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哈囉!各位,小饕現在就在夜市裡面,今天要解鎖的就是夜市小吃,話不多說,開吃!」畫面上的范采凝活潑又開心的模樣,非常討aO-zwfIEdUaKG7f)GiCn&omPYT_Nu+btungSn5(9nFCy1FR7--喜。

然後她拿著自拍桿,逛起夜市。

當然,這是後製的畫面,但是只見快轉影片中的「小饕」開心地用餐吃飯,甚至還把吃的東西編起了打油詩。

「菜單拿起來,點菜點一排,火鍋小一鍋,當個開胃菜,小吃擔仔麵,阿給當前菜,臭豆腐一盤,定要加泡菜,蚵仔煎要在,海鮮不停筷,Q彈地瓜球,五顆裝一袋,鳳爪涼拌菜UJ62XhMC(iob9_21eJrh&hD1bUs+^&PArAXFMmDTOol_7H6hX_,辣爽又解膩,花生豬血糕,香菜撒滿袋,珍奶吸起來,甜蜜黑糖奶,肉圓剪開來,高湯涮起來,割包來一個,肥瘦虎咬豬,豬血湯一碗,排隊排起來,特色棺材板,吐司像塊板,四神湯色白,中藥通通在,豆漿喝一口,植物性蛋白,大腸包小腸,美味往裡藏,碗粿配菜脯,高貴又不貴。」

只見吃得滿嘴油光的小饕,笑嘻嘻地跟鏡頭說話,「那今天就這樣,夜市老闆還讓我下次再來,嘻嘻,記得幫我按讚、留6Vi8h+=vRFl)&m*LBzyWR2Ue!7=bXx6Gyq=!WRCyG*KVWQfwx=言、分享喔!」

她背後的夜市老闆,卻舉著上面寫著不要再來的牌子,一臉驚恐地像是看完所有恐怖片一樣。

莫映璇默默關上手機,她現在真的相信,范采凝是真的食欲不好了。

她要是男人她也怕,娶個老婆回家吃飯,人家用的那叫湯匙,她用的叫杓,別人用的是碗,她的…叫桶!

「那個…客戶范小姐,把她列黑單吧…」莫映璇無奈跟自家公司的文書說。

「啊!莫!J@Qfd!xbh8tI2xf6sdplwJyzr*FwtUJusx-zorL2Bh97S3xSx業務,這是妳第一次列黑單耶!」處理文書的同事嘖嘖稱奇,她來上班五年了第一次看到莫業務把人列黑單耶!

之前有死神相親緣之稱的小公司總裁,也沒有被莫映璇列為黑單過,沒想到第一次卻敗在這?

「以范小姐的食…痾實力,估計沒有人養得起。」莫映璇嘆息的說。

婚友社的主要客戶,男性還是主要的選擇人,因此也會開出相應擇偶標準。

莫映璇看過要心地善良、要身材好的,但有看過哪個男人在擇偶條件上,敢提能吃兩個字?

飯桶那可是罵人的話,這年頭,女生小鳥胃才是正常,小饕呢…

想到正常女生的食量跟小饕的食量,莫映璇有種拿茶杯比滄海感覺,她細細分析起小饕的目前的難題。

男性若遇到這麼能吃的老婆、媳婦,就算她能自己負擔伙食費,但誰敢娶回家?

就算被愛情的賀爾蒙影響,願意豬油蒙眼的說要負責,那婆婆呢?

加上她的雙親都早早身亡,除了那一身外表,也沒有其他資源,恐怕在婚姻市場很難生存。

莫映璇也不想唱衰她,可是她這樣吃,短期或許看不出來,但是長期呢?

她聽過很多大胃王,其實食量都是撐出來的,外加過多的食物傷胃,到後期都很痛苦,除非真的是得天獨厚有個bi-*Lgww=TiYO6t)Tu-EOF)7kc*U72P9NmX)aP5$qUOpNP$!rt超級病態的胃,不然一般人幾年後就胖了。

或許她該幫范采凝排點課程,說不定她的食欲其實是想要消化情緒,只是自己不知道排解而已。

另一頭,范采凝又完成了一場吃播,看著手機,支持她的粉絲蹭蹭上漲,可是約她的不是只想上床,就是想8bBgQzxqMu-D5GcSSPomlO_WA=SOSAX*R^oG+l4gtv2B9C#3J2看她吃飯的人。

她嘆息,為什麼她只是想要把自己嫁掉,就真的這麼難嗎?

