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坐在計程車上,望著窗外的滂沱大雨,手中握著她今早硬塞給我的提款卡,如何也開心不起來。今早我們都醒得太晚,且一向晴朗的南部竟罕見地下著大雨,看著她著急著裝、化妝的模樣,我索性決定要自己搭計uaYY*ztACjfhL#kXb(%d+=qwV_PPF(^)3(*y#+cG+nzKBUa8vt程車到公司。

「那這個拿去用。」她聽到我要自己回公司後,從錢包抽出了一張提款卡。


(圖/freepik)

「等等計程etgh^1fnY1$^TYSuS$v@uPay)h%x(WQ2wI)CKbifnV^LEedpTK車的錢就從裡面扣,有需要的話裡面的錢也拿去用,如果不夠再跟我說。」她一如往常,不過問我的意見,自以為是地替我安排了用錢問題。

我反應不過來,呆望著那張卡,「這什麼…?」

「蛤?提款卡啊?」她一副不曉得為何我要問這種好笑問題的樣子。

「我知道是提款卡,」我耐著性子說,「但妳給我這張的目的是…?」

「就給妳錢用。」她很直白俐落地回答我。

「但是我不需要妳養,我自己有賺錢。」我也直白地回答,並把卡退回她桌上。

「吼…。」果不其然,一不順她的意,她的臉又垮了下來。

雖然跟她尚未完全熟識,但她的自以為是的個性與壞脾氣已經展露無^-xxMEW0rg)R8kpACbri#UOF4bJoaLlb4$U2Z^6Cn-aFhjFhSo疑。她的壞脾氣,有時真讓我懷疑究竟誰才是易怒的牡羊座?

「妳就拿去用就對了,少在那邊浪費我的時間!」她很霸道地終止話題,我只能沉默,不敢再多話。

我一直以來都被家人與朋友形容是移動火山,一不順我的意,或惹得我不高興時,臉上表情總會不顧對方情面垮了下來,或是馬上出言反唇相譏。說也奇怪,平$wzx*POLLPAy34)LQIHOQzJNPnpzYR^WDYKhDSXFx4mnXDHMqV常反應慢半拍的我,在反唇相譏的當下總是反應機伶、伶牙俐齒,越把對方激得盛怒,我就越暢快。如此個性的我,在面對眼前這女人時,竟然瑟縮地猶如小女人,只要她面露不悅,我竟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圖/freepik)

我是怎麼了?這樣的我,一點都不是真實的我。我不禁心念一動。——那麼,或許她愛上的,也不是真實的我吧?我捏緊了手中的卡片,試圖讓自己的心情不要繼續往下沉。或許…,這另一方面也代表她完全信任我…?所以她B_#BN635lAvqEfpzqJ=4%de)&mkmpHwIHgtmNzR)3-gqUskMpg才會這樣放心地把提款卡整張交給我?是這樣嗎?

「相信我,老闆,就是這樣。」鄭淇望著那張提款卡,幾乎連思考都沒有地說。

「是嗎?」我半信半疑。

對於鄭淇奇特的價值觀雖然無法苟同,但我實在找不到第三人對於這樣的情況表達一些看法。

許多時候,人們寧願相信局外人不經意的看法,卻不願意面對最清楚情況的局內人心聲。

「是的,就是這樣沒錯。」她語氣維持篤定。

「妳想想,一般人會隨意地把錢、甚至是提款卡無條件送給一個她不愛AamN6sr-s&wXH%&8qE&0JE%5sJBpalvNnluxVh16-(AXr-WU9$的人嗎?不會嘛!」鄭淇自問自答,態度十足把握。

「我只能說Z&rm+1FiXBQmhG_E$YTE8%CQ*0@CBHgt%4eBXP69UI9S-QYck*,老闆,恭喜妳,妳找到一個真的愛妳的人。」最後她下了這樣的結論,語畢不忘拍拍我肩膀以示恭喜。

是嗎?我不知該不該相信鄭淇如此肯定的結論。到目前為止,她給予我的,除了肉體上的歡愛,再來就是物質上的享受。也不是說物質上的給予就不OppZxoaSCiAeW)o#)JXrfoRI*P_a*@P^VuI6=N2MWvGJT2jYFV是愛,但為何我總有一股心空空的失落感?這些也跟我一直嚮往的貼心女女戀情大相逕庭。我不禁想起上一段跟男人交往的經歷,即便並沒有如此愛對方,但兩人相處起來總有些心理層面的交流;而不是像我跟她一樣,幾乎只有物質與肉體歡愛這類的表面交流。

或許是因為我們都還沒互相熟識就在一起的關係吧?對於目前的所有怪異情況,我總是盡我所能地轉念,所有事情都努力往好處去想。這是我第一次與女人交往,對於這段感情不免放入許多期待與憧憬96no4X2t5J*EUx&K17sYG(mhn^sgNa&kHa@WxvDx7@awSmWKpm,但這樣的期待與憧憬,最後帶給我的是患得患失的得失心。我深知這樣的得失心終究會把我淹沒,因此我拼了命轉念,只求自己對於這段剛起步的戀情可以有多點安全感與信心。但我發現無論我如何努力轉換想法,我的情緒仍然不可避免地持續低落。

