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出了婚友社後,小饕拿著紅包,看著莫映璇。

「莫姐姐,事情結束後,我請你吃飯吧?」

莫映璇點頭,兩人一起走出公司,一起站在公車前。

「莫姐姐…」小饕看著莫映璇:「那個…我公車快來了。」

莫映璇點頭:「我知道。」她拿出錢包的悠遊卡。

這個架式,難道莫姐姐要跟她一起搭公車?

可是莫姐姐要去哪?

公車到站,小饕跟著人群上車,而莫映璇也跟著上去。

小饕一臉迷糊:「莫姐姐,你還有要去哪嗎?」

莫映璇看著她的臉,噗哧笑了一聲:「我當然是要去你的學校。」

小饕愣住:「我的學校,你要做什麼?」

「當然是陪你=Ju58GCRyNskyojKLo)bzXBTcjWPcgW61cqCT@%pRQbeOA6pEl去跟老師解釋啊!」莫映璇看著小饕,她剛剛就這樣傻傻地要走,要不是自己提醒,她可能就乖乖的被自己老闆哄走了。

說實在,小饕到現在確實表現的很好,莫映璇很滿意她的配合,因此她也打算不做兩趟事,跟小饕AK2#V$cAp6WK_D%hEt%czRZRC3e@0JpwmBp&d!Y2T9SLCsGN(z到學校,至少要把林先生的部分解釋清楚。

小饕眼睛一亮:「真的嗎!莫姐姐對我真好。」

莫映璇拍拍她的頭,總覺得好像拍習慣了,小饕在身邊確實不錯,這小女生做事總是有商有量的,聽到她說不用再安排對象時,莫映璇感覺內心有一點點的失落,但她強迫自己專注在接下來的對話上。

兩人到了導師的辦公室,小饕輕輕喊:「班導。」

班導看到是小饕有些愣住:「范同學,你不是請假嗎?」

「我…我是有事情…就是…」她絞著手不知道該從哪邊解釋起。

「您好,我是小幸運婚友社的業務,敝姓莫。」莫映璇說,她看著班導:「關於kb_dF&46Y=Ktp5*YUDzYkMp5n2xk%(F3Sl2t=ID)9bz-L!+h(D范小姐在社團中,跟林先生的事情,請容我解釋。」

她把小饕使用婚友社的服務,但被誤植名單,導致後面林先生的事情發生講出來。

班導聽完後對她點頭:「那林先生的部分我知道了,我會跟其他學生說,不要再傳范同學的事情。」

「非常感謝,那我先走了,小饕,你記得跟警察局保持聯絡。」莫映璇叮嚀了一句。

但班導卻敏銳捕捉到了什麼:「警察局!范同學,不用這麼嚴重吧?」

小饕無辜的說:「可是…我被人罵成這樣,而且莫小姐也說這是毀謗罪,我也名譽受損…」

「不用啦!老師跟你說,你趕快去警察局銷案nh1v^C_CKcyR%nuIbe5Z@#9mb$iFR_uQZ$cY^jLX33&Zu7-^8c,等過了這個禮拜,同學們就忘記了。」班導揮揮手,話裡的意思就想壓下去的感覺。

「可是我明明沒做那些事情,被人講成這樣…」小饕很委屈,她為什麼要被人罵妓女,她明明不是啊!

班導卻馬上反駁:「那就是你人緣不佳啊!你看你都顧著玩那什麼…電腦直播,E4asBlk2SoAoAf*KOjY#CdEe6hcje$lhffT2Kc39qFh*UWKvY@現在的年輕人只會追求讚啊!斗內啊,都不管學業。」

小饕誠實的說:「我有來上課,而且分組的時候有跟組員請假的…」

班導嘖了一聲,一副小饕很麻煩的說:「那就是你自己要反省啊!每次的討論你都沒來。」

「老師,我有來…而且小組的簽名我有簽。」小饕拿出自己的討論表格,她還有拍照呢!