「難道嫁人就一定要放棄吃的嗎?」小饕沮喪的碎念,難道結婚她就一定要放棄人生快樂的泉源嗎?

這時手機震動起來,她一看來電。

莫姐姐!


(圖/pexels)

范采凝坐在位置上翹首以盼,她旁邊有個朋友正坐著照鏡子。

「莫姐姐要來找我!」范采凝開心的說。

想到莫映璇精緻麗人的形象,而且冷靜又成熟的氣質,被這樣一個漂亮女生關照,小饕感覺心情莫超好。

她的熱情反倒是映襯著朋友的冷靜,只見她優雅低沉的開口「小饕,來找你的是個女的,你興奮什麼?」

對於小饕還年輕卻選擇相親,身為朋友卻沒有打算阻止,只是等待著小饕口中的那位「莫姐姐」。

在等待的時間,朋友拿出唇釉,抽出刷頭,將顏色輕點朱唇,抿一抿Vf&*O%KVgVN2eIS$*&5Q_@wBXr&R$=_gwU_VYq@mK7XB_$0yzA唇色,豐潤的嘴唇還有美麗的眼眸,舉手投足都是風情萬種。

「花花,來找你的都是男的,你打扮什麼?」范采凝無奈的看著他。

沒錯!眼前這個舉手投足都是風情的大美人,連暱稱都是花花這樣的女氣,但…

他是個女裝大佬。

也就是所謂的『偽娘』!

「你管我!我是替你們報復渣男!」花花果斷的放下鏡子,眉眼流轉間,又電翻了wN-c*5l(6M^bB%Mx(Evsm1k5J_4N=Xo3nl0L%NGXa_%(B)o!f(一個隔壁桌的小哥,引的小哥的女友大吃飛醋。

但這個大美人卻一點都不在意,自然地拿起手機的美顏自拍。

叮咚!

范采凝拿出手機「妳打卡喔!我看看,好孤單…只能用美食填補了!挖靠,謝、峻、偉!我不是人喔!」

「廢話,妳是人形饕餮,能算人嗎?」花花用嬌嗔的語氣說,說完還捶她一下「還有叫我的綽號啦!」

范采凝感覺被捶的部位傳來一陣劇痛,她含著一口老血看著花花,花花那身漂亮凹凸有致的身材,是!jhKMs=bJhO_r59FQ*Pz&O(N$D^^-ZaGT54+if4Ltv2gazEyY$練拳擊打出來的,因為他家是健身房。

承受著重於千斤的『粉拳』,范采凝感覺內心一整個震盪不已「花…花…yZKqE=-rnbPPt!*kuTJKz!HE7hMYDXhfJwSEY0@@xZMMNv$9Rf」這巨大的反差有點快要脫離萌的部分了!

「哼!討厭,人家下次不理妳了!」花花哼了一聲,百分百一副小公舉的模樣。

范采凝無言嘟著嘴給她的臉書按了怒。

「吼!」花花氣得要掐她。

「小姐,這店裡不適合打打鬧鬧的喔!」一個女子端著咖啡過來。

范采凝看著她,一頭中短髮的女生,穿著卻是白色的制服、圍裙「抱歉,妳是…HcZCbOKq2nORy6&ftvGhbVwx!k&QJG!6Z6J2S59Zyb)S9$ZV-9」年紀與她差不多,只是氣質很明顯不同。

她身上的名牌寫著,詩雨帆。

「本店打卡就送拿鐵,看在妳們可愛的份上,就多送一杯囉!」詩雨帆微笑的對范采凝眨眼。

「你這樣會計會生氣的。」一旁突然傳出聲音。

詩雨帆放下咖啡後回頭,莫映璇正站在cjX-ipe@(g#eKgx*=f74OBMchQmjXlkqIh-P6j+vhQz9Q3miqi她背後,只見她一身OL的裝束,妝容精緻,頭髮豎起來,配著眼鏡跟襯衫,看起來就是個專業的麗人。

