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郭聿琦是以葉凡霜朋友的名額上船的,但讓葉凡霜邀請她是因為她的職業。

她是一個繩缚師。

兩人第一次見面就是在葉氏的停車場。

那時候葉凡霜剛跟許秘書互道再見,當她轉身往停車場去,卻遇見一個女人對她笑。

「請問是葉偉成先生的女兒嗎?」對方客氣的詢問。

這女人長的不錯,一雙眼睛很有神,整個人頗有氣勢,加上剪裁合宜的衣服,她擋住葉凡霜的去$uB!5%W-z2rn^FaoJ@S%fwsngZpDlJBS0(xxurE9)2dSjXn!)1路,渾身散發個一種存在感。

「我是,有事嗎?」葉凡霜問。

女人認真的點頭說:「有的,想請妳撥點時間給我。」

對葉凡霜而言,父喪的事宜已經處理到尾聲,這時卻聽到有人提到自%hNR)zmq=PAO%CiYKJ^lnTC4(beV44iUD0T9_9zOYB4sv@V2SU己爸爸,因此她邀請這名特殊背景的女性到咖啡廳詳談。

到了咖啡廳落座後,兩人大概交換了一下背景,也大概了解眼前名叫郭聿琦的女子跟自己爸爸的雇傭身分S8!gUGiYr9jWE+F)hCs&J0QGqnBXGwv4JhgWr-NY$+J3OHQJ8%,只是她有點奇怪。

「繩缚?那是什麼?」葉凡霜少有的露出疑惑的問。

「算是一種私人服務,類似到府SPA或是美甲。」當然內容並不輕鬆且昂貴。

郭聿琦平淡的繼續說:「總之,葉先生之前跟我簽下協定,但是他……嗯,算lcMGQJ+@EG^0*#NS=*PwgwQ0NcyQ6zgzE!d#kqp$mUTcZiUPTo是無法達成協定了,所以我方需要他或親屬支付違約金。」

郭聿琦拿出一份文件給葉凡霜,上面是兩人的協議內容,確實是她爸爸的簽名。

葉凡霜看到金額那欄,她愣住後看著郭聿琦問:「我爸跟妳訂了什麼服務?」

郭聿琦打開手機,在交給葉凡霜前還交代:「請不要透露出去,這是客戶的隱私。」在葉凡霜同意後C04G1*#tXHa5q)3)hdc(S0zm^8990(B-E@X146i%bSZKu$GY6C,她才將手機交出去。

手機上面展示了幾張圖片。

葉凡霜看完後,整個0)HyI-6l(INLMLCiNKsOFh&CJQ@jq)Xy$BBVko4s=qdvBtlmal人都皺起眉,眼前的郭小姐大概三十上下,但是一直有著良好的氣度跟禮貌,但是她看著手機上的圖片,只有種荒謬的感覺。

如果對方是來要錢的小HMKe*VQ8mC+Lcv2p#9^l)S!cp%T4Yc=InF*+yRgwVQm9)LAVd_三或者有什麼私生子,葉凡霜倒是絲毫沒有驚訝感,但眼前的郭小姐給她看的,卻是一個男人被綁住的樣子。

像是粽子一樣,面朝下綁住,而且有些裸露的畫面,那一點也不煽情,很像行為藝術或者某種展示,只是被綁aTXcW)0!tfCb1#R^6m_YpE_NLmP!$@D$O-SNCD1*C0tQfo+bQW的人是個活人,而且是自己的爸爸。

那有種詭異的違和感,讓她好奇又困惑,「所以妳是來勒索我買照片8!Ck7)EVuwLBoceTIWdiH3N2fjbO)R6aDMx8%!fuM=KWK-DM5i的?」葉凡霜問,她歛起眼眸盤算的金額能買回照片。

郭聿琦卻(V@gy^^shMjE-O(WJkp8qOPwLMIbIgJB759Mnhfd%dD7dyd7zX馬上擺手,「不,我只是按照合約提供服務,但既然葉先生提前終止合約,我只想按照合約拿到解約費而已。」

她抽回葉凡雙手中的手機,「況且這是wPGq56w1tR5N%KYJz9fxtZuQxdaCZr$@K-$HAoo%x)we!dCsHg我美麗的作品,我不會賣的!」那些照片跟作品是她的辛苦成果,拿來勒索根本是種污辱!

看到她這樣,葉凡霜有一瞬間的頭痛,不過多年的商場經驗讓她迅速武裝起自己。

「錢我會付的,但為什麼我爸要找妳?」葉凡霜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認識自己爸爸,「他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郭聿琦臉上沒有訕笑,甚至幾乎說是認真而且神聖的神情看著EYTyDg)EV^3Qct3!zT9DGz&*zJ2+79zUN6^*442J3IqSOH4V5I葉凡霜,「依照我的角度看,這是一種舒緩的方式,葉先生親口跟我說他有感受到放鬆跟舒坦。」

「被綁成這樣不痛嗎?」葉凡霜不懂的問:「這難道不是那種性虐的SM……」

「不是喔!雖然有些人會混合使用@r@rNoZZl9fD*7CM$ArYY=@YTRP8wNxsOn9=oH%(YJJX9wZJfS,但我按照合約提供服務是無性的。」郭聿琦認真的說,似乎這樣的詢問她已經很熟練了。

不過難得她並沒有被轟出去,因此她看著葉凡霜好奇的問:「葉小姐……妳想試試看嘛?」

試試看?

葉凡霜感覺瘋了的人才會去試這個吧?

但是她看著合約,她爸爸居然做這種事情長達兩年?

是什麼吸引他做了這樣的事?

她內心產生了掙扎,最後在郭聿琦的面前,她聽到自己的聲音說:「好。」

當下她覺得自己一定會後悔,但又在郭聿琦保證不會傷到性命的保證下嘗試了。

過程如何葉凡霜只覺得難以描述,但是當成一種按摩服務的角度來說,確實挺2=@j@BkU94L04PE&ktq0P+^^)n4H2#AwHZ!GU4CQsdKKW0DuQ_舒服的,對方的碰觸也沒有讓她覺得被騷擾或冒犯。

整體來說,像是透過繩子刺激感官,可能因為協定是沒有性的,所以她的身體最少還有一件貼身的棉衣跟短褲,而且對方一直避免碰觸她的私密部位,有任何觸摸也會告訴她,因此她並不討厭這樣的互CTz&knVoVSZG2)eQR7rm+0@66rJk%Pcg7OIchypVewE%I%09Yv動。

她看著郭聿琦問:「那個協定能轉到我這邊嗎?」

郭聿琦看著葉凡霜有趣的問:「葉小姐妳有興趣?是不是很棒,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了?」

「確實。」葉凡霜點頭,「妳能教我嗎?我會另外付錢給妳。」

郭聿琦聽到有生意上門,她眼神一亮!

「妳想學?」

「是。」葉凡霜看著她,「有個人,我想將她綁在身邊。」

看起來妳是有個特定想綁的人,這有點危險,因為妳並不知道目標能不能接受,但首先妳綁的對象必須先了解她的身體狀況,並B-H+5mEAu2@ISCJqZ@YCVc-3zul(Sgc)gfJ(X=8)4G*YN+69he且判斷她的心理狀態,一般的綁缚大概十五分鐘內結束,不然會造成身體的傷害。

不可以壓到動脈或者要害部位,不然會造成窒息甚至有生命危險,這點很重要的!

