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去遊樂園?」麝月問。

夢夢點頭,「可以嗎?月姐那天有空嗎?」

「好啊!是綜藝節目嗎?還是代言?」麝月問。

夢夢搖頭,「是我個人想去,月姐想去嗎?」

麝月看著自己的小助理,她在打什麼主意呢?她有趣的撐著手看著夢夢。

「好啊!」她叉了一塊水梨,放進嘴裡,「怎麼想去遊樂園,跟朋友有約?」

她好奇,該不會還有什麼男生在追夢夢吧?

夢夢搖頭,「就我們兩個,可以嗎?」

「這樣算不算約會!」麝月看著夢夢,夢夢坐在沙發的另一邊,她把腳伸到夢夢腿邊偷戳她。

「月姐!」夢夢有些羞窘的看著她!

她看到麝月穿著短褲的雪白大腿,後面是線條勻稱的小腿,然後在腳踝CajNLGYBNiP*8zR5a*(*[email protected]#bMa#I%DoEif883Ythti的位置有著可愛的突起,像是小小的句號,但是那纖細的腳掌,在視覺上帶來的韻味,還有渾圓的趾尖,又帶著讓人心癢的線條,讓人好想握在手上,細細撫摸!

李蝶!妳在想什麼啦!夢夢在心裡罵自己,但看向麝月,卻只有美色當前,這幾個字。

麝月則是壞笑的看著她,知道夢夢在看她的腿,她伸腿用腳趾戳著夢夢,「說嘛……」

夢夢嘟唇小聲地說:「妳如果不喜歡就算了!」

看著夢夢對她嘟嘴的可愛模樣,麝月大笑,她轉身,把頭躺在夢夢腿上,「喜歡啊!夢夢帶我出去玩!」

「嗯。」夢夢微笑。

她後來回去,花了一些時間開始整理月姐的過去資料,把她參加過的節目、戲劇整理起來,然後發現一個事實,Qb#(7JVs&rW$=7S^%Oe87BOcg9o&lb1d33S#^dG8dZE_eO3m2%如果她估算的沒錯,麝月除了演戲還真的什麼放鬆娛樂都沒有!

從小就是童星,她估算著,從國小、國中、大學,能完成學業真的很厲害,什麼畢業旅行、公訓她都沒有參加,經常上台l&Ak7YK%A_CQaTPcQtxe2QLy2BU5efK7Q$S=qJ#8X&4DbcpKV)演講,她計算著,幾乎一直在背台詞跟準備演講稿。

這樣的月姐,難道都不喜歡出去玩嗎?還是不會?

就像金絲雀,已經被養到即使打開籠門,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什麼好去的。

既然經濟上月姐比她好,那她送一場回憶給月姐應該不過分吧?

夢夢讓麝月背對自己,輕輕地替她揉按著額頭,這樣月姐會開心吧?

她在心裡打定主意,開始安排。

「那明天要穿寬鬆一點喔!」夢夢交代。

麝月點頭,揉揉她的額頭,「知道!妳早點睡啦!」夢夢從下午就一直準備著明天的東西,從三餐到她的行程,就為了排開的這天,麝月有趣[email protected]&lXpwemo4jYFr*[email protected]#-OQcOxTOHr&UfKwC3iO的觀察,小女生都那麼喜歡遊樂園啊?

「嗯,月姐晚安。」夢夢說。

麝月看著她的模樣,寵溺的笑著摸摸她,「晚安。」

隔天,夢夢看著麝月呆住。

這是什麼衣服?

夢夢打量麝月的衣著,粉色的一字領把月姐美好的身材都露了出來,兩條細細的肩帶似乎要承受不住胸前的飽滿,那貼身的設計把她的小蠻腰露出來YDlT9Lr=lRgG_Da26wCcTCcxESlD!FN=!Jgm#NlDhdGWw%2)dc,性感的內褲邊緣在她的腰邊若隱若現,那短到引人犯罪的短裙,還有漂亮的高跟馬靴,外面穿著厚重的絨毛外套……

她想要幹麻?吸引遊樂園所有的色狼嗎?

