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晚上,他們三人都睡在莫映璇的住處。

小饕睡到一半突然聽到什麼聲音,她醒來發現莫姐姐已經不原來的位置,她看著陽台傳來燈光好奇的跟過去。

莫映璇原本看著遠處的夜景發呆,聽到紗門被拉開的聲音,轉頭看著來人有些驚訝的問:「怎麼出來了?」

看著小饕一副當小偷的樣子,莫映璇心裡有些好笑,弄出這麼大聲音,還小心翼翼地假裝安靜。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蠢萌吧?

不過這個小女生也是挺傻大膽的,就跟著自己一起執行那些計畫,她是信任自己嗎?

小饕關上紗門後,看著莫映璇穿寬鬆的背心短褲,靠在陽台看著遠處,深夜挺冷的,她披著一條毯子,mdejm3Oj%Sff%ZYSgR9b(^f%7Q(wM+EdEw$-hP^3f3%@#T^c_j看著窗外的景色沉思,帶著一股迷惑人的柔美。

可能是月色太美了,所以她著迷看著莫映璇一會才回神。

「就是…好奇,看莫姐姐不見了,所以-7jafvyn@xMg(R7Gn)Fpc+(3Um@jWKKketF=Em1=b%BMy&&2T-有點想找你。」小饕尷尬的笑說,踏進陽台後她感到有點冷,忍不住的縮起肩膀。

莫映璇對她招手,讓小饕到自己旁邊,然後分出自己的毯子兩人一起蓋。

「莫姐姐…你在想什麼啊?」小饕好奇地看著莫映cN9z**1^RsH)cyDx8P)Z98WiHm^IuC%%1SLNk=n0&A+#^82uO)璇,遠處的夜景只是幾盞路燈,大部分的人都關燈睡了,遠看是一片漆黑。

「在想法律的部分,總覺得很無力,我以為可2f+V9xT^G(%2Ae)@(IGjLas8zN)uZ8dFj^2#L5-j+8vm4g^9Q^以像魔法『啪!』一下就解決掉,可是其實沒有這麼簡單,還有很多家暴的事件在發生,玉安姐的工作、住處都要換掉…」

莫映璇甚至覺得,婚友社ViOMWBYgqpD75w)#Dvg&Yku7JtU54UMuB3No0eO(z7Wk*JNSzY可以再多加一些家暴法律這部分的課程,讓女性客戶也能多一點保障之類,但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我真的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嗎?

莫映璇在懷疑自己時,小饕卻沉迷在跟莫姐姐蓋同一條毯子,總覺得毯子好香,她也要用同樣的洗7VYCn6(p%r0RQ^+ESb!VW#VRl@qKlgt$ZwilnU^vELwe(6k!R^衣精,過了一會她才細聲回應「可是至少事情會往好的發展吧?」

至少玉安姐願意挺身去離婚,她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吧?

「而且我也…被出櫃了…之後…反正就是一些雜事,腦子很亂。」莫映璇看著遠處講。

第一次看到,一向篤定規律的莫姐姐,也有慌亂跟不知所措的樣子。

小饕心裡當然是想親近莫映璇的,因此她理所當然地說:「莫姐姐的性向又沒有什麼。」

她們的課程有教過,在社會中本來就有百分之幾天生喜歡同性的人,但她不覺得莫映璇有哪裡奇怪。

比起那些吃她豆腐的男生,莫姐姐可是規矩到沒有讓她不舒服過,不過好像都是自己在吃莫姐姐豆腐…

小饕看著自己身上的毯子想,偷偷又往莫姐姐身邊站了點。

「我比你還大八歲呢!老闆比我更大,好像四十多吧。」莫映璇看著遠處嘆息一聲。

「我們那個時候喜歡同性,都不敢講,講了就會被排擠,甚至老闆的那個ns8zvNMZjpwJTf#I8^5p1Xk@B0#_m+@afakRIadU3)JLS2lixy時代,同性戀是變態、打死都應該的,所以他會讓我停職,也是有原因的。」莫映璇冷靜的分析。

她的個性是自己的事情,就算很痛、很亂她也可以壓抑著情緒去冷靜分析,但遇到別人就不行了。

是同性戀就被打死?

