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夢雲看著眼前的夢蝶,對於夢蝶……自己的妹妹,其實她知道的!

那天在涼亭裡,她親眼看到修靜師太,那位高高在上BO^7aCeYy#*-7oM)JHY34sIJ7x51b%eGJmF+q)tA(N$u1HPqHT白月帝姬將所有人摒退,而自己妹妹則毫不知羞貼上去。兩人女人在涼亭裡親吻,而且抱在一起。那一刻,她如遭雷擊,她不願承認自己的妹妹,怎麼可能是那種淫蕩主動的女子,可她親眼看到,看到夢蝶摟著修靜,那眼神是無與倫比熾熱。而修靜竟然真的接受夢蝶,不顧禮教與人倫的摟抱在一起!

直到自己故意發出聲響,回到涼亭時,她們故作無事的分開,夢蝶正寫著字,而修靜師太則靠在涼亭外看著遠處的花。兩人故作無意的模樣,讓夢雲心裡燃起了怒火,她真恨(wKZqwfsxY29VxD([email protected]=C0tfrpOVymWZTu)StO+h*[email protected]&不得殺了修靜!她逼問夢蝶,也不過就是確認了自己心中的猜測。而她們真的如她所想,這才真的讓夢雲生氣。

夢雲想對修靜怒吼,妳怎麼可以這樣!夢蝶,是她的妹妹呀!若妳真的愛Uc1cjQwml5(%RfjnFm=F&aCZvKS&x$$!46pD$AOw)5r4zpU7We她,怎麼可以這樣毀了她?她痛苦而且憤怒生氣,但是隨即又被恐懼壓了下來!若是這件事情傳出去……夢蝶還要做人嗎?

如果是修靜強迫夢蝶,她或許還不會這樣的痛!但真正傷到pm&pjy^XLEFZDviZH$7_)lOLdIrcjs95ICRC&-utQoZjM&N7yo她的,是她們的兩情相悅!那是多麼骯髒的事情,妳們怎麼能用這樣的身份去污辱愛情?

夢雲痛苦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不能告訴爹娘,但是這件事情在她心Y!E1x*@2Mbs8)[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J=Evi^K=97GQ9%裡,已經成為夜夜驚寐的惡夢!最後她只好求助於宗教。

走進莊嚴的法廟,她看著這些人,她們臉上跟自己有一樣的迷惘。輝煌[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華麗的神明金身、鮮花素果,香案上濃郁的檀香味,還有誦經那輕緩安定的聲音,讓她稍微冷靜了一些。

她走到一旁的道人前詢問:「請問……」

只見那人眉眼不抬,只是說:「天尊還在休息。」

天尊?她看著法廟的匾額寫著,無上天尊,這就是道長的名諱嗎?她只好跟自己的婢女等著,看著香案上一些供奉,還有一旁空著的蒲團。不一會,莊嚴的鐘聲傳來,一個女子翩飛而來,身邊白霧繚繞,所有人都嘆息的看著這一w%BvsttEknoNUV8-m-Y=ujtjzC1EN#hlzay&^)mWTo4Zs5Tpop幕,人群中幾個信眾跪地,「天尊!」

就像是下餃子一樣,所有人都下跪拜求。無上天尊卻沒有說話,緩緩走到那個蒲團的位置坐下。

人群中有人讚嘆,「看啊!那香案上的花,感受到了天尊的法力!」

夢蝶看著香案上供奉的香花,居然慢慢展開!太神奇了,彷彿真的被注入法力一般!

但是天尊下面的弟子卻將眾人請走,「天尊一日只能助一人。」人群只好退了出去。

最後被留下的,就是夢雲跟其他幾個女性。

「今日本尊只渡女子,妳們都上前來吧!」天尊掃視著其他人。

只見幾個女子紛紛上前哭訴,有人說自己命苦,有人說求不得孩兒,夢雲也跟著人一起跪求,看著天尊一一處理。

直到天尊走到自己面前,夢雲細聲的說:「無上天尊,小女有一事想問!」

天尊是個五十許的fiG^4H)z8$^4ampCTT5)8K9XAuB*TQkT6MNa^K*[email protected]_Huo7rBG婦人,做觀音打扮,手拿淨瓶柳枝,站在莊嚴的法台居高臨下的看著夢雲,她對著夢雲搖頭,讓她不用說話。

只見天尊念著道詩:「不用說了,世人不知命,急忙苦苦求,災禍隨心起,無上勿招疑!」

天尊說完就看著夢雲,此女雖然衣著普通,但是那外衣內的領子卻上好的綢緞,Po2P6l#7nndOu24*@Pyd#KTfiEKY749wJO!QI8&%s2D2-nLSqP那可是大戶人家,她心裡笑,這又是一頭肥羊了!

