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十一點,金聖大樓裡面,只有中間的一層樓還亮著。

一個漂亮的女子拿著文件還翻看,一頭黑色的中長髮俐落的別在耳邊,白領、襯衫、西裝褲、高跟鞋,淡妝下是略顯疲憊的眉眼,她粉色的唇有些乾躁的起皮,艷麗的臉龐卻猛盯著公文,腦海運轉到幾乎燃燒的狀態,她沒sM*eMnEs+$W&_uWosGZ+kMPmd50M0OpycqZC2Ksq*d!VVi4Ji2空管自己的外貌是否狼狽,就算她是,但是現在也沒有人會看。

因為所有人都下班了,只有她不想下班。

桌上的名牌上,燙金的字體寫著,梁孟涵,職稱是-總裁。


(圖/123RF)

外面的煙火聲還有熱鬧的人群聲,襯托著這個辦公的夜晚是如此的孤獨,但梁孟涵絲毫不在乎,只SS3=^dCrrcSdau&C!23j)Sj!Y7=bwHji9iP=yQ6i8yV*sKu=LR是情人節有什麼好開心的?

她揉揉眉眼,外面有人辦活動,甜密的情歌讓人煩躁。

fz4(h_K&*GCZAf5@2@y8xvnDw11FO_!&Fp+$X(aM$k6tKFAFlP!她就是單身狗,就算是公司體系裡的最高領導人,依然就是高級一點的單身狗,但是她一點都沒打算找個人過!

更何況開心就這一天,其它三百六十四天怎麼辦?

情人還不如新台幣可愛!

至少錢可不會背叛妳,尤其是她戶頭裡的數字。

鈴!私人的電話響起,她接起電話問:「喂?哪位?」

「喂(=ykuoB0f%P$+wcD$YqxufZ&ywD$FzEsow*oNX$74LFMg6$xrP什麼喂?我是妳媽!」電話那頭媽媽的聲音響起,帶著嬌嗔的聲音,「連媽都認不出來了?」讓梁孟涵起雞皮疙瘩。

「媽?怎麼這時打來?」梁孟涵無奈,果然一會媽媽就開始叨念。

她媽是生活在愛情裡的女人,一生的愛情故事傳奇精彩,程度大約可以同時擔任五六本言情小說的女主角,只是最後被爸爸收服,她只能感謝老爸SRe)ryJRI5M9Aq8k(9rATb7gPMTU!eO&OSHKUU6y6njisNugh4一物降一物,且一點都不想要跟媽媽看齊。

而梁媽媽對於自己女兒工作到都不認得自己,有著強烈的不滿,這樣_%Q6phLBvdrteVIrIhQj)QwjDDaDxz&9NE6oR0O@nQx7lT%k$+的不滿化為語言,海水倒灌似的灌到電話一頭的梁孟涵耳裡。

「妳也不小了,該嫁了,不用整天想著賺錢……二十八歲還不嫁?錢是能幫妳生小孩喔?」

錢是不能生,可是可以提供優渥的生活啊!

梁孟涵想,卻不敢打斷媽媽的話。

「妳要是現在不趕快找人嫁了……老了就知道!」梁媽媽還在電話的那頭勸)b(+nnKbOKPaV!JLgHe+MiGu=W+^r)F+wc2g(JpAm!i*mwA!$Y說,勸自己女兒從良……呃呸!是勸說自己女兒不要這麼財迷,只知道工作。

梁孟涵也很無奈,她肯嫁人,可看上眼的不願意娶,願意娶她的看不上眼啊!

