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林總跟周秘書吵架了!

「據說是為了男人!」祕書室的職員們偷偷的說。

「男人?聽說林總的未婚夫人選有四個…」有人開始八卦。

「我知道、我知道!企業龍頭的長子舒聖凱,IT企業的經理張耀文、新好男人的陳彥平,還有經營道館的楊家宏!」

「挖賽!多金總裁、科技新饋、新好男人、角頭之子?健達出奇蛋阿這是!」

「什麼鬼?」

「健達出奇蛋阿!多種願望一次滿足!嘖嘖!那林總跟周秘書怎麼吵架的?」

「肯定是搶男人啊!妳看周秘書,那身材臉蛋也不輸林總,為什麼要當林總的秘書!資源環境好嘛!」

「什麼意思?」

「妳想啊!林總的背景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小姐,那認識的能是普通人嗎?只要可以跟在林總身邊,釣個她嘴邊吃剩的,那也是資產階級的公子哥!」

「對耶!」

就在眾人八卦時,林若綺的聲音卻響亮的出現。

「就是阿!像本美人身邊的男人,難道可以是普通的?」林若綺得意的說。

所有人都嚇死了,趕快低頭裝乖。

「林總!」「林總好!」「林總!」

林若綺卻也不生氣,自己花名遠播,也表示她有這個本錢跟顏值,她滿意的拿著自己的公事包,跟周季筠一起搭電梯。

「若綺,這種流言幹嘛不阻止?」周季筠輕聲地勸她:「如果妳喜歡男生,也該定下來了。」

林若綺聽到卻不開心,她拉著周季筠的手,「周姐姐,你看交了男友,他們都希望我們吵架,可是我不想阿!」

周季筠看著她嘆息:「那你希望呢?我們在公司已經被傳得很難聽了,我們是同性戀?」

「當然不是。」林若綺馬上否認。

但她心裡突然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同性戀?

從小到大的刻板印象,讓她感覺這是罵人的話。

可是…

她看著周季筠,如果對象是周姐姐…她好像沒有這麼排斥?

聽到若綺的否認,周季筠壓下心裡的刺痛繼續說:「所以若綺,你還是要有個人照顧你不是?」她看著若綺,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那個小學妹長的比自己高了,可內裡卻還是孩子氣。

周季筠有些嘆息,看著若綺的臉,自己卻總是放不下這人。

林若綺看著周季筠問:「周姐姐,你是不是想要回家?因為周家也要妳嫁人?」

周季筠眼睛有一瞬間的驚訝,但很快又平復下來:「若綺,你終於注意到啦?」

「周姐姐,我不知道妳還有家人,我一直以為…妳是,妳不要生氣喔!我、我…以為妳是孤兒,才每次過年都拖著妳…跟我一起…」若綺拉著周季筠的手,她低著頭。

「沒關係的,我知道妳沒有壞心。」周季筠低聲說。

林若綺看著周季筠,周姐姐還是這樣溫柔大方,但若綺卻還是覺得有點奇怪,這讓她上班也不是很專心。

連舒聖凱傳來約會訊息,她也沒有理。

雖然她答應媽媽,要跟舒聖凱約會,她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舒聖凱傳訊息,可惜兩人傳來傳去,大部分卻都是公事,因為她並不是很想嫁給舒聖凱。

她知道,自己只是舒聖凱的N分之一。

而舒聖凱也知道,自己不是這麼想嫁人,只是雙方家長都在催婚,兩人也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

但她不想跟舒聖凱約會,周季筠卻勸她:「妳該去的。」

「不要!」林若綺突然生氣的說,可是其實連她自己在氣什麼她都說不出來。

結果兩人就這樣又吵架了,或者說,她單方面的不理周姐姐。

手機震動,林若綺接起電話「喂?」

「林小姐,我能約妳今天跟我共進晚餐嗎?」舒聖凱的聲音終於有了一點誠懇。

「我…我還有事情要忙!」林若綺坦然的說。

對於女人居然拒絕自己的約會,舒聖凱來了興致問:「喔!是什麼事情?」

「分公司那邊的事情!」

「不能延後嗎?」

「抱歉,這很重要。」

「那好吧!我們下個月再說?」

「恩,掰掰!」林若綺放下手機,順手拿起飲料喝,然後又放下。

這時門打開,周季筠走了進來,她趕忙把手機一藏,然後突然想到。

不對啊!我藏手機幹嘛?

就算舒聖凱約她好了,周姐姐也要她去約會啊!

