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基本上,有句俗話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本名范采凝的小饕M=qBqZO18vyITe8dDzu*4QjbUuq9-&FxSnBqxamiR1cyOr+gqO,有個好比無底洞的胃,嚇跑無數追求者,同樣與小饕為伍的花花,除了女裝大佬,當然也有過人的長處。

她可以為了一根睫毛膏逛遍整個商圈,外加百貨、書店、五金、大賣場。

這過猛的體力,除了食量驚人的小饕,目前沒有任何人有辦法配合上。

「花花,我真的拿不動了。」小饕無奈地喊,他們上完莫姐姐替她安排的課程後,說去逛一逛美妝店。

畢竟花花很善良的陪她去上課,她當然要講義氣的陪她買東西,可是……。

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袋子,為什麼保養品的包裝要華麗得像是藝術品,一個比一個奇形怪狀,連袋子都是ql5=y_%sMvG5T4u)QzLM$-srSg@@mPQA6KLicHv%L_s^8Gdvky大燙金,然後一小罐30ml的臉霜,卻重得可以?

而花花那個沒有巴掌大的臉,會連買4小箱,還有各種潤膚、底色、遮瑕、睫毛、口紅、美瞳等等,東西多到她快扛不起來t!YUJEgLXzaUk@y8n(6&sR+uD&I)C)zY_q@!xSJRi4mgT5ytIe了!

「你要是幫我扛回去,今天晚上的自助火鍋,我就請客!」花花微笑地拿出殺手鐧。

小饕深吸一口氣,「花花妳怎麼買這麼少,還想逛哪?小女子願意陪你上山下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花花得意一笑,她推開屈臣氏的門,用一種女王駕到的模樣:「走吧!」

小饕像個狗腿子,只是拿著手機猛滑,她一定要找一間最早營業的店!

不吃到老闆送紅包,她就不回去!

在面對壓力時,我們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分泌會上升,皮質醇的大量分泌不僅會導致睡眠問題和血糖異常,還會讓我們^#3MLQ5zLy5$N7C8U3Kj6+3tsPpcsJWjOo_O7d)sV8WiYU*vho對高熱量的食物產生一種生理上的渴望感。

「老師說的不錯耶,因為壓力,有情緒性進食的問題,是大部分人的問題。」花花拿著課程簡介說。

「我剛剛買太多,錢包都空了,但居然還吃了一塊炸雞。」他看著手上的炸雞搖頭,意志力果然還是太薄弱了。

之後不曉得要做多久運動才能消耗掉?

小饕聽著花花的抱怨,胡亂點頭回應,「嗯、嗯、嗯…」她面前是滿到堆起來的炸雞塊M5D8A97$ZTsv&o23sguX_iEd1CQ5=#s_sb$NBIym5lKM0h2Qs=淋上起司,堆成金字塔的樣子,目測大概是二十幾塊。

花花看著簡介,「老師還說,吃高脂高糖的食物時我們的大腦會釋放類鴉片活性肽,它是可卡因、海洛因等麻醉劑中的主要活性成分,因此,冰淇淋、薯片和炸雞給你帶來的鎮靜和安撫的效果是真的。」她已經把自0PjY4plUFQJRj5oQT5BPdn#xj%*A6&bH_uSu+vu@FdUic%Wsf@己買的化妝品全部試完了,無聊到去翻小饕的課程簡介。

「原來如此。」小饕默默點頭MJ$W_$Y-zQ($_9Fl)WQw*osFtfiTXp-f@p1BSXH#e%M(lxeOe(,她拿著火鍋那個提供二十人份的醬料碟子,剛剛她很「客氣」把火鍋店的冰淇淋挖了十二球。

HQv$bin@bjp27Y4K*hB^@hyqPh)y7N!h(5nvU6qME^ew57tyRJ「天啊!你也克制一下!」花花看著小饕,那已經快變成球體金字塔的冰淇淋,然後又快速的消失在小饕的嘴中,真的有點可怕啊!