小饕無法相信莫映璇的話,「真的、假的?他們只是喜歡同性而已啊!跟其他人明明沒有什麼不同。」

她在腦海慢慢消化著,在她看來LGBT是可以寬容接受的族群,在莫w5Vv@nlI(+4D#7+ZgT%m*GNaDI2ChseIl7e*LLVjZx+!CxFPgP姐姐的時代,是要小心隱瞞的,在更老一輩的想法,居然是可以打死的?

她突然覺得自己需要消化一下!

莫映璇看著小饕開始思考,當她跳出主觀,用客觀的眼睛去看待事物,也是成長的開始吧?

所以她也誠實的回答小饕:「真的。」新聞是真的有,甚至某些國家,抓到同性的行為,0zejyg8!cLGaIeaYx*x4DBc1WCz5qNvIh9cMZU_&F=MmEGKuMj也會被處刑,到現在依然如此。

莫映璇看著遠處低聲的說:「人就是這樣,站在旁邊的看是『議題』,等到在身邊發生時,就變成『問題』了。」

平常時,誰都是世界和平、眾生平等,等事情是出在自己的公司、自己的親友,就開始變質了。

小饕聽到她這樣說,明明應該是很敵意的話,她卻感受到話中一抹無奈。

如果可以,誰也不想變成問題吧?

「莫姐姐,我知道你是很好的人,而且你工作也好專業,公司一定會讓你回去的…吧?」

她把話說得這麼不肯定,怎能安慰到人啦!

小饕忍不住在心裡罵自己,怎麼不多看看心靈雞湯那類的書,現在連要安慰人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只是用心而已,因為工作,等…!」莫映璇講到一半被抱住0Yq9=UGCj6*DHMnmn(h%oE(g)!l!fVnJ0RI=1Oa2dciQ-_P^k5,有一瞬間的僵住,因為她沒有想到,講明了自己的性向,小饕居然還敢抱她?

小饕也有些臉熱,但她真的不會安慰人,因此她乾脆伸手抱著莫映璇。

感覺到莫映璇有一瞬間的僵硬,)RorxY$Br^orcgXjOB0)DTLIpPS+L^X8hagXx40+Rze-Rtm9h%然後身體慢慢變軟,最後放下戒備依靠在她的身上,小饕才細聲的說:「雖然我的力量很小,但我也想幫莫姐姐,所以…不要一個人背著所有東西,讓我分擔一點…好嗎?」

參雜著私心講出自己的心裡話的小饕,反而讓莫映璇放鬆下來,她確實一直都是一個人扛著這些9Eb)WYgTU0h5zY2jQwT7Xq(S_(hWG=rh!13k(Bf!SRq8kGI5!o事情,現在有個人願意自己分攤,她其實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而且不是誰都有勇氣跟時間,陪伴她去做這些事情,有時候甚至詩雨帆都會笑話她,讓她不要多管閒事。

莫映璇卻沒辦法,既然是閒事、小事,為什麼不多做點,讓事情平息呢?

這份正義感是她吸引人的特色,卻也成了她跟雨帆吵架的理由之一,因此小饕在身邊的陪伴,讓她特別的暖心。

「…好。」莫映璇細聲的說,輕輕的靠著她,被小饕抱住很溫暖,她忍不住對這份溫暖留戀了一會。


(圖/pexels)

還有這個傻傻的小女生,小饕願意陪自己做這些事情,讓莫映璇感覺不再孤單。

看著莫映璇脆mhq8NHoUoeXknUn6$MLgFq-_cWD=93o(QYfCDouZKF_PVsAxA1弱呢喃的模樣,小饕有些出神,其實抽掉堅強的外在,莫姐姐的心比誰都柔軟,否則婚友社時她應該直接退件自己吧?

但莫姐姐tmxG$XTXRkB!Q3PgFysibsyIwBfn#2^!-#IHrJ20bMf7sYa9XE卻各種找課程給她,想辦法幫她擺脫愛吃的形象,雖然提出要她關直播,但其實莫姐姐沒有逼她,也一直沒有放棄她,甚至還在捷運替她解圍。

在所有人都冷眼的時候,莫姐姐站出來,那對她而言,就是英雄一樣,讓她真的很喜歡這個人。

可是…

她想到玉安姐,她終於按不住內心的好奇問:「莫姐姐…你喜歡玉安姐嗎?」

話一出口,莫映璇就回歸冷靜的態度。

感覺到身邊的暖香消失,小饕無比後悔,天啊!自己怎麼這麼笨,去問這個!

