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但成績不可能永遠都那麼好,在維持一段後,她開始停滯了。

 連帶媽媽對學姐的態度也不是這麼好。 

林若綺也厭倦一直看書的日子,她不高興的摔筆:「讀書好累!」 

「若綺,不行任性。」周季筠說。 

林若綺看著她,心裡有點牴觸這個老是用成績輾壓她的學姐。 


(圖/pexels)

有一天,她終於忍不住的說:「你很煩耶!考那麼高分幹嘛!我爸媽都巴不得你當我家的孩子!我討厭你!」 

「真的討厭我嗎?」 

林若綺卻哼了一聲:「我又不需要讀書,我爸的錢就夠我一輩子當大小姐了,為什麼要讀書?」 

周季筠皺眉,她不喜歡這種炫富的言論,她勸:「若綺,妳不要說這種話。」

 「本來就是嘛!」林若綺不懂:「我爸有錢,為什麼我不能說?這是天生的優勢,我不懂妳們為什麼要這樣,好像談錢很髒,卻又拼命賺錢,愛吃又要嫌,就是一群窮鬼...」

 「林若綺!」周季筠生氣的蓋上書看著她問:「我家是育幼院,我從小在育幼院長大,這樣在妳眼裡,我也是窮鬼嗎?」

 林若綺細聲地說:「學姐妳不是也是來賺錢的!那…」 

「好,我不賺了。」周季筠脾氣也起來了,她站起來轉身就走。 

林若綺縮起肩膀,看著周季筠離開,她卻發現自己心裡閃過一份驚慌。 

她知道學姐生氣了,可是她就是不想讀書嘛! 

而且學姐本來就是來她家當家教,那就是拿錢啊!那為什麼她要這樣生氣?

 林若綺記得,她們吵架的那一個月,她都沒有再看到周季筠,她一個人上學放學,也沒有讓司機過來接她。 

有時候好不容易在排隊或者教室經過,她看到學姐,討好的對她笑,學姐卻也不肯再理她了。 

什麼嘛!她都已經低聲下氣了,她幹嘛還要端個面子!哼! 

林若綺拿出筆記本,恨恨地把周季筠的名字寫上,然後畫了一堆叉叉。 

 周季筠一個人,走在公園,坐在附近的石頭上。 

這時候突然出現一隻狼犬,跑過來聞她。 

「小克,sit!」駱佩芬的聲音遠遠跑來。 

周季筠看到駱佩芬愣住:「佩芬?妳怎麼在這?」 

「這是我的台詞吧!妳這時不是都在幫小學妹補習嗎?」駱佩芬驚訝的問。 

「她不想學。」周季筠甩頭,她悶悶的看地板。 

「不想學就不學唄!又不是什麼…小克!好啦!乖、乖吼!」駱佩芬抱著自家狼狗摸摸。 

「她這樣不對,佩芬,如果她到大學還這樣,會被排擠的。」周季筠卻擔心說。 

駱佩芬卻無奈,打開狗鍊,把小克放走:「去!去玩!」 

小克馬上興奮地衝出去,在草皮滾。 

看著自己寵物衝出去了,佩芬終於有空理周季筠:「我說季筠,妳為什麼要擔心學妹?」

 「當然是...」周季筠前面說的肯定,但話尾卻難得有些女生的羞澀:「喜歡她嘛。」 

「承認了?」駱佩芬挑眉,跟她一起坐在石頭上,兩個女生坐在公園,一起看著附近的人群。 

「對啦!」周季筠不甘願的嘟嘴,其實她喜歡女生,只是她溫婉的外表讓人很難想像,她的性向是同性。

 「喜歡一個人,不就更該了解她,妳覺得她應該要收斂自己,要讀書,可是她覺得不用,那妳有想過她為什麼…覺得自己不用嗎?」駱佩芬引導的問。

 「因為她家有錢。」周季筠說出林若綺一直反覆強調的話。 

「對呀!她從小到大就在這樣環境,為什麼她今天卻要跳出這個環境遷就妳?妳擔心的未來,她都沒有經歷,她皇帝不急,妳這個太監急啥?」駱佩芬看著自己的好友,身陷情沼啊!嘖、嘖!