「我只吃一點!」小饕鼻頭擰出怒紋,一副護食的姿態。

「是只吃到剩下一點點吧!」花花翻白眼。

「我今天提了好多東西,需要補充能量!」小饕抗議的說。

「剛剛不是說,在童年曾遭遇過情感忽視的孩子,長大後會更加容易出現情緒性進食的問題。」花花無聊的拿簡介逗弄小饕,CfrFy@B-z-==KBYGHM-LM^nFqu0ObdWr(E7dxt=Ty!I_SqBY8K直到她齜牙警告才放手不玩。

喔、喔!小貓咪生氣了!

花花看著一球球的冰淇淋,被小饕用小湯匙挖起來吃,那已經有點影分身的手速,看她吃飯真的是一種…奇觀阿!

兩人一個吃,另一個看對方吃,兩人都非常自在,花花Oub_a4lfc@1H!@1!Be^4s#5QwHBeC-EnE_lE@9VxQweUF@uCqq並沒有嫌棄小饕的吃飯的時間過久,小饕也沒有覺得花花一個偽娘很奇怪。

他們的友情表現,就是在等待對方時沒有怨言。

畢竟從國中就認識,到現在也七八年了,花(nWRF#pkS3_H9Sbz!GEcZ56AO@AhfRsjCCtXcK0MH+XAZEiMG-花不但知道小饕真實的「肚量」,也知道小饕為什麼要這麼年輕就出來相親。

范采凝的父母是出車禍死掉的,就在她國中的時候。

花花想起自己聽小饕說過,她FJXM641BHME!+$7R%V6As6wlQ@h1_cjGBl@Jsq+nKW8z=E)V#*父母死前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她有人照顧,不過他總覺得那時候是因為小饕年紀還小,父母放不下小饕,並不是要小饕找人結婚的意思…

不過,小饕高興就好,至少人生有個目標,比沒有目標強,花花分心的想。

等吃到有飽的感覺,小饕默默停手委屈的問1I61)Z!imPEmHo$47TWSVE9_R%1JTwcrjXsU^Ff_hz@JYB3^&t:「可是花花…吃東西好快樂麻!為什麼用自己的錢買東西吃,還要被嫌?」

除了花花的請客,她從來都花自己的錢去吃,Teg@Xrb-DEPg1jG5j1*4*Ng#doZ_aFZ1ZkO2^(w*!Rydq#kRt3除了學校、直播,她也在學校餐廳打工,生活上幾乎沒有動到父母留下的保險金。

花花看著小饕,正想說她那個胃的消化功能太變態,旁邊卻突然有陣閃光閃過,幾人的大聲的「竊竊私語」傳來。

「就是他嗎?」

「對呀,廣銘大學的女裝大佬,是他…」

幾個人一邊拍完,一邊結帳,訕笑的經過花花身邊,還指指點點的。

「喂!懂不懂禮貌啊!」小饕憤怒地站起來,卻被花花拉住。

「不用管他們。」花花低聲說。

「放開…我…我去找他們說清楚!」小饕想去找那些人理論。

花花眼神中帶著受傷跟狼狽,「不用啦!」他用盡自己鍛鍊出來的臂力,才能死死拽住小饕。

他跟小饕上同一間大學,但是不同系,那些是他的同班同學,所以花花更不想多惹事情。

兩人的互動,卻惹得那群人中的一個男生嘲諷。

「唉Yj$Ja*pqOnp=P3YN2@KaZdchAnbL@$IZZFXmZ5D9UPU-A*iH4c呦!還知道丟臉喔~」那個男生不屑的說:「跟穿女裝的男生出來,你不會覺得丟臉嗎?該不會你是哪種喜歡男友有基友的腐女吧?」

小饕不爽了,拍桌而起,她瞪著那個男生,「腐女又怎樣,比你們這種滿腦只剩性慾,以為全世界都要被你們批評的人好YprA@yhbTBRMrirDgrqi*f)VIgOvl+HwdwLi@31R2uF9r9ysvA啦!」好歹腐圈也是圈地自腐,在腦海裡YY沒有拿出來評頭論足。

那些男生呢?

隨便走過去一個女的,就要吹口哨打分數,長的醜,就被笑這麼胖怎麼敢出來,長的漂亮,就被各種騷擾,拒絕他YqZm#v-^RhiDFbP9Wd^&v=3UQ%!LvZqgJFaGH5+zJs@6ddh+-E們,還要被說騷,台女、破麻各種批評。

直男癌有什麼了不起,就是最安分聽著社會各種聲音長大,不會自己思考的動物而已啊!