夢雲頓時感到自己痛苦終於有人明白,急忙苦苦求,這句真像從心窩裡掏出來的!

自從她知道夢蝶的事DGT$i9lK*1kdfRtVweG9oUNyqG47GyWXoMSmil+ZLDKa1oXIjT情,她就不斷想要尋求幫助!但是她卻恥於人言,她怎麼告訴別人,自己的妹妹竟然自甘對食這樣下賤的事情!

她極度的希望有人能幫助她,但是看著自己生活,卻沒有半個人可以傾訴,如今天尊一句話,就能理解她,EsQKcwm10aIje3lDprTmAtOipTy-dln^[email protected]_6cvqLSUL&4_她感到自己終於遇到對的人,可以倒掉心中那淤積的苦楚!

夢雲以為天尊已經知道了她的問題,她跪在地上,「天尊!求求妳救救舍妹吧!」

天尊點頭+xT^x4SK^G5*Ruawqz82HzA^[email protected]!,實際上,卻是對著那幾個旁邊的人下令,等人走淨,她走上前扶起夢雲,「無上天尊!這位姑娘,天尊已經知曉了!」

夢雲瞪大眼,她還沒說什麼,天尊竟以知曉?

「令妹恐怕是所愛非人吧?」天尊肯定的說。

事實上,能讓這種年輕女子來求的,大概也只有姻緣二字,而這樣態度緊張的模樣,肯定不是還沒遇到心上人。

而是所託非人,而且既然是姊P8F0BzDKKJqtiC*_OsZ#&y^a6Is+vksy_WSqnP64D(%#WxoK$^妹過來,莫約是已經懷上孽種,或者妹妹已經瘋魔被綁在宅裡,畢竟家醜不可外揚嘛!

因此她肯定的直言,看著夢雲的反應是否如自己猜測?

果然,夢雲瞪大眼,眼淚豆大的掉!她更加信服天尊果然是有法力的!

「天尊……舍妹……小女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做了!她怎麼可以這樣癡戀那人……」

天尊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fin)QbdnflUk#p!N#hHVFjUUqrG+mD到她這樣說再看她的反應,就知道猜對了,她裝出無比慈悲的樣子,看著眼前的女子,「莫慌,妳細細講來!天尊在上,必有定奪。」

她準備套出有染的女子跟對象姓名,若是對方身分夠尊貴,這個消息夠震撼,說不定她還可以再撈一筆。

不過夢雲畢竟WvSqf0J8b=)whr)+uhU+YpNn$n)wyz!-b0K_u!UyTP)TGfrvH8還有一絲警覺,只說了自己妹妹的問題,並沒有說明對象是誰,也沒有孽種,似乎只是癡戀某人罷了!

天尊暗暗可惜,但還是裝出明瞭的樣子,她走到神壇前,一陣擺弄,喃喃念詞。

「定天、定地,天尊法眼,明看輪迴!」她把手拿到自己額前,渾身顫抖似乎真的在看什麼一樣。

過一會,她才轉身看著夢雲,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小姐莫怕!令妹並不是真的心墮魔道!」

夢雲激動地看著她,眼神充滿了希望。

天遵循著她的話語說:「而是被邪魔附身罷了!」

「真的!?」夢雲問,夢蝶真的是被邪魔附體?

「令妹是否性格大變?變得愁思?」天尊問。

「對!」夢雲點頭,夢蝶越來越不在乎她,只想去彤館。

「而且不顧家族?顛倒禮法?」天尊又問。

「是!」夢雲點頭如搗蒜,家人已經在懷疑夢蝶,但她還是滿不在乎,這令她頭痛極了!

