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記憶回到童年葉家宅內。

急促的琴聲在鋼琴房中響起,舒伯特的《魔王》前奏,就足夠人精神緊繃。

傭人們也在這樣的旋律下感到不安,大宅裡的各位都知道,當琴房裡大小姐彈奏這首鋼琴曲最好不要靠近。

葉凡霜的手指飛速的在鋼琴上彈奏,她暴躁的情緒需要這樣的樂音陪伴。

Wer reitet so spät durch Nacht und Wind?(誰於深夜風中奔馳?)

Er hat den Knaben wohl in dem Arm, Er faßt ihn sicher, er hält ihn warm.

(父親把孩子摟在懷中,為他保暖,將他緊握)

葉凡霜的身前也有一個人,跪在她的腿間。

雁荷低頭埋在她的腿間,葉凡霜的長裙被推到腿根,雁荷的長髮輕騷她的腿間,隨著她舔吮的動作,括搔著她的身體。

這樣淫糜的景象,就像是她內心的慾望,正在追趕著她。

她正面臨精神世界的催逼,現實中她知道自己跟雁荷的關係不正常,就算沒有姐妹的血緣,她也不該這樣跟一個女生發生關係。

可是,她從第一眼見到雁荷,就認定雁荷是她的洋娃娃。

甜美又可愛的娃娃,任由她疼愛跟控制。

Den Erlenkönig mit Kro’n und Schweif?(那戴冠曳尾的魔王?)

是的,那份想要擁有雁荷的慾望,如同她人生中的魔王。

她明知道魔王是壞的,是不對的,但在這樣的逃離中,她竟有著拉扯。

腿間傳來快感衝擊著小腹,妹妹柔軟的舌跟唇親吻著自己,她的理智跟慾望在鬥爭。

Du liebes Kind, komm, geh mit mir!(可愛的孩子,來吧,跟我走!)

Gar schöne Spiele spiel’ ich mit dir……(我會和你玩有趣的遊戲)

樂音催逼著她承認,她就是對妹妹有了不軌的想法,她的下體傳來陣陣快感跟愧疚,若她是那個比較早意識到的人,她是不是應該當結束的人?

Meine Töchter führen den nächtlichen Reihn……(我的女兒們會為你帶來黑夜之舞)

Und wiegen und tanzen und singen dich ein.(搖著舞著唱著伴你入睡)

但腿間的慾望又讓她著迷上癮,她不願對雁荷放手,雁荷是她專屬的妹妹,兩人從小到大都是坦誠相見,許多夜晚她們撫慰彼此身體,還不懂性的時候,她們已經親密到會親嘴跟上床。

「嗯!」

葉凡霜感覺自己幾乎要迷失在快感中,她強撐著自己不要在乎下半身的慾望,專注在音符的節奏跟手指的律動。

有時她覺得自己應該放過雁荷,給她一個平靜安穩的人生。

Ich liebe dich, mich reizt deine schöne Gestalt……(我很喜歡你,尤其是你那可愛的臉蛋)

Und bist du nicht willig, so brauch ich Gewalt……(你若是不願,那我將使用暴力)

她看著黑白的琴鍵、樂譜,當慾望跟壓力騷擾自己時,只有更強的慾望才能壓制。

這已經不是享受,而是對抗,她跟自己內心代表慾望的魔王對抗,她弓起身,雁荷的唇舌溫暖卻又靈活的在她腿間遊走,持續的快感不停的衝擊自己,讓她幾乎要趴府在鋼琴上。

Dem Vater grauset’s, er reitet geschwind……(父親顫抖著,策馬疾馳)

她也因為高潮夾緊雙腿,手指下的音符亂了,但她不願就此停下,只是抖著身體繼續彈奏。

最後一次樂音節奏的震盪後,手指輕揉緩慢的歸於寧靜,她演奏完整首曲子。

In seinen Armen das Kind war tot.(在他懷裡的是他兒子的屍體。)

