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幾個月後,公司真的開始招一個新秘書了。

因為周季筠病倒住院了。 

收到這份消息的駱佩芬,她擔心地往醫院趕,走進忙碌的多人醫院,她問清楚了病房就衝了過去。 

打開門就看到林若綺,她沮喪地坐在周季筠床邊,擔憂地看著周季筠。 

病房的門被推開,駱佩芬穿著套裝的身影跑了進來:「季筠!」 

林若綺站起來,有些心虛的跟她打了招呼:「嗨…駱學姐。」 

駱佩芬看著林若綺的表情,狐疑的問:「學妹,你怎麼在這?」現在是上班時間,林氏現在不是正忙著嗎?

 她怎麼還有空在這邊?

她抽起周季筠床尾的病歷表,急性腸胃炎還有營養不良… 

「我…」林若綺剛想解釋,但病房的門卻開了。 

醫生走進來,看著她們三人:「妳們是周小姐的家屬嗎?」

 「我是她朋友,她家人在外地,我們會看護她的。」駱佩芬說。

 「那好,這個等等要給她吃的藥,她現在很需要休息。」醫生把要交代的東西列在紙上,等林若綺簽完名之後就離開了。

 駱佩芬看著林若綺:「為什麼季筠會腸胃炎?」 

「周姐姐…」林若綺卻有些害怕的縮起來。 

「對了,什麼東西這麼臭啊!」駱佩芬看著周圍,突然發現床頭有一袋臭豆腐:「誰這麼缺心眼,帶臭豆腐來探病啊?」

 「生病不能吃臭豆腐?」林若綺心虛的問。 

「任何辛辣、油炸、刺激的都不行吧!等等…」駱佩芬看著林若綺:「該不會季筠生病…」是林若綺搞的鬼吧!

 林若綺馬上認錯:「我真的不知道那個雞蛋已經壞了,我以為那些綠綠的東西是正常的,所以就…煮給周姐姐吃了!」

 「林若綺!妳想殺了季筠啊!東西好的壞的妳分不出來嗎?」駱佩芬瞪著林若綺,她這個樣子,早晚會害死周季筠的。

 「我…」林若綺咬著唇,最後還是因為被責備,哭奔的跑走了。

 看到她離開駱佩芬皺眉:「一句話都挨不得嗎?太嬌貴了吧?」 

「佩芬…我沒事。」周季筠早就醒了,但她沒有打斷駱佩芬,任由她把若綺氣走。

 駱佩芬翻了一個白眼接話:「對!妳沒事!只是快死了。」她看著躺在床上吊點滴的周季筠無奈。

 她一一細數周季筠幹過的蠢事:「我真的快被妳氣死了!都已經住院了,妳還要護著她,從高中吃她烤焦的餅乾、還有家政課摔爛的蛋糕、大學煮泡麵差點燒了宿舍,現在還吃她煮的毒粥,妳怎麼還學不會教訓啊!」

