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妳也知道課長討厭賴博,妳還偏偏去重啟這個實驗,我是知道課長很喜歡妳啦。」黃計說著「課長很喜歡妳」時,刻意對周昕璇詭異地笑了一下,接著繼續道:「但事情不是這樣做的。林啟艾都已經確認試用期結束就要走人,妳UQIg(MCd$niib0QpOCmh_KR1Sg&71OO&BWE=Nmb17z2SZBTTvV就讓她在妳辦公室打打雜、倒垃圾、給妳遞茶水,何必還要因為這樣跑去招惹賴博?現在還讓林啟艾當主持人?」黃計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嘴,「年輕人啊…,做事情就是不會想周全一點,事情是越簡單越好,妳把事情用得越複雜,事情會越難收拾啊!」

「黃博的意思是…?事情怎麼會難以收拾?林啟艾無論如何都確定要離開了不是?」周昕璇反問道,她越來越不懂黃計到底在介意^S$y#eX7R59*=Swnm$e0io+!agq)QFgzny7(c59F%LyvBQCbx4林啟艾什麼?

「唉!很多話我不是很好直接說。」黃計看似苦惱地抓了頂上所剩不多的頭毛。

「黃博請直接說。」周昕璇堅定地看著黃計。

「就…」黃計看著周昕璇三秒,「算了算了!時間到妳就會Lic$PeM@L%i8Zl)GlF69i2BY(or(WzR^#l&YbkyYR@6%^xwr6d明白了!我只能說,這個計畫能停止就停止。」黃計聳聳肩,決定不繼續說下去了。

周昕璇靜靜地看著黃計。

「黃博,我們話就直說了——你究竟為什麼會那麼討厭林啟艾?」周昕璇決定直截了當。

黃計被周昕璇的直白給愣了三秒,「…我哪裡討厭林啟艾了?」

「你哪裡沒討厭林啟艾了?」周昕璇坐回她的辦公椅,開始細數。「你一Zd8y$U3cStP54tWWHxEY&BR7WSaPKRfi2_VFzNUYxzB+Q$WuWx直嫌棄她工作能力差,但她在我這兒明明好得很;平心而論,她表現不只好得很,還是相當地好。這點是連賴博都稱許的。」


​(圖/bing AI)

這是周昕璇進中華製糖近十年來,第一次這麼不客氣地對黃計說話。

「還有請問你,這是什麼?」她拿出那張被許依如在黃計辦公室找到的假單。

黃計看見那張被自己藏起的假單,臉色頓時忽紅忽白。良久才迸出一句:「這哪裡來的?」緊接在後$&F5CiY-xFo%wiBTBDwfFDlj41^pev=4V+NF88$3&UwfO9ESfS的是勃然大怒:「不會吧?妳來偷翻我辦公室?」

「我才想問你,為什麼你要把假單擋下來?」周昕璇不理會黃計的質問,直截了當地問著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周昕璇——」黃計臉色沉了下來,「妳這樣做是什麼意思?妳現在是要跟NZ6Je%FFbS@-7It#7RFXck*F+g0SmrPgvmflurrT8CGr5+8zPp我作對?」黃計不虧薑是老的辣,絲毫沒被周昕璇的問題給引導走。

「黃博,我怎麼敢?」周昕璇假裝面露害怕,「我只是無意間看到這張假單,然後替您收好保管,並且為了您好,那天才會跟您說,很多事情我們應該要知會一下彼此才好,這樣做起事來,想必會比較縝密,才不會漏pE+kK%^jYkdj=IAa(YotYPLL1vss2=e6(cAp&H^+ea!x&^lsWD洞百出、前功盡棄…」

「哪裡漏洞百出?哪裡前功盡棄?」黃計哼笑道7Zm7w66&0Fxov)OZel2HAV99pSvOYu09Q2LHxyu0H=x+c9fG@o,「一張假單能代表得了什麼?周昕璇,現在這張假單在妳這兒,妳怎麼證明這張假單是在我辦公室找到的?說不定根本就是妳看林啟艾不爽,暗中攔截這張假單,害我不能同意林啟艾的請假、最後害林啟艾曠職一個月哪!」

