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莫映璇在跟小饕分開後,她去了玉安姐的房子。

或許任何人在面對一個兇暴無理智的男人,都會有幾分退怯,但莫映璇聽O*KD(I-rz=CQF*lTCaFicHP9ZhPASt(DE9PGDLUP*ghlqDc!at到門口的慘呼聲,她還是報警然後走了進去。

門是虛掩著,門內有許多砸碎的東西。

進門的第一眼,就是護貝過的保護令被她踩在腳下,然後就是一個渾身酒氣的男人,還有被扯開衣服的玉安姐。

莫映璇一步走上前,抓住男人要摔過來的椅子。

「先生你、冷3tF^b%Cv3j83bwIm$=OAmm(BQA3LwWdjoI8sKJ^uB1sHWI$$@d、靜、點!」用了一點巧勁,不枉費她平時去上健身房的防身術,雖然腳要跨的難看點,但是奪下椅子摔到旁邊後,她還是得到一點安靜的時間。

玉安姐的老公,鄭先生打量著莫映璇,語氣輕浮帶著威脅,「喔EJB*AdFn_jN+8RjieT5x3$S-ISNIGYEU0bySAA+m6ma4w^os9v!難怪我找不到,原來你的客兄是女的,幹!噁心的女同性戀,拎北雖然不打女人,不過同性戀應該不算女人吧!」

他隨手找了東西就要過來教訓莫映璇。

莫映璇並沒有反駁他的話,只是顧著找到玉安姐,並確認她的傷勢。

正讓玉安姐把東西收好,直到玉安姐喊了聲小心,莫映璇被人扳過身就是一拳打在顴骨上,劇痛炸在臉上。

之後又是手被敲了一下。

「啊!鄭學群,你有沒有搞錯!」玉安姐趕緊把莫映璇拉到旁邊,「跟她沒有關係…」

「我幹拎娘,最好沒關係啦!沒關係你會打電話給她?」鄭先生已經怒氣上腦,尤其莫映璇竟然敢反抗他?

莫映璇則是忍著痛站在玉安姐的旁邊,「沒事的,我已經報警了。」

「幹!報警有什麼用!她是我老婆,這是我的家#v)eL(bccihYlG3V4cOghDE-Q7bixLQIURZ2KHaBr@gyi^nt7z事!」鄭先生顯然不怕,他看著旁邊的保護令冷笑,就算有保護令又如何,他手上還有最大的王牌!

只要有那張裸照,玉安終究要乖乖回到他身邊的。

莫映璇指著自4Qsadf2QCmH4-X@d*hR07ZMUj4Cx230nB0fEeXSlS25u2dC&Bi己的傷口,「我可不是你老婆,我要告你傷害,而且外面管理員已經幫我錄影了,你要是敢殺人滅口,就是殺人罪。」

聽到這裡,鄭先生雖然嘴上說殺幾個人不會判死,但是也不再堵著門口,只是罵咧咧的用各種難聽話羞辱莫映璇。

「就是有你們這種噁心同性戀,台灣生育率才會降啦!」

「噁心,查某幹查某,下世下井。」

莫映璇聽的皺眉,但還是讓玉安姐把所有東g!5U35nqGHGHpTGW*+A6yaMQ(inNga=Iz!wufTBMIRX4XNn3+4西收拾後,兩人一起下樓,而鄭先生想追下樓,但聽到外面的警笛聲,終於有些忌憚的停下。

他臭著臉警告,「我告訴妳啦!你不要以為能離開,你敢提離婚那張照片我就傳出去。」說完他就摔上門。

留下一臉驚恐的玉安跟莫映璇,兩人相扶著站在警衛室。

等到兩人去警局備案又出來,莫映璇準備去醫院,而玉安也陪著她。

「對不起…」玉安摀著臉頹喪的說。

莫映璇嘆息,「不用道歉啦,又不是玉安姐傷害我…」但她的話被打斷了。

「不是,我是說,對不起,但可不可以不要告他傷害?」玉安姐絞著自己的手,「我知道這要求很過分,可是如果你求償他又付不出錢,他只會來勒索我…我已經沒有B=SJ!haM*28k$lBbu3heeaUH8i56Tli3uQZh7X+iEYwwFMJtV$錢了。」

沒有錢,就可能讓鄭學群把裸照傳出去。

巨大的壓力@X#p^$uDk-KEwa+oSzufD+S(v@1bV+_mG2ITF7B!L7+QJpS&G@,讓玉安的眼淚滴在膝頭上,她真的覺得很痛苦,映璇已經幫了她太多,可是自己卻反而要幫助自己的人再多付出,這樣的無力感讓她很痛恨自己。

但她卻不敢去奢望鄭學群能改變,儘管老公才是傷害自己最深的人。

莫映璇遲疑地垂眼,「我…會回去想一想,只是玉安姐,你如果予取予求的話,只會讓那個人更囂張的。」

鄭先生之所以這麼肆無忌憚,就是因為那張裸照吧?