「甚至希望妳認同她?」天尊問。

夢雲含淚點頭,確實,夢蝶不斷問自己真的那麼[email protected]&Yc5cr7b1C$dPy!jVwr5#fcDD2aG9w5IVp_fNTdqsKHk$l不能接受,還舉了一堆前朝斷袖分桃的例子,要說服自己,她甚至都產生動搖了!

「那是邪魔在作祟!」天尊肯定的說,看著眼前的女子鬆了一口氣的模樣。

她在心底冷笑,世人總是這樣,只要將這些過錯推到邪魔身上,有了理由,他們便輕鬆了!

不過這也是她發大財的機會,就讓她這個無上天尊,好好救一救這可憐的姊姊吧!

「無上天尊!小姐莫哭,現在妳反而要小心這個邪魔!」天尊哄著,「為了令妹好,妳現ZTBI_3__CfDpz9tvN*z4(KBV$t(=Owk+yj7lIEcOgO5n%+)hO3在不能給她吃食,要餓著她,這樣體內的邪魔才會跟著虛弱。」

「可是那要怎樣才能驅趕邪魔?」

「只要本道做一場法事即可,只是這法事需要我靜心修法,所以可能要三日後,才能去……」

「沒關係的,天尊請您救救舍妹吧!」夢雲點頭如搗蒜,讓身邊的人奉上銀兩!

一旁有弟子接過,天尊一看那個沉手的份量,她滿意的笑了。

「只要天尊出馬,必能處理了那邪魔,小姐放心吧!」她冷笑。


(圖/123RF)

駕!

達達的馬蹄,揚起一陣塵沙,修靜一騎當前,趕著路往齊洲。人疲馬累,她才喊停隊伍休息。

直到夜深,修靜將自己的兩個婢女喊了過來,她看著她們卻沒有說話。離開了裕州,離開了夢蝶,她現在只有無限的不捨。[email protected])sENaxKTCEN)PKR3noiD23XxzP)-MXpofv&ZFEWSwud身在皇家,別人看她有無限的富貴榮華,她卻只覺得疲累。

二十三年來,BJtt^[email protected]_Bg7JjRfVTg#[email protected]!Ip0iG6vF(Cc她一直把對母后的承諾日日壓在心頭,不敢有任何懈怠,她希望聿朝繼續下去,完成父王、母后的心願,但是當把權柄交與六弟後,她自囚彤館,除了部分原因是想安大王的心外,更多的原因是,她不知道要去哪?

為了聿朝,她沒有時間交友,生活所學都是權衡政治,也想不出什麼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嚐遍珍饈吃過風沙,體驗過最貧和最富的生活,她才發現,一個人活著不需要這麼多,有床能睡Lzmk2Di1sJCyboYc4(ODNkUuKe#*aFxo5ywJfQdkt)d7n5a5*Z有飯能吃就足夠。

而她更幸運的,是還有這麼一個人,來彤館與她相伴、笑語。與夢蝶相處的一年,她漸漸的冰解暖化,她2_rW_oW34_Rsi4QBLkj*yOsF&7$26*YiQesCBfNE&brlSJYhK-開始能溫柔地看著身邊的每個人,不再把人當成辦事工具。

而眼前這兩位,語鳶替她跑腿辦事,雖是大王的眼睛,但一直知進退,謹小慎微,而蒼英……

對自己深情至此,原本,她是不想留這個人的。

但是因為夢蝶,她知道了愛一個人不得的苦楚,因此,即便蒼英出現在自己面前,她也d61afb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Fy&$1vWJ-沒有再趕她走,只是她還有點用而已,她說服自己,就當作成全一個癡心人吧?

但是現在,她又要從京城遠赴邊關,這一別,恐怕她不會再回來,而這兩個人,她不能再讓她們跟著。

再下去,只是在絕路上多添兩條冤魂罷了!

「語鳶、蒼英,妳們送到這裡就好。」修靜吩咐。

「貴主!」語鳶、蒼英齊聲的喊,修靜不再自稱是修靜師太,她們也不是蕪慈跟蕪絮,只是貴主的兩個婢女。

既然貴主用她們的名字稱呼,那也代表,她恢復了白月帝姬的身分。

但是帝姬卻要趕她們走!

