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把夢夢帶回去,麝月脫下了偽裝,她拉著夢夢,到了自己房間。

「夢夢……」麝月在她耳邊喊。

「月姐?」夢夢迷糊著,雖然神經有些放鬆,但是腦子有一點清醒,她看著周圍,自己怎麼會睡在麝月的房間?

看著夢夢準備起身回房的模樣,麝月好笑的牽著這隻小醉貓,把她帶到床上讓她坐著。

「夢夢,妳喜歡我嗎?」麝月問。

「喜歡啊!最愛月姐了!」夢夢迷糊的回應,怎麼了?月姐為什麼一直問她問題。

「那當我女朋友呢?」麝月好奇的問,她看著夢夢,伸手替她順著頭髮,然後摸到她的肩cWMvrhU_nhV9hj0L2$7EL(nuT=$NSrQ2w!emW5t%S$KAxk(FnK,直到髮尾的底端,握著她的手臂。

夢夢並沒有對她的碰觸反感,只是眨眨眼看著眼前的麝月,「月姐?妳是真的嗎?還是作夢?」

「作夢。」麝月非常誠實的—撒謊!

夢夢卻笑了出來,難怪!她就覺得不可能是真的,現在一定是她在做夢!

「妳不要顧著笑,回答我!」麝月嘟嘴,這個壞女孩,怎麼這麼狡猾!

她看著夢夢,那可愛的眼睛盯著自己,彎彎的眉毛還有那喝過酒,水潤的唇,她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壓抑了,她想要夢夢,不只是慾望的滿足,還要她屬於自s2OB64NZ+dQt(skj63j7A!VwpHAu-H4=14QW!Rz5sMfMX2VUMM己!

我要妳愛上我,就像我對妳的感情一樣,麝月想。

「喜歡啊!我超喜歡的!」夢夢笑說,回答著這個夢中的麝月。

果然是我做夢吧!夢夢恍神的想。

否則月姐怎麼會嘟嘴,看著眼前的月姐那張美麗的臉,尤其是她說話時,開闔的紅唇,那嘟嘴的模樣有些嬌嗔的味道,像是要人親的邀請c=U0!y)en4^*6%-i=4Gji*#O9cQ84GS)AD(_EOmi0cOWO^zcp*,讓她心裡有些熱,她好想要親月姐喔!

既然是自己的想像……夢夢傾身,吻上月姐的唇。

女孩子的嘴唇好軟喔!

沒想到自己的想像力這麼好,月姐的味道是這樣嗎?

有點酒味,微熱的氣息,那粉色的嘴唇像是上好的軟糖SRInmhCifEIYjNDzO5xb_wBT0SK#i)_DYVUslnTB3+b^HCOE^),她好想咬下去,可又有那麼一點不捨,只好輕輕的含著,兩唇摩擦時那種沾黏拉扯唇肉的觸感,好微妙……

夢夢感覺原本就喝了酒有些熱的身體,現在又更熱了,她還想要嚐遍更多月姐的味道。

麝月被夢夢吻著,她沒有想到這個女孩這麼大膽,她微笑,眼神染上了慾望,她也上前親吻她。

親吻,可以是很簡單的雙唇相貼。

但也可以很有邀請的,她捧著夢夢的臉,傾身送上自己的舌。

調皮地勾畫著夢夢的唇,感覺夢夢迎合過來,但*maTIU^&li2xNxIH!EOzJA+94FEpW$UyntKEb6l$B!e9sfq%hZ又若即若離的讓她著急,夢夢的呼吸轉為急促,她才貼上夢夢,親吻著,送上自己情慾的邀請。

「我想跟妳……」她暗示的說,把夢夢壓在床上,她俯身與夢夢對視,目光灼灼的看著T(m5efWNBsK_Aa58v+4)cCHUmmMZC5F36ug5!ea2gY17Im3Htm她,沒有一點掩藏的說出自己的意圖。