終究沒有逃離魔王。

葉凡霜喘息的想,她看著腿間雁荷的小臉,她伸手扶起她的臉頰。

她可愛的妹妹跪在自己腿間,表情帶著媚色看著她,對她露出邀請的微笑,她輕舔嘴唇的模樣像是貪吃的孩子,粉嫩的舌掃過唇上的水液,將姐姐陰部的水都舔入嘴唇。

「還要……」雁荷軟聲的說,夾緊的雙腿間,已經泛出濕潤,她想要姐姐的碰觸,追求那種深入體內,將她弄得顫抖哭泣的快感。

葉凡霜手指撫弄著她的唇,然後像是下了決心,她知道自己此生恐怕不會再喜歡別人,她唯一喜歡的人,只有自己的妹妹。

她拉著雁荷的手讓她從鋼琴下面出來,示意她坐在蓋上的鋼琴上,然後拉開她的腿,熟練的將手指送入妹妹的陰道中。

「咿!……好深嗯!」雁荷細聲說。

濕潤滑膩的軟肉馬上吮住葉凡霜的手指,她熟練的用中指進入妹妹的體內深處。

這一次她以妹妹為樂器,在她的體內彈奏一首最難忘的樂曲。

兩人唇舌相吮,她侵入佔有了這張小嘴,另一手摸上她還在發育中的身體,溫涼的肌膚滑嫩的手感,她手指開始在軟熱中抽送,雁荷攀著她小聲的喊著:「姐姐!……嗯、嗯!」

她看著雁荷,其實她可以愛這個人對吧?

這不是她的親生妹妹,她可以用愛情佔有這個人一輩子吧?


(圖/pexels)

「喜歡嗎?」她貼著雁荷的耳邊問,手指在濕滑的腿間大力抽送,發出拍水聲跟妹妹的呻吟。

「喜歡!」雁荷興奮的弓起身,她張開大腿任由姐姐的手進出她的身體,興奮顫抖的快感竄進了腦子,現在她只懂得遵循慾望,乖乖張開大腿迎接姐姐。

她抱住葉凡霜的脖子與她接吻,姐姐的手猛攻進她的敏感帶,惹的她嬌呼:「姐姐……啊!最喜歡姐姐了!」

剛剛她聞到姐姐的味道就已經濕了,現在她被姐姐進入了,更是一步步的推向慾望的頂峰。

她已經忘記這樣的關係是從什麼時候起的,但她沒辦法控制自己,想要被姐姐在乎,想要她一直看著自己,她喜歡這樣的親密。

跟葉姐姐的感情是專屬於她的秘密。

葉凡霜兇猛的抽送手指,直到雁荷從興奮、高潮,然後到達失神,她的身體狠狠的夾緊自己的手指,搖頭求饒又發出各種喊叫,到最後兩人根本就不肯分開,即便累了也要親在一起抱在一起。

兩人的密事隨著到葉凡霜練琴的時間結束。

葉夫人走進來,看著葉凡霜的手放在鋼琴上,而林雁荷縮在角落低頭寫作業,她的女兒是優秀的鳳凰,而旁邊當然是下賤的野雞襯托。

她滿意的拍拍女兒的肩膀,凡霜是她的驕傲,練到手都流汗了,讓她有些心疼「辛苦了。」

「沒事,這曲子很複雜,再讓我練一下就好。」葉凡霜笑說。

「好吧!需要什麼叫她拿給妳,別委屈自己。」葉夫人瞪了一眼雁荷才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等葉夫人離開,葉凡霜才鎖上門,她走到角落,雁荷正背對她寫字,她拉起雁荷的手,「雁荷,再陪我『練習』一下吧?」

雁荷表情乖順又迷糊的點頭,「好……」她看著葉凡霜。

只要能陪姐姐,練習幾次她都願意。

高中的葉凡霜看著手機裡的照片。

全部都是雁荷睡覺的樣子,或者一起出遊的照片,還將兩人牽手的照片設為手機桌布。

兩人的感情非常甜蜜,儘管她們都對爸爸有點歉疚,因為喜歡同性的事情若被發現了,終究不太好吧?

