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少有的,麝月把那幅如夢令買了下來。

夢夢看著麝月,有些擔心,月姐最近怎麼了?

似乎有些變化,但她又說不出來。

「月姐,妳的便當我放這,妳先吃,等等還有通告喔。」夢夢說。

麝月嗯了一聲,等到夢夢離開她才走過去,打開夢夢的便當吃。

夢夢真的很為自己著想,為了自己的身材跟健康,煮的食物雖然是水煮,但是7GT$hXjsKj5MtAub4#(!CLfHV8cbyv!3NvA7MWF8S3*jIS^VHp各種營養都不缺,蛋豆魚肉,而且弄得超好吃。

她咬著筷子,但是令她糾結的,卻是她一直在想,夢夢到底是不是夢蝶?

夢蝶不會這樣、夢蝶不會那樣,她一直拿夢夢在跟夢蝶比較。

這對夢夢是不公平的!

麝月告訴自己,夢夢對自己的好,不能因為她不是夢蝶就忘記吧?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的希望夢夢是夢蝶!

甚至有幾次,她脫口喊出,「蝶!」然後夢夢一臉迷惑的模樣讓她很失落。

手機震動,她看著幾條訊息,除了一些邀請讓她在意的只有一個,就是許維的來信。

魚上鉤了。

她冷笑,繞了這麼一大圈,還故意被拍到,就是要讓許維不透過夢夢來找自己,這樣她才能把夢夢隔開。

對夢夢,除了是她一直懷疑夢夢是夢蝶外,還有就是一種心疼,感同身受對女生的心疼,她知道社會的依然是男權n7obbpxG2HQYQW6*xKdT)0DUUwp#P0ynpY4Bj2*k7Gh#lj0e51至上,她也不否認男人呵護女人的言論。

但是既然決定照顧一個弱者,為什麼還要拍裸照來挾制她,然後用我愛妳這種話來傷害人?

既然愛,怎麼捨得她的照片被其他人看?

既然愛,怎麼捨得讓她害怕跟畏懼,只因為你可憐又自卑的自尊心嗎?

太可笑了,她冷冷地想,若是白月的記憶對自Yl*L1N-0NsDs-!PKh3ciBM0omP(nsTX+rzPX^irmElAl)5PG4M己有什麼幫助,那就是她有了一籮筐的心機跟手段,古人在這塊果然是強大的!麝月微笑。

回覆了訊息,她靜待許維的動作,想到他居然敢對自己潑硫酸?

我的身體跟臉可是很重要的,怎麼可能會放過你?麝月冷笑。

夢夢站在旁邊,看著月姐,只覺得月姐這樣運籌帷幄的樣子好帥啊!

心裡萌的不要不要的,她完全不知道麝月在想什麼,但是她相信月姐不會傷害她,相信她做的決定!

因為麝月是她的女王嘛!

「夢夢,過兩天後我要出門一趟。」麝月說。

夢夢點頭,「好啊,那要幾點出門?」

「見幾個熟人,妳不用跟。」麝月說,她看著夢夢拋了一個媚眼,看到她紅了臉,心情就覺得極好。


(圖/123RF)

許維就是個危險情人。

他從不覺得自己有錯,他認為自己很需要別*[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人證明有多愛他,因此,他對於傷到許麝月絲毫沒有任何歉意,跟許麝月約在某個地下室,也只是要跟許麝月談判,他焦慮的走來走去。

他沒想到,居然有人會不怕自己的恐嚇,而且夢夢居然還能待在麝XcQCgLv=1gN%mmAI6NV2SBQvG85T7cm5vuFX2nIPQ=rq*6-oDj月身邊工作,難道周刊說的是真的,許麝月真的喜歡李蝶?

李蝶。

這個名字曾經牽動他的心,在家裡附近的咖啡廳,!&FA!#h1uPNzHS+JxK%Ml+&3pT=jU2=8QNy^zywc$I%[email protected]他第一次看到李蝶,她會不定期的上台駐唱,並沒有太多的特色,有點小才華,但當藝人來說是還好,誰拿把吉他有點自信都能做到。

但是,他卻喜歡上了,喜歡她的乾淨和柔軟。

以自己的外貌,將李蝶手到擒來是非常簡單的!