看著她沒有拒絕的臉,麝月一點一點輕吻,從左到右,輕輕的碰觸,然後是用舌滑過她的唇,聽到她迷糊的呻吟。

兩人貼近的鼻息、口水的接觸,從輕吻,#=5([email protected]#OUo5tCuajOMbnMDG=pmuSjc4nqBn0XfVX$到舌頭的接觸,夢夢閉起眼,她感覺到麝月的侵略跟品嘗,酒氣的醺然在兩人的嘴中交換,只是接吻,她就覺得被勾引,那種情慾被輕輕碰觸的感覺,讓她有點腿軟跟害羞。

「李蝶,說好。」麝月喊了夢夢的本名,少有的霸道命令。

麝月WhzdMH84-+cB$iwYKHEi^S0o7*lzl7yEjI2yd260hq(IVnGFPZ嘴角噙著笑容,她懂夢夢此時的表情,她閉著眼急促呼吸的節奏,還有她紅潤的臉跟嘴唇,夢夢會想要自己的,麝月有自信的想。

她知道眼前的人並不討厭自己,她可以進行下一步。

但是……試吃只到這裡喔!

麝月看著夢夢,帶迷濛眼神的表情,她壞笑的勾引著。

接下來的,要付出妳的承諾作為代價。

李蝶,妳有這個覺悟嗎?

夢夢睜眼,看著麝月,她的眼神裡面,像有一隻雌伏的野獸,帶著赤裸的慾望看著自己。

而自己是她的獵物!

可她卻不覺得生氣48cMtkvMhx4NZdMZ$rX%5Yp7tPBcJ9n%AsY)z6=CxgoeK70NM*,而是渾身發熱的興奮跟期待,她喜歡麝月的吻,還有她的舌舔在自己唇上的意圖,喜歡她毫不掩飾的慾望,讓夢夢點頭同意。

好。

她想要跟麝月上床,她願意,甚至有些期待,麝月的進攻。

當麝月再問一次時,夢夢聽到自己的聲音說:「好。」

得到同意的麝月微笑,如同勝利的女神,準備收穫她的獵物。

她把夢夢壓在床上然後傾身,不同於剛剛的輕觸,她貼上夢夢的唇,霸道的XqExIDewEMRDadV40#0N-Yrhs6U-)8T$fCv$fGACvpUCOHRrK5搶走她嘴裡的空氣,舌頭侵入她的嘴中,抵著她的舌。

她雙手撐在夢夢的耳邊,兩人親吻時,跟夢夢差不多長度的頭髮落在夢夢的臉上,搔癢著她的情慾。

夢夢感覺自己有些迷糊,也有些清醒,更多的是身體慢慢上升的熱度,跟嘴唇被人侵吞的感覺,讓她腦子發麻,感覺自IYQ2q9m$e9iXX&psuPh#nNgW#FdsU#BOl-$jekpiHO+698TO5=己被麝月餵食了慾望,身體渴望著眼前人的撫慰。

只是親吻,就已經讓她燃燒起來。

「把自己交給我。」麝月命令,她摸著夢夢的臉,她終於可以貼近夢夢。

打破禮貌的距離,撫摸著這個讓她掛心的女孩0QcvcMZ8wB^3U&D0hjHAEG1LGalFmr39YaUxygd5vU5Rj9274B,細細的品味她的全部,她的頰、唇、脖子,然後又用嘴吻了一遍,她喜歡聽到夢夢被自己親到時的喘息聲,慢慢嗅聞著她的體香,找尋著她的敏感。

「嗯……月姐……」夢夢感覺臉到脖子被撩撥的發熱,耳邊uEXxMDkeqxgcxL!!K%rdT$ZK(DIlX^nAWLJMyxa3OlYACS4$B7有人親吻時的嘖聲,麝月的呼息放大的在耳邊迴繞,還有她離自己好近!

麝月的香氣、她的頭髮跟眼睛裡那一點幽光,像是一點小小的慾火。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7_ux3c)[email protected]+3l3b^$uzT房間裡只有她跟月姐的呼吸,急促跟緩慢交流著,她感覺自己體內的火也被這點火苗點燃,燒進了體內,腿不自覺地想要夾緊,想要擋住那種濕熱感。

麝月的眼神暗了下來,她伸手撫著夢夢的臉,另一手卻趁著她還沒意識到時,已經_XFHkSf^8UKrpBNDQj3TJJMq7k+qU3xBg6nvZq8cbK)ay+*XMV摸上夢夢的領口,解開那排扣子,摸上她柔軟的胸。

感覺胸前有人撫摸,夢夢喘了一聲,感覺那手溫柔地罩著她的胸,手的熱度柔弄得讓她渾身發熱。

把自己交給她。

心裡的聲音說,她有些緊張,但更多期待,接下來是什麼?