可是她們都無法控制自己的心,無法控制自己不要靠近對方。

在她眼中,雁荷是溫馴可愛的,她記憶中只有一次,那次雁荷發了脾氣,因為知道吳秋蓉要嫁給葉偉成。

「不行!葉姐姐怎麼辦?」雁荷皺著眉放下筷子。

如果媽媽跟葉爸爸結婚,那葉姐姐會不會討厭媽媽,覺得媽媽是小三,連帶也討厭她,因為她是小三的女兒。

「雁荷,妳不是一直想要葉爸爸當妳的爸爸嗎?」吳秋蓉問自己女兒,不懂她怎麼會拒絕這件事。

「可是葉姐姐……」林雁荷沒說完門口就開了。

葉凡霜剛補習完回到葉家,林雁荷馬上靠過去,替她提書包並等她進門,兩人對視時的感情湧動,卻沒被飯桌上的葉偉成跟吳秋蓉察覺。

雁荷語帶暗示的說:「葉姐姐……妳不會同意我媽嫁進來吧?對吧?」

她希望姐姐不同意,這樣媽媽不跟葉爸爸結婚,她們不是姐妹,感情才能維持下去。

吳秋蓉皺起眉,自己這個女兒怎麼手臂向外彎,「雁荷,妳說這是什麼話!凡霜……」

葉凡霜卻沒有看吳秋蓉,只是牽著雁荷過來餐桌,「沒事的,爸爸需要人照顧,吳阿姨在我們家這麼久,我早就想要雁荷當我妹妹了。」她微笑的落坐,讓雁荷也坐到自己旁邊。

吳秋蓉倒是有些奇怪,但至少葉凡霜接受她了,因此她沒有再說話。

葉姐姐為什麼同意!

但雁荷不敢當面反駁她,只能安靜坐在旁邊。

吳秋蓉倒是有些奇怪,凡霜跟雁荷怎麼好像顛倒過來,葉凡霜才像是自己的女兒,站在自己這邊?

「嗯,還是凡霜懂事,雁荷過來,別餓著自己。」葉偉成點頭,自己女兒還是成熟了點,他夾菜給雁荷跟吳秋蓉,「吃飯吧!以後都是一家人了。」

「嗯。」雁荷坐在位置上乖乖的低頭,葉凡霜的腿輕輕碰著她的腿。

晚上,雁荷窩在葉凡霜的房間。

「姐姐,妳真的不介意嗎?」雁荷緊張的問:「我媽媽……是小三吧?」

傭人的竊竊私語她都聽得到,她的媽媽是狐狸精、小三,趁著自己老公死了,賴上有錢的葉家,這些話讓她很自卑,她更怕姐姐不高興。

她的世界只有姐姐,抱著葉凡霜的腰,習慣性的親她的臉跟嘴,「姐姐……」忍不住的紅了眼眶。

沒了爸爸後,她就好像沒有任何依靠,直到葉姐姐出現,她在葉家,媽媽總是一副我救不了妳的樣子,葉爸爸又忙,唯一會保護她不被葉夫人欺負的只有葉姐姐。

葉凡霜看到雁荷哭了,馬上將她抱緊,「沒事的,我會照顧妳。」她抱緊雁荷最後親了她。

自從綁架事件後,兩人就改變了姐妹的關係,親親抱抱已經是習慣。

葉凡霜對雁荷的喜歡並沒有減少,反而還因為綁架事件時,對妹妹的失蹤感到恐懼跟痛苦,進而察覺自己喜歡妹妹,喜歡到不能失去她的地步。

後來兩人晚上都睡在一起,某天她在偷看女同志的資料時,被妹妹發現了。

雁荷吵著要看,她不好意思的交出手機,然後兩人好奇的學著那些圖片親嘴,她小心翼翼地看著雁荷,確定她沒有討厭的模樣。

「姐姐,我們永遠不會分開對不對?」雁荷問她時舔了舔嘴唇,軟熱的唇肉貼著的時候卻有種從內心流出的甜,讓人上癮且瘋狂。

「不會。」葉凡霜肯定的說,她只想趕快長大,把妹妹藏在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地方,讓妹妹只屬於她一個。

「那……姐姐喜歡我嗎?」雁荷聲音低了一點。

葉凡霜臉都紅了,幸好兩人都躺在被子裡,她轉移話題:「那……妳呢?」

「喜歡,最喜歡。」雁荷低聲的說。

這一輩子,她最喜歡的人就是葉凡霜。

葉凡霜抱緊她,內心充滿狂喜的情緒,因為她的喜歡不是單向的,雁荷也喜歡她!

