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當她在營帳裡看到有人已經坐在位子上時,她心裡一沉。

筳筠其實內心一直有預感,因此看到哥哥她除了一開始的驚訝後,就沒有太多的情緒。

「哥,你真的還活著?」筳筠問。

「嗯。」景筳鈞點頭,他看著筳筠,「我們在執行一個計劃。」

筳筠心裡面突然鑽過一絲痛楚,像是她一直以來的無力感累積,娘跟哥哥果然是在計劃什麼,而我……只是被排斥的那個。

只能隨著他們的計畫活動,那我到底算什麼?

她握緊手,這時候她就無比想念幻甄,如果是幻甄就會抱緊她,她會熱情的親自己,幫她轉移那些對親人的憤怒,會逗她、開導她。

她的親人卻只是習慣安排她,用為你好的藉口,什麼都不說的命令她做。

「其實……這些事情妳若不知情,才能保護妳不是嗎?」幻甄盡量往好的方向說,她眼裡的心疼卻讓自己覺得,好歹有個人了解自己。

幻甄的聲音閃過腦海,跟眼前哥的話重合。

景筳鈞解釋著,「妳不要覺得我們欺騙妳,如果不這樣做,『上』知道了會對妳不利。」

「那為什麼要找我?計畫有變?」筳筠痛苦的問,其實她內心更多的是害怕,若是哥哥回來,那幻甄呢?

她還能擁有幻甄嗎?

想到她們不能宣之於口的感情,筳筠就覺得難受,像是被現實打醒,她們只能是妯娌的關係。

或許是外面的歷練多了,景筳鈞的話語中帶著客氣,「我……其實是我有事情要跟娘商量,妳可以讓我跟娘見一面嗎?」

筳筠肯定的說:「可是見一面,娘就會要你回來。」她袖下的手握緊,一旦哥哥回去,她就會失去幻甄,想到幻甄的嫂嫂的身分,她心裡的忌妒就濃烈的要將她逼瘋。

「那……回去也沒關係吧?家裡都還好嗎?」景筳鈞試探的說。

「家裡一切照舊,只是……」筳筠有些遲疑,「若是你回來,幻甄怎麼辦?」

景筳鈞聽到筳筠的疑問,他提出建議,「那個花氏只是安置一個人而已……」他看著筳筠緊張的模樣,「是不是妳跟花氏有感情了?……畢竟妳們是妯娌。」 

景筳鈞故意的強調,儘管筳筠很快收斂表情,他還是看到了,筳筠眼中的不捨,她們已經情根深重了?

這花氏好高的手段! 

筳筠聽到感情二字,原本要掙扎的承認,但後面的妯娌二字,完全澆熄了她的勇氣,她看著哥哥許久,那種親人相認的歡喜退去,留下的是一種隱隱的恐懼。

筳筠第一次對哥哥提出要求,「你回來這件事情我來安排,最近娘都會去宮裡,恐怕也要一個月後。」

景筳鈞不疑有他的點頭,「那就拜託妳了。」

回到景府,筳筠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回了房間,沒有如以往,去拜見自己的娘親周氏。

幻甄正在房間縫衣服,可欣在旁邊看著,「姑娘,這披風已經改了三次了,姑爺一個大男人有這麼怕冷嗎?」 

「除了她,我還有什麼好上心的事情?」幻甄的聲音懶洋洋地問。

「姑娘也可以去參加之前那位夫人的宴會,花府那邊也傳了請帖……」 

「沒興趣。」

「姑娘!您這樣守著姑爺,外面會笑話的。」

「笑話就笑話,我就愛黏著她,不許嗎?」

「姑……」

「我回來了。」筳筠默默走出去,看著幻甄拿著披風,轉頭看著自己。

從她的眼神中,看到熟悉跟笑意,筳筠心情才好一點,她低著聲音讓可欣出去。

等可欣一出去,她就上前抱緊幻甄。

「怎麼啦?心情不好?」幻甄抱著筳筠,用手順了順筳筠的後腦勺跟背。

筳筠埋在她的肩膀,一會才低聲地說:「我們出去玩幾天好不好?」

幻甄有些驚訝,這小妮子居然肯離開景府?

「好啊!那妳想去哪?」幻甄有趣的問。

筳筠想了一會,才跟幻甄討論起來,不久後,兩人去了一處小莊子。

在小院內筳筠讓幻甄坐在自己腿上,兩人廝鬧著,幻甄抱著筳筠的脖子,親暱的用自己鼻尖磨蹭,然後時不時的調皮的輕吻,然後被筳筠捏住下巴吻住。

兩人越吻越激烈,幻甄貼著筳筠的耳邊問:「筳筠,妳怎麼了?」

筳筠看著幻甄,「妳愛我嗎?只愛我嗎?」

我不愛妳媽,幻甄收起玩笑的心思,輕聲地說:「當然只愛妳。」 

筳筠看著她,「如果我說……我哥還活著,妳會不會離開我?」她緊張的看著幻甄,試圖從她臉上找到一些什麼。

幻甄眨了眨眼,想了一下,筳筠這句話的意思是……景筳鈞還活著?