夢夢感覺脖子上有人的呼吸,細吻來來回回在她的脖子跟耳朵,不斷撩高體內的火。

嘖聲跟耳垂被吸Lj*^CNie7wYFdp%pGh7rT0+QRsSNLCB!xhrp^PrfOX2y5&zVYa吮的感覺讓她敏感的顫抖,聲音跟觸覺同時刺激她,她想閃躲但卻只能更加沉迷,感覺身體的慾望被勾起。

「乖……我要脫妳的內衣!」麝月聲音在夢夢耳邊哄著,看著夢夢順著自己的動作抬身,她手+BX-_IoX(27azc8STxYwBwnFuiAEo=-qD5(da0a_3#E0EvFL4=摸到夢夢的身後解開胸罩的釦子,放出女性起伏的象徵,空氣與肌膚接觸,微涼的感覺。

打開胸罩,麝月脫下夢夢的胸罩,看著她胸前的乳房,伸手揉弄著,聽著她發出的喘息,低頭WU2$YccPAd6ui%9u9I!SiA2J9%ZUd)S(yC4Q1$B(jUFOdGEs^G含住另一邊胸前的紅豆,引來夢夢的呻吟。

「嗯……啊!」夢夢感覺胸前傳來快感,她看著麝月,身體oAaiD^IaNJWHIbtwR9ik1y#k^j-r&aG(Oi-B)YhS)F_ie^FA*k迷糊而回應的貼著她的胸口,她伸手學著對方的動作摸到她的胸部。

胸前被揉弄得感覺,讓麝月有些敏感僵硬,她看著夢夢的動作,挑眉,這麼快就想反攻?

這樣可不好喔!

她愉悅FKcJw3DI-&v))MQX(_TfeJq2PV*GYAKvenvy+0o6QPhjWaYS*h的彎起嘴角,手撐在夢夢耳邊,輕輕在她的耳邊輕嗅,手來回的摸著夢夢的身體,那白皙的皮膚,女人的曲線,滑膩的、柔軟的手感,讓她愛不釋手,也撩撥了她的慾望。

感覺耳邊的麻癢,夢夢縮了起來,只覺得眼前的麝月很壞,但是她露出的笑容很好看,她好喜歡。

夢夢伸手,輕捏麝月的胸前,聽到月姐喘息,夢夢得逞的壞笑,手掌握著麝月的胸,時不時用指輕捻她的乳尖,看著眼IPr=VeBORSqLU7bKw9MFGUvhP!c9UDMx^U$W=+BbELW)y2&Jei前的人敏感輕顫的模樣。

「啊!」麝月輕喊,她看著眼前已經染上了情慾的夢夢,那可口的模樣讓麝月再也忍不住地撲上去。

兩人脫了彼此的衣服後,麝月押在李蝶的身上,裸體相貼的那種溫熱,肌膚與肌膚的接觸,讓她感W7S([email protected]#&wE&DN%ijk*Z!!&uN2!bXutlV覺更加愉悅,就像熱水澆淋在身上,暖慰了她的身體。

愛撫著夢夢的身體,那皮膚散出的熱跟微微xm1CCuI2=jCPZM2%CxFw7I^2wn6lrT9B_4!Ugb$g!k$R+esnb(的酒氣在誘惑她,她順著李蝶的曲線撫摸,女子柔軟的肌膚、挺出的雙乳,她了解的挑逗著。

不需WG0h^11BNDjpnC=cn=PY_o9S6W&hiP)TJ1bM5k)VSfogPyn4WD要太快,嘴裡嚐著夢夢的滋味,一手撐著撫弄著她細嫩的身體,在她耳邊壞心的呵氣,感覺她的顫抖跟軟軟的求饒。