「姐姐!」雁荷軟軟的嗔她:「妳說話啊!」她先說了自己的心意,那姐姐呢?

「喜歡。」她抱緊雁荷,兩人嘴唇貼在一起,她親了雁荷!

我愛妳。

葉凡霜偷偷在心裡說,很愛、很愛的那種,愛到要不擇手段將妹妹留在身邊。

她們的關係維持了一段時間,偷偷在大人沒看到的地方親吻,她們專屬的黑暗刺激戀情。

直到母親出車禍離世,兩人就更加靠近彼此,葉凡霜會擠出自己所有時間跟妹妹約會,兩人的關係早就不是姐妹。

葉凡霜想,或許她的世界早在遇到雁荷前,就已經扭曲了。

她知道媽媽根本也不愛爸爸,高家跟葉家就只是商業聯姻,如果媽媽沒死,也不會改變任何東西,只是各自養著小三、小王而已,因此,她不覺得爸爸跟吳阿姨結婚有什麼問題,反而有點高興吳阿姨嫁進來,這樣雁荷就變成她的妹妹,也就不能離開她了吧?

但甜蜜的時光沒有多久,葉凡霜卻發現一件事。

那天她去爸爸的房間借印表機印東西,卻看到傳真,對方詳細講著收養的流程,電腦還有訊息聲傳來。

收養?

她鎖上書房,然後打開電腦看著爸爸跟律師的對話,越看卻越心驚。

爸爸在詢問收養後,如果想跟養女結婚的法律問題。

結婚?

雁荷嗎?

爸爸對雁荷有那種感情?

她感到暈眩,然後將對話往上滑,她看到了更可怕的東西,她關掉了對話,查找爸爸的電腦後,深吸一口氣,把周圍整理好,確定沒有動到任何東西才離開書房。

回到房間時,雁荷從書桌抬頭,看著她問:「姐姐?妳不是去印東西嗎?」

葉凡霜才回神,心不在焉的回應雁荷:「喔……書房的印表機壞了,我去外面印。」

想到自己繞去的影印店,正好看到學校的傳單,國外學校的美術設計正在招收交換生。

如果把雁荷送出國,應該能保護她吧?

我要保護妹妹的想法在心裡發酵,鬼使神差的她拿了申請,可是總是捨不得跟雁荷提,她總是跟自己說,明天再說吧!

她希望一輩子都不要離開雁荷。

但命運卻推了她一把,某天她晚上去樓下喝水,回來時卻看到爸爸的身影進了兩人的房間,她透過門縫看到爸爸坐到床邊。

爸爸的神情帶著懷念,摸著雁荷的臉卻好像是想著別人,葉凡霜捏緊水杯,一股恐懼緊緊咬著她,她想到那天看到電腦內的東西。

雁荷並沒有被葉家收養,她的身分證父親的欄位還是姓林,難道爸爸真正想娶的人是……

想到這,她裝作剛剛上樓的打開門,有些驚訝的問:「爸?功課有問題嗎?」

葉偉成突然收回手,看似鎮定的起身,「沒事,來看看你們。」他經過葉凡霜時,身上有著淡淡的酒氣,他用低沉的聲音說:「晚安,早點睡吧。」

「晚安,爸爸。」葉凡霜拿著水低聲說,等到葉偉成一走,她到床邊看著雁荷,床上的她已經不是當年軟萌的模樣,甚至有些角度有點像她的生父。

葉凡霜想到雁荷這麼可愛,她都沒辦法控制的想要親近,那爸爸呢?

她放下水杯,看著床上的雁荷,內心痛苦的下定主意。

必須讓雁荷離開台灣,直到她成年有能力,才可以把雁荷接回來。

雁荷是我的,誰都不能奪走。

連爸爸也不可以!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維特效應」是因為悲傷、痛苦的情緒,所產生負面骨牌效應的連鎖反應,21歲的莉亞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她決定在臨終之前,逆轉「維特效應」,要證明快樂也能帶來加倍的幸福,她稱為「幸福效應」,於是她用自己的生活來做實驗、拍影片,創造出無數個純真而迷人的魔幻時光,尋找年輕拉子的終極幸福之道。

註冊馬上看《最後的幸福時光》!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