「可是老師這邊就是沒有看到啊!」老師拿出小組的討論表格,上面小饕的名字卻被人塗掉。

小饕指著空格:「有人把我的名字塗掉了,這裡空了一格。」

鈴─

上課鈴響了起來,辦公室內的幾名老師也開始收拾著要去上課了。

「好啦,我會再找你們組員講,總之,你先去警局銷案,不要讓學校為難…」班導抱怨著要收拾東西。

「可是PO文的人…」小饕還是害怕的說,卻被班導大聲打斷。

「好了!」

班導不高興的大聲說:「只是同學間的打打鬧鬧,何必鬧得這麼僵呢?」現在的學生為什麼都只會給老師添麻煩,不知道學校把校譽看的很重要嘛?

萬一出了什麼,影響他的績效,他升職又無望了!

但所有人卻好像因為他的大聲而定格,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他。

「怎樣啦!」班導看著小饕,不懂她的為什麼變了臉色。

「老師…」小饕看著班導,問出了一個讓班導很難堪的問題。

「你怎麼知道PO文的人是同學?我還要請警方追查IP位置,才知道是誰PO的文,為什麼你知道…是^IvqE&ej=ZL(g&mmQt^lWmlX1Uz%3IRM!EiOK^h5qw_hc#m*(V『同學』呢?」

「那、那是…」班導的腦子狂轉,想著怎麼樣解釋,可是周圍的同事卻都把眼睛看了過來。

「難道是你早就知道是誰PO文的嗎?」小饕傷心的問。

她以為就算同學們胡鬧,至少班導也會對她公正一點,但其實,班導才是從頭到尾想把事情壓下去的人。

班導感受到周圍指責的視線:「是!我知道是誰貼的N9hhcQyil_pL#B9+Kqzsht4UKXVRGYvonV-assGCKQyI%7Loq9文,但是范同學,這也是你的錯啊!如果不是你人緣不佳,別人怎麼會針對你?」

他覺得范采凝何必這麼計較,就安靜一陣子,事情就過了,不給學校惹麻煩,不是學生的本分嗎?

「老師你如果知道是誰貼文,為什麼不讓她刪掉…」小饕不敢B--qVY*0=t!-jsbGDfAvU8=-%S5Qx(OvPEjk8kTWXn$JYP@oa@置信,為什麼還要讓那個人貼文,就算想要壓下來,也不是只有自己這邊動作吧?

「我哪知道她真的會…」班導一拍桌子,想要發怒,這時候莫映璇卻站在門外。

叩叩!

莫映璇敲著門邊看著辦公室內的兩人:「打擾一下,剛剛我去拜訪了院長,關於范同學的事情…」

班導看到院長,又看向莫映璇,就算心裡怪這個女人多管閒事,此時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比起班導的處理方式,院長處理起來就精細多了,讓小饕跟那個PO文的同學當面講開,而莫映璇、班導,還有那小組的所有人當人證IZ4mfn0GF3%Ol-++ttmYveTl$w(E8!ZnCF5=7@_)JIhTW(J8*B

最後這件事情定調在同學間的摩擦,由PO文的同學刪掉文章,還有莫映璇代表的婚友社針對0f1EP0Gkzi)GRu7A)$*YaYXvvcijALVZFc)zH^AY0n1AcOmPBW林先施的騷擾做了聲明,而小饕的三聯單也主要是針對林先生的騷擾言語。

「好,既然大家都有了共識,那就可以了。」院長微笑的說。

班導也臭著臉起身,而小饕跟一干同學則是有些沉默地走出去。

莫映璇起身:「那我先回報給公司了,老闆還在等我這邊的紀錄。」

院長臨走前喊了小饕:「范同學,雖然事情結束了,但你也要思考一下437=lg1l2fQT5CLj0yfdE3R!Q-HpacvshEKqAuYKdSWOM3L!wT,當網紅雖然很新鮮,但是過氣也快,而且取代性很高,建議你還是以學業為重比較好。」