 確實,以若綺的家世背景,她確實不會想到這些,也用不著,除非... 

除非她願意跟自己一起,那這份名為『為她好』的打算,會不會是自己的自私? 

周季筠嘴硬地說:「可是她不可能一輩子就被傻養著…」 

「她可以,真的。」駱佩芬看著周季筠「她有那個本錢,就像小克,牠是純種的狼犬,今天我們家出事了,只剩下牠,也會有人領養,人類就是這樣自以為是,決定別人人生的生物。」

 「小克是狗,學妹是人耶!」周季筠總覺得這樣的比喻有點不妥。 

「如果沒有讀書,那她跟狗有什麼差別,她只是一件從名為『家庭』這個工廠出生的產品,之後等著被送出去聯姻,從有錢人家的大小姐,變成有錢人家的媳婦,然後就這樣啊!」駱佩芬懶洋洋地說,她跟附近的狗狗可熟了,只見別人家的牧羊犬也討好的蹭過來。

 駱佩芬拿出自己帶的零嘴。 

遠處的小克看到,有別的狗跑來找自己的主人,氣的衝過來宣示主權。 

周季筠瞪著她:「妳平時…附近都這樣多狗啊?」她是女王啊?也太多狗了...像是一個騎士團耶!

 「對呀,我家有專門的訓狗場,妳又不是不知道。」駱佩芬理所當然的笑,小克直接在她身上滾,她也直接把小克抱起來。

 小克是捷克狼犬,有近三十公斤,駱佩芬倒是一點都沒有喘息,抱起來摸摸,一人一狗相親相愛的很。 

「可是這也太多了吧!」周季筠瞪著駱佩芬身邊的幾隻狗狗,大到狼犬,小到馬爾濟斯,她也太吃的開了吧? 

還跟附近的狗主人打招呼。 

「恩…我也不知道,血緣吧!」駱佩芬也不懂,她從小就很有動物緣,不過也是有她打好關係的原因,她拿出手中的牛肉條,掰成小塊給附近的狗狗吃。

 小克在一旁可吃醋了,死命的哀哀叫。 

看著駱佩芬跟狗狗們處的這麼好,周季筠嘆息,突然想到,或許這就是駱佩芬的魅力,她總能很快速的融入一個圈子,站在那個圈子去思考配合,就算她不認同,但也多了一分包容。

 不像自己,太求盡美,所以才過度執著。 

「我先回去了。」周季筠說,她還是需要回去想一想。 

「掰!」駱佩芬揮揮手,抱著小克親密的摸摸。 

周季筠則邊走邊想駱佩芬的話。 

…妳擔心的未來,她都沒有經歷… 

是這樣子嗎? 

那她是不是有了武斷的毛病,周季筠反思自己,什麼時候起,她會對自己以外的人這樣上心? 

她不是早就決定好,面對自己的性向有孤獨終老的打算? 

但她卻願意分享自己的時間給學妹,暑假結束,依然照顧著林若綺。 

明明討厭那種自以為是的女生,為什麼對若綺的自戀,卻處處包容? 

所以我喜歡若綺到這樣的程度嗎? 

周季筠問自己,已經喜歡到打算跟她一起,所以才連往後上大學都要替她擔心,這樣的喜歡嗎? 

