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關於喜歡,也有另一個人在思考著。

晚上,一隻手打開房間的燈。

日光燈照亮這間小套房,原本應該溫馨整齊的擺設,卻被凌亂的被子、泡麵碗等等弄得有些髒亂,但更讓人不舒服的是牆壁、桌面上張貼許多女性的照片。

那不是情侶照,而是一張張用偷拍的角度,女孩子的單身照片,旁邊還有筆寫著各種資訊。

而家用影印機正運作著,吐出一張新的圖片。

圖片上是小饕漂亮的臉,旁邊還有文字註明,姓名、電話、個性…評級。

「七…八分女孩?」房間的主人搔著頭髮,然後在通訊軟體上回覆訊息。

他的FB標題圖片寫著,情商導師PUA達人馬克,如何吸引女神、情場獵人的掌控者,百人斬不是夢,最後還有女生止步的文字。

他是這幾年興起的PUA導師,PUA,全稱(Pick-up Artist),起初指的是一群受過系統化學習、實踐、和不斷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

但這漸漸變成一種「把妹經驗」的分享,這些經驗大多是在酒吧、夜店裡搭訕,然後發展成一夜情的過程。

最後變成以TD(推倒)為目的,而受眾自然是那些,不懂異性相處,卻又渴望能夠跟女生交往或者一夜情的男性。

「導師,那個女生都不理我怎麼辦?」

林彥堂在FB發出訊息。

「不要急!先把狀況講一遍。」

馬克悠閒的說,然後就開啟另一個通訊軟體。

裡面是他學生的群組,有人傳了一張圖片,一隻纖細的手腕,上面是美工刀畫出的條條傷痕,鮮紅的血滴落在地板。

這樣的圖片在群組內獲得的,是一片讚嘆跟崇拜,沒有人報警,也沒有人覺得不妥。

「今天成功的。」

傳圖片的人用得意的文字說。

馬克也傳了一個比讚的貼圖,他只是把話題跟課程連結,並不覺得需要檢舉或者報警。

「愛你愛到自殺嗎?」

馬克故意在群組問。

「對呀,我讓那個小女生用死來證明自己有多愛我。」

傳圖的人無所謂的說。

事實上他已經做過許多次了,在這個群組裡的人都是馬克挑選過的,把PUA當成一種攻略使用,並把愛情當成遊戲的人。

組員紛紛好奇,能讓女生愛到自殺,這樣強烈的程度,是什麼樣的女生。

「幾歲啊?」

「高中,北部的。」

那人說完,馬上又是一陣讚嘆,馬克導師教得好云云。

在這個群組,女性已經變成戰利品,@(2cko&#e(DJgliGJJ#vvwT3#H^&efvN$a4hET!cR)XwKZLShz女孩子的資料只是拿來評分、評等,就好像是遊戲的裝備,誰的爆擊高,誰的攻擊加的多,拿到紫裝、神裝的人會受到擁戴之類。

馬克微笑的看著組員聊天,越多人吹捧,就會越多人想要了解PUA,他的高端課程就能推廣的更深,甚至他會適時的提醒組員。

「記得善用沉沒成本。」

馬克提醒的說。

沉沒成本(Sunk Cost),或稱沉澱成本或既定成本,代指已經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在馬克的課程中,就是貶低女性,讓她們覺得,已經跟了這個男人,沒有翻身的可能,身體已經破處,或者已經在男人身上投注青春,所以無法回頭,只能繼續走下去的印象。

經過馬克的提醒,其他人更是在群組一頓吹。

「相信導師,女人就會很輕鬆到手。」

「導師說的沒錯。」

其他的組員也乖乖的附合,因為他們的戰績可是在導師那。

「女人如果不相信『愛情』,那就不是女人。」

馬克繼續強調,以愛為名的包裝最省錢,社會幫著他教育女性,而他也利用著這份「愛情」的力量。

他微笑的關掉群組視窗,那些群裡的組員,每個都是繳了學費的。

他的一堂課有上萬元,除了那些基礎的外表、言談,更重要的是他會分析女性的思想,利用自己心理學的知識分類、判斷,依照課程的等級教人如何去相親、甚至是達到TD(推倒)的目的。

