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像是有所感應,莫映璇看著眼前的食物,突然的想到了小饕。

那個小女生吃飯的樣子有種魔力,好像食物都會變的美味一樣,但現在,小饕還喜歡吃東西嗎?

在經過同學爆料跟林先生這麼多事情之後,隨著思緒有些紛亂,她臉上的表情也凝重起來。

「不好吃嗎?幹嘛一臉陰沉?」

詩雨帆好奇的聲音驚醒莫映璇,CkGk1Zh-uJSs7QVMpTr)+1J7E4U1a&&T0blci_IWc_VPT+ny!O這時她才回神,距離那些事情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她回到婚友社工作,但不知道該用什麼面貌聯絡小饕,所以就擱置了。

現在詩雨帆說她要出國,她來送行,才又光臨雨帆的餐廳。

「想一些事情,你剛剛說什麼?」莫映璇收回心神問。

「我要出國了。」詩雨帆微笑的說。

「恩,路上小心。」

「都不會想我喔。」詩雨帆有些難過的問。

「雨帆…」莫映璇有幾分困擾。

詩雨帆原本也只是說說,她正要講其他事情時,突然一個人走過她的身邊,拿起她的水杯就要潑向莫映璇!

「你為什麼還活著!」那是一個氣急敗壞的男人。

莫映璇總覺得自己是不是天生跟男人有仇,為什麼她好好坐在餐廳也會被找麻煩?

而且那個男人…是詩雨帆的丈夫。

在水潑到自己的一瞬間,她發現自己只能用臉迎接那杯飲料,卻有人替她擋住了。

「小心!」

小饕剛進餐廳,就看到雨帆姐身邊的男人,跟那個男人要潑向莫映璇的飲料,她馬上衝到莫映璇身前。

嘩啦!

微溫的飲料將她淋到渾身濕透,莫映璇看到雨帆的丈夫,舉起拳頭似乎還想打她,卻被小饕擋住。

今天雨帆點的是咖啡,而小饕也被淋的渾身咖啡味。

「你…」雨帆的丈夫還想說話,卻被詩雨帆打斷。

「你對映璇做什麼!」雨帆不高興的吼。

這對夫妻就在餐廳吵起來。

「我…我不能跟你離婚啊!我這麼愛你…」

「那關映璇什麼事情!」

「因為你還喜歡她!」雨帆的丈夫說出詩雨帆的心情,看著詩雨帆煞白的臉,他看著遠處的莫映璇:「你為什麼還不去死!我明Zqgc!SxoBZmCgm!hL@WIFL*p%C1Z6%$Xp%pbOPTuIG)fR&kzxs明已經請大師派小鬼去找你了!」

「吳彥璋!」

詩雨帆愣了一下後,還是將自己丈夫拖走。

莫映璇看著那個帶著怨恨的男人被雨帆拖走,她無奈的拿衛生紙替小饕擦臉:「抱歉,我不知道他會這樣…我…」

小饕看著莫映璇一會,然後露出笑容:「莫姐姐又不是你的$mvA-tPM9)dxib+rJ8x$6K@UzKu*2^Dl@kDKSB-v(#%bxsTeI3錯,幹嘛要道歉?」她笑得很開心,反而襯著她更狼狽了。

沒有化妝,她的臉反而看uIr2s%1Nyf_I6sRoaVy*_I=ocL!SfHRIlHd*LZOb6DSmKOnaX@起來很稚嫩,穿著寬鬆的便服,臉上幾個痘痘,終於符合她大學生的書卷氣質,她戴著眼鏡看著莫映璇。

莫映璇被這個笑容電了一下,她有點狼狽的轉頭拉著小饕:「我陪你回去吧!妳怎麼突然又出來了?」

「我…想通了一些事情,想說來買東西吃,就正好遇到莫姐姐。」小饕解釋著。

剛剛她在餐廳外的攤販買東西吃:「阿姨,我就再買一份而!VM&t%=8J*z%xKKUvXMHKWC-Quht13rIH=kE*Mb2G@mDfKA@TA已,不算過分吧?」小饕可憐兮兮的看著賣蔥油餅的大媽。

大媽看著眼前的少女,滿臉的無奈,操著台灣國語的口音:「小賊!eYp*S1jWZeWZ1Jbo^^J!w9Iupw(JjtgHh@^aOwnKjq-R7h8t6R這已經是第一百份了,我雞蛋都沒了,真的沒辦法!」

大媽也很無奈,不是她刁難這個小女生,w=p#^8qb+7_x4eg$y^T(($d!@7XTi@%k--w85XDxHe==^1xp%F而是這個小女生把她的料都吃光了,她再賣下去,難道她拿煎蔥油餅的油給她喝嗎?