在兩人吵架的幾天後,周季筠還在心裡評量這個小學妹,她對愛情的態度抱持謹慎,她覺得一定要想通,才能跟若綺見面。

 因此在學校見到若綺,她也沒有對若綺打招呼。 

但是她還沒想透,事情卻已經先找上門了。 

除了長情這個優點,周季筠眼裡的林若綺,就是個傻大膽,她被堵在巷子口,周季筠一點都不意外。 

「學妹很秋啊!我學弟送的東西你也敢退?」 

說話的人,就是上次送若綺手錶男生的學長。

 學長攔住若綺時,周季筠豎起耳朵並遠遠的跟著。

 「你們是誰,我不認識。」林若綺有些防備,她被攔在校內,司機進不來,其他學生也不敢管學長的事情。

 她沒想到會被人堵,只是拒絕一個人的禮物,這麼大罪過? 

「幹!抓她,我就不信弄不到她!」學長大喊。 

林若綺腿就跑,跑出學校側門,直到跑到一個巷口,她忽然被人拉住,被周季筠摀著嘴,拉到旁邊。 

「噓!」周季筠的聲音在耳邊,她抱緊自己的手,到現在,若綺還記得兩人喘息時,心跳的聲音。

 「林若綺,你就只會躲在周季筠裙子下面哭嗎?」學長在附近大喊。 

周季筠皺眉,怎麼會扯到自己,但聽到這話的林若綺,卻激動的掙扎起來。

 「林若綺,妳以為我學弟幹嘛要喜歡你,我學弟只是藉著你,接近周季筠而已,你不要在臉上貼金了!」學長繼續喊。

 聽到這話,林若綺對周季筠救她的感激,通通轉為遷怒的感覺。 

都是周季筠害的,如果不是她的學妹,她才不會被欺負的這樣慘。 

她掙脫了周季筠,然後看著她,這個很照顧自己的學姐。 

那溫婉的面容跟擔心,都讓她很痛恨,她忍不住的對周季筠吼:「我討厭你!為什麼你都這麼優秀,這樣根本就沒有人喜歡我!」

 這幾日見不到學姐,她又變回那個孤單的公主,原本她希望自己能討好,但周季筠不買帳,那種求而不得的心情,滾著父親對季筠學姐的稱讚,還有母親對自己的期望壓力讓她很痛苦。

 周季筠想解釋:「若綺,我…不是要…」她不想比過若綺,而是喜歡她… 

「我不要聽!」林若綺卻吼她:「我討厭你!周季筠,你憑什麼搶走我的人生!」

 她跟學姐,就像是母親跟父親買的兩匹賽馬,不斷被拿來比較攀比,而自己明顯是輸的那一方,這讓從小到大被母親寵著的自己,第一次嘗到了失寵的滋味。

 那天她沒有管學姐,丟下周季筠後就自己跑回家。 

等躲在浴室大哭時,林若綺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一件事! 

她那樣吼,學長一定會發現學姐了,那他會不會為難學姐? 

林若綺不安的握著手機,直到晚上吃晚餐時,才聽到育幼院那邊打來,說學姐沒有回去。

 若綺聽到後呆住,看著家門外的大雨,她撐著雨傘到白天的地方,卻沒有看到周季筠,她在附近大喊許久,才在公園找到周季筠。

 「學姐!」看到周季筠全身的傷,若綺發現自己一點開心的感覺也沒有。 

只覺得好難過! 

其實…回到家哭一場後,她就冷靜,她知道自己一點都不討厭學姐。

 只是媽媽把對爸爸的要求,轉到自己身上,或許就是老師說的,情緒勒索。 

這讓她覺得好煩,不懂為什麼要讀這麼多書,而旁邊的學姐有那麼耀眼的光環,讓大人們不停地說她不如學姐好。

 她便把怒氣都撒在學姐身上。 

但是她還是撐著傘,在雨中找到淋雨的學姐,她走上前:「學姐?」 

周季筠渾身濕透,縮著肩膀,憂鬱的坐在公園的椅子上,任由雨水澆淋,其實她很害怕,害怕說出實話,若綺會更討厭自己。

 但她不知道該不該說,自己這份對同性的喜歡,會不會遭到若綺的厭惡? 

