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林啟艾至周昕璇辦公室報到的第一天,就忙到晚上八點多。

其實過去一個多月在黃計的團隊裡,她幾乎每天都獨自在實驗室忙到七、八點才下班;但與過去不同的是,這次有周昕璇陪著她。以往,即使E&)4%Gzzw@He!OFKrwe&z8MrqKAFv_vX^Jn0HdQlS25Nrxv_#v全團隊的人員都加班忙於實驗,黃計依然是最準時下班的;因此當她看著身旁已經連續數小時未進食、上廁所、正認真操作著實驗的周昕璇,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T=-ee69owRI09#MEOV^JW#Pq#W+rGf5&PUvMYnj)&rg+7##!IS啟艾一直都與人保持相當程度的疏遠。不管對方是男性或女性,她自小便不喜與人有太過親暱的互動與接觸,因此當她知道周昕璇要親自帶著她做實驗時,她不免緊張彆扭起來。

一開始,周昕璇大略介紹了細胞實驗室的環境,並叮囑林啟艾需要注意的緩衝區、無菌等概念,她們便開始操作實驗了。周昕璇選擇人類肺腺癌細胞(A549 cell)作為林啟艾細胞實驗的起點;她從解-LeV-4@o7@z3MH#Gn-%@O@tap&nSePwC@6NG#KN4FAuAfWn^!h凍細胞開始,慢慢地授予林啟艾其他像是生長曲線的繪製、繼代操作、培養溫度、二氧化碳濃度及培養液的選擇等基本概念。

Yzk7CsRveD7sh!SA-Yfs@b5DN3QAYrgVQ6k7*NfBt(jLHSgeJt林啟艾必須相當努力才能忽略潛藏在心底的彆扭緊張,強迫自己認真聽著周昕璇的講解,同時不住點頭,並將手上的筆記寫得滿滿的。


(圖/freepik)

「把筆記寫好,不要急,有哪裡不懂我都會再講解。」周昕璇湊過來看著她寫筆記。

「好…謝謝周博。」面對周昕璇忽然的靠近,林啟艾總會緊張得結巴。

縱然她緊張彆扭,但周昕璇卻給了她相當紮實溫暖的依靠。不知不覺間,她對於細胞實驗,似乎不再是原先那樣地抗拒焦慮;而D9HQf$%rn(RgZJaj1J7z32dfa^S7XC!HdHxmLlbWsPq_aW83!#對於周昕璇一再地忽然靠近,似乎也開始漸漸不再如此僵硬彆扭——不知怎麼的,她發現她其實很喜歡周昕璇一再注意著她、關心著她、不厭其煩教導著她……。

「叫我昕璇就可以了,不要那麼客套。」周昕璇笑道。

「好。」林啟艾愣了一下,隨即順從地答好;但她可完全沒打算就此叫她「昕璇」。那太怪了。

「好了,換妳操作給我看。」操作到一個段落,周昕璇起身,換林啟艾坐到無菌操作台前。

林啟艾雖然沒有任何細胞實驗的底子,但她學得很快。她憑著她卓越的記憶力,將方才周昕璇Mmt$FI!JYuxVCO)Tn@TKQj=h3fcJniIEODhg30*4W&%K(XYT(T教的一連串動作,毫無錯誤地從頭到尾做了一次。

「妳學得很快,非常好。」周昕璇讚嘆。

聽到周昕璇讚美著自己,林啟艾忍不住臉紅了——幸好她戴著口罩。

「很好,接下ZFU&hRxc)Q(KCgr^$rx(k-7hET0l(_xG+w4pMiVks-oIgI3*V$來,我們來把前兩天我先繼代好的細胞,計算出他們的細胞數目,然後繼代到這些培養皿⋯⋯」周昕璇邊說著,邊在手上噴灑70%酒精後,自行坐到林啟艾身旁。

林啟艾對於與周昕璇措手不及的比鄰而坐感到緊張,動作馬上僵硬起來;而周昕璇似乎未察覺任何異狀地開始工作,手上動作俐落明快,更顯現出林啟艾的僵硬=R+V!dR_y0vtYb5wPc_HK4*GKT#)t##ip^$AP82O%U&EjXKLEB遲疑。