 駱佩芬細數周季筠的傻,這女人心眼賽狐狸,可遇到喜歡的人就成了傻B了,把林若綺寵到五穀不分,她真的很無言。

 周季筠卻還替林若綺找藉口:「那時候我感冒了,所以聞不出味道,可是往好處想,若綺有進步啊,沒有煮焦我才沒發現。」

 駱佩芬氣的半口血含在嘴裡,都開始有些語無倫次:「該!讓妳寵著她,寵到五穀不分、六畜興旺,你知不知道有種東西叫愛丟卡慘死,妳是打算拿命去填就是了?」

 「我已經打算收手了,想說,忙完這一季就放手,沒想到我又感冒…」周季筠溫聲解釋。 

「妳不要以為我沒看IG喔!妳顧著給林若綺撐傘,自己淋雨,才會感冒的對嗎?」駱佩芬嘆息:「妳這樣要寵著她到幾時,妳看,她連一些生活常識都不知道,這樣妳要多辛苦?」

 「反正也沒什麼好關注的人,若綺是缺乏一點生活常識,但她本來就不需要會那些麻。」周季筠弱弱的說。

 駱佩芬看著她:「妳為她想了這麼多,那妳自己呢?」 

「我?我現在就這樣啊,有什麼關係。」周季筠眼神有點逃避,尤其駱佩芬了然的眼光,她不是真的很愛工作,只是除了若綺,她沒有可關注的人。

 她沒有任何興趣,對她而言,別人歡迎的假日卻是她最討厭的。 

因為她跟若綺只是『朋友』,如果沒有約會又不用上班,她只能在家默默看著若綺IG擔心,害怕某天她挽著哪個男人的手到自己面前。 

光是想像,那種心碎的滋味讓她根本不想面對。 

駱佩芬質問她:「妳不想要自己的家庭、不想嫁人、不養隻寵物也沒關係,妳知道除了林若綺,妳根本就沒有別人耶!而且妳為什麼不跟若綺告白?」

 這句話卻狠狠地戳在季筠的心上。 

她不是不想告白,但她現在告白,等於是分手跟放棄。

 周季筠低著頭看著自己被打點滴的手,表情有些晦澀陰暗的說:「時機還沒到!」 

駱佩芬皺著眉,想到季筠委託她的事情,她抿唇,最後還是一句也沒說,只是嘆息一聲。 

有些事情,她看在眼裡卻不能說,例如周季筠的執著跟隱忍,或者她託自己購買的那些東西,明知道季筠這樣不行,但站在一個朋友的立場,她卻不想阻止。

 如果一個人只剩下這些,她還殘忍的點破,這才是最痛的吧! 

更何況她不能為周季筠活,她總要自己跌倒,才會知道痛。 

看到好友為自己擔心,難得不重色輕友的周季筠,輕聲的分析自己。 

「我本來就是很無趣的人,存款夠我平凡度日了,至於家庭就那樣吧!反正我媽說不用我繼承家業,不作奸犯科,我媽也不是那麼在意我幹嘛,我爸妳也知道,樂在賺錢,我又不可能喜歡別人,若綺就是我的全部…」 

說著騙自己的話,周季筠卻清楚,她之所以提辭職,就是各方面的原因都不能等了。 

駱佩芬心裡也清楚,周季筠對林若綺的深情,那是她這個朋友無法干預的領域。 

感情總要跌倒幾次,才有經驗,能夠一次就得良緣的,那要多少的幸運才能換到? 

但季筠在這個小學妹身上放了太多,若是若綺拒絕,她擔心季筠會活不下去,她只好碎念一下轉為正題「是妳把若綺活成妳的全部的,唉!算了、算了,反正妳也要休息了不是?我不管妳了,拿!」

 駱佩芬拿出一個信封拍在病床上。 

「這是?」周季筠一邊打開信封一邊問。 

「上次妳交代的東西,好啦!吃了這個,然後幫妳家若綺補點生活常識吧!」駱佩芬無奈地把自己買的晚餐放在桌上,那是她買的粥。

 「我不吃,有紅蘿蔔。」周季筠任性的轉頭。

 「周、季、筠,妳家若綺買的臭豆腐還有紅蘿蔔絲呢!妳要不要這麼偏心?」駱佩芬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火氣又起來了。 

周季筠撇頭任性的說:「若綺會幫我把紅蘿蔔挑掉…」 

「好啊!我去找她來挑紅蘿蔔。」駱佩芬壞笑,想到林若綺拿著筷子在茫茫粥海裡挑出那一點紅,她就覺得好玩。 

「可是她的指甲剛做完…」周季筠遲疑的說。 

駱佩芬無奈的問:「請問愛到沒藥救,可以按急救鈴嗎?」 

說歸說,她還是起身去找林若綺,看著小學妹進了病房門口,駱佩芬才自己離開,剛走到醫院門口,就看到停好車過來的自家老公。

 「阿克,這邊!」她喊著自己老公。 

「老婆,妳去哪了,我好擔心。」阿克趕快過去拉著自家老婆。 

「去幫季筠拿藥啦!」她無奈地說。 

「拿什麼藥,她還沒有出院耶。」阿克一臉茫然,不是住院嗎?

