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母愛是什麼?

像廣告中的那樣甜蜜又溫暖,或許有吧!只是那絕對不是林雁荷得到過的情感。

早上她跟凡霜帶著甜蜜的痠痛去餐廳吃早餐,兩人自然親密的樣子引起注目,但她們絲毫不在意的落座。

「老婆,幫我拿胡椒。」


​(圖/pexels)

葉凡霜一挑眉,「妳喊我什麼?」

「老婆啊!」林雁荷看著葉凡霜有些緊張的問:「不行嗎?」

她想藉由稱呼重新定義兩人的身分,不只是姐妹而已,而是更深刻的伴侶。

葉凡霜起身把胡椒拿到她手邊,然後親了她的臉一下,「當然,妳是我的妻子嘛!」

林雁荷耳朵都紅了,只是一個暱稱而已,卻讓她心跳不止,「妳趕快坐好吃飯啦!」聲音甜軟BZvCEIP9+hzt#Sh^JKfc+$6F&6(9n6ZQ4_HBY4OUp)#^4LFn^k的嬌嗔透露出她的羞澀。

「遵命,老婆大人。」葉凡霜壞笑的親了親她的耳朵,才回到座位。

林雁荷臉都快紅透了,但很快有人上前打斷兩人的甜蜜氛圍,她看到R9RXjEqsr1w&ja1_eBPPok*Kj^F2nl_UadrakI_*slsH8ptva_老婆放下餐刀用歉疚的眼神看自己,林雁荷露出理解的表情讓葉凡霜放心去處理。

她吃飽後在船上亂逛,比賽結束也沒有她的事情了,等到下船後,兩人也定了時間要去拍婚紗照,未來一切Zg=Z%GxFxQFJ_jIx&O=8)(F&ctf^AQStiZXt&QrS!jaMQXgDSb應該很美好的,她卻有種不安感,一種害怕幸福被打破的恐懼。

才走沒幾步,就讓她遇到比高海駿更不想遇到的人,吳秋蓉。

「媽?」林雁荷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她想起H3IQu9F%3mgr-rqC-i*D#Cw+-LNHcDAM=ofBmFH4-bvhB5!dG(葉爺爺說媽媽在船上,但她幾乎是刻意遺忘這件事情,畢竟沒有想好怎麼面對媽媽,但當她真的站在眼前時,林雁荷感覺驚慌失措跟心亂如麻。

她們是關係最親的母女,卻也是感情最疏離的母女。

吳秋蓉挺著圓潤的肚子,看著她露出笑容,卻如同蜘蛛捕抓網上的獵物,怡然自得的勝券在握7*[email protected]@%JGRgT1QN(nmqFU-c*babkS1H^R5)lWAW9#i8ep*cIw的樣子,「雁荷,妳沒想到我會在船上嗎?」

吳秋蓉優雅溫柔的聲音,卻讓林雁荷內心不停震盪,她乾澀的開口:「妳怎麼會過來,還有妳的肚子……」

「這是葉家的骨肉啊!fsY^rkz3(NuEk+n9#Gi&5c$$FV_1r1930SdzOutKP)Jg_l*wb8葉凡霜沒有跟妳說嗎?對喔!她好像不知道,不過妳爺爺是知道的。」她摸著自己圓滾的肚子,肚子上的手環散著金色的反光,如同針尖刺傷了林雁荷。

媽媽也有繼承者資格?

林雁荷內心微涼,看著她的金色手環,這是給媽媽肚子裡的孩子,她的異父弟弟,可能是葉家直系繼承人。

2-GXf3oO(seHAPrIqC8R*zx=ViFoJh5JkvU=suQPx0dk=oPW1E當吳秋蓉走過來,林雁荷看著她說:「是妳收走了我的生活費。」害她必須去打能賺快錢的工,還差點被打工場所的客人傷害。

她甚至休學念了別的學校,媽媽騙她會想辦法,卻把她的生活費扣留下來。

吳秋蓉的步伐停了,聽到這話臉色微變,但很快就回復親熱的樣子走過來,「妳這孩子真是貪心,妳葉姐姐都這麼疼妳了,還跟我計較錢的事情,算了,都mK4XE4L7Gmn^5vIt)[email protected]%uaPaV&6z3G!T(k9過去了。」

她拉著林雁荷要回到自己房間,「我們去房間聊,這是妳親弟弟,妳要好好照顧他。」

林雁荷以為媽媽看到自己會感到抱歉,但是沒有……什麼都沒有,她的委屈媽媽沒有看到,還說什麼過去了?