莫映璇被問的時候有點愣住,+u1CaHsg0Q*$v9D)xY5o9fS$xyT+4d-$2dLHFANJNsiKqM_fWQ不過她很快就平靜下來,看著小饕一臉犯錯的表情,她好笑的說:「當然不是愛情的喜歡啦!」

她又不是你。

看著眼前的小饕,腦海浮現的這句話莫映璇慌亂,但幸好習慣的冷靜,讓小饕沒有發現她的慌亂。

「就算我是喜歡女生,也不是見一個愛一個好嗎!只是單純看不下去玉安姐被人這樣,而且那個鄭先生還把我搞失業,所以我才想動手SOYUpbPyplYjNkA=#k)Y6vuxs2K_N=kNGhaN*FzqI&nNtHeM)T的,你不要亂想。」

她強迫自己看著看著遠處解釋,直到想到什麼,眼神才轉為深沉,語氣也憂鬱的說:「況且在這個圈子,能遇見一個彼此喜歡,而&1&nC4&VtN(MqVN&Clt3rS3N+)yAgys)cW@kBN=6fQiMHmkGRh且…還要適合的很難。」

小饕的話讓她想到詩雨帆,自己曾經以為的唯一。

可惜因為金錢,詩雨帆離開了自己。

或許那時的自己還不夠好吧?

小饕還想說什麼,卻被莫映璇打斷:「說起來,這幾天你都在幫我,那你對婚姻有什麼想法嗎?」

小饕想了一下:「我覺得…好像看到了婚姻的黑暗面,有一種SRa#BdRk0SMaVIKh&hbxh3-ySwB86nJ)LlA_jdSh1JEkbTY3fA『天啊!好讓人失望喔!』的感覺。」小饕直白的敘述著自己的想法。

「恩。」莫映璇低聲的應了一聲。

那你還想繼續相親嗎?

莫映璇不敢問這一句,她怕問了,自己的感情就守不住了。

看著小饕的臉,她還這樣天真可愛,何必讓她被自己染黑,她既然選擇相親,那跟一5RIc=yBUp$S0FVr^ef51&tADq#p36_M#Dxdj$&A%pY1zKDmfuK個男生過著不會被歧視的婚姻生活,不是很好嗎?

因此莫映璇選擇沉默,轉而去想玉安姐的事情。

「希望玉安姐不要再受傷了。」她輕聲說。

幫助許玉安並沒有讓她感覺自己救了誰,反而是看到一個女人被婚姻二3WB)SECRSIPc9ms+!7mkO@hdt50&rUsIHu(Nng(QYJ&eUNBL!N字,傷的血淋淋的,讓她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職業。

婚姻真的是必要的嗎?

小饕看著*FXmH6Tg*wCGqG%#xmW!pUd6Nb@n5=Zfq^T0IBmLkj=7295kNe莫映璇,雖然她也是計畫的參與者,可是婚姻還是對她太遠了,她艱澀的安慰「可是…不是每個人的婚姻都這樣吧!」

莫映璇看著小饕,想Xt$RvCcde^)hx@n4#t+Opx#O&WK3U@pdm*OkJg*au-IAm^Xe(A告訴她,其實女性遭受到的家暴比例很高,一年有六萬多件,但是小饕畢竟是她的客戶,這樣很像在唱衰自己的事業。

「其實玉安姐的婚姻,一開始還是不錯的。」莫映璇簡單講起玉安姐的故事。

「她老公對她很細心,我認識他們,看著他們一路過來,兩-mp@^X*V$=37H28@s()(E_zi-*7BRHJ#f2WY9=os(M#3C8YEz0人很般配,就是鄭先生有點敏感,我以為他們沒有問題的。」

