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憶霜剛進去,就被婆婆質問,因為鋪子居然有官府的人過來盤查。

她解釋了許多,才讓婆婆放下心,一旁的翠容則乖巧站在旁邊,甚至在等待管事拿帳本時,替她搧風。

而回來的夫君卻被冷落在一旁。

憶霜不懂,難道這個翠容是想要取代自己?

否則這時不去黏著夫君,卻黏著自己?

「周夫人?」某位夫人的詢問,拉回了憶霜注意翠容的視線。

因為此時她們在周府的花園,縣令夫人借了她的地方辦了一個賞花宴,她也順便拉攏一些官家夫人。

滿園子的女人,但是很早以前,商家跟官家就是兩個世界,只是因為這次是縣令夫人設宴,這才湊在一起。

她心裡有些嘆息,官家夫人總是帶著要人伺候的脾氣,讓她總是打起十二萬的精神,就如眼前的梅夫人。

梅夫人拿帕子掩口,眼神打量著憶霜問:「周夫人好度量,聽說妳家那個新來的是揚州瘦馬?」揚州瘦馬就是指憑出售色藝為生的女子,後來並不只限於揚州,而是代稱以色事人的(CE+WUr3P_HQ_Ef9JbxvI-HCGTfqFaw4DruDs7)W%5v(Z#S&_d女子。

又來了,那種裝作關心實則刺探的問句,還不如Ss^@(Z)9*iJ97#mm%1KljalCtT7o=ebjvYNG4#urNLzyr9vwLh直爽的詢問,憶霜厭煩極了,那些夫人間的比較,像是誰能拿捏得住後院的小妾、外室,就是女中豪傑。

但卻無法反駁,女子能*[email protected]_Xfv5H*jx%ja5+Ri+)vooXfEjHPe0#d+HgnA9vU有的一點快意,也就是在後宅那一方天地,能成為妻室罷了,偏偏她能接觸的也只有這群人。

「是啊,我不像梅夫人命好,您夫君結婚三年還緊著疼妳。」說著言不及義的奉承話,她微笑,心裡卻在計算著,今年的帳與往年並無二致,若是夫君想換妻,怎麼說也該有些花銷跟變*)a1ICJz+uN!E^[email protected]&hY94Jf6&)xuMwEJVFnpK*^G(Kyc動?

那個翠容,又是為什麼要靠近自己?

下毒跟取代,有這樣多的機會,她卻一個也沒做。

她習慣性的想摸著玉蟬思考,卻發現自己熟悉的掛件,現在掛在另一個人身上。

其實那也不是什麼貴重的物品,只是普通的蟬形玉雕,甚eNs_Pqc42Q84)LYNHKar!ju9cMm)9l1HGxfv7PR(AV2+Ys00IQ至是市場的地攤掏來的,但因為是那個人送的,所以她才戴在身上。

憶霜在心裡勸自己,或許她也該忘了那個人。

只是熟悉的習慣被改變,讓憶霜而有些煩躁,但一隻手伸過來握住她的手,取代了玉蟬的位置。

「翠容見過姐姐。」翠容用著柔軟溫順的聲音,在憶霜面前行禮,而她順服的表情,讓周圍的夫人們有些驚訝。

憶霜卻只注意到,掛在她腰間的玉蟬,隨著她蓮步輕移的腳步晃動。

「怎麼來了?」憶霜輕聲地問。

她沒有打算讓翠5no^1pe-%#1Mejv^[email protected])jYhm&+Xe容來,這種宴會,身為妾室出現,只會被其她夫人當成敵人攻擊,而她身為正室,並不想擺什麼主母的派頭,因此她有些困擾。

翠容看著憶霜的側臉柔聲的說:「想著姐姐,便來了。」她看著憶霜,她現在是困擾吧?

翠容的表情笑溫靜,似乎對憶霜有許多的渴望。

兩人的低語原是不顯眼,可落在有心人的眼底,卻是刺目的很。

「周夫人,$^CjOQq&EA)hUxDdE^=mhO*jHXLtel&(uuAoozIPuFUWG0DtZr這位是?」梅夫人穿著低調卻華貴的夾綢衣,那是只有官家特有的衣料,因為之前聖上壽節大悅,才賞百官的料子。

衣料上的梅花圖紋配上她脖頸上的梅[email protected]$vQ*[email protected]花瓔珞圈,顯得格外高雅細緻,憶霜看著此人,知道梅夫人是縣太爺夫人,官家不能得罪,她只能笑應,「是新的妹妹。」