她的委屈跟害怕都過去了?

可是她的內心沒有過去啊!

她想甩開吳秋蓉的手,但看到她的肚子,林雁荷發現自己開不了口。

就在兩人拉扯時,一個服務生撞上了吳秋蓉。

「啊!」吳秋蓉瞪著那個服務生,「你沒長眼睛嗎!」

「媽!妳有沒有怎麼樣?」雁荷馬上扶著她,然後轉頭對附近的人說:「麻煩幫我找醫……嗚!」

吳秋蓉摀著她的嘴,「沒事!我、我回房間吃藥就好。」

林雁荷看吳秋蓉這麼堅持,只好護著她回到房間。

在要離開現場時,她似乎聽到葉凡霜在喊她。

「雁荷?」葉凡霜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她想轉身回應卻被吳秋蓉扣住手。

「妳是我女兒,應該聽我的。」吳秋蓉冷冷的說。

這句話讓雁荷僵硬起來,在葉凡霜要看她的前一刻,她跟吳秋蓉離開了餐廳。

進到吳秋蓉房間後林雁荷才突然回過神,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她看著媽媽變rMDmS&Gv*_3xSsx3tE4I9pPuj5+o1sI57mab%Ee(+VHdi^dxmu回記憶中怯弱的小女孩,但這次沒有葉爸爸跟姐姐來救她了。

只是媽媽完全沒有剛才虛弱的模樣,內心感到不尋常的違和感。

「媽,妳什麼時候懷孕的?現在上船醫生同意嗎?」林雁荷看著吳秋蓉的肚子問。

吳秋蓉卻從衣服下襬掏出一個軟綿的盆狀物,「什麼懷孕?如果不是妳連絡不上,我需Ana-CqGEE99Y7fWOc2aVn7lHIA6n03kQf2aHrpH2aRfUaUHg+%要做這種事情?」在親生女兒面前,她沒有掩飾自己假孕的事實。

林雁荷看著床上的枕頭跟吳秋蓉消瘦的身形,「妳欺騙葉爺爺?」她是假孕?

「這不是欺騙,是拿回我應得的東西。」吳秋蓉理所當然地說。

偉成的遺產她也應該有份的,這是她青春的損失費。

「妳要什麼?」林雁荷瞪著她,「這麼多年在葉家花的不夠嗎?妳連我的生活費都扣下……」

「當然不GcLlVE81aX^cpr2+2x+JYCO9*aFDQBKC-fs^rrsWg_cbGdWvLO夠!這是葉偉成欠我的!也是林家欠我的!」吳秋蓉瞪著她,「還有你,我都沒有計較妳這個同性戀害我丟臉,從小妳就跟葉凡霜一起欺負我!」

「媽!」

林雁荷瞪著她,她怎麼能這樣講?

是誰把她推給高夏嵐的?

但終究是自己媽媽,她沒有把那份怨懟說出來,林雁荷走到門口把防盜鏈拉開。

「妳要幹什麼!」

「回我的房間。」林雁荷壓下自己的怒氣冷靜的說。

「妳給我留下!」

但回應她的是開門聲,她怒吼的喊:「妳敢踏出去,我就告訴葉凡霜妳在脫衣酒吧打工!」

這句話直接讓林雁荷停下動作。

吳秋蓉看著她停住,繼續得意的說:「妳最好聽我的……」

「妳知道?」林雁荷轉頭瞪著自己媽媽,她的表情裝滿不可思議。

「當然,所以妳要聽我的,不然……」

「妳知道為什麼不救我?」林雁荷瞪著她問,0u1!C2JNCQxz*8lpDwZ5$meK1Ujjk&z5ckDPn9-M4^gFZr2cMl覺得自己又一次被媽媽背叛,「我後來打給妳都沒有通過,我以為妳是有事情沒空接我電話,但妳……」

吳秋蓉打斷她,「我為什麼要救妳!那是妳活該!是妳要去打那種工……」

「如果不是妳斷了我生活費,我為什麼要打那種工!」林雁荷瞪著她吼。

林雁荷想到上飛機前,她的手機就是被媽媽收走的,那時她查了好久才找到電話打回去。

葉姐姐不知道就算了,媽媽明明握有她的生活費卻不給她,還裝作無辜的說會去找葉家,害她錯怪姐姐,後面還被同學陷害而讓她在學校待不下去,最後vve5zGVUgL#ej-ADOXCJc)tcXQ-767hHpo24Y0saBRbm#-h384她只能去脫衣舞孃的酒吧打工。

這一切是誰害的?