小饕知道眼前這幾個人是誰,他們是她隔壁班的同學,那個說話最大聲的阿文還來看過她的視頻呢!

「為什麼要嘲諷花花,明明花花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這樣講他!」小饕不高興的說。

「怎樣,難道你男友t20iq(OoErtwhvH=lX#W6iRFJAAmPa&vp8^oU$_e-*klVikT@!還比老子的屌大嗎?」那個男生挺著自己胯下,臉上滿是嘲諷跟興奮的紅潤臉色,似乎他已經喝醉了。

旁邊有幾個稍微清醒的同學拉住他,「阿文,那不是她男友啦!」

聽到這,那個阿文反而更激動,「不是妳男友護得這麼緊幹嘛?他是一個死娘GAY!」他很在意花花的存在,為什麼他怎麼約小饕都不出來,那個女裝癖卻能+j)v_ijbnp8Xg-ur85zV-WtV=_s#o)b(w74z7wQiGAe+!ofrhd跟她一起吃飯?

想到這,他就覺得非要給這個花花好看。

「花花比你們每個人都好!你們只會偷偷摸摸的拍照,太噁心了!」小饕冷聲說。

「明明是他不男不女的,我們為什麼不能拍?」阿文不高興的頂回去。

「他有同意嗎?」小饕皺眉,「沒經過人家同意憑什麼拍照?」

「我…我們只是…」旁邊的同學有幾分尷尬,但阿文卻大聲起來。

「啊!你們跟她廢話這麼多幹什麼,一句話,他是不是你男友,不是就滾啦!」阿文逼到兩人面前,他瞪著花花。

「他是我的朋友!」小饕不高興的說。

阿文卻好像沒辦法好好說話,只是糾纏在花花跟小饕的關係上,「屁!明明就是那種關係,啊不然你們親一下啊!你不敢)0gRca52Vaeu9K_5Y8qKj!!IkSINa=btNg&4WTYj3f_(Kgd++6啦!連公共場合都不敢親他!」

小饕瞪著他們,「幼稚!」

花花也起身跟小饕準備走人。

「謝峻偉!是男人就不要躲啊!」阿文喊了花花的本名,他知道這樣最能激起花花的怒氣。

花花猛然轉身,看著那個男生還有他背後,始終沉默的另一個同學,他用男性低沉的聲音說:「你們不要鬧了。」

「笑你不敢啦!」背後的幾個人像是囂鬧的猴子,整個餐廳的人都在看他們。

「女裝變態!」、「噁心!」、「娘砲!」

「小饕,我們走。」花花挫敗的轉身,儘管想要輕鬆瀟灑離開,但心裡積壓的情感卻湧動著,那c@9I@WGFKjt)WrtDSV(_KpCN5y%zd%!$uyT&xSJBu&GCVUN==!種憤怒、崩潰、痛楚都快要溢出來了。

當花花面對小饕時,他的眼睛已蓄滿了眼淚,在背對那群人時,順著臉頰流下,被小饕盡收眼底。

看著好友流淚,小饕心裡很痛,她知道那份眼淚不會被花花背後的人看見,因為那是他最後的底線。

小饕看著花花吸氣強裝鎮定要走,看著他抓著自己的手,那寬大厚實的手掌卻抖的厲害,洩漏了他內心的脆弱。

小饕瞪著他們,這群人知道她是YouTuber,也知道她的本名,甚至那個叫阿文的男生似乎想追她,她理智上知道,不要惹他們比較好,就丟著,冷處理的離開,隔天說不n5n^vY&FI6R(wTZDO7t**vHpZ5)Y2s288e306&)iZ6Gr8@p^Bo定他們就醒了,就算被罵了幾句,還是可以各過各的生活。

這樣做比較好。

就讓他們覺得自己怕了,覺得花花很糟,覺得他們是對的,周圍的沉默被判定成認oDPVE2MSIcYlKZqymZZTvs_0Mfs1n(@GtUiL27hpNgb_Ny!lEy同…中立的沉默著,讓施壓者以為自己是多數。

似乎這樣已經是最好的處理方式,卻不是她最想要的!

