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等到麝月睡了,她才起身,看看行程,還好沒有得罪太多人,她在網路發了文,對於沒有出席下午的活動道歉。

回覆了經紀人的訊息,她忍不住的查起了麝月到底做過什麼,為什麼那個女警會這樣說。

麝月滿足的躺在床上,閉眼享受著那種性愛後的滿足,她很少會這樣任性的丟下行程不管,可是夢夢的9cYug-^3ejqCghdC=rZrS#=N)1mLvtr$FVdqJ6zVdLg#aNlN4R事情她發現自己無法原諒,如果說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自己,讓她不要拿刀去剁了那個人,大概就是跟夢夢在床上廝混吧?

每次都是她先開始求愛,但是夢夢!F*DB%rI_eJv42fUS64n*2^px6$O&&Z)cZe0(dS-a!9t2UkMF0總是能熱情回應自己,一次、兩次,想到床上的夢夢,那麼的可愛跟大膽,她舔舔唇,誰在下面這種事情她不是那麼在意,她能享受在上面的控制感,但是躺在下面的感覺她也很享受,重點是那個滿足慾望的人,是不是自己喜歡的那個?

跟喜歡的人做,是雙倍的快感,也是她最喜歡的,氣氛、擁抱、親吻、前戲的勾引、正戲的熱情,結尾是相擁而眠的溫暖,性慾對她而言,就是盛宴,她不喜歡滷肉飯,+([email protected]@D6%[email protected]*o8jvnwl%meJ8jDNqIjJLAG那種只為了滿足慾望而做的性愛,她看不上眼。

她喜歡享受,享受那種一起攀上高峰的快感,女與女,投射出的情感更讓她著迷。

她抱著還在滑手機的夢夢,嗯,皮膚摸起好舒服,夢夢的身上帶著她喜歡的香氣,她磨蹭著。

「月……」夢夢的聲音有些飄,她懶洋洋的嗯了一聲。

「那個妳真的做過這種事情嗎?」夢夢看著查到的資料,如果不是因為沒證據,她懷疑,這真的是麝月做的。

尤其,她看過麝月是怎麼對待許維跟小豆,眼前嫵媚的女人,對於侵犯她領域的人,可不是柔1oar#J4rt^aS3tJAA$S7H=W4NV!T1ElLxeS3fs9jD&pt4(tD0f軟的貓咪,她是女王,不允許別人看輕她的女王!

「嗯……不是沒證據嗎?」R0TNBy9RSb(Ft$ev4Xr4zTk#$Sn%[email protected]$1PMp#[email protected]$Pu3ssERx麝月說,她熟練的從背後貼上夢夢的身體,壞心的在她的背後吐息,聽到她因快感刺激小聲的嬌喘。

夢夢轉過身,她制住麝月,隨手拿一旁的領帶把她的手腕綁住,並且固定在床頭。

麝月看著夢夢動手,沒有掙扎,反而期待的看著夢夢,「要玩這樣的?」

夢夢看著麝月,平時運籌帷幄的麝月,在床上卻熱情而奔放,她微笑的問:「可以嗎?」

麝月舉著手上的領帶,「妳說呢?」她用眼神回應,請便。

麝月看著夢夢裸著身體,只戴著眼鏡跟那一身迷人的香氣,感覺小腹又有了熱意。

夢夢騎在麝月身上,她推了推眼鏡魅惑地看著麝月,「我要好好的審問妳!」

麝月舔唇,她魅惑的躺在床上,「喔?」她的蝴蝶也懂了情慾的美味嗎?