「黃博,您嘴巴還真*Vj&(tWOoMrYeGf3-ga9k+(P9Zgg#QC^6aw+v3MfjMTdDtu3Qn厲害。」周昕璇微笑道,她也知道黃計所言,完全沒有破綻。假單上,黃計很聰明地沒在他的欄位上蓋章,如此一來,便如何都無法證明是黃計阻擋了這張假單的會簽流程。黃計明顯立於不敗之地。

「周昕璇,妳為了林啟艾,竟然來翻動我的辦公室。」黃計噘起嘴,「妳真的想跟我作對?」

「黃博,」周昕璇對於黃計的恫嚇無動於衷,XT-x=m*jr)8q-X1xqLur@ZY4(D#D$cHCy5DkRcUd9D0m4$iSLU「無論我是如何拿到這張假單、也無論你有多麼會凹,事實就是你擋了林啟艾的假單。」

「請黃博搞清楚,現在7M$O!oMGsBC5ZX4o-^iwNx)3adVnsf0xH&+9ViTJ!Ssr)lB!$W林啟艾是我的人。既然你不讓我知道為什麼你要對付她,那我也沒必要再處處忍讓你如此對付她。」周昕璇不客氣地說。

「周昕璇,我說妳真傻還是假傻?」黃計嗤聲笑道,「妳如此保護地要命的林啟艾,不只我,不知為數多少的知情人,無不想pa9jp!QB7ZeL9zL6Cp7(6Hn#t=9-SQUjCcjY)c$sjsd0CjO+-8趕緊除掉她!沒人想沾到她——除了妳。」

「不知為數多少的知情人…?」周昕璇愣住。知情人?誰?他們為什麼無不想aBw!UuF)_XGOI_EMF0i&x-qCT-IL^nyt8yHMq3&-xYbzSMhtLV除掉林啟艾?又,不知為數多少?所以到底是幾人?

「我知道課長現在被那個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實驗專利給迷得團團轉。」黃計看了周昕璇一眼,看起來他明白這一切都是周昕璇9J(@O(6(VW4U(zZkyrxw6gMGLVqpkYoZAHf94CSH(e4mfZNCE0而起,「但總有一天林啟艾還是得走。在事情變得更複雜之前,趁現在計畫也才剛開始,我奉勸妳一句:趕緊收手吧!」

黃計不再多說,轉身開門便欲離開周昕璇的辦公室,卻差點與自成大歸來的林啟艾撞個正著。

「唷,這不正是我們的新科主持人——林啟艾嗎?」黃計見到林啟艾,馬上酸言酸語。

「…黃、黃博好!」只見木頭還傻裡傻氣地對藏她假單的人打招呼。

「我不好!」黃計對她吼完,便無禮地走了。

林啟艾被吼得愣在辦公室門口數秒,才走進辦公室。

而周昕璇沒料到林啟艾會那xbHcHI5EKRohex68#MV-7DsNgyXpStoT7dF1Wt7TcR7ug7-(+j麼早回公司,差點來不及把手上的假單給藏起來,「回來了?還好嗎?」不動聲色地將假單藏到電腦鍵盤下方後,她鎮定地看著林啟艾。

「一般般。」哪知林啟艾卻口氣冷淡。

周昕璇一下就嗅到林啟艾刻意的冷淡。

她忙了一整天,撰寫計畫、跟楊宜樺會談、修改計畫,接著往上送審、好不容易經過課長、所長,最後送到總公司法務室,目前正在審核她訂定的條約內容。她也為&OCQ%TxeKNX5WktxpW5Bb^oP%y&-rW4=eFI!o5T7J$STF_-OoW了林啟艾,才剛跟黃計唇槍舌戰一番、甚至已經挑起與黃計之間的對立。她做了那麼多,一心就是要讓林啟艾坐上計畫主持人的大位,藉以保住林啟艾。而林啟艾卻在此時此地,莫名地臭著一張臉,語氣還如此冷淡?