她微笑一下,只是那個笑容很快的不見了,似乎不是很愉快的樣子。

莫映璇入坐後,讓范采凝介紹:「莫姐姐,這是我朋友,花花。」

「莫姐姐好。」花花故意用男性的聲音說,想看看這個氣質高冷的女人會露出什麼樣的臉色。

「你好。」莫映璇點頭,並沒有對他女裝的模樣有什麼意見。

花花感覺有些意思,看來這個外表霜冷的莫小姐,倒是真的冷靜,他看著自嗨的小饕跟冷漠的莫映璇,兩人Cq$By^7PcEEj!Gb5fmQJUAkMT@V-exBAeWYzmUWeU&O2SDasuO站在一起,卻沒有什麼違和的氣場。

「對了,莫姐姐你不拿菜單嗎?」小饕好奇的問。

「來,你的湯先上。」詩雨帆突然出現,然後端了湯給莫映璇,兩人熟捻的模樣,絲毫不像客人跟廚師。

詩雨帆上了湯後,她眼角撇到小饕的會員單,「你年紀輕輕的幹嘛嫁人糟蹋自己?」

「這個…我的家人…」小饕看著眼前的女生,她的名牌寫著詩雨帆,職位是主廚。

主廚怎麼會在外場?

但小饕才講到一半,就被喝湯的莫映璇打斷。

「洋蔥多了,你們儲備訓練還好嗎?」莫映璇沒有客氣的說。

兩人似乎有些火氣,而花花跟小饕就在旁邊看著兩個成熟的姐姐交火。

「多練習就好,怎麼?想來我這擴展業務啊!」詩雨帆不耐煩的說。

小饕來過這個餐廳幾次,但從來不知道這個餐廳,有個dRwm#ugpqI-)i&frKGaKSCzjev*+%p%rBrI%sbY6n(Yu0Srov-脾氣這麼火爆的主廚,她看著莫映璇,也從來不知道這個冷靜有度的莫姐姐,也有這樣不客氣的時候。

莫映璇推了推眼鏡,「如果她願意把結婚加入職涯也不錯啊!」

「哼!女人就一定要嫁人嗎?」詩雨帆又頂了一句,她看著莫映璇,這個女人有什麼資格講這種話?

她可是…

「婚姻這個制度可是從古老就有的。」莫映璇冷聲的說。

「有種東西叫進化,那種制度早就應該丟了,現在有什麼是女人做不到m$iHyFa7Ve#!38amAM58sN@==4w0RnG9N7aQ9tkaY+_zU+TjzY的?幹嘛一定要結婚?」詩雨帆反擊似的說。

「誰都希望有個溫和美滿的家庭,婚姻就是締造幸福家庭的儀式。」莫映璇講的意有所指。

「妳怎麼不拿話去跟那些家暴目睹兒說。」詩雨帆豪不客氣的說。

「這樣說好嗎?你自己也是結過婚的人。」莫映璇提醒似的看著詩雨帆。

而詩雨帆的左手,在無名指上戴著一個戒指,昭示著她已婚的身分。

「我!…你!」詩雨帆似乎被戳到了傷心處,她惡狠狠地瞪著莫映璇。

就在小饕跟花花看著兩人,以為詩雨帆會生氣翻臉時,詩雨帆跑掉了。

小饕迷惑的看著花花,用眼神無聲的問,剛剛快吵起來現在怎麼跑了?

花花搖頭攤手表示,我哪知道!

莫映璇拿出文件,「不用管她,我們先談一下你的問題…」

小饕看著莫映璇拿出一疊文件,在一連串的討論後,小饕只有傻傻點頭的分。

對這次的見面,她只有一個心得。

如果莫姐姐是直銷,她一定會上勾,她太能說了!

幸好除了讓她同意去一堂市府辦的課,沒有讓她繳任何錢,也沒有要她的帳戶。

反而莫映璇還收穫花花當迷弟。

「莫姐姐,我也想找對象!」花花看著眼前的莫映璇,感覺她的沉穩應該就是能替自己找到另一半的感覺。

或許這也是莫映璇的賣點,即使她不喜歡多收客戶的錢,卻依然被許多客戶喜歡,公司也只能規勸她合群,卻)w_7bHOlm3gv_4v)FTAMwGX90kTz$H&&3_L4tny%aHcQ$1HgQ8沒辦法開除她。

「花花!你要繳費啦!」小饕馬上抗議,她入婚友社,可是有買會員的!

