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該死的離婚率,該死的社會。

答、答、答。

高跟鞋敲在大理石板的聲音格外清脆。

公司總機處老鳥,看到有人出來,馬上挺起身板,裝出認真的模樣,兩邊的玻璃門xLa=Um+aDf5OkTcEMASuOIl5M(415D%Y1URy*ch4G$L6b=J8Cy拉開,一個面容素淨氣質高冷的女子,木著臉踏出公司的電梯。

而位於大樓門口的總機小姐,還在捲著電話線聊天,直到那個女子經過,才有些緊張的愣住。

在她眼中,此人長相秀美lt2y4xukvKSVuhCWxBuh*T8Z(pu)VV0Aoq+9epgUfNu=A@eC(%畫著淡妝,身材纖窕,配上高跟鞋這個職場女性必備的鞋子,身高上有些逼人,尤其她的氣質,在公司裡是以冷硬著稱。

總機小姐手上的電話還傳出一陣男人的聲音,「喂,小芬,你還在嘛?」

「在啦!我跟你說,剛剛公司的冰霜女王離開了,我都快嚇死了。」小芬拿著電話細聲說。

「冰霜女王?是你們的老闆嗎?」

「不是,是我們公司的業務!」

一般人對業務的印象,是個性主動、外向,但FqJYm)trSIq@PAH20n)6FDnZuf*JALZ&C#P7JsGvH7+Ff$7ynx是他們公司的莫業務卻不同,那個莫映璇有個『冰霜女王』的稱號,她本人也不是那種笑嘻嘻的人。

「喔,不過…一定沒有你漂亮對嗎?」電話那頭的男子笑著說,繼續自己汁妹子的行為。

「討厭啦!那你什麼時候要把我娶回家?」總機小姐笑得開k+0*Ah^8EkihwC&HWuynVF&*oj=ZnFlBmniO!0sh4(^xQyYt6-心,明知是男人的油嘴滑舌,但是被奉承還是非常愉快的,這就是女人虛榮的本性。

「哈哈哈哈!改天、改天…」聽到結婚就想逃,大概也是男人求生的本性。

在感情的世界,大家好像都是本能動物一樣。

「喂!」總機小姐傷心的掛上電話,旁邊突然飄來一句冰冷的女聲。

「他不會娶你了。」

莫映璇站在電話旁說,剛剛她走出公司才想到A4ZUIf9ldkwYQyYFkND#yjT@cbmfqaWCey4TD%-jQi7AjFs28j問自己的包裹,就折回來前台,卻碰巧聽到總機小姐偷用公司電話打給男友。

比起上班sQwcDlbK_lRWt$^rfBMHP1u$MbRL9W%UeP0)IWoRnGHl3G5lyp偷打電話,她更好奇電話內容,不過以她安排相親的眼光,光聽女生的回答,她就猜得出電話中的男人說了什麼。

她很清楚,那男人完全沒有想要負責的意思,對於想要(pkZV8G)HpX!bpvLd96BTlPUlVQatJAgeriLJPGLP6c4iLkHex以結婚為目標的女性,這種男人絕對是黑名單,而且逼婚只會通往分手的結果。

果然聽到這個答案,總機小姐尖叫起來,「什麼!老娘這麼多年青春…呃…冰霜…莫小姐。」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還在上班,而且其他同事的目光都掃過來,讓她非常尷尬。

「有我的包裹嗎?」莫映璇公事化的問。

總機小姐只覺得n9id^I$q9g2QBmWu0U-bIq)3pJ6d8jDqX4)wjq7JvuL%@h=H)g其他人的眼光超難熬,她隨便看著手上的本子,「沒…沒有。」完蛋了,她會不會被冰霜女王殺死?

「好。」莫映璇走出公司,雖然面無表情,但還是露出了不高興的情緒。

等她離開,總機小姐才軟坐在位置上。

「吼!你完了,莫業務是老闆看中的人,你居然得罪人家。」旁邊的同事說。

總機小姐內心如坐針氈,她真的完了嗎?

