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經過一個月的交接後,季筠如期的辭職了,交出工作表跟識別證、離職單,她踏出了公司,看著站在公司內的若綺,她微笑地揮手說再見。

自己的東西早就收好了,今天只是交了打卡用的證件,看著若綺旁邊的陳秘書一眼,她便轉身離開,沒有留戀。

而在周季筠離開公司後的一周,林若綺卻感覺身在地獄。

「這才知道周姐姐做了多少!」林若綺拿著手蓋額,好累喔!

以前她以為自己跟周姐姐是分工合作,她負責上台報告,周姐姐負責統整,沒想到她做的根本就只是公司的十分之一而已。

她嘆息的看著桌上,兩人親密的照片。

或許下次買周姐姐喜歡的甜品,求她回來?

劉秘書卻無情的抱了一大疊的文件進來。

「還有啊!」林若綺哀號。

晚上十點,她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卻看到管家正在清理周姐姐專屬的客房。

「趙管家,為什麼要清走周姐姐的東西!」若綺不高興的下車,擋下趙管家要丟掉的黑色箱子。

趙管家看著她為難的說:「小姐,是夫人說要丟掉的。」

「媽怎麼會這樣!不准丟掉這個!」林若綺搶過那個黑色箱子,那是周姐姐的寶貝!連她都不能看的。

「小姐!…小姐!妳這樣我很難跟夫人交差的!」趙管家皺著眉說,林夫人已經下了命令,她不能不做,不然飯碗不保。

林若綺趕緊想了一個藉口,把箱子搶回來:「等等!這箱是重要的文件,我寄放的!」她把周姐姐不讓她看的那個箱子抱回去。

直到跑回房間,確定趙管家沒有追來,林若綺才放下箱子。

這個箱子從兩人讀大學就有,她一直很好奇,但是不敢開。

但…周姐姐說這幾天要出國不在,自己就先替周姐姐保管好了!

林若綺一邊想,一邊給自己找藉口,她總要確認箱子裡的東西沒有摔到吧?

因此她打開這個好奇已久的箱子。

結果裡面…

就是一堆小說跟漫畫而已。

「什麼嘛!還以為是什麼奇怪的東西。」林若綺看著那些漫畫跟小說。

除了十八禁的圖案,大部分的小說還寫著GL,大概是周姐姐喜歡的CP類型吧?

林若綺嘀咕:「這有什麼好稀奇的,不過就是喜歡看小說漫畫而已…」

若綺把所有小說跟漫畫拿出來,然後發現,最底下的箱子,壓了一份報告書,那是性取向的測驗單,她皺眉:「周姐姐怎麼會測這個?」

在量尺上顯示的範圍就是妳的性取向範圍偏向同性戀。分數越高,表示你的性取向越偏向同性戀。

若綺愣住,她仔細看這張測驗表,裡面的測驗結果顯示,周姐姐是…同性戀?

隔天她去上班,劉秘書是這樣問她的。

「林總妳還好嗎?」劉秘書瞪著林若綺漂亮的臉上,居然出現了黑眼圈!

林若綺認真的說:「我覺得!我家的天花板好白、好大!而且還有漂亮的花紋,在各種光線下都如此好看。」因為她看了整晚的天花板失眠了!

