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送其他人離開餐庭前,莫映璇還是喊住了她們。

「那個……等一下!」

頭一次,一向冷靜的莫映璇有點遲疑,看著停下來等她說話的人們。

「那個…對不起,我之前一直沒說,可是網路上有提到,我是真的同性戀沒錯。」她細聲的說,甚至不太敢跟她們對視,因為她害怕看到有人臉上厭惡的表情。

沉默了一會,但預想中的批評卻沒有出現。

那幾個女人卻坦然的說:「映璇,我們早就知道啦!」

「是啊!其實早就發現了。」其他人也附和。

「噗!不用道歉啦!只是你悶到現在才講,也太可愛了吧?」

其實小幸運婚友社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莫映璇服務的客戶也不只她們,但是願意回來幫忙的人,都曾經是被莫映璇影響很深的。

社會對婚友社一直有種刻板印象,好像有缺陷的人才需要婚友社安排相親。

因此,她們來到婚友社前,也多少有些自卑,但是莫映璇一直沒有輕視她們,在莫映璇眼中,她們感覺自己是可以被珍視跟尊重的。

或許是莫映璇的態度,她們不是產品,是值得被喜歡的女人,感受到她的這份溫柔,所以才願意回來幫莫映璇。

那個冷靜卻溫柔的莫業務。

「我…不是故意騙你們的,只是如果真的願意幫我,我就必須誠實的說。」莫映璇有些窘迫。

「好啦!沒事、沒事,大家準備起來吧!」秀珠姐笑說,跟莫映璇把其他人都送離開。

之後,她才看著送出來的莫映璇,以及她背後的小饕。

「秀珠姐,謝謝你,真的很感謝。」莫映璇從沒有想到會有人願意幫自己。

「沒事,大家也只是做自己能做的,執行計畫的是你們。」秀珠姐看著莫映璇,儘管她們計畫了很多,但莫映璇卻不讓她們去做。

只有小饕跟莫映璇會去實行計畫,她們只能在群組幫忙出主意。

「已經很多了。」莫映璇對秀珠姐笑,「萬一有了萬一,你們就是我的後援,我很需要你們的。」

看著莫映璇笑的平靜,秀珠姐有些嘆息,「其實你工作的地方這樣對你,你可以考慮找勞工局看看。」因為性向就解雇職員,而不是因為她的工作表現,這已經可以算是歧視了。

「沒關係啦!現在還不是找勞工局的時候,況且,公司的同事已經很不好過了。」莫映璇講到工作有些脆弱,「可能等事情過了,我再看能不能回去。」等解決鄭先生的事情,工作再慢慢協商吧。

秀珠姐看著她建議,「其實…映璇,你也可以考慮看看增加同性的相親啊!」

莫映璇呆呆地重複:「同性相親?」她有點被秀珠姐嚇到,「秀珠姐…你怎麼會這樣想?」

莫映璇覺得網路上已經有太多攻擊了,增加這種項目是在開玩笑嗎?

「妳怎麼一臉嚇到的樣子?」秀珠姐有趣的看著她。

「因為,我…」莫映璇講不下去,因為她真的覺得自己不正常,就算她花了很多時間接受了自己的性向,但從不覺得自己可以鼓勵。

但這真的是鼓勵嗎?

會不會這是原本就有的問題,秀珠姐只是提出了解決問題的方法。

台灣有兩千多萬人,同性的傾向只佔3%,也有好幾萬人,就算是少數,也是有這部分的需求吧?

甚至更需要相親的服務?

秀珠姐看著莫映璇當機的樣子,有趣的問:「你想一想,你會因為年紀到,就跟男生結婚嗎?」

映璇可是最靠近相親的人,但她卻從沒有對任何男客戶有興趣,由此就看的出來,天生的事情很難勉強。

她不覺得女人是麻油菜籽的命,女人也有自己的選擇,那為什麼不敢選更好、更想要的選擇?