小饕只好摸著肚子去附近餐廳,剛好遇到了莫映璇。

莫映璇了解後,兩人收拾一下踏出餐廳,並肩走到搭公車的地方。

沉默站在公車站等待著,小饕還拿手機查資料,突然聽到莫映璇細聲說:「小8!Qknz7=6V5ToGmxO@yNX64tDt=*bYgQ-oIf@o%^lLFr6F+@*^饕…其實你可以不要叫我莫姐姐啦,可以喊…我的名字。」

這句話原本很普通,但卻帶著願意讓別人靠近的邀請。

小饕微笑起來,親切卻小聲地喊了一聲:「映璇。」


(圖/pexels)

莫映璇恩了一聲,兩人越靠越近,甚至手背都碰在一起了。

但這時有個女人提著包包走過來,當那個女人眼神掃過兩人時,小饕的手卻縮了起來。

這時候莫映璇突然一愣,等那個阿姨離開後,小饕要再牽她的手,她卻躲開了。

「映璇?」小饕不懂,剛剛不是還很好嗎,怎麼又不好了?

她不知道的是,剛剛她順著女人的視線,注意到自己的手上還有沾到咖啡,所以才拿衛生紙擦utlPOdW_#aSXWLqk*l9FEtzEJH%#$6euh(ATCLCBkI(xlkpRB9手,但莫映璇卻將剛剛的動作當成了拒絕。

莫映璇聲音平靜的提醒小饕上公車:「你的車來了。」

小饕看了她一眼,才走上公車,但是當她上車後,看著公車外的莫映璇握緊的手,她想喊,但公車已經開動了。

自從上次在公車站分開後,小饕就沒有再收到莫映璇的聯絡。

直到隔了三個月後,她收到婚友社的邀請卡。

小饕有些遲疑,這是一個百人約會的活動,會有男女各五十人面對面聯誼。

小饕其實不想去,畢竟心裡還是喜歡映璇,可偏偏,好像只有參加活動,她們才能見面。

小饕咬著唇還是跟婚友社聯絡了。

中午她打扮了一番出門,因為想到要跟映璇見面,她就忍不住地開心。

現在學校的生活很平淡,她也放下了直播,CVh)LDgHMj@RPV10(cLo^TNYCedwDMCKf+DTtfggxxjH0Wa^DU沒有新的內容,觀眾只用一個禮拜就忘記她,但她努力的抵抗著,讓自己不要被那數字控制。

到了現場,幸好人不多,她眼神尋找著莫映璇,想找到那穿著套裝冰冷又專業的女人。

直到跟莫映璇在人群中對眼,她微笑起來:「…映璇。」輕喊她的名字,她走上前想要跟她一起。

甚至她都想好等等找個偏僻的地方,她要說出自己心裡的那份喜歡,她&DDfE_wMGq(aci&XineSOBkF=-p6iZVd75hbBDQ4elOeD0aEDI已經看過很多資料,也做好心理準備,甚至測驗許多次,她想或許她就是對映璇就是那種女生喜歡女生的感覺。

或許她之前被傷得太深,不敢主動靠近自己,那就讓我來吧!