翠容恭謹的跟在憶霜一步之後,但她心裡卻有些疑惑。

雖然自己的身分是贖身從良的妾室,知道的人或嫌惡走避,或惡言相向,卻沒有一人如VQa$WhrY3XLgM5=q-b72h1!R2hSFYY2ezK&E&s%XbUr5ep^tpZ眼前的官家夫人一般,那看似笑語的眼神,卻透著一股子強烈的殺意。

她看著憶霜轉頭與之對視,卻好似不見那股敵意,只是溫笑應答,但她的手卻動了一下,她知道,那R(YzaBG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Z*是憶霜防備的意思。

因為眼前的梅夫人正盯著自己,甚至超過禮貌的時間。

「夫人近來可好?」憶霜對著梅夫人寒暄。

梅夫人也打量翠容,看她對憶霜一副乖順的模樣,想到家裡的小妾也沒有對自己柔聲過,憑什麼王憶霜卻可以,相較下,自己是不是就不如王憶霜,她心裡冒出了火來6W9eWI^R9F#X8E51Xc)CPNjB!2I*QD-^T+5QY%[email protected]

尤其這女人居然可以…

梅夫人收gEF9tfryjJYqRhAG$ps3g6fpSJjJ+%94MJahtG7bDp2(dDXgvM斂起敵意,只是看著翠容,眼神有些鄙視跟深意的說:「妳就是翠容?模樣倒是清麗,不像外面那些沒規矩的狐媚子……」

這些敵意的話,在情理之中,卻也讓憶霜有些意外。

沒有正室會喜歡妾室的,因為妾室的出現,代表女人手段不夠,攏不住夫君的心,才讓那些別的女人插足這個家。

憶霜知道,但她總覺得,那都是男人花心的伎倆罷了,不出正門的妻,如何知道外室的存在?

而妾也未必知道,眼前的男子是有婦之夫。

又有哪個女子,願意自己喜歡的郎君,是個三心二意的男人?

可讓她奇怪的是,眼前的梅夫人卻好似多了許多敵意,甚至是落了身分跟翠容這個妾室說話,這是為何?

翠容微笑回答梅夫人有些尖銳的話,「夫人才是真正仙姿玉容,謝夫人稱讚了。」

梅夫人卻沒有被她的話哄住,「那妳真的是從百花樓出來的?在周公子之前,妳服侍過多少相好?」

這擺明了要翠容難堪,但翠容也不惱,笑盈盈地答,「當初說好賣藝不賣身,直到夫君贖了身,這才嫁與周府。」

「那妳還是個清倌了?」梅夫人還是繼續問,眼神卻寫著她不相信。

憶霜有些煩躁,因為梅夫人擺明要羞辱翠容,不管翠容品行如何,終歸是周府的人。

憶霜的個性天生有些霸道,但也同樣對自己的人很好,翠容是夫君娶進來的外室,過了明路,對外終究是代表周府,她身為周府主母便不許別p$W$hoZT*AyoBMwR8D05jQ(vu(KkOGYp&H^ItHDZ37HBhWzUlg人欺負。

翠容的指尖@[email protected]^UAEU_e卻在憶霜的手上用指繞圈,然後被她制住,而所有人的眼神都住憶在梅夫人身上,並沒有人看到兩人用袖子遮住的手,互相觸碰的模樣。

手心裡捏著軟綿的柔荑,憶霜耐下性子,看著翠容與人對答。

幸好翠容應答有度,不傷和氣。

但人想找事時,卻不會看場面的,尤其梅夫人這種世家貴女,從小是兄弟捧在手心裡,被嬌慣的勁一點不輸公主。

因此說不過翠容,梅夫人就打算動手,憶霜趕緊使眼色,讓管家送了菜過來,才算是壓下去。

離了梅夫人,一個與憶霜比較好的商家夫人湊過來。

「妳倒是護著那妾室,哪知會不會護出一隻白眼狼!」那夫人在憶霜耳邊提醒mOjCs#PE&Wc%Sb#$yvjiI+x#^Xsar0*8)sTqf6)c7o&q$tVdOi,妾室可不是省油的燈,國法是允許扶正的,因此妾室鬥倒妻室上位的事情時有耳聞。

憶霜輕聲說:「總不能讓梅夫人掀了這宴吧?和氣生財,她心裡不痛快,拿周府的名聲出氣,我又何嘗舒坦?」

「說的也是,還是妹妹想的寬。」(9%4ZD=Z+W6fasnGt+Txh(&7*FjV9O%44=!GQ3XX7f$^NClq7s那夫人笑笑,猜測著她真正的理由,該不會是被自己丈夫交代過,不許她傷了新人?