「總之,明天妳就休假不是?那妳就給我回家,我已經安排d56(fWtIdIyKyTx4jmta^)02X$$MLS@CngYTG6z#HlM(CU8lhH了飯局,這次妳不准逃……」梁母又劈哩啪啦的碎念,講的梁孟涵頭疼。

梁孟涵敷衍,「好我知道,時間幾點?嗯?八點?我起不來啦!」

「妳不熬夜,就起得來了!」梁媽媽的聲音傳來。

「好啦!」梁孟涵敷衍,比起相親她更想在家睡覺。

「總之,我明天八點要看到妳!」媽媽說。

梁孟涵只好同意,「嗯,晚安。」

直到掛上電話,梁孟涵才發現秘書下班了、外面的主管下班了,全世界似乎只剩下自己沒有下班。

她起身,準備自己去茶水間,沖杯咖啡,但是她一起身,就感覺一陣暈眩,眼3!$zl+=68n@GCG&vmwYhVTF+D&YDR2^JuXl^#kl_naL7#4c@*H前發黑、手指發涼,她跪倒在地板,腳似乎扭到,但感覺不到痛,眼前的地板還在轉動,讓她整個人失去空間感。

答、答!

兩聲腳步聲踩在自己背後的地板,明顯的那個人沒有穿鞋子,VOMw6VUd=mOj9VOIw=Z-Bzw5F=%EI+1NLXp&p7nWNl#5C4rcMU那種腳心貼上地板的聲音,讓她有些悚然,然後又是生氣。

誰那麼沒禮貌,來公司不穿鞋子?

梁孟涵還在想,一個低幽的女聲從她的背後還來。

「我是來結束妳生命的。」女聲沉靜地說,幾乎無機質的聲音,空洞的讓人害怕。


(圖/123RF)

可梁孟涵一點都不怕,不是都說鬼是沒有腳?

那人還有腳步聲呢!

梁孟涵覺得那人真無聊,現在除了保全跟自己沒下班,難道還有人躲在公司嚇人玩?

想她一個月入五萬,有豪車、房產、長相不錯的女總裁,卻在晚上自己的公司,被人嚇得花枝亂顫的尖叫,Tt0!4UxPCL@z@nspn!!olLWYpojFKExel_6jTg+^xS^JfkA1*L這成何體統?

妳要是來結束我的生命,我就來結束妳的經濟來源!

梁孟涵一邊想一邊轉過頭說:「很好!妳已經成功的引起我的注意!」

她看著眼前穿著全身黑衣的女孩。

唉呦!還挺有那麼一回事的。

孟涵看著眼前這個明顯有病的女孩,只能感嘆時代不同了。

妹妹,妳一臉擔憂地說我要死了……

但妳看起來才要死知道嗎?妳化這什麼喪屍妝?

這年頭的神經病這麼別出心裁?

梁孟涵輕視的對女孩說:「報上妳的名字還有單位!妳是實習生吧!我要開除妳!」

「妳……不怕我?」女孩皺眉,她看著梁孟涵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從手上變出一本……資料夾!

女孩翻找手上的資料,名單最後一位,梁孟涵,卒年二十八,死因,工作過勞,姻緣,無,子女,無。

「梁孟涵?」女孩確認似的又喊了一遍。

「怎樣?」這女孩真的很沒禮貌,居然不叫自己梁總?

「妳要死掉了,妳知道嗎?」女孩認真的說,她,沈薇玄,實習死神這麼久,還沒有遇過一個人這麼不怕死的。

等等!梁孟涵?

她曾經認識一個同名同姓的人,她用盡力氣回想,算算年紀,她確實也這樣大了!

沈薇玄打量著梁孟涵,眉目間真的有些熟悉。

「孟涵?!」沈薇玄驚訝地喊,「冷冷?」

梁孟涵打量著眼前的女孩,全身穿黑色還化+xPt&*@vVhNSnU-UTn1DBvAqgA=OHUA+btX)HA)&kIUZFGZBNH煙燻妝,猛一看還真有死神的味道,但細看後,就會發現那詭異妝容後面,女生溫靜美好的模樣,如果不要看她的妝容,似乎有些面熟,尤其她居然叫出自己高中的綽號!

冷冷。

梁孟涵印象中會這樣喊的,只有一個她高中的好朋友,「薇玄?」

她是沈薇玄?

「妳怎麼在這!」梁孟涵問,她們有十年沒有聯絡了吧?

那女孩沉默,也承認了自己是薇玄這件事。

但是薇玄更在乎的是眼前的梁孟涵,她居然是過勞死的!