她一點一點地種上自己的印記,耳後、脖子、鎖骨,胸口,一點一點的品嘗,那嚐不膩的滋味,直到夢夢迷亂的夾緊雙腿,才脫下她的短褲,探入她的腿間捻出一點濕潤,確認她已經準PxUGL1JXi$fk0L4DVfVl^zv&(y4Nv#(1-VbPQ)[email protected])Rp-^$ikc備好接受。

「嗯……月姐?」夢夢顫抖的喊,她似乎被眼前的麝月摸透了,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移UWCXrgcnz&XkrqdKKUw%3FG([email protected]像是漫步又像欣賞,隨著手摸下她的小腹,她夾緊雙腿,卻只能夾著麝月的腰身。

夢夢感覺自己的慾望,徹底被眼前的麝月點燃,她想要!

麝月將手摸進自己的腿間,她感1VsPTj-Mhl8%52(=W%%N_XTpIMc=(iQ-g7-8MmvdSLKc#de*a3覺自己又期待又害怕,當她的手指探入,她感覺情慾就這樣被拈開,她輕哼一聲,被進入的感覺,並沒有不適,反而覺得自己身體歡欣地迎接著。

這才是最讓人害羞的部分,夢夢將臉埋進一旁的被子。

不要!

不要這樣好像在欣賞什麼一樣,她害羞地想,不要這樣看著我動情的樣子,太羞恥了。

「蝶……」麝月貼著她,看著她害羞的模樣壞笑,她俯身親吻著她的耳垂,「蝶……叫我月。」她輕聲地喚,像是想喚醒夢夢IrYrg%M4DpNBMkKg!Ersm=nGI_D1s%wQ3kEFktaoHyFQvL0A4J的情慾。

「月?」夢夢迷亂的回應。

「對,叫我月!」麝月說,她勾起了夢夢最深層的情慾,她微笑地將她的手按住,兩人十指交扣,另一手在夢夢的腿間,探入的手指找uM)Qr$aKYl3XtlgJzCRafPE5E$qkbThvd-*+4k=PNDR%Wc$5F0到那通往體內慾望的深道。

「月……月……」夢夢順著那人的命令喊著,身體的快感讓她漸漸放開,像是花綻放在心底,那樣的自然而愉悅。

當那人進入自己的身體時,夢夢發出一聲滿足的喘息,感覺她直接進入到最底,徹底的填滿她。

這時,兩人相握的手掌卻傳來一股熱,有什eQ(k!yyuB6OK69N1ZcfRZV([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U69b麼順著她的胎記鑽了進來,她感覺那股熱沿著手臂到達她腦後,似乎也沒有發生什麼事?

夢夢迷惑著,或許是因為現在慾望才她最重要的事情,她想要被滿足,想要月的深入。

麝月繼續進攻著身下的夢夢,她吻住夢夢的唇,封住她的口,順著她的濕潤,放縱的手指在她的體內肆動。

夢夢放棄被子,改而抱緊眼前的人,裸體相貼時的熱度,還有她背上的汗水都讓她更加興奮跟欣喜。

一時間,整個房間只有兩人喘息的鼻音。

夢蝶閉上眼,感到快感的襲擊,那是一種被徹底侵入的感覺,讓她興奮到腦子空白,她克制不住的喊著,月……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成了片葉子,被放在水上,水波+%VEpps-n8MayVI0SCt+2$ku!o#IdBe1qV&AtrDWR9CJYKsCXR不斷傳來快感的擺盪,讓她不自覺的握緊月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承受著那歡愉的衝擊。

在黑暗中那人的香味傳來,她沒想到香水在這樣的溫度下,散發的味道是這麼誘人,她的頭髮在自己的頰邊輕搔著,身下的快感襲擊著她,那是她sza)h+Oi)aSE+4JU)91p*zADWy!P^m+B=DUCTWB$)eHp)wKqWZ未曾有的感覺,快感到了最後,她瘋狂顫抖,幾乎是啜泣的求饒,只因為那讓她無力招架的愉悅,慾望被徹底的滿足。

夢夢感覺雙腿有些麻,想到現在自己的姿勢裸露,她就覺得身體更熱了。

在情濃的快感中,她聽到麝月熟悉的聲音喊著自己。

蝶……

她也回應著,順著一種頻率,她不再掩飾自己,叫喊著她的名字。

月。

[email protected]+FFuAwvoEaQ7nFsuqd&M([email protected]^6ZNhM一會她才有些回神,發現自己抱著麝月,抓撓著她汗濕的背,兩人相貼的胸,還有麝月放在自己腿間,輕輕地動一點手,都能撩撥她到顫抖。