「當然不會。」莫映璇下意識的說。

「所以你還是單身到死,那為什麼不找個伴?」秀珠姐問她「獨居老人這麼多,如果可以互相照顧呢?如果在一起成立家庭後,經濟狀況允許,能提供小孩一個家呢?」她身為律師也接觸了很多社會的一面。

家庭不是一男一女就完成了,而是雙方願意攜手生活。

「可是…會被說是煽動吧?」莫映璇嘆息的說,她不是沒有想過,可是想到那些反同團體,她就覺得婚友社會因為壓力退步。

而且她不相信,不信這個社會可以容忍「她這種人」的存在。

這幾天,她已經收到太多的謾罵跟嫌棄,只因為她是同性戀。

看到莫映璇陷入思考,秀珠姐看著她,「一個家庭幸不幸福,一男一女真的是必要條件嗎?比起這個,願意相伴一生更重要吧?」

看著莫映璇意味深長的補充,「這是我兩個爸爸說的喔!」

莫映璇聽到這話愣住,秀珠姐曾說她的家庭有些難以啟齒,她一直以為是什麼障礙或者經濟之類的問題,沒想到是…

「那你丈夫…」莫映璇有些混亂,難道秀珠姐的丈夫沒有意見嗎?

「他知道啊!雖然花了時間理解,不過他很慶幸娶了我喔!」秀珠姐笑說,她看著莫映璇背後的小饕,「我丈夫因為愛我,願意去了解同性的婚姻是怎麼回事,試著去接受我的家庭背景,這是很好的福氣。」

她有些意有所指,因為她看的出來,莫映璇背後,那個叫小饕的小女生,她對映璇應該有些感情的。

莫映璇已經被秀珠姐弄到混亂了,她遲疑的說:「我不確定…」老闆能接受嗎?

「婚紗都可以拍了,為什麼婚友不行?」秀珠姐笑說,然後就上車走了。

剩下莫映璇呆呆的思考,等她轉身看到小饕時,一時之間,兩人竟有些遲疑跟曖昧,直到…

兩人一起別開了視線!

小饕剛剛聽到秀珠姐說婚紗,她腦海裡竟然浮現莫姐姐穿著婚紗的樣子,那一定很美吧!

但是看到莫姐姐回頭,直面莫姐姐眼中的遲疑跟不安,她心裡突然有點心疼。

莫姐姐一定很害怕自己性向吧?

這讓她想告訴莫姐姐,不用怕,她一定會支持莫姐姐到底的!

似乎就是這樣的想法,讓她提起勇氣主動靠近,「莫姐姐,你也要加入我們新婦仇者聯盟的群組啦!」

小饕看著手機裡的群組,雖然這個名字被莫映璇嫌棄了一下,但她就是覺得這是她們的宗旨啊!

這個羞恥的名字反倒讓莫映璇回神,她拉住了小饕,「等等再加,但我有件事情要先跟你說。」

「咦!?」小饕被莫映璇拉到她的車上,然後她、她、她…被莫姐姐親自繫上安全帶!

怎麼辦,她腦海都是莫姐姐的手剛剛拉了她,還有莫姐姐身上的香氣,還有…

莫映璇將她堵在副駕駛前,那漂亮精明的眼眸看著小饕,讓她心跳加速了一下。

莫映璇認真的看著她強調,「小饕,這件事情,也有可能害你無法脫身。」

鄭先生的手段雖然粗糙,但是很有用。

用裸照把女人控制起來,萬一散播出去,社會會指責這個女人淫蕩、色情,像是築起一道高牆,牆體的每一塊磚頭,都是言語的批評,把女人困死在裡面。

然後他就可以盡情欺壓那個女人,因為不論她逃的多遠,那張裸照就像一條狗鍊,可以讓她心甘情願回到牆內。

有人說過,權力在沒有監督狀況下,就會無限上綱。

鄭人渣就是如此,社會沒有指責拍下的裸照的人,反而去檢討照片裡的玉安姐,為什麼要讓人拍攝。

很奇怪,檢討受害者,卻沒有責怪拍攝的人。

而一句家務事,將玉安姐推向無處求援的境地,鄭先生更肆無忌%_qnf9QcjdX1BfF3BJV55z1(((HSnXN#nFVkMj#AJzgy#rsgGR憚的侵犯傷害著玉安姐,因為沒有人敢指責他的「家務事」。