實際上,踏出公司的莫映璇,內心根本連總機小姐的面j)dSg4oKlJddDx@!Z(1p6$nxBYCA1-I1RV9)g$KcV+S$sfMQn3容都沒有記住,她的內心還在不高興的思考,這該死的單身人口暴增的社會,跟居高不下的離婚率,讓大家對結婚都興致缺缺。

因為她是婚友社的業務,任職於小幸運婚友社。

通常會到婚友社的人們,通常是急需婚姻的,男性多半有長輩壓力、工作支援等的需求,女AYq7U21vrI-N#OKSMAs5Yng$h3w-PS69P5My(dAIfzPnplh^0h性則是安全感跟年齡已到的關係,或者是要小孩。

婚友社的工作,就是把有這些需求的男男女女配成對,簡單來說就是人類世界的牽線月老。

當然人們對自己對象的要求千奇百怪,莫映璇踏入這行時,她也很快地認知到,他們婚友不iub3rAQTw#BX2rdZy_s$*0P8P5w_6nr2zU+ObiT$=uxeRzQ+C_是月老神,而是神…經病。

但那些奇怪的要求還不是最糟的,讓她苦惱的是,身為一個業務,她必須要71w4vDcwxA#ZqxF8W%9bD&&rWK0^=O3s@bUF%Fy+RH2W+t)8lG找各種理由替公司多賺錢,讓她覺得很煩躁。

有些業務會把漂亮登記相親的女性,當成賣點不斷安排,然後會要求男性多付很多錢才能有相親的機會。

但莫映璇並不喜歡這樣,通常她覺得能結婚就趕快去,但她真心痛恨這個女子以貌為才的社會。

她一邊低咒,一邊想到早上有人打電話給她的內容,忍不住的碎念,「媽的,我是婚友社,不是媽媽桑!」

這通電話也是她面若冰霜的原因,對方是她的男性客戶,但卻非常不懂尊重。

「要多少錢你直3K+jUEkI94UF=wV+5akzwS=47FpDs9Z0ZIRLM)6oH#srIOVgW^說,我只要奶大漂亮、會做家事、溫柔體貼,最好要孝順….」對方在電話中豪不客氣像是點菜一樣。

莫映璇冷著臉說:「恩,這樣的話,名單我們需要整理一下…」

「不用啦!你們婚友社那些我懂啦!你直接講要多少錢,我匯過去…」男方一副老油條的模樣,因為他已經結了又離…E!)W4K7A8O+2@pLyY3ZhpvRfZO2X%yccoXkcXNNtU8$x(lCvK@四次了!

莫映璇聽到就更火了,握著話筒的手都爆出了青筋,她強壓住脾氣說:「那約下周三好不好?」

「隨便啦!」

對方口氣很差,但突然想到什麼,他話鋒一轉,語氣曖昧的說:「不然莫小姐,Ix3F^hbr=&GeIe(OrKDr6aBubgmXmZcj+iYdJW&fBA20mIsr)t你也單身嘛!我這單生意做給你要不要?」

對方是似乎想到什麼,語氣也越來越輕浮讓人非常不舒服。

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莫映璇手上拿著剪刀,都恨不得把那男人的禍根剪掉算了。

但她還是必須提起精神,用笑著的語氣回應,「請不要開玩笑,總之,我會安排的,謝謝、再見。」

掛上電話,她背後彷彿有暴風雪一樣,想到那個男人的口吻,一副有錢就能逼她選幾個漂亮的AcJq#ebq*&P=iwQv&a@8j&LsULDmiMgP-Ez9)#O#p$U^b@3hBh女生送過去,她就覺得煩躁。

想要找小姐幹炮就去該去的地方,她是幫人相親,男方的意見固然重要,但也要女方同意阿!

像這種沙豬主義的男性,活該結婚離婚四次。

她在腦海裡面翻著名單,找著能接受這樣男性的女性,一邊感嘆性平教育什麼時候才會落bsbmES^M!OTR9wXeMd$l(BZryaPicFt+5tx6_e&6J2DK5ciQmo實,一邊想她今天還有沒有要安排見面的客戶等等。

因為在分心,她走出巷子時並沒有太注意,一直到一個嬌弱的女聲響起時,她抬頭已經看到車子的頭燈。

「小心!」

一股力量把莫映璇拉住,這才沒有讓她被剛剛的車子撞到。

等她看清楚時,才看到一個女生把自己拉到旁邊,就躲在兩台停著的車中間縫隙。

莫映璇探頭出去,看到那台無人駕駛的車,或許是車主忘記剎車,所以車子自%3AtgVUr!H*yAgHGHGuT)E=^aALjeItC9=UHAE#ms++UVTK9ga己從斜坡滑下來,如果不是被那個女生拉了一把,恐怕她最後會被那車撞到牆上。