郭聿琦還交代了許多,葉凡霜則是拿出學生時期的學霸精神,拼命吸收各種繩缚相關的知識。

經過一段時間後,葉凡霜算是有些基礎的認識後,他們才開始閒聊。

「其實這是藝術,一種透過繩子溝通的藝術。」郭聿琦認真的說。

可惜太多人都驚訝在第一眼看到的印xk)*URfm)%(r0BkaFl)KEwNZqkxKaHAwHF_&Mj(Q0Xm!yUZRMq象,直接將綁缚打上色情、變態的標籤,連帶她這樣的綁缚師也被認定是不潔的,就算她再怎麼強調無性行為,主流大眾依然將她剔除在正常之外。

不被尊重,甚至嘲笑跟傷害她。

葉凡霜懂被歧視的感覺,她同意郭聿琦的話說:mOD63*iwjc(o4tBqbpE%uB(chdlFaY3YUPTyrJu0)7cowKx!Pd「確實,被綁住時有點安心,像是……被捆住、包住,鬆開時又有種血液流通的舒緩感,蠻治癒的感覺。」

在體驗過被綁者的感覺後,其實也不覺得這樣的行為很奇怪。

或許每個人紓壓的方式不同,有的人喜歡看擠痘痘,有人愛看貓-=lZS==Mmlv+c7K-*&1$DyHA*PyWypFz-Ibgp8m!#P*qb)BVxJ狗,有人花錢暴飲暴食,有的人沉迷聲色犬馬,就只是選擇不同而已。

「我爸追隨的就是這種感ygG)N8jX+G&nncYEwPcb+h+(fwSFb=URu@i^=Z$$iSC3t)jJa#覺嗎?」葉凡霜看著自己的手,上面還有著勒痕,身體有些微軟,因為剛剛才體驗過被吊在空中,有種壓力過大後終於能放鬆的感覺。

人人都想從忙碌中抽身,卻沒辦法馬上停下思緒,但藉由這樣的活動,好像h4!k#Mi#Qg)D7hRnJkBu$l*0#O#DiQi)LXm_pe5f4e*4sn+wuS真的能停下來,讓心喘一口氣,或許這種緊綁的感覺讓人很安心吧?

「葉先生蠻喜歡的。」郭聿琦自豪的說,她將綁缚當成一種職人的精神,因此對於自己的專業被肯定,2&pFzEYh29Hg&_W9VCQzUDz_Z=tAVA_&^xFlEG5lrxOzKojFd2讓她覺得很驕傲。

「我想也是,他不太愛跟我聊天,自己都悶著,一定很需要發洩。」葉凡霜喃喃的說。

她想起父親葉偉成忙碌的身影,葉氏的壯大是三代人的努力,但也犧牲了很多,爺爺犧牲了RQ$ut_Z7wgt7KvVSy81$+$YcejTHQHH08I!41XV)ZNOfkIo)dj親情,我也整日忙碌,那爸爸呢?

他到底壓抑多少才會吸食過量的毒品,最後死在病床上?

臨死前他不停揮舞的手,又想抓住什麼渴求的事物?

對於父喪葉凡霜不是不難過,可是每天一張開眼,所有事情都是撲面而來,等她再抬頭又已經是晚上,她好像沒有悲傷的時間,忙碌久了也ois-VC@H+1&gRXjswExwtn8g^VH*zjk+OwF*LS)H*XMvRref5M不知道怎麼去悲傷。

葉凡霜內心想到雁荷的爸爸,有些感嘆的說:「或許爸爸也歧視綁住,所以想要掙脫吧!」因為她也有同樣!*Qsz(hnxpgKN=tZLl1tLoMP1EMO)K6oT^&ZFZQ(Xf=0O8*&wh渴求卻無法得到的感覺。

說到這,她的眼淚自己流了出來,淚水落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悲傷。

郭聿琦看著葉凡霜眼神有些驚喜,「葉小姐,妳真的很UEi0O2b4dPQQDTe^*@*THmyiO3ULZA92eCR((3)6S8^z*b#*n+有天分,真的不考慮當我的繩模?」這麼強的感受性並不多見,她真的很希望能找到好配合的人。

「不了,我並不想在大眾面前表演。」葉凡霜還是拒絕了,她的情慾只想讓那個人看到。

她透過繩缚想要告訴那個人……

這一次,我會拉住妳不放手,因為……

我愛妳。

郭聿琦站在遊輪回想著跟葉凡霜繩缚的過程。

此時已經是第二次比賽結束後的晚宴,她看完比賽後就在這個半開放的宴會中遊走散心。

對她而言繩iD^ubvWst5Ve5t(ss8WoTIQY#iQabqEUtnPhx0Qvi*!NoLztAv缚是一種藝術,她並不想捲入葉家的爭鬥,人生太短能夠承接的東西很少,她的人生已經被這件事情填滿,沒有餘力想其它的。

AG59sT$fO37QF(_x+7Jxo%hGG0b6L0hq)o4Kl!4$i7wN5I4W^v或許是這樣,在整艘遊輪的人裡,她的眼睛看起來格外溫和恬靜,並沒有裝著對葉氏財產的貪婪,或者對主管的畏懼。

她望著海上的浪,海像是一汪會流動的碧玉,一邊隨jt8XMJO+iB@S5C7_&-(3PAK9S(dd(*vlG((F_ejKSV%XH6M%gI著船身輕晃的欣賞,一邊腦海卻想著,這次跟葉凡霜的考試結束後,她是否還要再找下一位合約者……

「好巧。」

旁邊有人靠過來,顳靖喬看著郭聿琦說:「比賽結束了,我沒有騙妳吧。」

這次的比賽是林雁荷贏了,原本她在第一輪比賽應該刷下來的,但是哥哥無法償付比賽中的合約金額,被判定無法繼續比賽,因此原本應該被淘汰的人反而留了下MI0)ytqYg-%cOBtDo^5YDLWtQMLDRKm0Spr*F%#+w@BsDU2+rj來。

林雁荷以黑馬之姿成了第二輪比賽的贏家,但現在對她而言,比賽的結果已經不重要了。

郭聿琦轉頭間想到顳靖喬曾跟她說的,要投票給林雁荷,她對顳靖喬微笑「是,謝謝妳讓我小賺了一筆。」

她看著眼前的顳靖喬,帶著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妳很了解她們?」

「對呀!妳不要看她們很複雜,其實只是互相需求愛與被愛的控制關係,那是她們的本質。」顳靖喬聳肩,這兩個人她+QXYwKlF8Ys+QxVXq#r*S4Az#ki=RWIMC4XwoLuG4eVQ-2ztw4從小看到大,因此她可以很輕易就推斷出這場比賽的輸贏。

贏家只有葉凡霜跟林雁荷,刪除其他人只是隨之起舞的配角。

「控制關係嗎?」郭聿琦喃喃的重複,或許這才是真相吧!

那對姐妹相愛的方式,也難怪葉凡霜會這麼有把握的向她開5i4(qi($J4WlBs1LcrUE*Ma*S$geBfH@+G60z7E6z5SY5BXylF口,繩縛就是一種控制的表現,只是這條繩子一端綁在林雁荷身上,另一端卻也綁在葉凡霜的心上。

她也被自己的愛欲控制著,無法逃脫這份情感。

太有趣了!

郭聿琦微笑的想,她好期待這樣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作品,只是儘管心癢,但現在時機未到,她跟顳靖喬聊著天,總是不經意在這個女生的眼中,看到孤寂閃現而過,她突然想問她是否需1u=Ld^5JVqUdcLuGCjTNjAV8sw1x)7=7ut*ta#LA8SADNMriEL要自己的服務?