麝月看著穿著輕鬆的夢夢,穿著T恤外面加了件襯衫,下面牛仔褲跟平底鞋,好樸素!

「月姐,不是說要穿的寬鬆一點嗎?」夢夢看著麝月,妳這哪裡寬鬆?

「很寬啊!妳看這樣,視覺上就很放鬆我又不會冷……」麝月說,怎麼不對嗎?出外景都要這穿耶!

夢夢深吸一口氣說:「我們換一套好了!」

她把麝月拖到她的換衣間,找了RHfh0_st$yiwx%0uXZHD%K^*MW=8Jh=t4jI(qB=n+RK(nL0一套休閒一點的襯衫外罩黑色長毛衣,下半身是九分褲,還有牛津鞋,雖然最近秋天,可是也別穿的太厚了,但也別太冷!

她轉過去等麝月換上,轉過頭,麝月已經換好了,還自己搭了髮型,把一邊的長Zv0xST90UwCa8M7KP9Dw2I6W=HQ4#[email protected]=e5d)MD髮夾住,看起來有些中性模特兒的味道,有點帥氣跟溫暖。

麝月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這樣是比較舒服啦!她也滿喜歡這種打扮。

可是不太符合電視節目的要求,太中性了!

這樣夢夢真的不會被製作人罵嗎?

她回去想了整夜,最後想通了,一定是電視台跟夢夢聯手,大概是想要整她之類的節目效果,但是夢夢會接,應該比較沒有_bU5DMnsjl&axmkRtx%+1OK%s4kk+g1yJ!wesf5-rQ(bin0cd&玩這麼大吧?

她看著夢夢,通常去玩遊樂園還會再上節目,這樣的夢夢太素了。

她走到梳妝台,選了一條口紅,走到她的臉前,捧起夢夢的臉,替她畫上。

夢夢看著月姐就這樣走過來,靠近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替她畫上口紅。

等等!我不需要化妝吧!我們不是說好輕鬆嗎?


(圖/123RF)

但麝月的手碰自己臉時,她還是順著麝月,讓她替自己畫。

看著夢夢乖巧的在自己面前,微仰著頭看自己,那可愛的五官,還有手下粉色的嘴唇,抹上她選的口紅。

麝月一點一點的畫著,心裡有些飄然,看著她這^WR99y-ZjQUk)e8Sofe-eUWl5R&v6O6XfF#(T3g$KS6gcZex7S樣乖巧的模樣,被自己漸漸的染上顏色,一種佔有的感覺油然而生。

她輕輕勾勒著,唇妝是女性打扮的一環,在那粉嫩的雙唇上,沾上自己的唇o7o2aj1erS33OL2(A0YPJXFNO4oCUNiSnNewX4)#=tRch*f7*l膏,有些油亮的唇彩,隨著她說話時的動作,閃亮著誘人可口的光澤。

像是蛋糕上面美味的奶油,讓人想要嚐一口她的甜蜜,她要很克制,才不會想要撲倒夢夢,在她的唇上輾壓自己。

嗚!好想下手,麝月有些後悔替夢夢畫上口紅,看著她因為唇上的一點紅色,從少女的乾淨變成女人嫵媚,她有點不想讓夢夢照鏡子,讓她看到自己的這1JU^H+fV$F1o$Ne^)!9+yB-w%T+s_!RsYna^mq6$cb+wV6-%hk一面。

夢夢的美,只要我看到就好了!麝月聽到自己心裡自私的聲音。

而夢夢只呆呆地任由麝月擺弄,因為她uK92#BnrlxhEtBVGu0YI8PBWo29JrbHAkhejev6ldXo^Eiw*tN的腦海,突然有什麼畫面閃過,是月姐穿著古裝站在她的面前,捧著她的臉,似乎在擺弄她的頭髮,然後……

「惜花季、盡繽紛……」夢夢喃喃的念著,之後她卻不會念了。

麝月卻瞪大眼!她想起來了嗎?

