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周語喬跟翠容在門口送別了憶霜,三人相對,語喬卻注意到,翠容身上的玉蟬掛到了憶霜的身上。

「娘親,此行您可要保重。」語喬隱約知道,這次出行,遠沒有憶霜說的巡視這樣簡單,她甚至有種驚慌,因為憶霜把所有2P$ZG3Lk%J8&i%vdKkRJP-NH!%9-46V9ELPoBR9gZ^^HINp1$+最好的人跟物都留給了自己。

唯一能讓自己壓下驚慌的,反而是翠容姨娘,娘親跟翠容姨娘的關係,若如她所想,那便不可能留在此,或許事情並沒有她TtES+_(3n8NN9gEUjN7tsR+mcX^P+qz9b!_KbUZqW_)wsIwHzu想像的這樣嚴重?

憶霜微笑對語喬叮嚀,「別落了功課,讓我回來檢查少了,多打一頓板子,知道不?」她必須穩心,因為若她不穩著,([email protected]_+STc+r*%X!Id!lybbs$09+h4CIg3ON9P77#Eq&眼前的兩個自己最看重的人,都會跟著驚慌的。

語喬慎重的點頭。

一旁的翠容則看著她,「妳若不回來,我便讓人搬空這周府,嫁給別人,把這周府改姓!」

周語喬瞪著翠容,而憶霜卻苦笑,她拉過翠容手拍了拍,替翠容順了順髮,碰了她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74(@T1D$(q)[email protected]@oa(DjCIQSGP*!P簪,提醒翠兒,我答應過妳的。

憶霜慎重的對著翠容說:「翠兒,語喬交給妳照顧了。」

翠容跟語喬互看一眼,兩人哼了一聲,才不捨的看著憶霜。

她們在互相討厭這點,倒是意外的不約而同,憶霜苦笑,「好了,別讓我放不下心。」說完,便上了車。

兩人一起目送著憶霜離開。

回到廳堂,周語喬問著翠容,「姨娘,娘親可有交予什麼令牌給妳?」

翠容挑眉,「小姐若是要府中的調令,那只能等夫人回來。」說完就回了自己的薇院。

周語喬卻盤算了起來,這樣說來,她跟翠容一文一武,倒是互相制衡了?

看來這一趟,不只是周府的產業,連周府都都會出事?

周語喬猜測著。


(圖/pexels)

夜黑風高的晚上,最適合拿來籌畫陰謀。

幾個管事舉著燈,進了一個小間,大部分的人或者戴著斗篷兜帽#ZiVR17wMI!n&bkNP=_Lb%nW&xr5YQLJDiH9u9j0mo_DQUr0lw,或者拿鍋灰抹臉,所有人都遮掩著面容圍在桌前。

「諸位,你們可知道將你召集至此所謂何事吧?」

主位的一個老管事說,他面前放著刀,看著其他人。

幾個年輕點的管事搖頭。

那老管事嘆口氣,看似無奈的說:「4odMdyLyPh^[email protected]_7OJkcnmcl-*cN!CT$王氏身為主母,卻只守成不進取,周家一攤生意,都因為她而廢了……」他看著周圍的人,知道他們遲疑卻不願附合。

老管事只好加重籌碼,「其實呢!王氏雖然保守,但還不是罪大惡極,但你們可知道,前幾天喝酒喝死的ty7TvJwXYgqedI6OWT=6P$A$NPT35!l0MGOQ(=_AD*[email protected]@Ln^#張管事吧?」

其中幾個人點頭,老管事才繼續說:「你們以為他是怎麼死掉的?他喝酒喝了那老些年,怎麼今年就喝死了?那是因為他知道了王氏的秘密![email protected]!JnnKD*^jx3a)[email protected]!rg#4p5Lchm#ExG

「王氏的秘密?」有人問,主母的秘密是什麼?