她剛想開口,兩人所在的場所突然暗下來。

中心的舞台亮起燈,讓人將眼光聚焦到人群中的舞台,侍者們過來調整桌椅的位置,空出一塊光滑的地面,一男一女的舞者進場,旁邊u!BIAsKzJ01v!LiXlC0j%)tmz^Z$TLL$H0y4mr@Z4L&ms(!7JB的樂隊奏樂。

衣香鬢影、樂音飄揚,加上舞台的裝飾富貴大氣,讓人以為自己穿越到了西方的古典舞台。

黑暗中,顳靖喬跟郭聿琦靜靜的看著舞池欣賞,遠處則走來一對身影。

葉凡霜牽著林雁荷到了晚宴場所,正巧遇到顳靖喬,她坦然的點頭打個招呼,一旁的雁荷也微笑的點頭。

看到葉凡霜比賽一路順利的樣子,顳靖喬看著她們牽手的模樣笑問:「表妹開心了?」

「嗯。」葉凡霜點頭,雖然是一貫的冷靜的作風8BipE4x-$Juf!Lfbuw&aU%awCUZGrSExt^+zeI-(@idJtHE8Y+,不過她的手緊緊牽著林雁荷,十指交扣的模樣,透漏了她的心思。

林雁荷倒是比較熱情,「靖喬姐,郭小姐。」

郭聿琦對她們打招呼:「嗨。」她看向葉凡霜,葉凡霜也對她點頭說:「今天可以了。」

她們上船前約好的考試,因為雁荷同意當她的模特兒後,終於可以開始了。

郭聿琦馬上開心的點頭,「那我先回去準備了,八點?還是更晚?」

「八點。」葉凡霜說。

郭聿琦開心的轉身往房間走,連再見都沒有說,留下滿臉疑問的顳靖喬。

「表妹,妳們在玩什麼?」顳靖喬好奇的問葉凡霜。

林雁荷也好奇的看著她。

葉凡霜倒是把問題甩給郭聿琦,「妳明天找機會問她吧!」她看著顳靖喬,說不定這位表姐會GbcXC^#@ohBK=B17n_hd-S)nsDt%S!abp4F%Q#+5(JJV^SSd23很適合成為郭聿琦的客戶。

顳靖喬聳肩嘟囔,「問就問,神神秘秘的。」

這時舞台的音樂響起,是一首yk$NfL*gvd0VKkbRKKsD&$nz6&bRVC_XcVxQKFqdxR=#^N5by6夾著台語跟國語的歌曲,她看著場內的舞者,眼角餘光看到葉凡霜並沒有走,也看著人群空出的舞池。

她心裡閃過母親葉秀芬的交代,要她去跟葉凡霜談條件,讓哥哥可以耍賴抵掉賭債。

雖然很不想理那個不成材的哥哥,但終究是自己的家人,她嘆息一聲還是上前走到凡霜身邊p0=Rh38_2y!iOwj0B^2RoV!i#clG82-lzudUL47HS%KJ!qwPB%,顳靖喬遲疑一會才開口:「那個……表妹,能不能把合約的錢降低一點,妳也知道我哥……」

葉凡霜並不講話只是等著她說出完整的話。

顳靖喬嘆息一聲才繼GVgU(2s(x_W-oErx$*nc3pVI3kS8o3Phe6%YL#hii!no3A$*5d續細聲拜託:「我知道我哥很糟,但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至少……讓雁荷高抬貴手……」她看向雁荷語露懇求。

葉凡霜也看著雁荷,跟雁荷交換了神情,她才低沉的說:「……我跟雁荷的錢可以不要,但是妳哥的事葉氏救不了,而且想要我讓步,那他要管好自己DTI1*uhw01xFI5G8C(z6v9M^NOA4T_3%0YhNF_7IwQKqRqX6KN的嘴。」

葉凡霜說出讓步的條j*LDJ&-d!jptga^50Fa1jcs1L3q2-e%pz5bl1E@^+yMHxdY9yc件,在她眼中,顳定均不是爛到沒救的人,以他的交際手腕來看,若肯好好經營的話,日後也必是人才,但他就是過於心急求成,只有一點成績就想要讓人佩服,結果反而功虧一簣,他並不完全是個爛泥,但卻又老是出事才讓人頭痛。

「……」林雁荷看著葉凡霜,自己好不容易的努力成果耶!

葉凡霜握緊雁荷的手,示意自己會額外補償她的。

林雁荷只好委屈的咬唇嘟嘴,但也不再抗議,一副小媳婦都聽老婆的樣子。

顳靖喬看著兩人一來一往的樣子,她嘆息的說:「表妹,不用這樣花式秀恩愛吧?」看來這已經是她能爭取到最好的結果了,她轉移話題希望葉凡m^1D=^fvT2BKnGC87dpb^7l12&w_fSK6dfamiKUGzT(rLD)ie)霜心情好,這樣算是給自己老媽交代了。

「雁荷本來就是我老婆。」葉凡-Z=o9w$l(mL2-3Q3Tn6Lh1kQ0%Qe6k^@_c9*n2ana3Z9lfbx7q霜橫她一眼後,依舊牽著雁荷,三人看向場內,那首國台語混合的老歌搭配的是華爾滋。

女舞者優雅的仰著頭,搭配男舞者挺D%%Mm*Lsqonv+nnOQLT$%m_sN%moUVT)nrwo^%n4*bOlv=vc!A拔的身影,兩人默契的舞步一進一退的,那身影滿場踏步翩舞,女舞者轉圈時飄揚的裙擺,如同舞台上盛開的花朵,為今晚的宴會留下美麗的畫面。

但在舞者經過眼前時,葉凡霜才發現跳舞的女子居然是葉秀芬。

葉秀芬的外表本就不差,即使四十幾歲還風韻依舊,現在不同於公司的淡妝,她精心打扮後更添一分優雅美麗。

葉凡霜和葉秀芬在某部分其實非常相像,畢竟兩人同樣都是葉家的女兒,因此也有著相似的氣質和長psu#P3T^_hsoN@SV6_(T5_iIpBwwt5V1Xw6pE1cEK5@Oh99kuE相,只是比起葉秀芬行事中帶著急切,葉凡霜則更冷靜沉穩了一點。

葉家是富貴人家,小時候的才藝課程是免不了的,華爾滋也是才藝之一,這點葉秀芬比起葉凡霜似乎更優秀一些。

她的舞蹈讓站在場外的葉展鵬也駐足欣賞。

林雁荷看著舞台內的葉秀芬,即便她已經四十幾歲,但天生保養好外加那份傲人的銳氣,竟也讓人有些目不轉睛,整支舞有種荼蘼dXT_M4P*bYv-Th&v2PuPIGvSkKVmnP+^K(ppQP9k@$r4LrsGOK開盡之感,那盛豔姿容將不再的可惜,讓這舞有著迷人的魔力。

「好美。」林雁荷低聲說。

儘管知道葉秀芬對自己不懷好意,但此時此刻,林雁荷天生的對藝術的追求,還是能從此人感受到I!lwi(=GRe5DYyyumhEteek67%!5uXeT)RX!iUW)E5b&btZ0m&那份哀淒的美感。

那份不甘願、為兒子拼命的情感,讓這個女人在她眼中很美,她沒有35J)yQZdf_6vEepq46S&Ga_t$iWbrgoQ)VRp)VVRWYcbsVuOb=忘記葉秀芬的算計,但是回想背後的原因,卻又無法徹底厭惡她。

葉凡霜卻牽著她的手低聲說一句:「妳更美。」

雁荷轉頭甜蜜的了看了葉凡霜一眼,兩人雙手牽的更緊,戀愛中的甜膩氣氛在兩人周身。

舞池中的Ohq8rnyOB0HpNw%(3&FB!K-*hTrmXm))h!brKMcf+G5mQ&CRrg葉秀芬內心卻沒有外表的優雅,她曾經也是葉家的女兒,但她沒有葉凡霜的那份幸運,能得到爸爸葉展鵬重視。