看到周昕璇如此認真投入,加上並不想讓她發現自己異常的動作,林啟艾趕緊專注精神,好跟上周昕璇熟練又快速的腳步。不知不覺間,當她被計時器的叫聲給分心時,她才忽然察覺在這樣的空間裡——跟周昕璇比鄰坐在一直呼呼叫著的無菌操作台前,一起共同做著一件#0@rLzmQuyv5FJ4BE0-(&J04Y@WuxjDXumB(IT)+!KWNe0s=Hi實驗——竟然讓她感到相當安心平靜。

這份平靜,她不知道多久沒有感受到了。

但她下一秒就被計時器上的時間給破壞了內心的平靜。

計時器的螢幕上顯示著⋯⋯19:56?!

「周博…」林啟艾這時才驚覺,身為部屬的她,應該要擔心長官周昕璇是否過於勞累。

「怎麼了?妳說。」身旁周昕璇的嗓音*YtJuAx%1)on50WKPQ&9c1Tx@3iwvQ$NkToFK8@3aDZ*D-n$JK自無菌口罩裡傳出,那側臉則依然專注地面對著無菌操作台,那對纖細的雙手依然流利地操作著實驗。

周昕璇專注的側臉很是迷人,林啟艾不禁看了入迷。

「怎麼了?」周昕璇似乎發現了她的注視,瞥了一眼林啟艾。

「啊、那、那個,周博,妳要不要休息一下?妳已經快七個小時沒有上廁所了…」林啟艾被周昕璇的一瞥給嚇著,趕緊(u2lTy8FJSR+XYry+rZ-pkDXT=rVlaQdvIW^ayAn@3hLs6U#*s心虛地囁嚅道。

在這七小時內,林啟艾已經上了四次廁所、喝了八口水;相較於已連續專心致志達七小時的周昕璇,她感到心Apw^=e%Go7lmIIt!xWy!+k4b=oPVh+xh5)IUKFKMSLkXJLf@J!虛,同時也訝異於周昕璇的驚人意志力與專心度。

「啊,現在幾點了?」周昕璇看似隨意回了一句,手邊動作依然沒停。

「快八點。」

「那麼晚了?!」周昕璇似乎受到不小驚嚇,整個人幾乎從實驗椅上跳了起來。

「是⋯抱歉沒提醒周博⋯⋯。」林啟艾趕緊道歉。

「妳道什麼歉?又不是妳的錯,黃博到底把妳奴化到什麼程度?」周昕璇口罩上方的雙眉皺起。

林啟艾沒料到周昕璇會如此直白,一時語塞不知該作何回應。

「好吧,既然這麼晚了,那就把實驗收一收吧,反正妳也練習得差不多了。」周昕璇似乎對於林啟艾總是第一時間給不上回應這件事沒怎麼放在心上,邊說著,雙手也馬上開始進行收尾的動作。林啟艾聞言也趕緊跟上周昕G*n=mQ3s5Jpucwf%T4$rlQ26yW)emkL8MEZir0P_4iWseh$Sh&璇,不一會兒,兩人便把實驗收尾完成。

周昕璇先讓林啟艾到緩衝更衣室更衣,自己在無菌操HaSj)1zi^PdFmUL9Il-#xjI4oZtZ@@Lo5pukJErkEjOv)qBc)S作區開啟紫外燈後,才退到更衣室與林啟艾碰面。其實所謂的更衣程序相當簡單,就是把身上的實驗衣、手套及口罩脫去罷了;林啟艾看著眼前的周昕璇鬆綁了馬尾、脫下實驗衣、最後脫下口罩,露出她有著溫柔笑容的下半臉。