「蝶,我想抱妳。」麝月輕聲的說,她貼著夢夢,從進入到4)@@JWjxn#obu7QdVFu9+JF+QWSxoj0BVo3OGz_fcvD_VlJtEA律動,她享受的看著李蝶染上春意的臉,她那滿足的表情,就是最好的催情劑,讓她自己也興奮而濕潤。

看到夢夢迷糊的點QhTY$Tv!*kTj_cFaumVD7&i&1o!oIXp%TlFygeHBcvVRvlbiop頭,她緩緩的抽出手,手上那透明而濕黏的液體,讓她興奮的微笑,只是簡單的淨手,正當她打算下床去洗手時,卻被人拉住。

夢夢半撐著起身,抱著麝月的腰,看著麝月張大的眼壞笑,「月,該我了呦!」

她的手摸上了麝月,準備好好回敬這個把她撥弄到迷亂的人。

麝月挑眉,彎起的嘴角,順著她的動作躺到床上,看著她清潔的動作,期待著夢夢的反攻。

兩人在床上交纏著,直到敵不過夢境的召喚,夢夢才躺下,她讚嘆自己夢境的擬真程度,如果這春夢真的Z8)b%JK3M*(Vh2VRFS(t1+$zYk%gt9zk7_v2ELbw$-Cc+rEBY8是跟麝月做的,那就太爽了!

她感嘆的走入夢鄉。

真的是跟月做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智回神的夢夢,崩潰的看著自己全裸的躺在陌生的床上,她起身,一旁是裸體的月!

她瞪大眼。

「我身材不錯吧!」麝月用手撐著臉,看著眼前人呆滯的模樣笑說!

那表情說不出的嫵媚跟誘人。

夢夢同意的點頭,她習慣的拿TtB$6X1)rjXGFwvu)N)grX^8#@9z!**_FpWWixNxTUkm+Wq7r=出對記者的話,「當然!月姐平時都有在鍛鍊……等等!月姐!妳……我……」夢夢看著自己也裸著身體。

所以她們真的做了!

夢夢的表情真的很好懂,幾乎可說是可讀的,麝月有趣想。

「真的喔!」麝月故意的貼在夢夢的耳邊,她吹著氣說。

夢夢害怕的往後靠在牆上,「月、月……月姐!」

「昨天我們喝醉了!」麝月解釋。

「那我對妳……」夢夢愣住,她總覺得昨晚好像是她被壓得,可是她好像也有……

她發誓,下次絕對不把自己喝到斷片了!

這個美好的事,她居然只記得中間!夢夢有些扼腕的想。

等等!我到底在想啥啊!

「都有喔!」麝月笑著逼近,故意在她耳邊說:「昨晚的蝶,很可口。」

不!夢夢臉紅了起來,不要這樣用這麼漂亮的臉,在她面前說這種會讓她腿軟心跳的話啦!

夢夢感覺臉燒了起來,那種羞怯地想把自己捲起來,卻被麝月輕輕刺探的感覺,太讓人害羞了!

「不喜歡嗎?」麝月看著她的臉,雖說她現在羞窘的表情很可愛,不過她有點擔心李蝶會拒絕自己。

夢夢低著頭咬唇。

麝月伸手將她的頭扶起,她一直是對自己很自信的,但是當夢夢遲疑的時候,麝月發現自己居然有一點害怕。

她不是沒有談過感情的小女孩,但眼前的夢夢若是拒絕她,她居然有種不願承認的感覺。

麝月勸自己,妳可是情場的老手,最自信的就是好聚好散的瀟灑!

但是!她居然對夢夢……有些沒辦法放手!

當麝月已經在腦海裡計畫,要怎麼做來抓住這個女孩的心時,夢夢回應了。

「不是的!」夢夢說,她看著麝月,「月姐很好……」

看到她自信的一笑的模樣,夢夢感覺心裡有點震動,這是就怦然心動的感覺嗎?