當花花拉著小饕要離開時,小饕走上前當著眾人的面親了花花。

兩唇相貼,但她的眼睛卻看著阿文這群人,眼睛中有著火焰。

然後小饕一邊抹嘴,一邊看著他們嫌惡的說:「花花比你們更美好!」說完她就拉著呆住的花花離開了。

她沒有太多罵人的詞彙,甚至不太能言善道,但這已經是她想表達的全部東西了。

兩人在櫃檯拍了錢後就跑了,他們背後的那群人還在呆若木雞的狀態。

他們沒有想到,這兩個人真的敢親下去!

小饕跟花花兩人的身影逃的飛快,櫃檯的服務員傻眼看著他們絕塵而去的背影。

「那個客人…找錢…」她傻傻地拿著托盤…上面還有剛打出來的發票。

「噗!」很輕的笑聲響起,莫映璇走到服務員面前,「給我吧!我下周會遇到她。」

事實上,她原本想要上前解圍的,但是看到小饕的「表演」她ZRt@Nd5vJqaEs_gI0wes@X(LtFI65biwm_p(-w-EyazAr1=4fR卻心情頗好,或許是因為沒有看走眼,她服務的客戶那麼傻大膽的行為,卻也透露出她的善良跟勇敢。

雖然很笨拙,但在這個年紀,有維護朋友的熱心,就已經足夠了。

「喔好…」服務員正要把盤子遞過去,旁邊的詩雨帆就搶了下來,「我拿過去就好。」

詩雨帆是餐廳的主廚,更是餐廳的投資人,服務生當然乖乖的把錢送過去。

詩雨帆收了錢,看著莫映璇還是一臉冷淡的模樣,有些故意地問:「這真是一場好戲不是嗎? 璇?」

網紅跟女裝癖出門,這樣的組合很新奇呢!

guvRX1L1=c625(+u^4!NcWnOUD1-L12_C9lswYfvpP0vdz&40j但莫映璇卻還是冷漠的說:「都可以。」她聳肩,好似小饕於她根本沒有任何重要,她只是好心,既然詩雨帆接下這活,她也樂得輕鬆。

結了自己的帳後,莫映璇就離開了。

而詩雨帆看著她的背影,握在手上的零錢被她掐緊。

下一周的見面。

在小饕用真實的肚量又「成功」嚇走一位客戶後,莫映璇覺得小饕的問題不是普通的嚴重。

「為什麼你要吃這麼多?」她不懂,那些課程小饕都沒有去上嗎?

不然為何她的食量還是這麼可怕?

「可是人家就是餓嘛,而且那個捲餅小小的,我才吃八個…」小饕沮喪的說。

那烤得外酥內韌的餅皮,裹上脆爽的生菜、微辣-cVo=jCa#P1uX!VgNmN98O+Dvpl-#y2c0h+Qngsdcl)!=o^OqB的煙燻雞肉,還有滿滿的酸甜中帶著微辣的莎莎醬,只吃八個的她已經很克制了!

莫映璇內心翻了一個白眼,然952#XKSMVO*KT^CBLoKJnCg_RHir6+_*Jbh_72C*HiGtzYI1fl後強迫自己轉念,畢竟小饕可能真的得天獨厚,有個無底洞的胃,她嘗試用聊天的看看,看能不能聊出她的心結。

「你為什麼喜歡當YouTuber?」她問。

小饕還傻傻的笑說:「因為我喜歡吃啊!」

莫映璇看著她的笑容,內心覺得這個果然青春真的很美好,可以毫無顧忌地說自己想要的東西。

其實以賢妻良母的標準,小饕並非不及格,她不排斥打掃、做家務,人也不醜,個性也不公主,而且忘性#yR@kqKXIW%DVxTPtWFotc@x%FKdFFdS6-n$4&mHFRY1rCU3z!挺大,前一秒還委屈的模樣,下一秒有食物就不記仇了,而且也挺健康,生育應該沒有問題。

