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聿朝在宗教的信仰上偏向佛教[email protected]$_*fXjZi5zZ1ornT^pHLNQPtw*^[email protected]*ppY),但是因為大王尊奉道教,因此人民也跟著將道教的習俗放入生活中,不時可以看到街道上有人擺香設案。也常有富貴人家請道家為新宅祈福,女人更是常常往來於道觀祈求身體健康、早生貴子。

當白月一走,李府也有著動盪。

李府的大小姐,李夢雲,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只留下乳娘和說要為妹妹祈福的道姑,自稱無上天尊。但事實上,這是一場驅邪儀vZIdROMA)[email protected])!$bBRsK!-r=8oXS4nN)FG%0XvD^TAvz)式,夢蝶已經被那個女人弄昏頭了!夢雲心痛的想,為了阻止這件事情,她只好瞞著父母將道姑請來,期望這樣的儀式能讓夢蝶清醒。

李夢雲站在一旁看著,兩個膀大腰圓的樸婦將夢蝶的兩隻手拉著,讓她抱在一根木柱上。一旁有個五十許的女子,穿著金q_Hlxjh%[email protected]*NMlvtd(=twR+(jWJJytR-JSioc%4衣道袍,臉色蠟黃,她手拿甘枝柳瓶,她喃唸著,「智慧明,凈天尊,心神無上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急急如律令!」

一旁兩個帶著詭異的面具的人上前,其中一個拿出皮鞭,對著夢蝶的背就抽打過去!

啪!

「啊!」夢蝶痛苦的呻吟,疼痛像是猛獸咬上了自己的身體,但是她還沒適應,馬上又是一鞭落在肩上。

黃昏的斜陽照在院子裡夢蝶的臉上,將她慘白的臉上照出一抹血光。

「天尊顯靈,淨予李二小姐,李夢蝶,邪魔!退、退、退!」道姑絲毫沒有對夢蝶的模樣感到心疼,只是木然!Ztv#cpdZd%l+%WNK+k)o_nWlhx)[email protected]的念。

啪!啪!啪!

一旁帶著面具的人又對著夢蝶抽了三鞭,只見她穿著白*FsYW9b^rl3!sjRzl!vg-9a4oUi2(_%xpWOEMeQcHLGp3QnM!=色中衣都扯破了,細嫩的背上滲出了紅色的血,如同猛獸的爪痕。火辣的疼痛後,是如火燒的熱燙留在背上,夢蝶咬牙,疼痛令她咬緊牙關,不停的削弱她的意志跟心神。

「天尊,舍妹……」李夢雲看著夢蝶咬牙,大igN=FyKySW*8a2U-Tb+nz4gnuQL9(3e)#)*OWeq39=ka39rT%9顆大顆的汗珠冒了出來,看似極為痛楚的模樣,她心底也是陣陣的疼痛!

只見那道姑冷冷地說:「不急,李小姐不要怕,現在哀號的並不是令妹,而是那個邪魔!若是妳現在停止……」她沒有說%xw13rq-$BeWq6VRiHZgGIQZTt4JNw&01flLMz-ktkW=x$oo1^完,但言下之意,卻讓李夢雲停止為夢蝶求饒。

李夢雲握緊手,指甲刺入掌心感覺鑽心的疼,但若眼前痛苦的不是夢蝶,而是那個邪魔,她卻希望打得越重越好!

夢蝶!我可憐的傻妹妹,妳一定是被邪魔附身了,才會如此!夢雲狠下心地看著。

啪!啪!啪!啪!啪!啪!