玉安也知道,但她也找不什麼辦法,只能對莫映璇不停的道歉,「對不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先這樣吧!」莫映璇嘆氣一聲,不是她不想解決Jga4I5nz32$8(M&DiV0=#b2hCQ-_Ird__G@5Dk-LFY)CZs_Vgt,而是對方握著玉安姐的裸照,她既然要幫玉安姐,就不能不顧慮這些。

鄭先生確實握有主控權,眼看莫映璇帶走自己老婆,他心裡已經不覺得忌妒了,而是一種不甘心。

因此他直接打給許玉安,=J1$v@ra6+kvOuJuPJpK8(akQcVrWCC(!KaExVB*vT!HTB*#g2並在醫院當著莫映璇的面,拉著自己老婆離開,臨走時還挑戰的冷笑,「你做了什麼好事,我都放到網路上了,我會讓大家看到你這個女同性戀噁心的樣子。」

莫映璇當下感覺一陣發涼,在玉安姐跟鄭先生走後,她馬上上網搜尋。

「該死!」

她瞪著自己的手機,被裡面的內容,讓她握緊手機,幾乎要氣炸了。

網路上,莫映璇的資料被人拿到了爆料去發,加上許多噁心惡劣的標語,甚至暗示她工作的婚友社,是一c120l9R!oHufCMM9fAaKs&x3!z61y0Sn(3-d!i4$oUded4vFwX間黑心婚友,找酒店妹、檳榔妹當槍手,還會對相親對象超收費用。

最過分的是,還說她是個女同性戀,上面甚至有她的名片資料!

「怎麼可以讓同性戀在婚友社?」

「太噁心了吧!是替自己物色對象吧?」

「長的不差為什麼要當同性戀?」

「公司知道嗎?應該趕快開除吧!讓她去看醫生。」

「女同志沒辦法做好工作吧?」

莫映璇看著這些留%a$j)&Reud6hbi)0oF8e+9oLuTQ%-@6KM1u(@gGkffO1He2hUX言,除了趕快檢舉貼文,她沒有別的辦法,因為她想要對鄭先生做什麼,鄭先生就會威脅玉安姐。

同事們儘管知道玉安姐的事,還有莫映璇的手傷,RyZs*eqNH2!p3Z17fPx=CJttn=nhU143aI8HaGemTpSnryNOC6但莫映璇進公司時,大部分的人卻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莫映璇。

其中一個同事攔住莫映璇,但在快碰到她時又閃過去,只是堅持的問:「映璇,網路上LfHT)82oX=5KwmQOU#XVSxq(yB*27_S1DKNAWjkA^(*WO*k#0G說的是真的?你是那個什麼…蕾絲邊?」

有人問得更直接,「你真的喜歡女生喔?」

莫映璇看著她們遲疑的承認,「對。」

「那你怎麼不說?」有其他同事問。

說實在話,對於莫映璇是女同性戀的事情,除了一開始驚訝外,也就沒有什麼想法,只是有些難怪的感覺。

莫映璇誠實的說:「我入職的時候,公司並沒有問我。」如果公司把性向列為要件,那她也不會來應徵的。

「喔!…可是你這樣還是不太好啦!」其他同事空泛的安慰著,「以後會很辛苦喔!」

「嗯。」莫映璇無言的想,不就是你們讓我很辛苦嗎?

