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出院不久後,楊宜樺便破例讓當時年資僅五年、年僅卅三歲的周昕璇升等為高級研究員,成為中華製糖最年輕的高級研究員;同時,因為化驗課原本表定僅有三個高級研究員職缺,因此缺少一間獨立辦公室給甫升為高級研究員的周昕璇使用。在這樣的狀況下,楊宜樺乾脆把自己的辦公室#TN2!pWjPJT4*vfH)+Ek@i*v+i4+8ajthzPNZEuoLH+HRI@47R一切為二,讓周昕璇搬進他隔壁的獨立辦公室。

$WY^1p_0vCjWuGVOAi-4TehHgThYW@2y)o-W22GX#Ei-@N5kAT為有了這段 只有他與周昕璇兩人知道的往事,楊宜樺把周昕璇視為「自己人」,縱使心中對於周昕璇身後依然有一點賴卓群的影子而感到猜疑,但大多數時間他都是選擇忽略那些影子,並且支持著周昕璇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相當縱容周昕璇的。

「我明白妳的想法了。」楊宜樺不自覺想&6h_1VoXS9VzW9oyNI5OOg%E-g7k3_2kY^tRSb1esdEGc^hxod起兩年前的種種,他沉吟了一下,口氣明顯緩和不少。「璇,妳當初向我爭取要讓林啟艾到妳的團隊,就是為了這個嗎?」

「是。」周昕璇不再隱瞞。

「那怎麼妳當初不一開始就跟我說呢?為什麼要等跟賴博都談好後,才來徵詢我的同意呢?」

周昕璇忽然覺得這些話有種吃醋似的可愛,「因為我必須先確wI*sBOr-aC_IAYq(gIae7XpAqfdFrxfsD9bRXiquo68L8grU77認林啟艾夠不夠能力做這件事。昨天她來找我報到後,我馬上帶她進細胞實驗室做實驗,這是昨天的實驗結果,請課長看看。」她說著,一邊將手上的實驗紀錄簿推給楊宜樺。

楊宜樺開始翻看著眼前的實驗數據。

那個實驗數據顯示,同樣的實驗,林啟艾與周昕璇的結果誤差大概相差不到百分之五,這在細胞實驗的統計學觀點上,已經是高度接近了;就連周昕璇自己都有點驚訝,完全生手的林啟艾,竟然可以把實驗做到跟自己TTVcRrVhVjFPley)_pIHR+&Etq%EUGd2gPAA4+BS=814#*W^T7相當類似的程度了。她可是累積十幾年的細胞實驗經驗了。

「我必須確認林啟艾夠資格,才能跟課長提起這個議題,這樣我們的討論才有意義。」周昕璇看著楊宜樺,知道他與自己一樣驚訝於林啟艾的實驗操作能力N9&P&Ho&p0NpHNqBBEX08u!IIxWY3kWrs!XOf&dE%*$ki0vSEF

「至於先跟賴博談好的這件事,課長,我認為這才是尊重您的作法。我先得到(nYkeR3&_ZlDxp4+n3GGkwml)&*B-EHuMvj(#Vwk#IJ(HU#0x4賴博的同意,再來徵詢您的意見;若您同意,那這件事就成了,若您不同意,我便找理由再跟賴博推掉就好了。這不正是最尊重您的作法嗎?」

「我們只是在利用賴博罷了。賴博念在我曾經是他下屬的情份上,很快地就答應了這次的學習;!f*oNXn%2&1c9uXISjGM)jcW#E2brvA-m_AYhKWn@(2(s3Z*52我認為有資源的話我們何不把握,況且去接觸的人是危害最小的林啟艾。」

楊宜樺這時終於微微點頭。

周昕璇知道她又成功說服眼前這個執拗的男人了。

「那就照妳說的做吧!就兩個月,如果失敗,就及早收手,不VDqwP%DL^esavJEZ)mLGPc1wR9EBS_cWs#j$V$K#OAirmJ=(h!要跟賴博有太多的牽扯,好嗎?」楊宜樺嚴肅地盯著周昕璇。