這樣的女生會滯銷,真的就是因為那可怕的食量,足以嚇走太多人了。

「所以你是一開始就立志,要當吃播的YouTuber?」莫映璇問。

小饕搖頭然後邊回想邊說:「不是的,我一開始就是愛吃、很會吃…然後我同學就拍我吃東西的視頻,然後網路上好b4Ay#@eru!vnnQ-n#rstB=!g#n7&rNE@mJi7(Ix65CbwA9gr!e多人看,他們說想要再看我吃其他東西,然後我就一路拍一路吃…到現在。」

小饕說起自己成為youtuber的過程,其實就是一連串的意外促成,最後她發現了網路能給她一個BRoOW!EYjK%oUuU33yy_cSt%M(1lBhuJ_00F(*Y@Tfle@srZJR小世界,自然就開心的走下去了。

「而且後來還有商家MM5E9mb2XA7lP7keGkhji5mW84nY)2nh21CCdfp^oK1@TtphIA願意讓我拍攝,他們都有多給我好多東西吃呢!」她努力強調的說,這應該能說明她真的很厲害吧?

莫映璇點頭,這也是個滿勵志的故事,但…

會不會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小饕才放棄不掉吃的?

莫映璇看著小饕,「小饕,你知道之前有個大胃王網紅,她吃過期的食物,然後送醫的消息。」

「我知道。」小饕點頭,她看著莫映璇強調,「可是我沒有這樣做啊。」

我、我才不會做這麼瘋狂的事情…吧?

小饕在心裡跟自己說。

可是如果做了,會有很多人看你喔!

心底突然浮現某個聲音。

小饕有些驚慌,甚至都不敢看著眼前的莫映璇。

莫映璇則是看著小饕分析著,其實網紅的生存也不容易,為了拍攝這些影片,還要買攝影機、鎂光燈之類,還有各gzH1HZVc4cmnDQx6)Mgg_@kQR^1L2g$(#WpQAKbAHEUYI$9Sda種跟商家溝通。

通常網紅當到最後,真的能賺錢的還長紅的,需要一定的經營,最後變成一種不得不妥協,例如業配gh-Toqfr#JRG#wgxprkPP33rUC!o=)xH-ANO%kdvGGl_zoipE(、乾爹、贊助之類。

只是這些還不夠,網路促進了人們的胃口,開始想看更多的東西。

她知道的,有人為了瀏覽率,去荒野求生差點餓死,或者被毒物咬到致命,也有剛剛提到的7Gx-8GFpqEn=J#u5hDzSL(5R8iDhuR$gAIqz5*ZU2atYL+TuPQ,吃過期的食物吃到送醫。

網路跟電視一比,網路像是還沒有建立道德的界線的少年,不斷試探著瘋狂的底線,而電視還有審查等的限制,因此電P_cn*=5tk^w3m*o#bczwtLeQ9SJrwLu(L(vJmM=KnO2$2wcCzw視的圈子黑暗的是鏡頭之外。

而網路卻是在每個螢幕裡,只要花少量的金錢,還有人們用讚數跟眼球餵養了網紅,但也同樣5pW04Ysiq#nt*fPLA+xkE=U4=61pu+@eU%rA5huQUxXEb0pYhr讓網紅做出很多瘋狂的舉動。

網紅在網路像是煙火一樣,直衝到頂的燦爛後,然後又默默消失寂靜。

即便天花無數月中開,終有夜深人漸散的問題,再不然就必須有一個能長紅的項目,但是維持其實是最難的。

更有些人為了被注目,做出更多瘋狂的事情,然後背負著社會給予的標籤,被流量控制起來。

莫映璇看著小饕緩緩提出一個要求,「小饕,那你要不要試試看,不要再拍影片了。」

「不能拍片!」小饕聽到莫映璇的建議,她瞪大眼不解的想問,「可是…我好不容易有的訂閱數,怎麼放棄?」

超級捨不得的耶!那麼多的讚跟瀏覽率…

「就是暫停一下,畢竟男性通常不希望女友拋頭露面,網路上也是。」莫映璇點頭說。

「莫姐姐,你怎麼這樣說?」小饕有點委屈的嘟囊「還以為莫姐姐是明理的人,結果居然提ks6Z&8En^-Knfnz)6@N%f#3FQZ&xU0wQk%wV9AL01w3_VNq(lV出這麼大男人的要求。」