六鞭打下去,鞭鞭見血,眼前的夢蝶已經痛到顫抖,除了哭泣,無力做出任何反抗了。

「李小姐莫怕!」只見那道姑走過來,念著咒語,將瓶子的水淋在葉子上,fMDG4(EufLzWE3$54g5Wkp9hp2vBF9aoJX&REResUf-rqElwT5然後灑在夢蝶身上,尤其是那個傷口,她還邊解釋,「這裡面我參了淨鹽,必能驅逐令妹體內的邪魔!」

水一滲進傷口,夢蝶只覺得背後更痛,像是有萬隻螞蟻要鑽入一樣的痛,這感覺讓NeVzh31sWRg8IZQHLOj1JLdfGf(wY)aT2I=r^4^8RgsjD1yp!A她痛苦的哭喊起來,「啊!痛!」

「邪魔!你還不出來!」道姑看到夢蝶痛苦扭動的模樣,心裡更加興奮,她大喝,「出來!出來!」

李夢雲看到夢蝶被撒上淨水後痛苦的掙扎,她心裡已經同意了天尊,這真的是邪魔,不然為什麼天尊一撒dvupFD1n-vJG*7ohzNW4fXgUXj+Vd*I#ycXv9GlfCz8n4oZ*-A上淨水,她就開始掙扎哭喊?

一定是天尊的法力要驅走邪魔!她可憐的妹妹怎麼就這麼命苦,被邪魔給附身了!

「李夢蝶!妳回神!」天尊走上前,讓人將夢蝶解下,架著雙手面對自己,她燒了兩張符圍著夢蝶的臉前燒淨。

啪!啪!

迅速的兩記耳光就抽上她那楚楚可憐的臉!

「李夢蝶!回答我!」道姑吼,又抽了夢蝶兩巴掌!

「妳……到底想……怎樣?」夢蝶艱難地說,後背、臉上都痛得令她難受,而且在這之前,這個叫什麼天尊的道姑,就以淨化為理由,讓姊姊夢雲餓著自己,她沒有力氣逃跑,VJ5vmdcdGBin(9fpeJWu&xnhycFqBl_CQx8x*zeR^lE1%(r5l-只能在這邊坐以待斃。

她看著像夢雲,求饒的看著自己的親姊姊,但是夢雲只是回給她一抹冰冷的笑!得到這樣的回應,讓夢蝶心裡感C&b5KZS4yCHIME6dIuc1lLm9jRNm&E0k3EDOqJSlV_hl=$eBb7到害怕!姊姊怎麼了?

看到這對姊妹的模樣,自稱天尊的道姑知道,這個姊姊李夢雲已經被自己唬住,她轉頭對李夢HTK$fmPU^H2sGWgGI3evbfuis2egdad9ASYCAHkkA*(5($E%c6蝶大喝,「邪魔!你還想迷惑這身體的姊姊嗎!太邪惡了!」她又抽了夢蝶兩巴掌。

看著她兩頰腫的老高,她心底就有一股虐待KR7X%zM4Ej=mdkRlmtnj5WaVmsq6pF$89Mct)#aFSm9fMtJg5j人的快意!一旁的夢雲聽到天尊這樣說,她看著夢蝶,這個邪魔居然還想要迷惑她!她轉身退後,站到更遠的地方冷眼旁觀。

看到一旁的李夢雲沒有阻止,自稱天尊的道姑冷笑,她uBsnDK1rIODSu6rc$^[email protected])繼續說:「好頑強的邪魔!」對遠處的兩個帶面具的人示意。

兩個僕婦上前按著李夢蝶,另一個戴面具的人拿起水桶,嘩啦一聲潑向夢蝶!

「妳們到底要……咳、咳!幹什麼!」夢蝶痛苦的說,一桶又一桶的水jQqzUEGk$-MCj7lZLYw=NCAFwcfn)qndmEk$v*lED+!#giyRZK潑向她,讓她根本無法說話,灌入口鼻的水令她嗆咳起來!

一連澆十桶水,夢蝶全身上下都濕淋淋的,狼狽地像隻落水狗。

那道姑走上前,捏著夢蝶的下巴相對,「李夢蝶!妳回來了沒?」

夢蝶憤恨的看著眼前的女子,這樣的眼神讓道姑冷笑,她大喊,「邪魔,你還不走!」

她又讓人繼續的澆淋李夢蝶。從黃昏到天擦黑,整個院子只有水聲嘩啦,現在都已經秋天了,晚上後,有人點fzKbOIAtrlvI^+McnrWreA&QvPhmrJRv4^6aRqpQCyYoZp^ciL上燈,明黃火光中閃過的,是一張張無情的臉。

夢蝶感覺不斷有水澆灌在自己身上,她寒冷的顫抖,但是身邊的人都沒有鬆了力道,反而抓得更緊。

拉住夢蝶的兩個僕婦,也感覺夢蝶的力[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ImSnY1IXecwbS道越來越弱,她們拉著二小姐也難免被潑到一些水,只覺天冷的不行,潑上水就更冰涼了,可偏偏二小姐卻不說話,只是任由冷水潑在身上,不停的發抖。

冰冷的水順著夢蝶的後背衝入身體,刺骨原來是這種感覺嗎?