明明這件事情如果不插手,最後不是玉安姐頂不住壓力,再不然就是殺夫,但社會還是漠視著,因為這是別人的「家務事」,要直到死人了才會變成刑法,變成大家討論的「議題」。

但莫映璇不希望事情變成這樣,「…因此小饕,這次的方法中,有合法的法律途徑,但也有一些灰色的途徑,萬一警察來,我希望你什麼都別說,要保護自己知道嗎?」

「我不怕,我…」小饕還想說什麼,卻被莫映璇打斷。

「你要記得,jYj^uVY8B3p)l$s0RTClgi#ddp@&5V(IUMGN!0XM2CJg3FLJo2你還有一個頻道,這淌渾水不要走的太深。」莫映璇提醒著小饕,突然覺得幸好小饕有一份直播的興趣,希望能讓小饕遠離危險。

但莫映璇的話,聽在小饕耳中卻反而提醒了她!

對吼,我還有一個頻道不是嗎!

明明玉安姐的事情莫姐姐不用做到如此的,但她還是願意伸手幫玉安姐,讓讓她覺得很暖心。

或許就是初見時,很多人會把莫姐姐歸類在高冷的類型,但她現在改觀了。

莫姐姐是冷靜,不是冷漠,她的謙和是種禮貌,但是若是有人過分了,她也以牙還牙,尤其是當小饕完全清楚玉安姐的處境後,她有點慶幸自己沒有拍照給林先生,還有…

她很喜歡這樣的莫映璇。

小饕點頭表示聽進莫映璇的話,她在分別前特別強調,「我知道,莫姐姐你別擔心,我…我會保護自己,莫姐姐也是喔。」

她看著莫映璇有幾分困窘跟苦惱的模樣,忍不住伸手牽起她的手,溫涼的手掌溫度被她雙手握住,她對莫映璇笑說:「說不定,我們可以掀起驚滔駭浪呢!」

莫映璇被人牽著手,看著眼前的小女生,心裡有幾分震盪,她強押著情緒點頭,「希望事情能順利。」

「恩!」小饕笑著點頭,她在心裡偷偷想,或是因為有時間靠近看,小饕突然注意到莫映璇臉上的青紫。


(圖/pexels)

她驚呼:「莫姐姐你受傷了!」

莫映璇有些尷尬想要遮住傷口,「沒事,就是被打了一下。」

小饕一邊心疼的看著那個傷口,一邊承諾的說:「莫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教訓那個渣男。」

「我不是為了報復,而是…」莫映璇看著她,「玉安姐還在等我們。」

「當然!」小饕點頭。

被莫映璇送回家後,小饕打開房內的燈光,看著自己的那堆器材,她在心裡跟自己說。

為了莫姐姐,一定要成功!

詩雨帆收到消息比較晚,她是在新聞上看到的。

「小幸運婚友社?」她看著螢幕上的畫面,心裡有些緊張起來,因為那不就是映璇工作的地方嘛!

叮鈴!

餐廳的門打開了,一個女生的身影靠近櫃台。

詩雨帆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抬頭,看到的就是小饕帶著笑意的臉。

「雨帆姐!我又來吃飯了!」小饕微笑的打招呼,除了課業跟莫姐姐的計畫,她還是個吃播的播主,網路上她會定期開播。

「小饕?」詩雨帆微笑起來。

真巧,才充滿疑惑就有人送答案上門了。

「想吃什麼?」詩雨帆把菜單給她,「最近有活動,可以給你打五折喔。」

「真的嗎!」小饕眼睛一亮,看著菜單笑的甜蜜,雨帆姐果然是大好人。

「對,只是你播完我有些事情想問你。」詩雨帆笑說。

「沒問題!」小饕傻傻地答應,對詩雨帆完全沒有戒心。

等小饕的吃播結束。

詩雨帆看到她在收拾,趁機上前問:「對了,最近映璇還好嗎?我看到新聞上提到婚友社…」

婚友社!

這三個字馬上讓小饕想到莫映璇,她把許多事情都告訴了詩雨帆,「雨帆姐!我跟你說,那個鄭先生超過分的!」

聽著小饕敘述,詩雨帆桌子下面的手卻握緊。

為什麼這些事情…映璇沒有跟她說過?