後面進來文書處理的同事,看著莫映璇就委婉地勸她,「對了!映璇,那個鄭先生是怎麼回事?」

「他正在家暴自己老婆,因為我接他老婆去警局,所以他可能是記恨吧。」莫映璇悶著聲音說。

「是人家的家務事,不是我們業務的範圍啦!」文書勸莫映璇,「最好3FKZUQIC#hf9GGaB!gO@ht(VU5TOGMYp+NltFz%krJ3wZRL1Su不要插手比較好,那是人家的家務事,而且你看,工作都被打亂了…」

這時,老闆反常沒有叫莫映璇去他的辦公室,反而直接來找莫映璇。

老闆看著莫映璇問:「映璇,那個…你是同性戀喔?」

畢竟莫映璇姿色不差,卻從來沒有capmZ1RIfWiLLz&m=kc1X)+&QUDvY8otJm-PcPtT5dCLtNMA%h男友,讓大家很疑惑,不過比起她是女同性戀,更麻煩的是鄭先生詆毀的言論,這嚴重損害到他們小幸運的商譽了!

「是。」莫映璇緊張起來,回應變的簡短而保留,「怎麼了嗎?」

「難怪你之前不要聯ppxR(BA!LEtEZ%g*sYdISL59gUsIzbgw=0GcqZ$(R^Zi4zY#h-誼,嘖!我原本我很看好你說,但是...你現在恐怕不適合待在我們婚友社喔!」老闆『暗示』的說。

最好她自己捲鋪蓋走人,這樣自己還能省掉資遣費。

「咦!」旁邊的文書驚訝,莫映璇的工作表現一直是優秀,為何現在卻無法升職了?

但其她的同事馬上噓她,讓她只能安靜的看著老闆。

老闆也聽到周圍的話,他看似解釋的說:「因為你這樣不正常阿!聽新聞說同性戀的犯罪率很高,公司也有公司的考量,人事部那邊…你懂的!」老闆t%EZb1h5a)gK*E+*RGq=h(!*DLyId%KtzjEF@N+#JAp1OtSyUz看著莫映璇。

莫映璇感覺心慢慢涼了下去,但她握緊拳告訴自己,不可以哭泣,就算_7rok#7-Z6mwa4ggQc_Vz4(6o$0(tyVd3%c9y@MVXusq9p6z@)真的很痛很委屈,但也不能當個不理性的人。

「真的很抱歉,我會設法處理的。」莫映璇艱澀的說。

老闆看著莫映璇說:「這樣說好了,婚友社畢竟是包辦婚姻,所以公司希望可以由『*lEm!kEqwTs1E4P^t36oMSbJd!6RXNye3HZ-K*M)uPf)71e5@k正常人』擔任業務,所以…你就先停職吧!」

「因為我是同性戀,就要被迫停職,這樣難道不是歧視嗎?」莫映璇掙扎的說。

「沒辦法啊!公司的生態就是這樣,這是為了大家好。」老闆攤手。

老闆話說到這邊,人群中有人直接嗆莫映璇,「對呀!你是E8!eJMNjN3ZQ1Vv3DWi(WzhIup!(Eg#YYRIW9Er%VJyWP@71d6想害大家丟掉工作嗎!現在一堆人要退會員費,整間公司都被你拖累了!」

「映璇,你就休息一陣子吧?」文書委婉的說:「等過一陣子人們忘了,到時候再讓回來上班吧?」

莫映璇看著老闆,她知道,這次的事情沒有解決,她就不用回來上班了。

但她只能接受老闆的要求,「我知道了。」她彎下腰行禮,「真的非常抱歉。」

辦好停職手續。

當莫映璇抱著收拾好的紙箱離開,有個男同事故意說:「我還有車貸跟房貸,莫業務也太自私了,uoBtuOFecfc5JGe52qzjYB7+Pmj^@N(F(YnB=q(9T)Z+2dk54_想死為什麼要拖上大家!」

「對嘛!同性戀居然做這種工作,該不真的是來找對象的吧!」小芬在人群中大聲說。

之前錯過一場好戲DKKFClqit2+kiz9OpH_Gp!vD4Ty9-ZxAPPf3R4=lVP3@KJj@-H,她覺得好可惜,畢竟她是在一樓,不過現在趕來正好看到莫映璇沒了工作,能夠打打落水狗,她也是很高興的。

「幹嘛這樣說映璇!」文書不高興的瞪著小芬。

其他同事也都疑惑的看著她,這件事情跟一樓的總機沒有關係吧?

而且上班時間,她在這裡幹嘛?