經過這樣大半天跟周昕璇的緊密相處,林啟艾對於周昕璇的看法,已經不是兩個月前在火車上的那J=F&C6&#JZC$o)X+3_9yh2AMtDzv^yGZEzMUNfZ_dnrz7+DZ(o個眼袋女,更不是報到那天她心中的那個「不像女強人的女強人」。她發現周昕璇其實十分耐看、嗓音十分好聽、也十分溫柔,但看似瘦弱的她,卻有著十足的可靠肩膀,肩負起教育帶領她的責任,也有著讓人心疼的超強意志力與專注度。

此時此刻,她原本還蠢蠢欲動的離職念頭,已經大為動搖了。

周昕璇一轉身,馬上跟林啟艾的注視四目相接。林啟艾一陣尷尬,周昕璇卻大方露出微笑。

「我好了,走吧!」語畢,便步出細胞實驗室,林啟艾趕緊跟在她後頭。

「妳實驗做得非常好啊!出乎我意料之外。」回到辦公室後,周昕璇誇讚著林啟艾,縱使經過長時間的專注,周昕璇的臉上依然不見任何疲態mj5^%9iC68w@wvMih$E2tLJsg(Al(r#OOQq2h7e7MuD!zuA(8*

「⋯⋯謝謝周博。」林啟艾則對於周昕璇的誇讚依然感到不自在,同時她也不認為自己做的實驗有好成這樣。

「妳還是喜歡叫我周博啊?」周昕璇有點無奈。

「是⋯⋯還是覺得叫周博比較好。」林啟艾誠實道。

「好吧,雖然我還是比較希望妳叫我昕璇。」周昕璇苦笑道,「時間不晚了,快回家吧!」

「好的,請問周博⋯⋯妳呢?」

「妳先回家吧,我還有一些事要忙。」周昕璇抬頭微笑回答,同時她忽然像想到什麼般,瞇眼問道:「對了,明天出差要遞假單,妳有想出d^lP3&arJCA1_J$ze)DSwyvLzfN1NXDdf^A*j0B%czuUEJ4!nV怎麼防範假單又無故消失的方法了嗎?」

林啟艾心中一驚B+*Ge6UY&tZ6njgNIvJE!32UQMY@$NBQY07neLN=kz^9W+AZrh,今天這一忙,還真的把這個問題給丟到腦後了。她到底在幹嘛?怎麼可以把周博的問題給忘得一乾二淨啊?

「還沒想到嗎?沒關係%GqgkKH8QtetRuRaQ0VhcD$8QR^szsW6Ek34AEXqW3e*284IYW,妳可以再想想。明天記得把假單給我,我們出發去成大。」周昕璇似乎看出林啟艾的自責,給了她一個台階下。

「好的,謝謝周博⋯⋯那,我走了。」林啟艾趕忙走下台階,匆忙地就要趕緊離開辦公室。

「路上小心,拜。」周昕璇微笑道。

「拜,周博。」林啟艾帶上門。

林啟艾步出辦公室後,對於外頭孤單的黑暗她早已習慣,只是今晚在她騎!q^O$_HaDz2gEueaVPOPKj$qTY&WH@3VwR^I&dZ!*-*Ta#%3w&機車準備離開時,她總算不再感到如此孤單。她特地回頭看了整棟建築物唯一還亮著燈的那間辦公室——裡面有著她的長官,周昕璇。


(圖/freepik)

一時之間,似乎有一種奇特的感覺自心底浮現,直覺告訴林啟艾,這個長官或許會特別不一樣4sagBF388ZDOm1vE6W=chIn(8%WJJv3r)yIm5$TibBj_mHjjkZ、未來或許也會特別不一樣。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每週三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林艾比所有作品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03:我呈遞的假單竟然憑空消失了?》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02:狀元錄取中華製糖的她或許不適合這裡?》

這裡是擁有百年歷史的研究重鎮——中華製糖。雄偉豐沛的外表與資源下,隱藏的卻是波濤洶湧的暗算與危機……而席捲在其中的我,最想做的,只有「保護妳」。

經歷了風風雨雨,我最想念的,還是那天在自強號上,踉蹌跌進我世界裡的那個橘髮狼狽女孩;我想,即便我們的人生曾經如此黯淡過,但未來總還是會一直等待著我們去平反吧。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