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因為穿越,當她的夫君回來,新婚當夜,本該天雷勾動地火的纏綿,她xd%64K67IiNvPr2NMQK_3wSoB3L=h&_WxBjo2RySLznI%V(qfk卻有種天打雷劈的震撼感。因為,她的夫君,是、女、的!她忍不住的開口問:「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

-

茶樓的二樓雅座內,花幻甄看著眼前的風景,她身穿白色紗裙,蜜合IOTQP9vRlpbC5%BHsB964Sx(D&U3=oAAXN4B1ol=pReQXh40GX色外罩衫,內穿煙羅紫的齊胸瑞錦襦裙,烏黑的秀髮挽起,斜插著一支銀簪,肌膚晶透如雪,未施粉黛,已是玉容傾城的容貌。


(圖/pexels)

她的表情卻無比認真看著眼前的茶,開口喊著自己的婢女,「可欣。」

一旁的婢女可欣上前,「大小姐?」

「倒茶,倒滿。」花幻甄說。

「是。」可欣拿起一旁的茶壺,倒水……直到八分滿,「小姐,已經滿了。」

「再倒。」花幻甄命令。

可欣看著已經滿水茶壺說:「小姐不能再倒了。」已經九分滿了。

「倒。」花幻甄只是看著眼前茶杯說。

可欣繼續倒,茶水滿出來,也燙了花幻甄的手,只見她抖了一下,茶水也滿了出來,她放開了手。

看著茶杯,喃喃的說:「奇怪……還是回不去?」

不說燙了、痛了就會放下?

她呆呆地看著自己燙紅的手,可是她還是回不去,花幻甄看著自己的手,上面的掌紋卻不再是自己熟悉的線條。

她看著外面的熙攘的人潮,卻穿著她不熟悉的古裝,她真的穿越了?

這時卻有店小二捧個酒過來,「客倌,這是妳的竹葉青。」

「等等……」可欣看著小二,正要搖頭說他們沒有點酒。

「等等,留下吧。」花幻甄說,讓可欣付了錢。

「小姐,妳很少喝酒的。」可欣勸。

「那我更需要喝。」花幻甄說,說不定喝了她就能穿越回去。

「小姐……」可欣勸。

「讓我想想,妳先出去。」花幻甄說。

她看著眼前的酒,倒了一杯。

辛辣的酒液入喉,她看著眼前酒杯,手上被燙傷的地方還刺痛著,她忍不住的嘆息。

但隔壁卻傳來一聲相似的嘆息。

她挑眉,除了她,難道還有人也陷入同樣的困境?

「公子,因何嘆息?」她忍不住的開口問。

隔壁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小姐不也是嘆息。」

有人聊天,花幻甄輕聲地說:「我嘆息是因為,不久後就要嫁人了。」

她扼腕,過去二十七年的歲月都白瞎了,為什是她穿越,而不是那個整天拿著愛情小說,盼望愛情降臨的室友?

她真想點首我問天,好好的問一問,這當中到底搞錯了什麼?

「女子嫁人,天經地義的事情,小姐又為何嘆息?」那人很不理解的問。

花幻甄感嘆,畢竟是古人,對女性的期待就是嫁人生子,因此自己在那人看來,就是異類吧?

花幻甄不想糾結在嫁人這件事上,她好奇的反問:「那公子又因何嘆息?」

「我不久後要娶一妻……」公子說到一半愣住。

「那我們倒是巧合了。」花幻甄笑說,只是她很肯定自己要嫁的人,已經死了。

從她得到的消息來看,她嫁過去就是守活寡。

那人反而有興致的問:「小姐還沒說,妳嫁人為何要嘆息,可是擔心妳的夫君?」

花幻甄說:「我聽說對方已經死了,嫁過去,我比較擔心的是婆婆跟姑姪的相處。」

「我擔心要娶的姑娘,不喜歡我們府裡……」那人也說了自己的擔憂。

花幻甄勸到,「女人嫁人,最重要的是夫君的心,若公子肯聽我一句勸,夫妻同心,好過府裡的一切金銀財寶。」

「……姑娘說的也是呢。」那個公子靜靜地說。

PDEB4gQjcfsrGo$M&LRGhY3Gry^Ac)WMk^uSL-qq59F7Bt1$!s花幻甄默默把竹葉青放下,她苦笑,「其實你已經比我好了,至少你還會為了未過門的妻子煩惱,我的夫君卻已經……」有些事情越想越傷心,花幻甄起身準備離開。