「後來聽說他開始^l1M)9X#bv3OnMaXCAdWLx%a9ixR5fC5=Y+asPL&)bzJyj$=&m檢查玉安姐的東西,我聽到最奇怪的,是說檢查了女方的內褲,因為聽『別人』說,如果有性行為,分泌物會變多。」

小饕無言的看著遠處:「那不對吧!應該只是壓力大,所以有一些白帶而已。」

莫映璇同意的點頭:「對呀!其實我覺得鄭先生的朋友有點問題,聽wT7-RfWkqzW%_koW1KD4Fs8m*uVYqgfqsTP$KhyVi_9HJJFz(h玉安姐說,只要跟那群狐朋狗友出去,回來總是醉醺醺的,而且明知道鄭先生很敏感,還老是傳一些戴綠帽的警告訊息。」

「太壞了吧!」小饕不高興的說:「可是網路上好像也有這樣,那種圖片阿,說什麼你的老婆COkC3gxL_gEd)D%9_2W^ExLpgn$(wYMB=^4gnrkIIcH-bE7Ay4很棒的圖,感覺超惡意的。」

「所以…玉安姐很痛苦,尤其…鄭先生非常信任這群『朋友』。」莫映璇冷漠的說,真的這麼信任,怎麼zr)(=7j=tJIIVfV7kE^usP5-q)+x#KESV%FmbT=eN7C3s0*bx3不乾脆娶朋友算了。

「可是玉安姐,真的沒有其他喜歡的人嗎?」小饕好奇的問。

莫映璇偷戳小饕頭「不要檢討被害者,就算有也是應該的,你自己想,如果你被家暴呢?」

「我當然超討厭那個人阿!被打很痛耶!」小饕皺眉說。

「那你還喜歡現在的伴侶嗎?他會說他只是不小心,因為他太『愛』你了。」莫映璇直接的問。

小饕遲疑起來,這Je1CC%p7^sD^w9M588^WoF41=R6g7Qvb2)-N!@v4Krohj$2V5b樣一說,她可能會以為被打只是偶然的一次:「或許…還會回到他身邊吧?如果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的話。」

小饕重新看待著玉安姐的事情,人無法預測未來,或許她的父母因為車禍離開了,但是她知道自己是被愛的。

如果父母還在,她的家庭裡會不會也有暴力發生?

「這幾天你記得跟鄭學群『分手』,然後你自己也要小心知道嗎?」莫映璇叮嚀著小饕。

小饕點頭:「喔好。」對吼,還有鄭學群...

不過幸好自己幾乎所有資料都是假的,脫離起來很快,而且也沒任何照片跟把柄在他手上。

她看著莫映璇,如果跟莫姐姐交往,她是不是就不用擔心這些了?

等等!剛剛她在想什麼啦!

小饕想提醒自己冷靜,但是想到前幾天,雨帆姐送出計畫外的餐zsSS)*2$P-_7agE-)m^J1-OL&wsV-8yhsd1riMqwveV-Amn#T5點,讓她又有些迷惑,但是還想問卻被莫映璇的哈欠打斷。

莫姐姐很累了,她只好先打住這個話題。

「總之,很晚了,睡吧!明天早上,我還要送玉安姐去法院。」莫映璇嘆息的說。

「好,晚安。」小饕乖巧的說。

而跟陽台一門之隔的房間內,bZIvSNc+_!eJF7#pb4U)HbtNVt9xi0Cv=)1kX)u8s34erfNRgP側睡的玉安姐,也慢慢閉上眼睛,一滴眼淚從她的眼角滑過,然後滑出一到水光延伸到耳邊。

睡吧!

明天會天亮的,天…終於亮了。

早上,三個人吃了早餐,討論著還有什麼是玉安姐要面對的。

「那網路上的照片呢?」玉安姐還是有幾分不安說:「萬一存在信箱裡呢?」

莫映璇坦然的說:「我把他整個信箱都刪光了。」她懶的做那種精細活,直接清空最簡單。

她才懶的管會不會妨礙到什麼公事,當初鄭學群害她被公司停職,也不怕妨礙到別人,她有什麼好愧疚的?