他甚至跟朋友FjxZ$(2dYz4Ky9$ERauw!Gh#AkAC#49wHaJDVfVVvUT#UeaR2k們打賭,李蝶會多久跟他上床,而李蝶也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她可以玩得很瘋,但是自己是她的初戀,他的命令李蝶都會滿足。

漸漸的,他厭膩這種感情,覺得李蝶,太平凡了。

他想甩掉李蝶,但是她太溫柔了,沒有任何可以擺脫她的藉口。

或許事情就是失控了,他越來越過分,但是李蝶卻一直包容他,最後他拍下了那張照片威脅她。

他以為李蝶會像往常一樣,回到自己身邊,但是她沒有。

這時他才害怕起來。

而之後,厄運突然降臨了,從李蝶的老闆出現,那個噁心的女同性戀,許麝月!

一定是她!

許麝月走過來,看著這個傷害夢夢的人渣,從他看自己的眼神,那種既驚且怒的眼神,她冷笑,標準的吃軟怕硬。

「妳想怎樣?」許維問,他的學校、媽媽、人生都已經被這個女人毀了!

「我哪知道,是你把我約出來的。」許麝月冷冷地說,她那纖長的身材,踩在高跟鞋上,走過來時,在地下室帶著空曠的回音,那種鞋跟敲擊的聲聲音,像是敲在心上,一點一點的把恐懼踩進許維的心ZnNK04xjbO5g#-ML84#[email protected]#6RDwLW2_hqSYf^%^DvCa裡。

RD(9rvzJ0O+wJpgJRrZrG^BqL8&iF4BO*o=S#x)*WefbAN-70!要怎樣妳才能放過李蝶?」許維問,他其實是害怕這個女人的,因為她從不怕自己,胸有成竹的模樣,那是他無法駕馭的女性,他警覺地打量麝月。

雖然是自己把麝月約出來的,但她卻讓許維有些害怕的警戒。

只見她穿著藍色裙子下面是同色的高跟鞋,精緻的妝容,那種自kTIFioFS9aUdoCaaBtsQXCzW3Y5I*LT5bd7)4dsX!U!T=xUE_-信的眉眼,還有帶著冷笑的唇,她很美,美的可以抓住所有人的眼睛,她比自己跟李蝶大太多,她擁有的經歷跟體驗,即便面對自己這樣擁有暴力的人,她也沒有絲毫的懼怕,而她手上社會資源,已經一點一滴將自己逼到角落。

她可以很自信的說,自己是成功人士,那種擁有自我的模樣,很讓許維忌妒,李蝶也是這樣喜歡上她的嗎?

誰會不喜歡這種女人,成熟優雅,自信的像是閃耀的鑽石,而且她有那個實力讓人信服。

那是我沒有的特質,是不是因為如此,李蝶才離開自己?許維自卑的想。

「這是我要問你的吧?夢夢在這邊工作,我可沒有拿著裸照威脅她。」許麝月冷冷地諷刺。

越看這個許維,麝月就越不高興,明明他有資格讓夢夢幸福,卻要浪費這樣的資格,只是因為自己矯情的自卑心,她最討厭這)QvBzj#L*!DHX)[email protected]%X+gyKLf$cvnV6z2XRviJ1)oK樣的危險情人。

來的路上,她就分析過許維這個人,她的評價只有,人渣!請不要丟男人的臉。

她接觸過太多人,大部分的男性她都覺得是善良的人,自己也有非常好的男性朋ubri3uLEYByvce+mLQ!qakJ9!t9CLO-nvAMFA6Jt64u+0Sa251友,有肩膀、目標,讓她非常欣賞,而許維這種,她只覺得就是偽善的小人,連男人都稱不上。

她非常看不起!

夢夢對麝月的評價其實是對的,許麝月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個女王,她公平而嚴厲的統治著身邊每個人,同樣的,面對任何人對她領地的侵略,她也會毫不留情的還擊,因為這x2w)f0$Y3EXy^hF=PX)bg)w)U0H^akSCS_bqrX&+WuotjK_Nne是她的人,她的領土!

愛重自己身邊的所有人,濃郁的保護慾,讓所有依順她的人信服。

她從沒有阻止夢夢離開過,只要她走,她不會留,這是女王的宿命。

但夢夢卻留下了,既然留下,她自然要保護夢夢。

至於夢夢是她的誰,眼前這個小人沒有資格過問!