終於,她也失去了現實的感EubWw&K(mrl^#746s5inz9aXMOVofog95uXZ1Fc_#nBYyxMH=C覺,只聽到那個道姑喃念著讓她頭疼的經文,水終於停了,她抬起溼答答的頭,看著走過來的夢雲,只覺得渾身上下都沒有力氣了。

「李大小姐,二小姐體內的邪魔,已經暫時讓我驅走了!」天尊說。

她看著夢雲焦急的模樣,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邪魔,只是這些後宅婦女需要一個藉口,那她便給這些愚蠢的人藉口,TvqkaF4fj([email protected]&%RIY*g-FeHi7C$YpS_5yMx5ABCd50g她能拿到錢,而這些人能安心,也算是一件功德了。

李夢雲自己走過去,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她不確定眼前的人是她的妹妹還是邪魔?

但是她不能再讓夢蝶身陷情障,她蹲下看著這個被淋濕的女子,她蒼白憔悴的模樣,眼神失焦的看著前方。

「蝶兒,妳回來了麼?」李夢雲問。

夢蝶只覺得好冷,冷到無法思考,甚至夢雲的聲音好遠,她不太明白夢雲的意思。

「蝶兒,我知道妳恨姊姊,可是妳只是魔障了,只要潔淨了,妳就會變回來了。」

聽到夢雲的話,夢蝶迷糊了,變回來?

我沒變啊!夢蝶迷糊的想,我還是我,還是那樣的跟姊姊父母相處,還是那樣的吃飯睡覺,還是那樣地跟人說話聊天,唯一的變化只是喜歡月而已,這樣她+_!Nh=9B75^e2o9NfwUZ(e&aW(Bg4B%vyQ+V0NTW2WD6Stn5GE就算是變了嗎?

侵骨的寒氣襲來,小腹刺痛的讓夢蝶蜷縮起來。

「看來邪魔還沒走!」道姑說:「李小姐退後!」她讓人繼續淋上冷水,繼續虐待夢蝶。

一旁的道姑喃念著她不懂的咒文,夢蝶卻只想煩躁地的想要揮開這一切。

她被人架著,不停的澆淋據說是聖水的井水。

一桶一桶的沖刷著她的身體,好冷,水牢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她曾聽過白月說過別國有水牢,將人困在水中,很快地,意志跟溫暖就會被水沖走,只要對方屈服了,[email protected]+E(rDzu(F%[email protected]*Ck9%[email protected]*xC便可以套出情報。

屈服了,說出來的還會是事實嗎?夢蝶迷糊的想。

而且她想不明白,夢雲說是自己變了?她哪裡變了?是臉嗎?還是身體?

看著夢蝶已經無力抵抗的被人架)x!J!mAHrL=r^[email protected]^L=#i76l&puzlRgh%fa)uQVR著,一桶桶的冷水淋在她身上,夢雲痛苦又憤恨,這個邪魔為什麼這麼頑強,要這樣折磨她可憐的妹妹!

夢蝶看著夢雲,這個跟她對視的人是誰?那通紅的眼眶,充滿血絲的眼睛滿盛著恨意,看著自己的眼神,恨不得將自己撕碎的[email protected]_f&x=^[email protected]!O^XfLOU2KTjp_I!*T20W#[email protected]模樣。

這還是她的姊姊嗎?真的嗎?眼前這個充滿恨意的人,就是李夢雲?

是我的錯嗎?夢蝶看著她,是我的告白,將自己的親姊姊逼成這樣?