講到網路,小饕眼睛一亮:「啊對,還有一個辦法!」她提供自己查到的知識:「google有個功能,可以要求移除特a$^GaYU7VMWSP6#z2zb=(BBCBSbbemsTi3*b2&L__fKlVlHe=W定資訊!」

她帶著玉安姐一步步操作,「把玉安的名字設為移除搜尋,到時候就不能用你的名字搜尋圖片。」

玉安點頭看著小饕設定,心裡忍不住熱淚,她真的安全了,對吧?

「應該有點幫助,之後等管理員同意就好。」小饕一邊設定要求Google移除特定資訊一邊說。

在裸照騷擾的事件上,Google人性化了一點,提供這個「移除」的方法,在制止裸照報復中貢獻了一點力&DFu%ELOg=2dPs&RKXnMsbQiuBKTduLcol3!jb==EhNB7oUU=g量,加上其他人在爆料公社的檢舉照片,也替莫映璇洗刷了汙名。

一切似乎可以安心下來了。

之後莫映璇開始了法律程序的告訴,鄭學群的那一拳U)uMakIDLQ9wE7kzR#%yc)uqG(%3XG9Z1k3nPV&9rwT*fWpUDa,讓她的診斷証明可是飢渴已久,她跟玉安姐分別提出了許多民事的賠償。

包括這次行動花的錢,她也會從這個鄭學群身上拿回來的!

跟秀珠姐開會v919PT!Qt5W8#(Cc^HYZaG^@ygVG8fEP9jIZO*ggbMfPmHNB&j討論時,莫映璇有些分心的感嘆,潑人一盆汙水只要一秒,但是全部清理乾淨卻需要很長的時間,甚至還要熬著社會上的歧視目光。

玉安姐坐在莫映璇的車上,看著遠處的建築卻不敢下車:「他們真的會幫我嗎?」

「會的(%)L)3ff0LBm(kyIK5f45rEZYi21VmB$=vhXg+x-b$HlqWd%hl,承辦的書記官說過會安排。」莫映璇坐在車中點頭,這時遠處兩個警衛衣著的人過來:「請問是許玉安小姐嗎?」

玉安姐不安的點頭:「是。」

「你放心,我們是法警,會帶你去專用的休息區,可以讓你不跟『他』碰面的。」警衛友善的笑。

玉安姐咬著唇,看著莫映璇。

手握著方向盤,側身關心的眼神,那張美麗冷靜的臉上,卻有著溫柔,玉安姐依戀的看了一眼,然wd9Y6jJn6I8U3X#%3LV!f+T8#_!Hx-xV+gkj8h!Spuq=jz_xwC後轉身開啟車門。

映璇已經幫了我太多了!

接下來的路,我要自己走。

雖然很害怕,但她還是踏出自己的第一步,玉安鼓勵自己,因為想要改變,她要拿回自己的權利。

能在陽光下,昂首挺胸活下去的權利。

「是的,我是許玉安。」

她聽到自己的聲音說。

這次她勇敢的踏出車門,踏入法院去為自己而戰。

玉安姐的事情結束後。

下午,小饕趁著沒有課,跑到了莫映璇的租屋處,正好遇到剛回來的莫映璇。

「莫姐姐!」

「咦?妳怎麼在,不用上課啊?」她被停職就當作放假,去商店買東西剛回來。

「下午沒課。」小饕解釋著,她實在是太擔心莫映璇了,所以才丟下分組討論跑過來。

把自己買的食物遞上後,原本她是想跟進莫姐姐的臥室聊天的,但是手機卻震動起來。

「有人找你嗎?」莫映璇看著小饕問。

小饕看了一眼電話就馬上掛掉:「沒事啦,就是群組有訊w+(&v6XIzhZA7apdl*NtWemI-*hqHfx6+=4+&DtmvlRy($N)B7息。」看著莫姐姐為了最近這些事情熬出黑眼圈,小饕覺得還是不要麻煩莫姐姐好了。

莫映璇沒有多想:「那好吧!到時候我復職就幫你安…哈!排」她打xMae1xuu)Hh0sxi^An3^FJXxxPY!P#!-(ch0ny947on^ZRz%Ig了一個呵欠,把玉安姐的事情忙完,她一鬆懈下來,人就懶散起來。