許維拿出刀,看向麝月,「不要逼我!演員的臉很重要吧?」

麝月只是看著他,「就這樣?對我潑完硫酸,還打算再拿刀恐嚇我?你的好情人呢?」

許維大聲地質問許麝月,「就是妳吧!把我當董事長小狼狗的事情講出去!」看著這個女人,惱怒永上了心頭,「還有害我退學的事情也yikT(!w+GaC!#d^Mfeu+)!Xb5&F9W&y4Tva0JO^znWWEG2JzAt是妳做的吧!不覺得太小人了嗎?」

麝月只覺得許維的智商低的令人發笑,威脅夢夢就不是小人?

自己逼他退學,就是小人?

這種神邏輯是哪裡來的?

麝月冷冷地看著他說:「你怎麼樣都與我無關!」

見到麝月卻沒有被他指責的臉上掛不住,許維瞪著她,為什麼!

這個女人可以講出這樣冷血的話。

「你要當誰的情夫、要偷學校的材料製作硫酸、要拿刀X^Me$KK%gy4%uwm%c-qehnUiTFLx$awx1sVrGjO)UKbup^_c*r恐嚇我,我只是善盡社會責任,通報學校跟警察而已。」麝月抱著手看著他,「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你敢否認?」

「不可能!『她』說『_22BaQelD6nL+(xex=QqvqimEq+SHF0efRgGvh#1VD^dTmNGgf她』在警局也有人!就算報案也能壓下去!」許維不敢相信的說,她是自己的情人,明明說過會罩自己的!

「我哪知道?與我無關。」許麝月說,她怎麼可能說,自己投的當然不是警察局,而是報社,許維背後的那人,可是有[email protected]=gnuV7IhNw3*dQwoNaO&zH+tpGx+Li33&YOKWfXly著不小的知名度,喜歡八卦的記者自然會替自己查清。

不過學校那倒是她報的案,畢竟傷到了演員最重要的臉,她可不會隨便讓2nXFN$v-Kjkf0dZHPGqKjKzx5T&$Z3)Y_UfRa$$Zr7cEBkBl#7人欺負,還有計程車上記憶卡影片替她證明。

許維看著眼前的女人,她怎麼可以這麼冷血,毀了自己的人生,還說與她無關?

許維心裡的壓力,已經被麝月逼到極限,他憤恨的看著麝月,眼神轉為那種玉石俱焚的瘋狂。

他低聲的念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麝月才懶得理這個小人,「你要是沒事了,我就先走了。」

「不是已經警告過妳了嗎?……為什麼妳要這樣不放手?我只剩下蝶[email protected]#Qn)6y2ggAUSyBX-cKV#26e*VLQBGH!0IMHglfJ了!」許維喃念著,舉著刀就要往麝月的身上刺!

蝶?

麝月不高興的想,誰允許你這樣親暱的喊!

看到地板的影子,她早就有防備,等許維衝過來,她熟練的使用防身術閃開後,反手壓制著許維!

「幹……妳這個臭婊子!」許維憤恨的罵著,只覺得手被反折到身後痛得要死。

麝月只是把他從地上拉起來,丟出地下室,「你該學著負責了!」

把許維丟出去後,她把門甩上。

許維轉身,看到關起來的門,他生氣的踹門。

但很快附近巡邏的警衛注意到他,開始靠過來了!

許維他只好先退走。

當他走過一個轉角時,突然有一台車開到他的旁邊,車窗搖下,一個帶著墨鏡的男子問他,「你就是許維?」

「怎樣!」許維口氣不好的說。

男子推推墨鏡,「我有點事情想問你,關於許麝月是不是拉子,你想講嗎?」

許維狐疑的看著他,「你是……」

「報社。」男子拿出一份雜誌證明。

許維點頭,上了男子的車。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紐澤西女警探蘿拉,在25年的職業生涯裡立功無數,與女友史黛西感情穩定。事業愛情兼得時,蘿拉卻不幸檢查出肺癌末期。她希望將退休金留給史黛西,卻遭到政府無情的拒絶。蘿拉決定利用她生命最後的短短時光,與親朋好友聯手起訴政府,替自己與愛人爭取正義與權益。

30秒註冊,馬上看《扣押幸福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