那個最疼我的姊姊、溫柔可人的,堅強中帶著幸福的姊姊,變成眼前這樣的人?

夢蝶陷入深沉的思考,夢雲說我變了,但我卻覺得是周圍的人變了,姊姊不再溫柔了,父母則是變得冷漠了。

只是因為我喜歡白月嗎?你們不是也鼓勵我喜歡她嗎?難道喜@8wHNr$o#y2NK730qw*9m)u=LHse9B70hWjCs=lk%qP7ieC*cI歡一個人,只是為了從她那邊拿到權位跟財物嗎?她難道不能只是純粹的愛慕白月嗎?

但是看到眼前被恨意跟憔悴包圍的姊姊,她已經失去了白月,那還要讓姊姊傷心嗎?夢蝶問自己。

現在她終於懂白月的擔憂,她以前總覺得直接a6WrO=s)^Nqz4sbbJehUAx9vHaMqvipDLpBtu2goBlV)JguT)N有什麼不對?表現自己的喜好有什麼不對?但是白月擔憂的眼神,她現在終於懂了,有些話就是禁忌,是不能言說的。

她被冷水沖刷著,心神卻一點一點的清明,姊姊真的是想潔淨她?

還是想要沖刷掉那些,超過世俗能接受的話?此時,夢蝶終於懂了!懂了白月眼中隱藏的無奈。

白月已經離開了她,她難道要讓姊姊跟父母也離開嗎?要讓她們痛苦嗎?

夢蝶閉上眼,水沖刷著自己,她看著眼前夢雲,看著她期盼的眼神,只要她說出一個謊言,他們就會開心不是嗎?

夢蝶想到白月那次,抵著她額頭說的話。

「蝶兒,記著,說謊,有時候是為了守護。」

她想到白月曾說過的話,想到她的無奈跟寵溺,她懂了。

「蝶兒,妳回來吧!我知道妳只是瘋魔了!」夢雲喊,再這樣下去,她的妹妹會不會就這樣死了?

這時她才回過神,看著周圍的一切,她在幹什麼?

驅邪?還是在虐待自己的妹妹?這真的是驅邪嗎?

但是她還沒想清楚,夢蝶終於虛弱地動了,她抬頭看著夢雲,可憐兮兮的,「嗯。」了一聲。

看到夢蝶終於動搖,夢雲趕緊衝到她身邊,喊停了下人潑水的動作。

「姐,蝶兒回來了。」夢蝶苦笑的說出謊言。

就這樣吧!白月的離開,讓她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快樂,那讓QO^kNxXKwgtL(L8&F=V6gxu#[email protected]+a6zkp!mUOzY自己多痛一點,能換到夢雲的快樂,這也算是一筆好買賣吧!


(圖/123RF)

月,妳也會同意我的對吧?夢蝶苦澀的想。

「是我不該這樣,這一切……都是不對的。」夢蝶說著口是心非的謊話,流下了淚,熱淚在冰冷的臉上滑過,說毀謗白月bQgrVm*flPk4hpAA#mZmEk05Cv34n(=XPb7wc5JN-)XLYBUaWi的話讓夢蝶痛苦不已,她居然要這樣毀掉心裡那個潔白的身影,她感覺心裡擰痛著。

但是月,妳會原諒我對不對?其實我從沒這樣想過,但是夢雲就要出嫁了,她不能再讓這個姊姊擔憂自己了。

如果我不快樂,但我還是希望身邊的人快樂的,所以妳不會跟我計較,對嗎?月,原諒我!

夢蝶哭泣的看著夢雲,眼淚的溫度熱的燙人,或許是因為她的身體很冷的關係。

她看著夢雲如釋重負臉,她感到一些淒涼的安慰,那個溫柔而自信的姊姊又回來!

