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18禁GL小說《白雪》04:她在父王的墓前,姦淫著自己的後母。

掃墓。 白雪帶著艾朵拉,到了母后的目前,她伸手輕輕撫摸石碑上的字。 艾朵拉則站在她的身後,給了她一點沉靜的空間。 「母親,白雪現在過得很好,有一個很照顧我的人,在我身邊。」她輕聲的說,轉頭對艾朵拉招手。 「那是你的母親。」艾朵拉有些遲疑。 「也是你的族姐,不是嗎?」白雪說。 艾朵拉這才走過來,看著凱瑟琳的碑,她伸手輕輕的靠近,似乎想要撫摸,...

18禁GL小說《白雪》03:「這不就是你想像的,跟自己的繼女上床?」

晚上,白雪硬吵著,要艾朵拉到自己房裡陪她睡。 「殿下說許久沒有皇后陪了,說今日無論如何都要您過來。」 艾朵拉點點頭。 她穿著寬鬆的睡袍,過去白雪的房間。 親自陪她喝了睡前的牛乳,白雪還硬要跟她一人一半,她好笑:「都幾歲了,還像個孩子似的。」 白雪只是埋在她懷裡笑:「母后,你答應要陪著我的。」 艾朵拉點頭,她喝掉半杯牛乳,然後要親白雪的臉,...

18禁GL小說《白雪》02:她看著這場淫戲,看著繼母喊著自己的名字自慰。

一轉眼,白雪十六歲了。 她走進艾朵拉的房間,脫下了裙子,就這樣直接穿著褲襪倒在床上:「學騎馬好累喔!」 一旁的艾朵拉還是在寫字,她看著艾朵拉撒嬌:「母后,幫我按摩嘛。」 艾朵拉卻搖頭,喊了女僕進來替白雪按摩。 白雪生氣的踢開女僕。 說不出什麼心思,她與艾朵拉也已經相處了六年,原本她曾經擔心,艾朵拉會不會挾持自己,來當上女王,但她沒有。 漸漸地,...

18禁GL小說《白雪》01:白雪卻發現,對這個女人她只有依戀。

很久很久以前,某個國家的皇后在冬季生下一個女孩,她皮膚純白如雪,嘴唇赤紅如血,頭髮黑如烏木一樣漂亮,因此她被命名為白雪公主,皇后在生下公主不久後就過世了,國王另娶了一個美麗驕傲,狠毒邪惡的女人當皇后… 事實上… 白雪顫抖的看著眼前的父皇。 拿著酒瓶,穿著華麗披風,但卻裸著身體的男子,那腿間昂揚的物事,正對著某個躺在床上的女孩身上穿刺。 「啊!…」...

18禁GL小說《章節》最終回聚之章:總有一天,她會和羅芙成為戀人。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三年之後。 她們並沒有敗給遠距離而分手。 早上,羅芙起床,周圍高雅現代的裝潢,不是她的房間,她過了一會才回神,這是臨飛的房間。 「嗚。」睡在旁邊的臨飛翻身,她看著臨飛的裸背吞了吞口水。 先起來去刷牙,在刷牙時,脖子上的項圈提醒了自己的存在。...

18禁GL小說《章節》旅之章:「寵物沒有主人,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羅芙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寡情淡薄的人,可是在她一天要轉頭好幾次,只為了找手邊那個熟悉的身影時,她知道自己的喜歡是哪一種了。 她有點嘆息,但也有點認命,喜歡就喜歡吧。 因此在過了三個月後,經理傳了員工旅遊的詢問時,她答應了。 跟著所有員工到經理安排的度假小屋,...

18禁GL小說《章節》緗之章:「小貓咪不乖,怎麼可以逃離主人呢?」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看著早晨的晨光,她有幾分恍惚,客房的門是鎖的,但房內只有自己,她不知道昨晚到底主人來過,還是那只是她的春夢。 她打開房門,經過主人房間時,裡面還傳來鼾聲,她看著床上的一男一女,她有幾分恍神。 今天是周六,她恍惚的走到客廳,已經有人做了早餐。 「羅姐姐。」...

18禁GL小說《章節》藍之章:那具柔軟的女體也填滿了她的欲望!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對她而言,房間像是一個界線,房間內是熱情的紅色,房外卻是憂鬱的藍色。 她也喜歡藍色,代表冷靜的顏色,也如她給人的態度,就只是個沉默的下屬,性慾的滿足後,她也有一點聖人時間的感覺。 走出那個房間時,已經是規矩的便衣,她熟悉的在廚房拿出泡麵跟食材,在轉身時,...

18禁GL小說《章節》紅之章:此時這個房間,只有三隻追求慾望的野獸。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出生的、血的顏色,有時候生命延續時,是疼痛的。 那種痛來自於撕扯,血肉間的撕扯,親情間的撕扯。 她拿著身分證給眼前的同事:「麻煩了。」 人事部的文員點頭,接過證件後看著名字「羅芙?怎麼不是羅斯?」她笑說,ROSE是以前滿常見的英文字,...

百合小說《調笑令》最終回:這一世,換我保護你了,師姐。

就在他們父女要殺個你死我活時,一個聲音突兀的出現了。 「唉呦我去,瞅你能的,弒子這種大罪也犯,你要上天啊!也沒人來管管?」 貓笑笑走了出來,帶著有趣的表情看著他們幾人。 「你是…」南風看著他,那個桃薰口中的笑笑道長。 「是什麼不重要,不過…」他拿著曾經給桃薰的八卦盒:「我說你們父女怎麼那麼能找事呢?」 「才不是!」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顧君塵扭頭說...

百合小說《調笑令》31:她不只是魔尊,還有別的身分?

飛雪回房收拾起自己的包袱,直到看到自己的融羽劍。 一起的開始是這把劍開始的,她嘆息的把劍收到自己包袱,即使手上有武器,「她」的心不是武力可以搶奪的。 或許她一開始就輸了,輸在沒有看清雨鈴憐這個人,輸在偏聽偏信,輸在她沒有足夠的勇氣。 她修道卻修出了情關,或許她不適合走這條道路吧? 「飛雪師姐!」爭明站在門口喊她:「我們該下山了。」 飛雪嘆息:「恩...

(18+)百合小說《調笑令》30:「我說過,妳是我的。」

南風走回房時,心情卻非常的混亂,當真相攤在面前,她只覺得可笑。 天地為棋盤,她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是這些人拿來戲耍的玩具,她心中只有淒然的感覺。 「原來我不是顧君緣的女兒?」她冷著聲音問自己。 她忽然覺得一切太可笑,她的執著、痛苦只是這群人的操弄,就連顧君緣也不曾對她說過實話。 就在她的思緒即將要捲入風暴時,卻碰到了那個八卦盒。 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