「你們還不知道吧!其實我們的老爺,周玉堂,就是被這個王氏給害死的!」

「怎麼會?」有人驚呼,他們都是周氏商行的老人,怎麼沒聽過這個。

「怎麼不會,人家YI_H8#!L#JuPJ=T5nf)bWgR!95jar$7b!ZA4KdkG8XTm8xMo+(都說最毒婦人心,當初啊!我們老爺據說是發現了王氏在外面有人了!結果去跟她對質,可王氏貪心,想要分周府的產業,因此在飯菜裡下藥,毒死了老爺!」老管事說的振振有辭,其他人也開始動搖了。

「我說個事情大家總記得吧!前一陣子清明節,王氏去上墳時,我可站在邊上,聽到她說,周府的產業如何,我們d09q4Ba^rHG*s2Fdfs2gP-zHDv)mk_6*+AyMz5#+YZFC37X96P的大小姐語喬如何,況且你們想啊!若不是虧著心,為什麼王氏上墳跟自己夫君說話,卻要把大傢伙支走,這不是怕了是什麼?」老管家摸著自己的鬍子,撇一眼確定大家的眼神閃爍。

人群經過這一番話,心裡都已經動搖了。

這時一個年輕的管事說:「對呀!王氏自己不守婦道,難道還要我們這些為了周家DjDb_DO0l_rjael1OlK6uwFxfn8cE-_XLl=DI27I#F3LMMKAmn賣命的一起丟臉不成,不行!我可不要!老爺在天之靈也不會樂意的!」

老管事點點頭,其他人見heRunH!Q4V$JEnFKWq1uDakGD5Q60ALmEODg92k++bIeA8_-3H有人附合,想到自己給人幫手的主家,竟然是個不守婦道的女子,也紛紛動搖本來就不那麼堅定的心。

「李爺,你是我們資歷最深的管事,你說,我們怎麼對付那個女人?」

「對付就不用,那種女人,對付還嫌手髒,不如這樣,我們管事誰沒有自己負責的一塊,乾脆直接分了,另外組了商行,老魏、小東,你們不是想要施展拳腳,我們肥oa*[email protected]+R6C5RcqXNPpGno_AMdaB72Zv7)UHXJtC8&_!J+FR水不落外人田自己去外面做得了!」

「可我們的東家,周府待我們不薄啊!」

「就是不薄!我們才不能愧對主家啊!你們想想,現在周府的錢是誰把控的?是不是王憶霜那個女人?」

「是王氏沒錯。」

「那不就對了。」

「對什麼?」

「你傻啊!我們辛辛苦苦賺的錢,都進了王氏的口袋,萬一那女人拿去養姦夫呢?」

「對耶!」

「所以我們把錢攏了,自己去外面重新做,換個名字,你今天做的工作,明天依然一樣,這樣還怕什麼?」

「那小姐怎麼辦?」

「小姐已經被那女人蒙蔽了!」

「李爺,那我們現在呢?」

「現在,我們就乾脆一走了之,燒了帳冊存簿,也好叫王氏知道我們的厲害!」李爺說。

「好!」、「對!李爺說的對!」、「同意!」

「我們就要讓王氏知道,敢得罪我們這些管事,是要付出代價的!」李爺說。

這幾句說到了坎上!幾人腦子一熱,一邊附合著他,一邊回去就收了東西,約好明日在酒樓見面。

等到散了人群,剩下幾個臉上抹了鍋灰,跟李爺差不多年紀的人,他們看著李爺VvQC#e=2yF3sUmDVgJ+SpPsmBfSmM&c2dvjJkZ+Wo%nNMFplo5,被叫老魏的老頭輕聲,「李爺我們剛剛可是幫你了,你答應的錢呢?」