周圍的目光讓小芬有點不自在,她大著聲音壯膽,「本來就是啊!居然還瞞著大家不31VhPI%qoi8$T-FY47UICLfhwdTL8EFpYqAv-!Dtvid1R&J#7i說,誰知道是什麼居心吧!」有機會踩莫映璇,她當然不想放過。

「不用這樣講吧!映璇那麼認真工作…」文書還想爭取,卻被其她的同事拉住,示意她不要開口。

莫映璇沒有管小芬,只是歉疚的看著往日一起工作的同事們,「抱歉,我沒想到自己的性傾向會害公司被牽連。」

「你們看,我就說吧!這麼不正常還來上班…」小芬嫌棄的說,卻被其他同事打斷。

「就算是同性戀又怎麼樣,映璇工作有多認ySK9y*RNJjyRVJJK2feo*ibWI9**f1T63Yn(dJ0jvQ1JX(YNq#真,大家都知道的。」文書看著小芬皺眉,「倒是有些人,上班偷用分機聊天,收個包裹丟三落四的…」

小芬惱怒的說:「你幹嘛維護她!喔!我知道了,你喜歡莫映璇…」

「李芬芬小姐,請你注意,隨便誣辱別人,是會損害人格權的,還有人家已經結婚了,請不要亂講話。」莫X$6lT6XmW%jwzk)uO*H8Trq7JCIzJdpOQvU6Cx(1o8Izn5ZG4V映璇冷聲的說。

即使她現在是整個公司的罪人,但對於小芬這樣帶著莫名惡意的人,她也直接站到6+_9QStj$&3Id8xr=Qg1jESGrygQ38gs3-_zf&nN*b4^HrvauN小芬面前,「有什麼不滿意你可以直接說,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小芬瞪著莫映璇,明明兩人的身高沒有差多少PGw0pa-OQr!H=xmL_54eBwa=f#_y=U687x6Cv%0wEp0)5E92vV,但莫映璇就是比她多了一份冷靜,這也是她最不爽的部分。

可是想開口刺她幾句,不知道為什麼,迎上莫映璇的視線,她就是沒有那份底氣,難道莫映璇真的女王?

莫映璇等了一下,看小芬根本就說不出什麼,「既然沒有什麼要指教的,(!(JLf&&AdmqBqriKnerm=XB+zpHe$6mOsm4ru3O+g0zZhuTf3麻煩你還是回去上班吧!別當薪水的小偷。」

說完,莫映璇與小芬擦身而過,走向自己平日交好的那群同事。

周圍人的眼神,刺的小芬轉身離開,只是離開後她握緊拳,不懂為什麼莫映璇連離職都可以這樣瀟灑?

為什麼她就是不能壓下那女人的氣焰!

莫映璇沒有理會小芬的敵意,把事項交接好後,她對同事們低頭道歉,「害公司名譽受損,真的抱歉。」

她阻止要繼續替她說話的同事,給她們一個感激眼神後,抱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了。

幾乎是一回去,剛把車子停好熄火後,她就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

巨大的沮喪讓她像是洩了氣的皮球,拿著剛剛買好的酒,她默默開了一瓶。

不想回房間,因為空蕩蕩的房間只會讓她更難過。

喀嚓!

她默默灌了一口酒精飲料,看著眼前的玻璃映照的臉。

手機響起鈴聲,她看著來電,是姐姐的電話。

「姐?」

「映璇,你說留職停薪是怎麼回事!」電話那頭是姐姐一連串的灌頂。

聽了許久,她終於找到一個空檔插了一句,「沒事,就算是休長假吧。」

姐姐的聲音終於和緩一點,「好啦!幸好不是你那種事,那你記得多休息知道嗎?還有什麼想跟媽說的?」

「我…」莫映璇剛開口,就馬上被打斷。

「那妳自己保重知道嗎!掰掰!」姐掛了電話。

莫映璇看著電話,卻覺得有種強烈的失落,她苦笑。

自從她出櫃,家人對她的態度,就像她是一種丟臉的存在,但讓她更傷心的,是這種彷彿走過場的關心,讓她感nhxh(E(5$4%Z@i%6wxuBf&0#6%+231XpOqdx4GjGejl3*5IW5+覺非常不好。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她一直生活的比別人謹慎小心,對工作跟人群,她小心翼翼的偽裝著,假裝自己是個正常人。

對家人要假裝,假裝自己一個人也過得很好。

而且工作是她在跟詩雨帆分手後,唯一的精神支柱,其實那些優秀的業績背後,是她用心到極致的結果。

她總是不停的琢磨,老闆的話、同事的話、客戶的話,不只是因為她只剩下這件事情能做,而且她要琢磨自己是否被人發現SOskXF4Nh)EaTrNB8)YiNOkKC^cnEERT5INn&Q5&rXD1e+Q^4j

發現自己的「不正常」。

因為她知道一旦被發現,她可能就會失業、被否定,就像…今天這樣!

