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明明應該要不開心的!

梁孟涵想,被人弄暈的滋味不好受,但或許對喜歡的人,總是會多了幾分耐性吧?

梁孟涵覺得一夜酣眠後,少有的不再煩惱公司、數字、損益,而是睡飽後的精神氣爽。


(圖/123RF)

夢境中她回到就讀的高中,她躺在以前操場旁的樹下,陽光的金光穿透樹葉,讓人昏昏欲睡的溫=4$areNOW3eH^Pl!6gPzK&38bJMm_ouDHr1LwBqs4KOPAUkQ4!度,午後的靜謐,還有那個熟悉的身影,穿著制服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沈薇玄。

「別睡了。」沈薇玄的聲音說,她走上前,拉著她的手。

薇玄的手好暖,梁孟涵迷糊的想。

「玄,我好累。」梁孟涵聽到自己說,但還是拍拍衣服,順著沈薇玄拉著她的手起身。

而她們就這樣牽著手,一路走回教室,沒有放手。

「乖,等等搭車就能睡了。」沈薇玄輕聲的說。

梁孟涵點頭,努力撐到放學,她直接靠在沈薇玄芳香的肩膀上,聞著她的洗髮精的味道,那時的她們H+3Sdv3tTPqcOp+XGl*B-=^2U9d&w!UDM99&tI&XRLsJ9O&K(I都還不懂,不懂兩人的親密已經超越很多,只是她下意識的習慣依靠沈薇玄,喜歡她的溫度跟香味。

沈薇玄是她的好閨密、姐妹、小三,是她最信任,可以分享一切秘密的人。

喜歡到不能忍受另一個「朋友」的介入。

她記得最後一次靠在沈薇玄身上,那時她其實已經睡飽了,只是她就是喜歡貼著沈薇6OEgJ6m^khB^MAszd+1ZYYRKlKDndd_4f5I([email protected]=T玄,聽著沈薇玄喊自己的聲音。

再睡一下吧!她想著,所以沒有回應薇玄的叫喚。

但過不久後,她感覺嘴唇有一陣溫暖,她睜開眼,看著愣住的沈薇玄,還有她眼裡同樣愣住的自己。

她被一個女生親了!

這個事實讓她摀著嘴,有些驚慌跟混亂,她沒有想到,親吻自己的會是自己以為的好朋友。

她逃走了。

那時候,她就不再接沈薇玄的電話跟紙條,隔了一週後,她們畢業,那時她還收到了沈薇玄的告白信。

但那時她太錯愕了,竟然把那封信夾在課本裡,等她沉澱好想要面對時,信已經搞丟了。

她後悔不已,但是沒有了那封信,她好像也沒有可以去找沈薇玄的鑰匙,這件事情就一直擱置。

一隔就是十年。

從高中就忙碌不已的她,一直不敢回頭面對,她喜歡沈薇玄那件事。

仔細想想,高中時,自己對沈薇玄的佔有慾,那早已經超過友情的成分,但她卻埋著頭不想理解。

她不許沈薇玄有別的朋友,不許沈薇玄看著別人,兩人吃東西時,她如果想要吃[email protected]$QQ8B&O04uihjHuy32%f4Sr9(=eu43WGz(L7HDWVmY-兩種口味,沈薇玄就必須要買另一種。

沈薇玄的東西都是她的。

而薇玄對她,不管是多無理的要求,總是很好脾氣的回應,甚至帶有一點寵溺的溫柔。

她明明知道,卻不肯說破,躲在「友情」的藉口下,她們一直很曖昧。

但是那次的親吻,卻逼著她必須要承認自己的情感。

她是害怕的,從小她就是這樣霸道的人,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底線跟驕傲,唯獨對沈薇玄,她總是太逃避了。

但那次之後,她不敢[email protected]%KKiG%L^ql58)6$T$0+v%r8IiC618e$-4PMrDqG_PXIu#面對感情,或許這是一種因果的循環,懲罰她既霸佔沈薇玄,卻又不給任何承諾,因此,在那次之後,任何人對她的追求,她都幾乎是逃避而難受的。

她沒辦法喜歡任何一個人,她總勸自己再一段時間,但是她忘不掉薇玄。

那個親吻之後,她們關係的破裂,像是一種傷痕,而她的逃避,傷了兩個人。

或許也是一種詛咒,她沒辦法跟誰建立親密的關係。

但她以為沈薇玄會跟她一樣,在人生的路上往前走,或許是嫁人了、有男友,或許跟自己一樣成為一個女強人。

但……事實卻是,她卻被死亡留在了高中畢業的時光,留在回憶的那頭。

夢中,梁孟涵又夢見沈薇玄,夢見她牽著自己的手,兩人一起走在校園。

她靠在沈薇玄的肩上,剛剛比賽完的疲累讓人想睡,但是唇上(-6N3tY5Pe%%r83g([email protected])A一陣濕潤,她睜開眼,是沈薇玄拿飲料送到自己唇邊。

她眨眨眼,原本的飲料跟吸管變成了湯匙,記憶裡那被陽光照著的手,也變成了有些灰白色的手。

「……涵!梁孟涵!」沈薇玄的聲音在她的耳邊。

「起來吃點東西,然後去洗澡睡覺!」沈薇玄說,聲音還是記憶中的溫柔。

梁孟涵看V7uUYI7edY^PhaK37-y9BH1a3OQBZ!vpT^yE5whIxD_4E+wzUo著眼前一小碗的粥,沒多少,但是很清淡,她喝掉,感覺身體似乎好了些,順著沈薇玄的要求去洗澡,然後躺在床上。


(圖/123RF)

「那妳呢?」梁孟涵問,她是死神,不需要睡覺嗎?

她背對梁孟涵說:「我還有事情,妳睡吧!」沈薇玄似乎在想什麼。

「薇玄……我……」梁孟涵還想說什麼,卻感覺眼睛被人蓋住,沈薇玄的手溫涼的溫度,讓她疲累的閉眼。

「孟涵,妳太累了,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吧。」沈薇玄說。

「那妳不許走!」梁孟涵霸道的命令後,人又沉進了夢鄉。

夢裡,她夢到自己跟沈薇玄,兩人牽著手,一起上下課,一起用餐打球。

那時候的沈薇玄是彩色的。

她還夢到那天,她沒有逃避,沈薇玄說不定就不會車禍死亡。

她們會成為戀人,一起走過許多春夏秋冬。

而她可以理所當然的思念跟霸佔這個名字。

我的沈薇玄。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裡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30秒註冊,馬上看《芭蕾少女夢》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