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古舊的大宅還有燈籠,沒有任何現代的痕跡。

林意雲發現自己站遠遠的,看著一個跟李蝶面目相似的人,被兩個孔武有力的老女人按著,有兩個戴奇怪面具的人,其中一個拿著皮鞭在抽打她nI)!CiBu$u53NL#&Ie$9OdHGObdQGWm!Su+zXuf=dkEV1)v-LA

「天尊,舍妹……」林意雲看著那個女生被打,她感覺自己很心疼,尤其是那個女生咬著牙,大顆大顆的汗珠從她MkUBYpc1ljufti2*PIG&124ysHC2_N!nNZj#^Kp*[email protected]的額頭冒了出來,看似極為痛楚的模樣。

LQO7eSeu_mw1YnUba*S$Cq#X92Zk#rbDZMdK(#LN3SiNLzqKWq旁,被她稱作天尊的女子冷冷地說:「不急,李小姐不要怕,現在哀嚎的並不是令妹,而是那個邪魔!若是妳現在停止……」

天尊沒有說完,但言下之意,是讓林意雲停止為那個女生求饒。

這是什麼虐待嗎?

還有那什麼天尊,明顯就是神棍!

根本就是在虐待那個女生!

林意雲驚駭地想,為什麼要這樣,她看向那個女生,她背上滿是血痕,像是有人用紅筆胡亂的勾畫。

天啊!這是凌遲吧!

只見那個天尊又命令人打了幾鞭,那個女生都痛到顫抖了!

「李小姐莫怕!」只見那女子走過來,念著咒語,將瓶子的水淋在葉子上,然後灑在夢蝶身上,尤其是那個傷口,她還邊解釋,「這裡面我摻了淨鹽,必能驅逐令妹體內的邪魔!tseh9xrR^nlFONh4LiCTQYYhOqFD8!hi90fGWGUuf%e1BTqY=!

邪魔?

林意雲不懂,要驅逐什麼樣的邪魔?

這是什麼儀式嗎?

水一碰到傷口,那個女生痛苦的哭喊起來,「啊!痛!」

林意雲都想上前打這個天尊了,鹽水碰到傷口怎麼可能不痛!

「邪魔!你還不出來!」天尊看到那女生痛苦扭動的模樣,心裡更加興奮,她大喝,「出來!出來!」

林意雲不解的搖頭,為什麼她會看到這個,她發現自己前幾天似乎去了一座神奇的廟,跟眼前這位天尊哭訴什麼。

林意雲順著這個記憶看去,她就知道這只是一個神棍的歛財歷程罷了!

還弄什麼花開,根本就是利用植物冷熱的特性,根本就沒有什麼!

但自己這個視角的女子,似乎相信了,還讓人過來虐打自己的妹妹!

太無知了!

甚至後面還拿水來澆淋那個女生,天啊!林意雲想要尖叫,我不想看這個!

「你們到底要……咳咳!幹什麼!」那個女生痛苦的說,一桶又一桶的水潑向她,讓她根本無法說話,灌入口鼻[email protected](#jEY+0vk*WMwVLfO%Mk)FKTaWaRI1BOe的水令她嗆咳起來!

一直虐待那個女生,直到她已經沒有力氣,似乎快死了,那個天尊才對那兩個面具人使眼色,那個女生已經沒有力氣掙扎,HlCrFM0%U0TWR#)TBo_C(+W&of6#9gYeadw2dB(y!-zax#yCej倒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了。

「蝶兒,妳回來了麼?」林意雲聽到自己問。

看到那個女生的模樣,她感覺自己的心痛,然後聽到自己說:「蝶兒,我知道妳恨[email protected]#R1ep1f#VTflCH5DLg*[email protected](Kcr2gK#[email protected]!Z姊姊,可是妳只是魔障了,只要潔淨了,妳就會變回來了。」

隨著這段話,林意雲想到的,卻是自己穿著古裝的女兒,還有那天在同運團體裡,牽著自己女兒的人,這時她才意識到,難道這是Rw3G15toAsp5$CBUPWydp25P6Dx4ctbJ*[email protected]=5q3I5*P%c9($上輩子的記憶嗎?

一旁的天尊看到那個女子沒有回應,她恐嚇似的說:「看來邪魔還沒走!」

「李小姐退後!」天尊讓人繼續淋上冷水,虐待這個女生。

不要!

想到這些人在虐待的是自己女兒,骨子裡的母性讓林意雲想要阻止!

但是沒有任何人聽到她的尖叫,他們只是持續的虐待女兒,似乎這樣不停的洗,就能洗掉女兒跟同性相戀的事實!

不要!我的蝶兒!那是我的女兒,你們怎麼可以這樣!

