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她們跟著周昕璇在園區內繞了一大圈。

化驗課與所長辦公室所在的行政大樓,恰好在園區的對角,是以她們幾乎徒步繞了園區一圈,拜會完所長、副所長、其他五課課長,沿途被許多好奇的同事攔下寒暄幾句後,當她們再度回到楊宜樺的辦公室,已經TOvSq^ESuDxQ$O$pw&sB6T=+VpYlgsFO4!5c!!Xja6!mY$b@iA是兩個小時後的事了。

「兩位,還好嗎?」楊宜樺親切地招呼著,一邊自顧自地坐到會議桌的一側。

林啟艾見狀也欲拉出椅子坐下,卻及時被站在她身後的周昕璇給偷偷制止了。她愣了一下,別過頭看了周昕璇一眼;周昕璇則假裝沒事般,依然帶著微笑看2Vx=!TOVP@zGh4qMLaaPe(-t3I80zBv$T55$@3)0EW#X+(H6CF向楊宜樺。

「很好,謝謝課長。」許依如很快地回答楊宜樺。

「依如,妳呢?」楊宜樺問了在一旁還沒回神的林啟艾。

聽見楊宜樺對自己喚著依如,林啟艾又愣了一大下。

「課長,她是啟艾啦。」周昕璇有些尷尬。

「啊,抱歉抱歉,因為還不太熟…哈哈哈,對對對,妳是依如、妳是啟艾。」

「那啟艾,一切還好吧?」

「還好,謝謝課長。」林啟艾總算恢復了鎮靜。

「那,接下k3u1+rv-Ix%bGNIVIZBD2mpl*PFJ(8-hsiMOQ9a*A)oSEByfU6來就是分配職務了。」楊宜樺戴起眼鏡,「兩位,要不要先去昕璇的辦公室呢?關於職務的分配,我可能要跟昕璇討論一下。」

「好的。」林啟艾與許依如乖乖地答應,便退到周昕璇的辦公室去。


(圖/freepik)

周昕璇的辦公室就在楊宜樺辦公室隔壁,空間並不大,大約僅有楊宜樺辦公室的三分之一不等;裡lnZzU^gKp&olPY$L-bsdj7iq@r)OR8!OWM10+Fk#PgyeHSq=02頭的擺飾相當中性,牆上沒有任何圖畫掛飾,有的只有一張記滿林啟艾看不懂文字內容的白板——總的來說,外人甚至不會察覺這是間女性在使用的辦公室。

「吼唷,好緊張喔!」許依如搓了搓自己的雙手。

「緊張什麼?」林啟艾皺眉。她實在覺得許依如一直碎念著很煩人。

「緊張會被分配到誰的團隊呀!」許-wG&Go@D@*4+EhnCY=o$ASfDEmiw1)lhjDs%pEZ1)g2KKewohg依如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單純因為體態豐腴,縱使這裡正放送著冷氣,她依然滿頭大汗。

「啟艾,妳有想被分配到誰的團隊嗎?」

「啊?沒啊?」林啟艾不懂她問這個問題要做什麼?現在她們誰都不認識,怎麼會知道自己想被分配到哪裡呢?

「真的嗎?既然這樣…」許依如靠到林啟艾身邊,那股汗味逼得林啟艾忍不住皺起眉頭,「既然這樣,如果到時候妳被分到昕璇的H2V(-S2v_#HRw2i@EBidU-z%Ii-rGS$p085!CJXzd^+Z=-lW6z團隊,我可以跟妳交換嗎?」

「換?」林啟艾愣住。

換…?這種東西可以「換」嗎?

「請問誰是林啟艾?」忽然一個矮小的女生闖入辦公室,嚇了林啟艾跟許依如一大跳。

「我。」林啟艾忍住驚嚇。

「那,走吧,我帶妳去黃博辦公室報到。」那女生一雙小眼打量了林啟艾,「我叫李梅祈,是黃博的助理。」

「蛤?那我呢?」許依如急忙問道。

「恭喜妳,妳被分到昕璇的團隊。」那女生無奈道,「妳真的很強運。」

「耶!中獎了!」許依如忍不住歡呼。

不知道為什麼,許依如那聲歡呼,一直縈繞在林啟艾耳邊,久久無法散去。

「我跟妳說喔,黃博不好惹。」在路上,李梅祈說著。

「…蛤?」林啟艾一頭霧水,方才許依如那聲歡呼,還兀自在她耳邊迴盪著。

「我說,黃博不好惹。」李梅祈又複述一次。

「首先,妳要記得每天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到黃博的辦公室報到,他會把那一天要做的事情派給妳。」

「第二,黃博的辦公室雖然離我們的辦iIt@veYO-1wynzkgKmhlr#ubbsviL*sgCsFRY$9U@cMG$FNDLn公室很遠,但他會用電話遙控我們。他規定電話響三聲內一定要接,沒有在三聲內接到的話,妳會很倒楣…。」