她看著玻璃映照的自己,從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後aUd0nC)2tL*-M2NO47Cga*$^P@_lLXeQv)LI$CxZXev5eCDFYX,她就一直小心翼翼的保護著這份真實,不斷的說謊,因為這是別人不可承受之重。

但有時候她會有怨恨,這個社會雖然嘴上說平權,說職場無性別,但其實還是容不下她,就算她…什麼都沒有做。

「為什麼別人的喜歡很好,妳的喜歡就不正常呢?」

莫映璇問著車子反射的自己。

只是車子玻璃反射的自己,也是一臉迷惑。

她煩躁的滑著手機,卻nCC1Jwe@9RA540k8z(vPFaZvuhIzXMUXoeZu8UmF_LAz%Fi-3l發現連家人都沒有辦法傾訴,她的家人或許知道她的性向,但就像是鴕鳥一樣,寧願對她催婚,也不想聽到她出櫃。

就算在公司表現的很坦然,那其實那些都是「裝」出來的,或許是愛面子,或許是習慣了隱藏自己,但現在她在車子裡面,能放任自yoEw%vR(Vu+-d^WSd0&hcTOG#EJ0zYQai@Ss-uj3RPZ&lihPMr己好好的哭一場。

為那個軟弱卻還是喜歡女生的自己。

嗡─

手機不合時宜的震動起來,莫映璇看著手機上玉安姐的名字,第一次有點遲疑不知道該不該接。

最後,她等到電話自己不響了,她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太累了,她想。

對不起,玉安姐,我現在接不住你。

已經連工作都丟了,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她洗澡整理好後躺在床上,直到隔天。

莫映璇看到爆料公社上,居然有新的內容。

玉安姐自殺了。

莫映璇緊張的把車停在醫院的停車場,放下手剎車,她的手卻還是抖的。

她手掌張闔幾次,還是強迫自己拉開車門到醫院,看著眼前白色的建築物嘆息,過了紅綠燈,循著手機上的訊息來到病M@_c&-DW$+)P=SPlB^-9#p$oR-jhIs(FmkcNh^U3KJANnbeMP%房。

她是用跑的到病房門口的,看著房門口的名字,她深吸一口氣才用發抖的手,緩緩打開病房。

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低溫的冷氣,還有一些細碎的腳步聲,讓她有點緊張跟害怕,但還是踏進這個三人一間的病房,走到最靠窗的病床前,就看到憔NMCAuh$=2WfJ)W5_@LqotLw99pkUU__m%=#xfSA!8W*uMKLL0b悴的玉安姐躺在病床上。

幸好鄭先生不在!

「玉安姐。」莫映璇快步走到許玉安前面。

玉安看到是莫映璇,眼神終於^F%xjr2aTx)&7dXNfG!-OF-RaBo3)uBlxjGH_VioU+M+^Owp&l有點變化,「映璇,抱歉,我自殺不是因為你…我…只是…真的受不了…」她閉上眼,那種折磨是一每分每秒的,在她的思想裡,告訴她,她逃不掉。

那份暴力、性都壓垮她了,尤其看到鄭學群還把自xkS=8+ijjNBb#ZdCA3_Iv_Ifaj!_X3$3Ko0Rm*0XKmjZ2cokj(己自殺的事情,散播到網路跟親友間讓她更加羞愧,卻沒有辦法阻止。

莫映璇也知道,她安慰玉安姐,「我知道,現在只要能傷害我,他就會去做。」他是指玉安姐的老公,鄭學群。

「我會這樣做…是真的累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可是我沒想到他居然拿我做的事情抹黑你…」玉安姐看著自己包=dRa8LaOmFaH==i99q3SDpXN1QDJDfWE6i18Vr-MXhrHtj9Za)紗布的手腕崩潰痛哭。

她是真U(Vjo77S$7%r_PUOv8%L!0*NjZ!Mz%vd!*#+$o9WmL!ULGICQ2的想一死了之,但居然還是被撞破浴室,搶救出來送到醫院,但她沒有感激,她知道那個惡魔是想要延長折磨自己的時間!