畢竟那是新進的妾,恐怕寵愛都被搶了吧?

憶霜卻懶的管她們,那些女人總是猜了半天,卻也沒一個作為,FN^*d$#A(XaLGM0qLG&!$n4m(z=((%)t!vMBFQWNoa6V*h*$1d與其浪費時間跟她們勾心鬥角,還不如自己去睡個午覺,養足了精神下午還有一批帳要確認。

翠容倒是緊跟在憶霜身後,或拉著她的手,或遞東西,將幻寒擠到了一旁。

在回府的馬車上,憶霜看著窗外思考著,說到周玉堂是自己夫君,他娶妾進門,她卻也沒有什麼好怨懟的,她看Hb2Sa#A%xq!KhKz2SS2nsfGO5dZRUGW!A!Zapu^v_vq6ui^JPP著翠容,若是娶個妾就大呼小叫,她恐怕早該發作了吧?

其實夫君早就不只翠容一房小妾,她嫁進這周府五年,前妻生了一個閨女周語喬,兩人只差七八歲,她接手養著。

初入府時dXt(se&*@MoN1jSMgh*_8!YOJzMA=4KaGYmUV!hO9k__vUFIdQ,她就知道夫君已有兩房外室,據了解,可都是美艷的絕色,但她沒想到的是,夫君帶回來的,卻是翠容這樣一個溫靜的妾室。

可她等了許久,卻等不到翠容對自己下手,露了幾個破綻,她沒看到,反倒黏自己死緊。

她坐在帳房的椅子上,一旁的翠容正替她打扇子,她順手抬起翠容的臉,看著她溫順的模樣問:「妳到底是為了&v%d94+(JG*[email protected]+pvW5VGx22sbU+l什麼來的?」

翠容只是看著她,眼神溫潤的笑。


(圖/pexels)

梅夫人本名許玉嬌,她臉色陰沉的回到府裡。

府裡的奶娘嬤嬤各個都是人精,一看少奶奶回來是這樣的臉色,都繃著皮,就DJVYSb)M*&0pmzOB%skz+E6j*TG_I(*xGFYJ5h)s^uy=S_%v4_怕被逮到機會刮一頓,那就連臉皮都被刮掉了!

梅夫人一回到房間就摔了東西,還剪了那特別的夾綢衣,「我叫你笑!低俗的賤物!」她憤恨的用剪刀絞了4U5sFB^[email protected]($it4JfJPCQ63$M2B-Eyj=fCtg那件衣服。

刷─

衣服扯破的聲音清脆,許玉嬌看著殘破的衣服生氣,那寓意吉祥如意的雲紋,卻讓她痛恨。

她坐在床上哭泣,不懂為什麼她就是不快樂。

想到今天宴會上的憶霜,她甚至穿的不如自己漂亮,那張青春的小臉卻這樣亮麗,那個妾室是如此服從。

她憑什麼!

「奶奶,老爺回來了。」下人來報,她趕緊起身,理了理頭髮,對著鏡子笑的溫婉柔順的走出去。

「夫君,辛苦了。」她看著自己丈夫那肥碩的身體,眼神卻閃過厭惡,一身的肥油讓她噁心,她甚至惡意的猜想,該[email protected]$P*ayBZC1q4hB)JoM-V7H不會就是過胖,才生不出孩子吧?

這時她腦海卻閃過另一個男人。

龍眉鳳眼,長年在外走動,因此偉岸健壯的身材,那豐俊的笑容是多麼帥氣,她在心裡對比著自己的夫君。

一點都比不上。

為什麼她嫁的男人不是他!

為什麼她就因為父母想要一個官婿,所以就必須犧牲她的青春,去完成這樁婚姻!

她溫順的看著自己丈夫說累了,連看她一眼都沒有。

「明日休沐,我就歇在瓶兒院裡。」梅老爺說,卻好似忘了,每月十五他該歇在妻室這裡的規矩。

可我又能如何,牛不喝水強按頭,男人可以強娶女子,可女人難道能拿刀把夫君架上床?