周季筠狼狽的想起身回家,跟那個同學互毆一場,她現在身體很無力、心很亂,剛站起來卻踩空差點滑倒。

 若綺見到,馬上拋下雨傘上前抱住她:「學姐!」 

被若綺抱住,周季筠有些意外,但她又不是那麼意外,因為周季筠知道,若綺就是這樣,嘴很快,但心裡從來沒有存什麼壞念頭。

 周季筠抱著若綺溫熱的身體,乾燥的衣服有著洗衣精的味道,她低聲說:「你真的那麼討厭我,那我不出現就是了。」 

感覺到周季筠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怕,但她的身體顫抖,若綺也下意識地抱住周季筠:「其實我沒有討厭學姐…我只是…忌妒妳。」

 「是嘛?」周季筠點頭,雨水順著自己的髮,滴到若綺的衣服,她看著若綺,突然有股衝動,想告訴若起自己的心意,而她也真的開口了「若綺…」

 若綺抱緊周季筠,她想聽周季筠說什麼,但雨水也流進了她的耳朵,所以耳鳴讓她沒有聽見周季筠說的話。

 「我…」周季筠說了什麼,胸腔的震動傳到自己若綺的身上,但她的耳朵只有一個聲音。 

嚶─── 

林若綺沒有聽清楚,只有雨水流進耳朵的耳鳴聲,她轉頭,看著周季筠,她漂亮的嘴唇退成了白色,人也不如以往精神。

 「學姐你在說什麼?我沒聽清楚。」林若綺喃喃的問。 

但回答她的聲音,卻不在她旁邊,而是遠遠的傳來…

 滴答的雨聲消失了。 

「…若綺!」周季筠的聲音傳來。 

若綺感覺手上有水,像是那日雨水打在手上的觸感,在她以為快聽清,高中的周姐姐說話時,她被人勾著下巴抬起頭。

 「林、若、綺!」周季筠困擾的看著她,這小妮子最近發呆的次數也太多了。 

「周姐姐?」林若綺愣住的抬頭。 

「不要亂翻我的東西啦!」周季筠別過頭找吹風機,不敢跟若綺對視,因為她怕自己會對剛回神的若綺下手。

 想到那可愛的小臉,一臉迷濛的喊她,她就覺得自己差點要把若綺撲倒。 

「喔!」林若綺乖乖放下,然後眼角餘光看到了周季筠的桌子。 

桌上居然有一對夫婦的照片,而照片裡面,夫妻中間的人,是穿著高中校服的周季筠。 

周姐姐不是孤兒! 

可是她明明記得,自己曾經送東西到周姐姐在的育幼院啊!

 林若綺的心神混亂了。

回到房間,若綺還現在過往的記憶中。 

那次雨中到底周姐姐說了什麼,為什麼她後來還是沒有理自己?

 而且周姐姐有父母,她不是孤兒? 

可她明明記得… 

若綺送了二十雙名牌鞋,給周季筠所在的育幼院。 

周季筠從母親那邊得知消息,她看著這些鞋子,都是按照現在孩子們的尺碼做的。 

「你那個小學妹還挺有心的。」周母稱讚。 

周季筠卻苦笑:「是缺心眼吧!」她看著自己的那盒,說起來,若綺完全沒有問過自己家人的事情,聽到她住在育幼院,好像就誤會她是孤兒了。

 那個傻妞! 

可偏偏就是這樣,她才特別感覺若綺的溫暖,沒有因為她是『孤兒』就離開她,反而更照顧,甚至將她納入自己的保護範圍,一起上課時請吃早餐,打掃後一定跑來找她,她抽屜更是塞滿若綺買給她的零食。

 雖然都給了駱佩芬了,但她心裡一部分還是很喜歡這個小學妹的。

 就是所謂的蠢萌吧! 

她嘆息,讓其他孩子們把感謝卡片裝到自己的鞋盒,然後把鞋盒送回林家。 

張芳美看著她:「謝謝妳特別送來,季筠。」

 那天女兒一聽到周季筠沒回來,就拿了雨傘衝出去,她突然有點不安,身為母親對家庭的保護,她看著眼前的女生,卻有股不安,季筠是怎麼讓自己女兒那樣掛心的?