「我早已不是帝姬,妳們也不用再當他眼睛了,我累了,不想演了。」白月說。

「貴主!奴婢沒有,請貴主讓奴婢留下吧!」蒼英跪下哀求著修靜。

或許語鳶會走,但是她怎麼可能走!

她寧願死在貴主的身邊,也不願離開!

白月看著她們,她拿出一個那個鳳求凰的玉珮,「蝶兒,將此玉還給我了!」

語鳶和蒼英沉默,她們都知道這是XhwYS2jU$ov^+4Kp2N(UXN$sw&FdopSyM!N_UnsS7y%T8lwEy%什麼,那是貴主十五歲左右時的定情物,那時不願嫁的貴主將此物送給夢蝶小姐。

當時,只是要給百官一個軟釘子,讓朝野知道,誰都不可能左右貴主的婚姻,但現在想來,卻像是諭H^LT=W3YRXOYRad%6k!W$ZqLMwU(9Qb#^T$tVL9-(4c%bX()*H示著貴主與夢蝶小姐的關係。

而今,貴主在離開彤館時,已經燒燬所有兩人有關的物件,大概也只有這個玉珮可以記憶貴主與夢蝶小姐的情誼了AFk#5OSyIFaY3UTzmI7ke8[email protected](AMRAzp(qq_5

白月看著眼前的玉,一股酸疼在心口蔓延,夢蝶在最後給了自己這玉珮,她淒然的笑容還在眼前。

「這樣也算是我們的文定了!」

夢蝶說完後的落淚,這讓修靜也感到內心的難受,但是傻蝶兒,女子跟女子怎麼可能訂婚?

怎麼結婚跟相守?

夢蝶的@B6WFBsn*8X#hT*@XE)jZO)p%dKAXtM#KHaZ%DW2BT_7qw$tol背後,還有夢雲、李家上下,而自己的身後還有大王,還有聿朝,或許蝶兒是不願意看到這玉毀在李府的任何人手上吧!

但就算是給她,她也不得不毀去這塊玉,對她們來說都有著價值連城的玉,她必須要捨!

捨掉夢蝶!捨掉彤館!捨掉所有人!

捨,才能保全她們。

想到這,白月心一狠,猛然將玉摔碎在地。

語鳶跟蒼英都驚訝的看著貴主!

「撿起來。」白月冷酷的命令,「如果妳們還當我是貴主,就要聽我的。」

語鳶跟蒼英撿起地上的玉片,儘管雙手割出了鮮血。

「帶回去給阿弟,SCf9z+bAY#q#p=8xE_z1&&DF5=Ri4uu*Jc51)_Xd78OgaCnNRQ說白月將會與齊門關共存亡。」她看著這兩個追隨自己的人,「而妳們,也不要再回來了!」白月說完,走進住宿的客棧。

兩個婢女楞楞的站在原地,看著貴主離去的背影。

貴主放奴了!

語鳶心裡想著,感覺身體鬆快了許多,她終於不用夾在大王跟貴主之中,她拿出布巾準備裝了這碎玉回去交差。

但另一個人就沒有這樣快樂。

「語鳶,貴主把我們也捨了。」蒼英失落的說。

面對貴主蒼英只覺得淒涼,這次,她知道不可能知道貴主的行蹤的,貴主武功比她高jZvwYdbeCMMNItdNcogoXHBN(-hK&#R3k%%cLUB+d+i8lUAVTd強太多,有心要躲她,根本找不到。

這時,蒼英才發現,她們之所以能站在貴主的身後,是因為貴主願意,而她不願意,自己就連站在她身後的機會都沒3PV%Sk4r*E)BCJ64Z%6z_hdyG*UPzydrc^c8LvStRNB%Ep4d#N有了。

886D26eMpWPe1BGLnBbH*[email protected])l鳶把蒼英手上的碎片放進小布包,準備帶回去,看著蒼英,她們同僚這麼多年,她搖頭,有的人就是看不開,她勸,「余小碗,至少妳還有蒼英這個名字。」

蒼英苦笑的跟著語鳶一起離開了客棧。

白月投了客棧,直到送走店小二,關上房門,她才允許自己的淚落下。

這一晚,她割捨了最後一點跟京城的關係,她靠坐在窗前,看著晚上的月華淚下。

她會恨我吧!