「你若是jPz=jlN(bOb3n7O0AL*zklgvA(IEx98eHJMaH)mmKL@=S5oQ&V要結婚,要確認另一半能接受你的性別跟興趣喔!如果不是真的很想結婚,我不建議你現在就把婚姻當成未來的規劃。」莫映璇推了推眼鏡認真說。

「恩…」花花遲疑起來。

「總之,就是這樣,你好好去上課,調整心態mwuXK%zj6RP(WW(QLbSl*pb9Rw8!N3zk1HmrsF6HSvO1(8HiBy,還有…」莫映璇突然靠近小饕,「如果你想當個良家婦女,就不要跟詩雨帆接觸!」

明明是很漂亮的大姐姐逼視過來,小饕卻覺得莫映璇背後有老虎一樣!

「咦?」小饕不太懂得看著莫映璇,莫姐姐的意思是什麼?

「你不要嚇她啦!」詩雨帆說人人到,她捧個一個巨大的甜點杯,裡面是滿滿甜點!

「我是講出事實,不愛聽就算了。」莫映璇哼了一聲起身離開。

好像從頭到尾,兩人的攻防都點到為止,看似感情很差,卻又非常了解彼此。

等莫映璇走後,詩雨帆有趣的坐在小饕身邊,「你就是上禮拜吃了二十份情人餐的小女生吧?」

「咦!詩小姐怎麼知道!」小饕呆呆地看著她,怎麼突然把話題轉到她身上?

「叫我雨帆姐就好,至於我怎麼會知道嘛…」詩雨帆壞笑,「因為那是vmHoX2*XKCrtANvM#qajKwa*_VEaBxyXvt-KTxpGxXsUzwjV#f我做的啊!而且還是加倍的呢!你真的超能吃的!」

小饕有些緊張,「雨帆姐…」她是不是又得罪誰了?

一旁的花花看著這個詩雨帆,喔喔!他好像聞到一種刺探的感覺呢!

「但是我很喜歡喔!」詩雨帆笑說:「而且你說,這是惡魔做的嗎?也太好吃了吧!那模樣好可愛呢!」

「討厭啦!」小饕很快在點心面前放心下來,她軟軟的對詩雨帆笑。

詩雨帆有趣地問:「對了!跟今天的比,你覺得哪一杯比較好吃阿?」

小饕看著自己的手上的甜點,「昨天那杯是香港雞蛋仔加冰淇淋吧?雖然有做一些變化,可是吃法太獨特了,今天這杯,果凍打底,清爽滑iHvgmN0RZoyWRBT0XS_#INs^*vRs5jKBBCL^kG@Rjel3Fm35Hu嫩的梅凍,做成小金礦的造型,討喜又可愛…好糾結喔!」

花花看著范采凝,她吃起甜點,那個速度之快,偏偏動作優雅,反而會讓人有食物突然消失的錯覺。

「對了,雨帆姐,你跟莫姐姐認識啊?」小饕好奇的問。

詩雨帆表情不置可否,「璇啊,我們以前感情不錯的。」她眼神有些深沉地想。

我們曾經好到能上床的地步。


(圖/freepik)

小饕不解地問:「可是你們剛剛…」

「比起這個,雨帆姐,你為什麼會當廚師啊?」花花插了一句問。

「因為我喜歡看人吃東西啊!」詩雨帆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她看著小饕笑著說:「看著那些人一口一口把我做的東西吃進肚子裡,然後為了減肥,一塊小小的巧克力蛋糕,就必須運動一小時,累得像狗一樣,卻還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嘴,那被欲望支配到無力抵抗D%yxr!bXFUORWw+t+*gtBlgcjd*8qs150aS1iOE-k^Aifia8-X的模樣,不覺得很可愛嗎?」

花花忽然覺得渾身寒氣,默默放下拿點心的手,但她總覺得眼前的詩雨帆像是微笑,卻露出獠牙的惡魔。

花花看著小饕依然跟那杯甜點奮鬥,「我相信您跟小饕,會處得很好的!」一個愛烹飪,一個愛吃,感覺非常w_tqPfBn-rt@9H0-^D9YmiCaKwj+KCcCN&if*btG%Z%2G9xO@p的合適。

她看著小饕舔唇,「對呀!我第一次遇到這麼『可愛』的女孩子…」

詩雨帆想的卻是莫映璇,她察覺了什麼嗎?

小饕一無所覺地狂吃,美味的食物果然可以讓人忘記煩惱呢!

花花則是乾笑,果然女人的世界還是太深奧,他一個偽娘不懂。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她拿著名片看著她,像是被救了命一樣!》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我沒有受傷,我是球隊的毒瘤。》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