「碰!」的一聲,那台空車發出刺耳的警報聲,但她卻平安無事,她感激的回頭看那個救了自己的女生。

「謝謝…」莫映璇沒說完,就被震天響的肚子餓的聲音蓋住。

「咕嚕嚕─」

那可怕像是怪獸吼叫的聲音,卻是眼前這個臉色慘白的小女生,從她嬌弱的身體腹部那邊傳來。

莫映璇有些驚訝,尤其人家似乎快餓暈似的靠在她身上。

小女生扯著她,「對不起,我有點暈,你可以扶我一下…」

「喔!欸…你還好嗎?」莫映璇伸手扶住那個女生。

只見癱軟在自己懷裡的女孩子,長髮飄飄,一張小瓜子臉,漂亮(lXe@nULefDuRoMF$!l!0bgKdeJDr#*byWdf*T%U0LlUOJ!jAa可愛兼具,手摟著的腰身有著柔軟曲線,身高中等身上帶著淡淡的香氣。

根據莫映璇的多年的經驗,這樣的女生絕對是婚友社的搶手貨。

只是她時不時被手中的重量,跟那可怕如打雷般,從肚子傳來的咕嚕聲打斷。

就算是女孩子,也是有重量的,莫映璇邊想邊把腦海救美的浪漫濾鏡關掉,她搖晃著那個女生,「小姐、小姐!你還清醒M*FB8c-3)hAvcANksKt+J#5^v8xOxrwJTuPcoHMwT3^J$Oh!E7嗎?」她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叫救護車。

那女生看到她要打的電話,馬上按住她的手,「不…不要打電話!我沒事!只是…」

感覺女生像是撐著最後一絲力量在按住自己,莫映璇更緊張了,「不行!你看起來很虛弱,是什麼疾病嗎?」

莫映璇打量她,終於在她手上的文件看到一張熟悉的信封,這是他們小幸運婚友社的,難道她是會員?

她終於在表格的簽名處看到這個女生的名字。

范采凝。

「我只有最後一個心願…」范采凝可憐兮兮的看著莫映璇。

莫映璇轉頭看著她,然後莫名的不動了。

因為那范采凝眼睛映著紅光,她沒有了剛才虛弱的模樣,看著莫映璇。

「小姐,盯著我看什麼?」莫映璇感覺整個人都毛起來。

「我n&9Y^WGHt!yP2T-r6h%21HBDCRl=-O6qMAL2p@j2pmL57dnc+v好餓…你讓我吃一口吧?」范采凝眼神緊盯著莫映璇,慢慢的靠近,直到兩人的臉已經近到要貼在一起時,她突然停住了。

莫映璇看著范采凝,剛剛有一瞬間,她全身僵硬幾乎不能動,似乎有什麼控制了自己,就在她以為自己要S8ljp8l-2)RRc)aKKBocd9y2zv9ExUstuO$Cqh)QFo(9SHFLjY被范采凝殺死時,那份殺氣又消失了。

「美女姐姐,你可不可以請我吃頓飯?」范采凝可憐兮兮的說。

莫映璇看著眼前的女生,她好像不太記得十幾秒前的事情?

「一份雞蛋糕就好,我真的好餓!」范采凝可憐兮兮地說:「我的錢包被拿走了。」

莫映璇看著她,確定她沒有剛剛的那種殺氣才點頭,到旁邊的小攤販上買了一包雞蛋糕。

畢竟ODy%6J!QJQC+yRYtwFzeD%C2d7k^VaOH34^d36C6)V3L*!LiD*是救了她的人,她把熱騰騰的雞蛋糕遞給范采凝,然後轉頭看了那輛車,剛確定有人報警,等她回頭,那包雞蛋糕已經空了。

莫映璇很錯愕,更可怕的是范采凝的肚子,發出兇惡的咕嚕聲,她是三天沒吃飯嗎?