小饕點頭:「是。」

等小饕離開後,莫映璇對院長微笑:「非常感謝您。」

「我相信的人是你,莫業務。」院長看著莫映璇,他也曾經是莫映璇的客戶。

「是,感謝您。」莫映璇低頭。

院長看著莫映璇的背影,這個女人很厲害,她進來自己辦公室後,直接將所有利弊分析給他聽。

班導的消極忽視的處理方式,萬一讓范同學覺得委屈,再找人去節目亂說那就不好了。

莫映璇分析著,與其這樣亂搞,不如自己這個院長主動出面,讓學校當一回公正的裁決者。

而范同學的聲譽由婚友社那邊澄清,把傷害降到最低,成了所有人的共同目標。

甚至可以在網路造成學校保護學生的效果。

非常的功利,但是所有人都滿意的結果,只要您主動一點。

莫映璇勸說的聲音清楚的告訴他,只要學校的校譽沒事,他明年爭取經費就更有利。

「那個誰…幫我擬一份聲明。」他喊了工讀生。

雖然跟同學講開,但學生間的iyS5^rRGYG@+lH+08U%o9q_p8T2%l0fEIgkKngyn1lqWTtSS77相處已經有裂痕了,而現在裂痕最大的,是那個PO文者,小饕則是擔任起小組的打雜,盡量參與團體。

有趣的是當同學詢問她沒參加的原因時,她講了玉安姐的裸照事件,反而引的女同學討論,她感覺自己慢慢跟同學I%6dSrU*xPEA5jJ&+IT3KYPAYs^WgpqBDu3ZT1SO8WSVF(94v7重建溝通,既不過度的熱情也不討好。

「對了,後來那個家暴男呢?」有同學好奇的問。

「後來啊?」小饕歪了頭想了一下:「喔對!聽說他背很多罪名,我聽不太懂,反正民事、刑事都有…現在還在開庭中。」

「這樣聽起來,那個許小姐好倒楣喔!而且那個鄭先生好像都沒有受到懲罰!」

「對呀!小饕你怎麼不趁機打那個男的一頓!」

小饕歪著頭晒然一笑:「不用吧!他有他自己的報應在等著。」她看著提議的同學,神色有些古怪的結束話題。

更何況…為什麼是我要打他?

回到房間的路上,小饕恍然想起自己的回憶,那時在盯梢鄭學群時,她也曾經天真的問一樣的問題,而莫姐姐的聲音在耳邊。

「為什麼我要叫人教訓他?」莫映璇不懂的問,她看著車窗前的鄭學群,帶著墨鏡,看不出她的3N$Ta#xwFzN3!-tH1yB@vOAIUhzsxvb*03r!wUGrvgJV$D^A40眼神,但是微彎的嘴唇卻有著笑意。

似乎自己的問題被忽視了,小饕強調的說:「可是莫姊姊你不會很氣嗎?他這樣弄你耶!你認識很多人不是嗎?」

「噗哧!」莫映璇好笑的揉揉她的頭髮:「我又不是他家人,我有什麼資格教訓他?」

她漂亮的臉看著窗外:「況且,我不覺得…自己是警察還是什麼司法機關,更不負責判刑。」

因為她側臉看著窗外,小饕才能從側面看到墨鏡後的莫姐姐,她的眼睛沒有任何仇恨,有的只是一絲嘲弄的笑,似乎鄭學群還不值得thE$)QX=KHJ2kM7g+bC*rnBolsOw)=wUMEzo419!Bp!NX)^AF1她動手。

「可是玉安姐損失很大耶…」小饕不太懂:「花了好多錢,還有時間打官司。」

「那…我是玉安姐的誰?為什麼要幫她出頭?」莫映璇看著小饕有些刻意問。

小饕語塞,因為她當然想oM+uafYv#$$+R1mhIqgfh1^Pvq#%g3#)WLuEYFb$5)F-bqE993看鄭學群被暴打,可是若莫映璇暴打他替玉安姐出頭,好像…她心裡又有點不希望莫姐姐做這麼多。

因為這樣,好像莫姐姐就會離自己更遠了。


(圖/freepik)

「所以,到這裡就好了。」莫映璇看著窗外:「其實我覺得,除了那些身外之物,我眼中的玉安姐並沒有損失任何價值,家暴如果是件醜聞,該感到丟臉的不是她。」

「是鄭先生?」小饕接著說。

莫映璇對她笑了一下:「是啊!」

「可是這不就更該打他一頓嗎?」小饕不懂,莫姐姐也是希望鄭先生受到懲罰吧?

