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最終回!百合小說梧桐影18:「我找到了,想要在一起的那個人。」

聿朝十年,宮宴的絲竹聲又再次地響起。 「貴主!」有人來對她行禮,白月點頭回禮。 夢蝶離開後,已經五年了,聿朝終於穩定了下來。模糊的歌謠聲傳來。萬民安,農家樂,皆有所養,盛世太平。父王、母后,這樣算是有了交代吧?白月看著宮牆之外的萬家燈火沉思。 露面後,她就破席而去,她已經三十許,不再喜歡熱鬧,或者說,那人不在,再怎麼熱鬧,也無法真心的喜悅,...

百合小說梧桐影17:如果真的有下輩子,她還是喜歡這樣的月。

(圖/123RF) 大王還在偏廳休息,有人來報,新娘自殺了。 夢蝶自殺了! 意識到這件事情,白月感覺眼前一片暈眩,她努力自持,跟著那個報信人走到新房。 到了新房,那著紈褲還被血嚇得躲在娘懷裡發抖,她排開眾人,不顧阻攔的走到新床前面。 看到了神色慘白的夢蝶! 她胸口插著匕首,躺在朱紅的鴛鴦被上,似乎是自裁,看到自己的出現,夢蝶的臉上有無限的驚訝!...

(18+)百合小說梧桐影16:她的撫摸跟輕吻,是她午夜夢迴的嚮往

來見她的是個棕髮碧眼的外族人。 「參見帝姬。」那人行禮,遞上糧單。 白月看過,這是官方正式核可的新糧,應該沒有問題,她轉身將糧單遞給袁紹朗。 「我早已非帝姬,若那位染香姑娘是為此而來,我可以為她引薦其它人。」白月直接說。 她還留在軍營,並不是她戀權,而是當兵衛國是她唯一能做,也唯一會做的事情,除了這個,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那人愣住,...

百合小說梧桐影15:就算是邪魔的交易,只要能讓她的人吃飽,她願意的。

袁紹朗看著說要離席又回來的白月,她鬱鬱的模樣。 「怎麼回來了?」袁紹朗問。 「剛剛去了彤館。」白月說完喝了一口酒。 看到夢蝶,她只覺得心裡又起了波瀾,她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再多留一會都危險,她只好回到宴會,至少無聊的宴會可以讓她心如死灰的平靜。 「彤館?」袁紹朗想了一下,擔憂地看著她,「那裡被李二小姐買下,改建過了。」 白月看著他苦笑,「我知道,...

百合小說梧桐影14:這個世間為什麼容不下一個女子愛另一個女子?

蓬草山中戰風沙,一別十年期玉門,巖邊有客關心恨,回頭塵埃忘路回。 「佚名嗎?」白月看著殘破不堪的廟,和牆上殘破的詩,失去作者的詩詞,在這樣的破廟又有誰會欣賞呢? 總是懂得保身的人才能留在京城吧!白月苦笑,為了牆上人的詩詞自憐起來。 雖沒有一別十年,但是三年的時間,也夠她將心中的傷痛藏起來了。 她轉頭吩咐,「休息!」 大王密旨的那一役,...

百合小說梧桐影13:「說謊,有時候是為了守護。」

聿朝在宗教的信仰上偏向佛教,但是因為大王尊奉道教,因此人民也跟著將道教的習俗放入生活中,不時可以看到街道上有人擺香設案。也常有富貴人家請道家為新宅祈福,女人更是常常往來於道觀祈求身體健康、早生貴子。 當白月一走,李府也有著動盪。 李府的大小姐,李夢雲,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只留下乳娘和說要為妹妹祈福的道姑,自稱無上天尊。但事實上,這是一場驅邪儀式,...

百合小說梧桐影12:她愛上這個姑娘,但她是沒有資格的。

(圖/123RF) 夢雲看著眼前的夢蝶,對於夢蝶……自己的妹妹,其實她知道的! 那天在涼亭裡,她親眼看到修靜師太,那位高高在上白月帝姬將所有人摒退,而自己妹妹則毫不知羞貼上去。兩人女人在涼亭裡親吻,而且抱在一起。那一刻,她如遭雷擊,她不願承認自己的妹妹,怎麼可能是那種淫蕩主動的女子,可她親眼看到,看到夢蝶摟著修靜,那眼神是無與倫比熾熱。...

(18+)百合小說梧桐影11:心裡無數次在喊停,但她發現自己停不了!

(圖/123RF) 知道修靜有事,夢蝶對自己的成人禮表現的懶洋洋的。她又開始畫畫,畫著那個人的眉眼,畫著代表她的月菊。 她現在恨不得自己真的是隻蝶,能飛繞在她的指尖,看著她如謫仙的輕笑。但她的畫卻被抽走! 她看著抽走自己畫像的人,「姊?」 「打扮好了?」夢雲看著夢蝶問,看到妹妹樸素的打扮她皺眉,「今日可是妳的成人禮!妳就穿我的舊衣?」 「……好...

百合小說梧桐影10:「姊姊,我是真心的喜歡她!就如妳跟姊夫……」

夢蝶看著姊姊的文定,她跟著家人一次次的行禮、笑答,一整天下快要累死了! 她看著姊姊羞答答的遞出那塊定情玉珮,跟她的比起,是差了了些許,但姊姊身上的蜜糖味,就算她是螞蟻人也快甜死了,她無奈。 但她已經有幾日沒有去彤館了,但看著母親忙成這樣,她也不好走開只能幫忙打打下手,然後被姐妹們拉出去。 她們幾個姑娘挑了間茶館聽書。 聽著那些個郎才女貌的故事,...

百合小說梧桐影09:她看著夢蝶,應該是她想多了,對吧?

一隔十日,夢蝶看著自己手上的繡畫,她一筆一筆的寫著。 畫面上,一朵碩大如碗的月菊由銀絲繡製,將那菊花的芳華隨著日光而閃動,而上面是用毛筆書寫的文字。 夢雲走過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閑靜的美人圖,只見自己小妹執筆書墨,心眼專注的畫著。 她嘆息,母親說的對! 自己家小妹絕非無才,只是那跳脫飛揚的性子,真的不知道是像誰,像現在,她就能恬靜的坐在位置上,...

百合小說梧桐影08:「還願意當我的……蝶嗎?」

再睜眼,夢蝶看著空蕩的被窩發呆,渾身痠軟尤其是下腹沾黏的難受。 「還賴床?」一旁修靜的聲音傳來。 夢蝶驚起,發現修靜已經穿好衣服,依然是那銀灰的道袍,只是一頭藏在道帽的秀髮,現在披散在身後,未施脂粉的她好美,夢蝶讚嘆。 明知道有什麼改變了,她可能等等就必需要面臨離別,但是她還是貪看著月的模樣。 就是因為要離開,所以她想把月記在心上。 「月?」...

(18+)百合小說梧桐影07:「我想當妳的玩物,如果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我願的。」

把夢蝶送回去,她終究還是心軟,敵不過夢蝶的哀求,允許她每個月可以過來一次,但要帶著功課來。看著夢蝶開心的回答,將她送進了房裡,修靜才轉身離去。回到彤館,她看著只有蕪慈站著的門口。她眼神冰冷,失望的走進自己的禪房。終究她最信任的人,傷到自己時才是最痛的。 過幾天,她聽聞大王賞了一匹漆黑的駿馬給李家小姐。 「是嗎……」她停筆一會又振筆疾書,「賞便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