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知道修靜有事,夢蝶對自己的成人禮表現的懶洋洋的。她又開始畫畫,畫著那個人的眉眼,畫著代表她的月菊。

她現在恨不得自己真的是隻蝶,能飛繞在她的指尖,看著她如謫仙的輕笑。但她的畫卻被抽走!

她看著抽走自己畫像的人,「姊?」

「打扮好了?」夢雲看著夢蝶問,看到妹妹樸素的打扮她皺眉,「今日可是妳的成人禮!妳就穿我的舊衣?」

「……好。」夢蝶進了衣間,換了一襲慎重的衣裙。

夢雲將她拉到桌前,令人拿來了脂粉替她畫著,一會母親也進來,兩人一起將夢蝶打扮了起來。

夢蝶看著鏡中的自己,那個妝容精緻的人是誰?

是誰又重要嗎?

過了一會,打更的聲音響起,她被母親帶著去參加她的成人禮。別人叫她跪她就跪、叫她拜就拜、叫她念她就念。最後她坐在床前,讓人換了她的妝,披散著頭髮,準備讓福人替自己挽髮。不曉得她的福人會是誰,她思考著,福人是成人禮儀式中最重要的貴賓,若是能請到德高望重的人來,是家族的一種榮耀,也是為了之後的嫁5e8iNcj6YDIvKw*bre8tPq2lGf9JLcgr6$T6CYI2FRaGXtO+F1給好郎君的未來鋪路。

姊姊的福人是蕭家三品官侍郎的內人,她大概也是吧!

她看著銅鏡裡,有人走了進來,她轉頭,準備好的見詞卻噎在嘴裡!

因為來人,是她意料之外的那人!

「見過……月……修靜師太!」她行禮。

一旁的姊姊也倒吸一口氣,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在這!

「起吧,今日,本宮是以白月帝姬身分,來替李二小姐梳髮。」修靜說。

她今天穿了帝姬的常服,非常富貴美麗,她走上前,而李母則推了推夢蝶,讓她完成成人禮。

帝姬,還是開國公主的帝姬,那是多麼尊貴跟榮耀的事情,夢蝶的身價也可以大*du*[email protected]$StxB%YNU53B$kmP=oBQG+LI#mfxBnpL4##M+大抬高,以後恐怕來求親的人家會踏破門檻吧!在場的夫人們都羨慕的看著李母。

所有人看著帝姬,只見她優雅的上前拿起梳子,象徵性的為夢蝶梳頭。

「惜花季、盡繽紛,險途漫漫不戀踐,慎言、記德、誓忠貞。」白月帝姬念著祝辭。

她彎身替夢蝶挽成象徵女子成年的髻,不留一絲長髮,象徵不再像兒童那樣散髮,簪上髮簪代[email protected]#w6%U(5fh^ENP71k8r=t_Ui+6poUNig+u3gqEX2hE&V表女子以後要時時自省,勿莽撞無行!

「飛吧!我的蝶!」趁著簪髮時,她低頭在夢蝶的耳邊說,看著她白玉般的耳朵沁入一點紅韻,可口的令人心折。

但遠處怨毒的視線讓她冷靜下來,她簪好最後的頭髮,看著眼前夢蝶,看著自己迷戀的神態,她帶著得體的微笑,看著她被神婆灑淨跟祝9NFGRe50y_RF%[email protected]#hYcY3qZpDDV9zVqC*xEePnCpF0*福。

「貴主,今夜就請您留宿GN^1ClnwkA5vc^RjL(i#&26HyfKPpKqm+q1OW-(9y+A_&47nD+府上,讓李家為您餞行可好!」李母詢問著,她知道夢蝶很喜歡這位帝姬,因為結識,所以李郎將升為中郎將,她有心要討好這位尊貴的大人。

「娘!」夢雲低喊,她警戒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為何會出現在夢蝶的成人禮上。

李母不懂,夢雲這個大女兒怎麼?

怎會對帝姬這樣尊貴的人有敵意?

「不了,本宮還有事。」修靜拒絕。

一旁的夢蝶卻可憐兮兮地看著她,她回以無奈的笑。

夜晚,李夢雲看著睡在自己身旁的夢蝶3=wCY6N$EGAz9Sq6R8rRPXkAJt7!qMSb*^84kLa6!#+C66Cocs。她像是獵犬一樣盯了她一整晚,確定夢蝶沒有去找那個女人,她才放下心來。

為了留住夢蝶,她說了太多兩人小時候的事情,希望家人的愛可以喚回夢蝶的理智,喝了太A94_qud^QyXZ=!-+zD&08zQLoZYet(vW(m48q7GClakx=L$b!R多水,她感到一陣尿意。

只是離開一下應該沒關係吧?她想。

她起身,夢蝶則是翻了身,面朝裡將被子蓋在頭上躲避著她的燭光,「姊?別聊了,我好累!」

「那就繼續睡吧!」夢雲說,她看到夢蝶迷糊的點頭,她才離開。

幾乎是一刻鐘她就回來了,看著床上起伏的身影,她掀被欲睡,卻發現一旁的人沒有什麼動靜,她一掀被,果然!