「這是當然的。」周昕璇微笑點頭,看著楊宜樺在她遞出的假單上簽名以示同意。

「謝謝課長,那我先離開了。」周昕璇接過假單與實驗紀錄簿,便起身準備離開。

「璇。」在她離開前,楊宜樺忽然叫住她。

周昕璇疑惑地回過頭。

「我信任妳,妳明白嗎?」楊宜樺語重心長地說。

「課長,我明白,請繼續信任我。」周昕璇慎重答道。

「好,去吧。」楊宜樺這才對周昕璇露出笑臉。

***

回到辦公室已U*QNSfyLpFp+_QFRXqhpkFOS2MWhW8&NqXX$zo6dlF4vL6MBZY是約八時十分,周昕璇見到林啟艾已是直挺挺地坐在座位上。她靠近一看,發現林啟艾正在研讀昨天所作的筆記。


(圖/freepik)

見到林啟艾把這個實驗慎重其事地當一回事,周昕璇忽然心一軟。

「嘿,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嗎?」她輕聲問道。

林啟艾卻似乎被她給嚇了很大一跳,但隨即又以冷靜的臉龐對上她。「周博,不會的,我也才剛到。」

周昕璇看到林啟艾亟欲隱藏的、依然被驚嚇得驚魂未定的雙眼,感到很是好笑,但她選擇不去戳破她。

「對了…周博,這是公出單。」林啟艾趕緊拿出壓在筆記本下方的單子。

「好喔。」周昕璇也不跟林啟艾說她已經遞出公出單的事情,順手就接下單子,「所以,妳想好怎麼防止假單又消失的方法fEPRHTxHB8T@sCIYfQnEI9shyXl4QD8$AD0qL75c2RPchk=w^k了嗎?」

「呃…把假單拍下來,然後寄電子郵件給所有長官?」林啟艾遲疑地說著,但或許是看見周昕璇皺起的眉頭,又趕緊講別個答案,「…又或者,把照片印出來OlfL+12blUoPXQ1GakDQEWugE_r2tne$OekCSSs9_^18q&@c1b,然後寄雙掛號到所長辦公室?這樣郵局那兒就會有所長收件的證據了…?」

「嗯,也是可以啦。但啟艾,妳每張假單都要這樣搞嗎?妳是想要黑knCps#mn4VrYK#SFDCR_n-!i&ftGN6@BY3M*t6ZSzv1VxXX%kE得發亮了,是嗎?」周昕璇有點傻眼林啟艾會給出這麼慎重其事的答案。「妳剛剛說的是對的,只是那是用在準備撕破臉、像是遞辭呈的時候。」

「噢…原來如此。」林啟艾似乎有點懂了。

「啟艾,這是我的假單,我遞給妳囉。」周昕璇把剛剛林啟艾交給她的假單,又交回給林啟艾,林u)d@fY9=-ey%C-r#j$Go=sNR0OM52kE0qErNFAotExj$=wofus啟艾一臉疑惑,但還是伸手接了過去。

「好了,現在妳是我的長官,妳有我的假單,4)QC-A9rnu@k%pIl3-x+rrjj8f(@W-2ohKAosKP+N@gI)vuZrw妳現在卻想把我的假單給擋下來,為什麼?」周昕璇一派輕鬆地問著。

「…因為我討厭妳?」林啟艾有點不是很肯定。

「答對了。」周昕璇很滿意,「所以現在時間再往回調,我又把假單交給妳了,妳卻不會=C!<01TfZ-wpnV0rR)4*ApB++PKpV2Xa&cuiK&rZ7Oo+S3tt想把我的假單給擋下來,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妳?」木頭這次回答地相當快,似乎已經懂了一些道理。

「是因為妳不&GWHq^OOVRCY82Ox)pV8r=mz=iv%$x%XXK1$HGsrnxNv2NmsgG討厭我啦,妳這麼直白,我會害羞,哈哈。」周昕璇沒想到林啟艾會這樣回答,一時被逗開懷,還調皮地捏了林啟艾的臉一下。

林啟艾整個臉馬上羞紅了起來,還笨拙地笑了幾聲。


(圖/freepik)

「…所以,黃博討厭我?」下一秒,林啟艾又問。

「我不是黃博,我不曉得。」周昕璇用屁股想也知道黃計討厭林啟艾,但她不喜歡回答這種假設性問題,「啟艾,妳要想的是,妳該怎麼讓我、讓課長gmLB9S3G(*q8D+)o%@-3uP^rr0!91DaD(FNuH!0Xj9m*FqWNe&、讓大家不討厭妳。」