麝月有多了解夢夢的身體,夢夢就有多了解麝月,她看著麝月,兩貼著臉看對方。

「妳要乖乖回aC3!P#G!6PrvHbydk(6e5YOM*4U&MU0RipmrSUx6d1HBV#Zvr4答。」她說,微張的嘴吻著麝月,一點一點,嘴唇只在肌膚上碰一下,呵上一點熱氣,撐著身體慢慢往下。

麝月的唇、脖子、鎖骨,一點熱氣隨即又離開,讓麝月感覺到冷,空氣的bjUrmMK)-7MGaRv1V+fDyyYPo3DFqRfBpGtXb3rvZZphWas3cL空虛與夢夢貼在自己身上的填滿、冷跟熱、近跟遠,形成情慾的對比。

麝月呻吟A*Y(fBz!#O1&*[email protected]_p8W8DDwLDLPFgEoC+$UJ)RvGyGxF著,她想抱著夢夢,想將她緊貼在身上,不讓冷空氣提醒著她的裸露,但是夢夢卻沒有如她所願,而是用手撫摸著她,指尖調皮的刮在皮膚上,帶來戰慄讓她期待著,她渴望的看著夢夢。

夢夢慢條斯理的撫弄著麝[email protected]!=ceFvuvj3R0W1u!+VOWrACwLyDp([email protected](^TEB月,從她的脖子往下輕輕的刮搔,聽著她難耐的聲音,「夢……」手指在麝月的身上跳舞,滑步到麝月的乳尖,輕輾慢壓,然後整個手掌握住。

「嗯……啊……」麝月感覺胸前一陣快感d7WYrM&1aq5o4TojA2d5svcX&wy8o)KpT!14q%SKURE5Fqu)oe,然後是夢夢溫柔的揉捏,那酥麻的滋味讓她夾緊大腿,太過分了!居然一直撩撥她卻不給她痛快。

「月……回答我,妳真的提供毒品給那個人?」夢夢問。

麝月彎起嘴角,知道她問的是什麼,她卻不答。

FMcH-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ew-o-OGhHi1Ay樣的行為換來夢夢的懲罰,她低頭,髮梢先是搔弄了麝月的乳尖,讓她敏感抖了一下,然後用唇又貼上那起伏的胸前,輕輕的吸吮,就能聽到麝月焦躁的喘息。

夢夢用手指輕輕挑動著另一邊,「還不說嗎?」

麝月含媚的看了她一眼,夢夢戴著眼鏡的臉,有著好奇還有一種淺笑,那是掌控%[email protected]^MKWH3^T1-018M+kjDHXtfyM=y*2Q4Pl^!p9H7者的冷靜,她開口,「當然沒有,只是讓他認識了許多人。」

夢夢看著麝月嫵媚KS&5qomeAT7-NrZXd6=Iojyg#@mKa^YUb7Un5XwktVnvXsvK2z的模樣,還有她夾緊的腿,她給予麝月另一邊的胸部同樣的快感,然後慢慢的親吻,舌頭輕點,濕潤到她的小腹。

麝月感覺夢夢輕吻著自9%N_QGph7-VkQseqWK6=PnFa!ks+^o1hK%[email protected]%LB己的乳尖,那種被刺激的快感讓她拱身,然後夢夢的舌一點一點的品嘗了她的腰、腹、小腹,那被輕舔過的地方因為空氣的關係而有些冷,但她的鼻息跟舌,一點一點的吻到她的腿間,她感覺身體的熱潮也跟著夢夢的動作,濕潤了腿間。

夢夢微笑卡進麝月的腿間,當她想要夾緊腿,卻只能夾著自己的腰,她微笑,跪在麝月的腿間,手指熟練的探入,「月……妳讓他認識人,難道真的沒有壞心UA4p%LunT740vQTn-PFF4($UjpvxM=3YTgiwH)oe4+5IyDdK+_?」

麝月輕哼,「嗯……妳說呢?」

麝月看著在自己腿間的夢夢,她優雅的觀賞著自己,想到她目光停駐的地方,是自己的身體,那種羞恥又期待的心情像是蝴蝶在她心裡飛舞,被綁住的雙手想要抱著她,想要攀在她的身上,想要撫摸她的身體,想要玩弄她的胸,好好AGW=1aVo$0H9^41=gsa%6R_Gxm&KAiHnEe5NZ*aq)m=XZaiRU9懲罰這個壞女孩,卻只能被綁住。

「月……妳真的很調皮!」夢夢哄著,她將手指探入,摸著她的腿間,那可愛的肉豆,控制著麝月的情慾的開關。

「啊……啊……」麝月發著抖,雙手卻只能空抓著,那種難耐的慾火,她已經受夠了!