夢夢真的是……蝶?

她捧著夢夢的臉,她驚喜的看著夢夢,她真的想起來了!

看到麝月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夢夢感覺臉很熱,似乎很久以前,她也有這樣看著麝月過,她那傾身在自己面前,那美麗的眉眼專注的看@-9NPl^_Dm!T-pv2uCxhgSTVhjgQf*ZnO+uKNTn3wEiLT2B)Yd著自己,讓她很喜悅跟開心……

「飛吧!我的蝶!」

麝月的聲音喃喃的說,夢夢有些愣住,她在跟自己說話嗎?

最近麝月總是會不自覺地喊自己蝶,可是真的是喊自己嗎?

當初她被月姐雇用,就是因為手上的胎記,可是她的記憶中,卻沒有很明確的跟胎記有關的記憶。

那月姐喊的蝶,是指自己的名字李蝶?

還是其他……跟月姐有同樣記憶的人?

夢夢感覺心裡有些酸澀。

她們到達遊樂園時是平日,少了假日的人潮,一切似乎有些懶洋洋的。

但是這樣比較好,夢夢看著麝月,她的打扮不太讓人想到那個女明星許麝月,而是一個普通的女生。

夢夢看著簡介,「月姐妳想玩什麼?有雲霄飛車、摩天輪、咖啡杯……」

麝月看著夢夢,沒有人跟她接頭嗎?

現在的製作單位還會用紙條喔?還是用手機傳訊?

門口附近是海盜船,麝月隨便指著海盜船的入口,「就這個吧!」

夢夢點頭,她沒有背什麼大包小包,就是普通的錢包手機,因為手空空的,她抱著麝月的手臂,「走吧!」

麝月有些不習慣,但或許是製作單位的要求,她也半牽著夢夢被她帶上去。

兩人一起上了海盜船,跟對面的陌生人比大聲!

下了海盜船,麝月笑著抱著她的手,偷偷在她耳邊說:「夢夢……可以讓製作單位出來了吧?」

夢夢迷惑地看著麝月問:「什麼製作單位?」

「妳不是接了通告嗎?沒關係啦,我不會跟妳分錢的。」麝月笑說。

夢夢看著麝月,所以她以為自己是接了節目,才把月姐騙出來的。

夢夢把麝月拉到一邊笑說:「月姐,我沒有接通告啦!」

麝月瞪大眼,「欸?所以?」

難得看到平常自信的麝月,這樣驚慌的樣子,夢夢問麝月,「月姐妳想回去嗎?」

麝月看著夢夢,所以這是夢夢自己安排的嗎?

「夢夢妳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是因為缺錢嗎?麝月猜測她這樣做的目的。

「月姐,妳先回答我,妳想回去嗎?」夢夢笑說,少有的,在兩人的關係裡成了主導的那一方。

麝月看看周圍,「人都來了,當然要玩到底啊!」

夢夢微笑,她抱著月姐,「那走吧!」

她們一邊聊天,一邊走,麝月看著夢夢,覺得很新鮮,她一直在面對鏡頭,現在這樣反而有些不習慣。

「那就假裝自己在演一個在遊樂園的旅客吧!」夢夢建議。

麝月看著夢夢跑開的身影,她把自己安置在附近的椅子上,她去買冰吃。

假裝自己在演一個在遊樂園的人?就是一個普通人嗎?

麝月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心裡有些感慨,她還沒有當過呢!