靠在夢雲溫暖的懷中,夢蝶感覺身體好冷,可承認白[email protected]@q7REEfVchL#HPLJFCJ&Krye2_NiZZ2Xt$月跟自己戀情是錯誤的,這種痛更讓她淚如雨下,甚至感覺那種疼痛,順著她的心流到小腹,讓她渾身上下都疼痛著。

「我的好蝶兒!妳終於回來了!天尊說的沒錯q3ifYrwwqW6aLqz(JflrsMQyFXYgcaF6!=#DQc+o^B=X+X1*OA,妳果然回來,感謝天尊!」夢雲抱著全身冰冷的夢蝶,落下感動的淚水。

夢雲則是開心了起來!她的妹妹終於回到正軌,這才是對的啊!夢蝶這麼倔,她CkOH1U#r+31IQ-J6Aqw7IP1zoIbifA9O0g*6WHvDc%Rbux+thw真怕她身上的邪魔寧死不屈,但是幸好,夢蝶回頭了!

她的妹妹終於正常了,她也不用害怕婚禮上被人詬病,就算夢蝶一時糊塗了,可是現在她已經懂了!

她也不用在頂著父母懷疑的眼神了!

「蝶兒乖,把她忘了,妳已經正常了。」夢雲抱緊夢蝶,命令她這個可憐的傻妹妹。

「好。」夢蝶說,儘管心裡狂喊qXnxP7lJ$YJ2P3cTS5#ZPZzLJ-&sqz#*0=X(3s-PdstLw*^!e!著拒絕,但是夢雲的快樂像是一條繩子,將心中那個狂喊的自我勒住,往後拖去,拖到心裡的最深處,關起來。

這樣,就不會傷害到夢雲了吧?夢蝶痛苦的想,真不想睜開眼,不想看到妥協Vt12N^KESI6o&+XQtIJ$cvLgg=zA%Z48%[email protected]^T$d12H的自己,夢蝶掐著那個掙扎的自己,不要再傷害更多的人了!

9Bs1jXOLzT#dOfgCqC*#3k_pZqQK%QmA#[email protected]了吧!夢蝶勸自己,早已受不住的寒冷抓住了她,她終於撐不住的軟倒在夢雲的懷裡,跟著那個心裡的自我,一起陷入黑暗。

夢雲原本抱著夢蝶,感覺到她的軟倒,她突然聞到一股鐵鏽味,低頭,夢蝶的月事來了!

身下滿滿的血色,令她心驚,她趕緊找了乳娘,將夢蝶抬進了室內。

夢蝶睜開眼,看著床頂感嘆,沒想到自己還能醒來啊?她還記得那個水離說過,她要輪迴十幾世,才能跟月在一起,那這一世也太難熬gTzgJiT39%@SaWvK#a_Yj+UI0CbF3zC9fHTfyOnZKjx+*Abr*%了,她苦笑。

夢蝶緩緩坐起身,一旁的婢女走過來扶起她。

「……姊姊呢?」她問,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的像是吞了十幾塊石頭。

「二小姐!妳終於醒了!」一旁婢女拿過茶水。

夢蝶喝了一口就嗆咳起來。

一旁的婢女皺眉看似溫馴的說:「大小姐等等就過來了,二小姐妳別急啊!」但她卻沒有靠近夢蝶一步。

過一會,收到消息的夢雲跑進來看著她。

「夢蝶!」夢雲走過來抱著她,看著自己妹R-Bjr5$U=)WsxvA7rvoDa_tFOC+8e1DxDm^XG#L)UPJD5RY!OA妹靜默蒼白的模樣,心都痛了,可是現在夢蝶已經好了,那個邪魔走了,妹妹正常了,只要好好調養,一切都會沒事了。

「夢雲。」夢蝶細聲地喊,她靠在床邊,只覺得渾身上下都虛弱的發冷。

「蝶兒?」一旁跟著進來的還有李母,她看著自己女兒那不再光彩的眸子。

夢蝶打起精神,看著自己的娘親虛弱的笑,「娘,蝶兒沒事了。」

「妳還好嗎?」她有些不敢上前,丈夫被調到邊防,李府是她主事,她正在外應酬,管事來報說夢雲請了大師來替夢bMFdCemrP7YR-xHCH)IG&s#4e!TAgeHm8K14qKb(o(1*xYTq1f蝶灑淨。

無緣無故為什麼要辦這個?李母蹙眉,但等她回到李府,夢雲已經處理完了,她聽著夢雲說夢蝶被邪魔纏上,剛剛才驅走,她也只好相信那個道姑的話,走進夢蝶的房裡,只見她渾身濕yXhDZxUe*SPFTU8v-I^zvly!ei-0lBqk=9Z*Bv8SIv*td5)s-*透。

她連忙讓人把夢蝶打理乾淨,才發現夢雲居然讓人鞭打夢蝶!

