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18+)百合小說《調笑令》30:「我說過,妳是我的。」

南風走回房時,心情卻非常的混亂,當真相攤在面前,她只覺得可笑。 天地為棋盤,她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是這些人拿來戲耍的玩具,她心中只有淒然的感覺。 「原來我不是顧君緣的女兒?」她冷著聲音問自己。 她忽然覺得一切太可笑,她的執著、痛苦只是這群人的操弄,就連顧君緣也不曾對她說過實話。 就在她的思緒即將要捲入風暴時,卻碰到了那個八卦盒。 咖!...

百合小說《調笑令》29:她們解開了南風的身世

(圖/pexels) 被關押起來,雨鈴憐背靠著窗,天光照進黑暗的地,她依然高傲端坐,儘管有人連那一地的鈴鐺都帶回來,丟在她面前用意明顯的諷刺她。 顧霜雁隔著地牢,看著這個讓小時候的她夢魘的女子。 「怎麼,霜雁還想要問什麼?」雨鈴憐冷笑的看著她:「去跟你的小夥伴慶祝啊,扳倒我,你很得意?」 雨鈴憐看著顧霜雁,只覺得她的容貌還是討厭的讓人煩躁:「...

(18+)百合小說《調笑令》28:她被自己的師妹狠狠地調教了一回

練武室內,爭明跟瑞蒼正在比劍,兩個男子勢均力敵,打得有來有往。 「霜雁回來了。」 瑞蒼說出的話,鬆懈了爭明的攻勢,他突然回身刺出一劍,爭明失了神,最後被卡住劍身脫手而出。 噹! 劍則釘在地上,晃動著銳利的冷光。 「你輸了。」瑞蒼看著爭明,「五師弟,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爭明卻沉默,因為在他看來,瑞蒼這只是投機取巧,就如那天的女子一樣。...

百合小說《調笑令》27:她是自己黑暗中的一點光明美好

南風跟飛雪走到觀裡的靜僻處。 她在心中自問,如果是以前的顧霜雁,看到迎面走來的飛雪,第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逃跑吧? 因為這個大師姐帶給她太多的傷害了。 但是在知道雨鈴憐做了什麼後,南風突然有點可憐起眼前的飛雪,她或許是被雨鈴憐操弄最深的人。 因此她才沒有再拒絕飛雪的要求。 飛雪看著眼前的霜雁,她依稀有當年的影子,只是她的眉眼間多了堅定跟冷漠,...

百合小說《調笑令》26:這事情真相讓她內心越來越不安

桃薰躲在桃花樹下,她已經在桃花樹安下了監視的傳影符,可以監視觀裡的所有人。 她有趣的坐在樹上,之前她只是安下樹苗,所以她只能聽到聲音,可是她現在卻可以看著整個半緣道觀。 但就是這樣,她才越來越有種古怪的感覺。 整個觀裡,所有人的想法太一致了! 她自己無聊時也會藉著桃花樹,去偷聽邪影教的眾人,誰有了新的法器,或者誰又跟誰打架了。 對於教裡面,...

(18+)百合小說《調笑令》25:她舔舐她最私密的身體深處

顧霜雁有了自己的房間,她的房間,其實幾乎跟禁閉室一樣,只是有了床跟被子。 她正要走回自己的房間,卻看到房門對面就是一株桃花樹,花開的濃豔,她抬手一折,桃花樹輕晃,灑落一地的花雨,遠看過去,白衣美人站桃樹下,那光景美得奪人。 飛雪聽說霜雁住在南苑,她有些驚訝,南苑跟顧君緣還有雨鈴憐的住處很近,但是細想,又覺得霜雁本就是師尊的女兒,莫約是…...

百合小說《調笑令》24:「妳,終究是顧霜雁,不是我的南風。」

(圖/pexels) 南風萬萬沒想到,她會回來到這裡,她最初的噩夢,半緣道觀的禁閉室。 「幸好,當年埋下的魔種還有用。」桃薰微笑地說。 南風看著她:「師姐,妳怎麼知道這裡?」 桃薰指著床腳的一個陰影,那裡有一小株桃花樹,卻是黑色花朵:「這是我的功法。」她可以利用桃花樹的連結轉移自己,只是會耗費很多的體力。 「只要一點憑依就可以過來,...

百合小說《調笑令》23:她要的,只有桃薰這個人。

「你們不要阻我!」 飛雪掙扎地喊,她看著眼前幾個師弟妹,直到被拖到靜僻處才被鬆開。 「飛雪師姐,那個人不是霜雁!」五師弟爭明說。 「誰說的!我根本沒有看清!」飛雪反駁:「我原本就懷疑,明明是那個魔族女子擋著,不然霜雁一定會認出我們的!」 爭明皺眉「大師姐,你搞錯了,你感應到她們身上的魔氣沒有!那些人是魔族,就算真的是霜雁好了,...

百合小說《調笑令》22:她微笑地欣賞她在自己身下柔媚呻吟的模樣

自從兩人在一起後,桃薰感覺自己的肩膀跟腰好像不是自己的,因為總有隻手會搭在上面。 桃薰看著南風,她們剛練完雙心訣,南風卻已經整個人都要掛在她身上了,她拍開從腰要往上爬的手爪子,南風的體力越來越好了,但她卻越來越累啊! 「我家高冷的南風師妹被妳藏哪了?」桃薰狐疑的問,南風該不會被攝魂了吧! 不然為什麼性格轉變這麼大? 以前南風跟她對打,...

(18+)百合小說《調笑令》21:她看著她被玩弄到喘息的模樣

對南風而言,這陣子無非是她過得最舒心快意的日子。 因為她終於找到一種可以欺負桃薰,但又不會傷到她,還會讓兩人特別愉快的方法。 桃薰握緊拳,咬著牙關,靠在柱子上,卻還是擋不住腿間傳來的快意,跟讓她的細聲呻吟「…恩…南風…求你…」 南風卻不在乎的將她壓在柱子上,趁著其他人都離開,她就這樣將桃薰抵在柱子上,手直接探入她的裙內,...

(18+)百合小說《調笑令》20:她挑動手指,將她送上情慾的船

長老的接任宴會上,所有人喝著瓊釀,笑著恭祝新的長老誕生。 長老們看著台上的南風,心裡都有些敬畏。 誰也沒想到,五百年前的一個仙界的小仙子,在入魔後會這樣迅速的竄上長老的位置。 南風微笑地看著台下,現在的她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小仙婢了,她看著眾人為她舉杯,尊她長老,為她跳舞助興,但背後卻是更多忌妒的眼神。 她沉著眼,陪著眾人夜宴直到深夜。...

百合小說《調笑令》19:「桃薰師姐,我喜歡你。」

誰也沒有想到,只是點到為止的比畫,會變成桃薰與南風的死戰。 桃薰最後的脫力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沒人再敢說,桃薰放水給南風,而是真正的承認南風的實力。 勝利者的身邊,總是許多人簇擁著,而桃薰這個戰敗者,除了曦灼來看過,就只有昱灼在她身邊。 「氣海裂傷、經脈紊亂,你是真的拿命去拚是不是!」昱灼像是炸毛的狐狸,雖然他本來就是狐狸精。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