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夢蝶看著姊姊的文定,她跟著家人一次次的行禮、笑答,一整天下快要累死了!

她看著姊姊羞答答的遞W%*9ye%OLURfI(wMM_03BYnCFd2!=avNVnf4OKQvF2sp$(=GUu出那塊定情玉珮,跟她的比起,是差了了些許,但姊姊身上的蜜糖味,就算她是螞蟻人也快甜死了,她無奈。

但她已經有幾日沒有去彤館了,但看著母親忙成這樣,她也不好走開只能幫忙打打下手,然後被姐妹們拉出去。

她們幾個姑娘挑了間茶館聽書。

聽著那些個郎才女貌的故事,她無聊的撐著頭,手不自覺的摩娑著那塊玉珮。

這樣說來,她與月是不是也算定情,月是不是會與她一起呢?

她甩甩頭,月是多麼好的人,哪是她一個黃毛丫頭能配的?

她知道月寵溺的背後是什麼心思,她一定認為自己撐不久,以為自己的誓言只是一時。

但她要怎麼證明給月知道,自己並非一時,她很願意將身體跟心都奉上,但她不知道月是否會接受?

但她還沒想[email protected]_11SbUYlfLHQW(81UT3FJF2oUmU7F=Nx)N!$0N清楚,忽然外傳來爭吵聲,幾個外族人走了進來,她好奇的憑欄看,其中一人正好抬眼,與自己對視,她愣住的縮回去。

過一會再看,那座位早已無人,她也丟開了這事情。

回到家,她才發現家裡又再整理,她問母親:「娘怎麼了?為什麼又再布置我們還有宴會嗎?」

李母看著自己這個二女兒,點點她的額,「妳忘了!過幾日天是妳成人禮!」

李夢蝶才突然想到,是了!那她是不是就有理由請月過來?

「丫頭,妳要去哪?」李母看著夢蝶剛回來又要出門的樣子。

「找月姐姐來參加啊!」夢蝶自然地說。

「不用了!」李母回。

「不行!」夢雲則聲音尖利的喊。

兩個聲音響起,夢蝶轉頭,看著自己的姊姊跟母親。

「為什麼?」夢蝶不懂問。

「師太明天有事。」李母說,看到夢蝶扁嘴,她讓夢雲把她帶下去,「好啦!別吵娘,夢雲妳帶蝶兒去玩。」

夢雲巴不得能跟夢蝶聊天,她緊緊的拉著夢蝶,快步的走到自己房間。

摒退了下人,李夢雲一句話就逼住了夢蝶。

「夢蝶,妳老實告訴我,妳是不是跟師太……」李夢雲問到後面有些說不出口,她該怎麼說?

自己的妹妹居然真如傳言所說跟師太有什麼……夢蝶聽到自己的親姊姊這樣說,她知道姊姊發現了!

但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想了許多,最後她化為一聲嘆息幽幽的說:「姊姊,妳不要管我好不好?」

看到夢蝶像是放棄一樣的承認,夢雲驚訝地喊,「我IeyT5g=_7CK14WI8dLfD^2l7ro+oMOQ#RRSxL=$enBnrV)ptQw怎麼能不管妳!妳跟那個師太……是不是她威脅妳?還是她拿我們來逼迫妳?妳們……」

夢雲有太多的問題想問,她可憐的妹妹居然被那個人這樣玩弄,女子跟女子怎麼能有那樣的感情!

「那妳想怎麼管?妳要告訴爹?還是告訴娘?」李夢蝶無奈地問,這件事若是讓爹知道,她的死期就到了。

「妳怎麼這麼說!」夢雲看著她,自己並不是想當告密者,而這事關夢蝶的清譽啊!這個傻丫頭怎麼會這樣!

看到夢雲的掙扎,夢蝶拿出一把匕首出了鞘,看著她,「姐,妳想想,若是妳說了,我也沒有活路了!」

「夢蝶!」夢雲看著她,眼神有些動搖,自己真的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父母嗎?

她看著夢蝶似乎下定決心的模樣,面對妹妹的以死相逼,自己真的要冷眼看她死嗎?

看到夢雲似乎有一點不忍,夢蝶解釋,「姊姊,我是真心的喜歡她!就如妳跟姊夫……」

夢蝶才解釋,卻被夢雲打斷!

「李夢蝶!我跟妳姊夫是明媒正娶,妳們這是……」夢雲生氣的看著她AHGqmxFKHiXKZ-B-J#[email protected]%el&B(+!什麼時候這個妹妹有這樣的念頭!這完全不同的!

她看著夢蝶鬱鬱的模樣,她逼問:「妳老實說,是不是她逼迫妳,妳們到什麼地步?」

「沒有!」夢蝶搖頭,她說出更打擊夢雲的話:「是我逼她的!」

李夢蝶看著夢雲不敢相信的模樣,她誠實的說:「是我逼著她接受我!是我逼她碰我!是我!」

夢雲被夢蝶的話震驚了,她是什麼意思?

難道她們之間,夢蝶竟是主動的那個?