「錢,老夫身上沒有。」李爺卻自然地說。

「老匹夫你不要命啦!敢耍我們?」

「諸位稍安勿躁,錢,老夫沒有,可周府有啊!」

「你要我們去背叛東家?」

「現在管事們都去收拾了,一把火燒了這裡,報個天災,也不會死人,周府偌大的產業舖子,不就是我們的了?」

「燒了?」老魏瞪著李爺,「你老匹夫有病嗎?王氏巡視產業遠在外地,等她回來,拿我們開刀不成?」

李爺卻笑得胸有成竹,「魏老哥,你是這幾年的富貴將你磨鈍了,忘了咱們的老本行了,還是過得太安逸,只想鑽女人裙角,不敢上_b!Vpry(5Uq)ltf)_Hmg!J)lmx1Z-nQZ-orUEyXNhNn8GkXA2Z進了?」

老魏被他一堵便安靜了。

李爺轉頭看著其他人,「我只問幾位老哥,當年我們一干人Bh_c6A&l!8VnKYbJMkN7(GrvfXYln^jfc=AAO3$Wj05nv1=W9L看上周府,好不容易熬到老東家仙去,且少東家早一步讓老天爺收了,周府現在正是毫無防備之時,此等良機,只差咱們現在這臨門一腳,我只問你們,這買賣還、做、不、做?」李爺敲著桌子,把這幾個字都敲在人家心上。

「那王氏呢?她若回來,我們怎麼交代,其他管事問我們,怎麼回答?」其他人問李爺。

李爺露出一絲陰狠的笑,「王憶霜那女人,我早就安排好了,自然有人送她上西天,對外,就說她出了意外,誰叫她偏要往有流&UBzW6XX5%LXR9)[email protected](LxcPOVU04X4ikF民的地方去。」他拿桌上的刀,刺在桌上。

幾人都安靜了,就剩李爺握著刀子的手,還有幾人的呼吸聲。

整個房間成了閻王殿,他們最後還是判了周府死刑。

所有人都出了門後,李爺點了火,丟進房間的角落,不一會就看到濃煙四起。

而那幾人都離開了周府,只留李爺最後關門。

他微TooWZl3jXD4vRW!DMzDwqe2n56y05owO9EbSn!3Isef1nI1je$笑的看著天空,揣著懷裡的銀子低聲的說:「王憶霜,怪只怪妳太命賤,引來祝融天災,況且,做壞事能拿兩回錢,妳說妳該不該死?」

他得意的笑著離去,徒留一室的火光。

偌大的周氏產業,撐起來艱難,但若要癱倒下來,卻只需一把火而已。

似乎有人在喊憶霜的名字,翠容睜開眼,動作俐落的起身,聞到遠處的煙氣,她冷笑。

「那些畜生敗類動作了?」她讓小婢拿起包袱背上,兩人就迅速出了薇院。

剛一出去就是沖天的大火,她拿出憶霜給的令牌,打了呼哨,對著遠處的幾93(qDRc*biV)3M&VZa0K#G*nf1Rm!ZinG49_GOWaBr86)H=+=H名家丁示意,將逃出府的人捉住,自己則搶先去語喬的房間。

想到憶霜的託付,她一邊提著裙子,一邊嘟著嘴,「等姐姐回來,可要好好的賞我。」腰間的玉蟬輕晃,像是憶[email protected]%J+gne&cXNT0E#v17#omf5hUTkbkhA9BSW_dn(OhCOKa霜的承諾。

語喬醒來時,是被煙氣_=VMPv1Us77DDvxzLa=6s7c^7P7Iui__nppqph*Nfidq6QCktM薰醒的,濃煙讓她嗆咳起來,她一坐起來,只覺得周圍濃煙密佈,溫度高的難受,似是祝融之災。

「是誰?幻寒?」她喊了幾聲,周圍還是只有黑暗,她卻摸索著要開窗,把煙氣散了。

幻寒的聲音遠遠傳來,「小姐!別開窗!」

「為什麼…咳、咳…」周語喬還在摸索著窗框,卻發被窗戶的銅釦燙到,「啊!」

幻寒連忙衝過來,「小、咳…小姐!」

語喬皺眉,她不敢開窗,幻寒走過來,將語喬拉住,兩人依靠著,卻頭越來越暈,甚至無法開口呼救。

她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語喬難過的想,她伸出手,對著眼前的幻影喊:「娘親,喬兒怕…」

周語喬以為自己就要葬身火海了!