 「不會,林夫人。」周季筠客氣的說完,就轉身準備離開。

 但張芳美卻叫住她:「既然其他鞋子都收了,妳的鞋子也帶回去吧?我聽若綺說,育幼院很缺資金不是,我們林家可以提供…」

 「不用了。」周季筠微笑的拒絕:「林夫人,育幼院收下的是林氏的善心,我們很感謝,這些卡片是我們可以回饋最好的,但…」周季筠看著牆角,那雙小白兔的絨毛拖鞋。

 「如果是若綺有什麼話,我們還是學姐、學妹,等到學校當面說吧。」周季筠說完,就禮貌的起身告辭了。 

張芳美點頭,這女孩有骨氣卻沒有傲氣,讓她一方面認可周季筠,但另一方面又對季筠這超齡的成熟有些防備。

 讓管家送周季筠離開,等周季筠道謝關門後,她才看向躲在樓梯間的女兒。 

「人家都說了,妳自己去講吧!」張芳美提起包包,穿上外套,她準備出門,也不想再管兩個小女生的事情了。 

林若綺看著自己媽媽收拾,她嘟著嘴說:「媽!妳看這樣做,根本沒用嘛!學姐還是不理我」

 「臭丫頭,如果沒用,妳學姐怎麼出現的?」張芳美對著鏡子整理自己的頭髮。 

「可是她還是沒理我啊!」林若綺反駁。 

「妳太陽啊!人家要圍著你轉?妳要是還想她理妳,就自己去找她說話吧!」張芳美對著鏡子順順頭髮,她轉開門。

 「媽!妳要出門喔?」林若綺瞪大眼看著自己媽媽。 

「對呀!幫妳出個主意,我的皮膚都乾了,當然需要SPA好好呵護我細嫩的肌膚啊!」張芳美看著自己肌膚:「我們女人不把自己弄美一點,你爸爸怎麼靠近一點?」

 「喔─」林若綺嘟著嘴,但她還是想不通嘛! 

為什麼育幼院可以收她的鞋子,但學姐卻不要? 

學姐跟育幼院不是同一件事嗎?

隔天,學校。

周季筠看著講台的老師分心,或許就如駱佩芬說的,她能了解若綺的生長環境,造成她凡事用錢解決的方式,可見到若綺,周季筠發現自己還是沒有這麼快釋懷。

 尤其是她…說出自己的心意時,但若綺卻問自己。 

「學姐你在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勇氣用完了,她沒有勇氣再說第二次。 

而阻止季筠的再次告白的理由是,她回到家,卻看到母親難得的憂鬱。 

 「季筠,這周日陪我出門一趟好嗎?」周母的聲音有些低,似乎心情不是很好。 

周季筠溫順的點頭:「好啊!媽,你要去哪裡?」 

「參加家潤的喪禮。」周母有些憂傷地說。 

喪禮? 

家潤的? 

周季筠突然感覺自己被掐住了心,她認識家潤,育幼院的大家她很熟,但最熟的就是這個叫做劉家潤的大哥哥。

 「劉哥哥…怎麼會?」周季筠有些訝異,從育幼院長大的劉哥哥,他們感情很好。 

因為那個劉哥哥的性向也是同性,所以他們也認識的比較深一點。

對於劉哥哥的死亡,她感到一種可怕來自死亡的衝擊。 

周季筠跟著母親一起去家潤哥的喪禮,他的照片放在骨灰罈子前,周季筠站在門口有些苦澀,家潤哥哥是個非常好的人,溫和有禮,雖然考試的成績不好,但他早早就選了建教班,說以後要存錢,然後有一個自己的家,想要一個陪他的人…

 是她育幼院裡很好的朋友。 

周季筠學著別人的動作禱告,看著幫忙處理事情的人員,卻看不到那個說會陪他的人。

 「他…是自殺的。」周母感嘆說出自己打探到的死因。 

自殺? 