「乖,月……妳知道乖孩子都有獎勵的!」夢夢哄著,她的手指在麝月的腿間捻弄,那早已濕滑氾濫的谷底,陰唇也像賭氣一樣嘟嘴,半嗔半!NUC$!QDzbhBeEa#XW*rBhg5x&ZTMVxTI(w^5rLPW7K^&BTFx6怨的要她填滿。

麝月吸氣,看來她教的太好了,Lv#tukrqAwb)#[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u那戴著眼鏡的夢夢,是如此的冷靜,而且離的這樣遠,她想要,但手上的束縛讓她痛苦,她還要,要進去!要被填滿!她克制不住的求饒,「求妳……」

「所以妳是故意的?」夢夢問,看到麝月焦急的點頭,靠近一些,又讓她不得。

麝月煎熬的點頭,她看著夢夢可憐的解釋,「人生本來就充滿誘惑嘛,是他不堅定,能怪我嗎?」

「那妳就可以這樣影響別人的人生?」夢夢挑眉,妳又不是上帝。

「是他不能堅定自己立場,憑什麼怪我,李蝶wVtjb5aSnawC)ZMUUl)C1xhKMHNN08=HcIy)PFipB61UHa)$d2,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年代,也是充滿誘惑的年代!」麝月微笑,她看著夢夢用眼神勾引她。

可以了吧?妳要的答案我都給妳了。

夢夢看著麝月^27#QFw*aCE+s6fy8s4JVo^%ctDqOaEEoyu%H0ATp+uetXBm$y,她好美,不只是精緻的身材,還有魅惑的眼神,更重要的是她的靈魂,那是一種女神般的自信,她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而她說的話衝擊著夢夢,她喊的名字,讓她瘋狂,因此beOBm%K9RsQ$kZs2_-wU_J0RdNTxZ+q8pu&r^GehEKiB0Xb$&B,夢夢給了麝月最想要的,溫柔而熱情的填滿,細吻她的身體跟臉,滿足她的每一個呢喃。

「放開我,蝶,我要抱妳!」麝月魅惑的說,她要抱著夢夢,要與她一起。

「不行。」夢夢說,但是她熟練的將手指餵入那飢餓的嘴中,冷靜地看著底下的麝月滿足而焦躁的喘息。

「還要……求妳。」麝月聽(uELk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到自己的聲音求饒,她看著夢夢,不要這樣,用這雙冷靜的眼睛看著迷亂的自己,跟我一起沉溺在慾望中,求妳!

「嗯,我會滿足妳的。」夢夢說,她不再折磨麝月,專注的抽送衝擊著麝月,當她受不住k^[email protected]$+DOXTyVNBzscqX3QlG=7EIgrrn!ztWHkCnTM1快感的喊叫時,居然也勾動自己的慾潮。

她著迷的看著麝月,此時,她就是自己的月之女神,每個動作都勾動她身體每一次的潮汐。


(圖/123RF)

因為元英的邀請,夢夢跟麝月參加了同志遊行。

看著各式各樣的人,有著各式各樣的打扮,除了新奇有趣,更多的是一種惆悵。

她看著,每一個口號後面都是沾滿血淚的故事,但是人群總是會進步的,她走在人v#!PYXITBAW43t^$Cd^6gX)!S9uhh2(TXBjca-pHG&BVLM13-_群裡,雖然她只是一,但是無數的一加在一起,會變成千成萬,而這數字想要告訴世人的,只是一種訴求罷了。

想要被認同,那是一種天生的感覺,他們沒有任何惡意,只是希望不要再被歧視,大部分的人都是善良的。

她走在人群裡,旁邊是麝月,cNl81=t7Bch!JnO2wq-r#d+QCZR7MF!f3G#y&ZzSy6LzzZ=1cI她突然有種感嘆,希望同婚通過,並不是什麼淫亂或者什麼犯罪,只是想要跟這個人名正言順的在一起。