「傻姑娘,我不會喜歡上景筳鈞的。」幻甄捧著筳筠的臉細吻,「最愛的只有妳啊!」

筳筠這才放心,她抱緊幻甄,「嗯……我會照顧妳的……」所以不要去找哥,所以只有我就好。

幻甄是我的。

筳筠拿出那個小木球給幻甄,「這個送妳。」她其實有些羞窘,別人送東西不是金銀首飾,也該是房產衣物,她卻送了一個不值錢的東西。

「謝謝。」幻甄卻很開心的收下,因為她知道,這是筳筠很重要的記憶,為此,她計畫把那個小木球當成飾品,打算縫在披風上,這樣以後穿上披風都會想起這個傻姑娘。

她們在那個小莊子過了三天甜蜜的日子,但回程的馬車上,幻甄卻看著筳筠沉思。

其實她早就察覺了筳筠的不對勁,可是等了這麼多天,除了筳筠很纏黏的舉動,卻沒有等到她的實話。

在回房間前,幻甄捧著筳筠的臉,「我希望妳開心。」

「那妳呢?」

「妳開心,我就開心啊。」

筳筠默默靠著幻甄,心裡面很甜又很怕,不想失去幻甄的念頭悄然而上。

周氏嫁到本地的,她背後的家族曾經是甯洲的望族,他們本支就只有她一個獨生女。

原本在她六歲的人生,是沒有什麼委屈的事情的,直到她娘死去,爹取了繼室進門。 

繼室生了一個弟弟,原本這並不影響她的人生,直到有天,她去撿球聽到了繼室在跟爹說小話。

「你看看,這是你兒子,他才是你的根,姊姊的女兒能幫你傳香火嗎?」繼室慫恿著。

「惜蓉只是想要學點武藝,強身健體也沒什麼不好的。」爹的聲音很溫和的回應。

「女孩子家的,學這個幹麻!」

「她可以保護弟弟啊!」

爹勸著繼母,周惜蓉原本也沒原本也沒有放在心上,既然爹同意了,她也就放下了。

可是繼母雖然讓她學武,卻總是說:「蓉兒,妳要多保護弟弟,他是我們周家的獨苗。」

漸漸的,周惜蓉也覺得弟弟比較重要。

直到那個夫君的出現,那時他還只是爹麾下一個小小的武官。

那天她的毽子因為跟弟弟玩的太過火,打了出去,弟弟為了追毽子,差點被馬車撞到,而她儘管救下了弟弟,卻被罵了一頓。 

因為弟弟的手擦破皮了,所以大哭起來,對大人而言,不哭的人就是錯的,所以家人都責難惜蓉這個姊姊。

惜蓉也為此覺得很委屈,可是又有點不甘心,直到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

「你自己跌倒,姊姊為你弄破衣服了都沒哭,你怎麼比姊姊還軟弱呢!」

惜蓉看著那個男子,一旁有人喊他。

「小景,快,我們下崗了,耍會子去?」

那個景皓睿搖頭,「我送周位姑娘回去。」說完他脫下披風替惜蓉披上,遮上她扯破的袖子,然後背起她弟弟,有禮卻又貼心的將姊弟送回周府。

或許那時,惜蓉就已經芳心暗許,這個男子不論品格、人性都好,她羞答答的把披風洗好,親自送了回去。

兩人眼睛裡都是有情意的。

為了她,景皓睿從一名侍郎爬到了五品的武官,風風光光的用聘禮將她抬了回去。

坐在婚轎上,她頭一次覺得幸福,為了回報夫君,她打定主意要替他延續香火,為他生一個健壯的兒子。

夫妻甜蜜的日子過得很快,她有孕了。

「希望是男生。」周惜蓉說。

「是男是女有什麼關係?」景皓睿溫柔的笑,「姑娘也不錯啊!都是貼著娘的心。」

「不行!必須要是男孩子,男孩才是景家的命根子!」她說到一半愣住,這不就是當年繼母跟自己說的話嗎?