要有多大的壓力,人才會選擇殺死自己?

 周季筠沉默,看著開明的母親難得的憂傷,母親是個心很寬的人,育幼院許多哥哥姐姐畢業回來,母親卻從不對任何人另眼相待。

 但是周季筠卻第一次在母親臉上,看到惋惜的表情。

 「媽?」周季筠上前看著自己媽媽。 

周母看著照片,有些感嘆:「家潤多優秀的一個人,也有擋不住別人閒言閒語的時候…」她喃喃的說,看著自己女兒,她想起自己女兒提過的性向。

 對同性戀這件事,或許她們都要想一想,這件事情該怎麼辦。

 她不想把『身為同性戀就等於自殺』這種想法灌輸給季筠,但她也不能否認同性戀的身分,確實會讓社會對他們更嚴苛跟壓力。

 周季筠看著母親煩惱的模樣,心裡也是很遲疑,但是她不知道怎麼表達,喜歡就是喜歡,就跟挑食一樣,就算再多人告訴她,紅蘿蔔有多營養跟健康,她就是沒辦法放到嘴裡。

 這個社會可以接受對食物挑食的人,為什麼不能接受對性向挑食的人? 

在她的世界,女生一定要喜歡男生這個定律也很怪啊! 

但她不會這時跟母親硬頂,周季筠跟著母親出去取車,就遇到一群人在對一個男生拉拉扯扯。 

她眼尖的看到,那一身藍色襯衫的男生,就是劉哥哥的『他』。 

「一眼就好!讓我去送他…」那個男生的表情,充滿著哀戚,在不許男性有眼淚的社會,他卻有著滿腮的眼淚跟通紅的眼,那俊秀的五官上,滿是毆打跟痛楚。

 死亡的人因痛苦而離世,但活著的人卻沒有解脫。 

生死之隔只是把思念的傷口拉扯的更加巨大。

但他不管說什麼,或者多可憐,其他人卻只有羞恥的表情,打算將他拉扯離開。

周母看著季筠點頭,兩人母女早有默契,周母攔住那群人詢問,季筠則趁機跑過去。

那個人也認識季筠,他苦笑摸了摸身上,最後只能把自己的名片拿出來,塞到季筠手上:「幫我跟家潤說…」

但還沒說完,就被旁邊的人扯走了。 

季筠拿著那張名片,雪白的小卡,印著名字跟電話,從印刷廠出來,幾大盒的數量,這張名片也只是那百分之一而已。

 那麼普通的東西,卻是家潤哥哥的『他』,唯一能給出的東西。

 季筠把名片放到家潤哥哥照片前:「劉哥哥,他來看你了。」在骨灰罈前放下名片,她卻落了淚。

 周季筠知道自己從來不是冷漠的人,但是也不是情感豐富的人,但對家潤哥哥,她卻一直抱有一份希望,如果家潤哥哥的情路順利,是不是她的性向,也可以被人接受。

 但是…她看著家潤哥哥的遺照。 

照片裡的人只大她幾歲,但卻自殺了。 

這趟回去,她想了很多,對於若綺在訊息軟體上的詢問,想到了家潤哥哥的她選擇沉默。 

「沒什麼。」周季筠輕聲說,她眼神看著遠處,家潤哥哥的死讓她沒辦法在若綺面前冷靜,所以她沒有跟若綺對視。

 其實家潤哥哥也是非常自我要求的人,就像是若綺的自戀,想到兩人的相像點,周季筠就更不敢說了。

 她不要造成若綺的負擔甚至討厭,因此選擇沉默。 

沉沒自己的心。 

就這樣靜靜守護她,就好了吧。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甜不知恥》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6:她發現,自己居然對這個小學妹越來越有好感。》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5:「若綺跟我求婚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