而且還有了肌膚之親?

那位大人居然也容許自己的妹妹這樣?

「夢蝶!我的傻妹妹,妳為什麼要這樣!」夢雲走上前抓著夢蝶的雙肩問。

「我不知道,就是喜歡了,就是心裡只有她,我真的不知道……」夢蝶喃喃的說,她就是^L&140Z&clNcRKU3+m&pvuFoQGx*wJz$YtRfJWiVN8SjlHAZtD喜歡上了,放不開手,也不願放手。

「妳太傻了!這一定是她哄騙妳的對嗎?」夢雲還是不願意相信,她的妹妹怎麼會是這樣的,說不定是XI*2E5W+vzqDf2L58vZ%mT8vL5PC71((cAY*BbSs^kwpUhX5K7妹妹無知才被那人哄得自己承認?

天啊,好歹毒的心思,夢雲將滿腔的恨意都轉到修靜身上。

「不是的。」夢蝶說,她知道,夢雲一定希望自己是被騙的那個,可是她並不是,而是真心真意。

甚至,修靜要保全自己的遠離,是她不知羞恥的追上修靜。

她不願毀了月,她不想說任何謊言去污衊心中的那個月。

「夢蝶,妳記住,說謊,有時候是為了守護。」

那天晚上,修靜的話語,滲入夢蝶的腦海,可是月,我不想騙人!她誠實的對自己的親姊姊說。

因此她否認修靜騙自己的說法,也斷了夢雲的希望。

「乖,夢蝶,不要說謊!」夢雲看著這個妹妹,她不敢相信,夢蝶似乎在保護那個女人!

這還是她乖巧的妹妹嗎?

「真的不是!」夢蝶說:「是我主動,是我逼月的。」

夢雲看著夢蝶,她厲聲的警告,「蝶兒,妳再這樣,我會告訴娘親的!」

「那妳就去說吧!妳一踏出這房子,我就自殺!」握緊手中的匕首,她警戒的看著夢雲。

「李夢蝶!」夢雲喊著,她這個妹妹是完全入了情障!

「妳不懂!」夢蝶痛苦的說,月是這麼好的人,她這麼厲害跟溫柔,她給自己的,那都老天爺是賞賜的美好。

每一次她都希望能留在彤館,她想要一直陪著月,那怕只是遠遠的看也沒關係。

但她的奮不顧身,卻真的得到了月,得到她的情,所以她把心放在月的身上,連疼痛的思念都覺得無比快樂跟滿足

夢雲看xbuhmp0aMd)*JyIM_#[email protected]#F!KPfN6z^)hnLH(HgjxT10RT0著夢蝶,她們是至親的姊妹,從小到大,她卻沒有看到過夢蝶這樣痴狂的模樣,她知道夢蝶是真的愛上那個女人,但是這是不對的!

不應該!不可能的!

她知道有些王公貴冑會喜歡夢蝶這樣的姑娘,甚至野史也有記載女君狎玩幼童,但那可是娼妓做的事情啊!

她不可以讓夢蝶再錯下去!

夢雲打定主意,她打斷夢蝶,抓著她,與她面對面地說:「我懂!但蝶兒……這是不對的!妳總會長大,[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9Xsro2pOwS&(pyb^MH&TgkSAW=f8=46voF會嫁人,那妳要拿什麼去面對自己的夫君?」

但是夢蝶聽到要嫁人,她卻肯定的看著夢雲說:「不會有的……」

「蝶兒!」夢雲看著夢蝶不贊同的喊。

「不會有這個人,如果有,那就是她。」夢蝶肯定的說。

「李夢蝶!」夢雲真的生氣了,為什麼夢蝶就是這麼不受教!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那是承認自己比娼妓還要低賤啊!

「我寧願孤獨終老,也不會有其他人!」夢蝶看著夢雲動搖的樣子,她直白的說。

啪!

夢雲打了夢蝶,看到夢蝶瞪大眼驚訝地看著自己。

夢雲才意識到是自己打了夢蝶!

因為她不想要再聽到夢蝶說的任何歪理,她害怕自己會被夢蝶說服。

因此,在她意識到前,身體已經做了反應!

夢雲有些後悔,但如果這樣可以打醒夢蝶,她希望可以。

但很明顯,夢蝶並沒有清醒的模樣。

夢蝶看著這個從不打自己的姊姊,她垂眼,走出了姊姊的閨房。


(圖/123RF)​

少有的,李夢雲獨身來拜訪了修靜師太。

看著修靜走過來,李夢雲跪下行禮,於國禮,她還是要做,但是她打心底不相信這個女人!

居然拐騙她無知的妹妹,兩人居然還行過那閨房之事,這是將她妹妹當成娼妓玩弄嗎?