她幹嘛心虛?

「外面好熱!」周季筠走過來順手拿起桌上的飲料喝。

那是我的…

林若綺剛想喊,但看著周季筠拿著的飲料,才發現那杯是周姐姐的,可是這樣的話,不就等於自己偷喝周姐姐的飲料?

而周姐姐似乎沒發現,但是看到她喝自己的飲料,若綺就有些奇怪的感覺。

這算是間接接吻?

她有些分心的想,可是她們不是都是女生,有什麼好計較的。

但今天,周姐姐說的同性戀這個可能…

林若綺忍不住的有些分心。

若說對周姐姐無心,那是不可能的,她早就是自己最重要的副手跟閨密,她沒有周姐姐的時間,就是上廁所那幾分鐘。

他們比任何男女朋友相處得都久。

意識到這點,若綺有些愣住。

是什麼時候起,她這樣依賴一個人,她幾乎要忘記孤獨的滋味,她敢這樣去瘋去闖,就是因為,就算所有人都離開她,她知道周姐姐一定會在身後。

那這樣,她跟周姐姐算什麼?

她分心的泡好茶,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咦?今天的坐墊特別軟呢?

林若綺看著螢幕,奇怪椅子的高度怎麼怪怪的。

周季筠帶著幾分有趣的聲音,在林若綺的腦後響起,「若綺,你坐到我的腿上了。」

今天這個小妮子就有些分心,不曉得她怎麼了,難道她終於開竅了?

周季筠有趣的觀察,如果是的話,那…她會很高興的。

「啊!」

若綺驚叫,因為自己不小心坐到周季筠腿上,她有些緊張的挪了一下。

高跟鞋卻讓她拐到腳,反而整個人更靠坐到周季筠懷裡,然後被她扶住腰。

「別動!」周季筠摟著林若綺的腰,難得美人投懷送抱,她語氣關心的說:「小心點。」但看著若綺的腦後,卻彎起嘴角。

看著桌上的飲料,自己的飲料杯上,還有著若綺的口紅印。

這小妮子心亂了呢!

若綺感覺到腰後熱熱的,她轉身,側看著周季筠輕聲解釋,「周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啊!」周季筠微笑地說,她故意伸手摟緊若綺的腰,「我只是怕你跌到,等你坐穩了再起來。」

林若綺被周季筠環著腰,坐在她身上,感覺周季筠的手,那溫熱的溫度放在自己的腰上,而腦子只會凌亂的重複周季筠的話。

她應該只是普通的關心…吧?


(圖/pexels)

可周姐姐的眼神有一瞬間的情緒閃過,但那瞬間太快,若綺感覺自己抓不住,只能沉在周季筠的眼中,與她對視,被她環抱著,感覺心跳加快跟緊張。

看著她黑色的瞳色有著一絲棕色,林若綺總覺得這雙眼睛好美。

那一刻,她忽然覺得這張看了十年的臉、這個名叫周季筠的女人,都讓她有些陌生跟好奇。

直到周季筠好看的嘴唇彎起,她才意識到自己坐在人家身上已經超過不小心的時間了。

她連忙起身,整理自己,卻總是不小心的想到,剛剛自己坐著的腿,還有被周姐姐摟住後,那柔軟帶著香氣的身體,周姐姐微笑的表情,還有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讓她身體有些熱跟害羞,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直看著周季筠的嘴唇。

想到兩人一起喝過的咖啡。

那雙唇親起來,會不會也帶著一點咖啡的香味?


(圖/pexels)

而且她們剛剛,自己是被摟著腰,不同於摟肩膀的友好意思,摟腰不就是…

等等!為什麼我會想到這個!

若綺背對周季筠,一邊假意的整理自己的套裝,一邊找個話題緩和,「對了,周姐姐,妳有交過男朋友嗎?」

周季筠看著若綺慌亂的動作,彎起嘴角壞笑,「沒有啊。」有人好像終於開竅了!

「喔…啊!」林若綺愣住,周姐姐沒有交過男朋友?

可是等她要轉身詳細問時,周季筠卻已經離開了。

若綺呆呆地看著她的背影。

為什麼今天的周姐姐看起來,這麼窈窕可人,那穿著套裝的身材這麼好,踩著高跟鞋的步伐這麼纖麗,還有那一頭長髮束成的馬尾好漂亮,她的手好漂亮,握著平板的模樣好誘人…

等等!

這樣我是不是用男人的眼光,在看周姐姐?