許玉嬌眼神閃過煩躁,但還是在奶娘的眼神示意下,扮演著梅夫人該有的賢良大度,「那讓瓶兒好好伺候老爺。」

一旁跟進來的瓶兒狐媚的點頭,看著夫人用嬌柔造作的聲音:「瓶兒知道。」

許玉嬌看著丈夫摟著小妾瓶兒離開,她回到房間問奶娘,「鋪子那邊還沒有消息嗎?」

奶娘皺眉,「姑娘,那周老爺的生意沒這麼快,最快也要三個月的…」

「我不管,妳去傳訊息給玉堂,就說為什麼生%sD_wM9(Nqqa*UNAzgE+7LpmMYKXDSIOAt9$cy^y4#&_VhMAz=意都沒見起色,叫他這個經手人過來給我解釋!」許玉嬌蠻橫的下令。

奶娘為難的說:「可周老爺這幾日不在城裡…」

這是實話,可偏偏就是實話特別刺耳。

許玉嬌瞪著桌上的茶杯,心一煩,把桌上的東西都掃下去,「一個、兩個都不省心!」

依時間清脆的響聲,響遍了後院。

瓶兒微微一笑,拉著梅大人的手撫著自己的心口,「大人,夫人生氣了!瓶兒怕…」

梅大人見瓶兒嬌媚的模樣,比起家裡的悍妻好不只千百倍,他一手摟緊,「來!爺疼妳。」

另一邊,許玉嬌摔了東西,發了氣,她坐在床前,看著床上被剪碎的衣服,她只覺得心裡很苦。

她打小聽從父母,身為官家千金,打小循規蹈矩,嫁給了現在的夫君,卻被家裡的妾室擠兌的沒有地位了!

如果當年,自己爭氣一點,勇敢的說出自己所想,那是不是一切都將不同!

奶娘看著她動作後,阻了其他僕人的動作,讓許玉嬌狠狠的發洩了一回,等她氣累了,坐在椅子上喘,她才上前,「姑娘,zTx9WiG9)=XTLmSo5p_-6KD^SKWgITyccs(F-)b(09*7Sc_NoE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

「為什麼!」許玉嬌恨恨的問:「憑什麼過去!我不許!」她看著奶娘眼神兇狠。

「是你們決定我嫁來梅家,是你們決定我成為梅夫人的!誰都沒問過我願不願意!沒有在乎過我心裡有沒有人!」她怨恨的說,一頂L87ue6$YJLJ596&O_NHc79nbvarobwHzd+nfnVVgN+hI-%J%os花轎就像潑了一盆水,將她趕出了家裡。

她在那個夜晚被迫變成了梅夫人,被迫長大,但誰又問過她了!

現在每個人都要她忍、要她替娘家牽線,可事到臨頭卻一點忙也幫不上!

她恨這個世界,身為女子,無可改變的被人操弄了一生!

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

她憤恨的把茶碗砸在桌上,這可笑的碎片就是她僅有的一點任性,是她內幃中的一點反抗,這叫她如何甘心!

奶娘看著自家小n6*[email protected]!20nrWLAlG_6CuJ2k4&-KbJaFomTXEOCK_Awaq姐摔東西,她也只能沉默地看著,她從小將小姐奶大,又是陪嫁過來,甚至可以稱小姐一聲姑娘,說是小姐的心腹也不為過。

她太了解小姐的脾性,從小嬌慣的不懂世事,可心氣又太高,只能等她發過脾氣就好了,她任由許玉嬌喊,因為她早就將僕從們支開,這也是她這個奶娘唯一能為zhV$3m81f#xxSEW_NTtOULjZ2t+Jo&G80umgAvfQwCses8AES8小姐做的。

「姑娘,事到如今…」

「叫周郎過來!」

許玉嬌打斷奶娘勸慰的話,現在只有周郎能讓她心情好一些!

奶娘嘆口氣,一片片的把碎片撿好,拿到屋外,順便讓丫頭收好下去。

等整理好了,她才走到許玉嬌身邊,將她按坐在裝台前,替她梳髮說:「嬌兒,妳陷太深了。」她沒有答應叫周老爺過來的要求,甚至她私心希望mYtXMDu2gjHtC1+(ra35X7u)fD2dDLrDQqI(bcN*9P^d7T+6Ir許玉嬌不要再見那個男人。

那個周玉堂,可是商場奸滑的老狐狸,哪能是什麼好人,只是想要藉著沒夫人的名頭,打進官家的圈子,可…

她看著許玉嬌的模樣,那是已經為情魔怔的樣子,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了,又何必呢!

