅有三個高級研究員職缺,因此缺少一間獨立辦公室給甫升為高級研究員的周昕璇使用。在這樣的狀況下,楊宜樺乾脆把自己的辦公室一切為二,讓周昕璇搬進他隔壁的獨立辦公室。 因為有了這段 只有他與周昕璇兩人知道的往事,...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6:他是他心中極欲除去的刺

隔天一早,約莫七時半,周昕璇沒等林啟艾來,便擅自幫她寫好假單,送到楊宜樺面前。 雖然中華製糖的表定上班時間為八點整,但周昕璇明白楊宜樺總會提早一小時、甚至兩小時到,因此她也會配合他的作息,提早到辦公室處理一些事情;一開始她只是單純覺得身為屬官的自己,比長官晚到似乎不太好,因此也嘗試著提早上班。但後來漸漸地,她發現有許多事情,...

百合小說如意令5:而且剛剛的吻如果是……真的?

夢夢站在台下,當初她們認識的那齣《梧桐影》有舞台劇了! 她坐在空蕩蕩的座位上,麝月去開會了,而她無事可做,助理最常見的狀態便是等待,她現在就是等麝月開完會,看了看時鐘,還要兩個小時月姐才會回來,她昨晚熬夜看食譜,現在反而想睡覺。 她把觀眾座位的桌子拉出來,趴在上面,她聽著舞台上的音樂,播放著她不懂得平仄詞牌。 數鎖宮門玉對,紛花馥馥欲醉,...

百合小說如意令4:夢夢跟她該不會有什麼前世的關聯吧?

少有的麝月收到了一封沒有屬名的愛慕信,她冷笑,支開了夢夢。 誹聞的照片,當然不是她一時心血來潮,為了釣出這條魚,她可是想了很久才構思好整個計畫,現在只是她的第一步。 倒出信封的,卻不是那種有香味的手寫信,而是一張照片,雖然沒有拍到頭,可是那手臂上的刺青,她知道,那是夢夢的裸照。 她看著信,不停吹噓誇大自己多有關係,說李蝶是屬於自己的,...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5:一個黑暗的想法自她心底升起

當天她們一路忙到晚上八點多。 一開始,周昕璇大略介紹一下細胞實驗室的環境,並叮囑林啟艾需要注意的緩衝區、無菌等概念,她們便開始操作實驗了。周昕璇選擇人類肺腺癌細胞(A549 cell)作為林啟艾細胞實驗的起點;她從解凍細胞開始,慢慢地授予其他像是生長曲線的繪製、繼代操作、培養溫度、二氧化碳濃度及培養液的選擇等基本概念,林啟艾認真聽著,同時不住點頭...

百合小說如意令3:如果她是女王,那自己想當一個騎士!

今天放假,麝月拿著劇本,懶洋洋的看著夢夢替她晾衣服。 一起住的幾個月過去後,麝月發現自己居然不討厭跟夢夢住在一起。 雖然之前夢夢有她的鑰匙,但除非必要,夢夢是不會來打擾她,假日也留給她很足夠的空間。 身為一個助理,要進入演員的生活,但進入太深演員會感到不自在,太淺又有可能因為沒有管理好,名聲敗壞,那會造成公司的損失。 麝月雖然喜歡夢夢,但是理智上...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4:她可不想這枚「棋子」在中途離場

臨時會議隔天,林啟艾便來周昕璇的辦公室報到。 周昕璇其實不是很肯定自己昨天在會議上,為了根本就不熟的林啟艾,而正面衝突楊宜樺及黃計究竟是對不對;但她就是看不慣黃計一股腦地欺壓新人……對,基於一種奇怪的直覺,她覺得林啟艾是被黃計「欺壓」的。縱使林啟艾在報到那天、在那班開往台南的自強號上對自己態度不佳,她還是想要親身體會過,...

百合小說如意令2:「等事情結束之後,跟我在一起好嗎?」

(圖/123RF) 麝月看著回來後明顯沉默跟憔悴的夢夢。 忙完了這次的戲,她大概有幾周的休假。 「夢夢……」她輕喊,看著夢夢整理著她的行程表。 「月姐,這幾天我有事情要回去,這是外送的電話,還有這是妳要送洗的衣服跟繳費單。」夢夢叮嚀,「還有記得吹頭髮,不要熬夜、水果多吃,妳喜歡的優格我幫妳準備十天份,妳不要餓到自己知道嗎?」...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3:「我只是擔心,妳是因為五年前那件事……」

周昕璇聽到黃計連林啟艾的亮橘髮色也可以拿出來說嘴,一時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圖/Pixabay) 「昕璇,怎麼了?」楊宜樺注意到周昕璇的反應。 「沒…沒事。」周昕璇沒料到自己會如此脫序,趕忙閉上嘴。 「總之,是我帶過最爛的新進人員!我帶她帶得很痛苦!」黃計烙下重話。 「嗯,我明白了。」楊宜樺沉吟了一下,低頭望向從方才一直未離開他手的紙張。 「...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