莫映璇卻突然很慎重地看著她問:「為什麼不能說?」

小饕委屈地看著莫映璇,可惜她那套撒嬌的攻勢在鐵了心的莫映璇面前,就是毫無用處。

莫映璇看著小饕冷聲提醒,「你是來相親的記得嗎?」

其實莫映璇也是提醒自己,小饕是她的客戶,不管內心對這個女孩再憐愛,她也不能對她…

「相親講明了,就是來婚姻市場給人挑挑揀揀的,為了能夠嫁出去,你難道不該做點改變嗎?」莫映璇看著小饕說,強迫自己專注在該有專業hGi%cX4&t(HiqVmnL3q=801Gs%L6TNxM9h4=KW+%fI=4&5CNZl上,她可是小幸運婚友社的業務。

小饕咬著唇糾結起來,難道進入婚姻她就要放棄最愛的東西嗎?

那為什麼男生好像就不用?

莫映璇看著小饕遲疑的模樣,她很清楚這是心理變化的開始。

從女孩到女人,進入婚姻就是要拋棄一些東西,她無意批評這是好還是壞,但既然選擇相親,那就該有覺悟要進入那種「讓男性想求婚YN=#^!Z&dVE)V-PiS4IUm(@Yn7MR^*zi#xCV7AZ(WtW@PVy#*I」的框架。

「一定要放棄拍片?」小饕不甘心的問。

「這是規則,不喜歡也沒辦法。」莫映璇平靜的說。

小饕看著眼前的食物,最後她還是忍不住的問了莫映璇。

「莫姐姐,你跟雨帆姐交往過吧?」看到莫映璇愣住MesrPtB_5tZPkgNy4d@%)t!z-&)fFFopk@tqdd2%Diw2OKahqI的模樣,明知道這是敵意的刺探,但是小饕還是忍不住地問了。

她也不是白癡,之前兩人的互動雖然很嗆,但若沒有舊情,哪會這樣講話。

莫映璇原本以為,小饕會繼續就拍片這件事討價還價c_Bkxq6k9Fl)T9VzZys*6sKoXc6a23WBmQMWTxv-@#k&dW4-oF,但被提到自己的性向她有些驚訝,只是很快就回神,她看著小饕點頭承認。

「是沒錯,怎麼了嗎?」

這相當於承認了她是拉子,是個女同性戀,但她不懂小饕提這件事情是為什麼?

小饕嘟嘴的問:「那為什麼莫姐姐為什麼要做這一行?看男生跟女生結婚你不會不高興嗎?」

她看著莫映璇,或許是一種不甘心,BJ_ZVq=UAGjjVj7=)w&MRBLv_j(+hMmvNl-rk)7hu(+O#c8@$8也或許,是莫映璇的要求戳到了她內心最深的痛處,她想要反擊,所以就把莫映璇「可能」隱藏的秘密掀出來。

莫映璇看著她,從她不甘的表情,還有握緊的手以及放大的瞳孔,她看qGuaN^aAb&$@iV$hwTMJxOXaO1n7^KGVjrCoQBse_^Ed&8H@7j到了一種憤怒,那種小獸被傷害後,護著傷口驚怒的模樣。

放棄拍片跟少吃的要求,一定讓小饕很害怕吧?

如果是在往常,莫映璇會直接*I4_M%ctNsEg@T)nZIL3ZZA1v4Q)ClbymIA=F6EL9KdBeMV+*E轉身離開,但看著小饕還年輕的臉,想到她上次在餐廳,維護花花的模樣,她難得心軟解釋起來「有情人成眷屬我很高興,對我而言,這份工作就是謀生而已,跟我的性向無關。」

她看著小饕,心裡非常清楚,這個小女生根本就沒有準備好要踏入婚姻。

可是長大就是這樣,社會因為年齡判定+AzEa!m7-EhRxhOV=hZFU*K^+LRY$d2DBcvg&ei$F^zxsSY4G#不需要對你禮讓時,不管是耍賴、哭泣還是接受,社會依然會照自己的規律運轉。