等林總進了辦公室,劉秘書默默翻出筆記問總機:「周秘書只有提到林總會很需要稱讚,可是沒有提到看天花板算不算有病耶!」

總機拿起電話:「那要打119嗎?」

「千萬不要!」劉秘書收起筆記本。

因為林總已經開了門,瞪著他們:「劉秘書,妳進來!」

劉秘書趕快走了過去:「林總?」

晚上,周季筠買了外食,回到自己的租屋處,卻看到一個醉鬼出現在自己門口。

周季筠有些訝異,畢竟自己搬了出去,雖然有告訴若綺,但她以為若綺不會上心,沒想到這小妮子卻找來了。

若綺看到她,眼神一亮,像是沙漠看到水一樣,站起身朝周季筠奔去:「周…姐姐!」她卻因為一腳穿著高跟鞋,一腳沒穿,而踩空撲倒。

周季筠趕快上前一把抱住她。

林若綺抱住周季筠,把她抱得緊緊。

聞到若綺身上淡淡的酒味,不懂這丫頭怎麼喝得這樣醉,但是她抱著自己是這樣的緊,讓她心情頗好的開門,勉強自己放了一個醉鬼進屋。

看著周季筠臉上嫌惡,偏偏那手摟的死緊,駱佩芬識地說:「看來妳有客人,那我先走好了!」

蜘蛛的網被觸動了,她看著周季筠彎到壓不下去的嘴角,嘖嘖,看她得意的。

「那好吧,我們下次再談。」周季筠爽快放人,揮手說再見。

「林夫人似乎對妳頗有微詞,聽說林公子近期會來台灣,妳自己保重。」駱佩芬善心提醒。

她的意思是,林若綺背後還有林氏,希望周季筠不會餓太久趁人之危。

周季筠點頭「我不會做什麼的。」不過若綺自己送過來的話,她也不會拒絕就是。

駱佩芬轉身揮揮手,打了電話給她家親愛的來接。

把林若綺帶進房裡,周季筠讓她坐在自己的位置:「若綺,怎麼有空來找我?」公司的事務才剛回到軌道,她這個完美小姐居然捨得舞台,跑來找自己?

「周姐姐,妳真的是拉子嗎?」若綺好奇地問,她發現那份測驗後,也順便把那一箱書都看完了。

想到周姐姐唯一不讓自己碰的箱子,裝著這樣的秘密,她就覺得很亂。

周季筠…是同性戀?

所以她才會問自己那些話嗎?

才會對自己催婚?

看完書後,林若綺大概有七成把握,她跟周姐姐的相處模式有些像是裡面的情節,那平常的周姐姐到底是怎麼想的?

林若綺很驚慌,許多疑問也冒了出來。

她們之間還是朋友嗎?

周姐姐是怎麼看待自己的?

她們認識了十年,她最好最糟的面貌都讓周姐姐看過了,這樣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若綺不懂,或許是太多問題了,她忍不住的喝了太多酒,最後她直接在跟舒聖凱的約會上喝醉,然後就跑來周姐姐的家。

她想問清楚,但話到嘴邊,她卻說不出口了。

季筠看著她問:「公司很累?」

若綺愣住,她不自在的點頭:「有點…」

「是什麼問題?」周季筠看著她,明顯若綺根本就不是在意公司的事情。

若綺看著季筠有些遲疑的問:「周姐姐,妳真的…喜歡女生?」

周季筠點頭:「對呀。」她看著若綺,一臉坦然的承認

她發現了!

表面上裝作鎮定,但周季筠心裡還是有些驚訝,她想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大概是她放在客房的那一箱書吧?

…林夫人似乎對妳頗有微詞,聽說林公子近期會來台灣…

駱佩芬的提醒,讓她心裡有底,恐怕林夫人也發現自己的心思了,那若綺呢?

她怎麼想才是重要的。

但林若綺在見到周姊姊承認後,反而更亂了。

那我們到底算什麼?

她很想問,卻又害怕,她發現自己並沒有準備好去接受一段感情,尤其是這樣來自於同性的感情。

「如果不喜歡,那妳就走吧!」周季筠走到自己家門口打開門。

若綺站起來走到門口。

周季筠表面平靜,但其實內心很掙扎,她很想拉住若綺,但她的自尊卻不允許她這樣做。

就算被討厭,她也要做一個自己看得起的人。

但若綺卻沒有離開,只是抱著她。

「我只是很驚訝而已,周姐姐妳就要趕我走嗎?」若綺難過的說,她抱周季筠一副不打算放手的模樣。

周季筠卻少有的沉默了,想開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許久,久到周季筠都等得不耐煩了,這才聽到一陣鼾聲。

她無奈的推了推睡在自己身上的醉鬼,果然不該跟一個醉鬼認真出櫃。

這丫頭到底是什麼意思嘛!

周季筠難得有些不高興的嘟嘴,她看著懷裡已經打瞌睡的傢伙,無奈地將她抱到床上。

看著若綺躺在床上的睡顏,周季筠輕輕湊近親了一口:「先收個住宿費,不算過分吧?」

之後她就起身,吃了晚餐後,脫了衣服洗澡。

若綺也不是第一次來自己房間了,以前她只要想不通,就會跑到自己房間,於是周季筠也沒有太大的牴觸。

只是看著浴室裡的自己,她不懂若綺,問清自己是拉拉後,她打算怎麼做?

但想了一輪,她卻發現自己只能被動的等吧!