現在他正愁著沒錢,而林彥唐的私訊在他眼中,可是一頭肥羊上門問他,要不要宰了這頭肥羊。

「放心,這是小事,我會幫你的,畢竟幫你就是幫我自己嘛!」

馬克微笑著讓林彥唐匯款,然後看著手機進入的款項,他傳了教材過去。

「你先照我的話做。」

林彥唐聯絡所謂的導師馬克這件事,時間點要回到剛認識小饕時。

當時,林彥唐在網路上跟小饕傳訊息時,並不是自己一個人的。

「導師,問自慰不會太冒犯嗎?」

林彥唐不安的詢問。

他私訊了馬克,將兩人的對話傳給馬克看,這也是他課程裡「一定」要遵守的,把所有過程給導師知道,這樣才不會有分析錯誤的問題。

而馬克也能「控制」學員們的行動,包含在群組吹捧他、成為他的下線。

看到林彥唐的問題,馬克冷笑,他能當上PUA的導師,自然是掌握許多心理學知識的,因此掌控林彥唐的對話,對他而言根本小菜一碟。

「你自慰過嗎?」

馬克馬上問林彥唐。

「當然啊!」

林彥唐坦然的說。

「所以啊!女人也是人,你跟她聊,以後她自慰時,不就會想到你?」

馬克馬上回應。

「可是…」

林彥唐有些遲疑。

「你找導師就是因為相信我,那我說的你應該照做啊!就這樣回→喜歡才自慰的吧?」

馬克卻直接下了指導棋。

林彥唐點頭,他照著馬克導師的吩咐傳了訊息。

馬克在電腦一端微笑起來,他就是故意要林彥唐引起對方反感,測試看那女生有沒有什麼好友,先剪除那個女生周圍可能的干擾,這樣就能幫林彥唐創造真空的狀態。

他在電腦的一頭打出自己的分析。

「對方是個涉世未深的大學生,有直播就更輕鬆了,她一定很在乎頻道的留言,所以你就時不時的斗內,並且留言。」

「要留什麼?」

林彥唐傻傻的問,兩人在聊天室一言一語的對話。

「稱讚她的衣服啊!前幾天穿什麼,越露的越稱讚。」

「可是這樣不會造成困擾嗎?」

「這就是重點,你讓那些只看中她外表的人離開她。」

「真的?」

「你試試看,她馬上會連絡你。」

馬克肯定的說。

果然,過沒幾天,小饕就用電話聯絡了他。

「你為什麼要這樣!」小饕的聲音非常不高興。

「我以為你喜歡這樣。」林彥唐照著老師給的教程說。

「我不喜歡,這很不舒服!」小饕被氣的不知道怎麼回,那些留言害得大家以為她是傳播妹之類,她還要跟身邊的人一一解釋。

林彥唐看著教程說:「我沒有惡意,是你太敏感。」

那張教程上面寫著。

如果女生說不舒服,卻沒有破口大罵,就說她太敏感,如果大罵就道歉。

必要時候,強調你的付出,爭取合理性。

林彥唐補充的說:「可是我都已經斗內了,講句話不過分吧?」

「…你…」小饕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的話很讓自己不舒服,但又沒辦法反駁。

林彥唐把兩人的電話錄音傳給馬克。

「老師,這樣沒有問題嗎?」

「沒關係的,以後她不理你,你就去她頻道發言,她一定會回應你,這就是推拉的過程,只要撐過這個過程,接下你就要建立她對你的依賴,最好可以親自去接送她,她就會乖乖成為你的了!」

馬克微笑的指導,看著林彥唐對自己道謝,現在林彥唐是對他心服口服,甚至他還說了自己有好幾個備胎,更讓林彥唐對他當成神一樣崇拜。

確認完林彥唐的階段計劃,讓他按表操課後,他默默轉到另一個對話框。

跟他對話的人傳了一張照片,這次照片上是一個漂亮的長髮女生,用手掩著臉,但是旁邊有她證件的截圖。

「成功愛滋了一個優質妹子,我就是要報復這個社會。」

「喂,別玩脫啊!」

馬克敷衍的勸戒幾句,這個學員很有錢,會定期買他的課程,但是以前好像叫茶妹時被傳染了愛滋,因此跟他學習PUA就是為了把愛滋傳染給其他女生。

馬克對他的動機並沒有興趣,只是定期的監控著他的行為。

對於學員傳了讓女生自殺、當寵物,甚至被傳染愛滋的圖片,他都沒有興趣,更不會去報警還是檢舉,因為這些人都是他的金錢來源,可要好好照顧的。

他看著小饕的照片:「新的目標是吧?」他在腦海思考著,怎麼幫林彥唐追到這個直播妹。

「留言攻擊、斗內…還要更多的吧?例如…爆料?」他微笑著看著小饕的照片。

對於自己規劃了一個課程,讓一個男人學會控制、傷害這個女生,他絲毫沒有任何愧疚,他甚至不覺是自己的錯。

是那些女人太賤,非要人用非常手段,不然怎麼輪的到他去賺這種錢?