「我哪裡陷了!我只是想把手上的鋪子管好!」許玉嬌說的話裡藏著心虛。

奶娘繼續勸著,「夫人當初為了姑娘挑了老爺,那是門當戶對,商家就算腰纏萬貫,那也是低人一等…」

許玉嬌一聽就不樂意,她低聲說:「低人一等又如何,好歹…」

「好歹什麼啊!我的姑娘,妳還不熄了這份心思!」奶娘再勸,她可不希望後宅再鬧出什麼風波!

「我......」

「姑娘啊!妳……」

兩人還在絮語,卻有人來報,說周老爺過來講舖子的事情。

「玉堂來了!」

許玉嬌馬上精神了,她讓奶娘梳了頭,對著鏡子撫了撫頭髮,確定自己容貌美麗才走出去,一旁的奶娘看她如此卻只wCgpncnq6sENE^RBv3hu(Yj++z^7doNqY1OlAs2%Yx5&fy(G)g能安靜。

門口的婢女看著奶娘,「嬤嬤?」

「還不快跟上!傷了夫人清白妳吃罪的BS^^f%lCW5(rdonLrvBbpULJr_Trai_00LOhKUdn5o1gdDZrAs起麼?」奶娘催促著,看著婢女追上許玉嬌,她才嘆口氣把床上的衣服收拾了,藏到箱籠最底處,她多希望玉嬌的這些心思也能被藏到最深處,最好再也不要出現。

她想到被發現後的下場,忍不住後背發涼,祈禱許玉嬌千萬不要失了分寸。

淫亂這個罪名,是女子的死路,希望姑娘切勿自誤啊!

周玉堂坐在花廳,拿茶蓋撥了茶葉,普通的茶葉,在他府上都算次的,他冷笑@9#Ni3I+hVCSgm&otBIqJgN0MpG(Tfnn1HkV&6n2YU+fYNw!gC,但為了手上的生意,他還是必須在這。

「周郎…」許玉嬌走出來,就看到周玉堂偉岸的身影。

周玉堂起身行禮,卻保持著距離,「梅夫人。」

許玉嬌眼神一黯,是了,他們隔了這層身分,她又能有什麼想頭?

「周老爺這次過來,可是來送帳本?」許玉嬌輕聲的說,在婢女的攙扶下上座。

「是來送帳本。」周玉堂從懷裡拿出帳本放在桌上,他看著許玉嬌,「梅夫人,您臉色不太好。」

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就足以掃去許玉嬌原本的頹色,她看著周玉堂幾分盼望,可周玉堂z^E&&OUsx&0z_FChd*RPITDcVmEUe4Q=uyjGSVYxfIAwp(PuHn卻轉了話題說起了生意上的事情。

她根本就沒有興趣,卻也只是聽著,敷衍的問上幾句。

周玉堂見到事情都報告清楚了,便打算告辭,卻被許玉嬌喊住遞給他一個請帖。

許玉嬌以暖棚名義請了許多商人,連同周玉堂也在其列。

「周郎…你會來吧!」許玉嬌眼神期盼。

「梅夫人,為了您的名聲,請不要再這樣稱呼在下。」周玉堂看著許玉嬌身邊的婢女說。

「周郎可是嫌棄妾身,我們也算本城人,從小青梅竹馬長大…」

周玉堂在心中冷笑,表面還是謙讓的說:「夫人是昭城第一人,小人只是無名商賈,配wRzhX)1[email protected](kw+poM9!xxW+Y8QEz-_s^0FD%7u6*ZVuN1不上夫人。」更何況只是同住昭城,哪算什麼青梅竹馬?

「真成紅玉嬌相倚,不減昭陽第一人。」許玉嬌輕聲46B!FIqntJ!f&9nou8w+vx!3Gs6Zy(Pj_xY2vD$X3hxNc6uCs#念起詩句,然後紅了臉,她看著周玉堂,眼神滿是驚喜,他知道!

那首詩,是自己字待閨中的詩句,自己的名字也取自詩詞,想到這,許玉嬌興奮的咬唇,看著周玉堂的眼神脈脈。

但周玉堂卻在這時起身告辭。

許玉嬌感覺可惜卻無法挽留,她只能看著周玉堂偉岸的背影心中可惜。

「他心裡有我…」許玉嬌微笑的想,周玉堂的心裡有自己!