這種等待的滋味真煎熬。

她圍著浴巾出來,見到若綺已經抱著自己的被子睡著了,周季筠無奈,她現在這個租屋處只有一條被子。

就被林若綺整個抱夾著,雪白的小腿肚露出來,還有寬領的小洋裝能看到的綿軟胸口,散著的髮絲就躺在自己的枕上。

周季筠卻發現自己的枕上有著一抹口紅印,她無奈的走過去要調整若綺的姿勢,剛抓住她的手,自己頭髮上的水卻滴到若綺臉上,讓她睜眼。

「周姐姐…妳在幹嘛?」若綺驚醒,她看到脫光的周季筠,只圍著一條浴巾,還頭髮濕濕的看著自己。

美人出浴,那蒸氣讓她的皮膚水潤的讓人想摸一把,還有漂亮的肩膀還有著可愛的水珠,那是她沒有看過的周姐姐,讓她好想嘗一口,那微帶香氣的肌膚,是不是如她想像的水潤可口?

等等!

我們現在是什麼姿勢,周姐姐這是打算要上了?

可是我還沒準備好啊!

二十六歲的母胎單身的我,根本就沒有經驗啊!

「噗!眼睛瞪這麼大是醒了吧!」周季筠好笑看著她:「那就去洗澡!」

看著周姐姐坐到椅子上,若綺這才從床上起來。

她乖乖拿了櫃子的換洗衣物,等到進了浴室,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好像也太習慣了!

林若綺看著鏡子的自己:「可是我們…畢竟有十年的交情啊。」她認識周季筠十年了!

兩人相扶著走來,她的周姐姐,從她十六到現在,陪在她身邊最久的人,她看著洗手台上的牙刷,有一組沒有拆封過的。

卻是自己喜歡的顏色跟款式,周季筠搬過來這裡,卻什麼都備好兩份,還多半是照著自己的喜好,因為知道她要來。

就算周季筠是同性戀又怎麼樣?

她真的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討厭周姐姐。

周姐姐還是她最重要的人啊!

她沒忘記自己大學遠赴國外,周季筠依然是她的學姐,後來她才知道,媽媽捐了許多錢給周姐姐的育幼院…不對!應該說捐給周氏,育幼院是周媽媽的經營的事業。

所以周姐姐就用這筆錢遠赴國外,之後她來到同一所大學,還是有個學姐帶著她,雖然不同系,但也已經比很多學生好太多了!

她的上海同學就很羨慕,別人必須一邊嗑咖啡因片,一邊提神讀書,她至少還有個學姐可以請教跟熟悉。

她打開水,沖洗著自己的身體。


(圖/pexels)

聽到若綺洗澡的聲音,周季筠就知道,若綺會留下的。

她果然不是那種會討厭自己性向的人。

對於若綺的這部分她還是有自信的,只是…她會接受自己的追求嗎?

周季筠卻心裡沒底。

不過若綺一但洗澡,沒有一個小時不會停的,周季筠很清楚,因此她自然地打開自己的計劃熟讀。

看著文件檔創立的日期,是十年前。

她很羨慕可以持續燃燒愛情的人,但她很清楚自己不是,她的愛情很執著,愛一個人,她就不想放手,但也很平淡。

她不喜歡轟轟烈烈,也不太會甜言蜜語,唯一有的,就是對愛情的忠誠。

其實在高中她也想過要再告白一次,雖然不是不可以,但她習慣先把所有事情演練一遍,如果那時就告白,家潤哥哥的下場,提醒自己,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兩人分開,落得一個悲戀的下場。

與其這樣,她還不如先在若綺身邊,順便也確認若綺是不是真的喜歡女生。

她還記得駱佩芬聽完自己的分析後,用那種明明怕爆,卻還是想查問的眼神看自己。

「太心機了吧?」駱佩芬評價:「而且這樣已經很累了吧?」

周季筠只是笑,其實維持第一名很累,可是為了若綺,要犧牲一些也是應該的。

她跟若綺的家庭其實沒有差很多,都是那種很少得到父母關注的孩子,最多的就是塞錢,她還好一點,至少媽媽會把她塞到育幼院,裡面有一堆小朋友陪她玩。

而若綺,卻只有自己。

因此,若綺對張芳美的言聽計從的母女關係,就特別讓她擔心。

周季筠看著螢幕上的計畫書沉思,再一陣子,也就能結束了。

她閉上眼揉額,不管結果如何,她都盡力了。

「周姐姐妳在看什麼?」

若綺的聲音傳來時,周季筠下意識的關掉檔案:「沒事…就是一些長期計畫。」

「喔!我幫妳吹頭髮吧!」若綺自然的點頭,她拿起吹風機,看著周季筠的肩膀,穿著背心的她,手臂跟背部露出了一些肌膚,她好想摸摸看喔!

