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9:她完完全全地被逗樂了

對,「說服」。 這幾年,她說服了執拗又難搞的楊宜樺不下十次,說服眼前這隻社會新鮮人應該不是難事吧?但也不一定,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還有四個月,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為什麼我說妳會被解聘,妳就真的認為妳會被解聘呢?在中華製糖,很多事情都不會有定論的。」周昕璇語畢,認真地看著林啟艾。 但林啟艾那張嘴卻緊閉著,看來並不想回應...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8: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周昕璇不免想起前天那場臨時會議。整場會議,黃計與楊宜樺念茲在茲的,就是「試用期結束就讓林啟艾走人」這件事。 這又是為什麼? 「周博,妳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這件事當初鬧得沸沸揚揚,不還給啟艾一個公道嗎?」許依如忿忿不平。 「依如,謝謝妳,這張讓我先保管,好嗎?」周昕璇問道。 「當然可以啊,周博打算怎麼處理呢...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7: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出院不久後,楊宜樺便破例讓當時年資僅五年、年僅卅三歲的周昕璇升等為高級研究員,成為中華製糖最年輕的高級研究員;同時,因為化驗課原本表定僅有三個高級研究員職缺,因此缺少一間獨立辦公室給甫升為高級研究員的周昕璇使用。在這樣的狀況下,楊宜樺乾脆把自己的辦公室一切為二,讓周昕璇搬進他隔壁的獨立辦公室。 因為有了這段 只有他與周昕璇兩人知道的往事,...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6:他是他心中極欲除去的刺

隔天一早,約莫七時半,周昕璇沒等林啟艾來,便擅自幫她寫好假單,送到楊宜樺面前。 雖然中華製糖的表定上班時間為八點整,但周昕璇明白楊宜樺總會提早一小時、甚至兩小時到,因此她也會配合他的作息,提早到辦公室處理一些事情;一開始她只是單純覺得身為屬官的自己,比長官晚到似乎不太好,因此也嘗試著提早上班。但後來漸漸地,她發現有許多事情,...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5:一個黑暗的想法自她心底升起

當天她們一路忙到晚上八點多。 一開始,周昕璇大略介紹一下細胞實驗室的環境,並叮囑林啟艾需要注意的緩衝區、無菌等概念,她們便開始操作實驗了。周昕璇選擇人類肺腺癌細胞(A549 cell)作為林啟艾細胞實驗的起點;她從解凍細胞開始,慢慢地授予其他像是生長曲線的繪製、繼代操作、培養溫度、二氧化碳濃度及培養液的選擇等基本概念,林啟艾認真聽著,同時不住點頭...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4:她可不想這枚「棋子」在中途離場

臨時會議隔天,林啟艾便來周昕璇的辦公室報到。 周昕璇其實不是很肯定自己昨天在會議上,為了根本就不熟的林啟艾,而正面衝突楊宜樺及黃計究竟是對不對;但她就是看不慣黃計一股腦地欺壓新人……對,基於一種奇怪的直覺,她覺得林啟艾是被黃計「欺壓」的。縱使林啟艾在報到那天、在那班開往台南的自強號上對自己態度不佳,她還是想要親身體會過,...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3:「我只是擔心,妳是因為五年前那件事……」

周昕璇聽到黃計連林啟艾的亮橘髮色也可以拿出來說嘴,一時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圖/Pixabay) 「昕璇,怎麼了?」楊宜樺注意到周昕璇的反應。 「沒…沒事。」周昕璇沒料到自己會如此脫序,趕忙閉上嘴。 「總之,是我帶過最爛的新進人員!我帶她帶得很痛苦!」黃計烙下重話。 「嗯,我明白了。」楊宜樺沉吟了一下,低頭望向從方才一直未離開他手的紙張。 「...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2:她是中華製糖百年來出了最大紕漏的新人

周昕璇的辦公室與黃計辦公室的距離,以時速三十公里的速度換算,大約車程是四至五分鐘不等;這個距離的意思是,除非兩週一次的課內總報告及其他更高級的會議外,周昕璇基本上是不會見到林啟艾的。但很奇怪地,她卻常常聽見關於林啟艾的事情,頻率高到她差點以為她跟林啟艾是在同個團隊。而傳入她耳裡所謂林啟艾的事情,常常都是做錯事情、搞砸實驗、打出爛報告之類的負面評價...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她腦中一直是她的模樣揮之不去

周昕璇站在楊宜樺的辦公室裡,腦中卻一直是方才林啟艾的樣子。 (圖/visualhunt) 今天是中華製糖2010年的新人報到日,她今早因為一些緣故,不得已只能搭火車上班。沒想到她居然會在火車上遇見今年的新人——林啟艾。 「坐啊,璇,不要站著。」楊宜樺招呼著。 周昕璇此時才回過神,聽話地坐在他對面。 「好了,璇,妳有想要她們之中誰在妳底下工作嗎?」...

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5:她怎麼會親了自己的上司?她瘋了嗎?

「去洗澡好了…。」林啟艾決定沖個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當她淋浴出來時,周昕璇除了變換了姿勢外,依然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 (圖/visualhunt) 她吞了吞口水,一思及要與自己的長官同床而眠一晚,她臉紅了。 該死,明明沖澡過後腦袋好不容易清醒點的…。下一秒,心中卻出現另一股奇特的凜然正義感。 「奇怪…我又不是同性戀,...

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4:酒醉的她竟要求「不要回家,陪我好嗎」?

「嗯?」不僅周昕璇,本來在旁想衝上去把黃計生吞活剝的林啟艾也愣住了。 窗口聯絡人? 雖然林啟艾也才剛進來中華製糖三個月不到,但以常識論,高級研究員是不可能擔任這種聯絡人的打雜角色的。 「嘿,對方可是Apple全權當主持人跟聯絡人,總不好讓小小助理跟她對口吧?」黃計似乎看穿周昕璇與林啟艾心裡的疑惑。 「所以?」周昕璇依舊漠然。 「...

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3:難道自己對她起了一種情愫?

林啟艾看著周昕璇的微笑看傻了眼。縱使周昕璇下一秒別過頭去跟其他人聊天,她依然愣愣地站在原地。 昨夜失眠的那千篇一律場景——她坐上他的車、她坐上他的車、她坐上他的車。忽然像被道士下符解咒般,終於不再如鬼魅般纏在她心頭。 她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朝周昕璇的方向走了過去。直到她站到她正後方,周昕璇似乎都絲毫未覺她的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