 「喏!她的藥。」駱佩芬無奈地指著走進病房裡的林若綺。 

阿克噗哧一聲:「走啦!我們回家。」他摟著自己老婆。 

「好。」駱佩芬點頭。

從醫院回來,林若綺把周季筠帶回家,少有的她卻沒有回自己房間,而是跟著周季筠擠在她專屬的客房。

因為兩人認識太久了,在林若綺台灣的家裡,有一間周季筠專屬的客房,裡面有一些她的私物。

林若綺擔心周季筠,所以就硬是跑來周季筠的房間。

「你的房間沒幾步,回自己房間不好?」周季筠無奈。

「不要,周姐姐,我怕你危險。」林若綺卻難得認真的看著藥袋的說明。

「那我先去洗澡。」周季筠輕聲地說,然後轉身脫了衣服。

「嗯好!」林若綺點頭,一點都沒有避諱周季筠的存在。

確定副作用後,林若綺在等周季筠洗澡時,隨意的翻看她的桌面。

上面都是公事的文件,周季筠一直是個認真的人,文件上畫滿了重點跟她的思考,看著她娟秀的字跡,若綺熟悉的會心一笑,直到看到一支手錶。

她懷念的拿起那手錶,竟然跟自己左手戴的一樣。

因為那是她送給周季筠的,沒想到她竟然還留著。

手錶的存在,勾起了若綺對高中的記憶,那是她跟周季筠的初識。

若綺心裡覺得高興,她不知道的是,在鏡子裡面的她,看著那手錶的笑容,比她收到其他人的禮物都甜。

「家教?」林若綺穿著制服,正在自家客廳翹著腳,給自己塗指甲油,她看著自己漂亮的老媽:「我才高一耶!」

「才高一,妳就沒有一科及格的!」張芳美戳著自己女兒,恨不得把她的額頭f9PEhD*9N89G3E(kLrL6tvB^IATbNoJ5j1686wriJvyw&cJsV-戳個洞,把那些教材灌進她的腦裡算了。

林若綺摀著頭抗議:「我不要!為什麼要請家教!」

張芳美下了最後通牒:「因為妳的成績不、及、格!我張芳美哪有妳這種女兒!」

感覺到媽媽語氣裡的決心,林若綺趕緊放下塗指甲油的手,正經對著自己老媽誠懇的說:「媽!我會努力的,拜託妳不要請家教啦!」

「不行!」張芳美很堅持。

「拜託啦!」林若綺哀求自己老媽。

張芳美卻不吃這套:「就你這個成績,怎麼好意思說,是我張芳美沒有這種女兒!」

「反正我就是不要補習嘛!」林若綺也倔了起來。

張芳美看著自己女兒:「好,那我給妳個機會,這次期中考,如果妳能都及格我就不請,否則,妳就給我好好補,不要讓外面的人說妳是草包!」。

「喔─」林若綺只好不甘願的嘟嘴。

「不甘願啊?」張芳美瞪著自己女兒。

「好、啦!」見到自己老媽讓步,林若綺只好回到房間打開課本。

「有什麼難的嘛…就是這個加這個…然後…怎麼多一個!數學不適合我啦!」她甩頭,打開國文,然後看著自己手邊的男性雜誌。

手邊是關漢卿被她塗鴉成騎機車的模樣,跟旁邊的男模靠在機車前的模樣。

「不行!課本裡的男人,不符合我的審美觀!換一本!」她蓋上課本。

自然?化學?國防?基本電學?計算機?歷史?英文?

很好!

林若綺沮喪的打開課本:「…相見不相識啊!」她扶著額,要不是課本還寫著她的名字,她都不認識了!

可是一想到萬一媽媽請家教,有個監視器整天跟在她的身邊怎麼辦?

於是林若綺還是強迫自己打起精神,翻開書本。

「家教?」周季筠有些好奇問,自己的名次不錯,但也只是前十而已,怎麼會選她當家教?

「林伯伯妳還記得嗎?那個老是不在國內的那個。」

「記得。」很有錢的那個林董。

周母溫言解釋:「妳雖然名次不是第一,可是林伯伯更希望有個人能進學校,看著他女兒林若綺,別讓人帶壞了,畢竟外面請的家教,沒辦法進學校,妳剛好又是她學姐,所以才託人來問我。」她看著自己女兒。

「這樣啊…」周季筠點頭,其實這樣頗有找伴讀的味道,但這份工作她該接嗎?