「我請你吃飯吧!」莫映璇說。

范采凝一臉感激拿著名片,看著莫映璇像是被救了命一樣。


(圖/pexels)

華麗的餐廳,漂亮的裝潢,還有滿滿一桌的菜,以及精心打扮比菜更美的小女生坐在鏡頭前。

她是這幾年流行起來的網路直播的播主,有個更簡單的稱號,YouTuber。

「哈囉!大家好,我是小饕,饕餮的饕,今天我們來到大幸運餐廳!」

本名范采凝的小饕,對著鏡頭自我介紹,這是她的日常,拍片吃播。

天生自嗨的個性讓她在網路有自己的小天地,加上外貌不錯,讓她可以自己養活自己。

「今天要解鎖的是二十份情人餐!二話不說,開吃!」

她悠閒的捧x#Ie$+7_$25t4i_L(o9(FWV&Zvt$2!oow++!8Pm!sZ6kFX6Q&d起碗開始用餐,只見影片內,服務生每隔幾秒就出現在桌邊,小小的桌子上,不斷端著餐盤過來,碗盤開始在小饕身邊蓋起了「高樓大廈」。

花了兩個小時,她默默把二十份情人餐吃完了,優雅的ood_7xRw564@*F+mcM7(79gYOpeA4t@I2XxmNgHX&W8Lx9UQK0用衛生紙擦嘴後,把空碗獻在鏡頭前,「收工!拜託各位幫我按個讚,然後可以留言,想看我吃什麼喔!」她關上攝影機。

「呼!吃得好飽,我看看…等等的行程…咦!」范采凝看著手機。

糟糕!

今天是她第二次相親,她跟相親的對象約了吃飯,雖然是同一間餐廳,但沒有時間補妝了!

她低頭敲了幾個訊息,請對象等她,她去廁所一下。

當她拿著包包等東西去廁所,隔壁桌的男生也看著手機糾結,自己要不要回訊息?

他就是小饕的相親對象,最後,對美貌的追求還是讓他不怕死的留下。

他看著面前的小饕,163的身高剛剛好,漂亮的面容,還有那對胸…咳!他強迫自己冷靜看著小饕。

兩人一晚上還算相談甚歡,只是他總是有些擔憂,因為小饕居然還多點了三碗陽春麵,看的他心驚膽戰。

「你會不會吃得有點多啊?」相親對象問得膽戰心驚。

都說養美女要有心理準備,但他不知道美女有大象的食量時,是這麼刺激的事情,他的錢包受的住嗎?

「會嗎?你不是也吃兩碗?我剛失戀,所以有點沒有食慾說。」小饕不解的說,他不是也吃了兩碗嗎?

相親對象深吸一口氣,他的手隱隱顫抖,因為剛剛他目睹小饕,吃了二十份情人餐啊!

養這種老婆,他的錢包夠深嗎?

正當他要咬牙買單時,旁邊的服務生微笑的靠過來。

「兩位您好,我們餐廳今天有霸王甜點挑戰,吃完可以八折,要挑戰看看嗎?」服務員笑得很甜蜜的「建議」說。

相親對象對小饕使眼色說:「沒關係…我們要走了!折扣就不用了…」。

但是小饕卻大手一拍,「不行!我是那種不會省吃儉用的人嗎?八折耶!」她的小腦袋認真的想,這次一定要好好表現,這樣她就可以塑造DIs(wJYkUrUQf5ZFnjVxabg^(hkrovSAVUPSc-)p-Ea4ZOp!u5省吃儉用的形象!

服務生點頭,「是的,要吃完喔!不可以浪費。」

然後她拿出一個「盆子」等級的大玻璃杯,就是那種別人拿來養金魚的那種,裡面裝滿各種甜品。

相親對象的小心肝抖了抖,這個量小饕怎麼可能…

他轉頭,然後被小饕的眼神震住,因為小饕那表情只有四個字,勢在必得!

「沒問題!」小饕點頭,拿起那杯霸王甜點快速的消滅掉。

「我吃吃看喔!…這是酥脆的蛋捲,然後上面是印著店LOGO的l%-7MIQr3(uymW36k#v*pTJ0is$AaU0OQs6ywgjiXDG0ubyzrQ雞蛋糕,捲著香草冰淇淋撒上煉乳跟巧克彩豆,再插幾根酥脆的巧克力棒…這是…奶茶味奶油配上甜蜜Q彈的珍珠,天啊!妳們的主廚是惡魔吧!太好吃了!」

小饕吃得滿臉幸福,直到看到自己相親對象瞪大雙眼,露出她熟悉的那種不認同,她才終於有點反應的停住。

糟糕,自己是不是又搞砸了?