「好。」周季筠閉上眼,享受著若綺幫她吹髮。

但反常的是若綺並沒有像往常唸著,要護髮才會跟她一樣漂亮之類的。

晚上,兩人一起睡覺。

若綺在被子裡有些害羞,總覺得以前覺得沒什麼的事情,仔細觀察會發現,她跟周姐姐…怎麼好曖昧阿!

會有人跟好閨密一個床,還同一張被子枕頭嗎?

她如果說是周…季筠的女朋友,好像…也不奇怪耶!

不過更讓她在意的,是剛剛周姐姐的電腦,照理說公司的事情已經交接完了,為什麼還會看到公司的名字呢?

就如周季筠有多了解她,若綺其實也同樣了解周季筠。

至少她記得周季筠的電腦密碼。

趁著周季筠去買早餐,她打開了周姐姐的電腦,找出了昨天看的檔案。

她坐在電腦前看著擋案,卻越看越皺眉。

「若綺。」周季筠的聲音出現在門口,她買早餐回來,就看到自己電腦前的若綺。

那份她開過,忘記刪除的檔案,還有林若綺慘白的臉色。

周季筠歪頭,看來…自己的計畫被發現了?

她微笑的走過去,自然的關掉電腦:「若綺妳總是這樣,太好奇了。」

若綺卻看著她,眼神帶著恐懼:「周姐…周季筠,這計畫裡面寫的是真的?」她看著眼前的女人,總覺得自己不認識眼前的人。

那還是她最喜歡信任的周姐姐嗎?

還是另一個,名叫周季筠,對自己甚至是公司,別有用心的女人。

周季筠?

不是周姊姊?

「是啊!」周季筠承認,她放下早餐走過來,看著林若綺那漂亮的小臉,上面的恐懼的表情,那份恐懼讓她微笑,想要用瞇起的眼掩飾心裡的那份傷痛。

被自己喜歡,是很害怕的事情嗎?

心裡的自厭情緒達到了最高點,周季筠反而覺得沒有什麼好顧忌了。

「為什麼?周姐姐妳要這樣…公司的事情,是妳故意的?」若綺驚慌的問,計畫裡面提到公司的財務漏洞,這難道是周姐姐有意為之?

那她們一起從分公司經歷的那段算什麼?

她們十年的感情算什麼?

「不是故意的,只是那是每個公司會有的通病,我只是不提醒而已。」她走上前看著林若綺:「畢竟妳這個草包又怎麼會發現?」

草包?

林若綺有些受傷,周姐姐是她最親近的人,她卻說自己是草包?

心裡疼痛不已,因為被最親近的人傷害,那種痛楚也最深。

「為什麼要這樣?」林若綺紅了眼眶,她很害怕,被自己最重要的人背叛,原來這樣的痛。

周季筠誠實的說:「因為我想得到妳。」她知道,此時的實話會更傷人。

既然已經被發現,她就不用留手的必要。

「所以…妳放任公司…你想要奪走林氏?」林若綺不敢置信地說,裡面票據的掃描檔案,都說明周季筠正在搬空公司,改朝換代的可能性讓她驚恐。

她不懂自己推心置腹的周姊姊,為什麼要這樣?

周季筠輕柔的伸手,撫摸著林若綺的臉,這張她愛了十年的臉,湊近她,親吻了她的嘴唇。

周季筠微笑,這種感覺果然很棒,尤其若綺那害怕的顫抖,讓自己的唇輾壓她的唇時,顯得格外的美味而脆弱。


(圖/freepik)

「我不要林氏,我只是想要奪走妳的全部。」她貼著若綺的耳邊,誘惑地說。

在林若綺眼裡,此時的周季筠已經不是那個如天使的周姐姐。

而是化身成一個惡鬼,準備隨時奪走她的一切,她努力經營的林氏分公司。

她瞪著周季筠不敢置信,怎麼會有人十年來都這樣擅長偽裝?

或許是我太蠢了!

林若綺氣自己,都是因為我蠢得以為周姐姐是無害的,所以我才這樣信任這個女人。

碰!

林若綺推開周季筠,將她推開撞到旁邊的書架,然後搶了自己的包包低頭離開。

在走出門前,她眼角瞄到季筠低垂著頭,受傷的模樣,但她還是一狠心,沒有管周季筠的推門而出。

因為在周季筠承認,她背叛自己的那一刻起,林若綺的世界崩塌了,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周季筠靠在書架前,她眼睜睜的看著若綺離開自己,那窈窕的背影驚慌失措,逃離她像是逃離一個魔窟,如果有雙翅膀,她會跑得更快吧?