這個社會用自己的腦袋賺錢的人多的是,他只是負責讓男人對xSlm&aPj)7MyT7JK40UL-smjl13(k5V9xriFxBz($MFDvZ-vhn自己更有自信,至於那些人想要騙砲、散播愛滋與他何干?

看著小饕的照片,就算這個女生會因為自己痛苦、崩潰甚至自殺又怎樣?

馬克說服自己,我只是收了學費然後教學而已。

小幸運婚友社即使事情結束後,網友的謾罵依舊還在,小饕看著自己的直播帳號。

我喜歡莫姐姐了,可是取消小幸運婚友社的會員,她是不是就沒有理由找莫姐姐?

那我可以為她做什麼?

小饕看著自己直播的工具,沉思起來,最後還是打開了機器的開機鍵。

我是有影響力的,對吧!

「哈囉,各位,我是小饕,饕餮的饕,今天小饕不吃東西,而是要講一件事!…」

她用直播的方式,講出玉安姐、鄭學群的事情,然後又講到鄭學群的害莫姐姐沒有工作。

小饕回憶起看到莫映璇規劃的所有心情,她為了被家暴的玉安姐,莫姐姐就能勇敢的去協助,也心疼她因為同性戀的身分被公司被辭職。

「…所以我只是想說,莫業務是個非常貼心服務好的業務,可是因為一個家暴男,就被停了工作真的很過分,如果有婚友社願意,真的要趕快收編她…」

跟聊天室的人道完再見,小饕滿意的看著對話,有很多人對莫姐姐表示同情,但也有人對她會相親感到好奇。

這樣應該多少可以幫到莫姐姐吧?

小饕偷偷的想,只是在直播之後,還有一個人掛在線上敲她,她認得這個帳號是林先生的。

想到他的窮追不捨,小饕很不高興,因此就沒有點開對話去看,只是從直播的平台下線。

如果她有打開對話框,可能就會看到林先生的威脅,或許事情也不會變成後來那樣,可惜她沒有打開,因為之前相處的不愉快,她選擇忽視林先生的所有訊息。

「為什麼不理我?」

「敢封鎖我?」

「婊子!」

這些空泛而激烈的話,並沒有被小饕注意,她完全淹沒在剛剛的直播中,那些讚數跟追蹤控制了她。

而且過幾天後,她的影片居然上了爆紅熱搜,甚至還有節目問她願不願意出面,對家暴跟裸照這些議題討論。

她當然滿心願意,在取得玉安姐同意後,她真的跑去錄了一場節目。

「小饕,你很喜歡直播對不對?」主持人有趣的問她。

「喜歡啊!」小饕點頭。

「那要不要加入我們公司?」

「可以嗎!」小饕好奇的問。

旁邊有很多人起鬨著,說這個機會有多難得,要小饕把握機會等等。

「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興趣可以聯絡我的經紀人。」主持人說完就離開了。

小饕開心的把名片打卡上傳,只是碼掉了名字跟號碼。

對於這樣什麼都記錄在網路平台的習慣,可以讓很多人看到她的作息跟位置,但她卻沒有任何防備。

電腦的另一頭,有個人看著小饕的FB默默握緊拳,切換了視窗。

還沉浸在被主持人注目的喜悅,小饕有些心不在焉,這導致她這禮拜沒有弄好作業,自然也忽略同學之間的眼神交流。

因為一直是恍神狀態的關係,直到早上起床時,手機突然登登登的湧進大量訊息提示,此時,她才真正回神。

小饕迷糊的拿起手機,然後尖叫的把手機丟到床上,但手機的訊息提示還是不停的湧進螢幕。

在小饕的頻道中,突然湧進上千個留言罵她。

她不解的看著這些留言,像是赤腳踏在石子路上,然後一步一血印循著他們的謾罵走,必須找到被罵的原因,讓她不能不看那些留言。

最後她才找到,有人在爆料網紅的社團中罵她,說她其實是個愛裝大小姐的孤兒,而且為了拍片都不好好上課,甚至影射她有在援交之類。

這篇貼文會讓人相信的原因,就是留言者附上了她之前直播中,林先生斗內的留言,那些言語都曖昧的好像她真的有在做性交易的事情。

所以她被架上了網路的獵巫台,每個留言都在點火焚燒她。

她戴上口罩去學校,卻總是感覺到背後有視線,男生同學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她甚至聽到他們在討論自己的價碼。

「你覺得她一節多少?」

「又不是多紅,幾千吧!」

她想怒吼,她根本沒有在賣!