想到夢蝶,白月感覺心裡又是一陣擰疼。

蝶,妳會不會怨我騙妳?

會不會想我?

會不會為我淚下?

可我一定要離開的,她惆悵,看著手中攤開的密旨,她藉著讓語鳶送東西的名義,送走了她最後的兩個婢女。

她看著密旨上的命令,他要自己去守邊關,但白月知道,這一役勝率極低,低到幾乎是送死。

她一直是個軟弱的人,儘管世人slelEvX_2(#KS==dC%Bm4bj04PMDM*Uk9#l-f5HI3)U))^+lN2說,白月帝姬殺伐決斷,可是其實她只是權衡罷了,所有的事情,她總是很快地有了答案,上陣殺敵也沒有猶豫。

只是因為,她知道若今日她不用最大的傷亡來震懾別國的侵害,將有更多自己國家的子民受到傷害,若王座無人,會有更多opKsBQi!!q%K4H7Yy9PqNJCAFhkTmXv^wn#neU4NpJEwCaAm+8人付出生命搶奪。

她將六弟囚禁在皇座上,卻又插手政事,她明知道不該與夢蝶有交集,卻又禁不住誘惑。

是她的軟弱害了這些人,但是你們總是用崇慕的眼光看自己,她其實想尖叫,不要這樣!

不要這樣看我,我其實沒有你們想的這樣堅強。

其實我想要軟弱,或許就是因此,夢蝶對她撒嬌時,她總是無法[email protected]#&5k50kLs!geqSsPn5DPW3y-UJd拒絕,不自覺的把自己投射在夢蝶身上,有多少軟弱,就有多少疼愛。

如果她真的夠狠,就應該照語鳶說的,將夢蝶抓來囚禁,用褻玩的方式rzu=GG)uDM!_BLfEMGR7z%6O-HV$bIZ6Ov)kU4j7Qoipl*K(Qe自汙名聲,這樣她還能待在京城,還能是那個白月帝姬,可是她不夠狠,最後面對夢蝶、六弟、蒼英……

她只能轉身潰逃,她苦笑的閉眼,讓淚滑落,心裡卻有無盡的思念。

繁華的京城、洲冷的邊關,她都覺得沒差,在她二十三歲的人生,她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戀棧,直到這一年,將2B-WMB#&ZqC_$ZXMM9L3sGI2XX_bF(OKuKRQn+b9m^MwLssp58皇位交到六弟手上,在彤館的日子,蝶就這樣沒有防備的飛進自己心裏。

她愛上這個姑娘。

她的翩翅,動搖了自己未曾解凍的冰心。

但她是沒有資格的。

越是愛她,越是無法將她佔為己有,她不該染指蝶的未來,不該在她純真的人生裡佔有一席位置。

可她就是沒辦法,每一次蝶欣喜地撲到自己身上,都動搖了一次她的心弦。

最後她居然耽溺了。

但是她不該這樣,到這裡就好!

她告訴自己,卻無法克制自己的思念,想到將來會有個男人取代自己的位iInFAhJ-%2m(mnqi$u5x%mcR!PMGsk6vujb&y)igkRm*QS&32v置,體會蝶那美好的身體,她就覺得自己像是浸泡在毒汁裡怨恨濃重。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她會不顧世俗驚駭的眼光將蝶禁錮。

就讓她恨自己吧!