總覺得這樣的路上,總是感慨的,她的人生不是沒有遇過男性,她也知道男女相戀的美好,但也曾被男人傷害過,想到許維、那個小豆,她知道,男人不是全都是壞的,可是,她發現bbPu8WbZYMs_)[email protected]@sbBLP2RG4mZkkdPP5w(g_lC自己已經無法再喜歡男性,不是因為性向。

而是,她的心裡,有一個人,把她的心裡所有喜歡都佔住了,無關性別,她只是喜歡這個人,也愛著她的所有sQ#[email protected]$ZNXNXN6Pb8=*U8f1vac--sKUlTK+gDF6C相關。

只是如此,她只想好好的陪著這個人,經營這段感情,直到離別的那一天,或許一天過一天,她能牽@3ERFZHT5PxQw306)E(zBxFwIY^kGMJ^VkAHtA8NUe8KwyLscK起麝月的手走到永遠。

「好喜歡妳,好幸運能遇見妳。」夢夢微笑,天上的太陽照在身上,她竟然感覺欲淚。

麝月看著夢夢,她懂夢夢的感嘆,「我也是。」她微笑。

那一刻,麝月發現自己竟懂了夢夢的感慨,因為她也是,世界上能相愛的人太少了,而相愛不能一起的悲劇也太多了,她希望自己的一點力量,可以減少一點眼淚[email protected]

但恍惚中,她又聽到什麼聲音。

「……若是有天,輪迴轉世,我能在人群之中說出喜歡,她會回應我的歡喜嗎?」夢蝶的聲音說。

她看著夢夢,露出一個了然的笑,記憶中,夢蝶曾與白月相約下輩子,下輩子是不是這輩子?

是吧!

她們真的在人群中,說出了喜歡,自己也回應了她。

麝月牽緊夢夢的手,「不要離開我。」

夢夢對她微笑,「嗯!」

兩人走在人群裡,其實大部分的人還是普通異性戀,只是為了親友參加的,麝月感嘆,世人對於不懂的事情,總是敵意的,無知會帶來恐懼,她看著另一邊,虎視眈眈的tC6y3aQPW)Det&4f8rlAY_muLsg+p*o!hm7H1^)UMz*BRGSvW1反同隊伍。

有光就有影,這是世界的規則,不只是同性ZVK55G&d961EsuzAYW7soM(#d!SFT0aH!L%aOVPzIZEyTumvsI、汙染、戰爭,有太多贊成反對的人們,有許多的意見,只是因為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

但是爭取同婚的原因,只是因為我是,我懂,所以我站出來!

只是堅定自己的意見罷了!

麝月看著夢夢,是她的出現,影響了自己,因為她,所以愛屋及烏,所以能體會更多相愛不能在一起痛苦。

「如果通過,我們就結婚好不好?」夢夢問麝月。

麝月點頭,她在夢夢耳邊說:「在我心裡,妳已經是我的新娘了!」看著她羞紅的臉,心情很好的微笑。

她從不覺得沒有同性戀,這世界就和平了,wLx(%FJ$!HGVv5vGNrH+yDWUDHVtor&z)Y*v4#cJ_visb!L+Yz還有很多問題,相關的疾病與公共問題,也不會因為滅絕了同性戀,就不產生。

比起夢夢的柔軟,她比較冷漠一點。

她看著人群,人就是這樣矛盾而複雜的吧。

但是反同的人群中,卻有一個人看著夢夢與麝月,看著她們牽著的手。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單純而天真的挪威女孩席瑪,內心有著堅強的信仰與管教嚴格爸媽的諄諄教誨。入學後,席瑪與非常美麗的同學安雅建立深厚友誼,但卻在一次圖書館癲癇事件後,她開始發現自己擁有令她爸媽向來畏懼已久的超能力。隨著學期持續, 席瑪對安雅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但突如其來的神秘事件越來越多,席瑪開始發現她的超能力與家族的祕密有關,必須被迫去面對她過去悲劇性的秘密,以及那駭人超能力的後果……

30秒註冊,馬上看《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