周昕璇隱隱不悅,忍不住挑眉,「『一般般』是什麼意思?」

「這是今天的實驗紀錄。」而林啟艾看似不想多講,只是拿出今天實驗的數據。

周昕璇見狀,沒說什麼,但基於一種幼稚的自尊,aMAFufMBOh@0Ll_F4q#G54pC)Af3QyJf$1b$TFjh!4sqYjqw%N她故意不伸手把實驗數據接來,反而是將身子靠了過去——而果不其然,木頭馬上又僵化了。周昕璇內心發笑,但依然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實驗數據上。

實驗結果顯示,林啟艾昨天做的兩盤細胞培養液,經過十六小時的培養後,結果是nothing——顯mH9(M(p2WxR^CmRnwZ0TPM3=XbJ2*(8%_+CHBUW5Cag9elKaDA微鏡下空空如也,連一小顆細胞都沒看到;雖然依照操作標準程序,需要等培養滿四十八小時才可以確認實驗結果,但其實結果大致在此時就可以確定成敗。除此之外,實驗紀錄簿也詳細地記錄林啟艾微調了實驗步驟中的兩個細項項目,又再做了兩盤細胞培養液。總之,目前實驗已經進入trail-and-error的階段。

「我明白了。」周昕璇把兩人之間、可以讓木頭不再僵硬的距離還給她,接著她拿了計畫書,「這是給妳的。」

「這是…?」林啟艾接下計畫書,一臉狐疑。

「這是妳的計畫。」周昕璇說著,期待林啟艾的欣喜反應。

在中華製糖,人人想當計畫主持人。

當上主持人,除了表示能力達到一定水準外,更重要的,是可以決定預算的分配、更可以決定是否要聘請助理協助實驗OyFZ5pZ(7cNdQS4VxL3oi97gCRzxvzO_TgFIQ%B@auIASf2JCW,這對許多人來說,是一種「掌權」的途徑。

「我的…計畫?」但林啟艾只是愣住,右手撫著封面。

「對,妳的計畫,妳的第一份計畫。」周昕璇定定地看著林啟艾。

她仔細地y4@fey86O*E5ks)JDm9kc^QkAnOjXn1O)I)^@s&NFroyzp9$b7看著林啟艾,在那幾秒間,她似乎經歷了震驚、傻愣、不可置信、狐疑、憤怒等等奇特的情緒,就是沒有「欣喜」。最後,那雙唇片才終於開闔起來。

「昕璇…」林啟艾猶疑道,「為什麼讓我當主持人?我根本是細胞實驗的門外漢。」

「門外漢為什麼不可以當主持人?」周昕璇依舊定定地看著她,「我說妳可以當,妳就能當。」

「是這樣說的?」她咋舌,「那如果失敗了,怎麼辦?」

「那妳當然就要為這個計畫負責。」周昕璇瞇起眼,沒想到眼前這個小朋友絲毫沒有欣喜之感,還問到了最敏感的問nyXE39jp^X5cG%yXOW_=d@^eKlVLQnh(yG$K+Tp^pv@4wkw%Gq題。

「這…」林啟艾愕然,「昕璇,」她把手jqc(myC72z_1(_MMhPAv5(Ti&SHR)VRtAfvgUr#$bRVB%%IklI上的計畫書捏了捏,「我不覺得我有能力當主持人——我也不想當。」說完,便把計畫書退還給周昕璇。


​(圖/bing AI)

「這是什麼意思?」周昕璇沒料到林啟艾會做出這種舉動,皺起眉頭。

「意思就是,我拒絕擔任計畫主持人,我也無法承擔計畫失敗的責任。」

周昕璇無法置信林啟艾會這樣把計畫書給退還回來。

她在那天的臨時會議上,硬是把林啟艾自黃計手上給搶了過來;她利用自己的人脈請賴卓群帶著林6dr4*bQO2TxLL-l5s2x^=-Xnd1=0xb2WZ5laq4KEYzlFfTDZUQ啟艾分離味覺細胞;她想方設法地把林啟艾弄上主持人的位置。她替林啟艾想了、做了這麼多,如今林啟艾卻無法承受這計畫失敗的責任⋯⋯?

那她做了這麼多,又算什麼?

編按:免費章回連載結束,後續章回為付費篇章。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