然後若綺突然腦海閃過一陣吃味,原來周姐姐這樣美,那…她是不是很快就要離開自己了?

雖然周季筠回來公司上班,但礙於周季筠的身體,林若綺也不得不同意面試秘書。

她不想再看到周季筠躺在病床上,那虛弱的模樣會讓她很心疼。

她翻看著人事送過來的資料,準備挑選一位秘書,好減輕周姐姐的辛苦,突然她

看到一個很眼熟的人,「他…不就是陳彥平學長?」

林若綺有些驚訝,但還是讓祕書把人領進來。

「林總。」陳彥平客氣地走過來,卻沒想到這次面試的是一位女總裁,雖然對女性在職場的態度抱持懷疑,但他還是盡量有禮貌的遞上自己的簡歷。

「學長?真的是你!」林若綺驚訝的說。

陳彥平認了一會,才發現眼前的人是自己學妹。

他擺出自認最溫文爾雅的笑容,「學妹,這算是潛規則嗎?」

林若綺嘟起嘴,「學長,你怎麼一來就開這種玩笑!」她幹嘛要淺規則學長?

她都有周姐姐了…

想到這林若綺又有些沮喪,連帶著對秘書的工作也都索然無味,讓陳彥平看著周姐姐的筆記交接就好,自己則沮喪的坐在位置上辦公。

周季筠今天早上請了半天假回去複診。

確定沒事後,才走進辦公室。

卻看到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正撐在林若綺的旁邊,但他的眼神明顯不是在看若綺,而是她彎著腰領口飽滿的事業線。

周季筠走過去,挑眉看著此人,她馬上就想到,這個人就是之前若綺未婚夫名單上的其中一個,陳彥平。

她腦海過了一下,人事部好像是林夫人的親家,難怪…

林夫人大概是想要來個近水樓台先得月吧?

周季筠咳了一聲。

林若綺聽到,一抬頭,就看到周季筠一身套裝,溫婉的看著自己笑,「林總。」

「周姐姐!」林若綺馬上有精神的跑到周季筠身邊,「你還好嗎?過來坐,醫生有沒有說什麼?」

「沒事了!」周季筠微笑的看著陳彥平,「這位是?」

「他是新來的秘書,陳彥平,這是我高中學姐,周季筠。」林若綺給兩人介紹。

兩人彼此點頭後,周季筠站到林若綺面前:「您好。」她跟陳彥平握了手。

陳彥平也點頭,禮貌的先回去位置,因為秘書的位置給陳彥平了,若綺乾脆讓季筠坐在自己手邊。

周季筠看著若綺的領口,那開了一個扣子的襯衫內,是她飽滿渾圓的胸,淺色的胸罩跟蕾絲邊,讓眼前的光景可口的讓人飢渴。

周季筠將若綺拉到自己面前,伸手替她扣好襯衫:「穿太露了。」她有些不高興的說。

若綺有些異樣,畢竟之前她才不小心坐在周季筠腿上,她故意貼著周季筠的耳邊說:「周姐姐才是吧?你的更大耶!」她偷按了周季筠的胸一把。

看著周季筠的表情,若綺有點害羞,可是兩人已經貼近到超過友情的距離,因此她可以聞到周季筠身上的香水味,還有她的呼吸。

同性相處會這麼近嗎?

若綺想,但她只意識到,她對眼前的周季筠並不討厭。

周季筠感覺到若綺在自己胸前的輕按,她卻沒有討厭,只是像看著寵物調皮的主人,帶著幾分寵溺任由若綺動作,甚至有些魅惑的說:「那…若綺喜歡嗎?」

林若綺被她逗得紅了臉,哼了聲坐回自己位置。

聽到周季筠回位置的聲音,她卻咬唇害羞,她以為自己調戲周季筠她會不高興,卻沒想到被調戲卻好像變成了自己。

她打開螢幕,周季筠卻難得公器私用的用訊息軟體問她:「喜歡嗎?」

若綺想到剛剛自己使壞,摸到的軟綿的胸口,她就紅了臉。

陳彥平則關心的問:「林總你臉好紅,是房間太悶了?我開空調?」

林若綺則搖頭「沒事。」

「可是你臉很紅耶!」陳彥平呆呆地問。

周季筠咳了一聲說:「林總『喜歡』就好。」

咳!

原本喝茶的若綺嗆了一口,而陳彥平還不知所以然的問:「喜歡什麼?」

「沒什麼!」若綺馬上說。

周季筠卻平靜而富含深意的說:「林總喜歡大的。」

林若綺鄧著周季筠,周姊姊在說什麼啦!