她走向莫映璇,勇敢的踏出第一步,然後一步步的走向她,就在要走到莫映璇面前時,她被人撞的一偏坐倒在地上,甚至手背在地上磨擦的疼痛讓她Y@PHtD9(2$Zcw$P06v*cjRk5NF-^Zl1ZM2*t_j7_YvQnEuSN@K矇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

隨著莫映璇驚恐的表情,小饕順著她的視線轉頭,看到了戴著安全帽的林彥唐。

「就是你這個賤女人!」林彥唐崩潰的喊,他亮出手上的刀子。

而莫映璇則踉蹌的跑過來,她內心只想著,一定要搶下他的刀子,不可以讓他傷害小饕。

eqdH(OR=eifD0-BLx#43IPea$+_V5U_qGGPcaf-x2!Q-Vc$wtc邊的同事開始報警,人群尖叫逃竄,林彥唐的大吼沒有人聽到,連小饕都因為太過驚嚇而沒有反應,只有莫映璇聽到。

她想搶下林彥唐的刀子,手腕卻被劃了一刀,一手的血熱辣疼痛。

而看到了莫映璇手上的血後,持刀的林彥唐反而嚇的退後:「我…我只是要嚇嚇她…我不知道!」

他丟下刀子想跑,被趕來的警衛按住。

小饕則是拿了一疊厚厚的餐巾紙,死命的壓在莫映璇手上。

「莫姐姐!對不起,我、我…」小饕很害怕,她緊緊壓著莫映璇的傷口。

「沒…就是有點痛,你別慌…」莫映璇忍著痛冷靜的拿出手機,撥號給119。

「不幸區不幸局,請問你要消防車還是救護車?」接線員的聲音非常冷靜。

莫映璇強迫自己鎮定的說:y9Q_v%w5Ly1^Vu)nXKy=)*Qzm^++nCk^wZ9&PQh5O%W^&XgSSb「這裡是不幸區的不幸飯店,需要一台救護車,有人戴著安全帽持刀傷人,我被割到見血,但那個人情緒很激動的樣子。」

「所以有一名傷患,還有一個情緒激動的犯人?」接線員確認了一次。

「是。」

「我們會派人過去,小姐妳看看周圍有沒有民眾可以幫忙,讓他去樓下引導救護人員上樓。」

「好的。」莫映璇平靜的掛上電話。

小饕看著莫映璇:「莫姐姐?」

「你陪我下去吧!」莫映璇嘆息的說,她看著旁邊的同事,兩人協調了一下活動的內容跟等等的事項。

「那你沒事吼?」同事緊張的看著莫映璇。

莫映璇看著被壓制住的林彥唐:「你們先看著他,等等會有人上來接。」

就這樣,莫映璇跟林彥唐去了醫院,又到警察局做了筆錄。

「你先回去吧。」莫映璇看著小饕。

「映璇?」小饕不安的喊。

莫映璇看著她伸手拍拍她的頭:「林先生看到你會太激動,你先專心自己的學業吧。」

「可是…」小饕想反駁,但莫映璇的神色卻很堅持,她只好點頭先離開。

從醫院被包紮完回來,莫映璇真心考慮去拜拜了,她今年到底要受傷幾次?

幸好林彥唐是在中午,人比較少一點的時候出現,那時候許多人在吃午餐,只有幾個工作人員9!yXnV@PGlWNU^l%2agJ#m=zu)j8HG0v4WjBZBEk=9@J9UYUwW跟小饕還有自己受到傷害。

莫映璇不但是總召,y3Y2cq^uRS5xFZp9JcYUT-7%j&ZoJw9n!uRa_&(a6fFnPZDqIq更是活動提案人之一,小饕身為她的案主受到這樣的傷害,還有林彥唐造成的恐慌,更是讓婚友社的業績受到巨大的影響。

她走進臨時的會議室,正好碰到老闆發飆。

「我告死他!」老闆拍著桌子崩潰的吼。

之前才因為爆料事件被弄一次,現在聯誼現場又闖進一個隨機殺人犯,老天爺是看他不爽嗎?