「李小姐今日來是為何事?」修靜YG1_wtWlqo-hHo!Dmp*qErk$wfFU6_)@IWED=Y&aFY$W(YQuln眼神巡梭著,卻沒有看到那個依戀自己的身影,而蝶兒的大姊少有的,帶著一絲敵意。

她心裡一沉,莫約是發現了吧!她跟夢蝶之間的事情。

只見李夢雲低頭,「臣女有事,想與大人商談。」

修靜讓所有人都退下。

直到人都走淨,李夢雲直接跪下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

「師太不問我為何行禮嗎?」李夢雲問。

修靜深吸一口氣,「可是令妹的事情?」

「既然師太知道,夢雲在這邊請您放過小妹夢蝶吧!」她跪在地上哭求。

修靜看著她,「若我不願呢?」

「那請將夢雲的一條命拿去,也勿要汙了蝶兒的清白,她只是年少不懂!」李夢雲看著眼前的人。

早已不是那個尊貴的女子,反而在她眼中如同蛇蠍一樣邪惡!

整個房間安靜了下來,李夢雲跪在地上,想到胸口的匕首,若師太不願,她寧願冒著風險,也要殺了這個pU5It2bUii9)9E5_KCIFs)=iYwpTZ$z2ZFShRN6HuR0mYFjYrM汙了自己妹妹的惡毒修道人!

這哪是修道!這是魔道吧!

[email protected]&jEFEb4cgi&iW334^[email protected]%x5j!k雲想到妹妹這些日子往這個彤館跑,背後的原因竟然是這樣,她就覺得噁心不已,她不能讓蝶兒再靠近這個女人!

她摩娑著袖裡的匕首,若她真不答應,哪怕是傷到自己或傷到她,都能讓蝶兒不再過來吧!

她願意當這個惡人,只要蝶兒不要再這樣耽溺在這份禁忌的情感中!


(圖/123RF)​

 

「把匕首收起來吧!」修靜嘆息著!

看著夢雲的身體輕顫,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夢雲的打算。

修靜看著跪在地上的夢雲,她知道蝶兒的性子肯定是對自己的姊姊實話實說了,她看著眼前充滿恨意的女子。

那是蝶兒的至親姊姊,她能讓她們姊妹反目嗎?

她不行的!這是一個好機會,白月,就在這邊止步吧!

修靜對自己說,不用去管自己心裡的疼痛,只要蝶兒幸福,她應該放手,儘管一放手,就會失去此生唯一的歡笑。

再下去,還會有更多人討厭她們,就算蝶兒願意,但她能忍心置她於水火中嗎?

修靜看著眼前的李夢蝶,她說:「這件事情,本就是個錯誤!」

她交代了那晚的意外,而她也準備止步於此。

「六月,我將要去邊關,之後,應該不會回來。」她說,看到李夢雲灼灼的目光,她感覺心底一陣苦澀,「只要o08WOr^gO-0eEE_iAWmecb0*&nEf&ZvU)Z1CYuFVO_xy=V_A^_三日,我就會離開裕洲。」

李夢雲看著眼前的女人,沒有想到她竟如此快速的答應,她跪地,磕頭如搗蒜,「謝謝貴主、謝謝師太。」

她看著李夢雲跟夢蝶相似的臉,但兩人臉上卻是不同的情感,她淡漠的將夢雲送走。

再回到禪房,她看著蕪絮,「語鳶呢?」

蕪絮愣一會,才反應過來低頭說:「蕪慈,在準備晚膳。」

語鳶就是蕪慈的名字,她們進了彤館都跟著有了道號,而貴主從沒有叫錯過,現在卻喊了語鳶的名字j2(gXPY!mT+Unw+g3%egMX3+7Y20vkGFJ_I#NEkwG5#HbsxTtX,可見這件事情對貴主的影響很大。

「讓她過來!」修靜說。

在蕪慈、蕪絮的面前,修靜將夢蝶送給她的東西一一燒毀。

不能燒的,就摔碎,埋在那個狗洞。

兩個侍女看著修靜動作,直到所有東西處理掉。

「以後,不需要再見李二小姐。」修靜冷冷的說。

修靜只是像是處理掉一件軍務一樣,確認東西燒盡了,她繼續做自己的晚課,如常地吃了齋菜。

平靜的上床。

蕪慈、蕪絮對視互相看到對方的迷惑。

她們知道貴主對這個夢蝶小姐幾乎可說是愛若珍寶,討厭人近身的貴主,卻能容夢蝶小姐與她共坐、共飲一碗8E61hU6ui89u0AC3J)YS0t9Gop!1u!%p=HClJL%AZ#pE9wEigx茶、共食一簋。

能夠跟貴主這樣沒大沒小的、能夠在貴主玉手上留下筆墨的,恐怕也只有夢蝶小姐一人。

但是當她們以為貴主會不計手段將夢蝶小姐要來,或許是佔了一rFqimru3XAfvnxc3iH=V%IwCW=j1U$V([email protected]個寵物的位置玩賞時,貴主卻出乎她們意料之外,對待夢蝶小姐極為守禮。

只有情濃時,夢蝶小姐主動,才會有一點沾染。

那完全是將一個人放在心尖上。

但現在她卻如此冷靜的處理掉這些事物,連留一點念想都無。

蕪慈、蕪絮兩人都不懂貴主的心思。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