但門卻被人踹開了,周語喬從沒有一次這樣的感覺,翠姨娘氣急敗壞的臉,映著火光,是這樣的明豔。

嘩啦!

一桶水就這樣不客氣的撲面而來,然後翠姨娘把一個厚重的東西披到她的身上,「走!」

她還有力氣拉起一旁的幻寒,三人快速的穿過房間,出去前,語喬看到了門外被破壞的鎖扣,還有翠容摟著自己W*8m&-+-d%AY4oAF8GJ4Hhvd0)^D)fdX-jcHJnsjqMm_OG#VD$時,她指間的血。

差點,周語喬就以為翠容跟那些人是一夥的。

幸好她還有認清楚,那厚重的東西是沾了水的被子,而翠容就這樣護著她,出了內院。

等她到了外院,就看見一團混亂,幸好火勢控制下來,而周府的私Jkx*OEApVU5uXRUUWh*Lro0L9Kg53TnBoOcZV(h+4BUI3^GqLz兵則押著幾個人,甚至有幾個熟面孔,她披著濕被子,被翠容帶到一旁去更衣。

一旁還有人接過幻寒帶下去療傷。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讓周語喬直到被人用濕帕子擦臉才回神。

她走出去,看著內外院混咱的人們。

這是周語喬第一次看到,奴僕們恭順背後D8QzyxiMC0[email protected]&2huGwRr)Lna(Kw+)qFW*+P*%%U#fJW的模樣,吵嚷不休,她只是個可以被隨便丟到莊上『休養』的大小姐,幾個管事更是要她將帳本鑰匙交了出來。

翠姨娘則垂目在一旁,手上把玩著令牌,甚至有人要她一起,瓜分了周府的私產。

周語喬這才懂了憶霜臨行前的慎重,她恍神的看著翠姨娘,她還是那個狐媚的樣子,似乎這周府都與她無關。

所有人見她出來,都把眼睛盯著。

周語喬感覺無比的壓力,沒有人上前問她身體如何,他們的眼神或者恐慌、或者混亂、或者貪婪,在災變之前,主僕、上下、尊卑是沒有分際的,只有求生的慾望跟罪惡的可能在qFA_xO=M4QQ^3Y#7dvU7U9DsZKKf-mze(QGs&4z77$+l)[email protected]蔓延。

這當中,有一個張管事的眼神最為熱切。

「大小姐還小,不如將府裡的事物交由老朽,姨娘專心帶著小姐+klzjBObWYng%9chuOj(r8RJz)hO=NGP-wV+!x#tG_Yw=UqL*c去莊上,周府有些事情女人家不好插嘴……」他越說越熱切,幾乎已經看到白花花的銀票在眼前。

他當著周語喬的面,哄著翠容,「翠姨娘不也不喜小姐,等小姐到了莊子上,是死是活不就是您一句話?」

「說的倒是個理……」翠容點頭,那個張管事熱切的上前,似乎就等著翠容一句鬆綁,就能拿著周府的錢財!

周語喬則瞪大眼,翠姨娘這是想害死自己!

「都說清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張管事倒是算盤打的巧妙。」翠容笑說但她拿出令牌,示意的甩了甩,一U^EO%jtm1-W3l3!v+Nt%Vb%mT*#HBGoB*GObddGm*QgCVsXLfG旁就有人上前,一刀刺死了張管事。

用一條生命,沉靜了鼓譟的人群。

那些吵鬧的僕從跟管事這才發現,這個翠容姨娘並不如小姐好拿捏,之前的默不作聲,只是她不關心。

其他人也終於安靜了下來,現在周府握有生殺大權的,是翠姨娘。

「可惜,這是憶霜交代的,我不會讓人動周語喬的。」翠容冷聲說,她走到周語喬身邊,輕聲的在她耳邊說:cchgkE^se#Ck#$2LzAeM&7V!5CTXDs0DgTzXOiP6hyvvUUv)gi「下令吧。」

「什麼?」周語喬不懂,翠容靠近自己時,她下意識想躲,卻被翠容制住。

看著翠容的眼眸中,映著遠處的火光,晦暗不明的月色,讓她看起來有些邪媚,更重要的是,她制住自己的手勁,讓周語喬警覺,翠姨娘[email protected]*yWi+dGiGCPK4E9WBlUC$eqvoWxCVli4RBTa會武!