「妳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沈薇玄看著她,那眼神是溫柔而心疼的。

知道了是熟悉的人,梁孟涵也放下了架子,回到那高中時期,被薇玄喊時,有些討好的撒嬌。

「就是忙忘了嘛!」梁孟涵笑說,既然是以前的同學跟朋友,她也回到了當時的習慣,討好的跟沈薇玄解釋,並讓她拉起自己,只是沈薇玄的手很冰冷,讓她有些皺2wJ^fgGjTf0eb&LDf^A##sS!Fjq5Ad3qagKT*yOTn=qo+7PCKP眉。

「妳!」沈薇玄頭痛的看著她,她拉起梁孟涵把她拉回自己的辦公室按在沙發上,24bc%zGQe0IDPmme6DL#8QJx-o%Lfrceu3=AJpYhGbEP@POXR0自己走去茶水間,先隨便拿包紫菜湯泡了,拿過去給梁孟涵喝,看著她抱著杯子喝,她皺眉看著手上的資料夾。

今天她應該要把梁孟涵的靈魂帶回地府,可是梁孟涵是她的……

她思考著,根據之前偷瞄到的古籍,死神的回收率並不是百分之百,幸好自己已經把其他靈魂帶齊了,只要撐過四十九天,她去地府領罰,最快也$mMV00W*@fK(M35uXyJdQKg!wfX#hl)s(@U043K(ydfKjXO#6%要再十年後,才能回收梁孟涵的靈魂。

「薇玄,幾年不見,妳怎麼變成……」梁孟涵還想要客套幾句,卻被薇玄打斷。

她深吸一口氣,看著眼前好奇看著自己的梁孟涵,「孟涵,妳知道我……已經死了嗎?」

死了?兩個字讓梁孟涵驚慌起來,她在說什麼?

自己還活著呢!高中時的好友現在也才二十幾歲,就算快奔三,也不至於死了吧!

如果她已經死了,那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

「沈薇玄,妳不要開玩笑,妳現在不是好好站在我面前!+HuOJHh4Z0l3$D!ytiZ6fB3b+dNN1I*&egRlSuAPfxz$T+6Xed」梁孟涵說,她伸手牽著沈薇玄,「妳看,我還握著妳的……手!」

梁孟涵看到沈薇玄只是眨眼,原本梁孟涵握著的手就瞬間化為黑霧,然後又在她的身側恢復。

「孟涵。」沈薇玄說,她看著梁孟涵那不可置信的模樣,她黯然地說:「我真的已經死了。」

車禍的剎車聲,身體支離破碎的痛楚,在她回憶的最深處,提醒著,她的生命十年前就已經停止。

「不、不、不,一定是搞錯了!」梁孟涵心中是慌亂的,她搖頭想否認這個事實,「G+IqfKny9A&LwB86GNNgt0FKWR)DzKkqnt)ymdRXsP5nixpxVZ沈薇玄妳不要嚇我,今天是情人節,不是萬聖節啊!」

「梁孟涵,如果妳害怕,那我就先離開……」沈薇玄看著她不可置信的模樣苦笑,心底像是揉了沙子一樣疼。

「不要!玄!」梁孟涵有些激動地喊!

梁孟涵上前拉住沈薇玄,她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腦子只有一團亂麻,可是當沈薇玄的身影要消失在她面前,她卻衝_V$92=Yv(CqiBkwW9qQB+-75MWhtoGo03KqbjXiYWX+PLOmOgF動的拉住為薇玄,因為那是一種本能。

那種本能告訴她,她不想失去沈薇玄。

「梁孟涵,我是QGfl%z%uou!=mcRmn45gGRy(6%0BlRt@E(4*FfOEsK%*=oOs1s說真的。」沈薇玄再次強調,她真的死了,在她們高中畢業後,她轉去國外大學,在一場車禍中死亡,成為了死神。

真的?

沈薇玄真的死了?

梁孟涵混亂的回想,剛剛她想拉著沈薇玄的手,她卻沒有被自己拉住,那種想抓住一個人,卻只抓到一把空氣的感覺,^%lzt^E^qAMV-oSQ(DPXHRbzT&kQ=!A^G(cuC3#7qQ3H6xne=$讓她害怕起來。

她有些想跑,但是看著眼前沈薇玄,梁孟涵有些恍惚。

突然想起了兩人最後一次的見面,她也是這樣逃了。

那場逃避,持續了十年。

再見面,她們卻已經……生死相隔了?