「姑娘啊…」奶娘想勸,卻被許玉嬌止住。

「奶娘別說了。」許玉嬌說完就回房關門,等到只有自己一人9+4MAhK*YF9l1mALcb)5Cv&Ub6&FMX$DAsWenisVY6Ps+4TQod時,她才從帳冊中拿出信,看著信上周玉堂委婉地拒絕。

某雖有心,但無奈已有外室,家母甚嚴,故而只能有負,甚愧。

許玉嬌坐在(#Ku2kyYPb-yNasTrtCf2+ZYBu4JLMEgqvl#aEKJn!i3LrtV+i床上,把信壓在心口,她彎著身體輕聲笑,「奶娘妳看看,他心裡是有我的!妳看!他會愧疚,就表示他想回應我的!」

一個人對著空蕩蕩的室內,許玉嬌卻有著無比IyYuo25Zj)1A3Nq)3cPYDD([email protected]#^lW(F-5N=ZzP&u*fnryzL的歡欣,直到腳步聲傳來,她把信夾到枕內,才故作無事的翻看帳冊。

過了幾日後,許玉嬌又問奶娘,「奶娘,我讓妳安排的人呢?」

「姑娘說什麼人?」

「我讓妳請的大夫。」

奶娘不懂的問:「姑娘,您從小的身體都是城裡的大夫看的,為什麼突然要請串鈴走巷的醫婆,這是為什麼?」

「我自有用意。」許玉嬌說。

奶娘一見到她的神色就知道事rkMh)l^+X7nEJ4%iRQ)(F*pUFbgO5JMnp([email protected]*U$R情不簡單,她也是後宅出來的,更是許玉嬌的奶娘,她想了一下問:「該不會您還對周老爺有想法吧?」

「奶娘!」許玉嬌喊她,神情卻出賣了她。

奶娘瞪著許玉嬌,「姑娘!妳都已經是梅夫人了!更何況…周老爺還有妻室呢!」

「可若他沒了那妻室呢?」許玉嬌問,她眼神閃過一絲凶狠,如果可以除掉周玉堂的妻子王氏還有那幾個小妾!

「姑娘,妳瘋魔了!」奶娘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許玉嬌卻把信拿過來,放到奶娘面前,「奶娘妳看!我沒有瘋!周郎心裡有我的!」

奶娘根本看不懂字,但她一把將信奪過來撕的粉粹點火:「姑娘,我不能讓妳再陷下去了!」

許玉嬌卻不^L7AaRFi8+X%[email protected]$&w6*a^OppyZzcTE&TtCmGPL2顧那火焰已經燒上的信,一把搶過來,卻被燙到出了水泡,她含著淚眼瞪著奶娘,「妳怎麼可以燒了周郎的信!那是寫給我的!」

奶娘看到平時最怕痛的小姐如此,她嘆息一聲,「我的傻姑娘啊!那個周老爺在騙妳!」

許玉嬌只是看著她,戒備而恐懼,「妳騙我!妳只是想要燒了這信而已!」

奶娘看著許玉嬌喝到:「姑娘!」

許玉嬌卻沒有如以往的軟化,反而眼神更黑暗的瞪著她,嘴唇咬著幾乎快出血了。

「我的姑娘啊!老身難道能害妳不成?」奶娘看著許玉嬌,她是苦口婆心,可是姑娘卻已經心入魔障。

「…」

兩人僵持了許久,終究許玉嬌軟化了,她顫抖的遞出信,在奶娘要拿時,她卻緊緊抓著奶娘,指甲都掐LA1#Tr7_LcuDmd5#IPJOXeIg1w0O%F-H6=NKy-4#wIKnP6xewc入她的手,將奶娘整個扯過來,「…奶娘,妳會幫我對吧?」

「姑娘…」

「妳女兒還在我許家當差吧?」

奶娘心裡一驚不敢說話,她瞪著自己親手養大的姑娘,她怎麼能如此狠心?

「瓶兒死了,下一個姐妹,妳說我找誰?」許玉嬌冷冷的問。

「…」奶娘看著許玉嬌,「姑娘,妳瘋了!」

「對,我是瘋了!被你們逼瘋的!當年我要妳送信,UH1n-=^(L&&dPPzyAeqR4EEjL%6nZjuf(dUhkPhVPeaF_377j+妳沒有做,我要妳幫我,妳沒有,如今…我不會讓妳阻止我!不會!」許玉嬌咬著牙說,她看著自己的奶娘。

而奶娘只是震驚的看著她,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姑娘。

十日後,許玉嬌笑著目送醫婆離開,而奶娘只是恭謹而怨懟的站在她背後。

許玉嬌卻沒有管刺在背後的視線,她只是得意的說:「奶娘,我要的東西,一定會得到!」

哪怕是別人的命!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11:「雁荷,再陪我『練習』一下吧?」》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