當你到了一場合就要懂場合的「規則」,既然進來婚友社,目標當然是結婚。

莫映璇看著眼前的小女生,或許小饕勾起她內心深處的&mvDG$HIEtWZL#e)Wa7W+f%W_zFoq)&XVVmBQdv(notosujFOE某些記憶,因此以往會開始安排名單,讓女客戶趕快的開始相親的她,卻沒有逼迫小饕。

她起身拿起帳單「不過…既然你有我無法勝任的懷疑,那我會把你轉給其他同事。」莫映璇坦然的說。

小饕馬上拉住她,「不要!」有一瞬她很害怕,怕再次被丟棄。

感覺到莫姐姐想離開,小饕下意識的抓住她,她可憐兮兮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莫姐姐,我沒有懷疑你,我也沒有歧視你…」她急著解釋,想留住14vdbSN+oOJh#AP=8ksGJ%h0fsO^I9QaS0uHj@Dg(OZ7ayL07@莫映璇。

出於一種她也不懂的心情。

看著小饕依賴的模樣,若是以往,莫映璇是不會改變的。

但…

或許是小饕講到自己頻道時,那神采飛揚的模樣,讓她內心有些遲疑,因此她沒有如以往冷漠的將小饕推開。

而是看著她溫聲的勸說:「你回去好好想一下吧!如果你是真的想要結婚的話,就好好考慮。」

小饕遲疑的點頭跟莫映璇道別。


(圖/pexels)

看著小饕沮喪的背影消失時,莫映璇繼續喝著桌上的咖啡,順便跟文書排客戶資料。

她有幾分分心,或許因為小饕勾起了內心的記憶,也或許是太多的事情讓她心情煩躁。

她們婚友社的做法比較偏向電子化,負責安排見面相親的人,相親後38m&PSW*I$tu@^haTm7%8OtdY6Kczg*DSA64OaxxgUN$rjQGV*必須把資料傳回去給文書,通常也會開個小會,評估雙方意願跟備註一些事情。

兩人聊了一下,又確認過莫映璇沒有其他行程後,文書最後傳了訊息詢問。

「那范小姐要轉到別組嗎?」

莫映璇想了想傳了訊息。

「先不用。」

「好的。」

「下個月是大月,我們先不用排范小姐了。」

「可是這樣會很可惜呢!」

同事的語氣明顯帶著可惜,小饕的顏值跟個性很適合當招牌,拿來推廣的話,業績應該會很好的。

但莫映璇卻還是強硬的傳了訊息。

「先這樣。」

「好。」

文書聳肩把消息回報給上層,反正出事不是她負責,到時候老闆找的人是莫映璇就好。

莫映璇傳完訊息後,然後看著手機沉思。

其實小饕如果轉給同事,同事一定會安排很多對象。

以相親的業務來說,這是常見的做法的,像這種年輕漂亮的女性,通常會安排很多次的相親,這樣才可以多一些名目,對男性客戶收錢7sFu(i+k%LkfkdXZU%od&xMYynoY(9E#*TA3MktrH0o=JkalF2

畢竟多見幾次更有相親成功的機會,這是業界的常態。

可是或許是小饕在餐廳維護花花的表現,也或許是出於一點私心,莫映璇並沒有遵循這樣的作法。

反倒是小饕點出她的性向這件事,讓她分了神。

她確實是個女同,但同時她有自己的職業良心。

甚至就是性向的關係,讓她更偏愛女性,因此她希望自己的女客戶們,能iq%E@=oEQWC0iLN8x$=z%b&p3gUL(_Gjd125q#=sw4Yb3vXmk%快速找到自己心儀的對象,然後趕快結婚。

或許婚姻是一場磨練,但怎麼都好過被社會大部分人當成異類好。

「對婚姻的憧憬嗎?」莫映璇喃喃的說,身為婚友社的業務,一開始她也是有些浪漫跟幻想,直到她看到很多婚vz1FDRoS9U#D4n6U+kso^v!=YZoBdEN-iJ-CNxl*03V*85PbPF姻的現象後,才改變自己的想法。

真的因為愛情結婚的人反而很少,更dycIZ&%)GWfC!V7r=*erUEQYwz*77_v@1&b(@&ZlKngj3F+%Iw多的是生活、年齡到了,儘管樸實無華,但人們大部分就是這樣平凡而「正常」的生活著吧?