周季筠卻態度自然的看著陳彥平說:「林總喜歡大型合作案,利潤高,可談價錢的空間大,你要記住。」

陳彥平呆呆地說:「好。」他看著辦公室的兩個女人,她們怎麼了?

回到家裡,若綺跑回自己房間。

她難得動手整理自己的衣物。

卻看見那件高中的外套。

她拿出外套,摸著上面的名字。

其實她拿到的第一天,就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外套了。

她看著外套,畢業那天,谷卿語問自己的話,又浮了出來。

她其實知道外套是周季筠的,但一直當作學姐對友情的佔有欲,畢竟學姐從沒有阻止自己交男友,也沒有對她身邊的誰攻擊過。

她總覺得,人嘛!誰沒有一點黑歷史,她也做過很多蠢事啊!

所以學姊的佔有慾,她在友情的範圍滿足一下有什麼關係?

回想兩人的友誼,除了她們願意容忍彼此的異同外,其實還有個原因,就是兩人對家庭的看法很像,還有許多事情上面,其實都有同樣的看法。

只是她的反應偏向華麗,而周姊姊則偏向圓滑。

互補又互相扶持,這才有十年的感情。

周姊姊看過她最蠢最醜的時候,她也知道周姊姊脆弱,其實她也很需要自己的照顧,否則周姊姊可以加班三天累倒,然後因為不吹頭髮而感冒。

但是往事像是一條時間的繩子,從高中一路拉扯過來。

漸漸的一些事情讓她有些迷惑,當她不再是高中的林若綺,那些她迷惑的事情好像在揭示另一個她沒有搞懂而忽略的事情。

例如,周姐姐為什麼要護著高中的自己?不只在成績上,連她的生活都照顧。

周姐姐又不是吃飽了撐著?

「若綺阿!」張芳美從視訊喊。

林若綺才回過神,看著張芳美:「媽?」

「你公司裡的陳秘書怎麼樣?」張芳美問著林若綺。

若綺想了一下,「很好啊!事情都有進入正軌,交接很順利。」

張芳美恨鐵不成鋼的瞪她:「我是說交往!」

林若綺嘆息:「媽,我是二十六歲,不是三十六更不是嫁不出去。」她有些煩躁的說。

「你還好意思說,我傳那個名單那麼多人,總有…對了!還有你為什麼讓周季筠知道相親的名單!」張芳美質問若綺,當她收到周季筠詢問名單處理的訊息,她心裡很驚訝!

她知道女兒跟這個周秘書很好,可是她們終究不是一個人,周季筠怎麼會有名單?

聽到張芳美追究,林若綺馬上維護說:「是我給周姊姊名單的,媽你一次給這麼多,我怎麼應付的過來,當然是找人先整理…」

「那你為什麼給周季筠!」張芳美生氣的質問。

「周姐姐是我身邊唯一能商量的女性,我不找她,找誰討論?」林若綺看著張芳美,「媽,你就別管了好不好?」

「好吧!」張芳美嘆口氣關了視訊。

而林若綺這邊,乖乖掛了電話,她坐在椅子上沉思。

什麼時候起,自己有了這樣替周季筠找藉口的習慣?

從相親的名單到外套,她已經習慣去替周姐姐的行為找藉口,她細思,似乎是自己沒有防備的心,讓周姊姊一步步的掌控了自己,走到自己的生活。

但自己真的沒有防心嗎?

還是周季筠對自己來說,是一個特別存在?

仔細想來有點怪異,但若綺卻發現,好像是自己讓周季筠走進自己的生活。

她知道自己很無腦,就是一個憑直覺生存的單細胞,但就是這樣,她會下意識的選擇讓自己舒服的環境,那她選擇周季筠,是不是就是周季筠讓她特別安心?

這個晚上起,林若綺開始了長達一個月的自問。

我對周季筠,到底是什麼心思?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甜不知恥》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8:誰叫她雖然是女王性格,但對女孩子特別心軟。》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7:所以我喜歡若綺到這樣的程度嗎?》

台灣最專業的情趣用品電商「紅犀牛」提供拉粉獨家好康!現在至官網購物,結帳輸入LalaTai 拉拉台 x 紅犀牛 x 薇娜商城折扣碼「LLTVINA」,任意商品現折100元(拉編提醒:優惠碼需全部輸入大寫才能兌換成功唷!)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