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隔天,周昕璇上午七點就到辦公室,開始奮戰起「味覺細胞分離計畫」的小型計畫書撰打。


​(圖/bing AI)

這個計畫的預算僅僅新台幣十萬元,試驗期間僅定為半年。比起所內其他動輒少則六十萬元、多則高於一百萬元的計畫案,這個計畫%@$f)7g8xSjHceQsS@01jGsfUUq=RYaSeOjK^ANedirb+$^&bS案可謂是袖珍版的計畫。

這個計畫書寫來可謂信手拈來。這個計畫五年前就被賴卓群提出,彼時為賴卓-Dzh13n17a%=*77y!fTR=&xwAN13=1yTj6WV6H@T&QC3*bNu_)群部屬、且為該計畫協助執行者的周昕璇,早已對這個計畫相關資訊摸得熟透,是以撰寫這個計畫對她而言簡直易如反掌。最困難的部份是,該如何說服楊宜樺接受她再提起這個計畫案,以及該如何說服楊宜樺讓林啟艾成為計畫主持人。

周昕璇全心一意地趕著要在今早把這個計畫撰打完成,是以林啟艾後來到辦tVrSFO&&zaT$vnLK-VuolfZEA-!WpF&fyzm9-K3EgR_UAD4yS3公室、遞出她要去成大出差的假單給她時,她都猶如充耳不聞。就連林啟艾氣呼呼地出發去成大,她都沒怎麼注意到。大約兩個小時後,她才終於把撰打好的計畫書列印出來。

沒思考太久,她走出自己的辦公室,走到隔壁楊宜樺的辦公室。

楊宜樺的辦公室可分為外側與內側。他的辦公室在最內側,外側隔為一間三條實驗桌的小型實驗室,周昕璇看見PuQ!hyaIykj!NyJ=1jH6c5aq@=*SMuncJg@N$kB9EKKnzMxRPF她的助理——張哲在裡頭幫楊宜樺做著實驗,跟他點了頭,便向內側的辦公室門敲了兩聲。

「課長。」周昕璇敲著門,在門外柔聲道。

「請進。」楊宜樺冷靜的嗓音自門後響起。

周昕璇打開門,走了進去,再關上門。

「璇,坐啊!我正要找妳呢。」楊宜樺看起來心情不錯。

「請問課長找我有什麼事呢?」周昕璇繼續溫柔問道。

「我正想問妳,林啟艾的實驗做得如何?」

「她做得相當好。照賴博的說法,他做第一次實驗,林啟艾可以幾乎分毫不差地重複做一次。」周昕璇微笑道。

「喔?」楊宜樺有點稱奇,「那的確可以試試看。反正這個學習,賴博不會跟我們收費,對吧?」

「其實,不瞞課長,我今天就是要跟您討論這個計畫的事。」周昕璇說著,一邊把手上的計畫書呈給楊宜樺。

楊宜樺接了過去,戴上他的黑框眼鏡,念了封面,「味覺細胞分離合作案…?」

「是。」周昕璇冷靜道,「課長,本(50kMEd@G&-HQ7%_XpwJOn41CwTSmUxlLVA7QCGVUT#0gPfBC+來這個計畫,的確是讓賴博以無償的方式,教導林啟艾分離味覺細胞。但我漏掉了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任何成果——我是說如果,那這個成果該歸誰?沒有計畫書的白紙黑字,實驗成果的分配會有問題。」

「妳繼續說。」楊宜樺翻看著手上的計畫書。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林啟艾縱使已經確認無法通過試用期,但現在依然是我們中華製糖的人;而賴博雖然不跟我們收取費用,但我們也派出了林啟艾幫他做實驗,最後實驗成果若歸他,那我們中華製糖算什麼?」周昕cWkj4!GYoZ_c@+N(uv0&Nz+w5-=XHl_#TGNmitSwxe67dPz$lc璇微微笑道,「人家人力銀行少說都還可以抽幾成傭金呢。」

「妳說得有理。」楊宜樺闔起計畫書,「照妳的說法,的確是需要計畫書來保障中華製糖的權益。」

周昕璇點點頭。

「但是,璇,妳要知道,為什麼當vyqMXk*)(r%AUy-eaql!soYZH4_&a70K!C%YCe$RwthegUblK-初我會答應妳重啟這個實驗,很大的原因就是——免費;眾所周知,陳廷禧所長想升官想瘋了,他不會容許有任何計畫是以失敗收場。所以如果我們真的提出這個計畫,結果失敗了,誰負責?」

聽楊LrFMI#Dz)1!_hjRU%H)#c-JLsyni@oX(k2o4ov6OziT-BD!MLa宜樺這樣說,就知道他擺明不想負責。也對,甭說陳廷禧了,連楊宜樺自己心底也深藏升官的渴望,誰也不想擔當這個容易失敗計畫的責任。好沆瀣一氣啊…。周昕璇在心中忍不住鄙視著他們。不過這樣很好,目前的一切都照著她的計畫走。

