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百合小說《調笑令》08:桃薰,她心裡有自己嗎?

經過夢境後,桃嫣這個桃薰師姐的妹妹,在南風的記憶裡,變得有血有肉起來。 她現在知道,桃嫣,是調皮的桃薰師姐會在意,會小心對待,會關心且能看到桃薰真實樣貌的妹妹。 南風坐在床前卻有些不是滋味。 其實南風的內心還是很孤獨的,否則也不會第一眼看到桃薰,就把她當成依靠。 但是在那個夢裡,是她以前沒有嘗到過的被保護跟寵愛,這讓她非常羨慕桃嫣。 同樣都是女子...

百合小說《調笑令》07:「師姐你又拿我當孩子哄!」

(圖/123RF) 隨著日子過去,南風也越來越能駕馭自己的武器。 她積極的修練,讓她迅速強壯起來,築基後的南風很忙,除了日常的對練,也開始跟桃薰學習如何涵養自己的武器。 「這是一把普通的劍。」桃薰說,比起她的木劍,南風的劍還是太脆弱了。 南風點頭,卻不打算放棄,「這是我僅有的。」這把劍是她從半緣道觀就持有的,「它對我很重要。」 桃薰只是微笑的說句...

百合小說《調笑令》06:「你為南風做到這個程度,你把她當什麼?」

說是練功對打,南風的對手卻不是桃薰,而是她的分身。 「我們差了九百多年,就讓一讓你吧!」桃薰壞笑的說,她在南風面前幻化出一個跟自己一樣的人。 南風看著眼前的兩個『桃薰』心裡面卻覺得害怕,幸好那個分身不會開口,不然還沒開打她就會被這個假桃薰氣死! 「跟她打?」南風看著那個化身,一樣的身形,只是比起桃薰豐沛的魔氣,那假桃薰更接近凡胎。...

百合小說《調笑令》05:「還是…妳希望我做點別的?」

南風從沒有想過,自己那個爹還會害死人,修道人講求仁德,只有逼不得已時才殺生,那為什麼顧君緣會害人? 這個問題困擾著南風,當她在思索時,很快就到了能夠睜眼識物的那天。 南風拆掉了遮在眼前的紗布。 卻感覺晴天霹靂! 因為她睜眼,看著眼前的女子,從腦海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只有… 「騙子!」 桃薰這個女騙子! 她居然說自己是母夜叉,...

百合小說《調笑令》04:就算她們都是女子,也不該這樣親密吧?

南風暫時是住在桃薰的房間的,雖然她仙齡百年,可是對於動輒上萬年的仙界,她真的還是個小孩子。 外貌也如同十四五的孩子,儘管在桃薰的照顧下漸漸恢復,但比起同齡人還是瘦弱許多。 「要養得肥嫩些,這樣才好吃!」桃薰壞笑地捏著她的頰。 南風不高興地撇過頭,「你明明是植物妖修,幹嘛說的你吃肉似的!」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她知道桃薰是邪影教的弟子,...

百合小說《調笑令》03:「師姐,你別老當我是個孩子!」

顧霜雁起床時,是被渾身的刺痛弄醒的! 她感覺渾身發癢,身體還滾著高熱「啊…」她嘶啞的發出了聲音,然後愣住。 她可以說話了? 「你醒啦!」那個阿薰的聲音傳來。 顧霜雁還是眼前一片黑,但卻不妨礙她因為表情而動了的眉毛,她戒備的面對那個阿薰聲音的方向。 「看來妳真的醒了,放心,你吞下去的毒藥我替你解了,這種啞毒,如果再晚三日,我就解不了了,...

百合小說《調笑令》02:她任由別人把傷痛放在她身上

隔日,霜雁偷劍一事,已經傳的整個道觀都知曉,門人都議論紛紛。 雨鈴憐蹙著眉,踏進執事堂:「長老,此事不好聲張。」 長老卻也臉色不好,他還沒囑咐其他人,流言就已經像是長了翅膀,到處都聽聞了。 爭明臉色也不好,他讓幾個外門弟子將霜雁綁起來,然後自己親自去斗室搜了一遍。 他提著一個小布包來到囚室。 「五師兄。」門人對他行禮。 「你們都先下去,...

百合小說《調笑令》01:她看著所有人,心卻彷彿浸入了冷水之中。

「顧霜雁,你過來!」 一個凌厲的女聲從門外傳來,霜雁放下手中的水桶,抹了抹臉才靠近,她盡量讓自己面無表情,與眼前的師姐對看。 飛雪身為半緣道觀的大師姐,只見她環配琳瑯衣飾高雅,顧霜雁反觀自己破舊的衣鞋,看起來低俗灰暗。 她們卻同是這個半緣道觀的弟子,她還是觀主的女兒呢! 顧霜雁在心裡冷笑,但是看著眼前華麗衣著的師姐,她默默補一句,不過自己是私生的...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最終回:「要是耍流氓能得到妳,我可是願意的。」

既然講明了,趙如凡也不客氣了,整天往玉旖梅身邊跑,就為了見申屠雲一面。 玉旖梅不快地攔住她:「趙東家,雲兒真的不是申屠雲。」 「我知道,但我很喜歡雲兒。」趙如凡笑說,接過雲兒遞過來的茶水,卻握著她的手。 「趙東家,我要給主子上茶,請您放手!」申屠雲瞪著趙如凡。 「雲兒,來我這邊工作吧!玉姑娘開多少價,我開兩倍給妳。」趙如凡看著她。 「...

(18+)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9:她用情慾撕開申屠雲想隱藏的一切

(圖/123RF) 雲兒睡覺睡到一半,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她她驚醒,看著外面,天才微亮,誰會這個時候找自己? 打開門,一隔兩個月沒見面的趙東家,站在自己門前,渾身酒氣,看到雲兒開門,她撲上前抱著她。 「雲兒!」趙如凡醉眼朦朧的抱住雲兒。 雲兒被一個渾身酒氣的人抱住,整個人僵硬無比,她趕緊說:「趙東家,我不是申屠雲。」趙如凡才放開手。 「...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8:「到底什麼時候你才回來?」

這個之後,一等就是半年,她已經接手了申屠雲的所有私產了,卻還是等不到她的消息,想要去尋她,但是手上的事務卻又放不下。 「雲,你再不回來,我就要把你的生意都毀了。」趙如凡不高興的說。 但卻是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房間。 「你敢?試試?」申屠雲的聲音在耳邊,她若在,肯定是一挑眉,用那一副似笑非笑的狡猾模樣,然後腦海裡默默的想出十八般欺負她的刑罰吧? 可惜...

百合小說《願者上鉤》17:「你老實告訴我,你跟那個雲少主…」

當申屠杭到申屠雲的房間時,趙如凡已經離開一個時辰了。 「四妹好狠的心,那姑娘這樣喜歡妹妹,還讓你打發走了。」申屠杭笑說,但他的眼神卻帶著指責,他這樣為趙如凡謀劃,她卻沒有帶走申屠雲! 「能瞞住二哥一個時辰,可見我的手段也算是可以了。」申屠雲笑說。 兩個面容相似的兄妹,彼此笑著,卻各有算計。 你們申屠家應該改叫狐狸窩,心眼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