「我、我……那時候缺錢啊!」吳秋蓉看著林雁荷有些心虛,她那時候確實把錢挪去買了一些奢侈品。

「買名牌比我重要嗎?」林雁荷瞪著她身上的名牌一眼,然後開門走出去。

吳秋蓉馬上將她拉回房間,她知道現在不能命令自己女兒,只能用哀傷的語氣,「雁荷!妳聽媽說……媽也是不得已的,況且妳有葉家^PY%xWQbD5Ei0AsRHZyT%BSLF&4vx(sekfLke8s5as&Q-ZRChf當後盾,我什麼都沒有!」

她看著林雁荷有些動搖,馬上再開口:「妳也為我想一下,我一個女人家沒了妳爸爸,偉成也不愛我,我嫁到葉家faFXlg3WZvD4hplQIqXZMAlrXsug$Kqy1vp)+jfsMeQeFB_goq也是為了妳……」

林雁荷看著她,「媽,我沒有瞎!」她是為了錢,跟想要嫁給有錢人的目標。

並不是為了我,這一切都太太可笑了!

她甩門走出去幾步,而吳秋蓉原本想開門追,卻想到自己的肚子現在『消風』了,她iSRC+_w7tzTfcb0+QQ(mtXGt)r%!iz(GKPSuG^[email protected]#!一臉焦急的看著雁荷咬牙,「妳回來!」

林雁荷卻直接轉身就走,離開的背影快速而決絕,從這時起,她的世界沒有吳秋蓉的存在。

在船上還是有通訊設備的,而葉凡霜儘管在船上,但公司的交易還是要談,她是公司的管理階層沒有休假,她用視訊跟其他人開會,敲定商品後面的通路,之後才有喘息的時間,此時她特別想雁荷,尤OzUs-%dKucLG(7v-Mp3f()oej_#@=YYnC&4HW5lHfG(+YD1rZ1其手心空空的總不能安心,她一邊收拾一邊想等會要跟雁荷一起去哪,其實去哪都好,只要跟她一起自己就安心了。

但無奈總有人想打斷她的好事,「凡霜,我們談一談吧?」葉秀芬喊了她。

葉凡霜自顧自的收東西沒有管自己姑姑。

但葉秀芬卻站在她面前說:「妳一定要這樣針對我嗎?」

葉秀芬說完,會議室有一瞬間停住,所有人都盯在葉凡霜身上。

葉凡霜發現不能假裝無事只好說:「姑姑怎麼這樣說,我只不過是把事情做好而已。」

葉秀芬要用跳舞的方式羞辱雁荷,她只是不讓自己的老婆受辱而已,她若技不如人自然也會淪為被嘲笑的對象。

「妳不是針對我,那為什麼要搶我的位置?」葉秀芬不高興的說:「在場的大家都[email protected]#T)&*a0fv知道,妳是個同性戀,而我才是葉經理!」

葉凡霜看著葉秀芬,她的臉上帶著熬夜的暗沉,看起來真的沒有休息好,但要她可憐自己的對手?不可能。

「我不可能讓姑姑拿公司的資金去填顳定均的賭債,那裡面還有大家的薪水。」葉凡霜說。

聽到薪水二字,其他員工漸漸聚集到葉凡霜身後,眼神都有些凌厲的緊盯著葉秀芬。

葉凡霜知道這樣會讓葉秀芬緊張焦慮,說出話讓許多人改變態度動搖他人,就像葉秀芬這樣,並在話語間m4MfcRNzcjy=BR!F5y5gd!UBUztLCS&&+Pk)zF4V(Xi1*CJG1-甩責任的能力,葉凡霜當然能做到。

但她覺得這種方式像武器,不喜歡輕易動用,也不想拿自己的員工當槍使,讓員工去捲入那種宮鬥式的角力並不有趣,但如今她對葉秀芬不能姑息,因為她是個喜歡講人情拚關係的人,葉凡霜只能借力使力將葉秀snsqRJiu7SLQ!i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8z^VF#M%0n7_owhLMjR芬的話頂回去。