翠容輕笑,「照著規矩懲罰他們,這是妳的周府,讓那些三心二意或者勾結外人wtO47kV!RN1U^4PNontjr8J(uwJ0putsLYl*$BJMpi=wwJF(41的奴僕知道,妳這個主人可不是讓人輕易擺弄的。」

周語喬看著其他人,這是她第一次,面對這樣多的人,她有些怯弱但一旁的翠容卻用口型說了「憶霜」兩個字。

對了,她不能叫娘親失望!

周語喬振作起來看,學憶霜板著臉說:「勾結外人、傷害主人,打、打五十棍!,其他從犯,鞭五十!」

第一次,她居然下了這樣殘酷的命令,周語喬有些害怕,那些人極欲反抗的模樣,讓她t)8k1pubF(V449Z43ANadnsDCPq%[email protected]忍不住的想自己是不是錯了?

「大小姐同情他們?」翠容看著她笑說:「可大小姐想過沒有,今天不是我,不是霜姐姐安排妥當,現在的妳正躺在火裡,不死tw96bYe$#&j%GwauOTk8j9BZ^xtP7=VAZx!&K&Zza&4#8loaq*也去了半條命呢?」

她指著那些鼓譟的人群,「他們可沒有打算放過妳喔!」

周語喬順著她的指,與那群管事^Rk^[email protected]^lu7P$^[email protected]對視,她吞了吞口水,然後被濃煙嗆過的喉嚨,疼痛的提醒著她,如果不是自己命大,有翠容姨娘護著,今天她會是躺在火中的一具屍體。

「可那些人的家人……」周語喬還是有些心軟。

翠容看著周語喬的掙扎,她繼續勸說:「若這樣不是更該死?明知道自己的家人要害死雇主,卻隱而不說,她們在等什麼)zmihe&J*-L%fvNyl0E+0-MVrIY+ZPoEnp8KsfK6+^mp+1(Ji$?」

周語喬順著她的話想,然後感覺無比的後怕,冷汗爬滿了全身。

她貼著周語喬的耳邊說:「等妳這個主子倒了,她們可以分一杯羹,若妳沒死就如今日,她們可以求情,牆頭X&Of#)J1F$_OVp^KXVJcB!!caR5yL9q+o2rFQ!7om&hmLxCwe2草兩邊倒,不是嗎?」

翠姨娘諷刺aQ*BJLp&ezuxm(LU7xsQ&BLZ1bq5*n1Zgh2TNPhj6cwsvKJITU輕笑的聲音,像是在嘲笑周語喬的懦弱,不管怎麼否認,她心裡是同意翠姨娘的,她必須硬起心腸看著那些人受罰。

記住,妳才是這個周府的主人。

憶霜慎重的表情閃過周語喬的眼前,娘親要她注意的就是這個嗎?

翠容看著周語喬,看著她嬌嫩的臉上,有了跟憶霜相同的hKw!1j([email protected]$p$Q8weO9ljzMH=EP5堅韌,這個女子卑弱的朝代,她們更要堅強到倔強的地步,否則就必須接受被擺弄到死的命運。

她更希望周語喬趕快堅強起來,這樣憶霜才能放手,獨屬於她。

翠容摸著自己的簪,憶霜臨走前的那抹決然讓她害怕,可自己若不穩住周語喬,一個月後又怎麼出府找她。

我的霜姐姐還在等著翠兒,對吧?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GL小說《入骨》01:還懵懂不知房事的年紀,她已嘗過情慾的味道。》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