桌椅的聲響讓那個公子注意,他問:「姑娘,妳要離開了?」

「相聚終有一別,更何況我與公子並無任何瓜葛,現在,該走了。」

「那妳還嫁嗎?」

「嫁,怎麼不嫁,早晚都要嫁這一回,與其困在原地,我寧願往前走試試。」

往好處想,至少最困難的上床部分已經被解決了,除非有什麼超現實的辦法,否則她倒是免去行房的困擾。

「姑娘難道不怕。」公子問。

「怕啊!但怕還是要往前走,反正最慘不過就是結束。」花幻甄說,說不定死掉還能穿越回去。

「姑娘,可否請問妳的姓名?」公子問。

「秘密。」花幻甄笑說,她看著眼前的杯子,沾了茶水,默默地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又抹去。

沒必要留下什麼。

花幻甄勸自己,對一個陌生人開口求救的風險太大,她承擔不起。

等到花幻甄離開,她座23RjK0m42yoNmWjUS!OO^[email protected]$e_shlSBHJaJ1位的窗邊突然多了一個人,那人翻進窗戶,他穿著一身羽藍深衣,玄紋雲袖,面容俊雅,那好看的唇抿起,看著桌上的字挑眉說:「倒是個有趣的人呢!」

「報!」一個太監捧著一個黑色的皮筒跑進正殿,那是來自邊關的密件。

皇帝坐在龍椅上,閉著的眼沒有睜開,一旁的總管太監,要攔那個報信的太監,他卻開口:「讓他進來。」

「報!景將軍七百里加急。」太監跪在地上說。

一旁的總管太監把皮筒拿過來,檢查上面的封泥,然後呈到皇帝面前,「皇上,確認是景將軍的訊息無誤。」

皇帝這才張開眼點頭,他低沉的說:「拿來。」

他接過總管太監遞來的皮筒,看著信中的軍報露出微笑,「太好了!」

「皇上,可否也讓老奴一看。」總管太監問。

皇帝把軍報塞給他。

太監打開,只見上面說,景藍軍已經奪得和廣的鳳縣,也就是狟國的部分七百里國土。

「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總管太監微笑的跪地,「老奴,恭喜皇上。」

皇帝也笑著說:「鳳縣產礦,得了鳳縣,相當於得到狟國的心頭肉,立刻派兵過去支援景將軍,還有……」

「報!」這時又有人跑過來。

這時候,怎麼還有軍報,難道還有變故,皇帝急升說:「呈上來!」

「是。」總管太監代替皇帝看完,臉色卻有些古怪,他看著紙上的文字,久久不語。

「大監?」一旁的皇帝感覺太久沒人說話,他看著總管太監的神色變化,難道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軍隊裡的探子說景將軍……被逆賊襲擊,落下山崖死了。」總管太監聲音乾澀的說。

皇帝卻沒有太大的情緒,只是懷疑的問:「確定?」

「確定,是那探子親眼所見,之後由其母周氏收斂屍骨,周氏收斂完後,就瘋了。」

「瘋了?」皇帝想了想問:「可後來奪得鳳縣又是怎麼回事?誰領的兵?」

「據說是景將軍其妹,代兄上陣。」總管太監小心的說。

「代兄上陣?」皇帝看著總管太監,語氣卻傳出一絲不以為然。

依時間整個殿內安靜著。

總管太監抹抹額上的汗,這一喜一驚果然傷身,他現在就覺得身體含著冰似的,他打量皇帝的晦暗不明的表情。

景府,原本應該稱作景王府,是他們麟國少數的幾位異姓王之一,先景王為皇上打下天下,而現在的景王,也就是先景王的嫡子,景筳鈞,更是為皇帝平亂安邊[email protected]&X#s*ElX#eGBKD^2SeWDbB