周母也跟周季筠想的一樣,她勸自己女兒說:「如果不喜歡,我就幫妳推了吧?那種大小姐,也不知道什麼脾氣…」

周季筠卻搖頭「不用,如果能推,媽就不會問我了,是爸爸那邊有什麼問題嗎?不然怎麼會突然接這個?」

「妳爸想拿下林氏的案子,所以...想要討好林董。」周母心情很好的微笑,因為知道自己女兒能見微知著。

周季筠點頭理解:「那我試試看吧!」

周母好奇的問:「確定?不要勉強自己,我們周家是沒有林家的富貴,但也不用為了那些錢去低聲下氣,妳不是已經找好打工了?」她知道自己女兒已經找好暑假打工了。

「反正都要打工,去有錢人家吹冷氣也不錯。」周季筠輕聲地說。

「妳先試試看,不喜歡就直說。」周母點頭。

「萬一爸爸不同意呢?」周季筠好奇的問。

「他不會不同意的。」周母還是一副淡然的樣子,但她的身上卻泌出一股子殺氣:「妳媽我畢竟還是仁堂堂主…」

「媽!我會視情況調整的。」周季筠趕緊打住自己老媽,不要看自己媽外表是溫柔型的,但是據說她四個舅舅有些D7clAmRgD&T=7mzKq!JD&ZURfVYm5zYXqK=VMI8d9aS#!WkGQL黑生意,因此媽媽那邊的親戚手上有一些保全之類的人,但誰也不敢惹老媽生氣。

周季筠看著自己媽媽,跟別人家媽媽不一樣的是,她一點沒有跟老公一起奮鬥公司的使命感,整天忙手上的產業,自己也打理的滿開心的,似乎並不把老爸掛在心上。

害的她跟同學聊天時,只要話題是爸媽吵架,她都沒有融入感。

周季筠好奇的問:「媽,妳當初怎麼會喜歡上爸的?他這麼愛錢,妳對錢卻還好,這樣不會沒話題嗎?」自己老媽是心寬型的,不曉得自己以後有了伴侶,會不會也是這樣?

「恩...就喜歡他那份執著吧?」周母說看著電視回想著說。

跟自己老公周梁結婚快二十年,他們算是門當戶對,都是中產階級的家庭背景,她個性冷淡,但家裡四個哥哥寵著她,那年代的小姐,德智體群美都應是拔尖的,她也不例外。

因為唯有這樣,才會是她挑人,而不是人家挑她。

但她卻獨獨看上那個姓周的,說出來也好笑,自己看上的,就是他對金錢的那份執著,他很少說什麼甜話,可是他賺的每一分錢,都交在自己手上。

她喜歡這樣樸實的男人。

「或許喜歡上妳爸的原因,就是他對金錢特別的執著,但你爸卻把自己最看重的錢,交到我的手上,所以男人還是不錯的。」周母難得多說一句,其實她知道,周梁愛的是賺錢的那份成就感,金錢只是衡量的標準而已。

周季筠原本吃著爸媽的狗糧,猝不及防來這一句,她知道母親心底還是希望自己的性向是正常的。

周母垂下眼,溫柔的面容彎起嘴角,但周身卻散出一點冷意,不過她也隨時觀察著,若是周梁為了討好林董,干預季筠這個女兒的人生,她可不會饒了-IA2JV4#kxC#)9!WJIw0APwSiro@X*SnoR=hL%$&as8!81Di5G他。

就是因為夫妻多年,她知道男人三大喜事升Z+CpkAb9#3f03z%Y6(E5IrVmjWZhEUV7PewIj3$i9sSVMQUH+F官、發財、死老婆,她戶頭裡一筆資金,可是隨時準備好,萬一怎麼樣,她也能讓季筠自在舒服的畢業生活。

看著自己老媽那種笑容,季筠有點毛毛的,她看著自己媽媽問:「媽,妳又在想什麼恐怖的事情?」

「沒,反正妳就放心去,不高興跟媽說一B=yBzk_in#D2eJ%CzQ-D5Hn@$Pk3Be^B3WUy8%mzJ63sxI+xu6聲,那些人敢欺負妳,周家也不是好惹的!」周母笑著說,攪拌著手邊的咖啡,笑的歲月靜好,但背景卻是煙硝四起。

「媽,我是去當家教,不是去幹9%Z3k3Lrun5#)cRp8fL34poY#YtvS&Xa7j5ZNg)oljUG9Ak1wT架。」周季筠無言地說,反正她已經知道老媽的態度了,至於爸爸那邊,她就算是給個面子去試試,反而別人不一定要她,但至少努力過了。