但是她嫁進景家,婆婆那麼企盼,為了自己,夫君景皓睿總是在外征戰,她又怎麼能說什麼。

幸好,她還是順利生下了一男一女,一對龍鳳胎。

哥哥的名字叫景筳鈞、妹妹叫景筳筠。

「男生要當哥哥,以後照顧妹妹。」景皓睿強調。

她點頭,但她心裡卻還是希望妹妹能幫助哥哥。

洗三的時候,她把孩子抱去給算命仙,卻聽到兒子會受傷的占卜,偏偏孩子的爹不在,儘管已經將孩子抱去做消災的法會了,但還是不安心。

當侍女驚慌來報,周惜蓉心都提起來了,幸好那時,受傷的是筳筠,聽說奶娘將兩人襁褓的花色搞錯,一開始大家都擔心傷到了景府的獨苗,幸好景筳鈞沒事,她想,這也算是應了算命說的有災殃吧!

但也是在那時,她有了以女兒替兒子擋災的想法,只是夫君回來時卻心疼壞了。

「筠兒這麼小!幸好沒有傷到要害,不然太危險了!」景皓睿不高興的說。

「幸好我們的兒子沒事。」

「筠兒,妳娘怎麼這麼偏心,沒關係爹疼妳!」

「說什麼呢!兩個孩子我都愛的。」

「才怪!以後有什麼災殃都衝著爹來,爹會保護筠兒的!」景皓睿笑著說。

惜蓉看著夫君,笑的甜蜜,其實她已經很幸福了,兒子、女兒都是她身上的一塊肉,哪有不愛的?

直可惜幸福總是過得比較快。

再出門,她的夫君景皓睿就沒有回來過。

惜蓉擔憂的看著門口,總覺得心裡不安,然後筳筠哭了出來,在嬰兒的哭聲中,她接到了夫君的死訊。

「皓睿,託我把這些送回來。」軍中的同袍說,將景皓睿的遺物放在桌上。

孤兒寡母,哭聲震天。

夫君戰死的屍骨,還有一個首飾盒,就這樣送了回來。

那是她心碎的一天,那天她瘋了一樣衝進婆婆房裡,將兩個孩子抱回來養大。

等到景筳鈞進了軍營,她日日擔憂著兒子的安危,直到筳筠跟景筳鈞越來越像的舉止,她腦海有個想法,如果讓他們兄妹一起呢?

是不是就不會這樣危險,兩人可以互相幫助。

在周惜蓉心裡,她從沒有覺得自己這樣做錯,她只恨自己當年沒進軍營,不能幫著夫君,孩子還小不能陪他一起走。

在周氏的心裡,從她從花季少女到嫁人,始終有著重男輕女的觀念,她一直覺得筳筠本來就該幫助哥哥,但是眼前的畫面,卻又讓她有些不安。

因為她竟然看到筳筠跟一個男子講話。

她馬上回府,讓人把筳筠找來。

「娘?怎麼派人來找?」筳筠踏進庭院,看著自己的娘親。

「妳今天上街做什麼了?跟誰說話?」周氏不高興的發難,「妳哥…新喪不過一年啊!妳就急著找男人了?妳忘了妳現在是景筳鈞嗎?」

「我沒有,只是跟別人說話而已。」筳筠心情已經不是很好,之前才被哥哥追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現在娘親又這樣質問,內心一股幽微的怨氣跑了出來。

娘,你真的愛我嗎?

筳筠難過的想,卻終究沒有說出口。

「沒有?那個男的還拉著妳呢!妳一個姑娘怎麼這麼不要臉,大街上跟人拉拉扯扯!」周氏卻沒有管筳筠的心情,只是不高興的批評。

筳筠看著自己的娘,為什麼這時候她又是女子了?

幻甄今天送飯,卻收到筳筠提早回來的消息,她就知道筳筠肯定是被周氏叫走,她走進院子,聽到周氏的批評,她皺眉。

筳筠聽到這個肯定是心情不好吧?

想了想,她不顧可欣的阻止朗聲,「夫君!夫人,夫君在這嗎?前頭有人來找,我進門時,就讓人在花廳等了。」

筳筠跟周氏抬頭,周氏比筳筠反應更快,推門出去指著幻甄,「沒禮貌!來人把她按住。」

「娘!」 

「請家法,好好教一教這個沒規矩的東西。」

幻甄被按跪在地上,卻還是好奇的問:「夫人妾身做錯了什麼嗎?」周夫人不裝瘋了,她該點破嗎?

周氏不由分說就讓人動手:「管事娘子,給我打她。」

筳筠咬牙想開口,但卻被幻甄用眼神阻止了,只能走出廳堂,一旁的可欣上前領著她去花廳。

「幻甄說什麼人來拜訪?」筳筠聽到腳步聲不高興的問可欣。 

「姑爺,沒有人來,是……姑娘說怕您委屈了,才出聲的。」可欣小心翼翼地放上飯盒,「姑娘說,您不可以再糟蹋身體,所以讓您吃完飯再回去,她說她能處理的。」 

筳筠遲疑一會,手上的拳頭握了又放,這才回到房間。

結果,晚上筳筠在書房,卻等到自己娘把幻甄罰跪祀堂的消息。

深夜,祀堂只有一柱香燃煙,看樣子已經燒了一半。

幻甄跪在祀堂,地上光溜溜的沒有任何墊子。

「這就是妳說的處理?」筳筠心裡又氣又難過,她原本還以為幻甄會怎麼處理,結果她的做法就是跟自己娘硬抗?