「凡霜,妳幹嘛刻意攻擊我呢?」葉秀芬看到其他員工如此,她也不敢硬逼了,改成軟聲的說:「我們私下談?」

葉凡霜走到會議室的桌子前,「姑姑想說什麼?」

其他人則在許秘書的引導下先離開,等到所有人都清場了,葉秀芬才看著她,「不然這樣,錢我們一人一半……」

葉凡霜嘆息一聲打斷了葉秀芬,「姑姑,妳就不怕這個會議室有錄音設備?」

「什麼意思?妳又要拿錄音來威脅我?」葉秀芬警覺起來,惡狠狠的盯著葉凡霜。

「姑姑,您若真的想要替表哥還錢,不如好好的工作或者找融資陳小姐……」

「那根本來不及!」葉秀芬生氣的打斷她,「凡霜,我只有一個兒子,妳就不能行行好嗎?」

「我爸也只有我這個女兒,爺爺也只有這間公司。」葉凡霜看著她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

「葉、凡、霜!」葉秀芬瞪著她,突然想到什麼,她轉變口氣開口。

「說起來,妳大概不知道我是怎麼拿到這個吧?」葉秀芬舉著自己的金手環。

葉凡霜挑眉不語。

「這是吳秋蓉給我的。」葉秀芬看著葉凡霜,「是林雁荷的親媽媽,她現在可是懷了妳爸的親骨肉,妳現IP+7IiWte_BAYG7B(Jd0KQ$A6!#4CatkV)-Dpc)4J-jiCZHEwM在不是唯一的繼承人選喔!」

葉凡霜看著葉秀芬皺眉,「姑姑,告訴我這個幹嘛?」

「妳真的覺得林雁荷能接受妳?她還有很多事還瞞著妳呢!那些事情吳秋蓉已經告訴我了。」1&pWe4zEUZb)Dvu+zVF7H+dSCR_9CzCWOWB5_FU#hQdm08hGyL葉秀芬看著葉凡雙僵硬的模樣一臉得意。

她們兩人感情好?

那就破壞她們的感情不就好了,懷疑是最棒的裂痕,可以崩毀所有信任的關係。

葉凡霜手握緊資料夾,「雁荷不會騙我的。」她是自己的妻子,我們是最親密的伴侶……

這一定是姑姑的計謀,她不能上當。

「那妳回去問問她,在國外的VWz9XDi-tptuM+2lbrLy2-uA)2s&ZbnnRo6vjW-(tceLH99Rp-這五年打了什麼工?有沒有留照片?」葉秀芬惡意的說,看著葉凡霜有些遲疑的臉色,心裡一陣痛快。

她從吳秋蓉那邊聽到,林雁荷打工的內容可不是端盤子而已,而是在某種色情產業當舞孃呢!

誰知道還有沒有做其它交易?

葉凡霜狼狽且快速的離開了會議室,甚至沒有結束跟葉秀芬的對話。

葉秀芬得意的說:「想贏我,妳還早得很呢!」

很快的,五天就過去了。

歡樂的假期要結束了,而比賽的結果跟股東大會也一併在遊輪舉行。

葉凡霜跟林雁荷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吵架,兩人總是分開的,絲毫沒有前幾天的甜蜜。

人群中的葉秀芬跟吳秋蓉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她們站在人群中,等著股東大會的重頭戲,到底誰是葉氏的總裁?

葉秀芬看著手機裡的照片和影片,那可是m$F&([email protected])ishDKhORA4UQ!C%MhIe40LtlfN9#THZ她花大錢從國外買回來的,昨晚傳給了葉凡霜,一旦葉凡霜當上總裁,就逼她讓位給自己。

果然,一連串的報告業績之後,終於討論到了總裁的職位,葉展鵬當眾公布了下一任總裁的人選。

「葉凡霜。」

葉凡霜站起來走上前接替葉展鵬的位置,她對著眾人微笑,「各位好,希望大家合作愉快。」

葉秀芬卻在台下咳嗽一聲,,似乎在提醒什麼。

葉凡霜微笑的說:「對了,前幾天我收了有趣的影片。」

她把投影幕接到了自己的手機,一部地點在夜店的影片,當中有個女舞者舞動著,接著影片變成一個編輯影片的軟體,然後N)N$Xq7G^%$PmA8omPgaC*vd(JeKuZq&^Ufa0DH#Vgdr%eRP)^滑鼠游標點動幾下,女舞者的臉就變成了林雁荷的臉。