床上夢蝶的位置,已經變成了花瓶,她咬牙,夢蝶果然去找那女人了!

她氣急敗壞的喊醒婢女,準備出門去找夢蝶!

直到她出去,才有一條身影偷偷跟在她的身後出門。


(圖/123RF)

李夢雲生氣的砸開客棧的大門。

「小姐,我們客棧真的沒有人來!」上夜的店小二為難的說。

「廢話少說!」李夢雲直接踢開修靜的門,她已經卸了釵,穿著中衣,就著燭光看書。

「李大小姐,深夜來訪有何事?」修靜翻了一頁書。

「把我妹妹交出來!」李夢雲說。

除了夢蝶,她實在不想挑戰自己D$VvrVb(w^p^U4$W(m*_ps$nfA_l$49d*Ie#mc(9Ce7Pb^kP=)的脾氣,但此人是夢蝶的姊姊,修靜深吸一口氣強押著慍怒,「李大小姐,夢蝶不在本宮這!」

「李、夢、蝶!妳給我出來!」李夢雲已經氣瘋了,完全沒有上下之分,也不想管眼前的人誰,她只想找出夢蝶!

就算用綁的,也要將夢蝶綁回去,她走到旁邊推開屏風,看著那空蕩的床鋪跟床帳,而裡裡外外能躲人的eW##vyMvf=#[email protected]__0QMg^Z)ch&qgWKj)!8pj地方都讓她搜遍,卻沒有任何人。

她甚至吵醒大半客棧的人去搜,確實沒有夢蝶的蹤影。

一旁的兩個婢女,提著早已出鞘的劍看著她戒備。

這事情還驚動到官府,派人將整個客棧搜了一遍也沒有任何夢蝶的蹤跡。

李夢雲狐疑的看著這個女人,夢蝶一定會來找的,但為何找不到?

「我乏了,既然找不到就送客吧!」修靜冷冷地說。

李夢雲還想說什麼,但觸及她的眼神,心中的憤怒此時才停下。

一旁的婢女拿著出鞘的劍,而修靜的眼神中,有著冰冷而尊貴的怒火,夢雲才想到,眼前的女人,可不是[email protected]%3L$1vzT^ArArJ什麼任人搓揉的小白兔!

這個女人曾是戰場上率兵殺人的將軍,是她們聿朝的帝姬,是手握權柄,能傾天下的女子!

她只能退下回家,焦心的等那個沒良心的妹妹。

等到李夢雲走了,修靜才讓婢女退下並關了門窗。

修靜對著侍立在旁的一名店小二問:「好玩嗎?」

店小二抬起臉,赫然就是李夢蝶的臉。

但她的臉上卻有一抹苦笑,「不好玩。」

她拿下頭gRiULhr1V+#Nk7&=moE0Ne%FF&1+sYnz%zB=aK6YaI^Pg0TG7h巾落下一頭秀髮,她自顧自地脫了衣服,她露出穿著女裝的打扮,她走上前,滅了燭光,主動地走上前,彎身親吻著修靜,跨上她的腿。

「月!」她抱著修靜的脖頸,吻著她的唇。

感覺到兩唇相貼的柔軟,修靜勉強自己定住心神說:「妳這是在折磨妳的姊姊。」

但手已經環抱著夢蝶,看著懷裡的人兒,感[email protected]=4_LT(w0OXT#hGoaOe9Ixmg2g$kt1_*[email protected]覺她撫摸著自己的脖子,唇貼著自己的脖頸呵出來的熱氣,讓自己身體有一點顫抖。

她伸手,探入夢蝶解開的衣領,揉捏著那細嫩的豐盈,聽到她顫抖的喘息。

她知道蝶不會拒絕自己,不管什麼時候。

脖頸間傳來一陣刺#I^XYQDCsh!vdw5=b+Z4EK%l5I1l^DZXdT!biAL=w(n0eRrn0#痛,耳邊傳來嘖聲,是夢蝶如同嬰兒般吸啜自己的脖子,留下點點紅痕,她環著夢蝶的腰,嗅聞著她的體香。

「那也是妳先折磨我的。」夢蝶說,她的臂彎掛著自己的外衣,少女美好的身子被修靜的手撫著,她不顧07v72V&g7y6H4NGy8L-ZzNT36%VxTZRF+!f_mJ7f5t^_0ASxAC形象的抱住她,扯開她的衣襟,用唇嚐過修靜豐潤的身體。