周季筠乾脆靠著書櫃滑坐到地板。

終究她努力了十年,卻因為一時大意被發現,或許,是她累了,所以明知道若綺會看到,卻沒有改掉文件的密碼,或許…是她的奢望。

想要若綺接受全部的自己,不論好壞。

但結局卻沒有改變,她只是掙扎了十年,換得了一場空,這樣到底是對還不對?

她笑了,卻也哭了,看著地上碰掉的早餐,像是她被丟在地上的心。

還熱的,卻不是若綺要的,一點顧惜也沒有的被丟在地上。

「通通毀掉好了。」她自暴自棄的說,靠坐在書櫃,不停的用後腦勺去撞書櫃。

陰鬱的她,不管後腦杓傳來的疼痛,只是不停的仰頭,痛楚卻總是壓不過心裡的痛,只有單調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

叩!叩!叩!叩!

忘記最後敲了幾下,周季筠只記得自己,累的躺在地板,閉上眼睛任由眼淚流下。

結束了。

這段長達十年的暗戀。

幾個月前,林氏總公司。

「你確定嗎?」林董事長看著周季筠問。

兩人面前有一份合約,是股權有關的合約。

簡單來說,周季筠花了很大一筆錢,來填補公司的漏洞,而她耗盡錢財所圖的,就是一個人。

林若綺。

「恩,我只要這個條件。」周季筠肯定的對林董點頭。

從若綺公司離職後,她就出國回到國外林氏的總公司,去面見若綺的爸爸。

林董拿起桌上的合約念:「不管以後若綺選誰結婚,我都不能反對,這樣的條件,換『這個』會不會太少?」那是一筆可觀的金額,足夠填滿總公司虧損的合約。

他是生意人,一個約定換這樣的價格,非常足夠甚至有點太多。

「我只是想求一個公平的機會。」周季筠微笑,她很清楚,眼前的老狐狸早就看穿自己的謀劃,只是她跟若綺誰也沒有出格,所以他也不能說什麼。

這算不算賣女兒?

林董想了一下,後才爽快的簽了名,遞給周季筠:「也是,畢竟這什麼時代了,而且妳對若綺如何我也是看在眼裡。」林董事長點頭,收起合約看著周季筠。

他對女同性戀沒有什麼成見,而周季筠給的條件也很動人,他沒有理由不簽。

他不覺得自己不愛自己的女兒林若綺,相反的,就是愛,所以他知道自己女兒是什麼貨色,把女兒交到周季筠的手上,他很放心。

因為周季筠是他看過對林若綺最好的人。

周季筠看著林董收起合約後,她點頭說了再見,並走出林氏企業。

林峻樊走進公司,就看到周季筠窈窕的背影,還有自己老爸微笑目送的模樣。

「那不是一直黏在妹妹身邊的學姐嗎?」林峻樊問。

「應該可以叫妹夫吧?」林董事長坦然的說。

「喔!妹夫啊!…等等!爸,你什麼意思?」林峻樊點頭,然後愣住瞪著自己老爸。

「總之周家以後就是我們的親家了,記得對他們好一點,不過幾個合作案,要再搶回幾%的利潤才行!」林董事長淡然地說。

「爸!沒問題嗎?」林峻樊瞪著自己老爸,他妹是女的耶!周季筠也是女的…

 這樣不就是…同性戀?

 「年輕人,都什麼時代了,思想還這麼迂腐,怎麼當我林某人的兒子?」林董事長嘆息的勸,生意人就是要有遠見,同婚已經是個議題了,趁著這波熱潮賺一筆,才是生意人的本色啊!

 「呃爸…我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是台詞嗎?」林峻樊搔頭,為什麼他是被勸的那一個?

正常不是反過來嗎?

「你爹我英明神武,怎麼就生出你這個笨蛋?」林董事長無奈地搖頭。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甜不知恥》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9:那雙唇親起來,會不會也帶著一點咖啡的香味?》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8:誰叫她雖然是女王性格,但對女孩子特別心軟。》

台灣最專業的情趣用品電商「紅犀牛」提供拉粉獨家好康!現在至官網購物,結帳輸入LalaTai 拉拉台 x 紅犀牛 x 薇娜商城折扣碼「LLTVINA」,任意商品現折100元(拉編提醒:優惠碼需全部輸入大寫才能兌換成功唷!)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