「有人打muZYhRllI8VztF57UK(7xEZLhLl3o_it5fN(4jTGP7goqRvLaL算用這部影片威脅我讓出總裁的位置,但我想既然破解了影片是後製的,我應該可以不接受這份威脅。」她微笑的看著台下臉色難看的葉秀芬。

葉凡霜看了眾人後說:「另外,葉氏空出的經理位置,我打算請我的姑姑葉秀50N0e30DRdRnQ9vw7xZZOcLXfg2e-mxkF8e5H8DryLj8uYHAvK芬過來擔任。」她敲了敲桌子詢問:「姑姑?」

葉秀芬正要發作,「我!……」

在葉凡霜的示意下,許秘書遞出了一份文件,翻開後遞給她。

葉秀芬看著眼前的文件臉色大變,她抬頭看著葉凡霜,此時她像是被威脅的那個人。

「看來姑姑要再想一下,那之後再談吧!」葉凡霜說完後改由其他人繼續報告。

會議結束之後。

葉秀芬跟著人群走出會議室,顳定均靠過來詢問:「媽剛剛妳看到了什麼?」

葉秀芬卻沒有以往的氣焰,她看了一SjIM*Py!3_wZtwRLcw=K2i%bd9kjRTo6ytg_JMADjdH34zzUOf眼顳定均跟顳靖喬,腳步有些漂浮不穩,顳靖喬上前扶著她,「媽,妳還好嗎?」

顳靖喬發現葉秀芬的手上拿著一包東西,「這是什麼?」她要拿卻被葉秀芬搶先藏起來。

「沒事!」葉秀芬把那個東西藏到自己口袋。

葉凡霜在門口叫住葉秀芬:「姑姑,請您回來當經理,不算針對您吧?」

葉秀芬戒備的瞪著她,「妳知道什麼?」她捏著口袋的東西感到非常可怕,葉凡霜知道這件事多久了?

葉凡霜卻看著她森冷的反問:「妳覺得呢?」

顳定均擋住葉凡霜的路,「喂!妳搞什麼手段!妳怎麼能這樣對我媽?」

「好笑,就准你們威脅人,就不准經理保護自己,別人欠你的嗎?」謝琳臻冷聲的嗆。

「妳這個……喔!」顳定均剛要罵人卻被葉秀芬掐了一把,她帶著恐懼的表情看向葉凡霜的手。

葉凡霜0crJ1GagqOvAt+Cw--%Kia*tmei)xRS0zDFZK0lWEdU)tztnpR手上,是一個小小的夾鏈袋,袋子裝著白色的粉末,「希望姑姑不要讓我難做事,不然……」她搖晃著手上的東西警告著。

顳定均搶了她手上的小袋子,但葉凡霜只是無所謂的離開。

顳定均原本以為粉末是毒品,這樣他正好可以舉報葉凡霜藏毒,但他大呼小叫的讓警衛確認時,警衛只是說:「這只是一般的鹽吧?」警衛看著SYPMlTw7%&lW^[email protected]%XkRiU^那個夾鏈袋,那是買牛排之類的外送餐盒,上面附的鹽巴。

「什麼!」顳定均也拿過來,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在舌尖,確實#!&7bE1*-ggiCF%bl^%zPFkjO(V)oGq0zC4StnOWa(sAJz$c4S只有一陣鹹味,然後什麼也沒有,沒有特別興奮感或者想睡,更不是什麼毒品。

他不懂,小小一包鹽他媽媽有什麼好怕的。

但葉秀芬卻罕見的一言不發回到房間。

她怎麼可能知道!