「妳不知道我要多努力抑制,叫自己不要抱妳,不要來找妳!」夢蝶在她的耳邊說:「月,我愛妳。」

我知道。

修靜看著蝶,因為我也是,恨不得將妳狠狠地壓在身下,不許有一點的分開。

但這樣的話,她不能說,只好化為行動,她捏著夢蝶_%[email protected])N%[email protected]*@u78e-RFw!kuBvExc5hzF的下巴,吻上她的唇,舌頭刺入她的口中肆虐,恣意的品嚐她獻上的美好。

好一會,兩人才分開,夢蝶還戀棧著一下一下的啜吻著。

「蝶……」修靜探手,(OOjCvnJ#*+cQ-V#io9S)=Na^[email protected]&hD7W5(wI順著她美好的曲線往下,夢蝶跨坐在自己的腿上,她將自己的腿打開,也打開了夢蝶的,她的手指可以摸入夢蝶的深處,看著她攀著自己,隨著被撫摸的節奏顫動!

「月……」夢蝶抱著她,猝不及防的被胸前的快感刺激,原來修Qb273kIUEBh^m$^n)[email protected]$i9rlJacl&YHBI5ZL4*#mBQc9靜的手不但探入了她的腿間,她也含住了自己的乳尖吸吮,而自己卻被這的對待如遭雷擊,愉悅的發出迷離的嬌喊。

修靜看著眼前迷濛的夢蝶,如果說第一次可以說是錯誤,那她已經無法回頭,每一次與夢蝶相Vp&qZ9ualuOGpaC%41c4AdC3hh2*r1$oAk2A*Yai#QMjxiNC^x處的美好,都讓她無比的沉迷了!

她喜歡夢蝶,喜歡這個繞在自己身邊的姑娘,喜歡她的坦蕩跟率直,喜歡她的識時務,喜歡她這樣迷濛的avFt59T1)zjeiCc_)@UwzZdxOc_^VxyS-^=kl#GvqAN)zdUpg=看著自己,祈求著她的愛憐。

心裡無數次的理智在喊停。

但她發現自己停不了,夢蝶給她的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她只要自己快樂!

夢蝶總說她是自己的月亮,而夢蝶也是她夢裡的蝴蝶,是她人生少有的一點吉光片羽。

她看著眼前的夢蝶,燒毀她送的東西對i1)ri_**#DzciQsQn==6osUr7)#YgDDNGg-^_dYFrQR0l3yeT0自己無疑是拿刀子割心,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割幾刀才能割掉夢蝶這塊心頭上的肉。

但她知道六弟不是一個寬容的人,她可以玩弄、褻瀆夢蝶,但她不可以愛上這隻蝴蝶,不可以將她放在心上愛重。

因此她狠心毀掉一切。

唯獨今晚,她知道,回憶才是別人毀不掉的。

而她跟夢蝶也只剩下今晚的回憶!

她狂猛的進攻著夢蝶,看著她汗濕淋漓的躲避著情慾的狂風暴雨,任由她探送手指,兩人互相U7Xi7VvlZ0f3XRtAfm*[email protected])4Igmx)i進入對方,在桌上、床上,怎麼樣都不會膩似的,看著她被春情染紅的臉。

撫遍她白嫩的身體,即便上好的白玉,也沒有這樣讓她愛不釋手過。

「蝶!我的蝶!」她動情的喊,抱緊懷裡的人兒,手指抽出更多的春水氾濫。

「月!」夢蝶迷糊的喊著,她只覺得自己從未體驗過的情慾將她淹沒,唯一可以喘息的就是自己呢喃愛語的時候。

「我愛妳!」她說,親吻著白月。

兩人收拾著,夢蝶拿出那個隨身的玉珮還給白月。

看著她收起玉珮,夢蝶才放下心,淒然的笑說:「這樣也算是我們的文定了!」

但是眼淚卻克制不住的流下,那是不可能的期望,不可能達成的誓言。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人生能過快一點,趕快到水離說的,可以名正言順與白月一起的那輩子。

只是那輩子,終究……不是這輩子!

即便睡著了,夢蝶也不肯放手的抱著白月。

修靜看著她,從月落到天明,房間隨著鳥鳴亮了起來,也照亮整個房間她替夢蝶穿戴好,抱著她回到李府。

將她送上床,看著她紅腫的唇,想到她那白嫩著身子上面滿是自己種下的紅痕,像是白雪裡LfyCv7IVX+m^[email protected]*TqufFJuYJ_CcdS的紅梅,她心裡又歡喜又歉意。

「月,不要離開我!」夢蝶努力撐起眼皮,她拉著修靜的袖子。

「不會的,蝶。」修靜哄著,又吻了吻她,才看到她安心的睡下。

修靜深吸一口氣,踏出夢蝶的閨房。

李夢雲早已在暗處等待。

「我會遵守約定的。」修靜說,她不再身穿道袍,而是代表武將的常服,她將要離京,恐怕此生都不會回來。

李夢雲跪下行禮,無聲而不甘願的恭送那位大人。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