「先不用啦!我最近…啊對!要期末考了,所以沒有空見面。」小饕解釋著,她不想再跟任何男生吃飯了。

實際上是她內心慌亂起來,因為幫助玉安姐計劃的關係,讓她有機)R0^6DMWdD!PtZ5H05cAVzLh06VekT89vtXoyxtCx@AN-tLtsd會跟莫姐姐相處,但隨著相處得越久,她居然發現自己有點不想結束計畫。

因為她不想跟莫姐姐分開,她越來越習慣莫映璇的存在,甚至眼睛會追逐著莫映璇的身影,像是現在,她居然覺得疲憊E@0d0gm_G49Deei+$)skq2eE43dzBxRjQfSXS6p0ki@exKC*nI模樣的莫姐姐…

好漂亮又讓她好心疼!

該死,她該不會是真的動心了吧?

小饕內心整個就是大混亂起來:「我、我先走了。」她僵硬的說。

「恩。」莫映璇點頭後就盯著她。

小饕臉有些紅起來,莫姐姐一直看著她,難道她跟自己有一樣的感覺,這是…要她先開口告白的節奏!

莫映璇看著小饕,眼神越來越專注,甚至露出笑容。

小饕感覺心臟怦怦的跳,該死,莫姐姐怎麼這麼好看,她好想親…

「小饕…」莫映璇慵懶的聲線喊著小饕。

「恩?」小饕回應著,光是聽莫姐姐喊她,就讓自己有些臉熱。

「你是不是忘記門怎開了?」莫映璇看著小饕臉紅的樣子,她好笑的走到門邊,替她開了門。

「歐對!抱歉…」小饕表面上淡定,但內心卻是崩潰尖叫的。

你是白癡嗎!人家只是以為你不會開門而已!

居然就傻站在這裡,以為要告白!

笨蛋啊!

莫姐姐一定覺得她很笨!

就在小饕內心不斷貶低自己時,突然臉上罩了一層陰影,感覺額頭上一暖,@Mo4wuZ0!d-V-_xukSm)jwu9@miND1GEtsi^qt5UzUn)sWMyY7莫映璇抱住她,手很規矩的環住她的肩膀,頭上被人輕拍。

莫映璇抱低聲的在她耳邊說:「謝謝你,這次多虧有你,事情才能順利。」

小饕感覺自己終於嚐到摸頭殺的威力,她感覺內心有個小女生在放聲尖叫,怎麼辦!這種…+o67fmk0_K%9v!3g8_6IFhtKj4#hPlFt=-gM4jbPUdjbETEvzX這、這種被人稱讚的感覺好爽,她好想要繼續阿!

如果此時小饕有尾巴,應該是搖到飛起的那種。

而且為什麼她內心已經自動變成女騎士,想要說yes, my lady之類,感覺只要女王的命令giEk&B+@VI=eH+1*)h#4KYQvN=%G$BFd6VG=ipBLmPOrOxI4Cf她都會忠心的完成的。

完蛋了,被莫姐姐圈粉了,我…不!不要讓我清醒,我還想要再被多摸一點!

莫映璇看著小饕,那閃閃發亮的眼神,反而讓她有種危險的感覺,她開門讓1j)G-azEdz=Bxr5eM8L-%PMua_3U&m_7%TMhM*oiFC17!HA8s^小饕出去:「注意安全,到家跟我說一聲。」然後關上門。

小饕則看著莫映璇的房門傻笑。

呵呵,莫姐姐果然好溫柔呢!

直到門口的冷風吹來,她才驚醒,歐對!她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看著手機裡那個業主傳來的訊息,她握緊手機勸自己。

只是小事而已,她可以處理的,不想讓莫姐姐嫌她麻煩,想到玉安姐,她安慰自己也要堅強起來!

只是…玉安姐對莫姐姐的家好熟悉,甚至在車站兩人抱在一起,她想到那唯美的畫面就感覺…有點羨慕呢!

小饕甩頭,她強迫自己堅強起來,正當她在給自己打氣加油時,她的訊息又閃動了一下。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9:如果是女王的子民,就可以被女王照顧吧?》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8:他內心黑暗的邪笑,表面卻是陽光爽朗的模樣。》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