葉秀芬驚慌的看著手上揉亂的夾鏈袋,重點不是裡面的鹽,而是這個袋子。

夾鏈袋的樣子有些特殊,上面的紅線有個細微的花紋,但一般人不仔細看不會發現。

她在許秘書翻開的資料夾上,看到這個夾鏈袋貼在一張白紙上,上面只有一句話。

我知道妳做了什麼。

她的手抖起來,拿出了自己包包裡的菸盒,然後倒了藥一把塞進嘴裡,吞了一口水嚥下各種藥片,然後點菸猛吸一口之後才緩緩bO+Z2ZsFb#W613BJS!8K&q1Jkrzeh$IwE%*M=TI632*h-n^oAI的吐氣,用這樣的方式強迫自己冷靜。

過了一會手不抖了,藥效的作用下她息菸躺到床上休息,但那份恐懼卻跟到她的夢裡。

夢中她回到一年前。

那時哥哥葉偉成還活著的時候,那天她去找哥哥借錢,葉偉成一臉TzV$Ems)g&S5+O4Bc1E^kh9PScn+9sCA*u37pPaLDceO4EoY)t不耐煩地看著她,「妳好好管一下定均不行嗎?」

葉秀芬已經跟自己借了太多錢,金額還一次比一次高!

這一切的原因就是葉秀芬太寶貝這個兒子,而顳定均又有賭博的壞習慣。

葉秀芬哀傷的說:「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哥,你是家裡的獨子,應該懂我不能失去定均呀!」

以往這樣說,總能說服葉偉成,但這一次卻沒有,「那為什麼不約束那小子!讓他整天在外面胡鬧瞎搞!」葉偉[email protected]#vyFz_Fu4(+rR(H&rYEyIHo#[email protected]成這次不高興的說。

「他只是調皮了點!哥你是他舅舅,你一定要幫他這次,他一定zWInesGFpQTt=lCJV4LGVM(@t*[email protected]+1JrkP可以起來的!」葉秀芬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話,想讓哥再出錢幫定均渡過難關。

「他不是十二歲是三十二歲了,是成年人了!妹妹,妳為什麼要這麼縱容他?」葉偉成不懂的問,這次葉秀芬要借的錢太多,=$b_jCX^GX!br+UA+K#u7BEKfbJB*zKU)U18baR_(vKLne6ElH他根本無法同意。

「因為他是我的兒子!以前爸爸Y)%S3raSW1#ZMuSeMdMD^fN1ODnMuB+4Xz$zqMOMD09umEu-RX只看見哥,我什麼都沒有,可是現在我有兒子了!他可以的!哥!你再幫他一次吧!他真的……」葉秀芬跪在他面前哭訴不停。

這時候門口站了一個女生,葉凡霜看著姑姑跪在地上,她尷尬的轉身退了出去:「我先上樓。」

「去吧!」葉偉成頭痛的揮手,他重新拿起那份借據,但上面的金額還是太多了。

「哥!」葉秀芬拉著葉偉成的褲腳哀求。

葉凡霜只是把門掩住,她走上樓差點踢到蹲在樓梯角的顳靖喬,「表姊?」

顳靖喬並沒有去表妹的房間滑手機,她蹲在樓梯的角落,聽著門內自己媽媽的祈求聲,說著哥哥很委屈都不能補習了,不能買最愛的東西了,**[email protected]+lT5lLLy#Xr7eJC*9!LVXBJQ*[email protected](aMaJ6但她呢?

她的失去為什麼沒被看見呢?

她前幾年甚至因為哥哥,沒有辦法去校外旅行,只能跟同學借影片補足這份回憶。

「我覺得……很累。」顳靖喬看著前面的牆壁苦笑,家裡面融資了很多錢,但還是不夠哥哥闖一次禍的額度。

凡霜看著她,走過去跟她一起蹲著,沉默不語的陪伴。

顳靖喬看著她,「對了,怎麼沒有抱著妳家妹妹?」那軟萌的小女生不是表妹的小跟班嗎?

「雁荷去國外了。」葉凡霜寂寞的說。

顳靖喬看著葉凡霜難得的落寞,兩人都安靜了下來,過一會顳靖喬才開口,「我覺得好奇怪,媽媽其實很忌妒大舅妳知道嗎?但現在輪到她自FlCTn+N4T#qLJhU9U5OCRf57CjWOo%6Kbe#[email protected]己,怎麼也一樣重男輕女呢?」她揭了自家老媽的底,但她知道凡霜不會說出去的,因為不關林雁荷的事她都只是聽過就算了。

顳靖喬仰頭靠在門柱上,她拿手蓋著自己的眼睛,但眼淚還是滑了出來,她內心的不滿只能跟這個冷面的表妹說。

「可能是什麼補qgaH3jNpF8_2pK3$!pY9+wbE%1_!1v3N#^)dwQ1&gn1+5NScxB償心理吧?」葉凡霜一知半解的說,她聽說了姑姑家的狀況,但她是到班級集合沒看到表姐,才知道這件事原來這麼嚴重。