第一次來遊樂園不是為了表演,只是qCPz8ND7DVqJ#(w63$6imaLdJHS$cCk3AqL^wK58fz$aB_5&l9單純地來享樂,在設施上被左右擺動,跟朋友一起聊天,輕鬆的衣著不用擔心曝光,微涼的空氣,有夢夢替她選的長毛衣溫暖著。

她有趣的看著周圍,大家的臉都是開心的,她感受這些愉悅的氣氛。

看著夢夢跑向自己的身影,她拿著冰淇淋,遞給她。

甜蜜冰涼的香氣,夢夢就坐=vA)75aRXBSJn6IZlO__Y=pR*_A^IGo!*N-P=5&QrMv^N)3tzb在她的旁邊,沒有以往的討好,就是一個朋友,兩人一起吃著冰,看著周圍的人群,兩人也成為人群的風景之一。

「妳的是什麼口味?」麝月有趣的問,為什麼是綠色的?

「薄荷。」夢夢說,看著麝月直接挖了一口,她軟軟的說:「那我的耶!」

麝月挖了自己的冰送到夢夢的嘴邊,「還妳!」

夢夢紅著臉,要伸手接,麝月卻不肯,她催促,「快融化了!」

夢夢只好張嘴含住湯匙,香草的味道跟柔軟的冰體,含在嘴裡涼涼的,但是想到那是IWng74DjIkU-D#crYaCV$bXCFhbf)EluRjOkJs(rU%Opvy6#@V麝月餵自己的,她就覺得臉有些熱。

有些奇怪的氣氛在兩人的周圍,但夢夢無法仔細描述,或許……是曖昧吧!

吃完冰,夢夢就拉著麝月往下一個地點,一起去去鬼屋被嚇、坐旋轉木馬,聽麝月回憶她以前的事情。

「會不會很無聊?」麝月問,幾乎都是她在講,夢夢安靜的聽。

「不會啊,我覺得很有趣!」夢夢笑說:「後來呢?練舞的場地怎麼辦?」

「我們就跑公園練!」麝月笑說,學著印象中老師的樣子,逗笑夢夢。

夢夢笑著倚在麝月的旁邊,她沒有想到=s*%4N_5XFgE!m0lNspsR8u$tS_GP#fnr^7iW#hkgAGiB!HbX$,月姐以前是這樣白目而莽撞,她總覺得像是跨過時光的洪流認識了那個麝月。

很年輕奔放、自由的麝月,那時的她,沒有現在的冷靜,聽著她說的那些糗事,像是跟著月姐一4c57+N%)#sxDIU#NO4cUmvjlQh60JUwPRN2zE^KIexryWpzxL+起回到學校,很單純自由的時光。

「說到這個,我還沒去過畢旅呢!」麝月感慨著看著外面,kxHjQmL*WWV90_!#+bnk8NX^[email protected](KKfV$fgH!bUcJj陽光灑在附近的植物,溫馨美好的熱度讓人感覺身體暖了起來。

她們現在漂漂河上悠閒的聊天。

「畢旅啊?就是一大群人去玩啊!」夢夢笑說。

「好玩嗎?會不會很吵?」麝月好奇的問。

「那時候我們還無聊到在雲霄飛車上唱校歌。」夢夢笑說。

「那個時候,有沒有人喜歡妳啊?」麝月有趣的問。

夢夢紅了臉,不回答。

「那就是有囉?」麝月壞笑。

「月姐妳別問啦!」夢夢害羞的說,輕打她,「妳才是!學校一定一堆人追妳!」

剛夢夢傾身,船也震動了一下,麝月握著她的手,讓她坐好才笑著說:「那也只是一種嚮往罷了。」

看到夢夢好奇的看自己Ltrm^c*nV3VkM3*2Th&bhp&HLpN^sR5o!yUwKNmk5hgUgnBQBI,她解釋,「總之就不是喜歡啦!就是很模糊的對愛情有些想法,剛好有一個人,剛好符合他們投射的對象,其實是不是我,不那麼重要。」

「會嗎?我覺得我會很喜歡月姐!」她看著月姐,那麼厲害跟有能力,在那Qx9fkhrRU+U(Pzq#6hNm7&K%4GucQ)%&ZYSnmqjE+q(fyspN%k樣個性模糊的年代,就像是一團明亮的月亮,讓人仰望不已,想要沐浴在她的光輝之下。