在她的時代,她的前面有如同太陽的哥哥葉偉成,遮蔽了她所有的光,她不甘又無法作為,最後成了葉氏聯姻的商品,但現在她有機會去爭了,自身展現的艷麗像是9pI$H-oPWgaLMBkj7^mHbyE!-Bgmjd-TkQlid(WD#QO8B1)lQ8一種抗議,對葉展鵬怒放內心的不滿,身為女兒被輕忽的委屈,都盡訴這份舞蹈中。

問花開為誰

凋零魂飄墜

盼君回珠光滴淚

夢醒心醉

|《相思話》陳淑萍

提到感情,不只有愛情,親情其實也充滿了渴求,歌曲a#GZbQS46C1BiD@6HB(V#d@0_a&+g%awexJIUGoZ2tcf2N^__U的主題不重要,而是因歌曲起舞的人想要表達的是什麼,而聽歌的人又聽到了什麼,這才是當下最重要的。

葉凡霜牽著雁荷看著場內,這個姑姑在小時候還是對她挺好的,只是時間是個壞東西,總是酸蝕了許多美好,也可能在葉家這種Y=HQ6g-557zS@(TOrDagssu-hl47H*D$!g(!9NWt^KD&pDzfND家庭裡,感情是最珍貴的奢侈品。

她能有跟雁荷的愛情已經是極為稀有的,她與姑姑注定是敵對的關係,只要姑LChn-P(w$wy@xP)%e0*ld1Wc(qg+O@3^ppsC0aE%!MlStmwM!R姑一日不放下對葉氏奪取,她就不能放下對抗。

「跳得挺好呢!」林雁荷在她耳邊低聲。

「還行。」葉凡霜也低聲,她摟著雁荷靠近自己。

儘管舞台燈亮,但葉凡霜的出現還是許多人關注的焦點,更何況她直接的摟著另一個女生。

「看,爺爺動搖了,葉姐姐呢?」雁荷抬頭示意葉凡霜看舞台的另一邊。

葉展鵬的臉似乎有些陷入懷念,畢竟葉秀芬是他的女兒,現在唯一的孩子。

「我不會讓她欺負妳。」葉凡霜低頭細聲說,順便也親了她的頭髮。

這還差不多。

林雁荷軟軟哼了一聲,像是小貓撒嬌般磨蹭自家老婆,兩人昨晚把事情談開,她自然什麼情緒都放下了,尤其知道葉姐姐並不是故意丟下她,而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自己,就算有什麼怨氣都散了,因為她內心終究是愛這個人的,所以得知真相後就不覺得UhrXqJHx!V5unA4WC9$u4Tt4C2N^eWsA6!^5_kxKP&U*0_!She委屈了。

可以繼續對葉姐姐撒嬌,林雁荷也不客氣的膩在葉凡霜身邊,順便對周圍的人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權。

葉凡霜則摟著她心不在焉的看著場內,如果可以這樣平靜的過完這幾天多好?

她昨晚跟m6%*Js^L(37*!*qp4f*pGI2P=*(t5O*=!%nmWnDae%Tz0ZR11V雁荷聊了一下,確定雁荷只知道自己爸爸喜歡她生父的事,並不知道想娶她的事情,這個秘密就跟著爸爸離開吧?

葉凡霜摟著雁荷,兩人氣氛甜蜜蜜的,讓顳靖喬挪了幾步,熱戀中的1*(-n7Nv0sBu$*TDI68sk0fG0BNc^oicj-XE2_ApM4y1hUW-$N情侶果然最可怕,如果不是她想替母親求情,她都不敢靠近了。

葉凡霜知道雁荷在暗示什麼,也知道今晚xQ=D=W+Igh*FOgAL4(eLAWU@Wgj2l$N=m0cU56%^4rBL4j*-Be姑姑打的主意,如果能成功引起爺爺的愧疚,說不定鬆口願意替顳定均收拾,但是……

撕開了這個口,那所有親戚都會循著葉秀芬的例子,到時候爺爺會買多少帳,整個葉氏又要賠多少錢?

她看著遠處的爺爺,不知道他怎麼打算,自己在一旁只能靜觀其變。

幾個人都各懷心思,但一曲三分多鐘的華爾滋再美,也終究要落幕的。

葉秀芬跳完舞,卻沒有去找葉展鵬,反而是朝人群走到葉凡霜前面。

葉凡-aez(_--*sAWZ!h4Edv!rtQajs5RO0J3TG@%Js_lit0V)jZ2k3霜沒有說話摟緊雁荷直面葉秀芬,而雁荷卻能感覺到葉凡霜的無奈,她心疼姐姐老是要對付這個女人,她也跟迎視著葉秀芬沒有表現怯弱的樣子。

葉秀芬停在葉凡霜面前,對著她開口:「凡霜,妳敢跟我賭一局嗎?」

葉凡霜有趣的笑應:「姑姑這麼有興致?」她打算用舞蹈跟自己一較高下?

葉秀芬肯定的看著她,「當然。」當目光掃到旁邊的林雁荷,她眼神閃過一絲不屑。

這是她的計畫,用跳舞拉起公司其他人對她的好感度,而且她打定主意,林雁荷這個小三的孩子能有多少資源?

現在年輕人幾乎都是以熱舞跟芭蕾為名,華爾滋更是少見,但對公司一些年0F2q_^P8UB)#NrXql!9!dTssiA2zNNQ^H$w#xaitW9kRi8uoM2長的職員來說,那舞蹈中更有幾分懷念跟熱舞中少見的優雅,這一舞替葉秀芬拉回不少好感,她更要利用這個好感,壓下葉凡霜的頭,讓她不敢再輕視自己。

她的戰帖讓許多人都看向葉凡霜,這個進公司五年的葉經理敢接下這份戰書嗎?

特別的是,這兩個女人角力的戰場,先開口的人是卻是顳靖喬,「媽!」她皺起眉用眼神勸告。

不要太過躁進,能讓爺爺心軟就很好了!

為什麼不一步一步來?

但葉秀芬根本不理她,因為她兒子的債務已經是燃眉之急,而且她篤定林雁荷沒有任何跳舞基礎,就算葉凡霜學過0YO%u-MtrNFk*@7pQ#A7*^9JTo8%IAKW_K0UfuWoNiEB_zx+yy舞,但舞伴的拙劣自然能拉低眾人的好感。

而她自然要搶在這時候,將眾人跟爸爸對她的好感提高,才能重回葉氏。

顳定均也過來冷冷的說:「葉凡霜妳不敢嗎?妳縱容林雁荷搞我,害我簽下欠錢的合約……」

「是你自己去簽的!」林雁荷打斷他,「你還說別人是噁心的同性戀!」

「妳這個……」顳定均正要罵,卻被葉秀芬阻止。

「定均!你外公還在看呢!」葉秀芬示意自己兒子閉嘴,由她出面處理。

葉秀芬眼看顳定均又要犯眾怒,她制止顳定均後看著葉凡霜,「怎麼?凡霜妳怕了?」

「姑姑說了這麼久,賭約的內容我都不知道,怎麼能開始?」葉凡霜看著葉秀芬說。

但她收起了笑容,這表示葉凡霜開始戒備了!

葉秀芬得意的想,她提出賭約,「只要那個合約……不!」她突然改了主意,「就賭你的經理之位,讓爸爸CV6#&vCCKxUR5W5GfoRllzHftTP9A^XhhTsUmqFw#YP7oNt-e+決定誰跳得比較好。」

「媽?」顳定均不解的看著自己母親,不是說要把他的賭約取消嗎?

葉秀芬瞪了他一眼,這個臭小子不知道自己的用心,現在她能重回葉氏,那約定上的錢還不簡單到手?