這個疑問,在小饕離開後,詩雨帆主動的打給莫映璇。

「喂?」熟悉的聲音在電話那頭,詩雨帆想開口,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用什麼角色說話。

前女友?餐廳老闆?朋友?還是什麼其他的?

這幾個身分轉過腦海,詩雨帆發現,自己卻不喜歡任何一個。

在詩雨帆分神的時候,莫映璇還在電話另一頭詢問:「雨帆?是雨帆嗎?」

詩雨帆才回過神,「恩,我看到新聞,你還好嗎?」

莫映璇沒有發現她的異樣,電話那頭用坦然的語氣說:「沒事了,我們已經在處理了。」

詩雨帆聽著她的聲音,卻發現自己內心的一角崩裂了,因為莫映璇的那種輕鬆應對的語氣。

沒事了?

是沒有我的事情了嗎?

以前映璇只要有什麼煩惱,都會來找自己說,現在她卻不再找自己,甚至不會困擾、害怕。

觀察到這樣的結果,詩雨帆感覺自己對莫映璇說的每句話,都敏感到憤怒起來。

詩雨帆握著手機問:「我們?」手上的筆無意識的畫菜單。

跟小饕嗎?

她沒發現自己在菜單上的手,越畫越用力起來。

莫映璇沒有察覺詩雨帆的語氣,只是在電話那頭說:「對啊,小饕跟一些人有在幫我,總之沒事的。」

她的語氣中有著一絲自己都沒察覺的愉悅,但這卻被詩雨帆察覺了。

真的是小饕?

那個傻呆的小女生,她有什麼好?

詩雨帆無法控制自己內心黑暗的想,她沒發現自己畫在菜單上的手,不自覺的加重力氣,她壓住自己的怒氣輕聲的問:「真的沒事了?」

是沒我的事情吧?

「沒…」莫映璇原本是想讓詩雨帆放心,畢竟她還有餐廳要顧,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計畫裡面正缺一間餐廳,她語氣一轉,「對了,雨帆,那個…我可以跟你借一下場地嗎?」

聽到莫映璇求自己,詩雨帆語氣晴朗起來:「好啊!你要做什麼?」

「就是過幾天,小饕跟一個朋友會去餐廳用餐,到時候想麻煩你。」莫映璇客氣的說。

聽到小饕跟別人,詩雨帆的語氣輕快起來,「好啊!沒問題。」

詩雨帆微笑的看著菜單,其實她的內心根本就沒有看到菜單,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

因此也沒發現,自己在菜單上反覆寫著的字。

璇。

筆觸幾乎是劃破紙,就像她的內心,還深深的刻著這個名字。

莫映璇並不知道詩雨帆的狀況,確認了餐廳後,她腦海轉著計劃,趁著幾次小饕引走鄭學群的機會,她聯絡上了玉安姐。

「映璇這樣真的有用嗎?」玉安有點遲疑的握著手機。

「對,你把水澆進去,然後開機,主機板就會燒壞。」莫映璇出了一個很陰損的招,如果在平常她是不會這樣的,但今天事出緊急。

「可是…」玉安姐遲疑起來,主機是鄭學群在乎的東西之一,她如果弄壞了,會不會被打死。

「玉安姐,那張照片可能存在電腦裡…」莫映璇看著車外,看著正在買東西的鄭學群,她們已經盯哨盯了三天,摸清了這個人的行為習慣,還有常去的地點。

毀掉電腦,也就可能毀掉照片。

玉安姐收到了映璇的意思,她點頭對著電話說:「我知道了。」她死也要毀掉那張照片不是嗎?

就算被打死,可以用死亡逃離也是不錯的吧?

許玉安黑暗的想。

「…有錯的是拿裸照威脅人的鄭學群,如果他不要自以為握著把柄,我們又怎麼會這樣反擊呢?」莫映璇在電話那頭低聲說。

「恩。」玉安微笑的掛上電話。

映璇的話也提醒了她,沒有天生誰欠誰的,就算是夫妻也一樣,她會潛伏等待著。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6:「這種用女生裸照威脅的人渣,絕不允許!」》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5:「那…跟女生交往是什麼感覺?」》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