林意雲聽到自己說:「蝶兒,妳回來吧!我知道妳只是瘋魔了!」但是VPWRfgL([email protected])#^wRTT5xv$dmPeH她一點都不想要這樣!再這樣下去,她的女兒會被虐死的!

似乎是感應到她的想法,那個女生終於抬起頭,跟自己女兒李蝶相似的臉,她虛弱的說:「姊,蝶兒回來了。」

不!妳不是真的回來!

只是配合那些人而已!

林意雲狂喊,不要這樣!我錯了!

她終於懂了,所以上輩子也是這樣嗎?

她也因為知道女兒是同性戀,就這樣虐待她嗎?

站在那些無知的人旁邊,任由他們虐待自己的女兒,騙自己只是被附身了?

「是我不該這樣,這一切……都是不對的。」李蝶說著話,然後痛苦的流下了淚。

不要這樣!

林意雲尖叫,不要為了這些人扭曲妳自己!不要!

但是這個夢境卻沒有放過她,強迫著她繼續。

「我的好蝶兒pp#a7vYst4iKidjFMz*^k$*[email protected]$#CoV!妳終於回來了!天尊說的沒錯,妳果然回來,感謝天尊!」林意雲感覺自己抱著全身冰冷的女兒,感動跟怨恨同時在自己的心裡,讓她有種身不由己的痛苦。

她不要這樣!她不要自己的女兒受盡虐待!

「蝶兒乖,把她忘了,妳已經正常了。」林意雲繼續著夢境,她抱緊夢蝶,聽到自己說。

不!那不是正常啊!如果正常是痛苦的!

那她寧願女兒不正常也沒關係,只要她快樂就好,沒關係的!

「好的。」那個蝶兒說,但是卻暈了過去,下體流出了血,將她的裙子都染紅。

觸目驚心的紅色,讓林意雲害怕極了!

我就要失去這個女兒嗎?我不要!

但是夢境並沒有放過她,她隨著那個女生的視角,陪在自己女兒身邊,看著她鬱鬱寡歡的[email protected]%v#)UCcP7IKq0Q4bax^[email protected]樣子,明明知道她是不開心的,還要騙自己,她只是被邪魔附身。

為什麼要這樣騙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林意雲不停的問著。

但是眼前的夢境卻沒有任何回答,她只能繼續看著那個叫作夢蝶的女uNP_Kv1n+2b4s#fcvOqwCHY-f!Dvcog_pq^38c5vShwWc3l3db生,跟叫做夢雲的自己,兩人一起坐在一個房子外。

「夢蝶,妳恨姊姊嗎?」林意雲聽到自己問

而夢蝶看著夢雲隆起的肚子說:「夢雲,我不恨妳啊。」

怎麼可能不恨?

林意雲看著夢蝶,她已經快被逼瘋了吧?

那種心如死灰的模樣,但是自己這個夢雲,卻還是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

可以了吧?林意雲生氣的喊,可以不要看下去了嗎?

但是夢境並沒有停止,只是繼續。

一轉眼,那個自己女兒的前世,叫夢蝶的女子,在上花轎前,她消失了幾天,並沒有說自己做了什麼,只是回來+^tP#BSChiN3uFPKoK2)HbREfQN2Z_hnn!sFmB9#u)wdT+#R^a後,她的手上就有了燙傷。

那就是李蝶手上的胎記!

這時,林意雲才真的確定,眼前的『夢蝶』就是自己女兒,李蝶!

她擔憂的看著夢蝶的婚禮,明明沒有任何異狀,那麼喜慶的大紅花轎,林意雲卻覺得那紅像tAs#5fNruDwW_I_Fq_3abygA%W%[email protected]_rX#CMSNQW0用血淚染的,她擔憂著,然後看到了那個憔悴的女子,到達了現場,看到花轎時,那一臉痛心的模樣。

那是女兒上輩子的情人嗎?

林意雲問,但是沒有任何人給自己回應。

她站在人群中,一旁自己的丈夫扶著自己目送花轎離去,最後她依依不捨的回去。

但是隔天,有人來告訴她,夢蝶自殺了!

她眼前一黑,腿軟的坐在地上!

她就知道!那個夢蝶根本一點都不想結婚!

你們幹麻這樣逼死一個女孩!

還這樣裝出一副難過的樣子!

你們根本就不愛她……

但是話說出口,林意雲突然意識到,這不就是自己對女兒做的事情嗎?

所以我也做了這樣殘忍的事情嗎?用自以為的規則,去限制李蝶的感情。

將來我也會因為這樣,讓女兒有同樣的悲劇嗎?