週末結束後,我們兩人又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圈。而她不出我所料,又開始慢慢失去音訊。且不同以往的是,這樣愛理不理的情形漸漸變本加厲。以前傳訊息給她偶爾還會回,但現在是兩、三封才回一封十分簡短的訊息;Kv-oq_5Fc#5(It0(305p%Sy(6sNHwjPR#nab^oEk9O@157@G3Z以前電話漏接總會盡快回撥,現在是乾脆以訊息代替回電。

這樣詭異的情況,我卻沒有勇氣、也不知道如何起頭跟她溝通;每次總想著等週末見面再當面談,但週末見面時總是互動熱絡,一切就像是兩人相處完全沒有問題一般。但當週一上班兩人別離開始,總讓這種漸漸活絡的熱度,再次急速冷卻。一樣的問A2!xl-cpGaif87fuux@PtU&NE7zU6b-!KFjRH&oB7Hl*3H%WwD題還是一再浮現,她的愛理不理態度也沒有改善。如此循環。

這樣真的是一對理應熱戀中情侶該有的樣子嗎?

我總是在週一到週五的上班日悶悶不樂,在週末的見面中又愉快a4rzZl=n9yQpzfEFlxym18Cz*XHi&sfuc@OMMW!+Ft%FvYYtgf地忘卻前五日的糾結煩悶。她愛我嗎?她不愛我嗎?如此一再循環,我的生活重心原來早在不知不覺間全繞著她轉。時光飛逝,我們在一起也即將屆滿兩個月。因為我們都沒有慶祝交往滿月的習慣,因此兩個月的那天對我而言也不過是一個平常的日子。這天,在我又因為她不回簡訊而感到窒礙煩悶時,她十分難得地主動打電話給我。

「喂?」接起電話的當下,我依然難掩心中的喜悅。

經過這兩個月來冷熱交替的相處模式,我已從原先誓言要打破她這種愛理不理談戀愛態度的姿態,儼然轉變為她種在陽台的植物。主人偶爾心血來潮的澆水與關愛,就足已使我開心地如獲至寶,然後再依賴著這次獲得的養分,j3kQSKv_wwesQhX_^pp7-prbYr!wpH$dr+AV0EV4w-dUnqiOTR繼續面對下一回不知還要持續多久的冷落。想來真可悲,我何時成為這樣乞求憐愛的人?

「欸,我給妳的錢都沒用…?NPuFAq=#R5$5VeJUOdr1T9tuQCK*PthE6)jLE+yJnpL=-hsyvm」她的聲音還是很好聽,雖然我總感覺跟她有段距離,我還是聽著她的聲音就喜悅。而那張提款卡最後被我保管在抽屜最底層,我並不想隨意動用到她辛苦賺來的錢。

「這樣啊…,那既然這樣,就全部拿去旅遊吧!」她聽起來心情愉悅。

「嗯…?旅遊…?」我會意不過來。

「對啊,乾脆拿那筆錢去旅遊,順便當作慶祝兩個月紀念吧!」她不改過去風格,一點都沒詢問我的意X61Y^C6+5xFC_sA=U!arwNEdnY)xp&lxg98U)MoaqC2BE*WYFI見,決定這樣就是這樣。

「我們就去清境農場玩吧!既然我出錢,Q#mQdpHIR5Yx5&vfX2Wj@YghWdcVlzSwUq4yI$brEwK$baDk2m路線跟飯店就給妳規劃囉。」她連旅遊地點也替我選好了,一股腦開心地說著。

「喔…,好。」我順從地回應,也順從地承接了她沒來由的好心情。

掛上電話後,雖然對於她突然提議要旅遊及慶祝兩個月紀念感到奇怪,但隨即轉念一想,這也代&(A#-rkczcgpWoevCW(l2-&1MgflH%pd%ORp1=zUwe0DBIoy_y表她對這段感情有心,一般人不會隨便找她不喜歡的人一起去旅遊吧?一思及此,我的心情總算好轉。於是我開始聽話地上網到處找資料、規劃行程。

我一直是個粗線條的人,對於規劃行程、訂飯店這樣繁雜的小事一向敬謝不敏;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是我跟她第一次的出外旅遊,我努力克服自己耐心不足與對數字不敏感的問題,一個網站一個網站地找資料,並上網比較網友意見,最終擬定好一份路線圖,並且依照她排定給我的日期,訂了q!6^^RR7#PRiOa#B$EO2egOMDjA-Rj4Kfm#9kHQL4SR^cS5)56一間十分浪漫的房間。我依照她的指示,將所有相關資料統整為一個資料夾後寄給她。

然後Cm8cleLKS#Ymg6J$QKZehWyQT$i2!p7vpE@w*4Tu5RV3-P)73_,我並沒有忘記當初她的要求。我真的去百貨專櫃挑了一件性感睡衣,然後煞有其事地在網路上挑選一首適合跳艷舞的歌,開始認真地排練。


​(圖/freepik)

我想,既然是第一次的旅遊,就該好好準備,是吧。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每週一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林艾比所有作品

(延伸閱讀:《(18+)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14:「我如此渴望與她歡愛,這樣的我憑什麼厭惡她?」》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13:為什麼她就是會帶給我這麼多的依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