莫映璇跟其他同事低著頭聽訓,直到老闆把報紙摔在她面前:「你自己看著辦,怎麼處理!」

莫映璇dUGw&M3K=MXL8xkhGH)^aHGmDErRuhybJKF^%aLhZKHf$W4A+9也沒辦法,就算她也是受害者,但其他客戶也受到了影響,紛紛要退款跟解會員,他們只能被指著腦門臭罵。

ELGUK#ra9eC7Y$Mxm8G0xq%-EuCQEGoyRpUTmbQN@-8Jjy+vUS「這下好了,莫映璇你這尊大佛我們小幸運是真的供不起阿!」老闆在發洩自己的情緒時,平時不管事的老闆娘卻走過來。

比起老闆,老闆娘卻更讓人噤聲,因為她是這間婚友社的背後投資者,莫映璇也盡量讓自己平靜的看著她。

老闆娘走進來後,老闆就乖的跟貓似的,唯有緊盯著莫映璇,就怕她把自己跟總機的事情說出去。

莫映璇不是那種人,她只是看著老闆娘,腦子卻飛快的把事情理順。

「映璇,現在你說怎麼辦?」老闆娘看著莫映璇。

當初婚友社的元老職員就只&3#_QfLVrImr0M6y0c))_MMgej#Eb@-yOgRsTRero#&Zb5TIxV剩下映璇,她其實有在關注婚友社,只是這個小公司只是她家族企業中的小分支,也一直沒有時間騰出手來處理。

莫映璇想了一下,才提出自己的方案:「讓活動繼續,請公關幫忙處理,方向是男社員起衝突,但我們為了保護女社員隱私,=gaXxmc*oHJLLlIt)sdSj0fc!JOC%N+X*0n%b4cK)kr5mWU1kz所以才被記恨,目前只有職員受傷。」

他看著自己被包紮起來的手

「為了女社員的幸福,我們會全力以赴B5yF6uR$H2Y-TD^CrvbnFCmg@uyThNTi%vF=^=^NJ#OHcE6K9O之類,服務組的也是,往這方面講,然後對男會員強調這是為了讓女會員安心。」

老闆娘聽完,又補充幾個注意的點,然後才放其他社員離開。

等所有人都走了,她看了一眼老闆,讓最後離開的莫映璇把門帶上。

活動還是圓滿落幕了,只是......。

「映璇,林先生那邊…」同事看著她眼神詢問。

莫映璇理解,她坦然的說:「我會去看林先生。」

其他同事驚慌的看著她,人群中有人說話:「莫小姐,你還敢去看他啊!」

莫映璇無奈:「有些事情總要傳達的JnhEw^CtoFE$VkXe3#hIqlS_@K*rWeRr)OGy&w!k$1I8CPK+r^,終究要見一面。」老闆娘已經傳訊息給她了,希望是能走和解,但若有問題,她跟律師團會再研議。

她開著車子,進到醫院的病房看林先生。

雖然躺在病床上,但這個人言語、面貌都很正常,安全帽已經放在旁邊,他穿著昨天的襯衫,疲累的躺在床上。

莫映璇敲了敲門,然後踏進病房。

「林先生?」看著林彥唐,莫映璇想起了昨天,人群尖叫聲蓋住了這個男人的怒吼,但她因為靠得很近所以聽得很(tQ270#_5Kv)x4ZSnr9oQP=_&kb62tCb%(hc5OZaowyAdu-_Pn清楚。

我已經這麼努力了!

為什麼不接受我!

那是一個男人對社會的怒吼,不只是對小饕,而是整個全部社會。

但她也很疑惑,這個林先生,到底努力了什麼?

「莫小姐?」林彥唐看到莫映璇,他%qzIRBTnYjJ$x5TsEZ!jL&V#noG!BzGsxhZK&by-mh)v2NP&CJ完全沒有昨天的瘋狂,只是有些歉意的看著她受傷的手:「抱歉,我昨天好像…呵斯,太過分」他仰頭,把眼淚流回眼眶。

莫映璇看著他,原本她也是生氣的,可是眼前這個男人並不是什麼殺人狂,她還在思考,但林彥唐卻主動問她:「能…跟^$X368m(1OuxXmZ0ObgRs=0yW#R_mtpTDJQdX4zk4w%O@Q@Two你聊聊嗎?」

莫映璇想了想,反正本來就要講活動的事情,她也就跟著林彥唐出了醫院,兩人在小公園坐下。

「我很抱歉,莫小姐。」林彥唐抽著菸說。

莫映璇用公事的語氣說:「我們公司希望你能…」

「可是為什麼你們這些女人都不接受我?」林彥唐突然問莫映璇。

「什麼?」莫映璇有點轉不過來。

「范小姐啊!她既然來婚友社?她不是來相親的嗎? 不是你們把我們排在一起嗎?」林彥唐很委VEv!@*XAa%L8L_xNlXXX-pacR2*uo0wt_$#&lG9Y0aQ-4UQdYT屈,他不努力嗎?