隔天,她去學校。

第一次留意起自己的學妹,林若綺。

見到有個男生要送林若綺禮物,她有趣的靠在樓梯上看。

男生很害羞,塞了禮物就跑,林若綺看著他愣了一會,就繼續跟旁邊的谷卿語聊天。

周季筠看著谷卿語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支手錶。

非常漂亮典雅的女錶,代表著表達喜歡的心意,可是林若綺隔天卻沒有戴。

周季筠注意到她手上的,還是那支款式老舊的男錶,周季筠看著遠處的男生,一副質問的樣子。

「看來有好戲可看了?」周季筠有趣的低聲說。

一旁的駱佩芬也湊過去:「什麼?」

「昨天有個男生給學妹送禮物,不過好像被誰給吞,但那個男生來找學妹興師問罪。」周季筠解釋。

「喔!我也LGBetKBAGAz@tLlxE(sj4F5NI&(V6YauSM3VGl9PEfb5ovS)@X不懂,為什麼人家送禮就一定要收,男生的邏輯太奇怪了。」駱佩芬拍拍周季筠:「我去桌上好好想一想!」說完她就回教室趴著睡了。

周季筠繼續看著那個男生堵住林若綺的去路:「若綺,妳為什不戴我給你的手錶?」

「我不要啊!我已退給你了,不是?」林若綺皺眉,為什麼別人給她,她就一定要收,更何況東西她都退回去了。

「可是那是我的心意啊!」男生喊。

「那我就更不能收了。」林若綺說。

「林若綺,妳幹嘛要戴那種錶,又醜而且還是支男錶,難道那是妳男朋友的!」送禮物男生質問她。

林若綺卻很不高興:「誰說我有男朋友?那是我爸給我的,我都戴了五年了。」

「那你為什麼不戴我送的,我的更新、更漂亮,而且是我專程為妳挑的耶!」男生不甘心的嚷著。

「就算這樣好了,我還是喜歡自己現在戴的。」林若綺卻拒絕他。

「為什麼?」男生追問。

林若綺不耐煩的說:「因為你送的禮物再好,也沒有我跟這手錶五年的感情啊。」

「可是我們如果在一起,也會超過五年的!」

「不可能,就算我跟你交往,它永遠比你多五年。」

「那個手錶又土、又醜,而且手錶會壞…」

之後他們說了什麼,周季筠卻沒有心思去聽了,因為她第一次有一種心神震動的感覺。

恩...就喜歡他那份執著吧?

媽媽的那句話,她好像隱約能了解了。

你送的禮物再好,也沒有我跟這手錶五年的感情。

若綺這句話,讓她心笙動搖,也是她第一次有了喜歡的感覺,喜歡上那句話裡的長情。

也因此,她答應了這個家教的打工。


(圖/pexels)

期中考。

林若綺踏進教室,她拿著試卷填答,她告訴自己:「我已經努力了!」

每天她都唸到睡在課本上,這樣堅持一個月,驗證她努力的時刻到了!

「我會努力爭取、用心填答到時候…」她握緊鉛筆,感覺內心無限的信心飽滿,她在心裡怒吼。

要你們這些大人刮目相看!

期中考,結束。

林若綺看著手上的卷子,身體激動的顫抖。

她嬌嫩的聲音,充滿的激動地喊出她的心情。

「為什麼還是不、及、格啦!」

一旁的損友谷卿語湊過來:「我看看,挖賽!平均40耶!林若綺妳給自己留的進步空間挺大耶!哈哈哈…」

「啊!我不想回家啦!」林若綺把考卷蓋在臉上,她已經心如死灰,看著自己的考卷問:「能不能燒了?」

谷卿語勸她:「你要是燒了,以後妳生活費是燒紙錢轉帳吧?」成績不好,還毀損考卷,罪加一等,林媽媽肯21WyHS^l5&vXy4P*b^7(+SaC47^RQ8D*0JGS&@CN*^H)deWaHP定會打死她的。