「所以周博的意思是,妳、課長、大家都討厭我嗎?」林啟艾居然看起來有點受傷。

「啟艾,妳的大腦有什麼問題…?」周昕璇皺起了眉。果然是木頭。但她卻開始覺得這根木頭挺有趣的。

叩叩叩。這時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們的談話。

「請進。」周昕璇輕聲道。

「周博!」周昕璇聽聲音就知道是許依如,「妳怎麼來這了?黃博呢?」她沒料到家管嚴的黃博實驗室,會讓許依WYYhNMfi_=ht(F#@o_g4Tpkl_tdI(I^ZT4!HRm%SbKnRmi3Ubz如晃到她這邊來。

「哈囉,啟艾!早啊!」許依如像是沒聽到她的問話,逕自跟林啟艾打招呼。

「早啊。」林啟艾微笑道。

「借我一下妳們家周博,好嗎?」沒等林啟艾回答,許依如一把就把周昕璇往外頭抓去。

「喂喂,小菜鳥到底在做什麼?我等等要去成大出差欸!」周昕璇有點不高興許依如的作為了。

「周博,請先別生氣…」許依如邊說邊把周昕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留了林啟艾一人在裡%LM4lF%tyv2+K&wfEZbwLjfnfNiIlLlVV*I6ry6KP9LEWf=yfX頭,「今天啊,就是黃博請假啦,不曉得他請的是什麼假?神神祕祕的都不跟我們說,害我們大家昨天猜很多答案,像是割盲腸啦、割包皮啦、割雙眼皮啊…哈哈哈哈…」

「請說重點。」周昕璇不客氣地打斷許依如的滔滔不絕。

「喔,總之就是,他昨天就吩咐我要把他的辦公室清掃一番,我就很不高興呀,想說我來這裡是來做研究的,不是來做打掃DA2RHQ#HPZkA!IQ1^7N0MQ7*Elt$fLF%vD9Qt-l8SyTf7_BWfn工的欸,怎麼會要我來做打掃呢?想想我在家裡可是千金大小姐,連抹布都沒怎麼拿過呢!」

「許依如。」周昕璇快要不耐煩了。

「是是是,好啦,重點就是,黃博的辦公室其實也不怎麼亂,我隨便用抹布這邊擦一擦,那邊掃一掃,就沒什麼可k0)TbKVMR^m5vsLFcKe!0=ET4yiyCI=fgYNp%TdX5=LYgyOP#n以整理了啊?我就坐在那邊納涼、順便觀賞一下黃博的辦公室,忽然間,我發現黃博的印表機進紙匣,那些紙排得好亂!我就把進紙匣那些紙拿出來,想說把它們敲整齊一點,結果,我敲一敲,被我敲出一張比A4還小的紙張…」許依如邊說著,邊拿出她口袋中一張折得小小的紙,「周博,妳看我找到什麼?」

周昕璇接過來一看。

這可有趣了——這不正是林啟艾那張消失的假單嗎?她瞇起眼。

其實她也不是沒想過黃計在惡整林啟艾的可能性。

但林啟艾跟黃W^UU*LK9^0#wV1U^Tb6dUJHv$xaCG#!!uHz_+V^x2K6VTD@xFc計無冤無仇,還是一介小小菜鳥,對黃計應該也不至於構成什麼威脅,她雖然知道黃計為人不怎麼正派,卻依然不認為黃計需要如此處心積慮地對付林啟艾。

但昨天的實驗操作,身為生手的林啟艾卻表現出不同於黃計過往所言「林啟艾做事能力差」等等的負面評語;相反地,林啟艾表現出優越的實驗操作能力。從那時起,她就猜想這件事是黃計在惡搞林啟艾了。只是猜想永遠不及證據來得令人震撼,她看著手上的假單,上頭的字跡跟方才林啟艾親手遞給她的假單上的字跡一paMIHe7_X!cC@vq$rI4vS!t^)-xJ@gPugwbR3Hm&*N8&S_ShwK模一樣。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每週三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林艾比所有作品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06:他是他心中極欲除去的刺!》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05:一個黑暗的想法自她心底升起!》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