相親對象看著小饕,任何一位男性,看著那個嬌CgXRYdw7U67M3U^zrYFSub3mKN#xH4&D@AU1iPWgfX8$*+aCA&小可愛的女孩子,豪氣的一口乾掉那霸王甜點,大概都會有點害怕吧?

因為這樣一餐下來,二十份情人餐、三碗陽春麵、還有這「杯」霸王甜點,她難道是有無底洞的胃嗎?

會不會她以後餓了把自己也吃了?

這種都市傳說等級的食量,我絕對養不起的!

相親對象默默掏了鈔票,「我們有空再連絡吧!」只是他以後絕對沒空的!

「啊?」小饕委屈的憋著嘴,「等等!我…不然再重來一次…」

她、她表現得不好嗎?

看相親對象明明是走的,卻像是拿到音速小子的光圈,用極快的速度迅速手刀離開!

「笨蛋范采凝…你又搞砸了。」小饕委屈的喃喃自語。

這就是她情史上的繼續慘敗,為此,她痛定思痛,覺得既然這一切跟吃有關,那一定就是她太胖了!

「我要節食!」小饕拍桌,她覺得自己找到正確的答案。

這就是為什麼,莫映璇遇到小饕時,會看她差點把自己餓暈在路上的原因。

「姐姐,我是不是又犯錯了?」小饕無辜的看著眼前的莫映璇問。

雖然眼前的姐姐氣質很高冷,可是小饕卻覺得她應該不是表面上這樣,尤其…她居然請自己吃飯耶!

在小饕的世界中,請自己吃飯的都是大好人!

聽完小饕一路的『坎坷』情史,莫映璇還是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維持冷靜。

「恩…我覺得妳還是沒有想清楚。」莫映璇一邊把沙拉放進嘴裡細嚼慢嚥,一邊看著小饕,她A-*9sn2yzpZAc9qAs)Y#I!Mt6VI1dtlxyE_(W5$40QtfkRSFjF並不胖,至少以網紅條件來說,不開美肌、特效、濾鏡的狀態下,依然是個可人的小女生。

只是…

莫映璇木著臉,內心卻是驚駭,她看著眼前U5-iqkmEFGmw#91daPFO%&$l87%2Y&7CP+K4y5RO%W-Ft@lP6R的小女生,對於她說自己吃二十份情人餐這件事情,沒有絲毫的質疑,因為…

「這是第五份雙人餐了。」莫映璇冷靜的提醒她。

剛剛她一邊聽小饕說話,一邊看著她的手速度敏捷快速的夾取食物,那一個俐落的身法,完全不輸忍者

小饕愣住,她npF3k$HpxR__!m=TwSE3A&-V9&KO5dApysVe)7WA2OTQfB^4py看著自己的手,「啊?」一份雙人餐有一個鴛鴦鍋,麵包、白飯、三樣小菜、還有飲料,而她又不小心化悲憤為食慾,狂吃了起來。

「我會自己付錢的!」小饕沮喪的低頭。

「你不是錢包被搶嗎?」莫映璇挑眉,多虧小饕的美貌,在嚇走人後還是有很多人願意認識的樣子。

「是…那個…我第三個對象,說要替我保管,可是現在我連絡不到他。」小饕沮喪的像是犯錯誤的小狗,那副嗚咽討好的模樣可@=d%w_v29iAAI%Z&gl71LBpAF0X6W%ng5+ABttSOgm*YM_B04=以讓任何人心軟。

「…你把文件ph)bSvL4M3kw(kxX)zx@jb9tJ9H2!q2Jw#$h3G56N_qVFT2=UC給我吧!我剛好也是這間婚友社的。」莫映璇默默在心裡吐槽,性別想要平等,最重要的就是女性經濟自主,這才有話語權吧?

「欸!那真的好有緣喔!」小饕沒Nzn90yO3*!cJ2fG%OfH7&&CMP6e5s#hTjSrXzJbHPfI&&TShub有懷疑的把文件拿給莫映璇,剛剛收下她的名片,她就注意到了,這個小姐姐好有氣質啊!