「只是打一頓嗎?你就開心了?你難道不希望,他窮困潦倒,最後被自己說過的言論逼到角落,然後受到親友的唾罵嗎?」

「啊?」

「所以才送他進法院啊!省得這種記吃不記打的貨色,皮肉傷好了又出來作,有個案底記在那邊,他一輩子都不能翻身了!」莫映璇心情愉悅的笑說。

小饕看著莫映璇內心攤開小本本記下。

千萬不要忘記莫姐姐的女王性格,得罪她的人,她一定會用最優雅的放式,狠狠烙下最不可磨滅的傷痕,還不弄髒自己一根手指頭。

小饕回到家,看著自己房間裡的那些直播器材。

內心非常複雜,如果說鄭先生的事情她是個旁觀者,但林先生還有最近發生在學校的事情,就讓她對直播有了抗拒。

但習慣不是那麼容易就改掉,她不開直播,看著自己的訂閱數開始掉,甚至讚數都沒有增加,她覺得很痛苦。

像是吸菸的人,明明手裡拿著香菸,卻沒有火,那近在眼前卻不得的感覺讓她好痛苦。

她翻著以前的影片,看著鏡頭的女生,然後越翻越前面。

一邊看著以前的影片,一邊嘀咕:「以前的影片畫質超不好的,那時候好醜都不會化妝,而且連話都不會說…」

看著面對鏡頭結巴的自己,她有點嫌棄,但是很快的,影片裡的她低下頭開始吃東西,有食物在嘴裡時,她的笑容很甜。

小饕看著這個影片,隨著進度條的推進,她也漸漸哭了出來。

為什麼現在的她會變成這樣?

眼淚滴在手背,慢慢蒸發後皮膚有些發緊,就好像現在的生活,緊繃著一種表象,她看著影片哽噎起來。

「為什麼呢?」

以前的她…為什麼這麼快樂?

好像有食物就有全世界一樣!

她抽了衛生紙看著影片,這是她剛開始的吃播,那天她又剛好食力爆發,猛吃的下場就是錢包的鈔票變成疊在桌上的盤子,同學將她吃東西的影片上傳到網路,她也開始有了「小饕」這個綽號。

然後她開始接受網友的建議,服裝、說話、妝容,但是她就是覺得不夠,她還想要更多的稱讚。

她恍惚起來,什麼時候,她衣著變得這麼前衛?

她被那些廣告觸及跟點擊率控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或許院長說的沒錯,有太多的YouTuber、網紅能取代你的時間,這份恐懼讓她在乎自己的外表比食物更重要!

是啊!她怎麼能忘記這件事情?

對她而言,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圖/pexels)

她看著影片下面的評論,有嘲笑她的、鼓勵她的,但是這些都只是「帳號」,都是別人吧?

那我呢?

我怎麼看待自己?

她把影片看過一輪,看著沒辦法對食物開心的自己,看著語氣卑微的自己,什麼時候流量跟讚數控制了她?

她開始思考,曾經花花跟她說過的,愛自己是什麼?

那一夜,她的鍵盤滴滴答答的響了一晚。

她發現自己好像總是在追著一個永遠也達不到的目標,她想做一個漂亮的網紅,她想要成功。

但這些想要裡面,卻沒有快樂。

她不想快樂嗎?

不是的!

她不是不想要快樂,而是她以為成功等於快樂,她以為自己變成網紅就會快樂,但其實她不快樂。

那對你而言最快樂的是什麼?

吃。

幾乎是立即的,馬上躍入她的腦海,什麼時候她只在鏡頭前吃飯,她已經不記得了。

她很後悔,因為她只記得在鏡頭前傻笑,忘記了享受食物的美味。

或許這是她踏出反思的第一步,她開始問自己許多事情,對朋友、對當網紅、對…喜歡的人。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3:尤其她不知道小饕對她的喜歡,是到什麼程度?》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2:關於喜歡,也有另一個人在思考著。》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