莫映璇抽了衛生遞給她,然後被許玉安順勢拉著手,莫映璇只好拍拍她,心底的Qx!(cwU=2T!-^*3PJN)^PdBcRBk&LZipT$BUqV7A@m)aEe7ho4不忍,讓她沒有告訴玉安姐,自己已經被停職了。

比起被停職的自己,玉安姐已經被逼到自殺了,她不需要在這時怨懟玉安姐,莫映璇告訴自己。

「沒事,玉安姐,昨天我忙才電話沒接到,現在我很慶幸你沒事,不然我就罪過了…」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玉安姐痛苦的說。

「沒事的我有個…」莫映璇還沒說完,病房門突然被拉開。

鄭先生拿著手機衝了進來,「大家看!就是她,還想要勾引我老婆走!」

莫映璇眉頭一皺,她放開許玉安的手,低頭快步離開。

這時候鄭先生還故意拿著手機問許玉安,「老婆,我說的沒錯吧!」

許玉安恐懼的看著自己的老公。

「大家看看,我老婆根本就GrcrVoLlecjIr+yT4g+NTrY%+*bTkvCM3($92^aN$9isj-N1H-嚇壞了,都是那個女同志!」鄭先生一邊說,一邊看著許玉安,在鏡頭之外,無聲用嘴型說著『照片』兩字。

許玉安看著他,只能痛苦的點頭。

但這樣的反應卻變成替鄭先生背書,她點頭的影像被傳到網路上,更加深大家對莫映璇的攻擊。

鄭學群著迷的看著手機,自從他爆料後,許多k!DyE#qE6p5NQd4ryo6XZ&43!PI3M5$e43A1!mj6qRT3vMYjPy人給了他很多讚數跟鼓勵,這讓他感覺到自己非常厲害,他也漸漸沉迷在網路,很多事情他第一件事,就是在想怎麼傳到網路上。

許玉安則縮在病床上,看著自己盯著手機的老公,黃昏的昏暗中,鄭學群的臉被手機的光照的陰森可怖。

她小聲的說:「老公,我、我…要去廁所。」

「去去去!別煩我!」鄭學群看著自己臉書上許多人的按讚跟留言,滿意的扮演著深情守護的好老公。

許玉安這才一跛一跛的走進廁所,臨到廁所前她緊張的看著鄭學群,正好跟他對眼。

「我警告你,那個女人是不可能救你的!你就死心吧!」鄭學群冷冷的嘲笑著許玉安。

玉安害怕的躲進廁所,鎖上門後,她才敢把手攤開。

手中的衛生紙打開是一張小紙條,她緩緩把紙條打開,是剛剛莫映璇跟她見面時,偷傳給她的訊息

「玉安姐,這是一個計劃…」

許玉安顫抖的讀起那個紙條,然後把紙條丟進馬桶沖水。

另一邊,莫映璇抽著菸在便利店外,看著鄭學群把許玉安送上車。

看著玉安姐上車後,還是放在車窗的手,她眼神垂下,緩緩微笑起來。

有一句話叫禍兮福之所倚。

莫映璇回家沒多久,就接到有人打給她。

「映璇,我秀珠姐啦!我剛剛看到網路新聞,小幸運婚友社怎麼了…」

秀珠姐是舊客戶,莫映璇強迫自己收拾好情緒,但聲音還是帶著一點低沉,「恩。」

「你在哭是不是?到底事情怎麼了,我不相信你們真的像網路說的那樣…」秀珠姐在電話那頭說。

「秀珠姐,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莫映璇把玉安姐被家暴的事情簡單講一遍。

「所以是那個家暴男因為你幫他老婆報警,所以要找你麻煩?這根本就是遷怒麻!」

「我覺得玉安姐被打得很慘…看了實在不忍心。」莫映璇誠實的說。

她原本以為秀珠姐聽到不會管,沒想到秀珠姐卻來了興致。

「那好,我在家悶得慌,我去找你吧!」秀珠姐豪氣的說。

「秀珠姐你要過來?」莫映璇驚訝的問。

「對呀,還有映璇,你也太疏遠了吧!我不是要你有問題可以來找我嗎?你是不是忘記我的職業?」

秀珠姐嫁人之前是律師,而且專業婚姻諮詢的一塊。

「可是會不會太麻煩你?」莫映璇很遲疑,「鄭先生的報復心很強…」而且非常有攻擊性。

「映璇,這不是麻煩的事情。」秀珠姐提醒她,「你都會覺^J7&!=G!gZ9Or7(FNxFA6iEd$4pDJcFTle!ATb5S0cFIkvJoD^不忍心了,為什麼別人不能伸手,況且多個人也多個商量嘛!」