他還特別花錢去上課,去學著怎麼讓女性喜歡,為什麼還是不被接受?

莫映璇公式化的說:「這點是小幸運的疏失,之前也已經有通知您,是誤植的名單。」

林彥唐看著莫映璇:「可是我為她花了那麼多錢,她應該要接受我啊!」

莫映璇不喜歡這句話,應該嗎?

范采凝不是什麼價高者得的商品,每個人對價值的定義不同。

「林先生,就算是正式的排單,范小姐還是有權拒絕你的。」莫映璇強調,他們的=7)jpy1N2gem7#&4uokshUGaQ@05YsaB(wT=&G*yFejd%HBu_9婚友社,不只顧慮男方的意見,女方的意見也很重要。

林彥唐卻聽不進去,只是憤怒的說:「你們女人怎麼這麼賤,我在她身上花這麼多錢f^UpX0ER56cWk!ZS1VHnPb-wWQNBQ+l#i(Q9q21k&OJB5nXdaD,她接受了!那不就是同意的意思嗎!」

聽到賤這個字,莫映璇的臉色沉了下來。

「林先生,接受你『斗內』的是網路系統!」莫映璇生氣了,難道直播主收「斗內」就一定要回報什麼嗎?

更何況,「斗內」也是一種贈與,當你決定無償的送出去時,那條件就是別人沒有必要回應你啊!

所以不是要送錢出去的人,自己想清楚要不要送嗎?

莫映璇很不理解「難道你斗內的每個直播主,都有回應你嗎?」

「可是我花了這麼大一筆錢耶!那些入會費,還有『斗內』的錢!」

「您入婚友社的會費,我們已經退款給您了。」莫映璇強調:「至於您對范小姐的打賞金額,是你決定要enSynB+t4$IHXL9P@bA7U+#aY%DNSM*J*^INqkqW-Fdye%3tb3送的不是嗎?」

「是…沒錯…」林彥唐承認,但還是不甘心。

莫映璇煩躁的反問:「難道范小姐有逼著你送?或者威脅你不送就要如何之類的?還是她有規-edpu0DjLDX@MM@eaz8BW4%KdNe6$Z=$LfZk=EX(EQDvvpBaKJ定每個看直播的人都要『斗內』她?」

「是…沒有…」林彥唐深吸一口氣。

莫映璇按下自己的性子,好言相勸:「有人花錢把信用卡刷爆,也有人靠自己的薪水存了第一桶金,如果林先eiEhRE9&_GP*vHWomEc(owx$CLKIAgBgpR9iWoaNP)x4dw_wI9生的經濟狀況不允許,那『斗內』之前應該想清楚。」

「不是錢的問題,你知道我今年幾歲了嗎!35!」他看著莫映璇憤怒的說:「35歲,還沒有結婚!」

「你知道我的同事說我什麼嗎?他們說我太挑,甚至多看一眼女同事就被罵變態,我的同事前幾天升職了,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有家庭!甚至因為接小孩不用留下來加班XpuypTG-w%M$J60*&rB7rO-(z_BKwe%HOpiMgkv6v^vtlXPIzM,我做的累死累活的…」

「林先生我知道你有很多委屈,請你冷靜點。」莫映璇好言相勸。

「所以我才來找你們婚友社,結果呢!」他站起來對莫映璇咆哮。

莫映璇耐著性子:「您有很急需結婚的理由我們很清楚…」

「那為什麼她不接受我!」林彥唐幾乎是咆哮的對莫映璇吼。

莫映璇安靜了。

e-Oa)6xHh=pzzHg-_$W+@SCcBwER4Tu!s)jx*46pc#A4L)1mSg林彥唐粗喘著氣,他看著眼前的莫映璇,這個女人並沒有害怕,只是沉默地看著自己,像是看著一個做錯事情的孩子,周圍人們慎戒恐懼,讓他開始有種羞怒的感覺。