聽到夢夢願意承認自己,麝月的自信又回來,她貼近夢夢,「那就當我的女朋友吧?」

夢夢看著眼前的月姐,她那美麗的臉上有著逼人的魅惑,讓夢夢不自覺地被吸引,她自然地說:「好。」

她看著夢夢害羞的模樣,她壞笑的靠近,「妳叫我月,我叫妳……蝶,可以嗎?」

夢夢卻搖頭,「好是好……只是有點奇怪……」

「哪裡奇怪?」

「我最近一直在做一個夢,我穿著古裝跑來跑去!」夢夢說sEd-6NFvNL7y+w09#cfJf-V9XUu([email protected]^gQ7btO#pU&cJGWrr,她皺眉,「而且總有一個人喊我,我一直喊她……月!」

麝月張大眼驚訝,「原來妳也有夢到?」

也?

所以月姐也有夢到嗎?

夢夢問麝月:「月姐也是嗎?」

「從那個胎記開始的對嗎?」麝月問。

夢夢點頭,「我一直以為只是在作夢,可是月姐也是……」所以她們真的是有緣份的?

「我拿個東西給妳看!」麝月起身去拿東西。

結果夢夢臉一紅趕快轉過去,月姐沒穿衣服啦!

剛剛她看到什麼,很誘人的兩點顏色……

李蝶!妳這個變態,在想什麼!


(圖/123RF)

他們倆人穿好衣服,麝月把《梧桐影》的劇本拿給她看。

夢夢覺得真的太巧合了!她們倆的初次見面就是這齣戲,她打開劇本發現裡面的女主角名字。

李夢蝶、聿白月。

太巧了吧?她就叫李蝶,綽號是夢夢!

她看著有標記的那頁,寫的就是夢蝶與白月握著烙鐵,在兩人手上留下燙傷的劇情。

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胎記,難道……自己真的是夢蝶?

那她還是真的喜歡月姐嗎?

還是只是一個亡魂不甘願的意念在影響自己?

夢夢迷惑了起來。

麝月看到夢夢在看自己的胎記,她走上前抱著她,「夢夢,我是真的喜歡妳,不只是前世什麼的。」

聽到麝月這樣說,夢夢聞著她身上的味道,心卻更亂了。

看到夢夢這樣失神,麝月突然害怕起來,如果夢夢離開,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抱緊夢夢。

但夢夢卻安慰的抱緊她,「嗯,我知道,這幾個月的我們,都還是我們自己。」

聽到她這樣說,麝月才放下心來,她微笑的喊,「蝶!」

夢夢看著眼前的月姐,她)pB4i3HOxHEs7QptMDVifEV&^B)TRW2yaCnWa^E!pc^nq!Q3Pu美麗的模樣,想到殺青那場戲的麝月,那個像是尊貴女王的月姐,而自己站在人群的幽微。

她突然了解了夢蝶的想法,夢蝶是不是也如她一樣,打從心裡崇慕著白月?

她翻看劇本,大綱上寫著,夢蝶一直到死都是愛著白月,看著夢蝶的心情,夢夢突然產生了共鳴。

如果有下輩子……那會不會是這輩子?夢夢問自己。

她看著麝月,肯定的說:「我想不管我是蝶還是夢夢,我都一樣會喜歡月的。」

夢夢笑了起來,「因為就是很喜歡、很喜歡妳。」

麝月看著她微笑,心底像是有什麼被撞了一下,她感覺眼前的夢夢似乎想通了什麼!

因為演過戲,她更清楚白月跟夢蝶,她總覺得眼前的夢夢跟夢蝶似乎重合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她們似乎都有個堅韌的心,她看著夢夢,有時覺得她很單純,可是單純也是一種樸實的智慧吧?

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認識了這樣的夢夢。

如果她們的前世真的是月跟蝶,那更應該好好地相愛不是?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柏林影展泰迪熊獎及獲獎劇情片」囊括近年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及柏林影展獲獎影片,包括亦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不思議女人》、《愛是一隻貓》、《愛情的模樣》、《以慾望之名》、《教練與男孩》、《愛我就殺死我》,以及最新獨家《愛在豐收的季節》和受其啟蒙的《春光之境》。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