可是這裡就體現一種排擠的效應,如果別人沒有跟她說話,但她先站起來怒吼,別人就會覺得是她無理取鬧、暴躁等等。

但那些人只敢在背後講話,連走到她面前說話都不敢。

這又變成一種僵局,她只能壓抑自己,但是她成了班上禁忌,甚至能感覺被切割、妖魔化…

「她根本就不是我們班的,整天都在直播,誰要誰拿走好不好?」

「她的臉是整的吧?那個胸好假…」

「聽說她很會吃,該不會也愛吃X吧…」

「這種人不好好讀書的人,哪是什麼大學生?」

小饕熬了一天,就覺得太難受,跟班導請了假。

「這樣也好,不過你的功課落後的部分要記得去補喔!」班導穿著體育服的男性,看著小饕提醒。

「好。」小饕驚慌失措的點頭,她現在根本無心去管功課。

「不要沉迷網路,你看你不跟同學好好相處,才會被人這樣說。」班導提醒似的說。

小饕咬唇垂頭,「我…會注意的,可是同學的想法,又不是我能控制…」她有些委屈的說。

可惜班導並不想聽她的話,只是讓她回去班上,繼續被人當成怪物看待。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她馬上衝回自己的租屋處。

小饕躲在房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手滑著手機,許多留言已經把她貶低UhnrfNu*81lKM=-FM(LKA=N*iyOz26tSLu5Ce@(QqbmsQ(hP6=成一個妓女,她覺得很痛苦,甚至恨起那個林先生,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甚至在網路搜尋起自殺,看到一個韓國女藝人生前的訪問影片。

「記者大人請多多疼愛我吧。」

「觀眾朋友們也請對多多疼愛我吧。」

小饕看的淚流,因為她懂那種恐懼到求饒的感覺。

拜託,誰來救救我吧!

她蜷縮在被子裡哭泣。


(圖/pexels)

鈴─

「花花?」小饕沒有想到,自己才想到花花,花花就自己打電話來了。

「你怎麼都不開直播了?一個禮拜了,你是死了嗎?」花花大驚小怪的聲音出現。

小饕幾分好笑又暖心,結果那些在學校跟自很好模樣的同學,說她的直播很好看的同學,也沒發現她消失了不是?

「不是啦,我不敢開。」

「不敢開?是那個面膜的業主嗎?」

「不是,是...」小饕想到林先生帶給她的恐懼,忍不住的把爆料社團的事情講了出來,「花花…嗚嗚!」

「幹誰欺負你了!老娘弄死她!」

小饕聽著花花高八度的尖叫,心裡卻很暖,她笑了出來,「沒有啦!就是…」

她把跟林先生有關的事情講出來。

「幹!根本情緒勒索吧!該死的父權主義,拜男人面子!」花花臭罵的聲音傳來,這讓小饕感覺好很多。

從林先生出現在她的直播內,她就受到太多的猜測跟鄙視,所有替她說話的人,都還要在維護一下林先生的男人身分。

他會不會有什麼苦衷?

是不是誤會?

他有斗內你耶!

會不會是你不檢點…

小饕卻感覺被這些流言逼到懸崖,這些文字讓她手足無措,真的是我的問題嗎?

為什麼你們不去問發文者?

直到花花出現,她才稍微感覺自己有點喘息。

可惜花花也在成長這條路上走著,他們能夠互相打氣,卻無法提供更多。

「好啦!那你要保重自己,要愛自己喔!」花花跟她聊完後,最後又叮嚀一句。

小饕卻像是被戳到痛處,她哽噎的問:「可是我不會,到底什麼是愛自己?」

愛自己是什麼?

怎麼做才算是愛自己?

多吃一點?還是多睡一點?

可是這樣並不會讓她有能力抵抗那些留言,依然字字如刀的戳入胸口,引起最深層的痛楚。

花花也停住,他的聲音遲疑了一下,「恩…應該適時給自己空間和時間,去冷靜、消化及思考。」

「思考?」小饕迷惑的問:「但是要思考什麼?」

「反正我現在去找你,你在哪?」花花問。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1:就算喜歡,她也會把這份喜歡鎖緊壓在心底。》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0:該死,她該不會是真的動心了吧?》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