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花幻甄氣了一日,也就消停了,她主動找了景筳筠把奴僕中有眼線的事情說了,也簡單的交代了被欺負的事情。

 其實也就是校園霸凌那樣,拿點墨汁往人頭上倒,反正她是最好欺負的,一沒有後台,二沒有人脈,不欺負她欺負誰?

 「是妾身的錯,居然蠢到跟豬計較。」花幻甄說:「指望畜生懂什麼叫尊重,確實緣木求魚。」

 景筳筠看著她噗哧一笑,幻甄要擠兌人起來,能把死人氣活了。

 「妳只提到墨汁,那餿食是怎麼回事?」景筳筠問。

 「學堂附近,有一段路,會有一些書僮,有個年紀大的書僮對我伸手,我便跑了,最後我寧願把自己弄得滿身餿食,也不想被辱。」花幻甄不高興的說。

 啪搭!一聲,卻從景筳筠的手上傳來。

 她掐斷了手上的筷子,瞪著花幻甄,「妳查過是誰的主意嗎?」

 花幻甄沒被性騷擾事件嚇到,反被景筳筠的殺氣嚇到,她呆呆地搖頭,「那時我也沒有任何人手,能護好身邊人已經吃力非常,況且我也沒事,所以就沒有追究了。」

 「花府都不管嗎?」景筳筠不快的問,那是一個女子的清白,怎麼可以這樣輕慢!

 「花夫人巴不得我過的越慘越好,如果那時聲聲張出來,最後說不定就要嫁給那個書僮了,我當然不想這樣。」花幻甄說。

 景筳筠皺眉,她拉過花幻甄的手,「以後妳就是景王妃,誰都不可以欺到妳頭上。」

 花幻甄愣了一會才笑了,「筳筠,妳對我真好。」 

花幻甄握著景筳筠的手,「筳筠,這次雖然是藉著花府聯繫的名義,但我也覺得可以找個名單出來,現在我嫁進來,可以幫妳操辦妳的婚事,妳如果有喜歡的兒郎盡可告訴我。」

 「妳的意思是幫我選個夫婿?」景筳筠問。

 「對呀!妳的婚事都耽誤了,難道還要再拖下去?」花幻甄說。

 景筳筠苦笑,「誰會要我這種女子,不清不白的混在軍營多年,況且我中饋女紅樣樣不精……」

 花幻甄卻不高興的說:「不許這樣說自己,誰家娘子有這樣好的武藝、謀略?中饋女紅都是技術而已,大不了多請幾個人來做,誰家沒有繡娘、廚子……算了,我原是擔心妳有意中人,如果沒有,那景府有妳在,我才更放心呢!」

 「為什麼?」景筳筠忍不住問:「幻甄,妳為什麼願意為景府做到這樣?」或者說為我做到這樣?

 花幻甄看著景筳筠,一張小臉卻難得有些感慨爬上了心頭,她吸了口氣才說:「感情要越走越近,必須有為對方受傷的勇氣,我只是想試試看,可以走到哪裡而已。」

 來到古代,除了景筳筠她沒有任何的依靠,她只能賭景筳筠是個君子,不會把自己出賣。

 景筳筠被她認真的表情看著很不自在,她總覺得花幻甄似乎話裡有話,但細思又什麼都找不到,她有些迷惑地看著幻甄。

 或許是我想多了? 景筳筠想。

景王回府後的日子,卻是花府倒霉的開始,花府開辦的學堂,很快就有人吵架鬥毆,最後竟[email protected]&DpvLpGFxk%y=g*H4$D9v-cV=Dq4-F然出了流血事件,而花府的產業也都一一受創。

 而府裡生病、受傷,街上的大夫每日都要去幾趟花府,花家的女眷更是個個傷寒,大夫開出來的藥單是:「傷寒極重,它藥無效,應服黃龍湯。」

 黃龍湯是將糞放在甕中,埋在土中,久之,會變成糞水,又稱金汁,據言可解百毒,而那些女眷只要願意服用的,真的症狀大好,但不願服食的,就病情反覆,民間已經開始傳言,花府鬧瘟神。