她隨著夢境,看著那個夢雲,她拿了那幅菊花的水墨繡畫,痛苦的哭著。

後悔的她,居然哭出了血淚,那紅色的淚滴在畫上面,成為她對那個女子下咒的咒語。

她能懂夢雲內心的想法,既然妹妹寧願這樣,將燙傷當作印記也要相約來世,她便用詛咒困住兩人_BdmwiC_Jqf%sqY4Czbr%-Qd1KwIe!8BDOna%L$MKaygf%sx)a,詛咒兩人可以在約定的那一世才遇見!

但在此之前,她寧願妹妹永遠不要遇見任何人,不要再與其她女子相戀。

林意雲發現自fLb1)([email protected]&2ZGjm8&jwAsHp4!5QBVp%e8己居然懂李夢雲,那是一個姐姐濃重而複雜的情感,既希望妹妹幸福,又害怕兩人下一世若沒有遇見,會再生孽情。

因此,她用詛咒的方式,想要讓妹妹幸福,不要再一次的錯過!

林意雲痛哭了出來!

所以這一世,她們是來還的嗎?

是白月來還夢蝶的,也是自己是來還她們兩人的。

林意雲感覺夢境終於放過她,她終於可以進入到黑暗的睡眠中。

將夢夢哄回家,麝月是不捨的。

「妳真的不跟我回去嗎?」夢夢問,她看著麝月在自己面前登記住宿。

麝月苦笑,她捧著夢夢的臉,看著這個她心裡的女孩,如果可以,她也不要夢夢回家。

可是還有一個傷心人在等自己的女兒。

她可以放在後面,但是夢夢的媽媽不行。

而且那是生養夢夢的人,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夢夢,那是一種尊重。

「我沒關係的,如果妳媽打妳,就過來我這,別跟她頂嘴,盡量順著她知道嗎?在這件事情上,別跟妳媽倔。」

麝月交代著夢夢,她能體諒每個媽媽對自己的孩子保護慾[email protected]$1QT%dqAYKL!FGcPDGZo2JPFyoVWYe,她畢竟是誤了人家女兒,但她更擔心的是夢夢會因為這件事情,跟自己媽媽吵架。

能有媽媽是很幸運的事情,她們還有時間可以慢慢來,可是夢夢的媽媽只有一個,不要這樣傷了家人的心。

麝月的體貼卻更讓夢夢更難過,她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子,為什麼她還是這樣的通透,她這麼好LdaCMqVtol^OXxwro&roW86([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QRJ6Zs9Wdu_OXh,為什麼媽媽無法理解?

「月,妳不會離開我嗎?」夢夢傷心地問,她不CjE8KjU_B33P*llX+Otfte=JIPzlb47ck7-QDn5g86#1_a_QO$懂,月這麼好,比那些相親對象好了百倍,唯一不對的,只是她是個女生,所以她們就不能在一起嗎?

好不容易,兩人遇見了、相愛了、甚至彼此追尋了千年,卻還是不能在一起嗎?

好不容易確認了,她是夢蝶而麝月是白月,可是兩人……

「不會的,其實分手也沒關係我只要妳快樂……嗚!」麝月說到一半就被拉下C1I#rhmzFDP97S^I((^A8^1YbpOrSXKfC3r)7J%*rR3XZR8kXa來,夢夢的唇堵住了她嘴,眼淚又從她的眼裡滑落,冰涼的溫度染在自己頰上,。

「不准分手!月,不要離開我!」她生氣著看著麝月,固執的要答案,「答應我!」

請不要離開,對不起,我很自私,可是我不能沒有妳!夢夢的眼神說。

「好,蝶,我們不會分手的。」麝月抱緊她,安撫的拍著她的背,順撫著她P)wz2gTupzA=TD7J7W8p%0nK=E2bVa#oc0UB5=j$ENlkGWwv)A的髮,麝月許下自己的承諾,「我會一直等妳的,所以,別讓家人傷心,好嗎?」

夢夢抱緊她,她懂麝月的體貼背後,是羨慕自己有家人,麝月是孤兒,她難道不是更渴望家人的嗎?

如果媽媽可以接受麝月,是不是她可以跟麝月在一起,麝月也有家人了!

可是因為自己的關係,麝月似乎更孤獨了!這樣對嗎?

夢夢問自己,但她發現她不敢問下去,萬一麝月想通了,離開自己跟別人組建家庭?

她感覺自己被心裡的妒火燃燒,她不要!也不願!

但是麝月還是叫了計程車,陪她回家。

「我會在這待一下,要回去會打給妳。」麝月說。

夢夢握著麝月的手,沉重的點頭後才下車。

頭一次,她覺得回家是這麼沉重的事情。

她轉開門把,以為自己會面對的,是媽媽破口大罵的臉,但是媽媽只是頹然看著她,似乎想了許多。

「回來了?」林意雲看著夢夢,自己唯一的女兒。

「媽,我回來了。」夢夢小心的說,看著自己的媽媽,不知道她到底是會罵自己還是打自己?