幻甄是被罰跪的,聽到背後有聲音,整個人都嚇到,直到轉頭看到是筳筠,才放下心苦笑的說:「也算是一種處理吧。」沒辦法,自己的老婆要自己疼阿!哪能讓人欺負去?

不過她已經沒心情開玩笑了,膝蓋刺麻的要命,都快沒感覺了。

筳筠走過去,把幻甄拉起來,聽到她斯的一聲,「等等!香還沒燒完呢!」

筳筠無奈,「妳那香被換成粗的了。」

那也是妳娘換的,幻甄用眼神說,不過她沒有說出口,只是對膝蓋正在享受的刺麻癢佐痠痛入骨的套餐感到無比的後悔。

「陪我坐一下吧!好痛喔!」幻甄說。


(圖/pexels)

筳筠扶著她坐在地上輕聲地說:「妳怎麼這麼傻?那是我娘,妳又何必惹她呢?」

「因為……妳是我的筠兒嘛!」幻甄笑說,她揉著自己的膝蓋,真她娘的疼啊!

不過這是她自己甘願做的,那時她進去看到兩人對峙,尤其筳筠一臉痛楚的表情。

她既然喜歡筳筠又怎麼忍心筳筠受傷,尤其家人給的傷口,那都是往心裡走的,她寧願自己擋下,好歹周氏只能處罰她的肉體,在她面前卻一句話也不能說漏,筳筠是姑娘的事情。

活該,憋死妳!

幻甄壞心的想,她才不管周氏是怎麼想,她只在乎筳筠,而整個景府唯一照顧她的是筳筠,她自然以筳筠為主。

筳筠看著幻甄,心裡有些複雜的滋味,明明是她比較需要保護吧?

可是為什麼是幻甄在保護自己呢?

為什麼被保護的滋味這麼好,太讓人容易上癮了,她難過的想。

「膝蓋會很痛的,我不知道妳是這樣『處理』。」筳筠嘆息。

 「不然呢?人都是這樣啦!氣出了就不會放在心上了,也沒有什麼,景府好醫好藥的,妳明天還要去早操,萬一受了什麼傷也不好看。」幻甄說。

「可妳的香被人換了!」筳筠想到這就生氣,她大概知道是娘授意的,只是苦了幻甄。

「這我哪知道,我還想說怎麼平時一炷香燉湯都沒這麼久,原來是被換過了。」幻甄大辣辣地說。

筳筠跟幻甄一邊聊,一邊等時間到,香一燃盡,她乾脆將幻甄抱起,就這樣直接將她抱出祠堂。

「等等!會被看到啊!」幻甄有些緊張,而且這是...公主抱耶!她有點臉紅。

「看到就看到。」筳筠淡淡的說,她面色自然的將幻甄抱進房間,看到周圍僕從驚訝的神色,還有幻甄有些嬌羞的模樣,她心理還覺得挺過癮的。

「其實,最好的還是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誰都不是誰肚子裡的蛔蟲,況且也是我嘴賤,講了要把妳嫁出去的事情惹怒了夫人。」幻甄輕聲說。

其實她就是見不得周氏如此重男輕女,誰的心都是肉做的,拿哥哥的事情為難妹妹,何苦呢?

 「……我不想嫁人。」筳筠不高興的說,跟哥約定的一個月過去了,她卻故意不讓哥回府,就是怕哥回來,她會失去幻甄。 

她跟幻甄若不是這樣虛凰假鳳的身分,根本沒有理由在一起。

女子喜歡女子,這樣驚世駭俗的事情,她又怎麼能讓他們知道?

「可是我想娶耶!」幻甄拉著她的袖子說,迎接筳筠看過來的視線,「三書六聘,想娶景府的筠姑娘,可以嗎?」

筳筠紅了臉,她抱緊幻甄低聲說:「傻。」

「傻也要保護我的筠兒。」幻甄伸出手摟緊筳筠,親了親她的額髮。

筳筠只覺得心裡很甜,但又更矛盾了,她甚至有點黑暗的想法,不想告訴娘,今天攔住自己的是哥哥。

甚至她會希望哥哥如果永遠都不回來就好了。

作者:馥閒庭

(延伸閱讀:《(18+)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12:「王爺,讓妾身服侍您吧。」》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11:她喜歡她到願意替她做任何事情。》

看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章節》紅之章:此時這個房間,只有三隻追求慾望的野獸。》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