「第三……」

「總共有幾點?」林啟艾實在受不了有人滔滔不絕在耳邊疲勞轟炸,忍耐幾秒後,終於不客氣地打斷李梅祈。

「很多很多點…,林啟艾,妳很酷餒。」李梅祈似乎愣了好一大下,但終於乖乖閉嘴了。

李梅祈的車過了個彎後,在一棟五層式的大樓前停了下來。

大樓入口處的正上方,題著四個金字——研究大樓。一進門,是大氣的大廳,右側有一處不小、看似是管理室的側房,可以想見這棟大樓曾經的氣派;但歲月荏苒、風光不再,管理室OYv5r0L_de#*zDo-UQy@M-8X@gly2LAv6&fzy^vdBa#SgnE0jI內的木桌已殘破不堪並積著大量灰塵,看似已久無使用——當然裡面也沒有坐著管理員,只有堆放成堆損壞的木桌椅。

李梅祈帶著林啟艾往內走,直到大廳底端再分支為左右兩側長廊。

她們往右轉,走入黑暗沉悶的長廊。長廊上有許多間「房間」相依著,它們都關上老舊的深咖啡色木門,而木門的上方有一個小小的玻璃窗可窺見裡頭。林啟艾偷偷瞄了幾眼,瞧見裡頭有數位身穿實驗衣的人來回穿梭——原來這些不是「房間」,而是一間間的實驗室呀!相較於木門的寒酸18H$V-urgxMlgkcsKqggAdZs%ixeuU(xtdBo+UBy8%4V+YTrmm,內裡的實驗室設備卻相當嶄新豪華,這讓她頗感驚訝。

她們一路走到第五間實驗室外頭。

「到了。」李梅祈小聲地以氣音告知。

「誰?進來吧!」林啟艾還沒來得及回話,裡頭已經傳來極為宏亮尖銳的男聲。

林啟艾聞言,便開門走進實驗室。撲鼻而來的,是一股實驗室的熟悉氣味與沁涼的冷氣味兒,一個男人就坐在實驗室旁、一間中型的獨立辦公室中,直@Cf_bAtt4wpLa=1OGsRp*14+7oUdK+ljDJri&j4qP-KZ*h+Hme衝著她笑。

林啟艾總算見到眼前這個還沒見面,就被他的助理下馬威的魔頭——黃博,黃計博士。

第一天上工,林啟艾便被黃計以極不友善的態度,派給她多達三件的實驗——在一天八小時的工時內,他要求林啟艾需要完成三件事情:自天然萃取物分離純化A純化物、產出高壓管柱液相層析(HPLC)圖譜、及撰寫完整實驗報告。

這根本是天方夜譚。

以「自天然萃取物的分離純化A純0uw*pmOFfjtMZp8%O13t_IqHv4O*sH+p=vuF0(#0+aC4cj7B@X化物」來說,至少就需要兩週的時間,以「產出高壓管柱液相層析圖譜」而言,至少也需一週的時間;光這兩件事情,至少就需三週的時間完成,怎麼可能在一天內完成?但林啟艾一介菜鳥,如何敢在上班第一天就對此提出質疑?因此她只能硬著頭皮做,而結果也毫不意外地,她當然無法產出完整的實驗報告。

「妳真的是考進來的嗎?怎麼會做不完?」黃計不客氣地質問。

之後就是長達一個月地獄的開始。

林啟艾每天被黃計要求超乎常理的工作量0n^HWxrAipMbt2_5I^*#C2+@&UvkLV@%PhQ+szxCGszq6qPNqU,導致她連午休都不敢休息、持續操作著實驗,內心單純地想著,或許她如此努力,可以作為她無法完成交派任務的合理理由。

但結果不是如她所預期的那樣。

「妳真是我帶過最弱的新進人員了!」黃計毫不留情地批評她。

林啟艾每天早上八點準時LlbuEjrR&aMo^%&S#L%5!%HK#T4I#Gjeohq=cwHh)($9a^@VhP在黃計的辦公室報到,接受完全不合理的工作量,然後便開始沒完沒了的實驗,在犧牲了午休並加班到晚上八點的結果——是她一件任務都沒辦法完成。隔天早上八點,黃計會以各種苛刻的話語責難她,然後繼續指派不合理的工作量……如此週而復始,萬劫不復。


(圖/freepik)

是不是我的能力真的有問題?有一天,她忽然浮現起這樣的想法。

她看著其他人都可以有時間休息、吃點心,午休可以好好地吃飯、睡午覺,下班幾乎都五點就準時下班。為什麼他們可以,我不行?是不是我的能力真的有問題?我是不是真的是中華製糖有史以來最爛的新人?從小到大,她總是不需花太多的努力,就獲得名列前茅XRRxwHS#qNa%G1BE&UWv2zmCJZxbJ_S40vAP(!uY==l%CbuxhI的成績且一路升學明星學校,在擠破頭的中華製糖招考中,她也以高於第二名十多分的狀元成績錄取。因此,對於自我的能力,她從來是未加以懷疑的——但經過一個月黃計無中斷的打擊,她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

或許……,我真的不適合這裡?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每週三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林艾比所有作品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01:在火車上遇到的那人怎麼又出現了?》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她拿著名片看著她,像是被救了命一樣!》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