這時的她只知道姑姑很偏心,那份偏心卻是源自身為女生的自卑,嫁出去後,她似乎想用彌補表哥的方式,來滿足自己不被(^kgar1p)ww+KF7u^8r*fBKm*^g7*fO+uv=d919d!3iQj4BETb重視的委屈。

「嗯。」顳靖喬無聲的流淚。

她知道,但就是知道才更痛苦,她永遠也沒有被媽媽看到。

「好!你要放我兒子死,那我也一起死算了!」

葉秀芬氣的摔門而去,顳靖喬狼狽的起身。

或許凡霜這個表妹很幸運,因為她是大舅的獨生女,不會有這個問題。

等姑姑走後,葉凡霜拿著文件走進書房,看到被姑姑撞翻的桌子,桌內有幾小包夾鏈袋露出來,混在文具跟雜物中e^[email protected]@f-7#D7jj0bry)[email protected]&(,但她當時並沒有在意。

葉秀芬跑出葉宅後拉著兒子,背後跟著女兒氣呼呼的上車了,一路快車回家,她氣的一進門就踢了櫃子一腳。

櫃子上的小包裹被她踹下來,卻引的定均大叫:「媽!妳輕點!那是我的貨。」

「什麼貨?你又上網買了什麼?」葉秀芬不高興的看過去。

「幫別人買的啦!收了一點傭金。」顳定均說,卻神秘寶貝的把東西收著。

葉秀芬暗自記下這個東西,趁兒子不在時,她翻出來卻發現是保養品,她習慣性的按了按噴頭,卻覺得重量跟容量不J%u7DbVO*pU1qN*^1P1!K*g)ufiHYkD$cv$Mjco^Teu^Yw*omK對,她打開了保養品的蓋子,才發現下面是一袋袋的白粉。

「這是毒品!」

她驚訝的想去報警,但在拿起電話時,她腦海閃過葉偉成的書桌,那時候被她一撞,抽屜打開裡面也有幾包類似的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KY*OEGTpcgd8ii)GVdA9VgRXymB$lX西。

她上網查了資料後,確定那是未稀釋的毒品,她偷拿了幾包又返回葉宅,在葉宅外面埋伏到深夜,看到自己哥哥開車離開,她才假裝回來拿tP7XSDO3RBuOv%[email protected]&uryotqYJWnWsC_p=lILFHlWep8)80i東西,讓管家開門讓她去書房。

找理由把管家支開後,她看著哥哥抽屜裡的夾鏈袋,她抖著手把那些粉末混裝進去。

做完這些事情她回到家,坐在車子裡面發呆,甚至開始恍神起來。

我剛剛在做了什麼?

但看著兒子為錢煩惱的臉,她又暗暗咬牙拋掉自己的良知。

我要保護自己的兒子。

抱歉了,哥,這都是你的錯!

從夢中醒來,葉秀芬想到那個夢境,最清晰的就是夾鏈袋的樣式,跟葉凡霜會議上拿給她的一模一樣。

她那天回到家沒幾天,就聽到了哥哥的噩耗,那時她還鬆了一口氣,因為按照哥[email protected]!1A+1wB1je$RWVkA0kl%JhmiGN%Y$a#哥的處理方式,她應該能夠分到一些錢了吧?

但她沒想到哥哥居然前幾年就改了遺囑,除了凡霜,其它的財產竟然給了林雁荷!

她才臨時想出讓劉雅羽臥底,並設計林雁荷違背遺囑的計畫,目的就是要把那些錢搞到手!

BQoC3R^MWizJ-rDYJic&v2UCm^P8g8qR^mB21t77%nIbM861O5但是該死的是,明明前面很順利,但要弄掉林雁荷時卻被葉凡霜卡著,她咬牙心一狠拿起手機撥號,一個低沉的男聲接起電話,「喂?」

「我要你幫我個忙。」葉秀芬看著手機裡的網頁上,葉凡霜站在圖片裡,她用手一滑,是個禮物爆炸的圖片。

既然她已經動手除掉一個,只要有人繼續擋路就通通除掉好了。

她把計畫跟電話裡的人說了,確認對方沒有問題才掛了電話。

為了兒子,她不在乎犧牲別人。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11:「雁荷,再陪我『練習』一下吧?」》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