想到之前的流言,夢雲的反應,她隱約有發現什麼,但她並不想承認,李母在心裡嘆口氣,就當夢蝶真的被邪魔纏R4bpKmpYil0NUNFGSM)PjNN=nmJ+iHUUKYSzg#a_+Uyiem5gm6了,現在她回來了!應該……就沒事了吧?

「沒事就好。」她拍拍這個女兒,卻不再靠近,只是交代僕婦好好照顧,便走出了夢蝶的閨房。

「蝶兒,妳真的回來了嗎?」夢雲擔心的問。

「沒事了,回來了。」夢蝶看著著急離去的娘親嘆息。

「夢蝶別怕,一切都會過去的。」夢雲拍拍她。

夢蝶看著夢雲點頭同意。是啊!會過去的,等時間過去了,大家都走了,那時候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吧!

不再去彤館,夢蝶也不再如之前這樣跳脫飛揚,她將注意力轉在李府名下的幾個舖子。

賺錢成了她的興趣,她變得財迷起來,但至少她整天都待在李府,出門也總是跟著夢雲。

兩姊妹一起跟著李母學著主事,無聊時候,夢蝶可以在李府名下的布莊坐上一整天,看人交易。

「蝶兒,妳在看什麼?」夢雲問。

經過半年的時間v&E1_Yp1p%hC_3bLIA+GKP5&dRq!*JSI$8$nwR-7LOtqDP^qs%,夢蝶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只是更大方懂規矩了,夢雲看著夢蝶乖巧地跟著一家人吃飯,夢雲開心的看著,李府又回到以前祥和寧靜。

「沒,想睡。」夢蝶揉揉眼,她抱著暖爐笑說。


(圖/123RF)

自從那次灑淨之後,夢蝶就有了手腳冰冷的毛病,容易困倦,6t3Kf$l%udcz^[email protected]*8L*BpMXYSDw66但還好只是一些婦人病,於子嗣無礙,她的妹妹還是能嫁人的。

「夢雲……再兩日妳便要嫁去盧家了?」夢蝶問。

「嗯,但我比較擔心妳。」夢雲看著夢蝶靠在廊上,昏昏欲睡的模樣。

「我?我就在李府,哪都不去。」她看!evnG-_=ClInkk(([email protected]%^=ya3#O1CIlN66CB著附近的蝴蝶翩飛,覺得眼皮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樣搧啊搧的,然後就想睡過去。

「若我嫁了,再來就是妳的婚事了。」夢雲低聲地說,她觀察著夢蝶的表情。

但夢蝶只是笑了笑,「那我要一個會騎馬的郎君,可以帶我出外踏青。」

想到那個晚上的白月,她騎在馬上的身影,夢蝶發現自己竟然還是感到心甜的。

夢雲好奇的問:「還有嗎?」

「還有很有錢。」夢蝶笑說。

「財迷。」夢雲寵溺揉揉夢蝶的額,她的妹妹還是保留了一些天真的,只是隱藏有點深罷了。

夢蝶看著夢雲笑。只是笑著、笑著,她忍不住的靠著廊柱就這樣睡著了。

夢鄉路途穩,別處不堪行。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帥T」Bartender小何(小蠻王承嫣飾)邂逅了來自新加坡的空手道國手孟蓮(黃姵嘉飾),兩人一時天雷勾動地火!為了追愛,小何毅然決然報考空姐,只為爭取與孟蓮更多的相處時間,向來man味十足的他竟在空姐訓練過程吃足苦頭,甚至還在航程中屢被乘客騷擾?不服輸的小何會就此甘心只當「空姐」?無法出櫃的孟蓮又該怎麼面對父母期望和小何強烈愛意的夾殺?

30秒註冊,馬上看《帥T空姐》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Loui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