 花幻甄貼在景筳筠耳邊說:「這樣會不會太狠了?」

 感覺耳邊馨香的氣息,景筳筠順手摟著她,她們正在賭場裡,人聲喧囂不貼著根本聽不到說話聲。

 「不只是私怨,花府還有些東西,必須查清,只能藉妳的由頭鬧著拖延。」景筳筠也貼著她說,她身高高了些,摟著幻甄貼著自己,吃了一口她遞過來的糕,看著幻甄一派溫靜的模樣,依在自己懷裡,但她的嘴卻帶著微彎的笑,似乎心情不錯。

 因為怕幻甄被人碰到,所以自己一直摟著幻甄,只是她們都是姑娘,但為何她卻有點欣喜的感覺。

 她注意到有個登徒子,一臉垂涎看著幻甄,然後被自己嚇退的模樣,她有股驕傲,幻甄是她……景府的人。

 尤其看到幻甄噙著笑,順手的掰了糕餅,餵進自己嘴裡的模樣,馨香軟玉在懷的感覺很好,她懂了那些喜歡抱著大姑娘逛街的公子,不是沒骨頭想賴著人,而是這樣被女人貼著崇拜的感覺,有股油然而生的暢快。

 她突然有種感覺,如果一直在賭場裡,她是不是就有理由一直摟著幻甄。

 花幻甄倒是沒有想太多,她很習慣景筳筠在她身邊,也習慣的靠在她身旁,她的心思已經飄到花府。

 想到那些女人要喝糞水,她沒良心的笑了,景筳筠這個理由用的妙,看似女人間的打打鬧鬧,最容易被皇權輕視,這一切就是景王妃跟自己姊妹鬧不愉快,跟景王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花夫人萬萬想不到,景王居然為了花幻甄那個賤人,這樣大手筆。

 但要帶人拜見求情,卻被拒於門外。

 「當初,我想見花府,也是這樣不得其門而入。」景筳筠不快的說。

 花幻甄拿過茶點,餵進她嘴裡,「夫君消消氣。」

 花幻甄悄聲在她耳邊說:「我沒想到景府的產業還有賭場?」景筳筠今天是去給府裡的產業花錢消災的。

 皇帝正緊巴巴的盯著,景王越是不務正業,他越高興,因此,景筳筠乾脆帶著她上街買東西。

 花幻甄開了眼,第一次見到有人買東西這樣大手筆。 

「我們去逛逛吧。」花幻甄說,看到景筳筠同意後,兩人在街上走著。

 熙熙攘攘的人從身邊走過,有販夫走卒也有婦女小孩,花幻甄看著周圍的人,才有種自己真實活著的感覺,她抱著景筳筠的手,兩人一起走在這樣的街道,然後在景筳筠的帶領下,她們坐到二樓的雅座。

 喝著茶,一旁的小二推薦了店裡的蜜餞,她能感覺到蜜餞兩個字似乎讓景筳筠有些心動,但她還是沒有點。


 (圖/pexels)

花幻甄卻攔住小二,看著景筳筠說:「夫君,我想吃吃看。」

景筳筠才垂下眼,點頭。

果然,那個小二推薦的蜜餞還不錯,酸甜可口,還用刀刻成花的形狀很漂亮。

 花幻甄挾了一塊蜜餞餵到景筳筠的嘴裡。

 「吃吃看?」花幻甄說,然後裝作去夾別的菜的模樣。

 果然看到景筳筠偷偷把那蜜餞吃了下去,她不懂,景筳筠明明就喜歡的。

 經過花府的事情,花幻甄想清楚了,這個世界,唯一還有可能保護她的,可能就是景筳筠,自己要對景筳筠好一點,只是當她細細觀察景筳筠,卻發現這個『夫君』對她有很多秘密呢!

 但總會解決得,她想,花府的事情,就證明了景筳筠是願意相信她。

 她也放下了對花府的關心,轉而關心起景筳筠跟周氏的母女關係。

作者:馥閒庭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05:幻甄是屬於我,屬於景筳筠的人。》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04:她的自由也吸引著她。》

看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章節》紅之章:此時這個房間,只有三隻追求慾望的野獸。》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