麝月挑眉,她微笑,牽著夢夢的手卻沒有再放開過。

夢夢也玩開了,她帶著麝月去坐雲霄飛車,她看著麝月故作輕鬆的模樣,當車子緩緩地爬上那個高坡。

她拉住麝月的手,發現她有些顫抖,「月姐……妳應該不會怕坐雲霄飛車吧?」

「……」麝月驚慌的看著眼前,她在幾樓高?真的要往下衝?

雖然明知道不會死,但是她還是很怕嘛!

「月姐,不要太緊張啦,妳都敢坐大怒神了!」夢夢空虛的安撫。


(圖/123RF)

「……好!啊啊啊!」麝月看著眼前飛過的風景尖叫!

夢夢心裡有些好笑,那麼成熟的人,卻也有害怕的模樣,而且那是只有自己才看到的。

她們坐在旁邊休息,麝月靠在夢夢的肩,身體發軟的依著她,她的心剛從地獄撿回來,她感覺心跳還在震。

「我去買水給妳喝?」夢夢乾脆抱著麝月,安撫的拍著她的肩。

麝月搖頭,「我靠一下就好。」她靠在夢夢的頸窩,夢夢的身上是熟悉的香味。

那是她特別去買的香水,她故意說要夢夢注意儀容,她可是許麝月的助理,逼她天天噴,現在她也習慣了Ykb)qPqo=Lj**f)[email protected]!$F)LDLOv1-s*=hQRrlnJj+tl這樣的香味!

靠在夢夢的身上,她很開心,因為夢夢的身上的味道聞起來,甜甜香香的,就像她的人一樣1ItiSFveP*+lktcVOe%QolLCtED-+lrVo%00L5GZ)cjFh+-QP!,不是最出色,卻是安靜而柔軟,但是相處後,享受到她溫柔的人,一定會喜歡這個乾淨的女孩。

她私心想要夢夢專屬於她,但是卻不能明說,就這樣用幽微的香氣來表現。

她不知道夢夢知道自己kLP_ua!TeATPwoZczP*+sNJvDFNt&^[email protected]$=we6MK的想法後,會不會覺得自己很變態,可是她就是有些放不下,想要有一些只屬於她的部分,所以兩人噴同一牌的香水,只是她的是比較成熟的,而夢夢的是一般的淡雅香。

夢夢抱著麝月,感覺她的鼻息吹在自己的身上,她身上那成熟的麝香跟花香味道,d&GR_UolB$j**ZLQ+$PKHn#G72I2IU9xMshx+E2oFAqvez(Mko也縈繞在自己的周圍,就像是麝月的人一樣馥郁,有著強大的存在感,讓人一聞心情就好多了。

她知道麝月有噴跟自己同一款的香水,麝月總是叮嚀她,要每天噴,她之所以能把這件事情變成習慣就是因vx1*7pu5w*_wddGWc8-B8txKgXAll*4kxNM^PSg_da1(5&fNsQ為,這是跟麝月一起的。

跟她用同一款的香水,跟她一起生活,那是她小小的幸福,可以看到那個螢幕後的麝月,讓她驚喜。

她發現自己喜歡上麝月了,喜歡她的自信跟自然,喜歡她的清楚明白,而這是她心底的秘密。

她的喜歡在粉絲裡aLvc_Cs16)F8O8bQ8rmPkBvb5&nnFjYnfP5BNMW5O*EKSARZMG、在人群裡,永遠只是夜空中的小星星,多一個少一個,對夜空而言都是沒關係的,但是夜空卻不能沒有月亮。

她也不能沒有麝月。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蜜月系列影片來啦!兔女狼在5月24日登記結婚之後,搭乘同志友善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度蜜月。一起來看她們的專欄文章以及超閃的系列影片吧!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