莫映璇就如她冰霜女王的稱號,此時也像真的發出冰雪的魔法,用一雙眼睛盯著林c$F7!EZQoC@Oiqrf7E(D%lNbtCK6Gmr8HGgz_uhdAg$rF64TXB彥唐,盯到他不再激動甚至像是被冷卻一樣。

「所以就可以傳自己的屌照嗎?」莫映璇冷冷的問。

「因為你要別人接受你,就可以在直播說騷擾別人的話語?」

莫映璇看著他冷聲的問:「還是你認為把范小姐逼到沒有伸手救她,她就會乖乖聽你的?」

這招確實有些用處,小饕因此流失了許多觀眾,甚至在家閉門不出GmVZQW_#yLd0ySZ@#b$5-R-diPE*9-0!1KrhBF1nq(au58L^Y6,莫映璇想到小饕恐懼的臉,她心裡有著憤怒跟心疼。

尤其看著小饕不再信任,言語漸漸走向防備跟害怕,她不懂為什麼社會要這樣mq$RQ*6A(2Mn7YXxa6#77HBl4#F(rTKX*TkuFC(zgkjlMT14Fn,鼓勵男性勇敢時,卻要讓女人活的小心翼翼。

「我…」

「范小姐已經採取了法律程序,(RV)M_ca(2=FDeN7uJ_P1S_V2Apu$!g&oj#pvFw^1o5nqgi+5E林先生,你在直播說的言語已經涉及性騷擾了,范小姐也明確的拒絕過…」莫映璇也很生氣,想到林彥唐說過的話,不是親密關係或醫病關係,就詢問別人自慰次數,被拒絕還繼續真的很讓人不舒服。

「尤其是你傳的照片,按照性騷擾防治法…」莫映璇講著法律的條文,但這些條文卻成了壓垮林彥唐的稻草。

「不是的!明明他說過,女生拒絕只是要我再積極一點不是0C7PXws0WJP@S)TJ52kXA62nEI*bcQiqE5G%7XQUYYUwAtZea(嘛!」林彥唐越講越激動,想到自己的公司,他崩潰的搖頭。

「不可以!如果因為這個吃上官司,公司的人會怎麼看我?我會被開除的!」他扯著莫映璇的領口吼。

莫映璇皺眉,為什麼這些人總是這樣,出了事情,第一個想到自己,那為什麼要去搞那些事情?

「你幹什麼!」旁邊的路人架住林彥唐。

拉扯一陣子,莫映璇才在院區警衛的幫助下掙脫出來。

「小姐你沒事吧?」旁邊有人靠過來。

莫映璇搖頭:「謝謝。」她爬起來看著林彥唐:「總之,林先生,我們公司會請律師聯絡你的。」她狼狽的離開。

在7-11找個地方坐了一下,她看著窗外的陽光,很多東西卡在腦海,只是過沒一會同事就打過來。

莫映璇嘆息的接起電話。

文書的聲音傳來:「映璇,你談得怎麼樣了?」

莫映璇看著眼前的來來往往的人群:「已經轉達了,另外麻煩你,幫我轉給美編,我直接跟她談。」

她剛剛被林先生一頓吼,沒有吼出她的恐懼,反而是讓她察覺,這個世界上男性需要結婚的原因。

年齡的壓力、對沒結婚的人懷疑,認定是變態、或者太挑剔,加上男性小團體的-$SiGvSK9H*pLxwcdwVp7fPkwYdTUPSONpdx6mY_ccOcO^d8Ga同溫層,讓他們對女性誤會,然後是沒有人會愛我的驚慌。

這許多的原因讓男人明明很需要結婚,卻找不到對象,這才有他們婚友社的存在。

只是呢!

莫映璇突然想起林先生吼過的話。

明明他說過…

看著手上的飲料,莫映璇沉思著,聽林先生的語氣,他背後還有著誰在指導呢?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照吃不誤》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4:因為這樣,好像莫姐姐就會離自己更遠了。》

(延伸閱讀:《GL小說《照吃不誤》13:尤其她不知道小饕對她的喜歡,是到什麼程度?》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