「讓林啟艾負責。」周昕璇幾乎沒有猶豫地回答。

「林啟艾?」楊宜樺複述一次,但似乎沒有太驚訝。

「是。讓7vzjK9XLbdw3YO%^xdG)N+4qhH-#6wG$Yv@2t_070fp2UHW81&她擔任這個計畫的主持人、負責這個計畫;而且這個計畫預算相當少,讓她當主持人,所長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周昕璇停頓一下,「我比較擔心的是,所長會對林啟艾前兩個月的表現有意見。」

「我認為那不nT^UTPrEIeSB%eK2Ypfzx7WnQqIz^gYiVd3N+q0V_LgmV)oFq9是問題,那個都好談。」楊宜樺沉吟一下,「璇,其實我剛剛第一個想到該為實驗失敗負責的人,也是林啟艾。」

「嗯?」周昕璇。

「只是有點猶豫,我們這樣,會不會太欺負林啟艾?」楊宜樺看向周昕璇。

周昕璇有點被搞混了。當初在臨時會議上,不就是眼前的楊宜樺跟黃計堅持著,要林啟艾試用期結束就走人2LISSYn=e7JWzig&x8CF!8#JX^Vg!nycLGIBcu#1Cg1(k@8Lmo的嗎?怎麼如今楊宜樺卻擔心會不會太過欺負林啟艾?

「課長怎會這樣認為呢?我們不過是在『有效率地分配資源』罷了。」周昕璇無所謂地聳聳肩。

「嗯。」楊宜樺拿下他的黑esGXWSWg(Z4=Lz+YlRtF8_L^rN7sd!E=D(%f09bg#2UL_)FrUz框眼鏡,「那就照妳說的辦吧,我等等就去找所長談這件計畫,既然實驗都開始做了,這個計畫案的提出程序就不能再拖,免得賴博那兒又會有什麼變卦。」

「好。」周昕璇不敢置信一切竟然如此順利,「那就麻煩課長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這沒什麼。」楊宜樺將計畫書遞還給周昕璇,「再麻煩妳把計畫書的主持人及相關欄位再補齊了。」

周昕璇伸手接回時,楊宜樺的手看似無意地滑過她的手。

周昕璇不動聲色地將計畫書收回手中,「謝謝課長,那我先回去把計畫書該補齊的部份補齊。」

「璇…」楊宜樺欲言又止的同時。

叩叩。敲門聲響起,同時門後探出張哲的頭。

「不好意思,請問課長您有空嗎?」接著,張哲不忘轉向周昕璇,「周博,抱歉!因為實驗上出了一點問題……」

「不要緊,我也正好結束了。」周昕璇笑道,內心同時鬆了口氣,「課長,那我先離開了。」

楊宜樺沒說什麼,只點了頭,便讓她轉身離去。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周昕璇拿FIXb&Q=m3EUF7!yDH)FiLazUCjv+v$MF%3m6zOo@JCWzH=_ruJ起手機欲向賴卓群報告好消息。一拿起手機,只見賴卓群的訊息早已傳了過來:「談得如何?」

看來他比她緊張多了。

「一切順利得不可思議。」周昕璇回道。

是啊,一切都太順利了,提計畫、並且讓林啟艾擔任計畫主持人。她本來以為這些會受到楊宜樺的諸多質疑與挑戰,沒想到楊宜樺竟然一一同意,甚至連讓林啟艾擔任主持人這檔事,楊宜樺竟wTMuPSAFTBI50yHx8sCChVr@lWo^7i7&+oLr(wkxGo6%wpVgsh也有相同的想法。該說是人性的貪婪,促使這次的會談相當成功吧?

楊宜樺貪婪地期待這個計畫有所成果,所以他才會同意將這個計畫書面化、白紙黑字界定他與賴卓群之間的利益分配;但同時他卻又不願承擔計畫失ASY#Z1()=Uq=4#I$8H+TJ(*-^sCy@F%PXiS-$1nsS7V(XPpEV0敗的風險,因此他同意讓林啟艾當計畫主持人,但實質只是個擋箭牌,好去承擔這個失敗的責任。

但…,周昕璇還是覺得順利到有些不可思議。

***

果不其然,當天下午、當她好不容易將計畫書一切準備就緒,她的辦公室無IE9Ylh@XYGka&3MD$pg2)U#Bj5xAs#b*UO0BF$7l#SBu38_(WD預警地響起急切的敲門聲。在她還來不及出聲回應前,黃計已經無禮地打開門。

「黃博好,請問有什麼事?」周昕璇縱使不悅,表情依舊可以堆滿微笑。

「周博,恭喜妳啊,拿到一個小計畫……」黃計話鋒一轉,酸溜溜地,「不對,我應該要恭喜林啟艾。」

「呵呵,謝謝黃博。」周昕璇依然堆滿微笑。

「周博,我給妳一點良心的建議。」黃計邊說邊將周昕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

「嗯?請說。」周昕璇看著黃計的動作。

「我誠心建議妳,不要讓林啟艾去做那什麼味覺細胞的分離實驗。」黃計皺起眉頭。


​​(圖/bing AI)

「喔?為什麼?」周昕璇瞇起眼,她不懂林啟艾做什麼事,到底關黃計什麼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