葉凡霜看著一身舞衣的葉秀芬跟葉定均,又看向朝他們走來的爺爺葉展鵬,「人事的部分,如果董事長FYGTucNFAXkR8BT#tO8@zW(r9)TA%GTtsD1Dio@4$nMGAcG=&I同意,那我沒有意見。」

這時所有人都把視線聚到葉展鵬身上,葉展鵬看著兩人,輕輕吸了口氣,將眼神停RI=y+KZ58z(fp8#JDbp#XZ1J6z6p!Er55UROdzyO-VJ1LaY#oN在葉秀芬身上,「秀芬,妳別跟凡霜玩笑了,她多年沒練舞了,妳放過她吧。」

他替葉凡霜說話,實際上是替葉秀芬做足面子,可惜葉秀芬卻沒辦法體會。

葉秀芬只覺得更有把握,「爸爸,難道她一個年輕人,會贏不了我?」

「葉姐姐是怕妳輸得太難看。」林雁荷不高興的低聲。

顳定均聽到後直接罵:「妳個沒教養的野種也不會跳!」

聽到有人污辱雁荷,葉凡霜冷冷看了他一眼,轉頭看著葉展鵬希望他同意「爺爺?」

葉展鵬恨鐵不成鋼的看了顳定均,然後才對葉凡霜示意說:「別讓我失望。」

葉凡霜點頭拉著林雁荷踏入舞池,林雁荷走進a%Zmab^Eyw$0SJ^-5vwv0WOMm0kb%sn4Z%BpOmjVLnP0$KRf5+舞池前經過顳定均,她順手抽走了顳定均西裝上的筆,挑釁的對著顳定均一笑,將筆芯按出當成髮簪別起自己的頭髮。

「嘿!」顳定均不高興的瞪了一眼。

「顳大少爺不會窮得連筆都不借吧?」林雁荷悠閒的說。

顳定均瞪著她冷哼一聲。

而顳靖喬則眼露哀求的看著葉凡霜,「表妹……」

葉凡霜則完全沒有看她,明顯是生氣了,臉上直接寫著『欺負老婆的都是敵人!』

顳靖喬苦著臉低聲:「完了!」她家表妹愛妻是當信仰的,為什麼媽跟哥要捅這個馬蜂窩?

顳定均看著自己妹妹如喪考妣的樣子,不屑的開口:「那個林雁荷又不會華爾滋,妳怕什麼?」

他跟顳靖喬還有葉凡霜不同學校,但還是有請徵信社調查的,林雁荷在葉家除了繪畫,什麼都沒有學過,他們贏面大還有什麼好怕-Z@)gz%rVm(6pB=g+ucs%aTIZTxc2IJ^CxY1*7JO_mCSobt_c8的?

顳靖喬哀怨的白了他一眼,自己哥哥為什麼這麼討厭?

她看著葉凡霜自信的上場,因為宴會的關係,葉凡霜穿著一襲長版的黑色時裝,頭髮綁了個低馬尾,上半身o21xF*+NSjo%o^0*QY2L%%j5V-DWHgKR6TIDwdRN!!AwPznPAf是優雅V領設計,下半身卻是剪裁大方簡單的裙子,不會束縛下半身的舉動,而雁荷穿著白色透膚的蕾絲設計的短裙,外面還有一些紗質的布料形成的中長裙,非常飄逸美麗甚至可以當作舞衣。

葉凡霜對著樂隊低語了一句,然後拉著林雁荷到了舞池邊。

開場的音樂一響,燈光照射下,兩人似乎真的要跳舞。

出乎意料的是曲目並非現代的流行歌,而是節奏類似華爾滋,但更西式的音樂組曲。

「探戈?」有人在人群中發出疑問。

葉秀芬聽到話後愣住,她臉色從原本胸有成足轉為驚訝,她走向面色慘白的顳靖喬旁邊問:「到底怎麼回事?」

「媽,妳為什麼從來不聽我的話?」顳靖喬疲憊的問。

「妳在陰陽怪氣什麼!」葉秀芬不高興的說:「我有請人調查過的!」她以為女兒是在怪她不謹慎。

「你知道她們高中公訓有跳舞嗎?」顳靖喬不高興的問,她還記得有跟媽媽說過,但媽媽只是敷衍的回了幾句。

但事實證明,她說的igppSC8!zw)+D*9A10@yywRB8o5zfp$2tXLaTFL2OCL%_wIWwi東西媽媽完全沒有興趣,應該說在那個不停闖禍的哥哥面前,她已經被塞到不需要關心的角落。

「我哪知道?」葉秀芬沒多想的說。

「改編的探戈街舞,而且是雁荷想的。」她跟葉凡霜同所學校,還有幸看到過影片。

只能說那次的舞蹈是改編過的,不然葉凡霜的古典舞老師差點要多收一份學費。

果然,場內的音樂開始後,葉OWF9Qf)KI%=rjx)Ia)gICd=Ed3lFbsmcC+TmVHqtn562-k*5zu凡霜輕扶著林雁荷的腰,隨著樂音開始兩人舞動的模樣,音樂像是從她們肌膚散發出來的一樣,優雅、美麗、致命的誘惑著在場的每個人的眼睛。

如果剛剛葉秀芬的華爾滋是優美高雅的,那探戈的音樂就如同一場驚心動魄的遊戲,隨時會突然斷奏,配上一動一靜的舞蹈,hSroiu0)Tr5Lz3V!YYq70wOw=b6@Wi)27zD)R2PsV9K(wUE&P1像是雲霄飛車般被掌控著尖叫與興奮。

尤其跳探戈的女方舞者的腿,RlXX8hllRdTo-ZLO=jTPcL^OqQv&Bo8v*YKLD+MHiQ7laI_DV$必須更靈活且有力,轉圈、踢踏配上妖嬈的上半身動作,她們的舞蹈如同火焰,熱情的灼燒了每霜觀看的眼睛。

在場沒有人覺得兩個女生共舞奇怪,反而都沉迷在兩人的默契跟優美的舞姿。

葉凡霜跳起男方的舞步並沒有彆扭的感覺,反而俐落大方且熟練的掌控著女方,林雁荷fAWya_Ok98nzJHLG=53N4Cqqv7VSaD$HbnUk@R8P$8sywKl_s0更是如同長著翅膀的精靈,翩飛於整個舞池,若不是葉凡霜扣著,她會如同女戰神一樣攻入在場人的心防。

葉秀芬傻眼了,這兩人哪是沒有跳舞經驗的樣子?

顳靖喬看著兩人無奈的說:「凡霜學過舞,那就代表林雁荷也學過,她們從小就是一起O*=c_T5rmP87^oQw@Ee-dUhy4rrk&*sjvPe&E=BlIiVI78mQes的。」葉夫人高夏嵐討厭雁荷沒錯,可是她也讓雁荷當凡霜的小跟班,目的是打壓吳秋蓉,因此從小兩人就形影不離。

有舅舅在的時候,葉凡霜就主動讓雁荷旁聽自己的才藝課,好確定能完整霸住林雁荷的vFm#F=F@X-w3j_@7_1g*FM$Hn$LHJX$OO6J-stBUoM)QECD2)W所有時間,媽媽為什麼就不懂呢?

她有些頭痛的看著場內F7EM*@)!cpVS6w8UzA_lEFg(4I*$B$+wFp4ZhAx@)3(LG+elWy,說不定從一開始凡霜早就知道媽媽的計畫,才順著媽媽的計畫讓雁荷進公司,她媽媽想著打破舅舅的遺產條件,根本就是順了凡霜的意。

你以為她在五樓,實際她在頂樓看著這一切,順著你的意卻導向自己要的結果,不管她媽的想法是什麼,恐怕在凡霜的計畫裡都是有去^MHMpBk2Wn6yIfPiWH__GWUyxh==1n^oBGhTZ0PLAD#8VSzmn1無回的。

葉秀芬看著周圍的人們沉迷的模樣,她內心漸漸涼了,這樣下去是她自己被打臉吧?