更何況他們都有電子紀錄,成績單再申請一份就好了。

「這麼可怕?」林若綺瞪著她,然後哀號:「天妒紅顏啊!」自戀的時候她的語文能力就特別好,她也沒辦法。

「我說林大小姐,妳到底怕什麼啦!妳媽都請家教了…難不成…妳怕家教?」谷卿語看著她問。

「我…怕啊!」她看著損友問:「妳沒看到之前的新聞,補習班老師的那個!」

「怎樣?」谷卿語挑眉想起之前的新聞:「妳怕老師偷妳家東西?」

林若綺憂傷的說:「我這麼貌美如花,家教傷害我怎麼辦?人家還是小花蕾,怎麼能面對外面的風雨?」

谷卿語停了一會,突然抓著林若綺的手臂,慎重地看著她開口說:「若綺,妳這個樣子,千萬不要改變知道嗎?」

若綺看著自己的損友,眼神一亮:「小語,妳難道也覺得,我應該當個永恆少女嗎?」

「不!我想看妳這樣下去…到底什麼時候會被打死!」谷卿語說完狂笑的跑了出去。

「谷、卿、語!妳找死是不是!」若綺衝過去要追她!

他們班級靠樓梯,谷卿語直接跑上樓梯,而林若綺也追了上去。

結果林若綺剛衝到樓梯轉角,卻撞到一個女生!

「啊!」林若綺下意識的一把撈住對方:「對不起,妳還好嗎?」這時她才看清對方,一個清秀的女生,散著頭髮,有些驚訝。

「我沒事。」對方的聲音微低。

「槓!學姐!」谷卿語一看是學姐就溜了,丟下林若綺跟學姐大眼瞪小眼。

林若綺才趕緊放開,看到對方的制服,是大她一屆的學姐,她瞪大眼,心想自己死定了。

幸好那個學姐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聲說:「妳不是要追她,趕快去吧。」

「好,抱歉喔!」她趕快跑走。

等林若綺跑走,一旁的一個留著長髮的女生才說:「季筠,怎麼樣?」女生的制服上寫著駱佩芬。

周季筠搖頭「什麼怎樣,就普通的人罷了。」不過沒有什麼大小姐脾氣,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少來,能靠近妳的,妳如果不喜歡,可不會這樣。」駱佩芬說,她拿著課本看著周季筠,季筠的體育成RPV3K-Bq7B11EF-buQj3Re9I5xOfdR7CtLfQLaiMT%-%^9@#=J績好到可怕,只有她要不要讓人近身,沒有人可以在她不同意的狀況靠近她。

周季筠聳肩「說的也是,不過我覺得…有待觀察。」到底這個學妹值不值得自己浪費暑假,她覺得還很難說,她不喜歡當薪水的小偷,這個學妹到底是怎樣的人,她會慢*$&HVR&d0su1eH%qbTJN5uMAlusb&D0m)rAC3I-4Jc_D6U!69g慢確認的。

「我倒是覺得,妳已經迫不及待了!」駱佩芬撿起地上的考卷輕笑:「恩…可能她的成績也迫不及待了。」

周季筠拿過駱佩芬手上的考卷,兩人看著林若綺考卷壞笑。

玄關的門開了,一隻小老鼠不同於平常的大咧咧的,偷摸的進門,輕輕的關上門,一看自己母親還在講電話,她便一步一步往自己房裡去。

「若綺。」張芳美優雅的喊著自己女兒。

小老鼠僵住,乖乖地轉身:「媽…我…」

「成績單呢?」張芳美問。

林若綺乖乖交出成績單:「對不起!我真的想要努力的,可是看著課本就是會睡著,我保證期末考我我會更努力,媽妳千萬別生氣,我現在就回房間看書…」

「少說那些有的沒的,你到期中考前,根本就沒時間看課本,都在睡覺了!」張芳美瞪著林若綺。

「媽!生氣會長皺紋的!」林若綺可憐兮兮地提醒。

張芳美微笑的看著自己女兒說:「我這麼美麗,怎麼可能會有皺紋,要回去可以!把妳的家教帶走。」只是那燦若春花的笑容裡,有幾分抽蓄,似乎是在隱忍。

「妳真的請了!」若綺瞪著沙發上背對自己的人,那一頭長髮…難道是女生?不對!也有可能是搞藝術的男生!

天啊!那不是更慘?