她本能的相信這個OL麗人沒有惡意,看著手邊的名片,上面有個挺優雅的名字。

莫映璇。

很美的名字,配上莫小姐高冷的氣質,看著她翻閱資料的樣子,那種兇猛專注bZqNBQrc8iu@VC01H+qZjnesYOIU&=VajK=hsblWQiVs)D)0&B的模樣,小饕沮喪的問:「所以姐姐,我真的想錯了嗎?」

莫映璇卻沒有被她影響,她看著小饕優雅、冷靜的說:「人家怕的不是妳胖,是妳太能吃了。」

就算是那種平價的餐廳,一客餐就是四百左右,吃個二十份,就是八千啊!

以現在年輕人的薪水,撐不過三天的。

莫映璇突然想到,她輕戳小饕,「還有,妳是笨蛋嗎?錢包給人保管,這種話妳都信?」

默默記下小饕的會員編號,莫映璇想,回去她要把小饕的相親對象除RChI$bT5V!vWZ+)PTGGGtkj+H389&X#Zac67rOvHz&DFehfDp4名,省得這種詐騙行為的客戶,壞了她「小幸運」婚友社的招牌。

「我!我…就是傻傻的相信嘛!」小饕嘟起嘴!忿忿地把莫映璇的麵包搶過來吃。

「姐姐你好壞!我才不是笨蛋…」她含糊不清的碎念。

莫映璇勾起嘴,她一直以來的評語都是溫良恭儉跟冷靜,可沒有人說她壞呢!

「是嘛?我還請你吃飯呢!既然我是壞人…」

「姐姐最好了!」小饕馬上轉變,她兩三口吃下手中的麵包,笑的討好。

莫映璇搖頭,她直接拿出小饕的文件對照,「二十一?才大三吧?你年紀還這麼輕,幹嘛要急著結婚?」

「我…家人想要看到我結婚。」小饕小聲的講,「我的父母已經過世了,他們希望我能被照顧好。」

好吧!這是人家的心態,說不定想早點結婚,拚個寶寶增產報國之類…

莫映璇點頭翻看著文件對照,然後咦了一聲。

「你說你的興趣是…探索有機高分子化合物研磨與水解?這是xPqe*d43B9ak#G!SV15z1oTfq@!x9%6y!A%zZB#XbgwV!%&Mti什麼意思?」她有些驚訝,難道是什麼專業的工作嗎?

小饕臉紅的小聲說:「是…吃肉。」

莫映璇無言,她看著小饕繼續問:「那逐格動畫是…」

「拍我吃飯。」她總是能吃到用碗把自己埋起來,這也是她影片的看點之一。

莫映璇有點抓住她的習性了,至少這個小女生A1*N3YtA3LrKp@1^*CjgZBp0iRKqFeS!68i%=@DuMj^N8UzlAb還懂得一點包裝,「那你的工作寫,外向活潑的飲食介紹影片公關是…」

「我是吃播的YouTuber。」小饕害羞的說。

莫映璇看著她說:「你是不是因為吃,被拒絕很多次?」

小饕像是被戳中痛點,她軟聲抗議,「人家只是能吃而已啊!而且我也是靠著吃播能養活自己,可是那些臭男生就不知道在擔心什麼,莫姐姐,人家這樣真!HE&924qwz+jlT(yD*hAJ@wC5Bi)(1iPGuAXyI@Z8(DY7Btl2P的錯了嗎?」

莫映璇馬上開口,「不是的!」

她看著J)APtnAf%Eyd#P7FfAAx1!^19LfweGfavSUx@Q9Wty4CCskg+a眼前的小饕,講到被拒絕時那可憐的模樣,她開口安慰不是突然有了同情心,而是她的荷包裡的現鈔,實在不夠小饕再點了!

「嗚嗚…還是姐姐你最好!」小饕單純的說。

「是我的錢包最好吧?」莫映璇無言,她思考著,既然她的工作是幫別人嫁出%(lDjNNlg9l+WzyoLuVI#q&fN^(l35wCg#qN#4B+&I4$9T)p0Q去,難道小饕會是她從業以來,最大的挑戰嗎?

「嘻嘻!」小饕笑得甜蜜,「我幫妳按摩。」她狗腿的跑到莫映璇身邊。

「不用,我幫你安排就是了。」莫映璇拒絕了她的好意。

她用LINE傳了訊息,跟同事商量,把小饕的名單調到自己的工作內。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我沒有受傷,我是球隊的毒瘤。》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01:這架私人飛機,最常接待的百合就是這對啊!》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