光是此時,在場的人都安靜得只剩樂隊的音樂聲,連在場外的服務生都停了動作,甚至有人拿出手機錄影。

那種眾人專注的安靜,只有極大驚艷才能造成。

林雁荷完全沉浸在舞蹈中,mvCh$Y@J5&AO5^ksy!IS0=so1-f2wCRm_0KqEiCqIfaeZMxaZS她在音樂之中跳舞,轉身、勾手,時而攀在葉凡霜的身上,時而拉開距離,但不變的是兩人腿腳跟肢體,在音樂節奏下配合的天衣無縫。

雁荷看著葉凡霜,葉凡霜也看著自己,慾望是人天生就有的東西,想要、佔有,這都是天性,可是人類+^+%QbVl(o!juyETiE3x9(mGiRM0aWNq_4Xil*GCD&@gMvgNRk比起動物般的慾望更多了一層感情。

因為有感情,所以人特別的複雜難解,也特別難找到適合的另一伴,不是只有異性就好,而是打從靈魂裡了解,也願意讓自2$J0uB#z_wp6s9a)#a3MIVG59C1eIcvAXr4&@w)W(QyPDfZM9t己交付靈魂的,才是她們尋找的。

這段舞蹈中,她需要葉凡霜,需要這個女人的霸道,需要這女人的了解,如同自己的每個舞步都RGzTFovefRz_EYO#ctDbFk*X-FPGkc&))3Q+ann+vo1QDWRZRC能穩穩的被她接住。

旋轉、依靠、攀附,這雙人舞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人完成!

而葉凡霜也G58BrRVLftTE)N&DZkeQCfQY-T_wTkxNHaYD_VLP^EPgjX4Gw0需要她,當渴望被滿足,那種愉悅才是雙倍的,她喜歡葉凡雙容忍她的任性,喜歡這個人不阻攔的讓她發揮,在這段舞蹈中重燃起兩人的愛火。

葉凡霜看著林雁荷,她接住了雁荷每一次的轉身,牽住她的手,一輩子她都不打算放開,她要讓在場所有人知道,TACic2VyW_8bf4E=b!J!zJh*-u=s*16@S-&OQe4twVK9p0y5Z1自己才是唯一能跟上雁荷節奏的人。

這舞蹈美的屏息,雙方的眼中根本沒有別人,只有音樂跟節奏,反而純粹的打中了觀眾的心。

最後在一次漂亮的轉身後,林雁荷與葉凡霜跪在舞台中,兩人相似yX__uk)sjVNgpTh#B*6T=mvJ3F$theDp2!yRTcbp2_O3qdo^c^的身影貼合著,樂音戛然而止,她們也維持這樣的動作對視。

雁荷感覺頭上的髮絲鬆動,髮上的筆應該是要掉落了,yIkbAnK+NJqVURAK@kdprW^gZ@$kn83J)iwMwHRqgkzN+gIN_3她眼神閃過一絲驚慌,葉凡霜馬上接住髮上掉落的筆,髮絲如瀑的洩下,她則趁著頭髮落下的遮擋,當著眾人的面吻了雁荷。

喘息的呼吸跟溫熱的體溫,兩人相吻的模樣成了這場瑰麗舞蹈的美麗句號。

如雷的掌聲響起,林雁荷才紅著臉回神,在心裡偷罵葉姐姐。

討厭啦!怎麼不親久一點。

葉凡霜則有些壞笑,習慣的冷漠表情都有點壓不住嘴角,兩人站起來牽著手走回葉展0mLCn(0lwg4oRLViE6Le6Fke@uz*ZzCDx*YIPYNkrk&9$!jHMU鵬面前,葉凡霜經過顳定均面前,順手把筆插回他的口袋。

葉展鵬像是刻意遺忘那個賭約,只是笑著上前,「凡霜,這舞太熱情了。」

葉凡霜露出一些調皮的笑點頭,「確實沒有姑姑跳的好。」她把林雁荷扯到身後,按了按她的手。

林雁荷微喘的回握,她選擇沉默不說話。

「雁荷累了,爺爺,我們先走了。」葉凡霜主動提出離開。

「去吧!妳們好好玩。」葉展鵬點頭。

而葉秀芬則氣的握拳PFkaS%$IAKxVHOc!RH!0zqfeSOOmHld_yO2_z_)vHCBnuiq-C3咬牙,卻也不敢再出聲,因為葉展鵬剛剛凌厲的看了她一眼,讓她只能安靜的站在會場,飽嚐被冷落的滋味。

眾人的目光不是看著葉凡霜,就是看著葉秀芬的狼狽,沒有人發現角落還有雙眼睛死死盯著林雁荷。

一回到房間,兩人一進房間就熱吻起來,直到某人的咳嗽打斷。

「兩位,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葉凡霜這才收斂起狂熱的神情,她抱著雁荷轉頭看著郭聿琦,「嗯,我們收拾一下。」

林雁荷還有幾分失神在那些吻上,直到葉凡霜給她一件衣服,她才想起自己答應當模特兒的事情。

然後發現房裡除了兩人,還有郭聿琦在。

「換衣服吧。」葉凡霜微喘的說。

「喔!」林雁荷有點羞澀的踏進浴室,換上了葉凡霜給她的白色絲質睡衣。

「葉姐姐,這是模特兒的衣服?」她有些緊張的開口問:「會不會太露?」

葉凡霜簡單解釋了她等會要做的事情,林雁荷理解後才放心,簡單來說她要乖乖被姐姐擺弄,而郭聿琦就像是監考人xA+Ut_ILIJUtq^6&8VCM339x#Zr4aUYIO60z2WLD*hQ(_5eH9(員,要確認過程中她不會受傷。

郭聿琦有趣的看著葉凡霜說:「畢業考就是她囉?」

「當然,我的繩模不會有別人。」葉凡霜拿出一綑微粗的繩子。

林雁荷是緊張的,畢竟不管之前她怎麼做心理準備,但多了一個人觀看她,總讓她非常不自在。

「不要緊張,郭小姐不會傳出去的。」葉凡霜一邊說,一邊將林雁荷的雙手反綁。

「嘶─」

繩子綁上手腕的那刻,林雁荷還是深吸一口氣。

葉凡霜卻貼著她的背後說:「雁荷,妳只要在乎我就夠了。」

儘管現在的狀況很奇怪,但林雁荷還是下意識的穩定了一些,因為葉凡霜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溫柔。

然後她開始感受到束縛,繩子開始纏上了她的身體Boo5eP^Ho%$6(vrE*^5ho(niG0unIi_=5-X*k!pbG(iVBIb$2I,她原本就穿著比較貼身的絲質睡衣,繩子的紋理刮過她的身體,不同於手掌的碰觸,讓她的身體敏感起來。

「等……」她有些退縮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身後有力量被固定著。

「怎麼了?不舒服?」葉凡霜輕聲在她耳邊問。

「就是……不太習慣。」有人觀看她,讓她感到很不適。

但下一刻,她感覺到溫熱的東西貼到唇上,一會她才意識到,那是葉凡霜在吻她。

先是ZOnJxIzwD$K36*LN^!idrU!^kb@aepDREcrt0Yqy2Z-DHWey-Q柔軟溫熱的唇肉貼住,然後是她的舌探入,撬開她的齒進入,她下意識的吮吸了起來,那些緊張被拋之腦後,她只能顧及這個吻。