白月苦笑,現在很好,蝶可以走上自己人生@VeMi!AdSitUcXP!R4wFP&N5oU8G+7b)avmgpRJsimLLt-Lyrn的正軌,自己可以戰死沙場,大王可以安心,不再擔心自己手握兵權,三全齊美。

唯一的困擾,只是心口刀割似的疼,沒關係,總會好的。

她勸自己,時間會過去的。

她躺在床上,夢中的她,卻回到了皇宮,那時候的她,還沒有現在的智慧跟心機,她還[email protected]#0Q8S$M9c8&cuA9(n7$&NGIR是那個受盡寵愛的白月帝姬。

父王縱馬的朗笑,母后溫婉的淺笑,她的生活是美滿而幸福的。

瘦弱的二弟雖然老咳嗽但還很精神,三弟老是喜歡比較父王喜歡誰,四妹懷池還是個小娃娃,吵[email protected]$l%(56OdzjOYU-W7YxQ2PUff*VF0^ERe52z%bY著要乳娘帶著盪鞦韆。

老五老六都還是個娃兒,老七則在德賢妃的肚子裡面。

那時的聿朝初立,母后跟父王老是在宮裡點著燭光討論。

「南邊的地好,一年二穫,人民可以吃飽……」

「婦女可以成立織廠……」

兩人的討論總弄得自己頭昏腦脹,但是父王母后相視一笑的模樣,卻讓她安心。

「白月,看著弟弟,別讓他瘋玩了!」

「你看看白月,怎麼不學學你姊姊的穩重!」

「白月,四妹又想要新的花紗了!」

她養護著弟妹們長大。

但是長大了,他們漸漸的背向自己,有自己的心事跟算計,母后也不如當年的美麗,反而憂愁起來。

她記得母后歿的時候,已經染病多時,她卻異常精神的把自己喚來,深看她許久,最後摸摸她的臉。

「月兒,聿朝就交與妳了,保護妳父王。」皇后對著旁邊的姑姑看了許久,然後嘆息9tDkOAiZjkj^i^2B7^Gk3Bs-C12-^yW%J$QrQWIKgKi&PB^0b%,「身為皇家人,終究要失去許多的。」

她不懂,要失去什麼?她不是聿朝最尊貴的白月帝姬嗎?她會失去什麼?

但母后沒有回答,母后鬱鬱的模樣,是白月最後的記憶。

送別了母后,關外又傳來e4k52i4z=X*[email protected]*gkKYT0*2Q^aWe0Jy#&&Bz8kxrD有人攻打的消息,父王看著還小的幾個兒子,還有剛喪母的白月,嘆息的點了白月與自己出宮。

白月依照母Fo=gqY#t$&+I%8Va*s3QKkiMGutTSx1F)6Vv_IW([email protected]后的遺言,不斷的保護著父王,因此她最清楚,父王對於王位,父王並非沒有定奪,在父王死前,他將隨身的匕首給了白月。

從他的眼中,白月知道了皇位的答案。

匕首,在他們聿朝的古語裡面,代表六,所以小六就是父王的選擇。

「為什麼?父王,您不是說過嫻妃心機太密……」白月不懂,嫻妃是六王的生母。

父王看著白月,像是想要好好的再看清楚這個女兒,他的第一個女兒,能文能武的[email protected]_LCcshu4&pxy0Qk5Mo)Qx0sYv=)!r5aancknp8I帝姬,過一會,直到身體的疼痛壓過他的想法,才痛苦的閉眼,「白月,原本我是屬意妳的……」

「我不要!我只要您安在!」白月說,為什麼母后才離開,父王也離開了?

這就是母后說的失去嗎?

那真的太令人痛楚了!

父王欣慰地看著這個女兒,我的女兒!

白月,她……不適合的,她還有這麼柔軟的心,她更適合當普通人家的女兒,當一個管理家族的大姊,而不是皇宮裡的帝姬,她不適合這個已經安定到富貴亂華的朝代v=H7*1V8Du+PQ)0EnflOiMku9-8rAtfuhi_Fpdg^V1!4%=8zne,反而六王,心思縝密才能壓制住百官。

他將匕首遞給自己的女兒,她會知道自己的意思的。

白月知道,她用一種木然的堅強,挺過了百官的質疑,將六弟扶上王位,面對三王跟五王懷疑,她一直很冷靜。

或許父王母后的死已經帶走了她的眼淚,就如母后所說,她不斷的失去,最後剩下的,就是聿朝。

煎熬了七年,框扶了六弟直到他登基為王,但當她以為功成身退的轉身,卻要面對別人對她的懷疑。

阿弟不信任自己,她也失去了聿朝,失去了彤館跟她的蝴蝶。

她還有什麼可以失去的?白月問自己。

月亮的光亮照進了房間,她緩緩地張開眼。

或許還有這條生命可以失去吧?