若綺痛心的問著自己母親:「媽!妳就不是怕妳貌美如花的女兒遭到摧殘?」

張芳美瞪了自己女兒一眼:「妳是電視劇看太多了嗎?」然後才轉頭對坐在沙發的人講話:「抱歉啊,季筠,讓妳見笑了。」

「沒事的,夫人。」周季筠優雅的放下茶杯,起身看著林若綺。

林若綺睜大眼:「學姐?」她愣住,敢情她撞誰,誰就是她的家教?

早知道如此,她就應該瞄準校草學長撞上去!

「學妹,妳還好嗎?」周季筠走到她面前,有趣的打-9+il$8phrKjekEsa1gn9gfT_yfxaH*fQ8f)WXWMWyt4Ggp6cT量,下午那個在走廊打鬧的學妹,可是很活潑的,怎麼回了家就轉性了?

「沒事、沒事,學姐我們走!」林若綺拉著周季筠回到自己房間,既然是學=V(k%3LfRAS=5X#G(KwIRrNJ2Q_RN_BK_K(feyaWa-B*s$4U6s姐,那就好講話了,畢竟年齡相近,她應該還能『說服』學姐吧?

關上門,她瞪著眼前溫婉的學姐,還有她手上的大袋子。

當周季筠舉重若輕地把一袋重達二十公斤的書,碰!的放在書桌,她深深害怕了起來。

「學姐,這個是…」

「妳一周的課本、工具書、計畫、還有字典。」周季筠微笑。

當你看到一個溫靜美好的學姐,拿出十幾本書,而她是妳的家教時,她只覺得無比沉重。

「學姐,我們打個商量好不好,妳教妳的,我隨意。」

「不行。」周季筠微笑地說。

林若綺看著她,在內心用周星馳的台詞憂傷。

曾經有一個人在我面前說出『不行』,而我沒有抗拒,這是她從學姐那邊得到的第一個不行!

在之後千萬個不行中,如果再來一次機會,我希望能對那個學姐說滾妳的,如果非要給這句話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可惜的是,林若綺沒有一萬年,她被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定律控制,學姐一句:「只要把國文及格,之後我就不逼妳了。」然後是一堆分析,讓她頭暈腦轉。

最後,她覺得學姐好好,又溫柔又聰明,然後不知道怎麼,被種下『只要把國文考及格,就可以讓學姐交差,兩人相安無事。』這種奇%vSh15zbO&qKIGEUS$HSMy*mUex=PU=)Sfl)RnA-XObX$gG9R^怪的想法。

之後她就正式進入了地獄。

「不是說好國文考及格就好嗎?」林若綺驚恐的問。

「可是只有這樣一科會讓老師懷疑作弊耶!」周季筠困擾的說,她憂傷的看著林若綺:「而且這樣…要是因為妳的成績,我被趕走,學姐我就要去打三份工養家,甚至可能被賣身到洗頭房…」她低頭開始眼神含著憂傷。

被一個溫婉可憐的佳人這樣拜託,雖然不是男的,但林若綺還是心軟了。

「停!」林若綺認命的打開英文課本。

周季筠溫柔的看著林若綺笑說:「若AiCSdl@bpNyhn&m0=&zd3Dm$9IF4U6VyuLIleoSDb_M%Q)3zUt綺,妳最好了。」但心裡卻笑翻,覺得這個小學妹也不像是傳言中那樣,人是比較直一點,但也不是那麼嬌貴跟任性。

就是有些粗神經,但心裡挺善良的,她發現自己居然對這個小學妹越來越有好感。

林若綺卻覺得,自己年紀輕輕已經有了淡淡的哀傷,自己這什麼命?

木剋土、土剋水,學姐剋自己?

偏偏,她家不缺錢,她要是願意成績有點進步,能幫助學姐改善也是很好的,而且學姐還能教她化妝打扮,她也不是這樣討厭學姐。

最重要的是…

除了谷卿語,她身邊還真的沒有誰可以聊天。

同樣家世的同學,都是競爭對手,但是其他同學嘛…

她覺得她們很太內向,她們覺得自己太自戀公主病,男生她又沒興趣。

也唯獨這個學姐,能聽她說些學校的事情,而且又不會太害羞,也不會對她指手畫腳的。

在國文課被老師點名表揚後,她對學姐這個家教,就不是這樣不甘願了。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甜不知恥》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5:「若綺跟我求婚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4:「但是你確定她沒有你,她活得過一天?」》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