這個吻讓林(Fh&674wGEH^ZSAiw8$02w=*x+0$qUc5)$v&183Xk6jrj%hm!P雁荷幾乎要落淚,那個記憶中的葉姐姐回來了,溫柔又耐性的輕哄著自己,她的嘴唇跟氣息環繞著周身,讓她經常沉迷的擁抱好溫暖。

如果這是耽溺的深淵,她也會毫不留情地跳下去,她或許不懂fbt68mpqpx3yFqUR1o9SePRW!eUD9wcJjerj0P-4CUqJz9$d0w愛,不懂葉凡霜看自己時的那份熱情,但她著迷於這個人的懷抱跟吻。

葉凡霜摟住林雁荷,用深吻安撫她,「放心,不會讓妳受傷的。」她在林雁荷的耳邊低語。

林雁荷原本緊張的情緒在那個吻中被平撫了,葉凡霜的吻鬆弛了她的戒備,她的身體變的柔軟。

而葉凡霜o-@=cSppM&P$k7m6z4KkIyI(AROw*qS-6tb#-uCuezTQFu@Bc1在綁她的時候,會用繩子挑逗她的胸前,或著刮滑她頸側的肌膚,漸漸的慾火取代了緊張,那種被緊綁住的感覺竟也變成一種特殊的觸感,她能感受到葉凡霜在綁住她時,撫摸自己的肌膚。

葉凡霜看著眼前的林雁荷,她穿著自己買的絲質睡衣,衣料貼著她窈窕的曲線,軟滑的身體卻被她用繩子纏上。

這是她最想看到的畫面,但還不夠!

她的繩子纏上T&qexK@hWGaj-lkGX-p)^k+1J=Ba%+wTcjf_In10i#q%-=RKD%了雁荷的全身,她一邊輕聲的提醒,一邊將繩子穿過雁荷的幾個部位,繞過肋下、腰部,將繩結固定好,然後將繩子往上穿過特製的金屬桿。

這是個輕型的固定架,架子兩邊頂起一根橫桿子m#AVmQt8YXv=J(CbfbTJ*N_A#Y=R4HhIp)8cVyvpHWqRzZwC@c,橫桿上有個固定的吊環,她將繩子穿過吊環,然後貼著林雁荷的耳邊說:「放輕鬆,我會把妳吊起來。」


(圖/pexels)

林雁荷感覺到葉凡霜將另一根繩子穿過某個器具,之後她使力拉扯,自己就被吊了起來,那高度並沒有太高,卻讓她的雙腳幾乎有些懸空,zQ4&H@fE7aT01Qi-G*@9Rw4oDFq6)32aS7oev3Tx@+Tkc5mGfU必須要墊起腳尖,才能碰到一點地面。

現在她整個人的重心都被懸吊在繩子上。

林雁荷感覺失重但又有一種讓她咬唇的快意,她的小腹到雙腿有些微癢,忍不住夾緊雙腿。

葉凡霜也察覺了,她心情很好的伸手輕撫林雁荷的胸前,挑弄著她的乳尖。

「嗯啊……」

林雁荷軟哼了一聲,然後感覺葉凡霜的指掌滑到她的身側,她的人也走到自己身後,她被調整到面對郭聿琦,腿間也鑽入了繩wdxE$aCIZ%KZwee6Gt48XZv)%)6qehDLb-H5aeNRVQ8=093oH5子。

葉凡霜看著郭聿琦,在她輕微的點頭後,她開始綁缚林雁荷的下半身。

郭聿琦看著眼前的兩人,她認識葉偉成然後認識了葉凡霜,她像是(x_KMxABJJe1Z+sJLuJl%PxY5LH6T)jvT-bt!i6Ei!uvXelwTP葉家的見證者,然後她看著葉凡霜繩子綁起自己的愛人。

這場畢業考,是她傳授這種藝術給葉凡霜的考試,也是她這個見證者的畢業。

林雁荷穿著白色睡裙的嬌軀纏上了葉凡霜的黑繩。

繩缚有許多展現的形式,有那種公開場合的表演藝術,會有聲光做為輔助,但對她而言,這個房間看到的風tkh3Ws40vDh42bn&xcxxm+VYC#haA4O5o%11xSTtdU0vz*843J景卻更加稀有。

她看著葉凡霜充滿愛慾的眼神,還有林雁荷嬌軟的誘惑E#Pp)TFuyDnFOsKzGz#logkwB9^1O3R8V6e$ynQf2xt!W)+hRu,這是綁缚者跟被綁缚者的情慾,兩人之間的情感也在纏繞著。

以一個學習繩缚的人來說,葉凡霜確實是生手,可是她卻用跟林雁荷的熟悉補足了溝通這一塊。

她看著林雁荷從一開始的僵硬抗拒,到最後展現沉溺跟依賴,葉凡霜也如她所說的透過繩缚展現了自己的內心。

當林雁荷被懸吊在空中,用一種奇特的姿勢被吊在高處,而葉凡霜有些微喘的看著她表示完成。

被這個姿勢固定的林雁荷,有一半的重心要仰躺在葉凡霜身上,這也是exuCCim*E1=)GvUOwW-Pd#SrQ@jYXzdbe5BDP$m@R-H+v2vAn-葉凡霜想要的,讓雁荷依賴自己、需要自己的存在。

郭聿琦看著葉凡霜跟B_Sa=R_3&l+z#v3%nqsC_)d4yRk!)-y*52YWIEfpg=SR093EoX林彥荷,雙方眼中的熱情與慾望已經升起,林雁荷白皙的肌膚透著粉,微喘跟顫抖的雙腿都陷入了情慾。

該是離開的時候,她起身優雅的退場。

「畢業了。」

她留下一句評語後打開門,在葉凡霜的目送下離開。

聽到郭聿琦離開,林雁荷喘著氣說:「葉姐姐,可以放我下來了吧?」

經過剛剛的刺激,她的腿間已經濕潤了,黑色的內褲HW#-FT7XboxdSxc)*BI(6#g0cD$AQ_rN_DDp1h(3E3W$LkzDJ$沾滿的水液,葉凡霜的手在她身體挑摸時,她的身體因為綑綁的關係更加敏感。

有好幾次她差點想開口求葉凡霜進入自己。

她對被綑綁這件事情又愛又恨,她的身體卻像是上癮,尤其著迷在葉凡霜的碰觸,她甚至能感到腿間都濕滑到lYgE6w*2mY&ZqT@mSBPDrcScnpdPy+uM8N$GCgU*iPQnr3xf&L可以輕鬆進入,而且好幾次葉凡霜的繩子都蹭過她的陰蒂跟陰唇,她知道這個女人就是故意的。

葉凡霜嗯了一聲,卻沒有動手解繩子,反而是隔著衣服摸起那被綁住的白嫩酥胸。

「不!啊……妳……」林雁荷軟著聲音求饒,她的身體現在敏感的要死,葉凡霜還不客氣的用手指捻弄她的乳尖。

對葉凡霜而言,剛剛是表演給郭聿琦看的繩缚,只是為了U^v#PiUx8E@EMxA6P_e7z__*vEZJEtjDY%*aRWbjMmQ2bX_j6j藉專業的眼光確定沒有傷到雁荷,但現在才是她真正的性慾展現。

葉凡霜一邊玩弄,一邊放下林雁荷的身體,她在鬆綁時故意讓TYcCN3o!!=s%ITL9uz)EMZ)$$Fg$*aAW8BH118!mUAY31UZ%m%繩子輕輕摩擦著她的陰部,看著雁荷屋耶軟聲的求饒,她卻將動作放的更慢。