林意雲看著夢夢站在門前,那模樣竟與夢境中夢蝶一樣。

不同的是,她害怕的看著自己的眼神,讓她苦笑。

孩子大了,但是眼中總還是孺慕的,但現在的李蝶,看向自己卻是害怕的,這個她花了3n0A^9uIz7$O8VNP7J($t47kJ)mFp0ownTCB3LvxZ*xGxCp9Mg心血養育長大的孩子,她怎麼可能不愛她,可她的害怕,說明了自己是錯的吧?

她想到夢境中的虐待,她雖沒有虐打自己女兒,可是她給出的否定跟傷害,難道不是一種虐待嗎?

兩人無語,這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夢夢慌亂中按到了擴音鍵,只聽見麝月的聲音從電話傳來,「還好嗎?」她溫柔的問。


(圖/123RF)

林意雲看著自家門口的計程車,那個車裡的漂亮的女生,就是女兒的對象嗎?

她在等自己女兒?是守護?還是搶奪?

所以女兒是打算跟她告別後,兩人一起離開嗎?

丟下自己的母親?林意雲猜測。

「不要跟妳媽媽倔,盡量順著她,我會等妳的,妳不要急知道嗎?」麝月在電話的聲音說,但哽咽卻透過電話傳[email protected]*mX(Kj42hkVfiV6CTZrtT9X$#AYPepuEMC-Y2Qk(BVN來,話語中的溫柔讓人鼻酸。

夢夢點頭,但眼淚已經落下,她哽咽的說:「……好。」

看到那個女生回去,所以只是怕自己對女兒暴力才守在門口嗎?

能得到一個人這樣深情的守護,女兒比自己有福多了,林意雲嘆息,心裡卻亂成一團。

看著夢夢掛[email protected]_gS(bfFEAoyN6NLRu09)1N!cv8CU*了電話,林意雲盯著女兒的臉孔,竟與夢中的夢蝶有八成相似,連那心碎的模樣也是,她嘆息,女兒長大了。

她看著女兒落淚的樣子,又跟記憶中的夢蝶疊在一起,可不管如何,女兒終究還是在乎她的。

想到她看過女兒的日記、想到同運時,女兒臉上的微笑,那幾可觸摸的幸福,跟現在那可憐的模樣。

真的有這麼難接受嗎?她問自己。

其實一開始的驚怒後,她也閱讀了很多資料,可是她還是不願意,甚至在反同的文宣,她也看到了堅持下去,也有孩子被矯UGmMld6H^*D(XUtt!W(H$=yX*[email protected]*q+U#[email protected]%8ozZ正的例子。

可是……她也做了那個夢。

夢裡那個勉強自己的夢蝶,她看盡夢蝶的v%ciAqHbM4*BAFb8u4wJ3*eh%^H8QK0ba20wJ%AsSS$rm(v0^d苦楚,看到她對男性的抗拒,還有燙傷自己也要相約來世的決心,跟最後被逼自殺的結局。

難道她的女兒也要這樣被逼死,才正常嗎?

正常就一定對嗎?

她想到自己在夢境裡喊出來的話,她聽到自己說,沒關係的。

在等待夢夢回來的時間,她想了許久。

最後,她感嘆,或許不論是古代還是現在,終究「歧視mJGNptCAT%9R%Zt$=NB0%V9AFsA=OjLd4yrf#BOX&gFr&z-H8P」還是會有的,但是如果她同意,至少可以讓女兒在社會上的待遇好一點,那支持有什麼不對?

如果連自己的母親都反對,那女兒會不會受不了自殺?

從女兒回來這點,她還是懂了自己對女兒的重要。

也感受到那女人對自己的尊重。

至少不要讓女兒再受到像是古代酷刑的虐待了!林意雲想。

看著女兒不敢反駁自己的樣子,想到剛剛的電話,那個女人對女兒的好,難道有比其他人差嗎?


(圖/123RF)

與其把她們逼走,還不如自己看著,林意雲勸自己。

看著女兒軟弱的樣子,她苦笑的說:「我不阻止妳了。」

夢夢聽到媽媽的話,她抬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媽媽,她是說真的嗎?

她上前撲抱住林意雲,「媽!」然後又開心的大哭了出來。

林意雲看著女兒喜悅開心的模樣,她竟然覺得有些開心,她選了對的路。

她故意命令的說:「下次,叫她一起回家,知道嗎?」

夢夢狂喜的點頭,這是媽媽對她最美好的命令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