她的工作就是促成佳偶,儘管公司會鼓勵多增加男性的花費,但她還是堅持初心,為每個男女找到W2Jxllgs_N$lSZAUVq3duv&=XwHM57pu5e@kX6GTk%RA)aXM+4他們「可接受」的對象。

可以接受不等於理想,男的不會騎白馬踏著五彩祥雲出現,女的不是模特兒加上會做家事的性愛娃娃,但是gKCIF_6JhTeF_P&!w$5nrY8cz*^OtZrGEzVnkBUEtmzsXEfr=^能陪著對方樸實的過日子。

這就是她對&y=(e7g(j=8o9L1rI$$aThHn#Yd(45b(BJlShqCIJgdQ=DI96s自己工作的體悟,也讓她成了公司又愛又恨的業務,愛的是她的口碑好,恨的是她做的單多,但是收費或者說業績卻不高。

莫映璇發現,自己不想把小饕當成廣告,儘管她知道,如果是同事的話,把V1v=^aeI2Sam*#YzxWzsnrgQIJiY&dh_9Agp39f1$^lTTHTxS^小饕推出去相親,對婚友社來說是很棒的招牌,可招攬到更多人。

另外,多讓她撞牆幾次,然後說服她降低標準,這樣男性客戶會掏更多錢,小饕也會更快找到相親對象。

可是我並不想這樣做。

意識到自己的私心,莫映璇有些困擾,她說服自己,可能目前真的沒有符合小饕需求的男性,也就先讓小饕I1e2XYzY1lI8AuclEeh&CG0$*#C1GOH*PS)civr_XnTa5)xBmk自己回去好好想一下吧!

畢竟,小饕當初是為了父母的遺願踏入婚姻,這樣真的好嗎?

因為滑著手機處理事情,莫映璇只顧著低頭並沒有看旁邊有誰。

「約會啊?」詩雨帆沒有預警的出現在她身邊。

莫映璇有些愣住,「妳…怎麼來這?」

「不能來嗎?今天休假。」詩雨帆看似輕鬆的笑說。

莫映璇看著她,雖然是休閒的打扮,但是有特zD7GpzH=q8eVuTe9tZ0AT_qM%No_592rHbnLh57FDIqYflLMQZ別打扮的痕跡,她知道詩雨帆是特地來找她的,但她沒有打算開口搭話。

詩雨帆卻不客氣的湊J^%1-GRx8E+2vMkfdHKUcf%r$QlZCF7xLwHj)T)U1mjBkLBu9r近,抽走莫映璇手邊的文件翻看「保護令申請教學?你也太熱心了吧?還是真的想追那個人妻?」她笑著入座。

之前詩雨帆就注意到,莫映璇似乎很關心一個已婚的婦mPx^0G!6%ySE)WKzQc4qI&q*8qQIqFi1pMLQM=mBWHt-ws^m$C女,這讓她這個「前」女友很敏感,怕映璇做了別人婚姻的第三者。

「沒有…」莫映璇還想說什麼卻被打斷。

叮!

手機傳來訊息的提示音,莫映璇翻看手機,突然一條訊息跳入眼簾。

「救我!」

她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選擇離開「抱歉,我還有事。」她轉頭順手拿了詩雨帆的帳單。

詩雨帆看著她,還有剛剛手機螢幕顯示的文字。

那頭像是個氣質美麗的女性,似乎是莫映璇的菜,但是又是她公司的群組。

「看來璇…很忙呢!」那個女人找映璇做什麼?

詩雨帆端起莫映璇擺在桌上的咖JsQ53(B0I^aA31z-E2iw5F)ZEolj4TIJ&Pd#PxdiyyGrUr=y8V啡,絲毫不介意的啜飲幾口,咖啡中的黑色苦水,映照出一個眼神深沉的女子,臉上有著幾分深思跟陰沉。

這時外面突然有劇團,正在表演著希臘的神話故事。

詩雨帆半是發呆,半是分神的看著。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她拿著名片看著她,像是被救了命一樣!》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2:我們曾經好到能上床的地步。》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