「嗚……妳,不准……啊!那裡……嗯!」林雁荷一隻腳剛踏到地上,葉凡UV^O@#+m#MNXTAHUYp0bexM^rI6+QO$fDf+RRJA-PRs@lwQBQG霜的手卻輕鬆的探入她的底褲,她並沒有放下自己的另一隻腳,而是指尖輕輕戳弄她的陰蒂玩弄。

「好濕…xc+XAtmin-Wv34VzUV2LgFWzrTdj6=hxih!CU_mJLsnJpLfVb7…」葉凡霜低語,剛剛若不是有郭聿琦在,她都恨不得立刻撲上雁荷,她摸著雁荷濕潤的肉穴,手指前端都沾滿水液。

她拿下林雁荷的眼罩,然後按著她的後頸親吻一陣後,兩人的a-h!w8f_GSR_QoIBGKfwx%ZraXI1xcewxD+HC9^LoHmFzLlj$u唇才分開,葉凡霜看著林雁荷已經動情的模樣微笑,她抽手在林雁荷面前展示著手指間的水痕。

林雁荷真恨自己,葉凡霜那明顯促狹的模樣,她的身體卻又更加濕潤,恨不得讓葉凡霜現在就進入自己,狠狠的將她撞上高潮,她吞了口水,呼吸更加急促起Q%GUDnuYUPCr_5gu0pcV$mi6fbn77dakksF=7O4SkrDco3h=o)來。

葉凡霜終於放開她的雙腿,在她鬆一口氣時,她卻剝下自己的內褲。

「……妳……」林雁荷看著葉凡霜已經充滿情慾的樣子,內心卻有些興奮跟顫抖,她不會要用這個姿勢做吧?

葉凡霜真的打算這樣做,將解下來的繩子放B6YkYS)f-WdIfY)6sNyesqmN8J2L*pw=Kla%ty8W)m6L36zPOZ到旁邊,她拿出抗菌的濕紙巾擦拭乾淨後,她又回到林雁荷身邊,將她的一腿架起,手伸入她的腿間探入那早就濕潤微開的肉縫。

輕鬆的進入林雁荷的身體,看著她被進入時的顫慄表情,葉凡霜微笑的與她對視,「這樣……妳就不會跑了。」

將她綁在自tTRe@=_(egnCmBtqgCr9e3rOJ3VeL8xjTJ7QK-iZA8(q*-Xilx己的房間,她才放心享用眼前的美食,對林雁荷的喜愛早就讓她瘋狂,心心念念的人終於還是回到自己的身前。

「嗚咿!……」感受到葉凡霜的手指進入後,ahMNVgppwSihIyJsq5rYeu_0SmJNeZ%F&4Gbw9f%Khw0Df6%a&林雁荷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興奮了,尤其下身的小嘴更是貪婪的吸啜著葉凡霜的手指。

葉凡霜也不再折磨她,一下一下的律動著用手抽插她的腿間,那女人太了解自己的身體,她根本就沒辦法反抗。

「……喔!……嗚、嗚、啊……」林雁荷雙手被反綁著,因此她全身只有小穴纏著葉凡霜的指,其他都是靠著葉凡霜摟著她,她才能不被吊著晃來晃(VuX!KNH)Xvl&4#2B_7EW8dBj*+DM91(8h0vA*Txm8UcV0Y3tX去。

葉凡霜看著她一邊親吻一邊細聲:「……妳要是都v9Wl_s&uBbB2oI%zns54Ws&OTv2TYl#(*CffI%Gr2zy%c05yK9這麼乖多好……」嘴唇吮著林雁荷的小嘴,手上的動作一點都不慢的進入著。

眼前是她最愛的女人,她恨不得將林雁荷融入體內,讓她再也無法與自己分離,這樣的心情也反映在她的動作上,手指更加兇狠的欺負著林雁荷,看著她敏感的顫抖那晃蕩的乳尖,盈滿水!_glptHSL1_rk$3xp&ZRKeejKUT2_bZ!lthbMk5afo9))VTkV_光的雙眸更加惹人憐愛。

「啊……姐姐……我錯了……妳放我下來,求妳!」腿間的抽送讓她求饒,但葉凡霜卻不可能聽她的。

「……妳只愛我對嗎?」葉凡霜看著她,「答應永遠在我身邊才放妳下來。」

「……嗚!」

「……啊啊!不行了!……」

「答應我。」葉凡霜看著她逼近。

「好……好!我答應,妳放……過我啊!」林雁荷幾乎是哭出來的,身體不斷傳來快感,她忍不住的哭了。

葉凡霜看到她哭才嘆息的放人,將人放到自己床上。

替她揉開手上的勒痕,林雁荷抽噎的小臉格外的惹人憐愛,她忍不住又親了好幾下,引得她回吻。

既然自己都已經這樣了,林雁荷也不想再掙扎,她抱住葉凡霜嗔問:「不這樣欺負我,妳就不高興是嗎?」

她其實已經認命了,這個女人就是這樣霸道又將她吃得死死的。

葉凡霜卻貪戀的貼著她,「因為我喜歡妳。」喜歡到不想放手。

「那為什麼要把我送到國外呢?」

林雁荷看著她,我爸不是被爺爺害死的,那姐姐在隱瞞什麼?

最開始的分開是為什麼?她還沒說呢!

葉凡霜抱緊她,「我不想要失去妳。」

她終於開口說出自己態度變化的原因,原來她曾經在整理文件時,看到爸爸與律師的對話。

葉偉成居然想要娶雁荷,但並不是愛情而是,雁荷是林鎮宇的女兒,而她的爸爸心裡想永遠有林學長。

林雁荷呆住,她從沒有想過是這樣,但將這件事情合進小時候的過往又非常合理,最後的困惑終於解開了,姐姐AOsHxZc_zpj*or3OOxwZEN0NDo@HpJ_9leaNS+T9l7I=toP2Sf將她送出國外的原因不是不要她,而是想保護她。

我一直,被這個人保護著。

葉凡霜抱緊她,「之前我放開手過,但這一次我不會放手的。」

「為什麼不跟我說?」雁荷抱著她,貼在她耳邊問。

「說了,妳願意分開嗎?」葉凡霜低聲問。

當然不要!

林雁荷想,以自己的任性跟依賴,她離不開的,所以葉姐姐才先出手。

葉凡霜看她這樣,苦笑的親了她,「所以,就讓妳恨我吧!恨我總比忘記好。」雁荷會恨她突然抽離,就表示心裡裝了自己,這樣就ARGG+uz55Xo0uEHUaW(=x_C_Ojld$CMaFO-^yNfdB*f0gN=cPI沒辦法裝其他的人吧?

雁荷嘆息的抱緊葉凡霜,「姐姐……」她家姐姐太壞了,也太亂來了。

這份愛很扭曲,但扭曲中又感覺到葉凡霜的害怕,其實看似光鮮亮麗的繼承人背後卻是一個自卑的人格,因為自卑所以努力,又把努力的成果當成自己的資源而已,她其實極度沒有自信8ZFsR^En=^+48Mpm_yv739FZ9OQq^y-GY5g$4z5ofA93n2p3_n

尤其是同性戀這塊,姐姐怕她跑了,怕沒有人愛她。

「我愛妳,葉凡霜。」林雁荷看著她慎重的說。

葉凡霜的眼中露出精光,她貼著雁荷的臉、脖子到耳邊低聲祈求,「我也是,再說一次。」

「我愛妳、我愛妳……」林雁荷抱住她說了一遍又一遍。

整個房間充滿了蜜戀般的粉色,兩人在床上糾纏著不分開,甚至預定了對方的每個晚上。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更多18禁小說文章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11:「雁荷,再陪我『練習』一下吧?」》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