「等等!我確認一下!」梁孟涵不死心地伸手拉著沈薇玄,她打給電話梁爸爸。

薇玄看著梁孟涵打電話,其實她心裡也是恍惚的。

已經十年了?

她們在那次分別後,已經這樣久了?

鬼魂是沒有時間感的,她們是停止的,只等著被時間消磨殆盡,要不是自己當了死神,她應該去投胎才對,mA!-tXq1jbbNoa1dZiukcJs21-d*!jwxuHV33kf&IyNrZ5&j8#但她捨不下眼前的人。

看著講電話的孟涵,但再見面,卻是一種相隔生死的痛楚。

「沈爸爸!我是小涵,對!我想問……薇玄,什麼!嗯……我知道了……抱歉這樣的日子,我會找時間過去的!」

掛上電話,梁孟涵內心滿是驚慌,她看著眼前的沈薇玄,她真的……已經死亡了?

為什麼!

她還沒有準備好面對沈薇玄!

還有很多的事情沒告訴她。

可是她卻已經死了,什麼時候的事?是誰造成的?

想問出口的東西太多了,多到堵住她的思緒,反而無法開口,梁孟涵看著眼前的沈薇玄。

尤其面前沈薇玄溫和的臉,她明明還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雖然化了奇怪的煙燻妝,但她還是容貌依舊,高中畢業時,那嬌嫩的臉龐,她那溫柔的眼睛跟五官,h3iRlGCX6T@8y%*_Ibm&3Df8v+@5^nI&3JNfi8K-yL3l$JIrYT還有看著自己時,臉上會帶著的淺笑。

自己手上牽著的手雖然冷,但是手中的重量,還是自己熟悉的感覺。

回想剛剛電話中,沈爸爸說的話,沈薇玄已經死了!

車禍?

死亡十年了?

很遺憾?

梁孟涵感覺心都涼了,她眼前的薇玄真的死了?

「孟涵,妳怕嗎?」沈薇玄幽幽問,她不是沒有看到梁孟涵臉上的害怕。

「嗯?怕什麼?」梁孟涵還在思考,這真的是現實嗎?

還是自己做的夢?

「怕我。」沈薇玄說,她輕聲地問:「怕我傷害妳。」雖然我不會,沈薇玄用眼神說,寧願自己痛苦她也不會傷害Q2ou94M6akq+n@K3V@6pUmG1vEA=uWFSqn_eM=keRJp+VpT=$_梁孟涵。

「妳不會。」梁孟涵肯定的說,X&Z$xRMK)rz-%C=w^K(#6FTs51Eu&0yWV7G-EWHZ3DvSKPNoFy沈薇玄不會傷害她的,從以前到現在,只有自己傷害她,而她不管自己做什麼,她都會默默守在自己身邊。

直到那次的逃避為止。

「可我會怕。」沈薇玄說,她沒有說出口的是,我怕妳死掉。

「那妳怕什麼?」梁孟涵問,為什麼沈薇玄會出現在這。

她為什麼是這樣的打扮?

她剛剛說的話,還有服裝,難道她真的是死神?

「……沒什麼。」沈薇玄說,她不知道該不該跟梁孟涵說,兩人現在的狀態很怪異。

但是她已經在心裡打定主意,她會保護梁孟涵,不會讓她死亡。

「沈薇玄,不要瞞我,妳答應過我的!」梁孟涵說。

「好吧!其實我想告訴妳的是,我現在的職業是死神,而那邊妳看有隻粉紅色的烏鴉,是我的拍檔!」

「真的?假的?」梁孟涵瞪大眼,死神的拍檔這麼時尚,粉紅色的?

她順著沈薇玄的手看過去,卻只覺得被沈薇玄的手碰到她,然後就陷入了黑暗。

梁孟涵昏迷前想,她堂堂一個總裁,被已經死掉的高中同學暗算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