白月看著舉著短刃的蒼英,聲音疲憊的說:「動手吧!」真的累了,不想再看到這個世界。

蒼英舉著刀的手顫抖,最後還是下不去手,她看著眼前的白月,那張她最愛的臉,痛苦地閉上眼,丟了刀。

那刀子就像她的心,被丟在貴主人生的角落,不被重視。

「為什麼?」蒼英問:「我不行嗎?」

還要糾纏這個問題嗎?

白月只覺很累,不愛就是不愛,需要什麼原因?

但是白月還是回答,「不行。」

「我也如李二小姐一樣崇慕著您,甚至更愛您!我可CzBAoQJfZBB8=PrqrX+8hfFC&MLbO)4Xj219=SsRik_WIXLOfm以為您違抗『他』!」蒼英顫抖的說,她摸索著靠近白月,充滿愛憐的撫摸著白月的臉。

為了貴主,她可以不要聽大王的命令。

當初她因為討厭夢蝶,主動去跟大王告密,就是她最後悔的事情。

但之後的大王卻不斷蠱惑她,要她盯著貴主,若是貴主遣散了語鳶,便殺了貴主。

「這樣,白月就會永遠屬於妳。」大王說,看著眼前跪著的女子,他煽動蒼英,「只要殺了x=)b=&VU%1kNA)J2*Yi+hh(I!-)gPWDe)[email protected](tG她,這樣她就會永遠記得妳。」

「可貴主……會恨奴婢的……」她遲疑的說。

「恨是因為傷心,傷心是因為有情,妳難道不想知道她對妳有多少情嗎?」大王說,遞出了毒藥。

「貴主,您恨我嗎?」蒼英問。

白月任由蒼英撫摸著,她看著蒼英淡淡地說:「不恨。」

蒼英痛苦的閉眼想,她真的不重要!心比身體痛,比吃了毒藥的身體還痛。

修靜看著蒼英誠實說:「我的心裡,真的沒有妳的位置。」

只是一句話,就能將蒼英打擊的體無完TIPFqVDe48aq4VrK^uKJMD%aCu7X=w=*gBVYa!Ab(GfZOLs7xp膚,她苦笑,「我只是……只是……」但她沒有說完,唇角已經流下了黑血。

蒼英軟倒在白月床邊,中毒的身體無力支撐,到了人生的終末,她想對白月說出口的話卻無法表達。

只是……她能『只是』什麼?

她已經比夢蝶小姐更早遇到貴主,更早愛上她。

更忠心的服侍她,更懂貴主!

但她……只比夢蝶小姐少了一點勇氣。

就是少了那麼一點,她只能看著夢蝶小姐走進貴主心裡。

好不甘心!如果還有下輩子,她寧願不要愛了,不想要再嚐忌妒的滋味了。

她服毒了!

白月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蒼英,看著她軟倒在床邊,漸漸冰冷的身體。

許久,白月才有力氣起身。

「欠妳的,來世再還吧!」她蓋上了蒼英的雙眼。

看著蒼英唇角滿足的微笑,她唇上的傷疤,白月只覺得身體很重。

自己無法回應的感情,而這個人,最後還在自己眼前服毒自殺,這樣沉重的情意,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白月看著她的屍體,趁著清晨的微xoBPJKg)=%$iD+TEt60zPxP*u&Yar1%J6EX^#[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光,抱著她,在附近的大樹下挖了一個洞,將蒼英的遺體放進去,割了一縷自己的髮放在她的胸口,這是自己唯一可以替她做的,讓自己的一部分陪伴這個癡心的女子。

清晨的晨光照射著這個寂靜的樹林,白月站了許久,親自掩土,目送自己的親信。

放上路邊的野花,她跪在墓前,成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為她行哀禮的人。

母后說的真對,她失去了好多。但她不可以再失去蝶了。不可以!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蜜月系列影片來啦!兔女狼在5月24日登記結婚之後,搭乘同志友善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度蜜月。一起來看她們的專欄文章以及超閃的系列影片吧!

第六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來啦!最新消息請至專區閱讀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