這話說得很善良,但莫映璇卻好像發現什麼。

「秀珠姐…你是不是在家悶壞了?」莫映璇偷偷的問,秀珠姐以前就很熱心,她算一算時間,現bvSE%FsLo+ma3T-NRsOvoA%%e(nq87LvEfQqCl+d^oXVN!5P)S在正好是小孩上課的時間。

秀珠姐調皮的反問:「你覺得呢?先告訴我在哪見吧…」她們約了地點跟餐廳。

小幸運婚友社的事情,在網路新聞關注到後,也接著被新聞媒U$5A4-ohGf&#n9wr!f8)*vWf0fLwGLDdy*la)19xs$Ud$p^Bmv體看到,網路開始討論跟研究,關於婚友社這個古老的職業。

因為小幸運婚友社上了熱搜,所以莫映璇交好的幾個舊客戶也好奇的找過來。

就靠著莫映璇在婚友社的人脈,還有對客戶的廣結善緣,儘管鄭先880OMq!e%R38Rg$$)ex#fO9yYC5qH@WLB_b#f$I!P3rpSCaEVr生在網路上抹黑她,但網路的曝光反而替她帶來一個希望。

「小饕!」花花用通訊軟體敲了小饕。

「什麼?」小饕傳了貼圖。

「這不就是莫姐姐的公司!」花花傳了圖片。

小饕看到圖片,雖然是暗示,但是莫映璇的名片她是認得的,言談之中,完全把小幸運婚友社說qiO-7k^+JqnM&dxFD%pc!MNR(_C%S-qDFPtni(*oL+I*eT@TT5成黑心企業,下面的網友也各種補刀。

「莫姐姐!」小饕驚慌起來,她謝過花花後,看著教室的時鐘,希望時間能走的快一點。


(圖/pexels)

當小饕因為爆料公社的貼文,來到小幸運婚友社時,莫映璇已經不在了。

她又電話聯絡,才找到了莫映璇在的咖vhrY3gf^tqst+PRlCWk$CSfbUT*fWKm19MrQTJdCjIv5=7E(X5啡館,推開掛著「打烊中」的門,裡面莫映璇坐在餐桌內,周圍還坐著幾個她不認識的女性。

經過簡單的介紹跟認識後,小饕才知道那些都是莫映璇的舊客戶,而且幾人七嘴八舌的出主意83CILIYmwgvDSwKjD055l0$zh*M0TJ%jo8LxCc2jX$L*wbe3E0,各種不同的觀點讓她驚嘆。

總覺得那些各有特色的女性,圍在莫映璇身邊,她專注的傾聽的樣子,有種百合女王的華麗感…

小饕強迫自己把腦海的綺思甩掉,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啊!

「莫姐姐,你還好嗎?」小饕緊張的問莫映璇。

莫映璇原本跟一些人在討論,但是看到小饕時,幾個女人眼睛一亮!

「就是她!」秀珠姐微笑的看著小饕,他們計畫正缺一個女主角。

「不好吧?秀珠姐。」莫映璇有些皺眉,「小饕還是個學生,這件事情會對她有影響的。」

秀珠姐卻敏銳的察覺什麼,莫映璇很少會替別人拒絕事情的,尤其這麼維護一個小女生?

「不然我們問問她啊!」秀珠姐故意的說。

其他的人笑著把小饕拉進她們的圈子。

「什麼?要做什麼?咦!」小饕傻傻的被拉進去坐位置上。

經過一番七嘴八舌的解釋,小饕了解所有事情後,她馬上看著秀珠姐說:「我要加入!」


(圖/freepik)

她生氣一拍桌子說:「這種用女生裸照威脅的人渣,絕不允許!」

如果說剛剛是關心找過來,現在聽完事情的經過,小饕已經燃起熊熊的怒火,她最討厭這樣種把戀愛的甜蜜當成威脅的人46DEtuA84zN&xOl8hcrLg!-ow9ZDZ%6NmuwDZ-X_t(j@il0SXz

為什麼這個社會傷害女生是這麼理所當然!