景王已經Rq72^BSa7#sM%[email protected]是封無可封的一等侯,但是近年,皇帝已經開始忌憚景家的勢力,開始打壓,但又不得不依賴景王在軍隊勢力。

只能選擇重賞卻不給予任何勛爵。

但是現@x8551DK^@pL%5l&Et9c+$GAYWIylgvMO0tStspA9vU9aQOB&_在景筳鈞又贏得一場勝利,而且是鳳縣,那可是個風水寶地,最重要的是,那個地方產礦,上等的銅礦,能打造更多更精良的武器。

他原本還在想皇上要怎麼封賞,景王府已經是賞無可Yz%fdcIRon!oWLW03xIGbjk3JDfQO8)J(p_#wB13DjoDT-!&Ul賞的富貴跟勛爵,不然就只能挑幾個軍事上的錯誤,口頭警告一下,然後在聖旨賞罰分明、兩相權衡,這樣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但景筳2e8qV4E=u8YSPtLqKiea_uzr&dG_40eShUBaSDF5K0rivQ*W$b鈞訓兵有度,旗下的兵將都潔身自好,即便有些小瑕疵,也頂多是喝酒不付錢這種小事,而且事後還都結了帳……

這叫人怎麼辦,鳥蛋裡面挑骨頭?

現在就覺得文臣好,懂得自汙求生,哪像武將一條筋,須知苦幹實幹撤職查辦啊!

但現在好了,dN6Mn&kNq_QHX^q-jJe=trU$n-+wWVp0X%*Zfj(o76iW(Vg)@0軍營傳來景筳鈞死了的消息,這樣就不用煩惱,撫卹家人一下,孤兒寡母的也不用擔心他們造反了,再不行這個代兄上陣也能搞個欺君之罪,倒是合算。

總管太監把事情前後都想好了,但皇帝還是沉默。

許久之後,皇帝才開口,但卻讓人迷惑,因為他問的是,「景將軍的妹妹,代兄上陣表現如何?」

殿下的探子抬起頭說:「進退有度。」

「應該不是第一次上陣吧?不許保留,朕要聽實話。」皇帝肯定的說

「回皇上,臣認為景王其勛爵……約有一半出於閨中。」探子遲疑的說。

皇帝挑眉,沉思著。

大監看著皇帝,「皇上,這欺君之罪……」

「大監,這……是好事。」皇帝突然說。

好事?

代兄上陣,這可是欺君之罪啊!更別說這種事情似乎不是第一次,女子從軍這種事情,又不是話本子……

「既有定國之才,又是女兒身,朕記得,他們一家,只有這對兄妹?」皇帝問。

「回皇上,是,景將軍其妹名叫景筳筠,年二十一。」

「幾歲開始從軍的?」

「似乎是十五歲就跟著其兄進入軍營,景將軍死亡的消息傳出後,隨著遺體班師回朝。」

「很好。」皇帝冷冷地笑說,他看著眼前的軍報幽幽的說:「封景將軍為都縣衛國公,檢校司徒,食邑二千戶。」

「皇上!」大監看著皇帝,「這人都死了……」

「他不是有妹妹嗎?既然代兄上陣,那就繼續在這個位置上給朕打江山。」

「那聖旨……」

「就照我的原意發佈。」

「諾。」

作者:馥閒庭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02:「那妳也能接受我是女的囉!」》

看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全系列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章節》紅之章:此時這個房間,只有三隻追求慾望的野獸。》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