「對呀!」其他女生也同意。

莫映璇扶額,「小饕,我不想把你扯進這件事…」

小饕眼中帶著怒火說:「不行!我一定要!莫姐姐…怎麼可以放過他!這種人…需要制裁!」

秀珠姐看到小饕也這麼積極,她也幫腔,「對呀!映璇你看人家都同意了...」

「秀珠姐…」莫映璇還是不想小饕捲入這件事情。

小饕偷偷瞟一眼莫映璇,然後又繼續討論著,她的動作沒有被專心的莫映璇發現,但一旁的秀珠姐卻有趣的看著。

這個小女生對莫映璇似乎有點意思呢!

秀珠姐把莫映璇拉到旁邊,「映璇,你不是說那個許小姐很危險了?」她看著莫映璇,「既然小饕願意,S-(&96GquXdv3rjHIPxr_J_ggp^EG_E!y1Z!(fQ_p9gdPVg@aE你為什麼要打擊她呢?」

「我…」莫映璇卻說不出來,她看著小饕,剛剛到口的話卻說不出來,她想要保護小饕,可是這是她的私心。

「既然小饕願意,你為什麼不讓她試試看,我們會把事情計畫好的。」秀珠姐拍拍她的肩。

「對呀!要那個男人好看!」周圍的女人們都點頭。

萬一小饕被發現呢?

萬一小饕跟她一樣被傷害呢?

可是這些疑問她不敢說,怕說了會洩漏自己的心意,莫映璇只能叮囑她們。

「秀珠姐…別玩得太大!」她知道有些人婚後日子過得很無聊,但也不要拿這件事情找樂子啊!

她們到底是在家悶了多久?

「沒關係啦!而且當初受你多少照顧,而且我們只是發揮自己擅長的能力而已!」曾是律師、_0!dWQNRoJyhzVwu=L+J&exumqL%sJ=)D3gN6e3muyNKy0P%BK現在是家庭主婦的秀珠姐笑說。

她背後的其他女人跟著笑,她們也是家庭主婦,但在進入婚姻之前,她們也有自己擅長的領域,這次的計畫!MQxUvNvhALGiQw8V5J2Z$h(GMbdbo^H)Gs$G0t4%-=0_Lsvsa讓她們也有種懷念感,不再是某人的媽媽、妻子,而是自己能做事情的感覺。

「對!我們是新婦仇者聯盟!」小(JolmAPZX@f^$Qi8lhLNQAN#LajPYgR1JTj0w2l=R-veqPux=I饕馬上展現她網路的優勢,不但加好群組、LINE,還幫每個人都設了美美的頭貼,確認每個人都能用手機照片、修圖、檢舉等等的功能。

「對!小饕你教我…」

「我也要學…」

莫映璇看著這群女人,不放心但還是沉默的任由她們去做。

或許小饕的出現跟積極,帶動了一個正面迎擊的氣氛。

也可能小饕的模樣,讓她們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吧?

那種少女對社會壓迫女性的不解跟生氣,進而不再聽從父權轉而行動起來的力量。

因為不管眼前的人妻們年齡多大,但每個女人心裡,還是有個小小的少女,對這件傷害女性的事情,都會產生憤怒與控訴,尤其那個人渣做的事情,psm9kOIO46!!e3Y1pc##6hiLuPO&xRv1B8(#RLXN#S(x#SV^HW大概戳到了每個女性憤怒的點吧?

所以她們才憤怒起來,用行動來釋放內心的怒氣,質問這個渣男,你們怎麼可以用裸照傷害「她」!

莫映璇感覺自己都能聽到眼前的女性們,內心怒吼的聲音,因為那個「她」可能是自己、女兒、朋友。

所以女人們憤怒了。

看著她們七嘴N^QnqXr=11APT1&wGl*PUel6lafQ#&j(+^FyjI)+W8OcBxOFrz八舌的討論,將心眼發揮在計畫的每一個環節,環環相扣成一個網,她們會困死那個渣男,就像那個渣男當初欺負女人一樣。

莫映璇的嘴角彎了起來,露出一個非常美麗的笑容。

她很高興過去幫助客戶時的用心,zcRvJ4$HRFI8i=Q!&UI(M$T2V651C2SHHGeyumS^IpM485e1-J讓她認識了這群溫柔的女人們,她們願意每個人出一點力,回饋給自己,集合起來變成一種堅實的力量。

所以鄭先生…

千萬別小看女人喔!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5:「那…跟女生交往是什麼感覺?」》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4:至少今晚她的房間,就留給這個受傷的女人裝眼淚吧?》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